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有红甲小将先行一步,替少年挡下这致命杀招,不过也被鬼物阴气渗透,红色甲胄寸寸龟裂,整个人如瓷器崩裂开来。

    这类符箓傀儡,会随着施法者主人的境界高低不同,所展现出的杀伐之力也会不同,譬如现在,王狐桐是纳气境巅峰,一只脚踏入筑基,除去最为神意的金甲武将,其余的红甲步足皆是纳气巅峰,与少女一般无二。

    当然,这类傀儡也会有自己极限,青衣少女所施展出来的符箓,符纸质地极好,但还不够,受困于符箓材质,画符胆所用的笔墨,还有下笔之人修为,她手上的,至多只能达到筑基巅峰。

    虽说限制颇多,但这类符箓在山上仙门也不多见,除去几个传承悠久的镇宗符箓派修士还懂得炼制之法,其余的大多只得其形罢了。

    所以此符价格相较其他法宝而言要更高些,毕竟一张符就相当于多一位同境修士为自己护道,而且忠心不二,不用担心被自己人捅刀子。

    少女一出手便是一大摞,足足四十六张,湫临王氏对于少女的器重可见一斑。

    王朔锋拧转腰身,转头一剑横抹,那只无脸鬼物来不及躲避,被一剑拦腰斩断。

    剑气从无脸鬼物的伤口处进入,顺着阴气攀附而上,粗如拇指的剑气在这途中又分化成数千条细小剑气,从鬼物体内穿透而出,搅碎阴煞之气无数,一时间,鬼物身躯千疮百孔就像是一只年岁悠久的鱼篓。

    剑气搅碎阴煞之气的痛苦,不亚于将一个人体内的筋骨血肉寸寸捣烂。

    鬼物无口,哀嚎之声从它腹部传出,尖锐刺耳,如同老猫临死前的嘶鸣。

    王朔锋长剑横抹过后,不再多看一眼。

    调转剑尖,“噗呲”一声,直接洞穿一直满地爬行的瘦小鬼物脖颈,手腕翻转,剑身由竖变横,鬼物整颗脑袋从脖颈滑落,黑色煞气化为黑烟消散,躯壳渐渐干枯,被少年一脚碾碎为尘埃。

    王朔锋抽空回头看了眼金甲武将。

    武将金甲璀璨,手持铁锏,每一抬手落下,都有大片鬼物烟消云散。

    王狐桐始终坐在武将肩头,纹丝不动,一手掐诀,以心神操控符箓傀儡列阵厮杀。

    少女与王朔锋对视一眼,点点头没说什么。

    四周墙壁当中,依旧有无数形态不一的鬼物撕开出口走出,速度也来越快,看来牢笼主人是打定主意要将他们活活耗死。

    少年扯了扯嘴角,视线收回落在一尊高大一丈有余的臃肿鬼物身上。

    挺直腰杆,单手持剑,体内一口灵力迅速运转周天。

    王朔锋闭眼再睁眼,身后便出现一位身形缥缈的高大身影。

    与他一样单手持剑,一手负后,宽衣大袖,模糊缥缈不知具体根脚。

    随着少年举剑轻轻在身前一划而过,身后之人动作如出一辙。

    刹那间,剑光如同一轮残月,在少年身前斩出,剑光所到之处,断臂残肢掉落一地,地面也被这一剑光犁出一道数丈长的沟壑。

    等剑光消散,王朔锋身后的残影已不见踪迹。

    他前方的道路,被这一剑扫平,霎时间无任何一只鬼物胆敢踏足。

    剑招名为“惊蛰”。

    杀力的确不俗气。

    杀力大,也代表着灵力消耗极多,此刻少年体内的剑气残余已经少的可怜,灵力不足之前一半。

    若是按照战局来看,少年这一手诟病颇多,只求意气风发,不够精打细算,对于之后处境很不利。

    其实这也有王朔锋的自己思量在里头。

    他就是要让某人看看,没有练出本命飞剑又如何,剑修依旧是剑修,输一场又如何?你能挡下这一剑吗?

