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大概二十七八岁年纪,一米七左右个,五官精致,但是此时却脸色惨白,眼中满是血丝。

    “爸,我都了,你别再找人过来烦我了。”

    女就是苏景文唯一的女儿苏慕青,看到苏景文带着一群陌生人走进自己卧室,秀眉微微蹙起。

    “青儿,这是治好你赵爷爷的神医,我特意让你赵伯伯请过来,帮你好好看看。”

    苏景文看着女儿日渐憔悴,心里不知道有多痛苦。

    苏慕青扭头看了一眼巫金,露出失望之色。

    这位神医也太年轻了点儿。

    几日不曾入眠,苏慕青内心本就烦躁,一看巫金这么年轻,一进屋就猥琐的东张西望,这里瞅瞅哪里瞄瞄,明显就是没见过世面的样。

    忍不住没好气道:“这么年纪,能是什么神医?爸爸,你和赵伯伯可别被人骗了。”

    “青儿,不可以胡,这位巫先生治好了你赵爷爷可是铁打的事实!”

    苏景文尽管心疼女儿,还是出声呵斥,唯恐巫金生气。

    苏景文越担心女儿,就越害怕巫金离开。

    “你不用担心你父亲被骗,你还是想想你自己有没有被骗吧?”

    巫金对着苏慕青淡淡道,眼睛继续扫视四周。

    “,你要是再在我的房间乱瞅,你就给我滚出去!”

    苏慕青的闺房,除了她哥哥和爸爸,还从来没有别的男人进过,这次生病,却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医生。

    别的医生好歹知道礼貌,哪里跟巫金一样东瞄西瞅,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

    “巫先生,青儿好几天没有睡觉了,些糊涂话,我替青儿向先生赔不是,还请巫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苏景文赶紧向巫金道歉。

    巫金摆了摆手,表示理解,转身走向苏慕青,靠近她身上,用鼻使劲闻闻起来。

    这场面,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苏慕青的哥哥苏星朋一看就怒了,冲上去要和巫金拼命。

    就连和巫金一起过来的白若灵和杜老等人,都面色古怪的看着巫金。

    平时巫金虽然也有点儿色,但从来没有这样表现的明显过。

    白若灵心里不禁打起鼓,莫非是因为自己拒绝了巫金,巫金这是故意报复自己,做给自己看的?

    赵欣荣一把拉住苏星朋,解释道:“这位巫先生的鼻非常厉害,上次治疗我父亲就是这样,一进病房就闻出来刘医生身上带着毒药!”

    “还有这样的治疗手段?”

    苏星朋半信半疑。

    他还是怀疑巫金是在故意占便宜。

    赵欣荣沉浮商海多年,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疑惑,出声安慰道:“星朋,你不用担心,咱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除了治疗,巫先生还能做什么?”

    苏星朋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就站到一旁观看。

    苏慕青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轻薄过,即使疲惫不堪,还是撑着想要起身,却被巫金一把按了下去。

    巫金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刚才还隔着距离,这次差不多贴到了苏慕青身上,一寸一寸从肚开始往上嗅。

    嗅到关键部位的时候,苏慕青再也忍不住了,一张原本惨白的俏脸竟然泛起片片红云。

    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恼的,或者两者都有。

    苏星朋这次再也忍不住了,挣开赵欣荣就冲了过去,伸手就要去拉开巫金。

    但是巫金后边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反手一把抓住苏星朋的胳膊,使劲一推,苏星朋就蹬蹬蹬后退好几步,一坐到地上。

    巫金另一只手按着苏慕青,鼻顺着山峰,一路向上,终于停到了苏慕青的脖上。

    使劲吸了吸鼻,巫金几乎把脸埋进苏慕青脖里,两个人的姿势暧昧之极。

    这次别苏星朋了,连苏景文都皱了皱眉头。

    “原来是在这里!”

    巫金叹了一声,站起身来。

    苏慕青身上散发着好闻的体香,唯独这里散发着淡淡的异香,如果不仔细闻,还真的闻不出来。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苏慕青原本就充满血丝的眼睛,变得更加红了,狠狠瞪着巫金。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治疗需要而已,要不然你以为我愿意像狗一样趴在你身上闻啊。”

    巫金满脸委屈。

    狗一样……

    众人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狗寻偶时的画面,总是要在对方身上嗅来嗅去,不过,狗一般嗅的部位……

    “,混蛋,大!”

