却说水神祠庙内,收下青玉之后,唐言晞大致介绍一番后便身形消散就此离去。

    站在画阁台阶下,荷池畔抬头望去,少年少女有脸别扭,果然是缘分,黎明才相互道别,下午就能遇上。

    孙烨笑容灿烂朝着两人挥了挥手,“两位少侠,别来无恙。”

    武雀儿一翻白眼,哪来的别来无恙,点点头像是在打招呼。

    王朔锋脸色没什么变化,不过眼神当中似乎有些....失望。

    看来蜀山剑宗的四位并未与李平泩武雀儿同行。

    青衣少女朝着两人浅浅一笑,既不热情也不冷淡。

    至于稚童孙丙,个头太矮,两人视线被屋檐遮挡,看不到努力探头的小孩儿。

    李平泩一拱手,拉着武雀儿进了画阁,两拨人并未交汇,各自欣赏壁画。

    跨过门槛儿,少女便被开头的采药图所吸引,眼神明亮盯着壁画猛看。

    李平泩打趣道:“怎么着,是你师傅好看还是这位娘娘好看?”

    武雀儿神情严肃道:“论姿容,世间女子谁都比不上我剑仙师傅,这位娘娘算是别有风韵。”

    主殿真身与画阁彩绘相比,虽说是同一人,穿着打扮大相径庭,就连气度也截然相反。

    李平泩视线停留在墙壁之上,看到的远远要比高一境的少女要多得多,眼眸当中白光一闪,壁画更深处的水运流转尽收眼底,其中还有几尾透明游鱼游拽其中,是不是拍打水面溅起朵朵水花,似乎是察觉到少年视线,极为游鱼游拽速度加快,在少年身前壁画当中来来回回,时不时还停下看少年一眼,看样子都有些好奇。

    这些游鱼据这座天下民间所传,都是那些投水横死的怨魂所化,寿命未到不得走入轮回,久而久之会就成为游魂野鬼,若是神祇于心不忍便会将这些怨魂化为游鱼饲养在水运当中,等到寿命将至再从水运当中牵引而出,算是为其庇护一程。

    当然,这类庇护会消耗神祇的大道神性,对于水运也会一定损耗,有所付出却无所得,入不敷出,是笔亏本买卖。更多的水神神祇选择对这些自寻死路的怨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要本本分分当一个游魂别祸害两岸百姓就行。

    这事儿都属于是神祇的私事,并不违背朝廷律例,哪怕有朝廷大人物哪怕心生怜悯也不会多做过问。

    这时门外有拐杖敲击地面青石的声音响起,庙祝老妪缓缓踱步进入画阁,对着两人祥和一笑,“小公子眼力不俗,实属难得。”

    李平泩一楞,颇为疑惑的看向老妪,同时仔细感知天地灵力的流转。

    武雀儿先是对着老妪点点头,然后转头望着李平泩,不知其中有何含义。

    老人咧嘴一笑,“小公子不必再白费力气,老身不过是个普通人,祠庙内活了六十余年,香火气运多多少少都沾染点,虽然没有踏上修行,但眼力劲儿还是有些,天地当中有些东西也能看得透彻。”

    说着,老人步履蹒跚走到少年壁画之前,伸手轻轻抚摸,轻柔缓慢。

    少年视野当中,那些由横死之人魂魄所化的游鱼齐齐跟随手掌左右移动。

    老人神色祥和,面朝壁画轻声道,“他们其实都是些可怜人,死后还不能转世投胎,只能在这方寸之地了却残年。我这老婆子一个人在庙里一待便是甲子年月,好在有他们陪着才不觉得孤单。虽说不能说话,但都有灵性,日复一日,日子也就这么渐渐过去,挺好的。”

    少年少女默然无声。

    片刻之后,老妪转过身对着李平泩道:“虽然知道话语出口没什么用,但老婆子还是想说上一句,水神娘娘心地善良,小公子你现在不知缘由,堤防些许本是无错之举,水神娘娘此举现在看来不合人情脉络,待他日公子了解原因始末自会明白娘娘的一番苦心。”

