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个啊,我找了个黑客,黑了他和周丽丽的手机呗。”

    白若灵仰着脑袋显摆着。

    “这样也行?你们城里人真有心计。”

    这件事在一中闹得沸沸扬扬,当天下午,政务处就下发了通知。

    简涛品行不端,撤除教导主任职务,暂时由秦可岚老师担任。谢钦云和周丽丽各记大过一次。

    谢钦云本来就是留校察看,学校原本决定把谢钦云开除的,谢钦云老爸谢松山再次带着银行卡过来,求爷爷告奶奶,答应给一中每个教室捐助一个多媒体投影仪,才从开除改成了大过。

    不过谢钦云加上这次,已经有两次大过了,再有一次,就是他爹捐个图书馆都救不了他。

    巫金看到通知,笑了笑就忘到脑后

    一些虾米而已,巫金根本没当回事。

    谁知道,没过两天,又一只巫金没当回事的虾米蹦跶出来了,惹得巫金大动肝火。

    巫金以为日会一直这么一天天平静的过下去,却被一个电话打断了这份平静。

    电话是徐桂兰打过来的,是李长风接了一个电话后,整个人都疯了,要去杀人!

    徐桂兰害怕他真的一冲动做出傻事,就找了两个保安把他关到了库房。

    巫金皱了皱眉,打了个车赶到熊猫餐厅。

    徐桂兰正焦急站在门口等着,看到巫金,赶紧领着巫金去库房。

    李长风正在里面砸东西。

    “几天没见,长本事了?我的东西都敢砸?”

    巫金打开门,冷冷看着李长风。

    李长风看见门开了,闷着头就往外冲,被巫金一脚踢了回去。

    爬起来,又冲,又被巫金踹了回去。

    接连几次,李长风知道不是对手,终于放弃了。

    “巫先生,你放我走,我要去杀了那帮王八蛋!”

    李长风坐在地上,急的一拳拳打在地上。

    “长风,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跟阿姨啊,我们一起帮你想办法!”

    徐桂兰蹲在李长风旁边,声劝慰着。

    “那群王八蛋绑走了我妈,让我带二十万去,要不然就杀了我妈!”

    李长风已经方寸大乱:“阿姨,你劝劝巫先生,放我走,我要去救我妈,那群王八蛋都不是人,他们真的敢杀人的。”

    “他们为什么要找你要二十万?”

    徐桂兰皱眉问道。

    “他们上次去拦截樊忠时,本来可以搞到五十万的,但是我放走了樊忠,只弄到了十万块,所以他们我应该掏二十万弥补他们的损失。”

    李长风现在只想快点去就曹琴,快速的解释了一遍。

    “这帮不知死活的混混,他们敲诈了樊忠十万块,我都快忘记了,竟然还敢再来!”

    怪不得李长风要发疯,连巫金也气得怒目圆瞪:“你这么冲过去除了送死有什么用?”

    “就算是送死,我也不能不管我妈啊!”李长风痛苦的揪着头发。

    “让王总给我提二十万现金过来。”

    巫金转身对徐桂兰道,然后看着李长风:“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巫先生,不可以,他们不是我和谢钦云,他们是职业混混,手段凶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李长风早把巫金当做救命恩人,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巫金去?

    “他们只是要钱,没见到钱,不会乱来的。就算真打起来,一帮混混而已,不是我的对手!”

    开玩笑,铁塔金刚都废了,何况几个上不得台面的混混?

    但是李长风不知道啊,还一个劲阻拦着巫金:“巫先生,你和我妈就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妈已经落到他们手里了,我不能看着你也落到他们手里!”

    巫金看到徐桂兰和王长河提着钱过来,不耐烦甩开李长风:“你走不走?你不去我一个人去啦?”

    “我去,我去!”

