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个啊,我找了个黑客,黑了他和周丽丽的手机呗。”

    白若灵仰着脑袋显摆着。

    “这样也行?你们城里人真有心计。”

    这件事在一中闹得沸沸扬扬,当天下午,政务处就下发了通知。

    简涛品行不端,撤除教导主任职务,暂时由秦可岚老师担任。谢钦云和周丽丽各记大过一次。

    谢钦云本来就是留校察看,学校原本决定把谢钦云开除的,谢钦云老爸谢松山再次带着银行卡过来,求爷爷告奶奶,答应给一中每个教室捐助一个多媒体投影仪,才从开除改成了大过。

    不过谢钦云加上这次,已经有两次大过了,再有一次,就是他爹捐个图书馆都救不了他。

    巫金看到通知,笑了笑就忘到脑后

    一些虾米而已,巫金根本没当回事。

    谁知道,没过两天,又一只巫金没当回事的虾米蹦跶出来了,惹得巫金大动肝火。

    巫金以为日会一直这么一天天平静的过下去,却被一个电话打断了这份平静。

    电话是徐桂兰打过来的,是李长风接了一个电话后,整个人都疯了,要去杀人!

    徐桂兰害怕他真的一冲动做出傻事,就找了两个保安把他关到了库房。

    巫金皱了皱眉,打了个车赶到熊猫餐厅。

    徐桂兰正焦急站在门口等着,看到巫金,赶紧领着巫金去库房。

    李长风正在里面砸东西。

    “几天没见,长本事了?我的东西都敢砸?”

    巫金打开门,冷冷看着李长风。

    李长风看见门开了,闷着头就往外冲,被巫金一脚踢了回去。

    爬起来,又冲,又被巫金踹了回去。

    接连几次,李长风知道不是对手,终于放弃了。

    “巫先生,你放我走,我要去杀了那帮王八蛋!”

    李长风坐在地上,急的一拳拳打在地上。

    “长风,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跟阿姨啊,我们一起帮你想办法!”

    徐桂兰蹲在李长风旁边,声劝慰着。

    “那群王八蛋绑走了我妈,让我带二十万去,要不然就杀了我妈!”

    李长风已经方寸大乱:“阿姨,你劝劝巫先生,放我走,我要去救我妈,那群王八蛋都不是人,他们真的敢杀人的。”

    “他们为什么要找你要二十万?”

    徐桂兰皱眉问道。

    “他们上次去拦截樊忠时,本来可以搞到五十万的,但是我放走了樊忠,只弄到了十万块,所以他们我应该掏二十万弥补他们的损失。”

    李长风现在只想快点去就曹琴,快速的解释了一遍。

    “这帮不知死活的混混,他们敲诈了樊忠十万块,我都快忘记了,竟然还敢再来!”

    怪不得李长风要发疯,连巫金也气得怒目圆瞪:“你这么冲过去除了送死有什么用?”

    “就算是送死,我也不能不管我妈啊!”李长风痛苦的揪着头发。

    “让王总给我提二十万现金过来。”

    巫金转身对徐桂兰道,然后看着李长风:“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巫先生,不可以,他们不是我和谢钦云,他们是职业混混,手段凶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李长风早把巫金当做救命恩人,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巫金去?

    “他们只是要钱,没见到钱,不会乱来的。就算真打起来,一帮混混而已,不是我的对手!”

    开玩笑,铁塔金刚都废了,何况几个上不得台面的混混?

    但是李长风不知道啊,还一个劲阻拦着巫金:“巫先生,你和我妈就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妈已经落到他们手里了,我不能看着你也落到他们手里!”

    巫金看到徐桂兰和王长河提着钱过来,不耐烦甩开李长风:“你走不走?你不去我一个人去啦?”

    “我去,我去!”

