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按摩找巫金干什么?”

    墨朵儿不明白。

    “巫金的推拿手法,是我见过最厉害的。”

    孙无极解释道:“你也看见了,我来的时候,胳膊肿的那么粗,这才几天,还出去打了一架,你看,现在都已经恢复了。”

    罢,还扬起胳膊给墨朵儿看。

    “是哦。”

    墨朵儿两眼放光看向巫金:“巫金……”

    “他那是外伤,你这是减肥,不一样的。”

    巫金解释。

    “至少试一试嘛。”

    墨朵儿缠着巫金。

    “我会一点推拿不假,但是从来没给人推拿减肥过,以前也不知道,推拿按摩还可以减肥。”

    巫金道:“谁知道有没有用?”

    “等晚上下班了,我去你房间找你,帮我推拿按摩一下,有没有用,试试不就知道了?”

    墨朵儿却不放弃。

    “这个……不太好吧。”

    巫金看了一眼墨朵儿,想象帮她推拿的画面。

    “这有什么不好的?”

    墨朵儿不明白。

    “呃……你们聊,我和无极还要去看看训练场地安排的怎么样了,先走了。”

    刀锋笑着去拉孙无极。

    “等一下,我把这碗汤喝完!上面都是我爱吃的香菜呢。”

    孙无极就是个木呆,一时没有明白刀锋的意思。

    “喝什么喝?再喝你脑里就漂香菜了。”

    刀锋没好气硬把他拉起来:“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赶紧走!”

    “巫金了,前几天我流了不少血,要好好补补的……”

    孙无极被刀锋拖着,走出餐厅。

    “回去给你杀头牛,你慢慢吃,慢慢补,现在先干活!”

    两人的声音越传越远。

    巫金苦笑着摇头。

    刀锋和孙无极在这里,他和墨朵儿商量的最多算是推拿和减肥的事情,被他这么一弄,立马显得暧昧了,巫金反而更加尴尬。

    “哎,你发什么愣,到底行不行?给个痛快话。”

    墨朵儿追问。

    “什么行不行?”

    “就是晚上下班了,我去你房间找你,帮我推拿啊。”

    “这个……真的不太好吧。”

    巫金又瞄了一眼墨朵儿,特别是那对山峰,脑海中不由自主再次浮现两人共处一室,自己帮助墨朵儿推拿按摩的画面。

    脸上不由红了一下。

    以巫金脸皮的厚度,脸红可是非常少见的事情。

    没办法,是个男人,谁想到这个画面,恐怕都会如此吧。

    “我一个女孩都没在意,你个男的,怎么反而扭扭捏捏了?”

    墨朵儿瞥了巫金一眼:“我之所以没时间,还不是拼命给你打工造成的,你这个当老板的,难道不应该补偿我吗?”

    “补偿倒是可以,只是这个补偿……”

    巫金有些为难。

    这么大个赌场,可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能管理。

    真害怕自己控制不住,万一忍不住多推拿了一些区域,再把墨朵儿气跑了,谁来帮自己管理赌场?

    这次过来,巫金对墨朵儿的表现非常满意。

    上次自己带着古同光过来大闹赌场,还在赌场大厅杀了人,当时很多玩家亲眼目睹。

    赌博的人,大多迷信。

    一般情况下,赌场死了人,是非常不吉利的。

    对赌场来,一个处理不好,生意就全完了。

    巫金也明白其中道理,本来以为,赌场生意能有以前一半好就不错了。

    这次过来却发现,墨朵儿对于自己打死东瀛武官的事情,不仅没有掩盖,反而到处宣扬,好像自己就是抗战英雄一样。

    你还真别,不少华夏过来的游客,还真吃这套。

    赌场的生意非但没有变差,反而越来越好。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墨朵儿的工作能力。

    巫金看重墨朵儿,工作能力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墨朵儿可以信任。

    这年头,想找个墨朵儿这样,既有能力,又可以信任的经理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墨朵儿要是提别的要求,比如加薪、年休什么的,巫金肯定二话不就答应了。

    可是推拿按摩……

    “你别纠结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晚上下班,不要那么早睡觉,等着我哦。”

    墨朵儿看了看表,起身离开,根本不给巫金拒绝的机会。

    巫金无奈一笑,喊来服务员结账。

    结完账,去老兵宿舍,刀锋暧昧的眨了眨眼睛,拍了拍巫金的肩膀:“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你这是帮我啊?你这是没事给我找事。”

    巫金没好气道。

    “你能不能别占了便宜还卖乖?”

