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个啊,我找了个黑客,黑了他和周丽丽的手机呗。”

    白若灵仰着脑袋显摆着。

    “这样也行?你们城里人真有心计。”

    这件事在一中闹得沸沸扬扬,当天下午,政务处就下发了通知。

    简涛品行不端,撤除教导主任职务,暂时由秦可岚老师担任。谢钦云和周丽丽各记大过一次。

    谢钦云本来就是留校察看,学校原本决定把谢钦云开除的,谢钦云老爸谢松山再次带着银行卡过来,求爷爷告奶奶,答应给一中每个教室捐助一个多媒体投影仪,才从开除改成了大过。

    不过谢钦云加上这次,已经有两次大过了,再有一次,就是他爹捐个图书馆都救不了他。

    巫金看到通知,笑了笑就忘到脑后

    一些虾米而已,巫金根本没当回事。

    谁知道,没过两天,又一只巫金没当回事的虾米蹦跶出来了,惹得巫金大动肝火。

    巫金以为日会一直这么一天天平静的过下去,却被一个电话打断了这份平静。

    电话是徐桂兰打过来的,是李长风接了一个电话后,整个人都疯了,要去杀人!

    徐桂兰害怕他真的一冲动做出傻事,就找了两个保安把他关到了库房。

    巫金皱了皱眉,打了个车赶到熊猫餐厅。

    徐桂兰正焦急站在门口等着,看到巫金,赶紧领着巫金去库房。

    李长风正在里面砸东西。

    “几天没见,长本事了?我的东西都敢砸?”

    巫金打开门,冷冷看着李长风。

    李长风看见门开了,闷着头就往外冲,被巫金一脚踢了回去。

    爬起来,又冲,又被巫金踹了回去。

    接连几次,李长风知道不是对手,终于放弃了。

    “巫先生,你放我走,我要去杀了那帮王八蛋!”

    李长风坐在地上,急的一拳拳打在地上。

    “长风,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跟阿姨啊,我们一起帮你想办法!”

    徐桂兰蹲在李长风旁边,声劝慰着。

    “那群王八蛋绑走了我妈,让我带二十万去,要不然就杀了我妈!”

    李长风已经方寸大乱:“阿姨,你劝劝巫先生,放我走,我要去救我妈,那群王八蛋都不是人,他们真的敢杀人的。”

    “他们为什么要找你要二十万?”

    徐桂兰皱眉问道。

    “他们上次去拦截樊忠时,本来可以搞到五十万的,但是我放走了樊忠,只弄到了十万块,所以他们我应该掏二十万弥补他们的损失。”

    李长风现在只想快点去就曹琴,快速的解释了一遍。

    “这帮不知死活的混混,他们敲诈了樊忠十万块,我都快忘记了,竟然还敢再来!”

    怪不得李长风要发疯,连巫金也气得怒目圆瞪:“你这么冲过去除了送死有什么用?”

    “就算是送死,我也不能不管我妈啊!”李长风痛苦的揪着头发。

    “让王总给我提二十万现金过来。”

    巫金转身对徐桂兰道,然后看着李长风:“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巫先生,不可以,他们不是我和谢钦云,他们是职业混混,手段凶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李长风早把巫金当做救命恩人,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巫金去?

    “他们只是要钱,没见到钱,不会乱来的。就算真打起来,一帮混混而已,不是我的对手!”

    开玩笑,铁塔金刚都废了,何况几个上不得台面的混混?

    但是李长风不知道啊,还一个劲阻拦着巫金:“巫先生,你和我妈就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妈已经落到他们手里了,我不能看着你也落到他们手里!”

    巫金看到徐桂兰和王长河提着钱过来,不耐烦甩开李长风:“你走不走?你不去我一个人去啦?”

    “我去,我去!”

