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几辆车停在巷口,下来一批民警,开始挨家挨户查看收缴相机手机等拍摄工具。

    而特警也把鹰钩鼻男围在中间,押送到一辆装甲车上。

    “这个局长应该没有唬我,这个鹰钩鼻看起来真的有些来头。”

    凝重的气氛,让巫金很不舒服,快步离开了。

    一事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天,巫金到了医务室,发现樊忠已经站到了门口,脸上还有着伤痕。

    “这次被谁欺负了?”

    巫金撇了樊忠一眼。

    曾经过要保护樊忠,替他出头,现在就是兑现诺言的时候。

    “是……李长风!”

    樊忠低着头,不敢看巫金。

    “李长风?”

    巫金想起那个和谢钦云合伙在树林暗算自己,后来被学校开除的家伙。

    “他不是已经被开除了么?怎么还来找你?”

    “他被开除后加入了一个社会上的混混团伙,专门打劫学生。不知道从哪里听我现在手里有钱,就带人在我放学时堵住我,张嘴就要五十万。”

    “我不给,他们就打我,没办法,我就给了他们十万块,让我再凑四十万给他们,要不然以后天天堵我。”

    “岂有此理!”

    巫金气得一拳砸在旁边的墙壁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吗?带我去!”

    “知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

    樊忠赶紧带路。

    樊忠这些年赚了不少钱,年后刚买了一辆国产车,平常非常爱惜,擦洗的干干净净,但是现在车门和引擎盖上却有着好几处刮蹭的痕迹。

    樊忠开着车,一直开到郊区,停到一所破落的院门前。

    “李长风就住在这里?”

    巫金很惊讶。

    樊忠掏出手机,对比了一下门牌号,肯定的点了点头。

    昨天回来后,巫金心情一直不太好,心里本来就憋着火,今天一大早就听到樊忠被李长风敲诈的消息,更是不爽。

    一脚踹开大门,巫金带着樊忠大步走进院。

    李长风正在院里洗衣服。

    看到巫金过来,紧张的朝里屋看了一眼,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断对着巫金磕头,双眼里全是乞求之色,全然没有了一点嚣张。

    樊忠跟李长风同学三年,李长风还经常欺负他,对李长风的性格非常了解。

    那可是一中赫赫有名的疯,打死不认输的主。

    今天一见到巫金就跪地磕头求饶,这不符合疯的性格啊。

    “现在知道害怕了?”

    巫金对李长风了解不深,以为他只是害怕而已。

    “巫医生,我知道错了,不该去敲诈樊忠,今天请您先回去好吗?”李长风一个劲磕头:“十万块我会尽快还给您的,我李长风用性命发誓!”

    “发个誓就能摆平事情,要警察有什么用?上次放你一马,没想到,你不知悔改就罢了,竟然变本加厉,张嘴就是五十万!”

    “巫医生,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等过了今天,我一定上门请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李长风再次紧张扭头看着里屋,回过头来,都快哭了,一个劲给巫金磕头:“求巫医生再给我一天时间,就一天,好吗?”

    “哼!我凭什么相信你?做这件事情之前,你就应该考虑到,自己是否有能力承受后果。”

    巫金上前一步,怒视着李长风:“我也不为难你,自己打断一条腿,去派出所自首吧。”

    “先生,请等一下!”

    李长风的母亲曹琴从里屋扶着墙壁走了出来,只是了一句话就气喘吁吁,靠在门框上大口吸着气。

    李长风看到曹琴出来,闪过一道悲哀的眼神,赶紧爬起来去扶。

    “混账东西,我过多少遍了,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做,你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是吗?现在竟然敢去敲诈,是不是再过几天,你就要杀人放火了?”

    曹琴一把推开李长风,大声呵骂。

    本来就身体不好,一激动,了这么多话,曹琴差点晕过去。

    李长风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妈,你消消气,我改,我一定改!”