    刀锋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了。

    “我……”

    巫金张了张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算了,不想了,先干活儿吧。

    几步追上刀锋,和他商量老兵训练场的事情。

    这一忙活,就到了半夜。

    赌场是二十四时营业,但是一般到了后半夜,人就慢慢少了。

    墨朵儿一般都是这时候下班,把赌场的交给另外一位副总。

    这位副总的职责是处理一下应急事件,没有决策权,真正遇到大事,还是需要请示墨朵儿的。

    下了班,巫金带墨朵儿去吃街吃饭。

    一般这时候,刀锋和孙无极也会跟着。

    但是刀锋明知道巫金今天有事,很有眼色的没去。

    孙无极倒是想跟着,被刀锋一脚踢走了。

    “吃饱了,巫金你先别急着睡觉,我回去拿点东西,你等着给我推拿完了再睡哈。”

    赌场吃街,墨朵儿一边擦嘴,一边认真对巫金道。

    “真要来啊?”

    巫金还是有些难为情。

    “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跟要上断头台一样,帮我推拿按摩一下,有那么可怕吗?”

    墨朵儿看到巫金一张苦脸,嘟着嘴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

    巫金赶紧解释。

    “那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别来回折腾了,我去你宿舍吧,反正我没啥好准备的。”

    巫金赶紧改口。

    反正躲不掉了,还不如显得有风度一些。

    “这还差不多。”

    墨朵儿得意一笑:“你吃饱没有,吃饱了就走吧。”

    巫金起身去结账。

    墨朵儿生怕巫金后悔,挽着巫金的胳膊,带着往自己宿舍去。

    巫金不在澳市的时候,墨朵儿就是赌场一把手,住的宿舍自然不会差,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套房,装修风格简约时尚。

    至少比巫金在书黎黎家住的强多了。

    “你坐一下吧,想喝什么冰箱自己拿,我先去洗个澡,换套衣服。”

    墨朵儿是职场女性,做事讲究效率,从不拖泥带水。

    既然决定带巫金过来推拿,也不矫情,直接去卧室淋浴间洗澡换衣服。

    巫金从冰箱拿出一罐可乐,慢慢喝着,打量着周围。

    但是不一会儿,墨朵儿卧室的水声传出来后,巫金就没心去看屋里的装饰了。

    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墨朵儿在浴室淋浴的样。

    眼中金光一闪,扭头看向墨朵儿卧室方向。

    房间里的摆设、墨朵儿扔在的衣服……

    被巫金看得一清二楚。

    马上就要看到浴室了,巫金眼中的金光熄灭了。

    就算看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白白给自己找罪受。

    好在墨朵儿并没有让巫金纠结太久,简单冲洗一下,换了一套家居服就走了出来。

    在巫金印象中,墨朵儿的穿着都非常正式,很少看到她穿家居服。

    现在换了一套家居服,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以前总是精明强干的女强人样。

    现在头发湿哒哒搭在肩膀上,整个人不施粉黛,格外素雅。

    前后变化这么大,让巫金有种被惊艳到的感觉,一时不禁愣住了。

    “在沙发上可以吗?”

    墨朵儿擦着头发向巫金问道。

    “……可以,可以!”