    李长风赶紧跟在后边,心里暗自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把巫金和曹琴好好带出来。

    王长河亲自开车带着两人到混混指定的地方,郊外的一处废旧的厂房。

    “先生,王总,你们在车上等我,我先进去把我妈接出来。”

    李长风提着钱就下车。

    巫金没有阻止,眼睛金光一闪,前面的厂房就变得透明起来。

    一层层看过去,巫金很快找到了曹琴,被绑着关在一楼的一个房间里,看样并没有受到伤害。

    这帮混混大概十七八人,除了一个站在屋顶放哨,一个坐在曹琴房间门口,其他的都集中在二楼的一个大厅里打牌。

    巫金悄悄下车,从一旁溜进厂房,几个腾跃,就到了楼顶,一掌把放哨的混混劈晕,然后大摇大摆走到关着曹琴的房间前。

    看门的混混正低着头玩手机,听到有人来了,头也不抬就问:“不是还没到换班的时候吗?你怎么来了?”

    没听到回答,混混感觉不对劲,刚抬起头,就看到巫金冷笑的脸。

    不等出声,就被一掌打晕。

    懒得去搜钥匙,巫金用手一捏,锁房门的链锁就崩断了。

    曹琴惊恐的看着大门,见到是进来的是巫金,迟疑问道:“巫……先生?”

    “难道我长得这么大众脸?你这么拿不准?”巫金给曹琴松绑:“你跟在我后边,走路声一点。”

    曹琴心里有很多疑问,却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心翼翼跟在巫金身后。

    两人一直走到王长河停车的地方,一帮混混都没有发现。

    王长河亲眼看见巫金一跃而起就是三四米,跳了几下就从地上跳到了楼顶。

    本来就觉得巫金神秘,现在更看不透了。

    作为职业经理人,王长河很清楚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的不,尽管心里很好奇,却一声不吭,认真执行着巫金的命令,车没有熄火,保证随时能走。

    巫金把曹琴送到车上,关上车门就要走,却被曹琴叫住了:“巫先生,为什么是你来了?长风哪里去了?”

    “李长风已经进去了交钱了。”

    “长风进去了?那他会不会有危险?”曹琴焦急的看着厂房,双拳紧紧握起。

    “李长风可是带着真金白银进去的,应该不会有危险。”

    “巫先生,你去哪里?”

    “我去帮帮李长风,给这帮不知死活的混混长长记性!”

    巫金不管曹琴吃惊,大摇大摆走进废厂房里。

    曹琴伸手去拉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被锁上了,就焦急的对王长河道:“先生,你放我下去吧。”

    “巫先生交代我把你锁在这里,等他和长风回来。”王长河严肃道:“何况,你下去除了拖他们后腿,还能有什么用?”

    王长河话虽然难听,但是道理却是没错,曹琴只好老老实实坐车上,眼巴巴看着巫金走进去。

    李长风走到二楼。

    一帮正在打牌的混混,看到李长风,都把手里的扑克一扔,看戏一般看着李长风。

    这个帮派有个很煽情的名字——葬爱帮。

    混混个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衣服夸张另类,上面满是亮晶晶的装饰,还有几个涂着眼影口红,身上纹得跟斑马一样,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样。

    “我妈呢?”

    李长风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曹琴,就出声问道。

    一个染着绿色头发的混混被众人围在中间,看起来应该是这群人的老大了,混混们都叫他狗毛哥。

    狗毛哥懒懒看了一眼李长风,有气无力问道:“李长风,钱带来了吗?有钱自然有妈,没钱就没有妈。”

    李长风打开手里的塑料袋,露出一大摞红彤彤的红鱼。

    混混的眼神一个个看直了。

    狗毛哥挥挥手,一个弟马上跑过去,想从李长风手里接过钱。

    李长风却退后了两步:“没见到我妈,你们别想拿到钱!”

    狗毛哥不耐烦的拿起对讲机:“三,把那老娘们儿带上来!”

    过了半天,对讲机一点反应都没有,楼梯上也没有动静。

    狗毛哥意识到不对劲,挥了挥手:“二蛋,四海,你们俩下去看看!”

    两个浑身穿着亮晶晶装饰的混混走出来,每人从地上捡起一根钢管,去楼下关押曹琴的地方查看。

    不大一会儿,两人抬着那个看门弟上来了。

    狗毛看到看门弟竟然被人打晕了,把香烟往地上一扔,用钢管指着李长风:“你还有同伙?是谁,赶紧特么给我叫出来!”

