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吧,等会儿就好了。”

    “你这药是哪里来的?卫不卫生?有没有药品批号?”蓝欣看着黑不溜秋的药丸,实在忍不住问道。

    “要不是看在熟人的面上,我会给你?这颗药丸治疗你这点毛病,简直是浪费。”巫金气呼呼道:“你吃不吃?不吃给我,我拿止痛药给你。”

    蓝欣利索的把药丸塞进嘴里,一仰头进了肚。

    “你不是不吃吗?”

    “我有不吃吗?我只是想问清楚一点。”蓝欣耍赖道。

    巫金给的药丸入口即化,一会儿工夫蓝欣就觉得肚暖烘烘的,不疼了。

    蓝欣仰头吃药的时候,露出了脖里的吊坠。

    吊坠是绿色的,在雪白皮肤映衬下,更显得晶莹剔透。

    见巫金一直盯着自己胸口,蓝欣脸色微红,嗔怪道:“往哪里看呢?”

    “呃”

    巫金收回目光:“蓝欣,你这个吊坠不错啊,看起来是极品好玉,让我想起了我要找的一件东西。”

    “你这块玉啊。”蓝欣掏出玉坠,递给巫金:“我爸爸去年和别人合伙开了一间玉器行,这是他从里面挑出来的精品。没想到巫先生竟然还对玉器有研究,一眼就看出来了。”

    “有研究不上,只是在寻找一块玉石,所以关注了一些。”

    “不知道巫先生在寻找什么样的玉石,我可以跟我爸爸,让他注意一下。”蓝欣好奇问道

    “我要找的玉石名叫地心火玉,是红色的,微微发热。”巫金解释了一下地心火玉的主要特性。

    多一个人打听也就多一份希望不是吗?

    “地心火玉?没听过,红色的玉石我只知道赤玉,但是会发热的就没有听过了。”

    “赤玉?那是什么?”

    “赤玉又叫南红,因为主产地在华夏南疆而得名,不过听我爸这几年赤玉被炒得很热,世面上见到的大多是假的,你要是想买的话,最好先找人鉴定一下,不要被人坑了。”

    “嗯。”不懂的地方,巫金还是很谦虚的。

    “起玉石,我想起来了,我爸今天他和别人合伙办了一次展览,巫先生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我可以去吗?”巫金的确很有兴趣,就算不买,去见识一下也不错。

    “展览就在我们家新开的玉器商行,开门做生意,自然谁都可以去。”蓝欣站起身:“咱们走吧,估计到地方就差不多开始了。”

    巫金先给书黎黎打了个电话,锁上门跟着蓝欣去停车场。

    一中里的学生,很多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开车来上学的不少,停车场停满了各种轿车,其中不乏几百万的豪车。

    蓝欣开了一辆中规中矩的奥迪,低调且不失稳重。

    巫金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一辆法拉利488带着低沉的轰鸣停在了旁边。

    一位看起来颇为帅气的男生打开车门走下来。

    “蓝欣,你晚上有时间吗?我家新买了一艘游轮,今天在上面办酒会,咱们一起去好不好?”

    男生颇为不善看了巫金一眼,向蓝欣问道。

    “费连城同学,不好意思,我没空,我已经约了这位先生一起去玉石展览。”蓝欣干脆的拒绝了男生,还伸手挽住巫金的胳膊。

    巫金知道,自己又成了挡箭牌。

    果然,费连城眼中闪过一丝嫉妒的花火,不过很快掩盖住了,笑着道:“我也听家里,和蓝伯伯合作从缅国弄了一批玉石过来,你如果要去,那咱们就一起吧。”

    “你不是要去酒会吗?”蓝欣秀眉微皱。

    “酒会也挺无聊的,我本来就不大想去。好了,就这么决定了。”费连城不等蓝欣拒绝,开车就走。

    “哎……”蓝欣气得直跺脚。

    “建辉,你等下去玉石展,有个不长眼的想要勾搭蓝欣,你去让他认识一下差距,让他知道,蓝欣不是他能染指的。”

    费连城在车上打电话吩咐一个家里专门做玉石生意的富二代。

    费家是龙城首富,但是主要产业是地产和医疗,在玉石行业只是玩票性质。

    费连城是费家独,由于费家的地位,所以顺理成章成为龙城富二代的领导者,就算年长几岁的见了他,都要称呼一声城哥。

    龙建辉也是富二代,家里主营玉石,龙城最好的玉石专家就在龙家,龙建辉跟着耳濡目染,也学了不少。

    费连城很清楚,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让龙建辉出手,不但能打巫金的脸,还能显示自己的风度。