    巫金回过神,有些为难道:“可是,推拿是要直接接触皮肤的,你这……”

    指了指墨朵儿的家居服。

    “哦,这个倒是我没忘记了。”

    墨朵儿扭头走进屋里:“你等我一下,我换套衣服,马上出来。”

    巫金抿了一口可乐,也不着急,耐心等待着。

    不大会儿,墨朵儿打门,走了出来。

    “咳咳!……”

    巫金只看了一眼,就被可乐呛住了。

    墨朵儿新换的衣服,简直……简直太撩人了。

    上面只穿了一件短的抹胸,堪堪只包裹住一半山峰。

    抹胸实在短,山峰又过于挺拔,两座山峰之间,一条深深的沟壑好像一道深渊,巫金只看了一眼就深陷进去,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挪开目光。

    好不容易挪开目光,赶紧往下看。

    好吧,巫金的眼睛彻底转不动了。

    墨朵儿下面穿了一件超短裤。

    是超短裤,其实只到根,和四角差不多。

    两条白皙如雪,圆润修长的大长腿,完全呈现在巫金面前。

    “这套可以吗?”

    墨朵儿从接受西方教育,话办事都非常直接,但是现在,却也觉得害羞,一张俏脸如同熟透的一样,红彤彤的。

    能被夏老爷推荐给巫金做经理人,就是因为墨朵儿能力出众。

    但是能力这东西不是天生的,需要经过不断努力,逐渐增加。

    墨朵儿家庭条件并不好,十几岁就开始在赌场打拼,学历并不高,能脱颖而出,夏老视线,全靠的是努力学习,拼命工作。

    任何收获,都是需要付出的。

    墨朵儿能走到今天这步,几乎花费了所有时间在学习和工作。

    眼看着马上要三十了,一次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一次。

    更别穿这么少,站到一位异性面前了。

    北川这几天去外地办事,新的城市,一切都不习惯,更新时间可能跟以前有些出入,给书友们带来的不便,北川很抱歉,会尽量调整作息时间,尽快稳定下来。今天还有一章,不过北川等会儿有事,回来再写,可能会晚一些,恐怕要到夜里十点之后才能更新,大家可以留着明天看。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292章 晚上去你房间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292章 晚上去你房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292章 晚上去你房间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292章 晚上去你房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92章 晚上去你房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星心百分百☆最新章节

        因为是本人第一篇作品┅
        所以很烂的话,请见谅!
        希望你们会喜欢┅^^

  • 武破最新章节

        叶少寒本是一名特种兵,意外穿越到异世废材身上。万般受辱之后,又悲催的遭雷劈!神秘项链护主,坠入血池,炼就金身。救兄弟于水火之中,虐长老在万千子弟眼前!神兽乍现,是偶然?还是命中注定?恩人遇险,他又会陷入怎样的危难之中?刀光剑影,明争暗斗,且看小小废材如何逆袭,得万人敬仰……

  • 人类拯救计划最新章节

        一次救援行动,将孟起卷入了一场旷世的变革之中,也将一个更加绚丽多彩的世界在他的面前展开了来。
        丧尸并非异端,而是文明在演进过程中的一次尝试。
        神话并非虚幻,而是不同的文明纪元经历过的现实。
        怪物并非捏造,而是确切的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物种。
        魔法并非荒诞,而是对各种元素正确的排列与组合。
        在这个崩坏的世界中,文明和野蛮不断碰撞,正义与邪恶模糊不清,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活下去。
        只要能活下去,终将会发现隐藏在一切背后的血腥真相。

  • 九炼归仙最新章节

        五行轮灵,真火九转;
        九九归一,九炼归仙。
        双脚踏翻尘世浪,一肩担尽古今愁;仰天大笑登九仞,我辈岂是蓬蒿人?男儿立于当世,理当顶天立地,负斩妖伏魔之任,登修仙路之巅峰。
        少年孙豪得到被误解为鸡肋的远古传承“五行轮灵决”,踏上修仙路,凭借自己的坚毅和睿智,他一步步挖掘出远古传承的万丈荣光,勇攀巅峰,冠绝世间。最终九九归一,成就真仙。