    “他的同伙是我!”

    巫金从柱后边站了出来。

    他到了二楼有一会儿了,躲在了后面,想看看李长风怎么应对这事。

    “巫先生,你怎么上来了?你快走!”

    李长风焦急把巫金往外推。

    “我来告诉你,你母亲已经被我送出去了。”

    无论李长风多用力往外推巫金,巫金都纹丝不动。

    “送出去了?”

    李长风惊喜问道,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看门弟,知道巫金已经出手了,心里更是感激,咬了咬牙,再次把巫金往外推:“巫先生,等下我挡着这些人,你先走,出去了就报警!”

    来的路上,王长河就提议报警,但是李长风担心曹琴受到伤害,否决了王长河的建议。

    但是现在曹琴已经救出来了,李长风第一个念头就是报警。

    “哼,你们当我葬爱帮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狗毛哥咆哮道:“敢打伤三,你们还想走?”

    “这个,你误会了……”

    巫金刚想话,就被狗毛哥打断了:“想求饶,晚了!”

    “我不是要求饶,我是要告诉你,我不但打伤了这个什么三,楼顶上还有一个呢,天挺热的,一直在楼顶晒着,别再中暑了。”

    巫金好心提醒道。

    “呃……”

    狗毛哥看巫金不像撒谎,再次拿起对讲机:“六,六!”

    等了几分钟,对讲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本来李长风带钱过来,我也不是不可以放你们走。你却敢动手伤我兄弟,那就是你自己找死!”

    狗毛哥带着人就要往上冲,却被身后一个瘦的混混拉住了,低声耳语几句。

    “,李长风这么短时间就能搞到这么多钱,我们可以这样……”

    狗毛哥越听眼睛越亮,忍不住对着那名弟竖了个大拇指。

    “今天老心情好,李长风先把赎你妈的二十万留下,然后留个人做人质,另外一个人再去带五十万过来换人,算是赔我兄弟的医药费!”

    狗毛哥眼睛里闪着贪婪的目光,盯着巫金和李长风。

    “只是打了两下,你就要五十万?”

    李长风捏着拳头,眼睛瞪得滚圆。

    “哼,我的兄弟岂是谁想打就打的?”

    狗毛哥冷冷道。

    “先生,你走吧,等出去了,就报警,他们最多揍我一顿,只要你快点带着警察过来就行了。”

    李长风还在劝巫金先离开。

    “为什么要走?他们想要五十万的医药费,那就把他们打成五十万的伤不就好了?”

    巫金真被这群混混气乐了,开始活动手脚。

    “尼玛的,,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兄弟们,先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狗毛哥一挥手,带着一帮杂毛弟就冲了过来。

    巫金冷笑一声,迎着狗毛等人走上去。

    李长风从旁边捞起一把椅,跟着巫金也冲了上去。

    混混把巫金围成一圈,狗毛哥一声令下,所有混混都举着手里的钢管就要往下砸,突然看到巫金动了。

    一帮混混只看到巫金从眼前消失,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脚上传来。

    提着椅的李长风还没冲到混混面前,就看到一帮混混一个个抱着脚滚到在地上。

    此起彼伏的惨嚎,响彻大厅。

    “怎么样,你觉得这些伤,够不够五十万的医药费?”

    巫金蹲在狗毛哥面前,拍了拍他的脸。

    “够了!够了!”

    狗毛哥现在看巫金就像看怪兽一般,满心恐惧,哪里还敢反抗。

    “你够了,那咱们来算算我的账。你从我的人手里拿走了十万块,一天十倍的利息好了。”

    巫金拿过李长风手里的椅,坐到狗毛哥面前:“第二天一百万,第三天一千万,第四天一亿。算了,估计你也拿不出来一亿那么多,我也不欺负你,你给个千八百万,这事就这么算了。你看,可以吗?”

    可以你妹啊可以,你就是把我骨头拆了也卖不到千八百万,你这还不欺负我,那怎么才算欺负我?

    “,我没那么多钱……”

    狗毛哥一听巫金张嘴就要一千万,快被吓哭了。

    “哦,那你有多少钱?”

