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金记得郝建国这个名字,就是他和道士下山时遇到的那群消防战士,

    “马上组建救援队,立刻实施救援!”少校立刻命令道。

    “咱们支队所有战友都投入进救援了!”女军官苦涩说道:“增援的兄弟单位还在路上,至少还需要三十五分钟才能赶到,时间来不及了!”

    “郝建国附近还有没有其他战斗小组?”少校问道:“如果有的话,先放弃救火,把群众和战友们救出来再说!”

    “距离郝建国最近的是第三中队长赵伟带领的三中队一组,但是他们执行的是营救任务,目前还未赶到救援地点,报警的登山小队共有六人,其中一人脚脖子崴伤了,赵伟救援他们之后,再带着另外六名登山群众,去支援郝建国的话,也存在一起被困的可能性!”女军官语速飞快的向少校解释一下情况,然后请示道:“大队长,需要通知赵伟去救援吗?”

    “我们不能让赵伟带着群众冒险!”少校摇了摇头:“你和小李留下来协调指挥,让指挥组其他人马上换装,跟我进山支援郝建国!”

    “大队长,咱们的指挥系统本来就非常紧张,你再带人离开的话,咱们的指挥系统很可能陷入瘫痪,形成各自为战的情况!”女军官马上急了。

    “教导员不是取消休假正在赶来吗?”少校问道:“等教导员过来后,他会接过指挥任务!”

    看到女军官还想说什么,少校皱眉喝道:“这是命令,快去执行!”

    女军官跺了跺脚,不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少校这么说了,女军官只好服从。

    巫金扭头看了一眼周围几辆车子,车子上的确还有五六个人,这些人应该就是这支消防大队的指挥系统了。

    消防部队从上到下共分为消防总队、消防支队、消防大队和消防中队,少校领导的就是一支消防大队。普通的消防大队一般就几十人,有些火情较少的地区,有些消防大队就下辖一支消防中队,但是少校领导的这支消防大队辖区的京都郊区,京都郊区人员密度大,消防任务重,所以这支消防大队满编是一百多人。这次火情太严重,少校除了留下一辆消防车应对市区突发情况之外,把所有人都带来了。

    一百多消防战士,分散成大大小小十几个队伍进山救援、灭火,指挥车上五六个人既要打电话协调各处,还要分析火情,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走路都是跑的,打电话都是吼的,如果少校再带走一半人,只留下两个人的话,那么真的会和女军官说的一样,指挥系统会陷入崩溃的,一旦指挥系统崩溃,山里的消防战士搞不清楚哪里有火,哪里没火,会更加危险。

    这个道理少校肯定明白,可是郝建国和群众被困,又不得不救。

    听到这里,巫金已经弄清楚了发生了什么事。

    女军官说的第三中队,应该就是他在山上碰到的那支消防队。按照老道士的速度,现在应该已经和被困在小溪边的登山者汇合了,只不过还没有遇到前去救援的消防战士而已。

    老道士现在没回来,只能自己上了。巫金叹了口气,从指挥车后边转出去,大步走到少校面前,说道:“你留下来指挥吧,告诉我郝建国的具体地点,我去救他们!”

    女军官正准备离去,听到巫金这么说,马上停下脚步看了过来。

    “你?”少校抬头看了巫金一眼,飞快说道:“谢谢小同志你的好意,但是我们有规定,不能让没有受过训练的群众去火场救援。”

    “我也是一名军人!”巫金说着,把手伸进兜里,然后从王石里掏出军官证递给少校。

    这时候正是用人之际,少校一听,马上接过巫金的军官证。

    可是打开军官证看到巫金的军衔,少校嘴角不由抽了一抽,有些不悦的说道:“同志,你想帮忙的心情我理解,也很感谢,但是我需要提醒你一句,冒充军官是违法行为!特别是冒充军方高级将领,情节严重的话,是会判刑的!”

    “冒充的?”女军官眉头一皱,顺手接过巫金的军官证。

    当看到军官证上写着巫金的名字,以及中将军衔,女军官不由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道,这货是二百五吧,冒充军官就算了,竟然还冒充大名鼎鼎的战神。再说,就算你要冒充战神,至少也要先化个妆吧?军官证上贴着战神的照片,自己却是另外一副面孔,你当我们傻呢?

    “先生,你涉嫌冒充军官,你的证件我没收了!”如果是平时在大街上遇到巫金这样的人,少校和女军官肯定早把巫金送到派出所,不过现在火烧眉毛了,女军官和少校也没空去管巫金冒充军官的事了,扭头就走。

    只不过女军官在离开的时候,把巫金的军官证放进了兜里。

    巫金楞了一下,马上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闪身拦住少校和女军官:“你们相信我,我真是巫金!”

    “先生,我们现在忙着救人,没空听你编故事,如果你再阻碍我们,我就不客气了!”少校脸色冰冷说道。

    看到少校已经发怒,巫金挠了挠头,看到旁边有个应急发电机,闪电般掠过去,单手提起几百斤重的发电机,一阵风一般重新掠到少校身旁,当着少校和女军官的面单手把发电机举到头顶:“这下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吧?快告诉我郝建国的位置,我去救他们!”

