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有限,你们赶紧进去吧。”巫金向慕容悠几人挥挥手,转身走出神庙。

    “咱们进去吧!”慕容悠深深的看了一眼巫金的背影,伸手扶住五空,顺着前辈们做出的记号,走进大厅通道。

    陈稳也扶住钟不离,跟在后边。

    巫金走到神庙门口,盘膝坐在地上。

    之前和大蟒、鼠潮、大雕的遭遇,巫金的元气消耗了三分之二,在直升机上只恢复了一半。神庙附近灵气浓郁,巫金正好可以趁着等白霜的这段时间恢复一下。

    几个小时后,巫金突然听到一道呼啸之声,睁眼一看,一道白色幻影停在自己身侧。

    白色幻影正是白霜。

    还未说话,白霜抬头在周围使劲嗅了嗅,皱眉问道:“这里怎么有股淡淡的血腥气?”

    “之前的鼠潮中,我有同伴受伤了,血腥气应该是他们留下的!”巫金说道。

    “受伤了?严重吗?”白霜问道。

    “还好,都是些皮肉伤,上了药应该很快就能恢复。”巫金笑着说道。

    “那就好!”白霜看了一眼神庙大门:“你的同伴都进去了?”

    “是的!”

    “这些是我给你带的东西!三十二块黑令,四块红令,五枚培元丹、六枚天穹丹。”白霜从肚皮上的口袋里掏出几十个牌子和一些瓶瓶罐罐。

    牌子大部分都是黑色的,和巫金脖子上戴的一模一样。在几十块黑色牌子中有四道红色格外亮眼,巫金拿起一块:“这就是前辈说的红令?”

    “对,超过四十岁的人佩戴这块令牌就可以和你们一样进入秘境了。”白霜又指了指地上的几个瓶子说道:“这五个红色玉瓶装的是培元丹,这六个白色玉瓶里装的是天穹丹!”

    “好的!”巫金心里默默记下,然后对着白霜行了一礼:“这些东西对晚辈的确很重要,晚辈就厚颜收下了!”

    “我能看出来你和小不点儿之间的感情,你不用跟我客气。”白霜说道:“其他东西我不管你怎么处理,但是必须给小不点儿留下一块红令!”

    “一定!”巫金郑重点了点头。

    “对了,接下来你准备去哪儿?先去七蝎族战舰,还是先去木之灵地?”白霜问道。

    “我突破比较慢,如果先去灵地的话,可能会耽误。先去七蝎族战舰吧,这是我进来的使命。”巫金答道:“等从战舰那边回来,我把东西交给同伴,到时候再去灵地,耽误了我就等两年后秘境下一次开启的时候再出去。”

    “灵地到此地近万里之遥,中间还有好几处危险需要小心通过,通道口开启之后两个月,你的时间的确有些不大够。你等到下次开启再出去也好!”白霜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不是说你们得到了一个飞行器吗?哪儿呢?”

    巫金沉吟一下,挥手从王石里召唤出一架武装直升机。

    “这……”白霜吓得接连后退几步,然后指着直升机,不可思议道:“你有空间宝物?”

    “是的!”巫金点头承认。

    “原来你是天河皇族后裔!”白霜深深看了巫金一眼,抱起两只前爪,对着巫金恭敬行了一礼:“多谢皇子如此信任我!”

    “我和小不点儿是生死之交,前辈是小不点儿的母亲,本就应该相信前辈。”巫金赶紧扶起白霜,然后疑惑问道:“前辈,请问你为何称呼我皇子?”

    “皇子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天河皇族后裔啊?”白霜疑惑问道。

    “不知!”巫金摇了摇头:“不过我之前遇到一个灵魂状态的老者,他也说过我是皇族。”

    “灵魂状态的老者?可以装下这么大物件的空间宝物……”白霜眉头紧皱,露出思索之色,突然瞳孔一缩,问道:“你遇到的老者是不是九老?!”

    “这位老者的确自称九老!”巫金好奇问道:“白霜前辈怎么知道的?”

    “界石再现!界石再现啊!”白霜没有回答巫金,而是喃喃自语道:“预言真的成真了!”

    “白霜前辈,你怎么知道界石?什么预言?”巫金更加迷惑了。

    然而白霜依然没有回答巫金,而是直接匍匐在地上,用比刚才更加恭敬的语气说道:“嗜灵族白霜,拜见界石之主!”

    巫金立刻跳到一旁,躲开白霜的跪拜之礼,然后拉起白霜:“前辈行如此大礼,我如何能当得起,不是折煞我吗?”

    “皇子当然当得起,你不仅仅是天河皇子,还是界石之主,也是天河一族重新崛起的希望!”

    “白霜前辈,你还没回答我,为何要称呼我为皇子?”

    “因为空间宝物非常珍贵,能够随意装下这么大飞行器的空间宝物,只有天河皇族一脉才能认主!”白霜答道:“而你又说有个灵魂状态的老者也说过相同的话,能以灵魂状态存世的人,至少是元神期以上高手。

    而以目前隐地的修炼环境,根本不可能孕育出元神期高手,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你见到的是当初自封肉身五感六识守护界石的九老!”