    凝聚心神炼化天地灵力的李平泩看到王朔锋的一剑之后,扯了扯嘴角,不知作何思量。

    远处,一身拳意肆意流淌的武雀儿一手拧断一只青面獠牙的鬼物脖颈后,双眼泛起红丝,点点雀斑的鼻头轻轻抽动。

    一脚踏下,震断一只速度鬼魅的干枯尸身之后,泫然欲泣,这场面,太吓人了。

    身形在鬼物堆当中辗转腾挪出刀不停的汉子,看到少女的情景后是哭笑不得,也没见到少女受伤,怎么就这幅模样,实在搞不明白武雀儿这一身充沛拳意是怎么练出来的。

    要知道,武夫一道,门槛儿虽底,但却是最苦的一条路子,毕竟体魄可不是炼化灵气,这得靠着一点一滴打熬积攒,若是吃不住疼,就算天资再好,境界都注定不会太高。

    而且看少女模样好像除了灵气所剩不多,拳意依旧,并无大碍。

    汉子也一时间想不通此间原由为何。

    毕竟一个三境武夫被鬼怪吓哭,实在难以想象。

    只有了解武雀儿心性的李平泩睁眼后看到此等情景,只觉得好笑,嘴角勾起幅度渐渐阔大,最后只好一只手捂住口鼻,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

    相比其他人的出手狠辣,孙烨就显得很闲庭信步,轻松惬意,只要精打细算每一份灵力的消耗,这场消耗战再持续三五个时辰都没什么问题。

    他现在要做的不过是防止几人阴沟里翻船,一着不慎被蚂蚁咬死就行。

    孙烨操控白衣美人琴笛合鸣,一边心神萦绕持剑白衣在鬼物群中来回游走,同时还寥寥几次出手帮其他人化解困境。

    打了个哈欠,视线看向刀光缭乱的斗笠刀客,孙烨低声唏嘘道:“江湖侠客都这般小气?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想拿出点儿压箱底本事出来,早点破开牢笼回家吃饭不好吗?”

    身后的李平泩和孙丙听闻公子哥的自言自语,顿时哑然。

    既然都是压箱底本事了,哪有轻易拿出来道理。

    孙烨看了看战场,心中暗道:“到头来还是得靠本公子出马才行。”

    李平泩扭转脖颈,体内灵力恢复三分之一,双眼伤势没什么大碍,至多就是像之前那般神通接下来的两月是不能施展。

    气沉丹田,身躯腾空而起,一脚踩在前方鬼物头顶飘然远去,落在武雀儿身侧。

    心中默念一声,火龙再现,环绕少年身躯周围腾飞,三丈之内,鬼物皆被火焰燃烧成灰烬。

    武雀儿对于少年的到来没什么反应,此刻她正抓着一头丑陋鬼物,出拳不停,拳拳到肉,砸在鬼物面门上,同时嘴里还嘟囔着:“长这么丑还敢出来吓唬人,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少女红着眼,竟是满脸的委屈。

    李平泩一脸别扭,等鬼物被少女三拳打散,他拍了拍武雀儿肩头道:“差不多就可以了,省着力气,说不定待会儿还有一场恶战要打。”

    武雀儿抬头眼神疑惑问道:“哪呢?”

    李平泩一边操控火龙游走四周,一边开口解释。看上去极为轻松。

    他道:“有人出剑了。”

    孙烨正想施展一门秘法带着众人离开这座牢笼,心中似乎有所感应,停下手中动作后看向不远处的高空。

    所有人停手,看向同一方向。

    一道白虹将牢笼撕裂出一道缺口,露出一截剑尖,剑意之重,整座牢笼都开始剧烈激荡。

    ————

    “红尘”之外。

    莫道理拔剑出鞘,剑光与雷声同时炸响,身影瞬间出现在陈独微头顶眉心处。

    一剑递出,剑意如大河倒悬天幕,奔腾垂落,同时心中默念一声;“朝花。”

