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难道他想倒车跑铁轨?”

    “咱们汽车营有过这样的先例吗?”

    “有不少人试过,可是我从来没听过有人成功过!你听有人成功吗?”

    “没有!正着跑都没几个人能跑下来,还倒着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几乎所有的汽车兵都摇头。

    “不,我听在西北军区,有人曾经成功过,不过不知道真假。”

    一位年长的老兵,露出期待的神色:“如果这个年轻的同志能成功,倒也算给咱们军区破了个记录!”

    ……

    “巫金同志,行不行?”

    老刘紧张看着巫金:“有多大把握?”

    他曾经也试过倒着跑铁轨,可是从来没有成功过,甚至连一半都跑不到。

    正着开,还能有些参照物,倒着开,只能凭借两个倒车镜,比正着开的难度大了何止两倍?

    所以尽管尝试的人很多,可是从来没人能成功。

    如果换做之前,有人跟老刘,一个刚摸车不到两时的新手,想要尝试倒车跑铁轨,老刘一定会认为这个人疯了。

    可是现在,老刘有些拿不准了。

    在他看来,巫金学车刚一个时,就可以连续三次通过铁轨,已经堪称奇迹了。

    巫金既然能创造一次奇迹,谁能保证他不会创造第二次?

    老刘紧张的同时,也充满了期待。

    在老刘的期待中,巫金慢慢把前轮也倒上铁轨,缓缓前进。

    “快看,他开始了!”

    有人喊了一声,围观的汽车兵再次恢复了安静。

    就算巫金可以透视,倒着开难度依然非常大,速度也非常慢。

    终于,达到第一个坡,巫金没有掌握好离合,车顿了一下,停了下来!

    嘶!

    周围响起一连串的吸气声。

    很多人替巫金捏了一把冷汗。

    巫金调整一下坐姿,扭着头透视着后车轮,再次开始倒车。

    到了坡度的时候,缓缓给了点油,吉普车就爬了上去。

    然后第二个坡、第三个坡、第四个坡!

    用了足足七分钟,巫金终于倒车回到起点!

    “我的天,他真的做到了!”

    周围的汽车兵们个个震惊的瞪大眼睛。

    有羡慕的,有佩服的,也有羞愧的……

    “好!”

    老刘忍不住猛的拍了一下车座。

    从今以后,他们军区汽车营,也有了倒车跑铁轨的先例了!

    而且还是他训练出来的!

    这一刻,老刘就像拿到奥运奖牌一样,心里满是骄傲!

    “巫金同志,你等俺一下,俺有点事情?”

    老刘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打开车门跳下去。

    作为巫金的教练,刚才巫金被汽车兵们嘲笑,老刘也跟着臊的满脸通红。

    现在巫金不仅成功连续三次通过铁轨,还倒车通过一次,创造了军区记录!

    老刘觉得该找某些人算算账了。

    “你!那个塌鼻梁的新兵蛋,给老去泥坑里爬三趟!”

    老刘指着刚才嘲讽巫金最厉害的新兵,大声喝道。

    刚才嘲讽巫金的新兵很多,排长也在其中,老刘不好全部呵斥,所以挑了这个倒霉蛋。

    谁让这货刚才蹦跶的最欢,喊叫的声音最响亮呢,而且还喊出了巫金通过铁轨,他就去爬泥坑三趟的豪言壮语,给老刘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

    塌鼻梁新兵看看那半人深的泥水坑,一张脸成了苦脸,半天不出来。

    他想赖账,可是刚才为了引起注意,他喊的声音特别大,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老刘不仅技术好,在汽车营的威望很高,资历也老,别看他只是一个班长,可是整个汽车营,有不少排长都是他带出来的,甚至带出来过两个连长。

    平常就是营长见了老刘,也要笑眯眯打招呼。

    塌鼻梁根本不敢赖账,只好苦着脸看向自己的班长。

    “老班长,梁知道错了,你就放过他一次吧!”

    塌鼻梁的班长没办法,出来向老刘求情。

    他当新兵的时候,班长就是老刘。

    在他的印象中,老刘一直非常好话的,从来没见过老刘发这么大脾气。

    “魏胖,这就是你带出来的兵!开车没本事,嚷嚷起来倒是挺有本事的!”

    老刘冷哼一声:“咱们汽车营的战士,个个都是汉,到就要做到!这点事就认怂,以后万一上了前线,还不吓得尿裤?”

    塌鼻梁的班长被老刘训斥的不出话来,扭头向排长求救。

    “老刘同志,不用这么上纲上线吧?”

    排长皱了皱眉头,走上来,替塌鼻梁圆场。

    毕竟塌鼻梁这么,也算他默认的。

    “排长同志,不是我上纲上线,这是做人最基本的诚信!”

    老刘背对着巫金,连连对排长眨眼:“他如果做不到,就不要,既然了,就要履行他的承诺!”

    排长也是个人精,看到老刘眨眼,略微一思索,就明白了老刘的意思。

    老刘是在提醒他,不要偏袒!