    曹琴扶着门框休息一阵,踉跄着走到院里,扑通一声跪在巫金面前。

    “长风得罪了先生,是我当妈的没有教育好,希望先生看在他还是个孩的份上,饶过他这一次。”

    曹琴泪流满面:“我知道,长风是为了给我看病才去做坏事的,罪魁祸首到底还是我这个没用的妈,我愿意替长风承担所有的罪责,只希望先生饶过长风。”

    李长风做了错事,对着巫金磕头,巫金不觉得有什么错,但是一位素无葛的中年人跪在面前,巫金却很不舒服,对着李长风招了招手,示意他扶起曹琴。

    李长风眼睛通红,把曹琴拉起来。

    曹琴失声痛哭,死死抱住李长风,好像她一松手,李长风就不见了似的。

    李长风也眼中含泪,却咬牙忍着,到底没有流出来。

    双眼圆瞪,怒视着巫金。

    “现在你满意了?”

    “怎么跟先生话呢?”曹琴慌张的转过身来:“先生,长风不会话,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你有肝癌,李长风敲诈樊忠,是为了给你看病。”

    巫金淡淡道。

    上次李长风在树林被自己电了那么多次都咬着牙没有求饶一句,这次见到自己就磕头求饶。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作风。

    从曹琴一出来,巫金就明白了。

    用巫眼了一下曹琴,在她肝脏发现了一颗鸽蛋大的肿瘤,看样已经很严重了,也就是我们常的,到了肝癌晚期了。

    巫金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确出了曹琴的病症,李长风震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难道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

    “对了,你是医生。”李长风眼睛马上亮了:“巫医生,求求您救救我妈,只要你能救我妈,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把你妈扶到里边休息,你过来,我有话跟你。”巫金目光复杂的看了母二人一眼,对曹琴道:“放心吧,我今天不会把李长风怎么样的。”

    巫金带着樊忠,走进李长风的房间。

    “你怎么看?”

    巫金看向樊忠。

    “我还真不知道李长风还有这样的苦衷,现在想起来,他除了要钱之外,好像并不怎么欺负人,并且他的学习成绩还是很好的,在一中都能排在前边。”

    樊忠哽咽着道。

    巫金点了点头,没有话,静静等着李长风。

    看似平静,心里也翻起了浪花。

    对付仇人,他不会留情,像昨晚那个光头大汉,巫金把他砍成几截,依然可以做到谈笑风生,丝毫不受影响。

    但是李长风的情况不同,如果巫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永远是亲情。

    从缺乏亲情,所以巫金最渴望亲情,见不得这样的情况。

    李长风安慰好曹琴,进屋直接再次跪在巫金面前。

    “求先生救我母亲,我李长风发誓,此生此世永远听您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哪怕是死,也绝不反悔!”

    李长风一头磕在地上,埋头不起。

    “你以为抬出重病的老娘,你敲诈樊忠这件事就过去了?”

    巫金坐在凳上,冷眼看着李长风。

    “我知道这次是我的错,不该鬼迷心窍去打劫樊忠,我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李长风抓起桌上的水果刀,毫不犹豫向自己的左手指切了过去。

    “老大,饶了李长风这次吧。”

    樊忠眼看水果刀就切到李长风手上了,忍不住替李长风求情。

    巫金伸手弹了一指,李长风的水果刀就被一颗石撞飞。

    “巫医生,我已经知错了,求您救救我妈吧!”

    李长风以为巫金不愿意原谅自己,马上急了,眼泪哗哗流了出来。

    “念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这次就再饶你一次,但是,你记着,如果再犯,决不轻饶!”

    巫金到底心软了。

    “我不敢求巫医生饶恕,只求巫医生能出手或者借我二十万,救救我妈。只要我妈没事,我愿意去自首赎罪。”

    李长风再次恳求道。

    “你不是要打劫五十万吗,怎么又变成了二十万?”