    无论巫金的速度还是力量,都证明巫金不是一般人,如果是刚才,少校和女军官一定会同意巫金帮忙的。可是有了刚才“冒充”战神的事情之后,少校和女军官都从潜意识里认为巫金动机不明。

    少校和女军官在京都工作,每年都会定期接受反间谍培训,看到巫金的表现,不但没信巫金,反而更加警惕起来。

    这次着火原因不明,火势蔓延的速度也不符合常理,人为纵火的可能性很大,而这时候巫金又来历不明,表现怪异,少校直接开始怀疑巫金是间谍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916.第1916章我是巫金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916.第1916章我是巫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916.第1916章我是巫金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916.第1916章我是巫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1916.第1916章我是巫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非常猎人最新章节

        战士:库克就是人渣!居然用陷阱,而且是魔法陷阱。
        弓箭手:库克就是最猥琐的,你们见过猎人在前面顶着,宠物在后面偷袭么?
        盗贼:天啦,你是说库克那个混蛋,上次我居然被他偷袭了,他的飞刀比老子的还准,你认识那个混蛋么?
        魔法师:库克那个应当的家伙,居然让宠物爬上老娘的内衣里面去了,不要让老娘再看见他!
        药剂师:那就是个天才,配置的毒药以及解毒剂根本是我没有见过的。
        库克:其实我只是被逼而已,真的,谁让我的宠物不是很强悍呢?
        一个有着八分之一兔人血统的猎人传奇。

  • 冷梅赋最新章节

        两宋之交,靖康之耻,史书上留下了满江红的愤懑慷慨,却无人记得乱世残喘人的爱恨情仇。而她应是不在乎的,任风起云涌,斗转星移,她只绽放在当下的寂寞中,如梅,独向人间冷处开。

  • 鬼王家的小毒妻最新章节

        误打误撞的捡到一颗看似普通无奇的珠子彻底改变了赵水心的命运,被一只鬼恶整,陪他出生入死,寻找杀死他家族的仇人!一路被人追杀陷害,险些丢了赵水心的小命!凭什么!这和她有何关系!拍拍屁股走就好啦!最后的最后才发现,原来朝夕相处,她已经放不下这只鬼了!那陪他一生一世也不错!谁让他长的那么好看呢

  • 总裁在上我在下最新章节

        “偷走我的基因,就想走?”他抓她,逼她交出3年前生的宝宝。没生过?那就再怀一次!偏执狂总裁的一场豪夺索爱,她无力反抗,步步沦陷。OK,宝宝生下来交给他,她走!可是,他却将她五花大绑扔到床上,狂烧怒意,“女人,谁说只生一个了?”

  • 上古戒灵最新章节

        仙界第一神匠~~鲁班耗尽毕生精力打造出被誉为上古仙器榜第一的仙器戒灵后,却突然与戒灵一起失踪。数万年后,戒灵被一个少年无意中得到,从而开始了属于他的修仙之路。看他如何一步步走向巅峰,笑傲仙林。

  • 逆袭之重生妻色好撩人最新章节

        苏云裳,副郡长的千金,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却遇人不淑,陷入婚姻陷阱,小三带肚上门,生日和结婚纪念日前夕,离婚不说,还被推下楼梯,掉了孩子,父亲因为她被陷害,死于狱中,家破人亡。十年商场飘零,受尽了冷眼,没想到,一场车祸,把她带回了十年前,离婚夜的前夕。这一次,吃了她的给她吐出来,拿了她的给她还回来,甩渣男,帮父亲,炒股票,女人当自强,看她如何逆袭成就自己的商业帝国。

  • 校园奇怪自杀案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发生在大学校园里的故事,大二女生林敏从实验室偷取毒药毒死了舍友叶丽,当一切已成定局时,舍友叶丽却死于第二天早上,一切都透着诡异,一案未破,一案又起,案件越来越诡异,所有证据都指向了林敏,背后到底是谁在操控一切,目的究竟是什么?正在旋涡中的林敏不停地看到已死去的人,身边的人谁才是凶手?当有一个人死在她面前时,案件渐渐浮出水面,一切究竟是人为,还是......

  • 那年我是一个阴阳先生最新章节

        &#;&#;在很多人的脑子里面,也许这个世界上面有鬼,也许这个世界上面没有鬼,但是不管怎么样,阴阳先生这个行业随着千百年的发展终于还是传承了下来。不过,说起阴阳先生这个行业,也许很多人会认为是一个个的年纪不小,然后一本正经的穿一个中山装,往那一坐看上去仙风道骨的。
        &#;&#;其实这种人压根就不是什么阴阳先生,这种人应该叫做骗子。别看他坐在那里显得高深莫测的,但是实际上你只要把二百块钱往哪里一放,他脸上的那个表情就跟见了亲妈一样高兴。
        &#;&#;而我所要说的这个故事,其实也是阴阳先生的故事,只不过这个故事里面的主人公不是别人,就是我自己。其实阴阳先生远没有那么的神秘,它跟剃头修脚都是一样的,就是一门养家糊口的手艺罢了。
        &#;&#;你要是问我为什么要学这东西?我只能说,一开始的时候是觉得好玩,小时候什么都不懂也就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到了后来,这些东西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贯穿了我这个新时代青年的前半辈子……
        &#;&#;

  • 前妻别再婚最新章节

        看着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缱绻缠绵,夏苏薇却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这是一场名为报复的婚姻。  当她想要抽身离开,却被顾北年摔在了地上。  “这场游戏既然开始了,就不会这么轻易结束,欠我的,我要你用一生偿还!”