    李平泩抱拳道:“受教了。”

    的确,老妪的言语其实作用不大,少年该猜忌的还是会猜忌,那枚青玉在未了解因果之前,只要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李平泩不会动用。

    老妪说完后再次转过身,继续逗弄水运当中的游鱼。

    少年少女告辞一声,沿着画阁楼梯登上二楼。

    一楼壁画大多是记录水神唐言晞身前事迹,从进门左侧至另一侧门口,彩绘壁画围成一个大圆,绝大多数壁画都与当年那场瘟疫有关,比如路边枯骨堆砌成小山丘,遮住口鼻的人群点燃火把环绕四周。

    又比如各色沾染瘟疫的男女被隔绝在一栋宽敞茅屋内,唐言晞面带白纱遮住口鼻,为病人问诊,有身着捕快衣服样式的官兵站立在女子身后,以防心术不正之人。

    当年小镇瘟疫横行,真实情景比彩绘壁画还要惨烈百倍,若是没有这位水神娘娘的出现,青蒿镇香火传承可能就会在这场瘟疫当中彻底断绝。

    老人沿着壁画一路轻柔摩挲而过,一幅幅图案与自己祖辈口口相传的故事情景相差无几,这也是当年老妪为何要执意当然庙祝的原因之一。

    壁画最后,老妪收回手掌,望着门口廊道喃喃自语:“能够于你们作伴一甲子,我倪姜很知足。”

    走出画阁时,自称倪姜的老妪身形愈发佝偻,步履艰难。

    人活一世,不入修行,最多百年岁月,老妪魂魄身躯皆已腐朽枯槁。

    -------------------------------------

    二楼,李平泩两人与孙烨一行人第三次相遇,时间短暂,连一天时间都未到,李平泩与王朔锋都没有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老朋友的觉悟,甚至还多了几分戒备,见面时相互多看几眼后擦肩而过。

    二楼壁画多是记录百年来青蒿镇水神现身后的神异光景,或是寥寥几次官员祈雨图,壁画之上多了很多彩带飘摇的仙女飞天图。

    一楼与二楼彩绘内容截然相反,一个疾苦,一个盛世。

    孙烨并未与王氏兄妹二人同行,独自走到一副彩衣仙子图下,一边欣赏还不停点头称赞。

    能得到这位公子哥的认可,很不容易。

    论资质,孙烨在整个龙腰州都可以算得上是甲等,倘若从一开始便认真修行,现在这岁数最少都是元婴境巅峰,而不是当下的金丹瓶颈。

    修行数十年,公子哥大部分时间都在游历世俗红尘,美其曰磨砺心境,曾在一王朝大洲停留十年之久,夜夜笙歌,佳人在怀,锦绣床榻,风流快活,羡煞旁人。与之来往的酒桌觥筹交错者,都不是寻常人士,要么是当地名门望族,要么就是学富五车的年轻才子,或是名声大造市井的奇人名士,亦有文坛与画坛的巨擘。

    甚至还有传言六阁尚书当中的礼部尚书大人,当年还没坐上这把椅子之前都与孙烨有着不俗交情,当然两位当事人都选择沉默,对此事充耳不闻。

    若不是家中横生变故,估计孙烨现在还没从美人被褥当中走出来。

    作为家族最后的香火传承,孙烨不得不拗着性子去挑起某些原本不属于他的重担,与王家做买卖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然就那个名为云涟溪的骚婆姨,公子哥早就看对方很不顺眼,要不是有言在先,孙烨真想将这婆姨废去修为卖到勾栏,顺便还用这份钱财买上几壶勾栏内的花酒。

    借着这酒好好怀念一下以前的神仙日子。

    每天看似没个真形,对每个人都愿意持平身份,但公子哥的脾气真不算好。

    比如之前重返红尘客栈,笑着与陈独微言语,下一刻便能掐住女子问上一句,想不想再死一回?