    “咱龙城谁不知道蓝欣已经被城哥您内定了,还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龙建辉在电话里惊讶问道。

    “一个乡下来的土包而已,不过我估计他是蓝欣找来的挡箭牌可能性更大,毕竟蓝欣只要不傻怎么可能看上他。”费连城淡淡道。

    “一个土包也敢打蓝欣的主意?不管他是真的癞想吃天鹅肉,还是挡箭牌,”龙建辉拍着胸脯保证:“你放心城哥,等到了玉石展,我就让那丢尽脸面,自己乖乖滚蛋。”

    费连城微微一笑,挂掉电话。

    尽管费连城嫉妒的目光掩饰的很好,但是还是被巫金观察到了。

    “我都不认识他,他就一副我抢了他老婆的眼神,都红颜祸水,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巫金心里一声长叹。

    虽然好奇这的身份,不过巫金也不是八卦的人,蓝欣没,巫金也不问,两人一路沉默着开车停到古玩城。

    蓝欣带着巫金走进一家商铺。

    刚进门就见里面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你们家生意不错啊。”巫金赞道。

    “昨天才从缅国运回来一批毛料,这些人都是赶早来赌毛料的。”蓝欣解释道。

    “赌毛料?什么意思?”巫金好奇问道。

    “哦,就是赌石。”

    蓝欣看巫金依然一副不懂的样,就解释道:“制作完成的玉器一般都价钱高昂,所以就有人买矿石,来赌一把,如果里面有玉,就可以便宜很多,转手卖掉就能大赚一笔。”

    “还有这样的事情?”巫金在山里,只听到过赌博、赌马,没想到还有赌石一,立马两眼放光。

    “你也别激动,赌石的钱不好赚。”蓝欣提醒道:“赌石界有句老话叫神仙难断寸玉,这东西可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神仙难断寸玉?但是我有巫眼,可以,石头里面有没有玉一眼就能看出来。”

    巫金暗暗想道,觉得今天来的太对了。

    “蓝欣,你放心吧,我心里有底,既然来了,不赌两把岂不是遗憾?不定我运气好,今天就能大赚一笔了。”巫金兴奋道。

    “典型的赌徒想法,做梦都想着发大财。”费连城要等龙建辉,所以晚了一步,到了之后,正好听到巫金的话,龙建辉直接出言讽刺。

    “建辉,你怎么可以歧视外来务工人员呢?人家有理想是对的,万一实现了呢。”费连城接着道。

    “我是为他好,听他只是一个校医,每个月才三千块工资,别到时候把老婆本都输了,再想不开。”龙建辉一脸欠揍的表情。

    “你们有完没完?”蓝欣眉头微皱,有些生气,毕竟巫金是她带来的。

    “我们也是为了巫先生好,毕竟赌石风险太大,没有个几百万身家,最好不要玩。”费连城一副好心的样。

    “这个不用你操心,巫先生的身家至少千万以上。”蓝欣道。

    “蓝欣,你用不着这么给他戴高帽吧?你逗我玩儿呢,他要真那么有钱,还会跑去当什么破校医?”龙建辉夸张道。

    “不信拉倒。”蓝欣懒得解释,挽着巫金的胳膊道:“巫先生,你别生气,咱们走。”

    “两个蚂蚱而已,我怎么会生气?”这样的角色,根本入不了巫金的眼。

    他来赚钱的!

    “哼,一个校医竟然敢我们是蚂蚱!”龙建辉快气炸了,伸手就要去拉巫金。

    “何必跟一个民工动气?掉了自己的身价。”

    费连城拉住龙建辉,阴狠道:“等会儿他要赌石的时候,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龙建辉点了点头,忍了下来。

    蓝欣带着巫金走到另外一个大厅,这个大厅展柜里摆放的不是玉石,而是一块块石头。

    旁边是解石区,放着几台切割机,此时周围站了一圈人。

    “哎呀,见绿了,这是涨了啊,老弟,你运气真不错,一万二买的原石,竟然解出来这么一团好玉,至少能掏出两个镯,怎么也能值个十二三万,赚大了。”

    “我艹,这块原石,外面都有一层绿,我特么出了七万块买的,解开竟然是大白板,我干他娘啊,这次亏大发了。”

    “师傅,你心一点,从这边切,哎呀,算了,我自己来吧。”

    ……

    的切割台汇聚了众生百态,赚了的满面红光,输了的垂头丧气,围观的人有的羡慕,有的嫉妒,有的幸灾乐祸……

    “蓝欣,我想赌两把,”巫金已经跃跃欲试了,询问道:“去那边展柜直接买石头,然后付钱来这边切开就可以了吗?”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42章 毛料场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42章 毛料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42章 毛料场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42章 毛料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2章 毛料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狐媚君心最新章节

        一只白狐在受到师傅的惩罚后,变成一个美丽的女子,决定来到人间。来到人间后,遇到了自己的白马子。然而,公子是被诬陷的叛臣之子,被打入死牢。为了拯救公子,白狐来到朝堂,做了妃子。在后宫经历了很多苦难,她坚持下来,为的是帮助公子复仇。经历了生生死死,太多的爱恨情仇!精彩不断哦!