    剑意河流当中,一缕耀眼白光偏移轨迹,笔直垂落,眨眼间钉入陈独微少手中的“红尘”当中。

    这一剑来的太过突然,虽然在陈独微的意料之中,但还是低估了眼前道门女冠的身形速度,竟是在剑尖刺破眉心一寸是她才反应过来,

    陈独微神色大变,不复之前的轻松平淡,顾不得手中“红尘”破损,脚下扎根,整个百丈身躯直接后仰倒去,弯出一个极美弧度,堪堪躲过一剑。

    身形如白雾消散,再凝聚时,出现在百丈之外。

    一头青丝飞舞,头上的凤钗珠帘叮咚碰撞。

    女子站在山岳之巅,手中红尘客栈被莫道理的本命飞剑钉穿,裂开一条巨大缝隙。

    道道身影从其中略出,站在另一座山头,与高达百丈的红衣女鬼对峙。

    武雀儿一身拳意收敛,盯着远处脚踩山岳的陈独微道:“这鬼倒是挺好看的,不太吓人,就是.....太高了些。”

    其余人闻听此言不知如何言语。

    陈独微左手在眉心处一抹而过,没有鲜血溢出,只是维持这具身躯的磅礴阴气由眉心的一小道伤口流淌而出,女子将伤口修复后,视线看着另一座山顶的众人,心神沉寂神魂当中,剔除残留剑气。

    虽说躲过了莫道理的雷霆一剑,但长剑当中蕴含的剑气如跗骨之蛆,入体之后四处绞杀,暂时无碍,可若是放任不管就会是个极大的后遗症。

    莫道理目的达到也没趁此追击,手持长剑,身形踩踏半空,一时间尽显仙人风范。

    一旁观战的钱无用,见冥器当中的几人出来后,身影飘落在李平泩一侧。

    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李平泩后脑勺上,没好气道:“小兔崽子,跑的到时候挺快,御剑飞行都没找着你人影。”

    然后,中年道人瞥了眼少年身侧一脸好奇打量自己的武雀儿,毫无长辈风范的搂住李平泩肩膀,将少年拽着往一旁凑了凑,小声嘀咕道:“你这是拐了哪家姑娘?模样倒是不错,小小年纪也是个美人胚子,难怪你小子放着官道不走,专挑山野小路。可以啊。”

    道人这一巴掌可不比打周陈那一下来的轻巧,李平泩龇牙咧嘴揉着后脑勺,听闻中年道人的调侃之后,眼皮微微抽动几下,无奈道:“就不能说点好听?什么叫拐,她是我路上遇到的一位女侠,目的跟我一样是去往清神宗,境界可比我高多了,就算我真下得去手还不被她给直接打死。”

    两人对话细弱蚊蝇,但没隔音,凑在一旁竖起耳朵的武雀儿自然听得是一清二楚,不好跟中年道人计较,就往李平泩屁 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少年一个趔趄,好在有钱无用勒住脖颈才不至于摔个狗啃泥。

    钱无用一咧嘴,看来还是个脾气对胃口的女娃子,挺好。

    李平泩不好向武雀儿发火,毕竟后者是真敢下狠手的主儿。

    于是,他对着钱无用这个相处起来没半点前辈风范的中年男人道:“就你这臭嘴,难怪白屏仙子对你爱答不理。”

    被人戳中心窝子的钱无用顿时怒火丛生,又是一巴掌打在少年头顶,这次手上力道加重几分。

    李平泩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捂住额头,疼的直跳脚骂娘。

    不敢还手那就忍着。

    远处,陈独微与莫道理还在对峙,谁都没率先动手的意思。

    周陈和栝奴境界太低,连帮忙掠阵的资格都还欠俸,便随着钱无用一起落在李平泩坐在山头。

    落地之后极有礼数,对着众人一抱拳,自保家门道:“蜀山弟子,周陈。”

    栝奴话语很少,既然身旁少年都说了师门,她也就只报了个名字,“栝奴。”

