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慕容悠飞快掠到巫金身旁,来不及扶起巫金,一把从地上抄起泣珠剑,警惕看向周围。

    可是周围依然全都是果树,没有看到一个人。

    “握草,真疼!”巫金头上冒着烟,吭哧着从地上爬起来。

    “你没事吧?”慕容悠一边警惕扫视周围,一边问道。

    “没事!”巫金揉了揉头发,示意慕容悠收起泣珠剑:“不用这样,如果前辈想杀咱们,咱们根本不是对手!”

    刚才被闪电劈中的瞬间,巫金就明白,这道闪电太强悍了,轻易就能把自己撕碎无数次。

    可是在最后关头,释放闪电的人却收手了,明显并没有杀意。

    “前辈,我是巫族的巫金,这位是峨眉派的慕容悠,我们俩不是故意打扰前辈清修的,只是意外被传送到这里!”巫金抱拳向虚空深深行了一礼:“前辈既然无意杀我们,何不关闭幻阵,咱们见上一面如何,晚辈定当当面赔罪!”

    “哼,我说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原来是误闯进来的!”神秘声音再次出现。

    但是这次的声音却远不如刚才大,却显得格外缥缈,让巫金和慕容悠分不清说话的人到底在什么地方。

    除了缥缈之外,巫金还从声音里感受到一股悲凉和浓浓的悲伤。

    巫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的声音竟然可以蕴含这么多感情。

    “明明是人族,可是为什么这么弱小就来到这里?而且连神庙都认不出来?”神秘声音再次出现,不过这次却变成了自言自语:“难道现在的人族连神庙都不知道了吗,竟然意欲对天穹果树不利?还是说,天河一族已经被灭了?这是另外人族的血脉……”

    随着自言自语,巫金和慕容悠都感受到了一股剧烈的精神波动。

    第一次见识到顿珠大师施展精神力,巫金叹为天人,可是现在,巫金知道,自己还是坐井观天了。

    顿珠大师的精神力和这股精神力比起来,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完全是云泥之别。

    这股精神波动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巫金和慕容悠毫无抵抗之力,情绪立刻被左右了,心里满满的都是悲凉,直接泪流满面。

    尽管两人都不知道这股悲凉感觉哪里来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可就是忍不住的难受,抑制不住的想哭!

    “前辈!”巫金擦了一把眼泪,大吼道:“前辈,还请现身一见!”

    他能感受到,神秘声音的主人此时情绪非常激动,甚至可以说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个人的精神力太强悍了,如果让他再这么激动下去,就算他没杀巫金和慕容悠的心思,散逸的精神力说不定就能抹杀了他们。

    所以,这声大吼蕴含了巫金所有力量。

    吼声传荡在周围,久久不散。

    “哈哈哈!一个不入流的小家伙竟然敢在神庙里大吼大叫,难道天河族真的成为历史,连这些震慑力都没有了?”神秘声音又哭又笑:“你要现身一见是吗,我成全你!”

    随着声音消失,巫金和慕容悠眼睁睁看着周围的情景飞快变化。

    一望无际的果园消散一空,成片的花丛也变成一块块大石头!

    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空旷的院子。

    巫金和慕容悠正站在院子几颗天穹果树旁。

    在他们面前,虚空站立着一个身穿古怪服装、满头白发的老者。

    老者看不出具体年纪,两眼无神的看着远方,嘴唇一动一动的,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什么。

    “虚空而立?”巫金和慕容悠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

    凌空虚渡和虚空控物是传说中虚劲强者两大标志。

    这是巫金第一次亲眼见到活着的虚劲强者?

    确认老者脚下的确没有任何东西之后,巫金激动的上前行了一礼,说道:“巫族巫金,拜见前辈,不知前辈是否方便告知名讳,晚辈也……”

    慕容悠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上前见礼,准备巫金报完门派之后,再自我介绍。

    可是巫金还没说完,老者就不耐烦的一挥手:“闭嘴!”

    正在说话的巫金顿时觉得自己被一股看不见的神秘力量禁锢起来,连说话的能力都丧失了。

    跟在巫金身后的慕容悠正在往前走,也和巫金一样,一只脚悬在半空,被直接定住了。

    直到此时,老者才从自言自语中回过神来,幽深的眸子扫向巫金和慕容悠。

    巫金和慕容悠同时觉得浑身一冷,好像在老人面前失去了所有隐私一样。

    老人的眸子来回扫视巫金和慕容悠,一挥手,巫金和慕容悠的眉心都飞出一滴鲜血。

    老人缓缓抬起双手,虚空托起鲜血。

    鲜血滴溜溜在老人手中飞快旋转,很快就分裂成无数的小血滴。

    老人又是一挥手,无数小血滴各自组成一幅奇怪的图案。

    “从血脉上看,明明就是我天河族人,为什么却连神庙都不认识,还敢砍天穹果树呢?”老人又开始了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一阵,老人突然瞬移一般,从远处直接站到巫金和慕容悠面前,微微闭上眼睛。

    强悍无匹的精神力再次充斥周围。

    下一秒,巫金脑海中不由自主闪过一幅幅画面。

    有在山上练功的、有关于巫启的、有自己在巫族典藏室观看古籍的……

    这些画面都是曾经发生在巫金身上的,有很多画面巫金自己都忘记了,如果不是被老者翻起来,巫金自己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再想起。

    “他在翻看我的记忆?”巫金的眼睛顿时瞪得滚圆,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竭尽全力想要挣脱禁锢。

    可是禁锢的力量实在太强悍了,巫金根本挣脱不开!

