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金只好关上医务室,跟两人走。

    车上,巫金再次询问病人情况。

    “哎,生机流逝,近乎断绝!”魏老苦涩吐出几个字。

    巫金一听就明白了,万事万物都有始有终,生灵也有生有死,所谓生机断绝就是这个人已经没有生命力,也就是传中的阳寿已尽。

    “生老病死乃是天命,人之常情,魏老你从医这么多年,应该能看开吧。”巫金皱眉问道。

    “他才七十岁啊!”魏老叹息一声:“老蓝跟我半辈交情了,实在不忍心他就这么去了。”

    “这不对啊。”巫金奇怪道:“看他们家的排场,也是有钱人,平时应该注意保养才对,怎么会才七十岁就不行了?”

    “巫先生,你有所不知。”蓝江插话道:“我父亲年轻时参加过自卫反击战,受了伤,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

    “原来是年轻时伤了元气。”

    巫金恍然。

    话间,车驶进一座庄园。

    这所庄园占地极广,里面中西式建筑错落其中,从外面看起来就如宫殿一般。

    蓝江带着巫金往里走。

    大厅里,一位穿着蝙蝠衫牛仔裤,气质出众,容颜清丽的女正坐在沙发上,焦急等待着。

    看到蓝江和魏老进来,赶紧站了起来。

    “魏爷爷,爸爸你们不是去请神医了吗?”

    女向两人身后看去,看到穿着随便的巫金,以为是魏老的徒弟助手什么的,直接忽略了:“是不是神医没空或者不愿意来?”

    “这位是巫先生,就是我的神医。”魏老指着巫金对女道,然后指着女对巫金介绍道:“这位是蓝总的女儿,蓝欣。”

    巫金上下打量着蓝欣,不住点头,不错,身材容貌气质与书黎黎秦可岚几女不相上下,也算是大美女,唯一不美的就是总冷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什么?他就是神医?”

    蓝欣一看巫金,年轻不,还肆无忌惮在自己身上瞄来瞄去,哪里有一点神医的样,哭笑不得对魏老道:“魏爷爷,我一直觉得您办事稳妥。这件事情关乎我爷爷的生死,您怎么却反而开起玩笑呢。”

    蓝老爷病重,蓝江做为唯一的儿,这两年在到处寻医问药,很多生意都渐渐转移到只有十八岁的蓝欣手里,蓝欣话自然而然有了一股居高临下的女强人气势。

    蓝江内心对巫金也表示怀疑,但是出于对魏老的尊重,他一直没有表露出来,现在蓝欣出声询问,他并没有阻止,也想看看魏老到底为何如此看重一个看起来平平常常的年轻人。

    “我没有开玩笑,巫先生是我认识的人中,医术最高明的,如果他都没有办法,那就是真的无力回天了。”魏老看到蓝欣质疑巫金,有些不悦。

    “那么请问这位先生,在哪里高就呢?”蓝欣追问道。

    “一中医务室。”请自己来看病,还不信任,对于蓝欣的追问,巫金也有些不悦,生硬答道。

    “一中医务室?”蓝欣撇嘴道:“我就是一中的学生,医务室的医生姓张,是个女的。”

    “咳咳。”蓝江道“我们的确是医务室把巫先生请过来的。”

    “哪又如何?如果真有本事,何必屈尊在一个医务室里?”蓝欣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神色,依然坚定道:“这么年轻,你从业几年了?不,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皱了皱眉,巫金脸色沉了下来。

    还是第一次见请人治病还这么牛气的,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真当我求着给你看病吗?