  • 躺下!格格大人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霍格格的牙掉了!rn第二次见面,曲王梓的牙掉了!rn这逗比萌作家与面冷心热腹黑牙医的对战交锋!rn这是一个以牙还牙的悲伤故事!rn斗着斗着,就成了爱情rn

  • 再踏浊苍路最新章节

        浊苍之路尚未走完,我又怎可倒下?!在那最灰暗的地方,有一个光点,不停闪耀,是指引,也是存活的依靠。而我永远不会满足于现在的成就,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变得更加优秀!

  • 天下为聘:邪王轻点爱最新章节

        她本是现代特工,被仇人追杀后,同归于尽。本以为必死无疑,却再次睁开眼睛啊咧?在棺材里?又来个男的?不按套路穿越啊!够惨啊!被救出之后更惨啊!身体原主被羞辱,被退婚,被欺负,甚至被勒杀,还有口气的时候就被活埋这能不能有点出息啊!怎么就穿越到了这么个怂货身上!那位无辜枉死的苦包子嫡女,看本小姐穿越到你的身体里,怎么拳打继母庶女妹,脚踢渣男俏女配!

  • 诸天拯救者最新章节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末日黄昏,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李庭芝愿以手中剑,斩出一个黎明js330

  • 诱妻入局:总裁老公太心机最新章节

        一场买醉,遇上了个不要脸的男人。刚开始以为他不行,于是被他给带入了圈套而浑然不觉。本是一场交易性的婚姻,她却在他的连环追妻计中,迷失了自我。  结婚后,傅以恩揉着自己的老腰,怒骂:你丫的不是不行么?  陆聿白摸着鼻子,嘿嘿一笑:非也,我只对老婆很行,对别的女人一点也不行。  傅以恩:你就是个大骗子!

  • 皇姬策最新章节

        文艺版“你的八字与皇上的八字岂止不合,简直是你死我活!”钦天监的一句话,让她从宫妃降为女官。她暗自庆幸,却不料一语成谶。深宫中危机四伏,得知身世真相的她隐藏自己,立誓报仇!平后宫,整朝纲,杀奸臣,夺皇位。为走上这皇位她付出太多,也辜负了太多,只盼余生与他不负盛世繁华。通俗版作为河间会总舵主千金,自从进了宫沈芸梦就开启了她的开挂人生。在宫里有腹黑却不得志的少年天子照顾,出国有邪魅狂狷的异国王子护着,缺钱了有大财主小爵爷,遇到危险了有忠犬保护。危机四伏之下,皇位和爱情她一个都不能放弃。否则怎能对得起她帝姬的身份!

  • 好女二嫁:豪门弃妇农家女最新章节

        原本以为是义无反顾的爱情,换来的却是丈夫“出轨”,被婆婆逼迫离婚,一纸婚前协议又让她净身出户!狼狈的逃回家,却发现她竟然怀孕了!当初结婚,亲朋友好邻里乡亲都不知情;如今离婚,更是无法对人言说。于是,未婚先孕、小三姘头、借腹生子……一大波流言朝她袭来!

  • 盛宠重生小毒妃最新章节

        前世的傅瓷性子隐忍,不争不抢,换来的,却是被亲生父亲挖心拆骨的结局。
        她怨,她恨。
        这天底下算计她的人,她都一笔一划刻在心上。
        若当重来一次,如何?
        若得重生,定要屠尽天下负她人,舍了半条命也要爬上权利的巅峰!
        妹妹欺她,毁之!
        姐姐辱她,灭之!
        弑女求安的父亲,不要也罢!
        人若来犯,必定毫不留情,杀之!
        她笑靥如花,手段却毒辣到让所有男子皆对她退避三舍,但偏偏这承周唯一外姓王爷特立独行,非要钦点她为他玺王妃。
        “我这人锱铢必较,阴险又记仇,若是嫁入王府,怕是王爷名声要受损。”
        “无碍,本王喜欢为民除害。”

  • 妖物大人,玩物新娘最新章节

        我的上身一凉,他什么时候把我扣子全解开了?“别……”“你得适应。”他挣开我的手,突然去拨我裤子。“还有,别爱上我,我不想好不容易遇上的双r血,因为心理变化,变质。”