    李平泩对于孙烨倒是有几分好感,他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哪怕对方有可能在下一刻便会暴起杀人。

    王氏兄妹虽然境界足够,但李平泩还真没怎么上心过,这倒不是小看两人,而是做为先行者看待身后人的一种态度。

    世间有两条看不到也摸不到的登山之路,一条通往长生,一条通往人心。

    上楼之后,李平泩与武雀儿分开,少年背着竹箱朝着公子所站位置走去,两人相距三步时,李平泩停步,抬头望了望壁画内容,根据右下角的记载所言,这位飞天仙子彩绘,原身出处,是当年瘟疫横行时为小镇开设粥铺,发送被褥的一位官家小姐,后来不知为何这位女子也被感染瘟疫,身子骨孱弱,最终连唐言晞都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女子病死于床榻之上。

    后来人们念其善举,将此女子列为水神祠庙的陪祀神女之一,主殿之内亦有其塑像位于碧水元君左侧位置。

    李平泩开口问道:“大燕王朝立国千年,纵观整个历史记载,只出过一位异姓王爷,从立国之初便跟随大燕开国皇帝一起打江山,这位异姓王好像也是姓孙来着。”

    孙烨并未回头,直接与少年言语道:“有些事知道了烂在肚子里就好,没必要说出来。”

    李平泩笑了笑,跟聪明人说话的确要轻松些。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四十六章 凡事有三是作者娄知县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四十六章 凡事有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仙路问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娄知县写的《仙路问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四十六章 凡事有三是作者娄知县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四十六章 凡事有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仙路问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娄知县写的《仙路问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仙路问心最新章节- 仙路问心全文阅读- 仙路问心txt下载- 仙路问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六章 凡事有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仙路问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仙路问心》书迷评论

  • 绝品医师最新章节

        他叫王三娃,出生在大山之中,是个十足的土鳖乡巴佬。从小就被村民当作一个异类,刚满十八岁就被村里驱逐下山。为了在都市能够生存下去,不得已替人治病赚钱。哪知道却把自己卷入了豪门争斗中,几经生死。
        为了更好的保护身边的人,不得已建立起了自身的势力王朝,更是建立起了无可匹敌的商业帝国。

  • 是男生不行吗?最新章节

        一股新生代的黑暗力量正要爆发...
        号称『无哥』的林无到底有什麽本领?小布又是何许人也?
        突然冒出的苑灵儿又是什麽角色?
        神秘的面纱...正在悄悄揭起......

  • 宋先生,过妻不候最新章节

        那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一纸婚姻,新婚第一夜得到的是新婚丈夫的一句:娶你,不过是因为我需要一位继承人。聂宝言是丈夫与那朵红玫瑰之间恶毒的配角。当她最终明白,自己无力挽回这段婚姻时,心早就不知道遗落到哪里去了。五年后的某天宋氏集团,摩天大厦楼下,保安拦住了一个圆圆滚滚的小孩。“小朋友,这里不能随便进去。”“我来找爸爸。”“你爸爸是谁?”“我爸爸就是我爸爸,笨啊!”“”“妈妈说我长大了,就能找我爸爸分家产了,对了,以后你的工资都是由我来发。”

  • 我的极品女房东最新章节

        少年奇遇天天有,美女都是我的女朋友!陈暮被玉佩砸破了脸却阴差阳错得到透视眼,一路泡妞撩妹成高手,危险降临从不认怂,少林金刚经是护身符。待看落魄失业男是怎样当上CEO迎娶女房东出任霸道总裁的……(本书很纯很暧昧,胆小者误入!!!……)

  • 大妖之世最新章节

        伏羲:何为妖?  伏羲:人之所忌,其气焰以取之,妖由人兴也。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妖!  所谓妖,只由人心而定,人做人便是人,人做妖便是妖,主要看你想做什么?  主角:想作孽!  伏羲:..........