    苏慕青恨不得扑到巫金身上狠狠咬两口,转过头对苏景文道:“爸,这就是你找的神医?明显是个骗钱骗色的无耻之徒!”

    听到苏慕青的话,刚刚起身的巫金,再次俯去,趴到苏慕青色半透明如贝壳一般的耳朵旁。

    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你是不是除了睡不着觉,还有思春的念头?”

    “你怎么知道?”

    苏慕青也顾不得愤慨巫金的无礼了,吃惊问道。

    这可是她最大的秘密,羞于启齿,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过,包括爸爸哥哥和医生。

    这个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真是闻出来的?

    苏慕青心里产生了动摇,开始有些相信巫金的神医身份了。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你现在不怀疑我是骗了吧?”

    巫金施施然道。

    “那你可以治疗吗?”

    苏慕青脸上又泛起了红云,声问道。

    “治好这次不难,不过我可能很快就要离开港市了,下次再犯,就不好了。”

    “巫先生,你这么是什么意思?这病难道不能根除吗?”

    苏景文被巫金的话吓住了。

    “苏姐这不是生病,而是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了,就算我治好这一次,等我走了,对方再来,我也没有办法。”

    巫金无奈摊了摊手。

    “那这没怎么办?”

    苏景文追问。

    “除了抓到对苏姐下手的人,别的我也没办法。”

    巫金实话实。

    “被人盯上了?……我知道是谁了?”

    苏慕青突然转身对苏星朋道:“哥,你还记得我跟你过的那个怪人吗?”

    “你是那个在公司门口你犯煞的道士?”

    苏星朋想起妹妹好像是过这么回事。

    苏景文问道:“青儿,怎么回事?”

    “这是一周前的事情,那天下雨,我下班后没带伞,往停车场跑的时候,撞到一位道士,那道士当时就我近期犯煞,会有恶鬼缠上我,夜不得安宁。”

    苏慕青露出回忆之色:“这样的江湖骗,我自然不会相信,就把他赶走了,那道士却我以后肯定会找他的。”

    “哎呀,青儿,你可能错过高人了。”

    港市迷信之风甚浓,苏景文一听苏慕青的话,后悔的直拍。

    好像苏慕青真的错过了得道升仙的机会一样。

    “你后悔什么?苏姐这么做是对的,她要真把这个人领回来,你们苏家才是真的不得安宁了。”

    巫金冷笑着瞥了苏景文一眼。

    “巫先生,你这么就不对了,那道士要不是得道高人,为何话如此灵验?”

    苏景文第一次反驳巫金:“他青儿犯恶鬼,会日夜不得安宁,这不正是青儿现在的症状吗?”

    “我来告诉你他话为何这么灵验!”

    巫金走到窗户边,双手一探,从窗户边抓住两只飞虫,捏着走到众人面前。

    这两只飞虫比蚊大不了多少,全身处于半透明状态,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

    “苏姐的病因,就是这两只飞虫!那道士话灵验,也因为这两只飞虫!”

    巫金笃定道。

    众人纷纷围过来,仔细观察巫金手里的飞虫。

    但是看来看去,这只是两只普通的虫,虽然没人认识,但是却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巫先生,你随便抓一只虫过来,就是病因,会不会太儿戏了?”

    苏星朋是年轻人,没有那么多心眼,想到什么什么,当场对巫金的话表示怀疑。

    苏景文也没有制止苏星朋的质疑,显然也有相同的疑问。

    “那就让你们看看好了。”

    巫金走到苏慕青身边,对着飞虫的肚稍微用力一捏,飞虫就从尾部喷出一道淡淡的雾气。

    雾气很快飘散到空气中。

    没过多久,苏慕青身上有了反应。

    两眼血丝更稠密,只觉得身上不已,本能的想服,和人做羞羞的事情。

    众人看到这种场景,对巫金的话再无一丝怀疑,只是疑惑,这两只虫哪里来的。

    “这叫惑情虫,产自,会一种气体,平时没事,但是混合着苏姐脖上,这种特制的药水催发,却可以让人的大脑始终处于兴奋状态,量大的话就会使人不能入眠。”

    巫金把两只飞虫扔到地上,一脚踩死。

    其实,惑情虫除了巫金所的这些,在还经常被本地人当成一种药使用,可以增添乐趣。

    下山这么久,巫金多少学会一些人情世故,为了照顾苏慕青的面,惑情虫的作用,被巫金故意隐瞒,没有出来。

    “产自的虫,为什么会出现我们苏家?”

