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成从三楼下来,走到二楼的时候又一次碰到了沙林世家的人。这次来‘兰亭坊’的沙林世家的人一共有四个,而这四个人都是昨天晚上碰见的熟人。

    尤其是昨天败在他手上,输了三万两银票给他的锦衣少年,此刻正手中拎着一柄长剑,口中忿忿不平的念叨着:“就这么一柄破剑,居然要几万两白银,这兰家的东西还真是贵的离谱。”

    其实他又不想想,他手上现在拿着的这边剑,是‘刘记’出品的剑,‘刘记’的剑是出了名的锋利,当然价格也是出了名的高。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榆林城这么多卖兵器的店铺中只有‘兰亭坊’一家有‘刘记’的宝剑出售,那是实实在在的垄断,价格自然会再提高一些。

    其实,就像他们沙林世家,垄断着榆林城里的沙榆果的销售,价格同样也是高的离谱,比之实际价格要高出几层。

    “如果不是过几天,灵儿生日,我答应了要送一把‘刘记’宝剑给她作为生日礼物,我才不会当冤大头,送钱来给‘兰亭坊’哼哼。”

    “真是冤家路窄。”李明成暗自嘀咕了一声,但并没有理会沙林世家的人,径自朝着一楼走下去。

    锦衣少年,嘴里念叨不停,从他的语气中,可以看出,对花了几万两白银在‘兰亭坊’买了一把所谓的‘破剑’让他心中很是不爽。

    就在这个时候,锦衣少年,正好看到准备下楼而去的李明成。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昨日李明成让他丢了一个大面子,成为了榆林城的一大笑话,心中对李明成的怨念不可谓不深。

    此刻,正逢他心情郁闷之时,正好又见到了‘仇人’。自然将在‘兰亭坊’受到的气都要给撒到李明成身上。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锦衣少年对着李明成的背影一声大喝。在他大喝的同时,跟在他身边的几个少年立刻跑上去拦住了李明成的去路,将他团团围住。

    看到楼梯口在望,却被人给拦住了去路。李明成暗叫了一声倒霉,只得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向锦衣少年。

    “臭小子叫谁站住?”李明成吊儿郎当的问答道。

    “臭小子叫你站住。”锦衣少年回答道。

    当锦衣少年的话出口,站在四周的人全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就连跟他一起的来的几个少年也都全忍着笑意,憋的满脸通红。

    二楼走廊足够宽带,虽然李明成几人站住走廊上,但并不妨碍其他人来往,因此,走廊

    上还有不少人。

    此刻,听力锦衣少年的话,一个个都在一边取笑。虽然,沙林世家在榆林城是第一世家,但并不得人心,平日横行霸道,难得见到他们的人吃瘪,大家自然不会就此错过看他们笑话的机会。

    “噢。臭小子,你叫我站住是有什么事啊?是不是看到我没钱花了,又过来给我送钱来了。”李明成好整以暇的看着锦衣少年说道。

    一听到李明成的话,旁边的人笑的更加肆无忌惮了,昨日,锦衣少年输了三万两银票给李明成的事,大家都听说过了。

    “你……”锦衣少年一听到李明成旧事重提,心中一口气差点透不过来,点指着李明成想要说些狠话,但一想到昨日李明成剑尖顶着自己喉咙时的冰寒,到嘴的狠话又给生生的咽了回去。

    “笑笑笑。笑什么笑。”锦衣少年只能将气撒到周围的人身上。

    典型的欺软怕硬的嘴脸。

    “你怎么还在榆林城。昨天不是已经警告过你,榆林城不欢迎你,让你离开榆林城,不准再出现在榆林城的吗?”锦衣少年说道。

    打是打不过李明成的了,只能在气势上搬回一局。昨天虽然输了三万两白银给李明成,但却警告过他,让他不准出现在榆林城。

    一听锦衣少年如此说,原本在四周取笑的人,都停止了笑容,一双双眼睛都看向李明成。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锦衣少年的问题。

    如果回答立刻就走,说明他也怕沙林世家,那么以后沙林世家的行事只会更加的横行霸道,这只能助长沙林世家的嚣张气焰。

    但如果回答不走的话,沙林世家为了显示他们在榆林城的说一不二,彰显他们的霸主地位,那么肯定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李明成。

    一时间,众人的心中都有些复杂。

    既希望李明成能够回答不走,打击打击沙林世家的嚣张气焰,为众人出口气,但又怕李明成如果回答了不走,会遭到沙林世家的报复。可如果,李明成回答了立刻就走的话,又只会增长沙林世家的嚣张气焰。

    “噢。难道榆林城还是你们沙林世家的榆林城不成。你们说不欢迎谁就不欢迎谁,说不准谁出现在榆林城就不准谁出现的榆林城?”李明成微眯着眼睛看着锦衣少年,语气不急不缓的说道。

    “我……”锦衣少年一时有些语塞。沙林世家虽然是榆林城第一世家,但却还不是榆林城的绝对霸主,说一不二。在榆林城还有几家能够跟沙林世家相庭抗礼的。虽然实力不如沙林世家,但也不会弱到多少。