    “不!不能让他看我的记忆!”巫金在心里怒吼一声,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被人翻看记忆,就等于把所有隐私都暴露在别人面前,这是巫金不能允许的!

    而且还有透视!

    透视是巫金最大的秘密,除了已逝的大祭司,整个世界上只有国师和巫族老族长两人知道。

    在巫金看来,国师知道他可以透视已经是意外状况了,他决不允许再有其他人知道。

    “给我停下来!”巫金两眼通红,死命抑制脑海中不停闪现的回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560.第1560章现身一见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560.第1560章现身一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560.第1560章现身一见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560.第1560章现身一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1560.第1560章现身一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毒后嫁到最新章节

        良人?上辈子,娘亲的鲜血,她的惨死教会了良人两个字。什么是良人?那是毒蛇,一各个都是为了云家的势力而来。上辈子,云澜在临死前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救了秦亦,爱上了秦亦。这辈子,凤凰涅盘而生。装可怜?拜托,你不配,给我滚一边去!温润如玉?呵呵,本小姐不稀罕!这辈子,云澜在那个邪魅男子身上体会到了什么才是良人。

  • 凡缘仙路最新章节

        有些人生来便就不凡,有些人生来就站在那九天之巅,混沌初开,灵衍万物,三千生灵,坐而论道,且看一介凡人如何在危险重重之中的修真界拓马长枪定乾坤!

  • 空间符箓掌控者最新章节

        灵界,人界,山海界、冥界和天界、面自古相依,数千年后逐渐分离,位面通道的断隔,天人通道的断隔,冥界之门的单向关闭,位面中谁主沉浮?一场来自轩辕神农联盟和九黎族时隔千年,为了得到或破坏龙气,导致了一场看是意外的蓄意谋杀,赤帝和中央天帝齐齐出手,保其灵魂和肉身的不灭,送子观音灵界送子出生即迎天地异象。玉女痴情,七魄散去三魂转世欲缠情郎续前缘。侠道王道,不及携美共逍遥。

  • 豪门追爱:首席饶了我最新章节

        她,冷傲,很小父亲把她送进亲手开办的孤儿院。他,柔情,是她父亲的再婚后的女人带来的孩子。当她遇到他时,或许命运实实的跟他们开了一个玩笑。他一次一次用温柔感化她他们第一次亲吻的时候,他第一次摧毁自己的温柔强吻了她她,一次一次用冷傲拒绝他,当她第一次献吻的时候,像是毒药一样使他上瘾两人缠绵,彼此占有,使他打破自己的底线管它该死的温柔!她把公司打拼下来,交给了他。他,义无反顾的承受着,从富二代,成为最年轻的豪门总裁。意乱情迷,没有拘束,使她违背自己原则卸下伪装,向他低头:“哥哥,是坏蛋!”轻轻啃咬他的肩留下属于她的痕迹以吻封缄现在他只要她就足够了!本文属于慢热,请耐心回味,偶尔带点回味,带点虐恋,带点幸福之狂不喜误入。

  • 修仙兵王在都市最新章节

        最强兵王重出江湖,纵横都市!一拳打脸高富帅,两脚踩扁富二代!左拥平民美女校花,右抱傲娇大小姐!女神总裁投怀送抱,暴力警花也非他不嫁!

  • 爆宠萌妻:腹黑老公消停点最新章节

        顾北城用五年的时间去忘记黎绾绾准备投入另一段婚姻,就在这个时候,她回来了。不但对他百般撩拨大闹婚礼现场甚至扬言要重新追求他,他抵触,躲避,疾言厉色都不能退她分毫。“黎绾绾你究竟想怎么样才能够滚得远远的?”顾北城冷嘲,却只有他的内心知道自己受到多大的影响。谁知某天,她突然出现,一脸哀伤:“顾北城,只要你借给我六千万,我保证不再出现你面前!”原来,她回来,竟是别有所图。“我给你六千万,你给我滚回来!那些欺负你的渣渣通通交给我来!”男人咬牙。小包子从背后跳出来:“爹地,这里也要六千万!”看着缩小版的自己,顾北城暴怒:“黎绾绾,你什么时候偷了我的种!”