    孙烨等人同时抱拳还礼,一一自报名号。

    轮到摘了斗笠的刀客时,汉子嗓音粗狂,极为豪迈道:“五华国,张骑(ji)”

    五华国位于龙腰州西方边陲,国力平平,是龙腰州百多个小国之一,背靠大海,倒也算是富庶。

    王朔锋不知为何,从少女栝奴出现后,视线紧紧看向后者,眼神炙热。

    看得孙烨等人一脸古怪。

    当然,倒不是说栝奴长得如何沉鱼落雁,倾国倾城,连痴迷剑道的王朔锋都能迷住,更不是书中所说的一见钟情。

    而是一种只有剑修与剑修才会有的心神感应,大道相近而已。

    所以王朔锋才会对栝奴感兴趣。

    而这类的大道相近,要么相互契合,从他人身上取长补短,要么大道相争,不死不休。

    毕竟就连炼气士之间都会有大道之争,剑修则大道之路更窄。

    走在前头的先行之人不屑于回头,随着步步登高,脚下道路越来越窄,后者同行之人要么互为磨剑石砥砺修行,要么生死相向,胜者继续登山,败者从此跌落凡尘。

    大道,苛刻及无情。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是作者娄知县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仙路问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娄知县写的《仙路问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是作者娄知县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仙路问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娄知县写的《仙路问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仙路问心最新章节- 仙路问心全文阅读- 仙路问心txt下载- 仙路问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仙路问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仙路问心》书迷评论

  • 五味小娘子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 本文选材另辟蹊径,把现代网红调味品带到古代发家致富,切入点新颖,在众多种田文中,让人眼前一亮,文笔大气,斗极品亲戚一气呵成,爽感十足,一口气看百万字,不费劲儿!

  • 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最新章节

        人善被人欺负,马善被人骑!前世太善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长兄被害战死沙场,幼弟溺水而亡,她本是天之娇女却被人设计下嫁给庶女的姘头,却傻傻的助渣男平步青云,最后却落得个毁容丧女,外祖家满门抄斩,自己吐血而亡的下场。她好恨,如果一切重来……

  • 战少,一宠到底!最新章节

        她抵在门后,惊慌失措:“战少,不要!”

  • 官场神器最新章节

        他有聪明大脑,公考笔试第一。他有敏捷思维,面试也是第一。为了坚守爱情,他宁愿到一个偏远点儿的单位去工作。却意外获得了一个APP?!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还是上帝对他格外青睐?APP在手,从此一路鲜花掌声都有!看在官场中苦苦煎熬的青年如何靠着神器步步登天!

  • 租个青梅当助理最新章节

        七年离别,他找回了她。再相见,她畏惧过逃避过,终究敌不过一个爱字。相处六个月,她满心甜蜜,突然出现的孩子打破了所有。她伤了心,也断了情与念,一气之下揣着肚子里的娃离开。一年之后,两人意外相遇,她已是他人妻,他强行把她带回。她不爱他了,而他却阴谋阳谋,步步紧逼……

  • 总统阁下太深情最新章节

        上辈子,恶毒丈夫狠毒婆婆联手把她活活打死,慕暖的尸体在殡仪馆放了整整三天,无人为她收尸。而三日后,传闻中富可敌国权势滔天的总统继承人陆北川,千里迢迢来到这边陲小城,那英俊无双的男人,红着眼紧紧抱着她的尸身,又一掷千金,将她安葬。慕暖再次睁开眼,回到了十七岁的青春年华。这一世,她不要再乖乖听从重男轻女的父母的话,嫁给上辈子那个人渣。这一世,她再次见到那个英俊矜贵且专情的男人陆北川,慕暖只有一个想法,她要嫁给他,给他生孩子!而总统先生只有一个人生理想,那就是宠着慕暖,护着慕暖,每天晚上都和慕暖睡一起。

  • 九辰大帝最新章节

        诸天万界,宗族林立,一个从地球穿越而来的少年,无意中获得了神帝传承,修行了无上法决,踏上了修炼之旅……

  • 从十万年前归来最新章节

        所有的大帝都死了,只有我活了下来!漆黑的大手笼罩一切,诡异而又令人后怕,重生在一个不可能成为大帝的时代,且看我天谕,一步入大帝,只手推八荒!