  • 药门锦绣:福运小农女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四面楚歌,众叛亲离,最后自爆灵力与仇人同归于尽,谁知再睁眼却身陷芙蓉帐,差点清白不保。 这一世,爹娘无故失踪,二叔表面忠厚实则包藏祸心,婶婶明里暗里想要她的命,堂兄堂妹处处和她作对!什么?!还有一个三岁弟弟嗷嗷待哺!!! 孟梵音霸气测漏,素手一挥:来战!看谁先弄死谁! 奸佞小人她无所畏惧,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活了几千年还在恬不知耻装嫩卖乖的老魔头是谁? 为了证明自己不“老”的某人摇身一变八岁小正太:“娘子,人家还是宝宝!”

  • 大道魔医最新章节

        夫人要成魔了,某人紧张三连你若成魔,影响你做我夫人吗?影响我们生包子吗?影响你对我真爱的小心心吗?!不影响啊——那成!拿起屠刀,马上成!——这真的是个正剧^^囧rz【1v1】【双强互宠】

  • 替身娇妻要离婚最新章节

        为救母亲,她嫁给了最恨她的那个男人,忍受着一个人的婚礼。坐着一个名不副实的傅太太,忍受着他深夜一次次的掠夺,还要被逼吞下避孕药。他说这一切,都是她要还的账。最终,他爱的女人醒来,她的母亲去世。伤痕累累的她签下了离婚协议,想结束这一段荒唐的婚姻,却被他一把撕掉,将她禁锢在了怀中。“林尽染,招惹了我,一辈子休想逃!”

  • 蛇后,邪帝又醋了!最新章节

        某蛇表示,这个男人真不好伺候,胃口倍儿好,一天三顿还不够,还要夜夜加餐!
        “蛇后,邪帝让你回家开饭了,他饿了!”
        “蛇后,邪帝让你别烧宫了,他饿了!”
        “蛇后,邪帝说有想揍的人他会揍,不过首先得让他填饱肚子……”
        啊啊啊啊,不行,她要带球出走!这样下去,她怎么受得住?

  • 被迫成婚:陆太太越来越甜最新章节

        赵今安被迫嫁给江城人人嫌弃的二世祖陆执。
        因为老爷子,婚后两人必须每天出演夫妻情深的戏码。
        她导戏,他探班。
        他出差,她陪同。
        两人一同出去旅游,她微博晒照,他官方转发。
        回国在机场就被记者堵着采访,赵今安在陆执怀里羞羞答答,甜美的笑。
        “我老公对我很好,看这条项链,就是他花了三千万高价给我拍的呢!”

  • 妻子的秘密最新章节

        三十而立,公司破产,娇妻出轨。。。。。。

  • 晴川三千里最新章节

        一个长相普通的男生加班结束,一开门来到了一个异界。
        发生了什么?
        我还能回去吗?

  • 封神之我没想和女娲谈恋爱最新章节

        子受穿越为殷商纣王。
        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竟然让他找个女人表白,任务失败回到原世界?
        子受表示:当nm的暴君,老子要回去!
        为了回到原世界,作死表白了女娲。
        却没想到阴差阳错地成功了!
        子受:女娲是我女朋友怎么办?急,在线等!
        Ps:此书又名《我的女朋友是女娲》、《只要胆子大,女娲放产假》、《女娲好感度爆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本章内容提要:
    ...    却说水神祠庙内,收下青玉之后,唐言晞大致介绍一番后便身形消散就此离去。     站在画阁台阶下,荷池畔抬头望去,少年少女有脸别扭,果然是缘分,黎明才相互道别,下午就能遇上。     孙烨笑容灿烂朝着两人挥了挥手,“两位少侠,别来无恙。”     武雀儿一翻白眼,哪来的别来无恙,点点头像是在打招呼。     王朔锋脸色没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