    樊忠好奇问道。

    “五十万是别人让我要的,我妈治病,只需要二十万就够了。”

    李长风羞愧的低下头。

    “怎么回事?仔细。”

    “被一中开除后,我要照顾我妈,就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但是无论是花销还是给我妈看病,都需要钱,我就加入了一个专门打劫中学生的混混团伙。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樊忠手里有钱,让我带着他们打劫樊忠,敲诈五十万,事成之后,可以给我二十万让我给我妈看病。昨天从樊忠哪里弄来的十万块也被他们拿走了。”

    巫金是李长风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自然不敢隐瞒,一五一十交代。

    “一帮混混也敢打我的注意,真是老寿星上吊,找死!”

    不过只是一帮混混,巫金没有放在心上,以后有空了,顺手就能解决:“如果我没有看错,你母亲的癌细胞已经扩散了,就算我借钱给你,手术成功的概率也不高吧?”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59章 樊忠求救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59章 樊忠求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59章 樊忠求救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59章 樊忠求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9章 樊忠求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绝世武圣最新章节

        宗派弟子燕云辰得到了一枚神秘的空间戒指,戒指中躲藏着一个神界遇难,坠落凡界的圣女。为了讨好主人燕云辰,高贵的圣女不得不拿出一件件神界功法,还有诸般绝世宝贝。燕云辰自此走向巅峰,傲笑天地。横行霸道,败尽天下英雄,成就了一段绝世武圣的热血传奇。什么?燕云辰表示还要趁人之危,对圣女图谋不轨!圣女当即脸色一白。

  • 惊世战妃最新章节

        幕元战国时期的魂族始祖,因为修炼走火而重生于两千后的崇元时代,一代风云人物变身为东晋国将军府中的废物四小姐。胆小懦弱,半痴半傻,从小到大,受尽欺凌辱骂,被链锁后院八年,受尽折磨。魂族始祖重生附体,天地变色。始祖非善人,岂能容他人在她的世界肆意妄为?欺凌?辱骂?暗杀?试试看!姑奶奶一巴掌把你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驭万兽,练灵丹,制神器,空间随身,风凌异世,谁能与她争锋?魂族秘境,暗藏风云,世人纷涌,抢夺宝物,挖其血肉。雪山苍茫,一人当关,万夫莫开。她傲视苍穹,剑指天下,天下若要亡她,她便杀尽天下。

  • 印天钟最新章节

        印天钟是“夕佳大陆”的一个传说;紫微塔,藏着惊世秘密的圣地;陆韵锺,一个无法修炼元力的废物小子。“夕佳大陆”,风云再起,问苍穹谁主沉浮。

  • 婚色来袭:首席的头号鲜妻最新章节

        凌梦瑶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拿身体交换利益,关键是……还给错了人。rn没想到这人还不简单,一而再再而三的帮自己化解危险,权衡之下……rn还是安安静静做他的小情妇好了。rn但……,真的仅仅只是情妇而已?曾经的青梅竹马再相遇,她又算的了什么?rn一切都不一样了。rn曾经期盼的温柔以待都是另一个人给的,似乎和他之间就像是一场梦一般,只是个过场而已。rn她和他的念念不忘,是缘分,还是噩梦?rn她的孩子,她的母亲,都是让她心如死灰的稻草。rn凌梦瑶死了,只有冷无心活着,苟延残喘得来的,难道还是虚情假意?rn她不信……也不会再自作缚了。rn冰释前嫌?还是形同陌路?

  • 凡体仙灵最新章节

        天界藏书楼嫏嬛阁里小仙奴被总管出卖,跌落凡界与一名修仙道士交换灵魂,并以男道士的身份在玄机观开始漫漫修仙路。小仙奴誓,一定要重返天界嫏嬛阁,还自己一个清白。js330

  • 诛仙之魔仙问心最新章节

        激萌的萝莉,热血的少年,为打破次元壁一往无前!js330

  • 天道之封神之路最新章节

        前世响当当的天道上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沦为权谋之下的牺牲品。曾经的对手舍身相救,痛下杀手的却是心中信奉的神明。重生异世,强者为尊,生存还是毁灭?既然天要亡我,那我便灭了那个天!