    排长不是汽车兵出身,是军校毕业之后,直接空降到汽车营的。

    不过他在汽车营当排长有两年了,对老刘非常了解,老刘既然这么提醒,肯定是有原因的。

    看看不远处的那辆吉普车,排长陡然惊醒。

    “刘班长得对!”

    排长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咱们汽车营的战士,没有孬种,既然了,就要做到!作为排长,我愿意陪你一起去爬泥坑!”

    完,带头跑到泥坑旁边,直接跳了下去。

    排长都跳了,塌鼻梁还能怎么办呢?

    咬牙跑过去,也跟着跳了下去。

    塌鼻梁的班长苦笑一声,也走了过去!

    “你们一个个给我听好了!”

    老刘指着一帮汽车兵,训斥道:“俺从的时候,俺娘就跟俺过,天下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你们做不到,不一定别人也做不到!你们记住今天的教训,以后千万不要再瞧任何人,知道了吗?”

    “知道了!”

    汽车兵们齐声回答!

    “知道了还愣在这里看什么?想跟着一起爬泥坑吗?”

    老刘大喝道:“还不赶紧去练车!”

    “是,老班长!”

    汽车兵们正愁着没机会开溜呢,顺着老刘的话,一窝蜂散了。

    *v本文*/来自\  . .]更s新更q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546章 给老子去泥坑爬三趟!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546章 给老子去泥坑爬三趟!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546章 给老子去泥坑爬三趟!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546章 给老子去泥坑爬三趟!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46章 给老子去泥坑爬三趟!】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校园纯情高手最新章节

        【阿里文学原创】纯情修真天才唐天重生在软蛋高中生身上,第一天就把校花给堵在厕所,强势抱校花大腿!高挑班主任是老情人?泼辣魔女要以身相许?唐天表示,小道只是纯情学生,就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 婚婚欲醉:冷少追妻一百招最新章节

        堂堂千金寻欢作乐,惹上冰山面瘫大少爷。一夜之间,她遭遇了爱情、友情、亲情的背叛。闺蜜和男友的厮混,父母和妹妹的算计,准婆婆和情敌的刁难,却在看到她准老公的时候通通败下阵。他嚣张,他阴冷,他高傲,却在看到她那梅花般的印记唇角不禁勾起。“不用怕,一切有我。”

  • 时光欠我一个裴弋然最新章节

        安小堇刷网页的时候看到这么一段话,初中欠我一个张小宇,高中欠我一个余淮,大学欠我一个肖奈。
        可对于安小堇的人生来说,应该是时光欠我一个裴弋然。
        十三岁的安小堇很讨厌那个总是让她背黑锅的裴弋然,可长到十五岁,进入锦西四中之后,他们愈演愈烈,从相互斗嘴到彼此关心,他占据了她整整三年的青春光阴。
        安小堇很喜欢写小说,每次她俯身沙沙写字的时候,裴弋然都会凑上一个脑袋:安小堇,下一本小说,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当男主角?
        安小堇嗤之以鼻:你长得这么难看,脾气又不好,动不动还打架,我要是写这样的男主,还不被读者给骂死。
        可事实证明,她以后写的每本书的男主都是照着裴弋然的影子而活在内心世界的。
        这是属于安小堇和裴弋然的爱情故事,她对他的爱还在继续,能走多远,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裴弋然会永远站在原地等着她,这一次,他们不会再担心走散了。

  • 隔壁男神很傲娇最新章节

        未婚夫劈腿有钱千金,面对渣男和贱女的步步紧逼,顾晓妮翻了翻白眼:怨我咯!怒甩渣男,却被隔壁的高富帅男神纠缠,顾晓妮心中无奈:桃花泛滥,怪谁咯?斗渣男,整小三,还要应付一个帅的迷人的高冷男神,喂!喂!喂!黎先生,咱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那啥……请你不要上下其手!!!

  • 恶魔的邀约最新章节

        很久以前,人类与神、魔┅等,是居住在同一个地方┅┅┅地球。
        在一次的天崩地裂,神与人类的世界,分开了!!
        神、魔┅等,所居住的地方,称做 雅微世界"。
        刚开始的雅微世界十分的混乱,而有八神站出来整顿这个世界,这八位神被称做-八主只。
        不让神、魔物去骚扰人类、也不让人类误闯了雅微世界,在地球与撒雅世界有一个空间隔者,而负责这个看管这个空间的,则是八神之一的空间之魔。
        然而,恶魔并不是个会守规矩用的种族┅┅┅┅。

  • 大鹏赋最新章节

        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平庸的北漂族小白领,为获得公司正式员工资格,接受了一项奇葩的任务,通过时空隧道穿越到晋代去寻找一本黄白术炼丹秘笈,由此卷入了两晋时期奇诡的历史风云之中。作品杂纵横捭阖、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和奇诡玄幻的神仙世界为一炉,力求演绎出作者心中的魏晋风度和僧侣道士们修真炼性的仙风道骨。内容涉及南风乱晋、祖逖北伐、王敦兵变等,当然还有必不可少、贯穿始终的水火不相容的道魔之争。本书的主人公从一名不名的仙界小白,通过在迷途的时空中一步步修炼成长、浴火涅槃,最终成为仙界翘楚,乱世的中流砥柱。而最终的结局却是大大地出人意料.....js330