  • 穿越大混战最新章节

        主角穿了九百兆多个时空,砍了七千多亿只敌人,泡了六十万枚美女,灭了五百多头主神,吹了一个小小的牛……友情提示:主角不是位面最强店主,不是时空二道贩子,不是电影冒险王,不是超级大反派……!务必谨记:主角是智勇双全的脑瘫患者,还是百步穿杨的盲人狙击手,是哑巴歌唱家……具体是啥,详见正文~!主角:不是我自吹,干穿越这行,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js330

  • 亲爱的,我要嫁给你最新章节

        结婚前一个月,因为一场意外的设计,她被陌生的男人毁去清白;一个月后,她依旧嫁入豪门,却无人知道,婚后丈夫从未碰过她。面对丈夫的冷淡、婆婆的各种挑剔她一忍再忍,却最终因为丈夫初恋的一张怀孕检测将她的婚姻推向终点。而那个曾经毁了她一辈子的男人也渐渐浮出水面,“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他将她逼入黑暗的角落,滚烫的胸膛仅仅贴着她。“你要干什么?我已经结婚……”顾言屏住呼吸,噩梦重现让她惊慌失措。女人的话还未说完,男人冰冷的开口道:“那又怎样,我们之间的事情,只有我说结束才算完。”后来,轰轰烈烈的离婚官司她赢得胜利,重获自由的她以为是新生活的开始,却没想到,这一切只是噩梦的开始……

  • 豪门婚宠,上司大人深深爱最新章节

        兼职做家政,不幸被醉酒的雇主给‘强’了!醒来之后,他不仅没有怜惜,还威胁她,她势必要和他老死不相往来!却不想养父被追债,母亲走投无路,在她危难之际,她和他再次有了交集。每当夜幕降临,他孜孜不倦的对她一次又一次的缠绵入骨!她委屈的咬着唇,那双无辜的眼眸里,满是可怜。谁知,他挑眉一笑,“女人,你在诱惑我,小心让你明天下不了床!”于是乎,再一次的缠绵,与夜色融为一体……

  • 真武战纪最新章节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大汉天朝开国大帝汉高神帝  那些崇高的、伟大的,终将不朽!那些卑微的、渺小的,必将陨灭!——真武大帝云飞扬  一千万年前,五帝五行大千界汉高神帝莅临真武神朝,缅怀人族先贤真武大帝,一千万年后,云飞扬以一介羸弱之躯,登临万界至高神位,终成新一代真武大帝,神威盖世。这个世界,自此留下属于他的传说。

  • 爱在向阳处,等你最新章节

        陶陶觉得,凌忍真是她命里的克星,第一次见面就害她丢了工作;第二次见面又弄脏她的裙子;第三次见面还夺走她的初吻。简直让人生气!凌忍觉得,陶陶就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礼物,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暖软了余生。我们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游走,总会遇到许多正当年华的人,却只会爱上命中注定的那个你。所以我,就是,非你不可!小剧场2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凌忍大灰狼终于忍不住亲了陶陶小可爱。他眼神迷离地望着她说:“以后不要再叫凌先生,换一个称呼。”陶陶想了半晌,忆起凌忍总爱说她就像他的女儿一样幼稚,于是憋屈地叫了一声:“爸爸。”凌忍觉得还好他没有心脏病,否则刚才那一刻就已经抢救无效,身亡了。欢迎加入小鱼的读者群:进群有...