  • 高冷鬼夫缠上身最新章节

        冥婚当晚鬼夫想要杀我,后来我身赴险境,为了救我他却奋不顾身……

  • 重生之明珠暗投最新章节

        青梅竹马换来农夫与蛇;重生归来竟是一嫁五夫。傻白甜黑化重生复仇,且看娇弱小白花如何逆杀渣男贱女!!!

  • 顾少的法医娇妻最新章节

        介:
        斐筠失忆了!她大概也许能够肯定一定以及确定,自己是真的失忆了。否则她怎么会好端端的冒出了一个老公?而且居然还有一对龙凤胎。
        这一定是假的吧?
        只见一家甜品店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眨巴着眼睛看着橱窗里面的糕点,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可怜兮兮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弱弱的说道。
        “老公,我想吃~”
        “爹地,我想吃~”
        ……

  • 绝代风华:医女倾天下最新章节

        穿越前,她是受尽欺辱的庶出三小姐,下聘之日因亲眼目睹准相公跟嫡姐肮脏之事,被嫡姐失手推倒撞死,穿越后,她是人人避之不及的‘毒女’,风华无双。呵,一个混子也敢染指她?她让他死都不得痛快!嫡姐?后母?未婚夫?那就让他们怎么欺负她的,怎么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 天道神将最新章节

        羽枫觉醒前世记忆,发现自己在一个诅咒之地,父亲离奇死亡,在寻找真凶的同时,事情变得更加朴树迷离,一个天大的阴谋不断被揭开!而羽枫带着这份执着,一路斩杀,只为真相!

  • 剑主最新章节

        没有什么,是一剑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剑。许于如是想着,可奈何还是太强了。百褶之舞忆来生,一剑光寒千万里。

  • 他像岛屿终成海最新章节

        我不爱他,嫁给他不过权宜之计,但当曾经的心上人回来找我,我才发现我对陆瑾南,早已经情根深种…

  • 越战妖谈最新章节

        一段尘封了四十几年的记忆,一封战友独子带来的神秘家书。我再一次的踏上了几十年前的那片土地。早已死去的战友,无法遗忘的记忆,故人留下的嘱托,我们一行四人踏上了一条不归路。遥远的山村是不是真的存在?灵魂的传说是不是都是谣言?时隔了四十年后我带着战友的独子再次踏上了我和他父亲走过的那跳路程,希望再次找到早已经消失在人们记忆里的诡秘山村,找寻当年那天晚上发生的秘密事件。

  • 极品透视神医最新章节

        拥有一手出神入化医术的徐飞阳,归隐后住着四合院,只想做一个平凡人。谁知道不管是他负责贴身保护的绝美校花,还是住进四合院娇媚的嫂子,漂亮的小徒弟,以及世家最美的女神等,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往家里跑。这美女太多了,选哪一个?在线等,头疼,挺急的!

  • 毒后归来:拐个奸臣当靠山最新章节

        皆传尚书府嫡小姐心肠歹毒、行事狠辣无情,大逆不道。人曰:人若骂我欺我辱我,甚为难缠,该当如何?她答:我必坑之害之虐之,不使其残,死不罢休。世人不知恶女前世死无全尸,地狱重生而来,今生携仇带恨,手刃仇人,势要将肮脏权贵踩在脚下!不料却被前世奸臣看中,逃无可逃。他摁倒她,笑得邪肆,阴森森威胁:“本世子陪你作奸犯科,无恶不作,给你钱给你情退无可退。今日不若从了本世子,你猜本世子怎么弄死你?”

  • 全职武神最新章节

        武道天才?那是全职五项修改外挂。未卜先知?这地我熟,以前经常来。

    本章内容提要:
    ...    又有几辆车停在巷口,下来一批民警,开始挨家挨户查看收缴相机手机等拍摄工具。     而特警也把鹰钩鼻男围在中间,押送到一辆装甲车上。     “这个局长应该没有唬我,这个鹰钩鼻看起来真的有些来头。”     凝重的气氛,让巫金很不舒服,快步离开了。     一事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天,巫金到了医务室,发现樊忠已经站到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