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看了一眼外面,李天连躺在通道里一动不动,长剑扔在一边,地上还有一滩干涸的血迹。

    “我去,这老家伙竟然自杀了?”巫金不由暗道一声失策。

    他还没来得及验证李天连有没有撒谎呢。早知道昨天把这老头儿绑起来好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用,反正该问的也已经问完了,巫金只好叹了口气,把目光投向通道外。

    通道外,铜尸依然一动不动闭眼站着,就好像一座雕塑一般,李皓龙和赵天放正坐在一起吃着东西。

    看完外面,巫金又扭头看向慕容悠。

    他本来以为慕容悠应该在修炼了,谁知道看过去的时候,慕容悠并未修炼,而是在绕着石台不停转圈,一边转圈还一边挠头。

    “慕容姑娘,你不修炼,在这绕什么圈子?”巫金上前几步,好奇问道。

    “啊!”慕容悠被巫金吓了一跳,随即欣喜道:“巫金,你终于醒了,快来看看这些浮雕,你能看出来从哪一副开始修炼吗?”

    “我去,别跟我说你到现在还没开始修炼吧?”巫金无语。

    “呃……”慕容悠尴尬的挠了挠头:“浮雕上的功法好像是乱的,我不敢轻易修炼……”

    浮雕上刻绘的是修炼功法不假,慕容悠第一眼就看了出来,但是从昨天到现在,她研究了一天,愣是没找到从哪里开始修炼。

    功法可不是随便修炼的,没确认哪一幅浮雕是第一幅之前,慕容悠根本不敢轻易尝试。

    本来有心想找巫金商量一下,可是看到巫金一直沉浸在修炼中,她也不好意思打扰,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功法是乱的?”巫金一惊。

    祁连山秘境本就神秘,这个大厅又被小心隐藏起来,更是神秘无比。藏在这里的功法岂能简单?

    昨天巫金对石台上的功法也是垂涎不已,只不过昨天状态太差,就算有功法也无法修炼,所以选择了先恢复。

    可是现在慕容悠竟然告诉他石台上的功法不是完整的?这让巫金怎么可能不着急?

    赶紧绕着石台,仔细观察浮雕。

    慕容悠也不打扰,安静跟在巫金后边。

    很快,巫金就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浮雕上雕刻的功法的确无法连接成系统的修炼功法,反而更像是某种强大功法的简介,每一副功法代表着一个境界。”巫金微微皱眉说道。

    “我感觉也是这样!”慕容悠连连点头:“如果只是一套简介,那就没什么价值了?”

    “不!”巫金摇头说道:“雕刻浮雕的人没理由耗费功夫雕刻出一套没用的简介放在这里,他这么做肯定有深意!”

    说完,巫金眼中金光一闪,把目光投向圆形石台内部。

    他之前透视过大厅,却只是透视了一下大厅的构造而已,从来没有仔细透视过石台内部。

    “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当看到石台内部遍布齿轮的时候,巫金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有齿轮,那就说明这处石台也是一处机关!

    巫金又透视一眼,眉头立刻微微皱起。

    他可以透视看到圆形石台中央位置还有一个方形小石台,造型和通道外面的石台一模一样,应该可以再打开一处通道。

    可是让巫金疑惑的是,他透视看去,圆形石台下方就是石头了,根本没有通道之类的东西存在,那么这个方形小石台的作用是什么?

    功法又藏在哪里呢?

    绕着圆形石台又转了两圈,巫金还是没有找到答案,干脆决定先把小石台弄出来,打开看看再说。

    建造通道和大厅石门机关的人,很可能是和建造这处石台是同一个人,机关的风格非常相似,巫金绕着石台又转了两圈,透视着很快找到机关的关键之处。

    右手对着石台两处浮雕连接处飞快按压几下,圆形石台立刻传出一阵咔嚓声!

    巫金看到的那处方形小石台,从圆形石台中心位置缓缓升起。

    “巫金,你是不是早知道有机关?”巫金本来以为慕容悠看到自己打开机关,肯定会崇拜自己。

    他都已经做好了接受慕容悠崇拜的准备。

    可是想象中的情景并未出现,看到石台升起,慕容悠脸色突然变得更冷了,盯着巫金咬牙说道:“巫金,你明明知道这里有机关,为什么不早些打开?”

    天才都是自信骄傲的,慕容悠更是如此,在她看来,自己研究了一天都没有发现任何机关的痕迹,可是巫金随便观察一会儿就找到了机关,明显是早就知道打开机关的办法。

    再联系巫金找到这个地方,顺利打开通道和大厅的石门,慕容悠心里更加确信,肯定是巫族历史上留下了这里的机关!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巫金郁闷说道:“谁跟你说我提前知道机关的?”

    “你敢说你们巫族没有留下这个地方的相关记载?”慕容悠显然不信。

    “当然没有!”巫金也懒得隐瞒,直接把古玉的来历,和进入秘境之后古玉发热的异状跟慕容悠说了一遍。

    “你没骗我?”慕容悠满脸不可思议之色:“你的意思是,你能进入这里,全是因为李皓龙输给你的古玉?”

    “没事我骗你干什么?当时李皓龙把这块玉输给我的时候,至少好几十人亲眼目睹,你回去一打听就打听到了!”巫金臭屁说道:“当然,咱们能进来,除了古玉的功劳之外,还有我个人对机关术的非常天赋!哪怕把古玉给你,你能打开机关吗?”