  • 女总裁的贴身校草最新章节

        这是一本有血,有泪,有爱,有情,有义的故事。为了爱人,斩尽天下人又如何;为了兄弟,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或是龙潭虎穴也要闯。此时,主角全身是血,伤口深可见骨,一双杀红了眼,渗出滴滴的血泪,手持着一把断剑,面对无数强者不惧不退,缓缓地回头对身边爱人和兄弟们笑笑地说:“亲爱,哥们,别怕,哪怕是黄泉路上,哥陪你们一起走,奈何桥上的孟婆汤,哥也陪你一起喝!”“大哥……”

  • 电影世界当警察最新章节

        闯荡电影世界做最牛、最逆天、最炸天的警察。

  • 魔王大人,离婚吧最新章节

        陷入游戏世界无法回到现实是林琅烟万万想不到的。遇上攻略大神江金泽更是林琅烟万万想不到的。而被江金泽缠上一辈子最是林琅烟万万想不到的。他们之间的真实关系就像猎人和猎物之间的游戏,相传她是臭名昭著的恶狼女,相传他是多智近妖的魔王。而他们相遇之后——魔王的心开始融化,他决定得到她!恶狼的心开始迷茫,她决定离开他!然而游戏世界的婚姻关系却将两人绑在了一条船上,她步步后退,忌惮他微笑下的剑戟森森;他步步紧逼,痴迷她眼眸中的疯和优雅。她枕他身侧,固执地嘀咕着:“江金泽,我们离婚吧。”他拥她入眠,温柔地回答着:“可是老婆,我这辈子都要定你了。”

  • 他们叫我九叔最新章节

        嘀嘀半碗清水照乾坤,一张灵符命鬼神。 脚踏阴阳八卦步,手执木剑斩妖魂。 黄布道衣铸英灵,一世清明正气盈。 手举浊酒过头顶,黯然洒泪敬道人。木剑墨斗今犹在, 不见当年林九英。http://www.bqg3.com

  • 奶爸的歼星舰最新章节

        曦曦( ̄︶ ̄)↗:我粑粑是超级大明星,你粑粑呢?伊伊╮( ̄▽ ̄)╭:我粑粑有艘歼星舰。念念ㄟ(▔,▔)ㄏ:我粑粑是个仙人,你粑粑呢?伊伊b( ̄▽ ̄)d:我粑粑有艘歼星舰。小米(づ ̄3 ̄)づ╭?~:我粑粑是最伟大的厨神,你粑粑呢?伊伊 ̄▽ ̄:我粑粑有艘歼星舰。这是一个拥有歼星舰的男人,含辛茹苦当奶爸的故事。

  • 考古娘子做皇妃最新章节

        她,前世考古出身,眼力惊人。一朝穿越,成为寄宿在农家的可怜虫。穿越后女主吊打势利眼表舅一家,为自己开辟出一条新出路。
        他,因生母出身低微而流落在外的皇子。自幼生在山里,粗活重活全都会。暗中有人教导武功那种,深藏不露的长到大。被国师预言,遇见真命天女就能夺得大业,所以从小被送出宫。
        两人莫名其妙的相遇,莫名其妙的被命运拴在一起。
        “你为什么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
        “你到底是谁?”
        “你相公啊!”
        随后恶狼本性涌上,直接扑向小绵羊,“我要用行动告诉你,我是谁?”

  • 古蛮荒录最新章节

        天下崩乱,百族竞出,失去一切,谁能成王?

  • 妖兽聊天群最新章节

        “啥?妖兽世界?女者为尊?”“啥?我会娶不到人?哼!!早晚有一天,你会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啥?家族没钱?别怕,看我二十一世纪的赚钱产物。““啥?你要嫁给我?还有你也要嫁?不是吧?你也要嫁?”虐虐仇家,赚赚钱,搂住美男看风月,这日子好爽啊!

  • 民国烟云最新章节

        在那个战火纷飞,时局动荡的年代,人命就像是路边枯黄的野草。活着,就是所有的荣华富贵和天地庇佑!

    本章内容提要:
    ...    “推拿按摩找巫金干什么?”     墨朵儿不明白。     “巫金的推拿手法,是我见过最厉害的。”     孙无极解释道:“你也看见了,我来的时候,胳膊肿的那么粗,这才几天,还出去打了一架,你看,现在都已经恢复了。”     罢,还扬起胳膊给墨朵儿看。     “是哦。”     墨朵儿两眼放光看向巫金:“巫金……”     “他那是外伤......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