    李长风赶紧跟在后边,心里暗自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把巫金和曹琴好好带出来。

    王长河亲自开车带着两人到混混指定的地方,郊外的一处废旧的厂房。

    “先生,王总,你们在车上等我,我先进去把我妈接出来。”

    李长风提着钱就下车。

    巫金没有阻止,眼睛金光一闪,前面的厂房就变得透明起来。

    一层层看过去,巫金很快找到了曹琴,被绑着关在一楼的一个房间里,看样并没有受到伤害。

    这帮混混大概十七八人,除了一个站在屋顶放哨,一个坐在曹琴房间门口,其他的都集中在二楼的一个大厅里打牌。

    巫金悄悄下车,从一旁溜进厂房,几个腾跃,就到了楼顶,一掌把放哨的混混劈晕,然后大摇大摆走到关着曹琴的房间前。

    看门的混混正低着头玩手机,听到有人来了,头也不抬就问:“不是还没到换班的时候吗?你怎么来了?”

    没听到回答,混混感觉不对劲,刚抬起头,就看到巫金冷笑的脸。

    不等出声,就被一掌打晕。

    懒得去搜钥匙,巫金用手一捏,锁房门的链锁就崩断了。

    曹琴惊恐的看着大门,见到是进来的是巫金,迟疑问道:“巫……先生?”

    “难道我长得这么大众脸?你这么拿不准?”巫金给曹琴松绑:“你跟在我后边,走路声一点。”

    曹琴心里有很多疑问,却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心翼翼跟在巫金身后。

    两人一直走到王长河停车的地方,一帮混混都没有发现。

    王长河亲眼看见巫金一跃而起就是三四米,跳了几下就从地上跳到了楼顶。

    本来就觉得巫金神秘,现在更看不透了。

    作为职业经理人,王长河很清楚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的不,尽管心里很好奇,却一声不吭,认真执行着巫金的命令,车没有熄火,保证随时能走。

    巫金把曹琴送到车上,关上车门就要走,却被曹琴叫住了:“巫先生,为什么是你来了?长风哪里去了?”

    “李长风已经进去了交钱了。”

    “长风进去了?那他会不会有危险?”曹琴焦急的看着厂房,双拳紧紧握起。

    “李长风可是带着真金白银进去的,应该不会有危险。”

    “巫先生,你去哪里?”

    “我去帮帮李长风,给这帮不知死活的混混长长记性!”

    巫金不管曹琴吃惊,大摇大摆走进废厂房里。

    曹琴伸手去拉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被锁上了,就焦急的对王长河道:“先生,你放我下去吧。”

    “巫先生交代我把你锁在这里,等他和长风回来。”王长河严肃道:“何况,你下去除了拖他们后腿,还能有什么用?”

    王长河话虽然难听,但是道理却是没错,曹琴只好老老实实坐车上,眼巴巴看着巫金走进去。

    李长风走到二楼。

    一帮正在打牌的混混,看到李长风,都把手里的扑克一扔,看戏一般看着李长风。

    这个帮派有个很煽情的名字——葬爱帮。

    混混个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衣服夸张另类,上面满是亮晶晶的装饰,还有几个涂着眼影口红,身上纹得跟斑马一样,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样。

    “我妈呢?”

    李长风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曹琴,就出声问道。

    一个染着绿色头发的混混被众人围在中间,看起来应该是这群人的老大了,混混们都叫他狗毛哥。

    狗毛哥懒懒看了一眼李长风,有气无力问道:“李长风,钱带来了吗?有钱自然有妈,没钱就没有妈。”

    李长风打开手里的塑料袋,露出一大摞红彤彤的红鱼。

    混混的眼神一个个看直了。

    狗毛哥挥挥手,一个弟马上跑过去,想从李长风手里接过钱。

    李长风却退后了两步:“没见到我妈,你们别想拿到钱!”

    狗毛哥不耐烦的拿起对讲机:“三,把那老娘们儿带上来!”

    过了半天,对讲机一点反应都没有,楼梯上也没有动静。

    狗毛哥意识到不对劲,挥了挥手:“二蛋,四海,你们俩下去看看!”

    两个浑身穿着亮晶晶装饰的混混走出来,每人从地上捡起一根钢管,去楼下关押曹琴的地方查看。

    不大一会儿,两人抬着那个看门弟上来了。

    狗毛看到看门弟竟然被人打晕了,把香烟往地上一扔,用钢管指着李长风:“你还有同伙?是谁,赶紧特么给我叫出来!”

    “他的同伙是我!”