    李长风赶紧跟在后边,心里暗自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把巫金和曹琴好好带出来。

    王长河亲自开车带着两人到混混指定的地方,郊外的一处废旧的厂房。

    “先生,王总,你们在车上等我,我先进去把我妈接出来。”

    李长风提着钱就下车。

    巫金没有阻止,眼睛金光一闪,前面的厂房就变得透明起来。

    一层层看过去,巫金很快找到了曹琴,被绑着关在一楼的一个房间里,看样并没有受到伤害。

    这帮混混大概十七八人,除了一个站在屋顶放哨,一个坐在曹琴房间门口,其他的都集中在二楼的一个大厅里打牌。

    巫金悄悄下车,从一旁溜进厂房,几个腾跃,就到了楼顶,一掌把放哨的混混劈晕,然后大摇大摆走到关着曹琴的房间前。

    看门的混混正低着头玩手机,听到有人来了,头也不抬就问:“不是还没到换班的时候吗?你怎么来了?”

    没听到回答,混混感觉不对劲,刚抬起头,就看到巫金冷笑的脸。

    不等出声,就被一掌打晕。

    懒得去搜钥匙,巫金用手一捏,锁房门的链锁就崩断了。

    曹琴惊恐的看着大门,见到是进来的是巫金,迟疑问道:“巫……先生?”

    “难道我长得这么大众脸?你这么拿不准?”巫金给曹琴松绑:“你跟在我后边,走路声一点。”

    曹琴心里有很多疑问,却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心翼翼跟在巫金身后。

    两人一直走到王长河停车的地方,一帮混混都没有发现。

    王长河亲眼看见巫金一跃而起就是三四米,跳了几下就从地上跳到了楼顶。

    本来就觉得巫金神秘,现在更看不透了。

    作为职业经理人,王长河很清楚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的不,尽管心里很好奇,却一声不吭,认真执行着巫金的命令,车没有熄火,保证随时能走。

    巫金把曹琴送到车上,关上车门就要走,却被曹琴叫住了:“巫先生,为什么是你来了?长风哪里去了?”

    “李长风已经进去了交钱了。”

    “长风进去了?那他会不会有危险?”曹琴焦急的看着厂房,双拳紧紧握起。

    “李长风可是带着真金白银进去的,应该不会有危险。”

    “巫先生,你去哪里?”

    “我去帮帮李长风,给这帮不知死活的混混长长记性!”

    巫金不管曹琴吃惊,大摇大摆走进废厂房里。

    曹琴伸手去拉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被锁上了,就焦急的对王长河道:“先生,你放我下去吧。”

    “巫先生交代我把你锁在这里,等他和长风回来。”王长河严肃道:“何况,你下去除了拖他们后腿,还能有什么用?”

    王长河话虽然难听,但是道理却是没错,曹琴只好老老实实坐车上,眼巴巴看着巫金走进去。

    李长风走到二楼。

    一帮正在打牌的混混,看到李长风,都把手里的扑克一扔,看戏一般看着李长风。

    这个帮派有个很煽情的名字——葬爱帮。

    混混个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衣服夸张另类,上面满是亮晶晶的装饰,还有几个涂着眼影口红,身上纹得跟斑马一样,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样。

    “我妈呢?”

    李长风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曹琴,就出声问道。

    一个染着绿色头发的混混被众人围在中间,看起来应该是这群人的老大了,混混们都叫他狗毛哥。

    狗毛哥懒懒看了一眼李长风,有气无力问道:“李长风,钱带来了吗?有钱自然有妈,没钱就没有妈。”

    李长风打开手里的塑料袋,露出一大摞红彤彤的红鱼。

    混混的眼神一个个看直了。

    狗毛哥挥挥手,一个弟马上跑过去,想从李长风手里接过钱。

    李长风却退后了两步:“没见到我妈,你们别想拿到钱!”

    狗毛哥不耐烦的拿起对讲机:“三,把那老娘们儿带上来!”

    过了半天,对讲机一点反应都没有,楼梯上也没有动静。

    狗毛哥意识到不对劲,挥了挥手:“二蛋,四海,你们俩下去看看!”

    两个浑身穿着亮晶晶装饰的混混走出来,每人从地上捡起一根钢管,去楼下关押曹琴的地方查看。

    不大一会儿,两人抬着那个看门弟上来了。

    狗毛看到看门弟竟然被人打晕了,把香烟往地上一扔,用钢管指着李长风:“你还有同伙?是谁,赶紧特么给我叫出来!”