    苏景文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175章 苏慕青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175章 苏慕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175章 苏慕青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175章 苏慕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75章 苏慕青】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错嫁太子妃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竟发现自己已与人拜堂成亲,那人竟然还是当朝太子!不对不对!虽然陌生的记忆里,她绝对不会记错,自己的夫君应该是吴王才对!同父异母的姐姐竟然上演了一出上错花轿!最可恶的是,竟然给她与太子下了春药!太子容貌虽美,却是个病的奄奄一息的身体!难道她真要做一个寡妇?做寡妇好啊!但是,如果太子是装病……

  • 悠悠帝王梦 翩翩美人影最新章节

        一个武艺不高的读书人,一个相貌平凡的读书人,一个爱江山更爱美人的读书人

  • 霸气情人最新章节

        修文的速度有点慢捏...
        真是不好意思...
        现在呈现在你们眼前的"霸气情人"...
        经过一番大换血後...
        希望你们可以接受...
        期待吧!

  • 菜鸟江湖遇初心最新章节

        风惜寒前世的愿望便是有朝一日快意恩仇,逍遥江湖。
        穿越之后,成为了疾风镖局的三小姐、
        但并非镖局亲生,唯一疼爱的祖母去世后,备受冷落排挤。
        决心走出家门,迎接浩浩江湖,滚滚红尘。
        看武力值爆表的穿越女,如何在另一时空闪出自己的光芒!
        江湖之行,自当步步惊心。
        侠骨之意,自忍经年时别。
        红尘柔情,抵不过命运流转。
        天子贵胄,莫予尔等流年泪。
        千山万水,只为与你相聚时。

  • 总裁大人请负责最新章节

        黎苍墨,洛城风云人物,仪表堂堂,英俊多金,雷霆手段,只手遮天,零绯闻,无女友,板上钉钉的那方面能力不行!尹白芮不信,肯定是太过隐秘,演戏试探,才发现上帝是公平的,开了门肯定关上一扇窗户!洛城黎少,不是不行就是gay有了这样的保证,尹白芮同他扯了证!结婚第二天,尹白芮颤抖着双腿爬起来,上帝公平个鬼!现在离婚还来得及吗?

  • 极品仙农最新章节

        失业农村青年刘信鱼塘游泳,意外获得仙法“鱼化身”。从此带着5个鱼化身神技,赚大钱,揽众美,誓要把家乡小镇建成人人向往的梦幻之都……

  • 超级运动专家最新章节

        一家运动研究所称霸了国际奥利匹克运动会!在所有拿到金牌的运动员中,有八成都来过这家研究所,绝大部分都做过一个月以上的专业训练。或许,不止是奥林匹克运动会。国际一些体育大牌,世界足球界的贝克汉姆、罗纳尔多、舍普琴科,篮球界的奥尼尔、约翰逊、姚鸣,拳击界的霍姆斯、刘易斯都来过这里,在离开之后,他们又再度返回,紧接着他们都走向了辉煌的成功!泰森不喜欢这里。他来了一次,就再也没来过。然后泰森在台上,被一个无名小卒打的他吗都不认识了……

  • 修真娱乐圈最新章节

        一个隐身都市的仙者,被封印之后,用大明星的身份做掩护,重新踏上修仙之路。

  • 校园天子正十七最新章节

        学渣一枚,竟然自带光环。
        无耻之徒,竟然左右逢源。
        我姓天,多情男;
        脸皮厚,惹人怜。
        江湖战犹酣,崛起转瞬间!

  • 仙域独尊最新章节

        有青衣下山,有白衣上山,仗剑江湖图一快,笑问世上可有仙?有将军引弓,有小娘夜哭,多少忠魂埋他乡,江山美人谁辜负?叹天命,恨世情,多情总被无情恼,人间正道是沧桑!