  • 夜静更安最新章节

        小白作者的第一个孩子还望大家多多关照!
        故事大概就是讲一个系花和一个明星的一二三事!故事轻松无虐,亲们放心阅读!

  • 急婚如律令最新章节

        八岁那年,桑小七初见十六岁的郁家小叔,郁家小叔一身帅气逼人的迷彩服,威武神气,钻石中的极品男神,闪瞎了桑小七的心。于是八岁的桑小七就有了一个宏伟的目标:她要打下郁炎天那座碉堡。高中一毕业,桑小七怀揣一腔热血毫不犹豫的选择那条距离郁炎天最近的路。为了引起某人的注意,就开始作天作地。一次带着一帮菜鸟闯入野狼窝。于是,被

  • 冷面督主请低调最新章节

        她被众人视作废材唯独他慧眼识珠,他对她说: “和我走吧,包吃包住。”于是病娇小郡主被美型大叔拐进东厂花式甜宠。
        且看假太监如何老牛吃嫩草,抱得美人归。

  • 王妃对反派一见钟情最新章节

        顾明绣在封后的当天便被废后,又被同父异母的庶妹推下悬崖。重活一世,顾明绣决定好好“孝敬”父亲继母,好好“疼爱”庶妹,“关爱”兄长,为“爱人”谋划。她不知道,有一个人从前世追到重生。都只是为了她回头看他。

  • 太子独宠:神医娘子嚣张妃最新章节

        神医传人秦婉晴重生在古代,成为亲娘早死被后娘赶出家门的受气包。
        听说前身窝囊?她不窝囊啊!
        听说前身什么都不会?她什么都会啊!
        看她一路虐渣复仇,为前身讨回公道,把尚书府踩在脚下,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只是某个冰山美男,你毒都解了,还盯着我做什么?
        某太子慢条斯理,“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咦,春天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人通知她!

  • 都市之极品奶爸最新章节

        外表上看来是二十六七岁的青年,实际上已经活了上万年,鬼谷子,诸葛亮都是他的徒弟,身怀各种绝技,五年前为了修行不得不开始沉睡,五年后,却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儿,从此,叶彦辰就开启了自己超级奶爸的余生。

  • 破晓最新章节

        听说时间的长河里每一个点都存在与之平行的点,你相信吗,我曾遇到过另一个你。
        ——
        两年前,她是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他是高傲清冷的畅销书作家。
        两年后,她是遭遇车祸双目失明又丢失记忆的五零二住户,他是失去亲人一夜跌下神坛落魄又阴郁的五零三住户。
        一桩凶杀案,展开了一段因命运之轮相遇的时空重叠。
        当两年前的姜戈遇到两年后的程砚,随之而来的,是未知的重重疑云和步步杀机。

  • 西游:别装了,你就是如来佛祖最新章节

        穿越成了乔灵儿,开起转世系统。
        开局从了白莲花,正当乔灵儿胡思乱想时。
        系统发布了五个任务,一旦失败,将会附身失败,回归现实。
        接受碧游仙子的追求。
        收服六耳猕猴。
        让黑袍诅咒无天。
        策反巨蟹和赢妖。
        复活阿羞,送给无天。无天当场感动地落泪
        猴子还在为寻找舍利子烦心。
        不好意思,连无天都归顺我了。
        平定西天之乱后,传来两个天大的消息。

    本章内容提要:
    ...    好在有红甲小将先行一步,替少年挡下这致命杀招,不过也被鬼物阴气渗透,红色甲胄寸寸龟裂,整个人如瓷器崩裂开来。     这类符箓傀儡,会随着施法者主人的境界高低不同,所展现出的杀伐之力也会不同,譬如现在,王狐桐是纳气境巅峰,一只脚踏入筑基,除去最为神意的金甲武将,其余的红甲步足皆是纳气巅峰,与少女一般无二......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