    “他的同伙是我!”

    巫金从柱后边站了出来。

    他到了二楼有一会儿了,躲在了后面,想看看李长风怎么应对这事。

    “巫先生,你怎么上来了?你快走!”

    李长风焦急把巫金往外推。

    “我来告诉你,你母亲已经被我送出去了。”

    无论李长风多用力往外推巫金,巫金都纹丝不动。

    “送出去了?”

    李长风惊喜问道,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看门弟,知道巫金已经出手了,心里更是感激,咬了咬牙,再次把巫金往外推:“巫先生,等下我挡着这些人,你先走,出去了就报警!”

    来的路上,王长河就提议报警,但是李长风担心曹琴受到伤害,否决了王长河的建议。

    但是现在曹琴已经救出来了,李长风第一个念头就是报警。

    “哼,你们当我葬爱帮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狗毛哥咆哮道:“敢打伤三,你们还想走?”

    “这个,你误会了……”

    巫金刚想话,就被狗毛哥打断了:“想求饶,晚了!”

    “我不是要求饶,我是要告诉你,我不但打伤了这个什么三,楼顶上还有一个呢,天挺热的,一直在楼顶晒着,别再中暑了。”

    巫金好心提醒道。

    “呃……”

    狗毛哥看巫金不像撒谎,再次拿起对讲机:“六,六!”

    等了几分钟,对讲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本来李长风带钱过来,我也不是不可以放你们走。你却敢动手伤我兄弟,那就是你自己找死!”

    狗毛哥带着人就要往上冲,却被身后一个瘦的混混拉住了,低声耳语几句。

    “,李长风这么短时间就能搞到这么多钱,我们可以这样……”

    狗毛哥越听眼睛越亮,忍不住对着那名弟竖了个大拇指。

    “今天老心情好,李长风先把赎你妈的二十万留下,然后留个人做人质,另外一个人再去带五十万过来换人,算是赔我兄弟的医药费!”

    狗毛哥眼睛里闪着贪婪的目光,盯着巫金和李长风。

    “只是打了两下,你就要五十万?”

    李长风捏着拳头,眼睛瞪得滚圆。

    “哼,我的兄弟岂是谁想打就打的?”

    狗毛哥冷冷道。

    “先生,你走吧,等出去了,就报警,他们最多揍我一顿,只要你快点带着警察过来就行了。”

    李长风还在劝巫金先离开。

    “为什么要走?他们想要五十万的医药费,那就把他们打成五十万的伤不就好了?”

    巫金真被这群混混气乐了,开始活动手脚。

    “尼玛的,,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兄弟们,先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狗毛哥一挥手,带着一帮杂毛弟就冲了过来。

    巫金冷笑一声,迎着狗毛等人走上去。

    李长风从旁边捞起一把椅,跟着巫金也冲了上去。

    混混把巫金围成一圈,狗毛哥一声令下,所有混混都举着手里的钢管就要往下砸,突然看到巫金动了。

    一帮混混只看到巫金从眼前消失,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脚上传来。

    提着椅的李长风还没冲到混混面前,就看到一帮混混一个个抱着脚滚到在地上。

    此起彼伏的惨嚎,响彻大厅。

    “怎么样,你觉得这些伤,够不够五十万的医药费?”

    巫金蹲在狗毛哥面前,拍了拍他的脸。

    “够了!够了!”

    狗毛哥现在看巫金就像看怪兽一般,满心恐惧,哪里还敢反抗。

    “你够了,那咱们来算算我的账。你从我的人手里拿走了十万块,一天十倍的利息好了。”

    巫金拿过李长风手里的椅,坐到狗毛哥面前:“第二天一百万,第三天一千万,第四天一亿。算了,估计你也拿不出来一亿那么多,我也不欺负你,你给个千八百万,这事就这么算了。你看,可以吗?”

    可以你妹啊可以,你就是把我骨头拆了也卖不到千八百万,你这还不欺负我,那怎么才算欺负我?