    “胡闹!”魏老斥责蓝欣一句,害怕巫金一怒之下离开,快走几步,一把拉住巫金袖,赔礼道:“巫先生,你不要跟孩一般见识……”

    还没完呢,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慌慌张张跑出来,对蓝江急切道:“蓝总,不好了,老爷危险了。”

    蓝江一听,赶紧往后边跑,刚跑两步,有返回来对魏戚道:“魏老,您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魏戚拉着巫金的衣袖,长叹一声:“我能想得到的办法都已经用过了,如果现在能有人救老蓝,只有巫先生了。”

    “巫先生,是女不对,还请巫先生救救老父亲吧!”蓝江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对蓝欣呵斥道:“欣儿,还不赶紧过来给巫先生道歉!”

    “巫先生,是我不对,请您救救我爷爷。”蓝欣知道,今天要是不道歉,魏老爷都可能走人,到时候爷爷真没救了。

    “巫先生,时间就是生命,还请您快去看看吧。”魏戚都快哭了:“蓝欣这丫头,回头我会收拾她的。”

    “罢了,去看看吧。”

    医者父母心,巫金倒也不会真的见死不救。

    魏戚一听,快步向里面走去,但毕竟年迈,走的不快。

    这时候晚一秒病人就可能抢救不过来了,巫金拉着蓝江直接跑起来。

    “要是不能治好我爷爷,看我怎么收拾你!”

    蓝欣噘着嘴,也跟着跑了过去。

    庄园里专门划出来一块区域用来疗养蓝老爷,平时连声虫鸣都听不到,此时却响起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

    蓝老爷的病房外已经聚集了一大批医生,很多都是各省相关领域的专家。

    看到魏戚过来,纷纷让开道路。

    巫金等人直接冲进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已经奄奄一息了,看到魏戚进来,想伸手,试了几次,终究没有力气,无奈放了下去。

    魏戚抓住老者的手,伸手一探,脉搏已经微弱几乎没有。

    眼中金光一闪,巫金观察着老者。

    果然如魏戚所言,老者体内多处器官功能衰竭,肝、脾、肾上面能清晰看到手术过的痕迹,看来老者年轻时受伤不轻。

    魏老此时已经毫无办法了,抬头看着巫金,眼中满是乞求之色。

    既然来了,自然不会不管,巫金伸手在蓝老身上按压几下,度了几丝元气jin ru蓝老体内。

    看到出手的不是魏老,而是一名十几岁的年轻人,后面那群医生纷纷皱起眉头。

    “这是谁啊?这么严重病人他也敢碰,不怕出事吗?”

    “估计是魏老的徒弟,带出来见世面的。”

    “这也太胡闹了,亏我还听魏老和蓝老是生死之交呢,竟然用蓝老给徒弟练手!”

    ……

    随着元气游走,蓝老原本涣散的眼神慢慢聚焦,缓缓抬起手,抓住魏戚的手,甚至对魏戚微笑了一下。

    蓝江和蓝欣一直跟在身后,全程目睹了巫金只是按压几下,就把蓝老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后面跟着进来的一群医生,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哑口无言。

    蓝江对巫金再无丝毫怀疑,暗自庆幸刚才的决定。

    蓝欣捂着嘴,满脸不可思议。

    巫金伸手在蓝老身上一点,蓝老就沉沉睡了过去。

    “让老人家休息一下吧。”巫金道:“如此挣扎徘徊在生死之间,很难熬的。”

    蓝家是龙城第二富豪,能走到这一步,就是因为老爷的缘故。

    蓝老年轻时血战沙场,屡立战功,蓝家正是在他的庇护下才得以在短短几十年发展壮大,蓝老一旦离世,蓝家的处境将会艰难许多。

    “还请先生出手相救!”