    巫金从柱后边站了出来。

    他到了二楼有一会儿了,躲在了后面,想看看李长风怎么应对这事。

    “巫先生,你怎么上来了?你快走!”

    李长风焦急把巫金往外推。

    “我来告诉你,你母亲已经被我送出去了。”

    无论李长风多用力往外推巫金,巫金都纹丝不动。

    “送出去了?”

    李长风惊喜问道,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看门弟,知道巫金已经出手了,心里更是感激,咬了咬牙,再次把巫金往外推:“巫先生,等下我挡着这些人,你先走,出去了就报警!”

    来的路上,王长河就提议报警,但是李长风担心曹琴受到伤害,否决了王长河的建议。

    但是现在曹琴已经救出来了,李长风第一个念头就是报警。

    “哼,你们当我葬爱帮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狗毛哥咆哮道:“敢打伤三,你们还想走?”

    “这个,你误会了……”

    巫金刚想话,就被狗毛哥打断了:“想求饶,晚了!”

    “我不是要求饶,我是要告诉你,我不但打伤了这个什么三,楼顶上还有一个呢,天挺热的,一直在楼顶晒着,别再中暑了。”

    巫金好心提醒道。

    “呃……”

    狗毛哥看巫金不像撒谎,再次拿起对讲机:“六,六!”

    等了几分钟,对讲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本来李长风带钱过来,我也不是不可以放你们走。你却敢动手伤我兄弟,那就是你自己找死!”

    狗毛哥带着人就要往上冲,却被身后一个瘦的混混拉住了,低声耳语几句。

    “,李长风这么短时间就能搞到这么多钱,我们可以这样……”

    狗毛哥越听眼睛越亮,忍不住对着那名弟竖了个大拇指。

    “今天老心情好,李长风先把赎你妈的二十万留下,然后留个人做人质,另外一个人再去带五十万过来换人,算是赔我兄弟的医药费!”

    狗毛哥眼睛里闪着贪婪的目光,盯着巫金和李长风。

    “只是打了两下,你就要五十万?”

    李长风捏着拳头,眼睛瞪得滚圆。

    “哼,我的兄弟岂是谁想打就打的?”

    狗毛哥冷冷道。

    “先生,你走吧,等出去了,就报警,他们最多揍我一顿,只要你快点带着警察过来就行了。”

    李长风还在劝巫金先离开。

    “为什么要走?他们想要五十万的医药费,那就把他们打成五十万的伤不就好了?”

    巫金真被这群混混气乐了,开始活动手脚。

    “尼玛的,,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兄弟们,先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狗毛哥一挥手,带着一帮杂毛弟就冲了过来。

    巫金冷笑一声,迎着狗毛等人走上去。

    李长风从旁边捞起一把椅,跟着巫金也冲了上去。

    混混把巫金围成一圈,狗毛哥一声令下,所有混混都举着手里的钢管就要往下砸,突然看到巫金动了。

    一帮混混只看到巫金从眼前消失,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脚上传来。

    提着椅的李长风还没冲到混混面前,就看到一帮混混一个个抱着脚滚到在地上。

    此起彼伏的惨嚎,响彻大厅。

    “怎么样,你觉得这些伤,够不够五十万的医药费?”

    巫金蹲在狗毛哥面前,拍了拍他的脸。

    “够了!够了!”

    狗毛哥现在看巫金就像看怪兽一般,满心恐惧,哪里还敢反抗。

    “你够了,那咱们来算算我的账。你从我的人手里拿走了十万块,一天十倍的利息好了。”

    巫金拿过李长风手里的椅,坐到狗毛哥面前:“第二天一百万,第三天一千万,第四天一亿。算了,估计你也拿不出来一亿那么多,我也不欺负你,你给个千八百万,这事就这么算了。你看,可以吗?”

    可以你妹啊可以,你就是把我骨头拆了也卖不到千八百万,你这还不欺负我,那怎么才算欺负我?

    “,我没那么多钱……”

    狗毛哥一听巫金张嘴就要一千万,快被吓哭了。

    “哦,那你有多少钱?”