  • 妃本倾城:王爷,很头疼最新章节

        她是来自现代的暗夜女王,一着不慎,被队友出卖粉身碎骨,再次睁眼成了将军府废柴二小姐,姐妹欺凌,庶母虐待,祖母不疼,未婚夫抛弃。不要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咱一个现代人,咋也能混个风生水起。可是谁呢告诉他,这个嚣张王爷跟着她干嘛?“女人,你是我的!”“滚!”

  • 重返二十岁最新章节

        被爱了三年的男朋友辜负,被人按在脚底踩踏。每日每夜都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生怕自己又上了热搜,被主流媒体诅咒谩骂,被黑粉侮辱践踏。杨雨薇无数次想过放弃,却没有想到自己是用一种这样狼狈的姿态离开娱乐圈。——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头撞在台阶上,直接死亡,根本没有抢救的机会。可能也没有人想过抢救她。

  • 鬼夫驾到,撩你难缠最新章节

        没有想到作为一个女性滴滴车司机,我也能遇到艳遇,还是一张俊美男子,虽然…… 陈老头扫了一眼我的钱包,淡淡道:“我们这些游走在阴阳五行中人,怎么会跟钱那种俗气的东西扯上关系,没事,不用担心,李泽,拿POS机来!”

  • 诱妻成婚,腹黑教授套路深最新章节

        容锦瑟嫁给孟华年时,心如死灰。婚前半年,母亲过世,爷爷暴死,未婚夫跳海自杀,父亲奄奄一息之际,逼她嫁给孟华年。婚后三年,她活的浑浑噩噩。从不知孟华年如何深爱着她,直到一纸离婚协议送到她面前,提笔,签下名字的时候,手在颤抖。可是太晚了,他怀中已经有了旁的女人。容锦瑟惨笑离开,却不知,一场复仇才刚刚开始,直到她躺在血泊中,听到他带着复仇快感的声音,“你和这个孽种,都该死!”

  • 霸道鬼夫宠娇妻最新章节

        一场突然的“意外”让本来还算幸福的乔枔变成孤独的孤儿,父母双亡,姐妹离散,小镇破灭,在顽强不屈的毅力下果断成长,遭遇许多离奇鬼怪的东西,遇到命定之中的人,万般艰辛过后本以为可以重见天日,哪想峰回路转,姐妹重逢,示若仇敌,相爱之人弃若敝屣,她那么久的坚持究竟为何,她的未来又该何去何从?

  • 重生之将门权妃最新章节

        生逢乱世,人命如草芥,生死犹如家常便饭,一场政变昨日种种美好皆成假象,霍以然在绝望中含恨而亡然而上苍不让她就此长眠,为了对抗害死她全家的前夫,她决意改变命运,步步为营,机关算尽,历经周折,只为谋一场权倾天下。小场景:“阁主,夫人要烧掉您的藏书阁?”叶轻寒正在写字的手顿了顿,嘱咐道“去给夫人多劈些柴火,让火烧的更旺些。”“阁主,夫人去了倌馆儿,说要给您找几个兄弟。”叶轻寒从桌子后面站起来,满脸怒火“你怎么不早说,今儿夫人要是进了里面,我扒了他们的皮。”

  • 魔纹神医最新章节

        记者:听说您越好色医术越好,这个您是怎么认为的呢?沈墨:我对这个很苦恼,很多女的为了让我给她们治病竟然恬不知耻地那个那些我?记者:那个那些?沈墨: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记者:那么你现在一直偷偷瞄我裙底是怎么回事?(女记者夹紧了双腿)沈墨: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裙子先动的手。

  • 都市遁甲天师最新章节

        轩辕帝相成就宇宙帝仙尊位,却陨落于太古大劫,只余赤子之身,神识不灭,成为乡村少年,一朝觉醒,重返强者之路。

  • 万古主宰最新章节

        一代剑神萧锋头顶造化玉碟,脚踏混沌青莲,携开天神剑临异界,从此一人一剑纵横九州无敌手。一剑西来神鬼惊,一剑寒锋万古寒。吾之道,主宰大道。吾之剑,万剑至尊,吾乃万古主宰

    本章内容提要:
    ...    巫金记得郝建国这个名字,就是他和道士下山时遇到的那群消防战士,     “马上组建救援队,立刻实施救援!”少校立刻命令道。     “咱们支队所有战友都投入进救援了!”女军官苦涩说道:“增援的兄弟单位还在路上,至少还需要三十五分钟才能赶到,时间来不及了!”     “郝建国附近还有没有其他战斗小组?”少校问道:“如......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