    “原来如此!”巫金恍然大悟。

    “皇子,以后不管对任何人,都不要再提起九老,更不可以提起界石,王石能不用,也尽量不要用,知道吗?”白霜提醒道。

    “知道了!”巫金看白霜郑重的样子,马上点头答应。

    “对了,你有这样的飞行器,噬石鼠根本无法奈何你们,你的同伴为什么还会受伤?”白霜问道。

    “一方面怪我飞行器拿出来的晚了,还有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被鼠潮包围的时候,还遇到了一只大雕,它的翅膀能发出速度极快的翎羽,我的同伴就是因为它才受伤的。”巫金叹了口气道。

    谁知道白霜听到巫金这么说,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这只大雕是不是黑色的?只有脖子和头是白色的?”

    “前辈,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巫金好奇道。

    “我当然知道这只大雕,因为它就是害死小不点儿父亲,害的我和小不点儿骨肉分离几十年的暗影雕!”白霜咬牙道!

    “它就是暗影雕?”巫金一惊,懊恼不已:“早知道我就追上去把它干掉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959.第1959章皇子(五更求月票)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959.第1959章皇子(五更求月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959.第1959章皇子(五更求月票)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959.第1959章皇子(五更求月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1959.第1959章皇子(五更求月票)】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绝宠法医王妃最新章节

        身为21世纪的首席法医官,谢玲珑从来都不相信自己也会中头彩玩穿越。但事实证明,这不止是穿了,而且是一穿悬案缠上身!陷害?她淡定自若;刁难?她游刃有余,专业在手,谁能奈何?然而铁血如她,可唯于情,却偏偏缴械投降。无心出言,却惹恼了个腹黑王,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把他装在心里,再也放不下。一路披荆斩棘,她从未言败,可当他邪魅一笑,圈她入坑的时候……“爱妃,你还跳得出来么?”

  • 安徒生的眼泪最新章节

        香帅掌管知名的酒吧,活在美女中间,不管事事,活得潇洒,却身体力行的考出了各种急救证,帮助了一个又一个需要帮助的人。rn他16岁之前生活在根本哈根,正当时目睹母亲溺死在夏威夷的海里,之后与哥哥成为陌路。rn米莉想做一个写尽人生百态的作者,认为爱情是圣洁的不能被金钱玷污,却被赤裸裸地伤害。rn香帅与米莉不打不相识,笑对她说:谁说我不爱钱?我不爱钱是因为我知道随时有大把钱可取,这底气不能失。

  • 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最新章节

        南城最声名狼藉的女人却活在每一个南城男人的眼里和心里!有人说她手段狠,有人赞她酒量高,有人夸她技术好!她声名狼藉,却美艳妖冶,不可方物。容胭为了三千万嫁给了南城江家的小幺,等来的不是这个隐婚丈夫痊愈出院,等来的竟然是老公哥哥野心勃勃的纠缠。一夜情迷,她却笑着看他:“江先生该不会幼稚地以为,只要上一次,就要上一辈子吧?”他吐出一口烟雾,用深不见底的眸子睇她:“如果说我不仅想上一辈子,而且还要受法律保护的上一辈子呢?”容胭还没来得及反应,一纸婚约递到她眼前。可她心有预谋,接近他,她另有所图!潇洒地签字结婚,她说:“江先生,以后请多多关照!”他回答地颇为简洁:“一定!”当所有人都知道容胭所嫁的男人竟然是江氏集团身价千亿的江遇城,是在容胭提出离婚的时候。直到他冷着脸

  • 秘密情人别惹火最新章节

        为了复仇我回到了云东,改头换面,全身整容,唯独没有改名。我还是叫何好,如何的何,和好的好。再次见到高焰,他想尽办法调查我的身份却一无所获。我撩拨他,勾引他,不惜把自己卖给他,只为了能夺走他的心,再把他狠狠揉碎践踏,好叫他从天堂跌落地狱,却不想我千算万算,自作聪明,最终惹火烧身,无法自拔。

  • 武命苍穹最新章节

        太天之界,天地阴阳,地生邪灵。地心之内,万古邪神,欲主乾坤。天宇大帝,舍生取义,千古流青。远古四灵,通天神阵,震摄万邪。天赐神体,聚灵神珠,乱天动地。九尾灵狐,永世为妖,情动九天。化天之决,融天脱凡,主宰乾坤。平凡少年,青云之志,踏破九天。

  • 蓝色墨镜最新章节

        第一次尝试写作
        请给予指教或批评

  • 洪荒火榕道最新章节

        叶天不由感叹,我怎么会成为一颗大榕树了!你就是穿越也好、重生也罢,最起码是个会动的啊!叶天吹着清风静静的,看着自己全身如火一般颜色的树叶跟躯干,非常无语。js330

  • 困兽之欲最新章节

        少爷,你别对他笑,我会想杀了他的。从前我唯命是从,只为得你青睐,后来明白不如暴戾恣睢来得实在。《一个鸭子有什么好心疼的》中Josephxadonis霍霍做的封面好赞

  • 逆世狂神最新章节

        少年石三生,父母失踪,家道败落,受尽欺凌。偶得异宝,逆转气运,修炼绝世功法,掌控天下异火,以世上第一凶兽为坐骑,被天下第一美人所青睐……崛起之路势不可挡!神魔阻路,弑神屠魔。天道不显,破灭苍穹。……我为狂神,我要逆世而行,主宰八荒六合沉浮,轰轰烈烈,宇内莫敢争锋!