    “我没有钱……”

    “那这就是你不讲江湖规矩了,算了,谁叫我心软呢,再给你一个选择好了,一分钟一万块。”巫金叹了口气:“只要你愿意让李长风打一分钟,就可以抵一万块的账,我很大方吧,你咬咬牙,撑个一两天,一分钱都不用花,就能把这事摆平了,你看,先来多少钱的?”

    这哪里是心软,你还不如直接让李长风把我打死算了。

    狗毛哥唯唯诺诺支吾着,不敢话。

    “不想挨揍,还不想花钱。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巫金脸色一冷,起身就走:“长风,看来得辛苦你一下了。”

    李长风从地上捡了一根钢管就要上去。

    “,我有钱,我有钱!”

    狗毛哥绑架了李长风的母亲,一看李长风要杀人的样,就知道他真会往死里打的,钱再好,也要有命花才行啊。

    巫金伸手拦住了李长风,一脸微笑看着狗毛哥:“那么,请问葬爱帮的狗毛,您有多少钱呢?”

    “我手里有一百七十三万,我都给您,,你放我走吧!”

    狗毛哥是真怕了,出手机,给巫金转账。

    巫金看了看手机上余额提醒,摇了摇头:“可是狗毛哥,你这不大够啊。”

    “四海,你前两天不是还在吹你卡里还有五十多万吗,赶紧给老拿出来!”

    狗毛哥大声对一个混混咆哮道。

    “可是,这钱是我熬了好几个晚上才赢到的,我准备用来娶媳妇的……”

    叫四海的弟委屈的解释。

    “这时候还娶你妹的媳妇儿,赶紧给老拿出来。”

    “可是……”

    四海还是有些不愿意。

    李长风一钢管抽在四海的肚上,四海顿时老实了,马上从兜里掏出手机。

    “狗毛哥,还是不大够啊。”

    巫金一脸为难。

    “你们特么谁还有,赶紧拿出来!二蛋,你不是存了十七万准备买车吗?还有狗娃……”

    看到巫金脸上渐渐失去了耐心,狗毛哥真急了,全力压榨手下弟。

    夜路走多了,总是会遇到鬼的。

    可怜的葬爱帮,本身就以拦截敲诈中学生闻名,现在除了晒在楼顶的六,被巫金洗劫一空。

    连昏迷躺在地上的三都没有放过,用指纹验证,把卡里的钱全部转走了。

    “,我们这次是真没钱了,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狗毛哥哭丧着脸,心翼翼看着巫金。

    “哎,你们才凑出来不到三百万,就算我要了八百万,你们还差五百万。好吧,看你们挺可怜的,我再给你们打个折,只收一半,扣除我要赔给你们的五十万医药费,你们还差两百万呢。”

    巫金依然一脸的为难:“你也知道,我们混江湖的呢,讲究个言出必践,你看,我话都出去了,要是再收回来,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五千多字的大章,一章顶两章,北川给力吧?希望支持北川的朋友也给力一些,多多加书架和收藏,收藏就在右上角的五角星,点一下就可以了,不用花一分钱就是对北川的支持。北川继续去写,如果到晚上书架超过200或者收藏超过50,北川再更新一章!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63章 葬爱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3章 葬爱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虎王求生崽最新章节

        身无长处的文职剩女,一朝身穿兽世。
        在四个月亮的世界里,在兽变人还是人变兽的谜题里,一切按常理出牌,也成了大赢家。
        带着一群帅哥儿忠犬,用鲜红的大姨妈杀出一条坦途,收获甜美幸福的生活。
        为什么会是她来了呢? 看文吧!

  • 仙武至尊最新章节

        灵炎帝国两大绝世天骄之一,仅差一步就能迈入武王之境,却遭人陷害破境失败身亡!但他的灵魂不灭,进入了帝国小城一个废物少年古天星体中。外有强敌,内有恶奴!且看他凭着一双铁拳,轰落无数天才,整个大世界,都在他的脚下颤抖!