  • 错爱永生最新章节

        &#;&#;三十年前S市一场兄弟反目,三兄弟仅余一人,真相如何尚属未知。
        &#;&#;欣语和诗雨是一对双生姐妹,事发之时被迫分离,再相见已是十余年后。
        &#;&#;诗雨自幼与沈卓青梅竹马,本该是一段佳缘,不想十八岁生日时一失踪便是十多年。
        &#;&#;欣语一心探寻父母死因,破解自身不老之谜,却阴差阳错陷入错误的恋情里……

  • 每天都在震惊娱乐圈最新章节

        别人批命都是命中带火、贵不可言之类的,穆静命中带…震惊体。她每天干的事,就是一次次逆袭,震惊娱乐圈。穆静笑眯眯:虽然被称为娱乐圈逆袭神话,不过,其实我就是个有一点点厉害的编剧,真的只有一点点(嗯,直径百米以上的一点点)。

  • 逆锋狂龙最新章节

        逆锋狂龙故事梗概
        一个战功赫赫的军神级兵王,突然蒙冤入狱,不想背天字号第一大黑锅的他越狱了,然而九死一生的他心怀最后的温柔去见他的女朋友时,却正好看到他的女友成为别人的新娘。心里滴血的他推搡了一下新郎……
        他再一次入狱,命运之神用他的魔杖残酷地将他打入尘埃,打下十八层地狱。
        然而兵王的词典没有屈服!
        逆风飞扬!
        他用钢铁的意志去丈量地狱到天堂的距离。
        他再次越狱了,并在江湖上刮起一股龙卷风!
        兵行江湖,刀尖上舞蹈劲爽冷艳!
        刃仇敌,诛魔兽!
        他用青春的烈焰铸造了一个不一样的江湖!
        风花雪月中穿行,鸳鸳燕燕中驻足。
        仍敌不过橄榄绿的召唤!热血从不曾冷却……
        他的江湖信条是
        对人人道,对渣渣道,对兽兽道!

  • 秘书别跑:总裁的猎爱行动最新章节

        爱情来了你想跑都跑不掉有时候遇到爱的人就该大胆的表白,别等失去了才后悔终生,还好戚慕青是女主有重生机会

  • 重生复仇攻略最新章节

        慕清华再次醒来便重生到了兵部尚书独女苏芸箩身上,且一切都回到了自己死的那一刻。这一次她以新的身份重新归来,誓要找人复仇抵债,捍卫住属于皇家的一切。

  • 道缘浮图最新章节

        谁家年少,煮酒调笑。盈握素腰,同舟醉邀。
        燕开庭的纨绔日子本来过得舒舒服服,走马章台,倾倒渭水,闲来无事再修修道,却不料被卷入一场仙家风波……

  • 婚约出柜最新章节

        林小艾觉得,自己的目的只有一个,花他的钱。但是在撒殚看来,林小艾的目的确实只有一个,要他的命……怀了孩子闹着不是他的,不生!生了孩子闹着离家出走,找野男人。最后,撒殚才知道,闹这么多出,不过是为了揪着他的心头肉。林小艾到老才知道,原来自己才是撒殚的那块心头肉。

  • 聘谋最新章节

        前世,糊里糊涂的就没了!  这一世,她要做个明白人。  共谋家国山河,从此天下为聘。

  • 轩辕珠玑最新章节

        围绕着主人公龙子都,讲述了以耀斑、北斗、惊惶为主的中国超级英雄们的传奇故事。在这里,没有超人,只有耀斑;没有神盾局,只有防务部;没有复仇者联盟,只有翻转兄弟会。

  • 老公太坏:甜妻想要逃最新章节

        一次失身,龙锦儿便掉入了沈彧的温柔乡,从此不能自拔。老公索要无度,老婆想要逃,却逃不了宝宝救命,你爸又要欺负我了!

  • 婚宠厚爱:惹上赌神甩不掉最新章节

        第一次进赌场,却惨遭他人暗算,偶遇了那个注定要纠缠一生的男子。却没想到,他居然也是当初遭人陷害的人之一。她坚决不能忍,他也不想就这样算了。于是,与他联手似乎是不错的选择。但从书香门第的大家千金,到赌王家族的豪门儿媳,她就真能完成身份的华丽转变?幕后的黑手,又真的能轻易浮出水面?他们两人的复仇之路,就真的能一帆风顺?“呵呵,阴谋只不过是见不得人的小手段罢了,我还是更喜欢用实力碾压。”她淡定道。

  • 桃夭小狐仙最新章节

        缘起于一瞬,情深牵万年。人人都叫我小桃姬,胸无大志的我,本是桃花树下一只悠哉悠哉的小狐仙,依着这万年古桃树吸纳灵气而生。桃花酿和桃花酥为我挚爱,游山玩水是我的追求,惹是生非是我的“雅好”。人人称我瑶池灵童,盛赞我少年得志,颖悟绝伦。众仙娥萦绕,我从不缺她们痴迷的目光。但这世上会有让我倾心,永放心头的女子吗?呵呵,不存在的只是,从相遇那一刻,一切仿佛早已注定

    本章内容提要:
    ...    “谁!?”慕容悠飞快掠到巫金身旁,来不及扶起巫金,一把从地上抄起泣珠剑,警惕看向周围。     可是周围依然全都是果树,没有看到一个人。     “握草,真疼!”巫金头上冒着烟,吭哧着从地上爬起来。     “你没事吧?”慕容悠一边警惕扫视周围,一边问道。     “没事!”巫金揉了揉头发,示意慕容悠收起泣珠剑:“不用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