    听到巫金的话,蓝江羞愧低下了头,再次深深鞠躬。

    “巫先生,可有什么办法?”魏戚也出声询问道。

    “办法倒是有。”巫金沉吟一声,淡淡道:“而且不止一种。”

    蓝江闻言,不由露出欣喜之色:“请先生……”

    “你先别急,听我完。”巫金挥手打断蓝江:“我的方法分为治标、治本、治愈三种。”

    这次连魏戚都竖起耳朵认真听着,他和蓝老爷私交甚好,对于蓝老爷的情况最为了解,到今天一点办法没有,巫金只是看来一眼,就提出了三种方法,让他非常震惊。

    但是他却不怀疑巫金的可信度。

    “我可以指导魏老,对蓝老爷施以针灸,再按方抓药,半月即可下床,五年之内不会出问题。此为第一种方法。”巫金伸出一根手指:“这也是最简单的办法。”

    “第二种就是我用巫虫修复受损器官,老爷受伤太重,想要修补并不容易,过程会很痛苦。”

    “或者你们去寻找一头一年大,角上各有两道白纹的耕牛,然后我以巫族的巫启之法,将耕牛的精血祭入老爷体内,次日即可痊愈,此为第三种方法。”

    蓝江和那群医生都露出震惊之色,只有魏老抚须思索。

    “第一种办法还算中医范畴,后两种方法却没有科学依据了。”

    “这算什么办法?从来没听过。”

    “这不就是巫族跳大神吗?看来这蓝家也是走投无路了,连这样的江湖术士都信。”

    后面的一群医生,声议论着。

    刚才看见巫金出手,觉得巫金有些本事,但是这提出的后两种方案却让他们无法理解。

    “第一种治标之法,诊费十万。第二种是治本之法,诊费百万。第三种乃是治愈之法,诊费千万。”

    不管这群医生议论,巫金又抛出一个大炸弹。

    “什么!上千万的诊费?”

    “一千万看一次病,可以请世界上最著名的医师了。”

    蓝欣就站在那群医生旁边,听到医生们的议论,俏脸冷若冰霜,跟众人一起等待着父亲的决定。

    “巫医生,只要能治好父亲的病,钱不是问题。”蓝江道:“只是,后两种方法听起来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不知道效果是否真如先生所言。”

    “若不能达到我的效果,分文不取。”巫金淡淡答道。

    蓝江看向魏戚,想询问一下魏戚的意见。

    *v本\文*/来自\v\v/**\ .pi. ,新快无弹*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24章 病危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24章 病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24章 病危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24章 病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4章 病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太傅太诱人最新章节

        他是凤栖当朝的太傅,一个德才兼备,温润如玉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前有邻国公主芳心暗许几次三番来求婚,后有凤栖各路女子来倾心
        他(她)是凤栖王朝里神秘的隐王殿下,传闻中杀戮无数,手刃强敌的鬼见愁,
        据说面具下藏着一张堪比梦魇的残缺脸,是凤栖云英未嫁少女爱情噩梦
        为了不舍太傅这等肥水流到凤栖以外的田地,隐王尽然暗自出手了
        坊间都讲这事就是好一朵鲜花插在了那个什么上
        嬉笑怒骂卖萌装傻,他(她)这个隐王要得到太傅的心还真心酸呐
        一张泛黄的美人画,一块羊脂玉,一段被爆出的不为人知的辛秘
        她重披战甲,再赴沙场,生死两茫茫……

  • 雷碎星辰最新章节

        星空之门大开,神州乱象再起。    古妖潜伏世间,荒兽纵横四野。    地魔挣脱樊笼,圣者遨游天外。    人族能否再度执掌大6权柄。    一个从雷狱城逃出的少年,一颗掩埋在绝地的神奇石珠,一段不甘平凡的强者崛起之旅。    若前方星光拦路,吾唯有一雷碎之。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群:53o122742)js330

  • 穿越到游戏商店最新章节

        一个死大学生突然现自己推门就能去游戏商店。    太好了!黑玉断续膏?买了!啥?你只收银子?好,我去弄银子。    哗!这是天香续命露?啊?要大唐铜钱?好,我去潘家园!    这这这这这……这星际战舰我要了!!什么?星币?那个,伙计,你能先告诉我星币上哪搞去么?js330