    “我没有钱……”

    “那这就是你不讲江湖规矩了,算了,谁叫我心软呢,再给你一个选择好了,一分钟一万块。”巫金叹了口气:“只要你愿意让李长风打一分钟,就可以抵一万块的账,我很大方吧,你咬咬牙,撑个一两天,一分钱都不用花,就能把这事摆平了,你看,先来多少钱的?”

    这哪里是心软,你还不如直接让李长风把我打死算了。

    狗毛哥唯唯诺诺支吾着,不敢话。

    “不想挨揍,还不想花钱。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巫金脸色一冷,起身就走:“长风,看来得辛苦你一下了。”

    李长风从地上捡了一根钢管就要上去。

    “,我有钱,我有钱!”

    狗毛哥绑架了李长风的母亲,一看李长风要杀人的样,就知道他真会往死里打的,钱再好,也要有命花才行啊。

    巫金伸手拦住了李长风,一脸微笑看着狗毛哥:“那么,请问葬爱帮的狗毛,您有多少钱呢?”

    “我手里有一百七十三万,我都给您,,你放我走吧!”

    狗毛哥是真怕了,出手机,给巫金转账。

    巫金看了看手机上余额提醒,摇了摇头:“可是狗毛哥,你这不大够啊。”

    “四海,你前两天不是还在吹你卡里还有五十多万吗,赶紧给老拿出来!”

    狗毛哥大声对一个混混咆哮道。

    “可是,这钱是我熬了好几个晚上才赢到的,我准备用来娶媳妇的……”

    叫四海的弟委屈的解释。

    “这时候还娶你妹的媳妇儿,赶紧给老拿出来。”

    “可是……”

    四海还是有些不愿意。

    李长风一钢管抽在四海的肚上,四海顿时老实了,马上从兜里掏出手机。

    “狗毛哥,还是不大够啊。”

    巫金一脸为难。

    “你们特么谁还有,赶紧拿出来!二蛋,你不是存了十七万准备买车吗?还有狗娃……”

    看到巫金脸上渐渐失去了耐心,狗毛哥真急了,全力压榨手下弟。

    夜路走多了,总是会遇到鬼的。

    可怜的葬爱帮,本身就以拦截敲诈中学生闻名,现在除了晒在楼顶的六,被巫金洗劫一空。

    连昏迷躺在地上的三都没有放过,用指纹验证,把卡里的钱全部转走了。

    “,我们这次是真没钱了,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狗毛哥哭丧着脸,心翼翼看着巫金。

    “哎,你们才凑出来不到三百万,就算我要了八百万,你们还差五百万。好吧,看你们挺可怜的,我再给你们打个折,只收一半,扣除我要赔给你们的五十万医药费,你们还差两百万呢。”

    巫金依然一脸的为难:“你也知道,我们混江湖的呢,讲究个言出必践,你看,我话都出去了,要是再收回来,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五千多字的大章,一章顶两章,北川给力吧?希望支持北川的朋友也给力一些,多多加书架和收藏,收藏就在右上角的五角星,点一下就可以了,不用花一分钱就是对北川的支持。北川继续去写,如果到晚上书架超过200或者收藏超过50,北川再更新一章!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3章 葬爱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最新章节

        他用三年的时间疼她入骨,当她终于敢鼓起勇气向他告白的时候,他的一句“你不配”让她彻底死心,可是为什么当她决定放弃这份感情的时候,他又说:“倪洛嫣,你是我的命!”廉森,一个在全世界范围内嗜血冷傲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但是如此嗜血冷魅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他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倪洛嫣他等了她九年,疼了她三年,到头来却等来她一句“你就是个魔鬼!”他咆哮大吼:“我是魔鬼?倪洛嫣!你有见过一个魔鬼把你捧在手心,拿命疼的吗?!”倪洛嫣瞬间懵了……他视她为骨中骨,肉中肉。爱到万劫不复,爱到相思入骨。前世,他疼她入骨;今世,他宠她如命,倾尽所有!只愿许她一盛良辰美景……