    “,我没那么多钱……”

    狗毛哥一听巫金张嘴就要一千万,快被吓哭了。

    “哦,那你有多少钱?”

    “我没有钱……”

    “那这就是你不讲江湖规矩了,算了,谁叫我心软呢,再给你一个选择好了,一分钟一万块。”巫金叹了口气:“只要你愿意让李长风打一分钟,就可以抵一万块的账,我很大方吧,你咬咬牙,撑个一两天,一分钱都不用花,就能把这事摆平了,你看,先来多少钱的?”

    这哪里是心软,你还不如直接让李长风把我打死算了。

    狗毛哥唯唯诺诺支吾着,不敢话。

    “不想挨揍,还不想花钱。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巫金脸色一冷,起身就走:“长风,看来得辛苦你一下了。”

    李长风从地上捡了一根钢管就要上去。

    “,我有钱,我有钱!”

    狗毛哥绑架了李长风的母亲,一看李长风要杀人的样,就知道他真会往死里打的,钱再好,也要有命花才行啊。

    巫金伸手拦住了李长风,一脸微笑看着狗毛哥:“那么,请问葬爱帮的狗毛,您有多少钱呢?”

    “我手里有一百七十三万,我都给您,,你放我走吧!”

    狗毛哥是真怕了,出手机,给巫金转账。

    巫金看了看手机上余额提醒,摇了摇头:“可是狗毛哥,你这不大够啊。”

    “四海,你前两天不是还在吹你卡里还有五十多万吗,赶紧给老拿出来!”

    狗毛哥大声对一个混混咆哮道。

    “可是,这钱是我熬了好几个晚上才赢到的,我准备用来娶媳妇的……”

    叫四海的弟委屈的解释。

    “这时候还娶你妹的媳妇儿,赶紧给老拿出来。”

    “可是……”

    四海还是有些不愿意。

    李长风一钢管抽在四海的肚上,四海顿时老实了,马上从兜里掏出手机。

    “狗毛哥,还是不大够啊。”

    巫金一脸为难。

    “你们特么谁还有,赶紧拿出来!二蛋,你不是存了十七万准备买车吗?还有狗娃……”

    看到巫金脸上渐渐失去了耐心,狗毛哥真急了,全力压榨手下弟。

    夜路走多了,总是会遇到鬼的。

    可怜的葬爱帮,本身就以拦截敲诈中学生闻名,现在除了晒在楼顶的六,被巫金洗劫一空。

    连昏迷躺在地上的三都没有放过,用指纹验证,把卡里的钱全部转走了。

    “,我们这次是真没钱了,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狗毛哥哭丧着脸,心翼翼看着巫金。

    “哎,你们才凑出来不到三百万,就算我要了八百万,你们还差五百万。好吧,看你们挺可怜的,我再给你们打个折,只收一半,扣除我要赔给你们的五十万医药费,你们还差两百万呢。”

    巫金依然一脸的为难:“你也知道,我们混江湖的呢,讲究个言出必践,你看,我话都出去了,要是再收回来,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五千多字的大章,一章顶两章,北川给力吧?希望支持北川的朋友也给力一些,多多加书架和收藏,收藏就在右上角的五角星,点一下就可以了,不用花一分钱就是对北川的支持。北川继续去写,如果到晚上书架超过200或者收藏超过50,北川再更新一章!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3章 葬爱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进化终点最新章节

        银河系联邦宪历年,太阳系红日帝国即将迎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1000年独立纪念日!
        而在遥远的红日帝国边缘的海王星马杜尔开采公司的一个矿坑里,一个厌恶合成食物的19岁少年正在追逐一只少见的野兔,孰不知,他会因为这只野兔招来帝国御林卫,甚至帝国各高层以及各大家族的注意,为了生存,在各方势力的夹缝中挣扎。
        。。。。
        矩尺座悬臂发现生命体遗迹,引来悬臂诸多联合体组织争夺!
        新书《老师》重新上传,新的故事开启热血都市修真征程!