  • 儿砸,你爹是大反派!最新章节

        在很久很久之后,小团子问自家娘亲了一个问题。当初为什么和爹爹在一起?林妙妙长叹了一口气,苦大仇深的说道:“你爹当年坏的流油,但是在某年某月的一日下午,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癖好。”小团子挠了挠脑袋,开口问道:“什么癖好?”林妙妙摸了摸床上刚刚操劳过的某人。有些不堪回首的说道:“沉迷卤蛋,无法自拔。”男主冷酷冷静睿智英俊帅气邪魅强大,但是他是个光头。

  • 蒋少宠妻不要脸最新章节

        “女人,你给我记住了,咱俩的事还不算完呢,从今天开始,你只许伺候我一人!”别TM给我唠社会磕,给老娘塞钱的男人比你吃的盐还多。管他是商界霸主还是黑帮老大,夺走老娘的初夜休想有好日子过!怎料天意弄人,从此命运的红绳将我和他紧紧绑在了一起

  • 一夜成婚,娇妻自投罗网最新章节

        一场晚宴,她莫名被一头“狼”盯上!他步步紧逼:“做我的女人。”苏黎摇头:“我有未婚夫。”“我知道,是陆一鸣。”她冒用他未婚妻名头这么久,他就是来收利息的!然而她不仅冒用他未婚妻的名头,还说他,短、小、快,达不到她的深度。陆先生很不认同这观点,急需证明她理解有误!某一日她被他压在身下:“到底是我太深,还说你太浅,这个问题需要好好深入研究。”苏黎:“……”事实证明,狼是喂不饱的…

  • 穿越仙妃要逆袭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走到哪儿倒霉到哪儿的修真者,白休一度怀疑,自己前世一定同时得罪了幸运和衰运两个女神,要不然为什么好运一次没有,坏运接二连三,连绵不断?
        看看人家穿越,眨眼就能够吊打欺压他们的人,而自己穿越,却只能被欺压自己的人追着打。
        再瞧瞧人家的运气,走到哪儿宝贝捡到哪儿,而自己呢,狗屎发现不了一坨,能做的,就是看见别人拣宝了,自己拼着命的去抢。
        瞅瞅人家遇见的人,重情重义,烈骨峥峥,而自己遇见的人,不是无耻不要脸的抢东西,就是势要追杀她到天涯海角的一根筋傻逼。
        ……
        白休表示万分的无奈,她还能怎么样,老天既然无眼,那她就用竹竿儿把他戳下来,自个儿爬上去当老天。
        某男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讨好似的陪笑道:“娘子威武,为夫在旁边给你加油助威!”
        “滚!”

  • 重生之护国云姬最新章节

        前世,她代父出征被称为浣月女修罗,没曾想死在前任这对狗男女手中。索性,老天有眼,一朝重生,一心放下前尘往事安稳度日。没曾想又被傲娇皇帝套路。怀孕三月奔赴战场,查冤案,斗前任,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还未曾从战场归来便被皇后污蔑,孩子非皇家血脉又是一对狗男女,我云霓还真是给你们脸了!

  • 相公难养:喂喂包子种种田最新章节

        女大学生谢惜芙不过是睡了一觉,就穿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朝代,成了个被亲爹活活打死的可怜女孩。壳子换了一个,渣爹渣娘极品兄妹环伺四周,外带一个小拖油瓶要养活,万幸的是空间也跟着穿越了来,谢小姐总算不是赤手空拳。……然而,以上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大将军霸道地捏着她的下颌,说:“我要你养我一辈子!”谢惜芙一脸惊恐。

  • 戏闹初唐最新章节

        穿越了,啥,这是大唐,算了,算了,大唐大唐吧,既来之,则安之,什么,李二哭着喊着要让我当驸马,不干,不干,你想让我给皇家卖命啊,不干。唉,算了,算了,公主还算贤惠,漂亮,勉强就收个平妻吧,谁让李二是那么不要脸的呢,也就大唐这么乱,平妻也是妻。什么,什么,大姐啊,你怎么看上那长孙老妖精的儿子了,算了,算了,看上看上吧,什么,小妹你也抢了李二的一个驸马,这李二可是倒的什么霉运啊,这公主哭着喊着要嫁人,两个预定的驸马还被人给抢了,竟然一点脾气都没有。那个,不是朕太无能,而是对方的老娘太强大,朕可是无言以对。