  • 茅山鬼术师最新章节

        我刚一出生就被降头师给偷走了,那人将我装在小棺材之中,埋入早就挖好的坟坑中。这口特制的棺材,是养鬼所用的‘鬼棺’,我被活着埋到了地下。师傅稻花真人救了我,他是茅山派的传人。我天生阴阳眼,上大四的时候被迫入行,从此,我的生活中鬼怪夜行尸魃作妖,巫蛊压胜凶灵怨咒,我在阴阳之间行走。我捉鬼驱魔的一生就此展开。

  • 死神遗书最新章节

        一个失去记忆的高冷御姐,一个身患绝症的腹黑萝莉,一个精神分裂的傲娇正太,一个没心没肺的无良大叔,在命运的安排下,先后来到一家名为“奈落之吻”的酒吧,各自的人生从此改写,互相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 千金医仙最新章节

        十年前,一场政变,他从天资卓越的五皇子一夜沦落为笼中之鸟;十年后,一起‘意外’,她从名满金陵的天才医女一夜沦落为他的阶下之囚。一场棋局,互相利用,从金陵到蜀中,从蜀中到长安,她是他的手中棋,亦是他的掌中珠……

  • 漫漫仙途登云记最新章节

        蓝家少夫人在仇家上门时自爆金丹而亡,重生成为五指峰外门杂役弟子。重获新生后的云嫚,只想带着女儿逍遥度日,无论是天骄前夫、转世神子还是妖孽师兄,通通都是浮云。

  • 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最新章节

        这个一个御姐费尽心思调教小鲜肉,结果却被腹黑小鲜肉强力反扑的爱情故事。一开始,李心慧只想把她家小叔子培养成为心思缜密,外圆内方,胸有城府的一代权臣。然而拔苗助长的结果就是一不小心给养歪了?小叔见她就眉目含情,说话必定语含暧昧,夜晚必定徐徐诱之李心慧:“小叔,你是有身份的人!”陈青云:“所以?”李心慧:“别再替我暖床了”陈青云:“我只是想睡在你身边而已!”rn

  • 超级微信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楚天霖,一个普通的男生,一次手机充电之时意外进水,电光四溅,本来以为手机报废了,尝试开机发现,手机里面所有功能都没有用了,只剩下一个微信功能,只不过,这微信功能和之前却大不相同,附近的人,竟然是哪吒三太子、二郎神、托塔李天王之流,摇一摇不小心就摇到了九天玄女,最最重要的,购物功能里面,竟然能买到人参果、蟠桃,还有各种神仙功法,脚踩富二代臂搂白富美的生活在向楚天霖招手。

  • 萌妃在上:腹黑王爷请宠我最新章节

        刚重生时,林纨以为只要卖卖萌就可以幸福长大……等她真的长大后却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啊!!去陪皇上围猎,却遇狼群!!已经定亲,却被逼着和亲!!千里寻哥,却遇到了天大的阴谋,好不容易脱身,却只能去敌国躲避!!多年后又遇到死对头,哼哼,我知道这人是个戏精,且看我将他拆穿!啊咧咧,谁能告诉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王爷是怎么回事,林纨:“别亲,和你不熟。”,某男一吃再吃,美其名曰:“一回生,二回熟!”

  • 惊华嫡女最新章节

        现代盗墓世家唐家嫡女,爱玉成痴,终于因为一块玉穿越了。姐只是想混吃等死,但这么多人要杀姐是怎么回事?真当姐好欺负吗?强势回府,斗庶姐,整继母,宫宴之上,唐家嫡女,惊世风华。据说皇陵中有宝物,哎呦,职业病犯了怎么破。“爷,我助你夺得帝位,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某女一本正经。“你说。”某男淡定的喝茶。“我想挖你家祖坟。”“……噗!”

  • boss的隐爱前妻最新章节

        有一个协议结婚并且离婚却记忆混乱的前夫是什么体验?“白boss,我们离婚了!”“好好好,我们离婚了!宝宝别闹!”有一个爱惹火却不负责灭火的前妻是什么体验?“宝宝——”白boss撒娇、渴望、哀求脸。“白boss,我姨妈来看我了。”何夏表示她是无辜的,是大姨妈先动手的。有一个脚踏七色云彩来救她的前夫是什么体验?何夏表示:暖暖的,想要和他过一辈子!