  • 我在你左右最新章节

        据说是在社会主义改造年代,某个资本家被收缴了全部财产,他眼见几代积累化为乌有,怨忿难息,遂用一根绳子吊死在自家别墅大门上。后来,这座花园大别墅成为滇报报社的办公场地,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报社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进出报社者不能从大门中间走,必须挨着门框的两侧进出。但是进出报社的人太多,总有人不守规定,于是某任报社领导便想了个办法,给大门装了三扇门,将中间的一扇门用铁锁永远……

  • 霸天神帝最新章节

        黑道杀神凶虎百屠在与宿命之敌生死一战之后,惨遭伏击而亡,却得到古佛镇压的裂道之龙的传承,破界成为穹武帝国一身世凄惨的少年-凌沧笑。
        在这个世界,如果你想活着,就无法停止杀戮;如果你想称尊做祖,就无法杜绝尸山海骨。
        这里有正道,有邪道,甚至有魔道,但是他让人知道什么叫黑道:挡我道者,八方喋血,十方俱灭;乱我心者,风雪埋骨,血绽穹庐。

  • 天下第一医馆最新章节

        一睁眼,便是人命如草芥的乱世芳华。墨白是个大夫,但他还来不及去想治世救人,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在三天后不死。然后还得考虑怎样才能见一见那已经和自己成过亲,拜过堂,据说国色天香的老婆?最后,他还得想个能在乱世之中活下来的谋生之道,他决定了,就干老本行,很快,乱世之中,战火最猛烈的中心地带,一间医馆开张了。名字还算低调,曰:“天下第一医馆”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天下第一医馆》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炼无止境最新章节

        游戏天才穿越九灵界,炼魂,炼器,炼丹,炼功样样精通,做一个安静的“上炼天,下炼地,中间还要炼空气”霸气美男子,炼无止境,不死不休!js330

  • 暖色仙人掌最新章节

        腹黑总裁陆文天几乎不能让女人怀孕,但是明珠却偏偏就怀上了她的孩子,本是天公作美,不想步步劫难。陆文天不承认孩子是自己的,他身边的女人排挤,算计,陷害明珠,为了孩子出生有一个完整的家,明珠忍辱负重,机智应付,只为把孩子生下了亲子鉴定,几出几进豪宅,生产之夜却被扔在了大街上······她的豪门惊梦如何醒来?这个另类富二代如何逆袭成功?她如何成为笑在最后的女人?

  • 海贼王之最强冰龙最新章节

        年轻小职员洛亚穿越了,来到了传说中OP的世界。作为一枚穿越党,他自然是有着金手指的,但是,他的金手指竟然是来自妖尾的灭龙魔导士系统!  还是冰之灭龙魔导士!  -------------  力量体系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触碰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样有趣的化学反应?  当黄猿的镭射碰上冰龙的咆哮,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当青雉看见暴雉嘴被一口吃掉,又会怎样的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怕变成龙,我早统一世界了!”洛亚如是说。  “你敢说不是因为你晕船?”卡普扣了扣鼻孔,不屑的一笑。  【书友群:124300405】Ps:本书不后宫,不种马,请不要被书名吓到。【露牙拇指】

  • 诱人娇妻总裁的傲娇女人最新章节

        一次特别的相遇,让最初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相识,相知,相恋,他宠她,疼她,让她成为所有女人羡慕的对象,一场精心策划的“出轨”,秦雪负起远走。四年后,景腾看着面前这个傲娇的小包子有些傻眼。“我的女人,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再逃一个四年吗?”景腾眯着眼,充满威胁意味地说。  看到她身边有了另外一个男人的陪伴,景腾霸道的上前把秦雪抱在怀里宣誓自己的主权。“老婆,儿子,我来接你们回家了。”“滚!”一旁的小包子:“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 鬼王宠妻日常最新章节

        本是天之骄女,却被至亲所害,家族覆灭,她被封印在血棺之中一千年!  直至棺木被盗,她却灵魂穿越到丞相府的废材三小姐身上。  天生废材?任人欺辱?毫无还手之力?  她偏不信这个邪,若天要亡她,便是逆天而行她也要手刃仇人!  精医毒,制傀儡,她大陆千古至尊傀儡师!  天下人畏她,惧她,要杀她,却有一人宁愿背弃天下,却也要护她在怀,宠她入骨!