  • 美丽新世界最新章节

        九十年代的上海,一心想早点出嫁给弟弟腾出新房的王依微,居然放弃了“金龟婿”陈浩,任性地嫁给了一穷二白的杨晓。没有被祝福的她,本以为能和爱人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但是面对人心的莫测,却是困难重重,不过她仍然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美丽新世界。

  • 魔女令之夫君别跑最新章节

        叶小宝一觉起来,看着自己周围陌生的一切懵了,再加上这奇葩的一家人,叶小宝更懵了。不过还好她感觉自己的人品不错,走在路上没事有人送金手指,想要升级还有给送武技秘籍,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呀!为了逃婚跑去帝都学院,结果还可以遇到呆萌漂亮小白狐,这真心是人品爆棚!可是为什么它会变成他呢?!

  • 挂名地府混都市最新章节

        时良在大四快要毕业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爬了华山,然后得到了生死薄,成为一名候补鬼卒,兢兢业业向着更高的职位冲击,抓捕世间大小恶鬼,维持天道运转,创立三界轮回。

  • 行凶者最新章节

        世界的极端并非南北,而化黑白。光鲜亮丽的外表之后是人性的丑陋还是灵魂的迷失?当你站在阳光下,影子是否会一样正直?黑暗和光明似乎只有一步之差。繁华的城市生活加速了黑暗的蔓延,连环的命案、失联的少女、丢失的器官一桩桩的命案压迫着林宇团队的神经,而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欲望的驱使?毕业于国内顶尖警校,在警界摸爬滚打近十载勉强混做刑侦队长的林宇陷入了正义与黑暗的交锋,沾满鲜血的残手正悄悄伸过来……

  • 巅峰至尊最新章节

        冯胜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却被玄武分魂选中,经过试炼发现毫无价值后,直接放弃!结果出人意料的成为了盖世强者,什么上古!什么神兽!无论是什么样的高手,都会倒在我的刀下!我要斩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 村官崎岖路最新章节

        原本以为成了小公务员,可以养家糊口。没想到,处处被打压,咸鱼翻身居然是因为,因为指了一条通向卫生间的路?

  • 鸩宠最新章节

        纪王朝三十七诸侯国,他是墨国的国主,她是黎国的公主。他爱上她容颜倾城,她倾慕他才华横溢。本应是佳话一段,却奈何造化弄人。他用他的智慧与铁血倾覆了她的家国田园,她用她的双手毁了他爱上的那副绝色。墨王宫里再相见,她的新名字叫容安。容我一生平安。新名字却逆转不了既定的人生。彼此是仇人,更是爱人。揭开一场灭国阴谋,撕碎彼此脸上面具,时而共进退,时而剑相向。到最后,才发现,人未必奈何不了命运,可我却奈何不了你。

  • 总裁老公,宠翻天最新章节

        慕妤乖戾嚣张的甩钱说拜拜。“陆先生人人爱,可我就是不稀罕!”哪料陆先生一宠成瘾。帮她宠她护她,化身宠妻狂魔,将她宠的上天入地!

    本章内容提要:
    ...    巫金只好关上医务室,跟两人走。     车上,巫金再次询问病人情况。     “哎,生机流逝,近乎断绝!”魏老苦涩吐出几个字。     巫金一听就明白了,万事万物都有始有终,生灵也有生有死,所谓生机断绝就是这个人已经没有生命力,也就是传中的阳寿已尽。     “生老病死乃是天命,人之常情,魏老你从医这么多年,应该能看开吧......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