  • 我心悦卿最新章节

        旁白:巩之樱这个吃货,居然能在前男友婚宴上吃的那么开心(一脸的嫌弃)。霸气总攻:老娘就是想吃饱了去大闹婚礼!男猪凌:你是猪吗?等你吃完婚礼都结束了。傻子樱:这,这居然是虾饺,我晕……

  • 农门弃妇会种田最新章节

        段小荷穿越当天就上了花轿,摇身一变成了村里二嫁的小媳妇儿夫君太怂没关系,媳妇儿进门罩你!家里太穷没关系,种田发家没毛病!村里的白脸大夫长得真好看,不知家有几口,娶妻没有?刘三扛起媳妇儿炕上跑,两眼放光闹着要洞房“媳妇儿,洞房生儿子吧。”“起开!”

  • 与秦始皇不可说的二三事最新章节

        苏行止本是勾陈殿一介小仙,下凡积攒功德碰到嬴政吞并诸侯横扫六合——苏行止:我撞破了你娘和吕不韦的奸情也没告发你居然想杀我!<`>嬴政:……误会ヾД苏行止:我帮你挡住燕丹的刀子你居然觉得我跟他有一腿!<`>嬴政:……都是误会ヾД苏行止:我特么一直把你当儿砸你居然想上我!ヽД嬴政:神经大条如你居然发现了真的好惊喜°°y

  • 神君撩人套路深最新章节

        莒蔹家本是八荒战神之后,可惜早已家道中落。而她嫂子却是海荒真君的嫡女,茫茫海荒的公主。她哥在八荒无权无势,自然入不得海荒真君的法眼,嫂嫂被强行许给了别人!
        作为殿堂级好妹妹的莒蔹,在嫂嫂出阁的前一晚,救出了她,成全了她和哥哥私奔的愿望。眼看着十个月过去,莒蔹万万没想到,气急败坏的海荒真君居然派人把她抓了去……

  • 近战狂兵最新章节

        撒旦一怒,血流成河!  他,名号撒旦,以撒旦之名,行杀戮之事!  回归都市,风云际会,强敌来犯,一路染血试问谁可争锋?  重返战场,硝烟弥漫,诸敌环伺,铁血杀伐试问谁可一战?  他,就是龙影兵王,当世撒旦!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为兄弟,赴汤蹈火;为美人,无限张狂!  【七少出品,铁血霸气】七少微信公众号:liangqishao1986请大家关注交流。

  • 高冷首席撩入怀最新章节

        她重生他的床上,被踢飞两次,男人明明是前世宠爱有加的老公,此世冷脸相对,而工作…这一切都是你前世过得太好了,上天妒嫉…宫寇洺是谁,男人见到调头走,女人见到躲着走,传说中赫赫有名的冷面神,伸伸手吓得鸡飞狗走。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死缠烂打不放也罢,还跟他作对,我的孽缘啊…她莫不经心冷笑,道:谁叫你是我前世老公,不缠你缠谁。他深邃眸子见到她冷笑,背脊一阵寒意,道:又要干吗,我怂了。

  • 皇后黑化手册最新章节

        皇后说:本宫回来了,你们怕是药丸!后来……“本宫乏了,拖这些贱人下去削着玩。”“还有,别劝本宫善良。”某真伪君子:o ̄︶ ̄o非主流版:某日,皇后站在城墙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噹初,妳断了莪翅膀,今日,莪必废了妳整個天堂!再牛逼的古琴师,也弹不出本宫的悲殇!

  • 大梦江湖最新章节

        相传太上老君、地藏王铸成阳元与阴鬼两枚虎符,相传同时获得两枚虎符即可封神入主九重天,江湖为此疯狂上万年,李淳风因无意中卷入了阳元虎符而起的江湖阴谋纷争,被同门诬陷,师父亲手废了修为打落深谷;大难不死的李淳风,机缘巧合下学得绝世阴阳术,并救祖玛教于危亡;患难兄弟袁天罡却因爱生恨,渐行渐远;袁天罡首先知道了虎符的秘密:虎符中所藏的乃是神技通天录,他盗取了李淳风的阳元虎符又嫁祸于郭潇潇

    本章内容提要:
    ...    “吃了吧,等会儿就好了。”     “你这药是哪里来的?卫不卫生?有没有药品批号?”蓝欣看着黑不溜秋的药丸,实在忍不住问道。     “要不是看在熟人的面上,我会给你?这颗药丸治疗你这点毛病,简直是浪费。”巫金气呼呼道:“你吃不吃?不吃给我,我拿止痛药给你。”     蓝欣利索的把药丸塞进嘴里,一仰头进了肚。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