  • 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最新章节

        他是霸道冷酷的商业帝国总裁,她是为了还债替姐出嫁的富家千金。一纸契约,她成了他的禁脔,从此夜夜难休……她终于忍无可忍:“不要了,你给我出去!”他笑的邪魅:“想野战?好,满足你!”她大包小包款款而逃,他布下天罗地网让她退无可退,上百架重型机枪“咔咔咔”对准她的脑袋,他驾驶直升机如天神般从天而降:“给你三个选择,这一辈子1、我上你,2、你被我上,3、我上完你后你再被我上。”她炸毛:“萧景晟,你大爷的,你给我滚!滚滚滚!”他危险的眯起眼睛:“好,我滚你,你滚床单!”他冷酷残忍,杀伐果决,唯独对她下不了手;她一心想逃,却一步步陷入他的温柔陷阱。

  • 倾听小小故事最新章节

        嘘~
        泡杯香浓咖啡,
        无论摩卡或拿铁,
        坐在电脑前,
        手在滑鼠键上飞舞著,
        视线扫过一句句文字。
        请听我,说个小故事吧!

  • 七界传说之人间风云最新章节

        我是个新手   请大家多多指教棉.....

  • 航空霸主最新章节

        空军特级试飞员杨卫宁穿越回8o年代,重拾华夏航空工业梦。    在这个全新的时代,波音的对手将不只是空客,洛克希德·马丁的对手也不只是苏霍伊,达索的对手也不只是米格……    华夏大地,一家顶级的航空工业集团正冉冉升起。js330

  • 山有木兮心悦君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她从受人爱戴的亲王沦为通国叛贼。眼见生母被活活逼死,弟弟被发配蛮荒之地。
        本是深居内宫的皇七公主,御赐泌阳二字。天赋异禀,不喜女工,善修兵法。14岁献计平定了合阳之乱,15岁带兵平南疆,大荆景帝亲封泌亲王。手握兵权,一步步走向了位高权重。
        青煜阁乃是万世万代制药宝地,阁中多以女子为主,非江湖非朝廷,少阁主青絮乃一代奇女子。最喜似青似白天浓淡,欲堕还飞絮往来的海棠。
        大荆九皇子楚忆卿流落北疆四年,再回都城黎阳,早已是满目疮痍。年少时的真相,亦真亦假,兄长楚忆茗更是成了他怀疑对象。
        子悠说:惊鸿照影,吾以汝归之。
        锦书说:奈何心字成灰烬,生涯从此再无春。

  • 军婚厚爱:首长宠妻上瘾最新章节

        她是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神奇女人。他是一个让人敬畏到恐惧的大首长。一个错误,将她折磨差点致死。一个承诺,娶她从未后悔。一份行动,宠爱从“心”开始。可她后悔了,扶着酸痛的小蛮腰,怒道,“你干嘛总要折腾我?”首长一笑,揽她入怀,轻吻落在花瓣上,“因为,我已爱上你的消魂蚀骨……想停也停不下来!”

  • 蔷薇密码最新章节

        久未谋面的远房叔叔去世了,留给宋瑾一笔奇怪的遗产与他同为遗产继承人的,还有叔叔的得意门生苏暮夜,一位才华横溢而性情冷淡的年轻教授苏暮夜手中一只刻有蔷薇密码的黄铜怀表,将他和宋瑾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蔷薇的骑士们,死亡是结束,也是开始。

  • 鸿蒙元仙最新章节

        琉璃伞罗撑万界,三口古剑斩诸天。  修来永寿不灭体,证就鸿蒙第一仙。js330

  • 宠妻密令,权少的旧爱新欢最新章节

        言家二小姐言欢,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就是,高三那年被好友骗去整她二哥的女朋友,结果被好友二哥当场逮了个原型,从此,她被这位二哥控制的死死的。权墨深,海城呼风唤雨的第一商业奇才,权势集团次子,权家当家人,传言他不好女色,待人处事阴狠毒辣,却不知他也有自己的小柔软……初经人事,言欢不信自己竟然喝多了扑了权二哥,一张粉颜忽然惨白,她想偷溜,却不想床上传来二哥柔软的声音。“欢欢,过来。”“二……二哥,我不是故意的。”“做错事不可耻,懂得负责就好。”“可可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呀。”“我记得你要求的两个条件我都符合。”“两个?”她择偶标准极其明确,就一个,长的帅的。“长的,帅的,昨晚你不是已经验过货了吗,贵重物品,拆封不退不换。”经年之后,她有她的心头好,他有他的

  • 学霸升级日常最新章节

        身为学术界的奇迹学霸,樊书绘表示自己压力真不大,谁让大部分学霸都是宅属性呢。但是身为修行界的网红,书绘姑娘有点小烦躁。如何用科学的方法去修行,这是个非常有技术性的难题。陪伴左右的小九宝宝表示:有咱这个外挂在,不要怂,就是干!