  • 皇家公举不纨绔最新章节

        生于皇家,许于郑国,她是纨绔不堪的公主静好;齐大非偶,一朝退婚,她是被人所弃的可怜女人。自古皇家多薄幸,一生荣宠,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世人皆道她功于社稷,又安知她只愿与君,琴瑟共御。

  • 色色萌宝:爱卿,来孵蛋!最新章节

        裴二毛从小好色成性,她爷爷深受其害。然后,春天到了。啊,魂!淡!屁股后面那多出来一条长长的会甩会甩的到底是什么!还有那个美人,不要以为你美我就……好吧我就姑且原谅你一次。就算帮你孵蛋我也……什么?不是蛋?那是什么?你是说我靠这个就可以俘虏、啊不,拯救美人,从此恃美行凶?听起来仿佛很不错。然而那个飘在身边口口声声管人家叫大魔王、满脸中二(划掉)正义——跳出来替天行道的王座又是什么鬼!

  • 快穿之主角歼灭法则最新章节

        有这么一种女子,出身高贵、才貌双全、精明强干、家里有钱,唯一倒霉的地方,就是跟女主对着干;有这么一种男子,暖心知趣、英俊潇洒、文采风流、武艺高超,唯一倒霉的地方,就是跟男主对着干;他们,有一个统称——炮灰!然而炮灰也是有尊严的!主角了不起啊,主角就能对炮灰为所欲为啊,主角就可以不拿炮灰当人啊。失去记忆的简冰心,触发了逆天系统,开启了花样吊打主角的旅程……

  • 玄天仙尊最新章节

        七月流火,踏歌登仙。

  • 绝美阴妻最新章节

        点了一个学生妹,没想到晚上她

  • 抵死不说我爱你最新章节

        钱是个好东西,从小我就深刻体会。为了钱,我不惜踢掉深爱我的男人,嫁给一个植物人。正当我以为登上人生巅峰,要风得风时,呵呵哒植物人醒了。。。

  • 无限召唤最新章节

        当旧纪元归向了迟暮,新的纪元又浮现了冰山一角,血与火的新纪元,记载了旧纪元和新纪元的传奇!少年苏暮掌握神秘古印玺,召唤古代英勇之英灵,他的出现给新纪元掀起滔天巨浪,他在这部历史上添上了浓厚的一笔。

  • 天选者游戏最新章节

        这是一片被‘天道’所影响着的世界。被‘天道’所选中的人,叫天选者。天选者们进入一片叫做‘大千界’的奇异世界冒险、成长、试炼。其中的佼佼者,将获得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拥有掌控世界的能力。失败者,则一无所有,甚至是坠入深渊,无声无息的死去……——————新书启航,希望新老朋友们,能够继续支持我,谢谢!

  • 逆天重生神医世子妃最新章节

        金陵凤家以医术名满天下,悬壶救世,人人称赞。嫡女凤卿央更是被金陵人尊称为‘小神医’,在所有人都以为凤卿央会入宫成为首席御医的徒弟时,一顶花轿将凤卿央送去了大学士府,从此凤卿央放下一手好医术,相夫教子,还帮助夫君的表妹上官澜儿成为了首席御医的徒弟,本以为一切就可以这样好下去。却不料,满门抄斩、夫君的背叛……这些噩耗传来,才明白自己是有多么蠢,再世为人,凤卿央将逆转乾坤。

  • 绝代战兵最新章节

        本想回来退个婚走人,不曾想却事与愿违。“我没钱啊”“没事,我们家有!”“我没工作哎”“没事,我给你安排!”“我什么都不会啊”“你什么都别干,我女儿干,我们家养你。”秦飞扬一脸懵逼地看着未来的老丈人……咦?老丈人您等等,我衣服还穿着呢,先把你女儿拖下去

  • 一品兵王最新章节

        东南亚顶级财阀的家族继承人;在世界第一强国的陆军特种部队服过役;又在中东经历过两年残酷战争的洗礼;更是世界一流大学法学硕士;当他孤身一人回到华夏之后,会做什么?答案是,保安!你说有人想让我做法律顾问?还有人想让我加入秘密特工组织?不好意思,我还是觉得保安更适合我。

  • 我的毒舌美女上司:虐缘最新章节

        女神:别怪我说话毒。?我:那你别怪我下手重。你若毒舌,我必用“贱”。

    本章内容提要:
    ...    “我去,难道他想倒车跑铁轨?”     “咱们汽车营有过这样的先例吗?”     “有不少人试过,可是我从来没听过有人成功过!你听有人成功吗?”     “没有!正着跑都没几个人能跑下来,还倒着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几乎所有的汽车兵都摇头。     “不,我听在西北军区,有人曾经成功过,不过不知道真假。”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