  • 极品小农民最新章节

        乡村小子惨遭势利女友抛弃,失意的他回归家乡,却误入一片神奇的农场空间。从此,种田、养殖两手抓,钞票全到兜里揣,美女全都玩倒贴。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农场主的自我修养:不装逼的小农民不是一个好老公……

  • 狮眼最新章节

        一场被迫的穿越,意外的回到了38年的皖南战场,被迫卷入乱世纷争,以枭雄之姿,凭借着惊人的气魄领导群雄抗击倭寇,谱写一曲抗日战歌!灭倭寇,血染东京。驱逐老毛,与英美抗衡。看穿越后的贺青如何以一个崭新的姿态带兵、打仗、深入敌后、战局推演、出奇制胜,扭转乾坤,复我盛世华夏之风!

  • 无脉修真最新章节

        本是天资聪颖,碾压同辈
        谁知天降横祸,经脉具断
        如果这就是命运,我不接受;
        如果这就是天意,我不认同。
        命运决定我该失去修为,那我就将这命运改变,使我的决定变成他人命运;
        天意命令我应经脉具断,那我就把这苍天捅破,以我的意志成为新的天意。

  • 正魔无天最新章节

        在魔的眼里,没有规则,没有正邪,一切随心。
        天命大陆,残破败落,始于一场动乱。
        除天命大陆,是否还有别的陆地?
        这片天地之外,是否别有世界?
        一位少年,在黑暗之中,如何找到自我,如何突破束缚?
        万年的棋局,又如何才能脱身?
        这一切的答案,在他的心中,是无法,也无天。

  • 豪门眷宠:娇妻砸头上最新章节

        在订婚宴上被陷害得身败名裂人人唾弃。嫌她丢人的父亲要将她送给快进棺材的糟老头。陆芊芊走投无路纵身一跃跳了河,却给自己砸出了个顶级权贵老公!重回豪门的陆芊芊挺直腰杆:“我老公说了,随便我怎么报仇,天捅破了他给我兜着!”只是每到晚上,陆芊芊看到容二少就腿软。他怎么和别人说的不一样?陆芊芊咬着被单,气哭了:“你不是被我砸得半身不遂了吗?”容长卿唇角微掀:“我可没说过。

  • 长剑问天最新章节

        传说这个世界之外,矗立着无穷无尽的字符,皆是大道本源。
        无数年前,一片虚无中,一位男子身着黑甲,单手虚抱着一个婴儿,脸上满是溺爱和不舍,片刻后伸手一抓,一颗颗仿若太阳的发光新星辰便被抓了下来,瞬间便制成一串普通的项链挂在婴儿脖子上。
        与此同时,一声声仿若洪钟大吕的声音隐隐传入此间,“竖子安敢坏我天界根基?!”
        男子并未回应,低头一眼,再抬头便消失不见,而后是响彻天地间的巨响,数日不散。
        这场大战,被称为“诸神黄昏”,自此之后,人间再无仙人肆意逍遥!

  • 重生之将门柔情最新章节

        表妹入府,却把自己心爱的夫君给夺走?心计?或者是无意?林若霜看着自己房里这一派萧条的景象,再看看不远处的香浮楼的模样,一滴清泪自眼角滑落到脸颊。被奸计所害,便逢重生!一旦凤凰涅槃,世人皆惊!我所要做的,只是想向你展现我的万般柔情……

  • 我夺舍了魔皇最新章节

        陈洛阳感觉自己穿越的姿势不对。  穿越过来,居然把世间最顶尖强者,尊号魔皇的魔教教主给夺舍了。  一般不都是有大能强者出意外,剩下顽强的一缕神魂不散,然后占据一个底层苦逼少年的身体,夺舍重生,接着一路逆袭,东山再起?  又或者穿越穿到苦逼少年身上,得金手指开启成神之路?  为什么我这节奏不对啊。  现在周围全是大佬,我感觉我快暴露了。  怎么办?  在线等。  急!

    本章内容提要:
    ...    这女大概二十七八岁年纪,一米七左右个,五官精致,但是此时却脸色惨白,眼中满是血丝。     “爸,我都了,你别再找人过来烦我了。”     女就是苏景文唯一的女儿苏慕青,看到苏景文带着一群陌生人走进自己卧室,秀眉微微蹙起。     “青儿,这是治好你赵爷爷的神医,我特意让你赵伯伯请过来,帮你好好看看。”     苏景文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