  • 蛊祸人间最新章节

        有些人的面具戴上去之后,或许还能够拿得下来。但有些人的面具,是别人处心积虑给他戴上的,而他却一辈子也拿不下来……

  • 农女种田致富忙最新章节

        徐婉穿越了,然后死了,又重生了,成了李豆娘,她的几生似乎总在死于非命之中。这一生,她嫁了庄稼汉子,养鱼卖菜开铺子,日子越来越好,直到遇到前世的狠心夫君,嗯?你哪位?什么?你后悔了?

  • 凰谋最新章节

        怨女重生我为后,皇上不听话,换个人来做!复仇路上,人挡杀人,神挡弑神,佛挡屠佛!

  • 医手遮天最新章节

        我是那场灾难后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苟活下来,忍辱负重,是为了还那些善良的人清白管你是未来院长还是首席医生试图掩盖当面真相的人都是我的仇人管你是富家千金还是名流巨星吃着五谷杂粮的人总有需要我的时候仁心仁术,要先有一颗人心我不会让别有用心的人一手遮天

  • 误入风尘的爱情最新章节

        十八岁前,我的生活是苦涩中带着期盼—考大学,在我拿到通知书的那天,爆出怀孕一事,人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沦落为坐台小姐。别人都说一入娼门深似海。我从此掉进一个金钱,欲望的网里。陈桑对我说,她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有一天拿着钱砸死她的亲生父亲。事实上,她连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后来她是有钱了,只是她抱着钱等死。陆以舒对我说,她不求什么,就只想让她弟医到死,于是她当了情妇,后来她妈亲自把儿子的氧气罩拿掉。而我也以为自己靠近了爱情这是现代版卖火柴的小姑娘,文中有三个女人,她们都渴望着幸福,当然了,她们的幸福定义不一样。可相同的是幸福就像手里的火柴,它需要你精心呵护,因为火柴一旦燃尽,剩下就是冷冰。

  • 田园蜜宠:将军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身为赏金猎人的顾晓晓,变成了一个山野小村姑。卖尸体,办冥婚?你当我真死了?说她是妖孽,找道士收她?你们咋不上天呢?怒踹渣渣,强势分家。带领姐妹赚钱,让哥哥有书读,让娘安心养胎,治好爹爹一起发家致富。某叔:妞,我呢。某女:看来我只好委屈一下了,叔,我们生个娃咋样?

  • 寻妖记平装版最新章节

        道士陶弘景受师父之命下山探查人间妖怪异变之谜,发现许多东瀛的妖怪莫名来到了华夏九州。于此同时,七十年前为祸天下的妖道孙恩亦在此时重现于世,率领着僵尸大军进攻宋国都城建康,陶弘景与诸师兄师姐并同正一教教主张庭云一同挫败了孙恩的阴谋,却发现了孙恩竟与那数千年前的魔神蚩尤的后裔—九黎人有关在下山降妖和退治僵尸期间,陶弘景结识了宋国权臣萧道成之侄萧衍。当时的宋国已是摇摇欲坠,萧道成野心勃勃、意欲建立帝业取而代之。多方势力明争暗斗,萧衍亦被卷入其中而陶弘景为了拯救萧衍,不得已违抗天命,加入到了这场波澜壮阔的纷争之中

    本章内容提要:
    ...    “哦,这个啊,我找了个黑客,黑了他和周丽丽的手机呗。”     白若灵仰着脑袋显摆着。     “这样也行?你们城里人真有心计。”     这件事在一中闹得沸沸扬扬,当天下午,政务处就下发了通知。     简涛品行不端,撤除教导主任职务,暂时由秦可岚老师担任。谢钦云和周丽丽各记大过一次。     谢钦云本来就是留校察看,学校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