  • 撩人总裁,律政娇妻欺上身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调教与反调教的故事,这是一个压迫与反压迫的故事。当女人欺上身,傲娇的总裁大人要如何才能反攻?叶语晴一向自认自己是五美青年,社会主义接班人,怎料“不小心”打了花花总裁成烨之后,又在法庭上单挑“三观污污”的总裁大人全胜而归,从此走上了不死不休,女虐男欢的霸宠之路。

  • 猎爱谋婚:大叔宠妻有一套最新章节

        三年前的一夜乌龙,彻底毁了杨希的爱情和婚姻,而乌龙的男主角沈炎又亲手把深陷泥沼的杨希拉了出来,是福是祸,不经历怎么知道?杨希本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幸福,谁知道这又是一座精心设计的围城,这次她想再出城,好难。

  • 与秦始皇不可说的二三事最新章节

        苏行止本是勾陈殿一介小仙,下凡积攒功德碰到嬴政吞并诸侯横扫六合——苏行止:我撞破了你娘和吕不韦的奸情也没告发你居然想杀我!<`>嬴政:……误会ヾД苏行止:我帮你挡住燕丹的刀子你居然觉得我跟他有一腿!<`>嬴政:……都是误会ヾД苏行止:我特么一直把你当儿砸你居然想上我!ヽД嬴政:神经大条如你居然发现了真的好惊喜°°y

  • 戏法罗最新章节

        老荣、老柴、老渣、老月、老合,此五老谓之五花。  金、皮、彩、挂、评、团、调、柳,谓之八门。  五花八门谓之江湖。  写一个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江湖;写几个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行当;写几种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手艺。  写几位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手艺人;写几件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所熟知的事情。  安县戏法罗、湖南鬼马张、江东快手刘、西南傅家、北方穆派、华北韩家门、京城单义堂……  徐徐揭开一副真实存在的江湖彩门画卷。

  • 魏澜之殇最新章节

        梦乎?戏乎?天意弄人!被孤临死前视为可以制衡司马懿的谋士,居然短短几年病逝,陈群,刘晔虽发觉司马野心,但也无力回天!辅佐了孤三代后人的张颌被司马懿用计杀害,我曹家第一名将用命救出来的牛金也被司马懿毒杀!孤耗尽了一生所建立的青州军,虎豹骑已经烟消云散,数十万魏军早已经听从司马家,孤该怎么办?天下皆知司马,已忘曹乎?

  • 位面之神最新章节

        异位面的二皇子方浩,在位面战争中被战败的父皇偷偷送入地球隐藏了几万年,终于觉醒过来,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重回异位面,借助地球武器与天生神力,招揽人才,与敌人决战!
        子弹能不能击穿低级妖兽的皮肤?一本天尊级功法和一台海尔冰箱,哪个更贵一些?方浩不停地奔波于地球与其它位面之间,他是否会迷失在多情的异位面公主裙下?大把的金钱、位面至高权力向他袭来,他能抵住诱惑,打败拥有超强肉身的妖兽神皇吗?

  • 九拳古帝最新章节

        炼尊唐牧,死于红颜之手,重生在百年后,势必要报仇!别人求宝,唐牧炼宝!这一世,要上九重天,杀个血雨腥风。

  • 直播界鬼才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LOL退役选手偶获金手指后在直播行业混的风生水起的故事。    这是一本以英雄联盟为起点,PUBG,任天堂,马里奥等其他游戏为延伸的竞技直播类游戏文。    这是一本非常好看,非常耐看,非常具有现实感的主播大作。    本文热点游戏,热门主播,竞技运动均有涉及。    成奕(主角)言:菜,有时候也是一种风格。    人分天地才,努力决定底限,天赋决定上限,当一个地才足够努力且拥有突破上限的辅助时,他做的每件事都变得生动有趣了起来。

  • 满级的我混异界最新章节

        战士满级,转职法爷,法爷满级,转职牧师,牧师满级,转职游侠,游侠满级,转职……    一转二转三转……    采集,挖矿,炼金,手工,锻造……    学技能,炼属性,洗体质,加天赋……    全职业全技能全全全全MAX!    唐璜把网游是彻彻底底的玩通关了。    然后唐璜重生到了异界。    然后唐璜很郁闷的发现,自己似乎……把异界也通关了?

    本章内容提要:
    ...    “时间有限,你们赶紧进去吧。”巫金向慕容悠几人挥挥手,转身走出神庙。     “咱们进去吧!”慕容悠深深的看了一眼巫金的背影,伸手扶住五空,顺着前辈们做出的记号,走进大厅通道。     陈稳也扶住钟不离,跟在后边。     巫金走到神庙门口,盘膝坐在地上。     之前和大蟒、鼠潮、大雕的遭遇,巫金的元气消耗了三分之二,......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