  • 蛮女追夫,邪王你别跑最新章节

        丫鬟重生为主报仇,竟然成了郡主?什么?我要辅佐夫君开创太平盛世?

  • 浴血商后:冷夫强宠最新章节

        商贾之女南韵与将军霍明城相爱登上后位,不料霍明城却反过来为了新欢杀了南韵。六月飘雪让蒙冤而死的南韵得以重生,重生后的南韵一心只有复仇绝对不能让上一世的悲剧再次发生。她冰冷的表面下慢慢被言泽辰感动,不自知自己已经慢慢爱上了默默保护自己的言泽辰,原来上一世他们就有过相遇……

  • 先婚后爱:总裁别太猛最新章节

        一夜欢愉,为的不过是救出自己的父亲,宁寒烟在男友和路巍两者中摇摆。路巍,这个城市当中最有财富和权势的男人,是一直觊觎宁寒烟,还是另有阴谋?“好了!你的承诺做到了,我也如期履行,我们该分开了!”“敢从我的床上下去,你试试!”宁寒烟试了很多方法,终于逃脱总裁的魔掌。不过,一段时间之后,路巍又缠了上来。“听说你怀孕了?”“你的消息是对的,但是,孩子不是你的!”

  • 男得有情郎最新章节

        爱情的美好,不只是相爱的两人,还有家庭的祝福和认可。八年恩爱,却只因性别招来双方家庭重重的阻拦。爱情和家人,孰难能离。舍,心若刀绞;不舍,心依然疼痛。成立,这辈子我们能笑到最后吗……

  • 误惹豪门:秦少的歌星娇妻最新章节

        她是当红歌星,却不小心开车撞到了湘城名门世家的千金大小姐;他深爱他的妹妹,不愿放过这个让自己妹妹半身不遂的歌星;他设计和她签下协议,她成为了秦家的仆人,从此便上了秦灏天的贼船;“秦灏天,你给我滚下去。”池烟一脚将秦灏天踢下床。他眸色深沉,眉头紧蹙,拍了拍身上的细灰,淡漠说道:“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的吗?”池烟冷笑:“呵,你确定你不是在害我,而是在救我?”秦灏天莞尔一笑,扯动嘴角浮起一抹邪笑,炙热的吻霸道的落在她的薄唇……

  • 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最新章节

        一朝重生,她带着滔天的仇恨回到崔府,她发誓绝不再为人鱼肉!步步为营,在阴谋诡计的崔府艰难的存活——斗姨娘,惩庶妹,如今轮到你们拿命来了!

  • 点道为止最新章节

        功夫究竟是什么?花架子还是杀人技?三千年冷兵器战争和无数民间私斗酝酿出来的把式,究竟是不是骗局?国术流开创者,功夫小说第一人梦入神机,在本书中为您揭秘。止戈为武,点到为止。“你若无敌,将会如何?”“得饶人处且饶人。”

  • 武动九天最新章节

        一个拥有神奇战兽的少年,不屈于命运,一步步踏上巅峰,赢得无数美女欢心,与天抗争?天又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 一品夫人荣宠记最新章节

        作为侯府毫无存在感的庶女,上一世的洛简澜被情爱蒙蔽了双眼,最后却被所爱之人灌下毒酒,受尽折磨凄惨而亡!重活一世,她斗嫡母,护生母,前世欺她负她辱她之人,今世她必将百倍奉还!不料惹上闷骚小侯爷,以近乎蛮横的姿态霸占了她身边的位置。然而,这男人白天看着人模人样的,怎么一到了晚上就化身为狼了呢?

    本章内容提要:
    ...    “哦,这个啊,我找了个黑客,黑了他和周丽丽的手机呗。”     白若灵仰着脑袋显摆着。     “这样也行?你们城里人真有心计。”     这件事在一中闹得沸沸扬扬,当天下午,政务处就下发了通知。     简涛品行不端,撤除教导主任职务,暂时由秦可岚老师担任。谢钦云和周丽丽各记大过一次。     谢钦云本来就是留校察看,学校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