    只是锦衣少年并不想就此弱了气势。仍自强硬道:“榆林城,虽然不是我们沙林世家的榆林城,但也差不多了。我们沙林世家说不欢迎你出现在榆林城,那么榆林城就绝对不欢迎你。”

    “这么说,沙林世家就是榆林城的第一世家了。”李明成缓缓说道。

    锦衣少年听了李明成的话,将头一扬,高傲的说道:“那是自然,在榆林城,我们沙林世家如果敢说是第二世家,那么就没有哪个家族敢说是第一世家。榆林城中其它的家族都得看着我们沙林世家的脸色才能生存。”

    “噢。听沙少你的意思,我们兰家也得看你们沙林世家的脸色才能生存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三楼的楼梯口传了下来。

    语气平淡清冷,听不出一丝的感情波澜。

    锦衣少年此刻正在炫耀之中,根本就没有听出声音是哪里传出来的,是谁说的,想也不想的就说道:“兰家算什么东西。如果不是看在兰家也是本地修仙会中的一员,我们沙林世家早就把兰家给灭了。”

    “噢!听沙少的意思,你们沙林世家早就想灭了我们兰家了。”楼上清冷的声音再次说道。只是这次的语气中,含着一股淡淡的寒意。

    “呃……兰……兰家主。”锦衣少年,也就是兰若水口中的沙少,终于反应过来了说话的人是谁。

    同时也反应过来了,自己刚刚说的话,那是彻底的将兰家给得罪了。如果一个不好,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引发沙林世家和兰家的战争。

    兰家虽然在榆林城里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最为榆林城第一世家沙林世家的嫡系传人,沙少还是明白兰家的实力的。如果说,在榆林城中还有哪个家族能够完全的和沙林世家相抗衡的话,那么非兰家莫属。

    兰家在榆林城的名气虽然不如沙林世家那么响亮。但他们的实力却和沙林世家一样的雄厚,或者还有可能略胜一筹。

    “呃……兰……兰家主。我刚刚是开玩笑,随便说说的。呵呵……还请兰家主别往心中去。嗯。就当我没有说过。”沙少连忙赔笑脸说道。

    “噢。沙少你这是作甚,我们兰家不是也得看你们沙林世家的脸色行事。”兰若水淡淡说道。

    “呃……呃……兰家主说笑了。你们兰家根本就不用看我们沙林世家行事。呵呵。”沙少连忙赔笑道。

    此刻他心中早将李明成给恨透了,如果不是李明成,他那里会被气昏了头,说出了得罪兰家的话。

    李明成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他是有意用话来套沙少的。因为,他知道在榆林城兰家根本就不惧沙林世家的。

    虽然自己能够轻易解决这几个少年,但在榆林城毕竟是沙林世家的地盘。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自己还不是强龙。能够借助本地的势力替自己解决麻烦,自然比自己出手来的好。

    李明成也相信,兰若水不会坐视不理的。果然,当他用话把沙少引进了套里,兰若水果真出面了。

    “哼。沙少。我不希望下次还听到这样的话。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兰若水冷哼了一声说道。

    “一定。一定。”沙少连连点头说道。

    “沙少,我们‘兰亭坊’今天不欢迎你,还请你离开。”兰若水冷冷的说道。

    “我……”沙少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当他看到兰若水冰冷的眼神的时候,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们走。”沙少对着围着李明成的几人说道。

    “沙少慢走啊。”李明成笑嘻嘻的说道。

    “哼。我们走着瞧。”沙少对着李明成哼了哼,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他可是将李明成恨进了骨子里了。

    昨日李明成让他丢了一次脸,没想到今天又让他丢了一次脸,而这次的脸丢得更大,当众被人给赶了出去,而自己却不敢反抗。

    对于沙少的冷语,李明成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一幅你奈我何的样子。最让沙少气愤的是,李明成居然还说了一句,“沙少,慢走啊。不送了。”气的沙少恨不得立刻转身去同揍他一顿,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加快了速度离开了‘兰亭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逆天修神记》之 第四章沙林世家是作者浣纱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逆天修神记》之 第四章沙林世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逆天修神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浣纱人写的《逆天修神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逆天修神记》之 第四章沙林世家是作者浣纱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逆天修神记》之 第四章沙林世家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逆天修神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浣纱人写的《逆天修神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逆天修神记最新章节- 逆天修神记全文阅读- 逆天修神记txt下载- 逆天修神记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章沙林世家】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逆天修神记】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逆天修神记》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李明成从三楼下来,走到二楼的时候又一次碰到了沙林世家的人。这次来‘兰亭坊’的沙林世家的人一共有四个,而这四个人都是昨天晚上碰见的熟人。     尤其是昨天败在他手上,输了三万两银票给他的锦衣少年,此刻正手中拎着一柄长剑,口中忿忿不平的念叨着:“就这么一柄破剑,居然要几万两白银,这兰家的东西还真是贵的离谱......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