  • 娱乐圈刑警最新章节

        写写歌,破破案,工作娱乐两不误。  什么?靠脸?不存在的!!!

  • 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最新章节

        谢玲儿穿越了,穿越成了一个没圆房就被抛弃在家三年的农妇。极品夫君回来了,还带着美娇娘,这让谢玲儿不乐意了,大手一挥,决定休夫。休掉极品夫君后,无家可归,赖上了她的救命恩人,住到了他的家里。可谁知道,这个救命恩人不仅腹黑,还是个醋坛子。“玲儿,听说你今天摸了好多男人的手了,还看了他们的腿了。”某男说道。某女翻了个白眼,“我那是替他们看病!”“玲儿,我也病了……!”

  • 主神空间:你已被列为黑户最新章节

        我,李浩,一名主神空间资深轮回者,于一次任务中,在火影世界扑街。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一次醒来,眼前光明重现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那‘熟悉’面庞,却并不是我那些可爱的队友们,那么问题就来了......  提问:在火影世界挂了,然后又被科学狂人大蛇丸用秽土转生召回了现世,我该怎么做才能避免成为蛇叔实验素材的命运?!在线等,挺急的!!!  PS:嗯,书友群已建,599961449,这总吞不了了吧?

  • 小三劝退师最新章节

        许见尘是一个小三劝退师,在各种奇葩的爱恨纠葛中,扮演着各种角色,过着要么和小三对着撕,要么和小三一起嗨的精分生活。直到有一天,她遇上了一个脸皮厚过墙的痞子男,就一切都变了可她躲不掉这块牛皮糖也就罢了,最坑爹的是,他对她的过往情史居然了如指掌,那么问题来了,这人特么到底是谁?肖霍把她压在墙角,“你好好想想,你揍完了前男友又叫老子滚的那一晚!”许见尘:“?!#”

  • 仙草供应商最新章节

        太虚宗落魄弟子石樾偶得一个神奇的空间,里面有一块不小的灵田,这对于租不起门派灵田的石樾来说,无疑是一个翻身致富的机会。  更神奇的是,这个空间中央还有一间神秘石屋.某次,石樾不小心把自己一直不舍得花的几块灵石丢进了石屋之中,于是,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灵田在手,仙草我有!!  修修仙种种田,其乐无穷!!  -------------------------------  ps:本文正统仙侠种田文,无系统,有节操!欢迎品阅!!

  • 只因夜色太疯狂最新章节

        我和陈昊天的故事,始于一次肮脏的交易。再见面,他是男友的小舅,又用权势买断我的爱情,威胁我任他予取予求。为了报复他,我使尽浑身解数,要他栽在我手里,却把自己给赔进去了。我不择手段帮他排除异己,承担恶名,又给他洗衣做饭,生儿育女。可这些终究都抵不过他心里的那枚朱砂。他任旧爱对我百般羞辱,让孩子叫别人为妈,冷看我声名狼藉,锒铛入狱

  • 我们的1660最新章节

        一群人一起去改变历史,一群人认为自己能平推世界!但最后,他们发现被改变最大的是他们自己。一个民族的历史会不会受过诅咒?千年的辉煌总在关键处被毁灭。一个民族的发展会不会被下了圈套?无数次的循环崛起总是陷入归零的境地。  当别人以为可以完全封杀你时……实际上,你总可以再生。  永远不停下探索的脚步!  永远要在黑夜里大叫……  其实很多时候,一本书也在苦苦找寻属于它的读者。  QQ群:我们的1660(706797387)

    本章内容提要:
    ...    “哦,这个啊,我找了个黑客,黑了他和周丽丽的手机呗。”     白若灵仰着脑袋显摆着。     “这样也行?你们城里人真有心计。”     这件事在一中闹得沸沸扬扬,当天下午,政务处就下发了通知。     简涛品行不端,撤除教导主任职务,暂时由秦可岚老师担任。谢钦云和周丽丽各记大过一次。     谢钦云本来就是留校察看,学校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