    “不能!”慕容悠非常干脆的摇了摇头,赞叹道:“老话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果然不假!没想到你几个月前从李皓龙手里赢得的一块玉,几个月后竟然会成为咱们从李皓龙手下逃命的关键!”

    “好了,不说这个了!”巫金说道:“从外面几块浮雕上看,这个功法很深奥,我估计短时间咱们也学不会,所以我想咱们是不是先出去,验证一下李天连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再来研究这个功法?”

    “当然不!”慕容悠却坚定摇了摇头:“咱们在这里耽误了快一星期,万一李天连说的设备不能用,咱们出去后去灵地修炼的时间都不知道够不够,哪里有空来回奔跑,你现在就把机关打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553.第1553章不按套路出牌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553.第1553章不按套路出牌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553.第1553章不按套路出牌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553.第1553章不按套路出牌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1553.第1553章不按套路出牌】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逼嫁:只婚不爱最新章节

        四年前,她是声名狼藉的纪家大小姐,传闻她逼死了自己母亲,锒铛入狱。四年后,她带着满腔仇恨再次回到纪家,抢了自己妹妹心仪之人。他,年轻权贵,生性淡漠,是整个洛城的最佳金龟婿。第一次相遇,她说有了他的孩子,第二次相遇,她勾着他的下巴说“我们结婚吧!”

  • 凰女嫁到:爆宠千面狂妃最新章节

        异世孤魂,千面娇娃,她是命定凰女。断袖战神,冷情宣王,他是天之骄子。夜羽溪的目标:休夫!君芜琰的信条:宠妻!赐婚?换个更舒服的地方睡觉,嫁!洞房造人?王爷,别闹,天下人都知道你没这功能。强势压倒,有没有,床上试试不就知道了?深情男配风尘染:你看上的若是这大好河山,拱手相让又何妨?凌宸煜:我最幸运也最后悔的事,便是答应和你做朋友,那样,我连让自己争取你的机会都抹杀了。夜羽溪,你是逃不开的劫难,今生爱你不悔,来世切莫相遇。

  • 独家沦陷:首席老公求放过最新章节

        一夜醉酒,他将她错当成她,心爱的女人负气出走奉子成婚,他千般不愿,她难掩欣喜,以为多年的苦守终究会开出花婚姻五年,她小心讨好,他却不闻不问女儿的敏感,女儿的成熟终究成了心里的一根刺一次宴会,温婉的她向众人提出离婚,他却开始不依不挠

  • 魔葬九天最新章节

        我若成道,苍天泣血,大地涌泪,百万神佛血洒九天,千万妖魔横尸十地;
        我若成道,天地皆为我俯首,众生皆以我为尊,三千般若只为我而开;
        我若成道,九幽黄泉重开立,六道轮回唯我心,阴阳生死只我定;
        我若成道,众生皆殁!
        离离身魂,离离地天,葬汝身魂葬吾心。
        ??????????????????分割线??????????????????
        本书书友群: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群哦。

  • 总裁大人哪里逃最新章节

        她是脾气火爆嫉恶如仇的小女警,他是腹黑深沉的总裁大人。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却因为一场意外纠缠在了一起!嬉笑怒骂,兜兜转转,一对欢喜冤家不知不觉坠入情网之中。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叫嚣道:“总裁大人,这辈子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 权唐最新章节

        大唐天宝末年,莺歌燕舞的江南因为一个现代官员灵魂的穿越而变得暗流涌动,这只先知先觉并力求掌控自己命运的蝴蝶,双翼轻轻扇动,在风花雪月的吟唱中悄然推动着历史前进的车轮。——————————————————————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侠骨传金柝,红颜照铁衣。将军百战死,英雄无归路。天子坐明堂,吾为天子师。回千年烟云,我的壮烈如歌如泣,我的权唐没有遗憾。《权唐》书友群437855842js330

  • 极星天尊最新章节

        灭世浩劫,    生灵涂炭!    突破成见,众生同心。    极星现,天下安!    道体、佛心、妖魂、魔精,成就极星天尊!js330

  • 小奶爸大明星最新章节

        一事无成的苏子墨突然回到七年前,望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世界,眼中闪过迷茫的神色,突然,耳边传来一道稚嫩且惹人怜惜的哽咽声....ps:我实在编不下了,却看苏子墨重回到七年前,在华语歌曲低迷的情况下,如何重现前世经典,反攻欧美文化!js330

  • 至尊法神最新章节

        诸神陨落,圣贤灭绝,传奇凋零。    这是一个最惨淡的时代,也是一个最辉煌的时代;    这是一个无神无圣的时代,也是一个封神成圣的时代。    万年前魔法帝国时代的遗迹,隐藏在众多次元位面中。    陨落的神国在星界中孤独飘荡,残存的圣城等待冒险者的探索。    当魔界的封印悄然打开,地狱和深渊的生物来到人间,一个名为“盖文”的少年,以骷髅的身份重生,开始了他的异界之旅……js330

  • 周老太太的重生纪事最新章节

        人生的前三十年,她一直怨天尤人,觉得这世道是如此的不公平,经历一次大变,她明白不靠天不靠地能靠的只有自己。之后的十年,她认真的工作,积极的生活,然而厄运再次降临,天无绝人之路,她又一次挺了过来,这一次,有了资本的她开始尽情的享受人生。这一天,她已经七老八十了,虽然保养得宜,可依旧敌不过岁月,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她望着天花板,想起了上个世纪末,那个无助的小女孩……

  • 妖孽王妃:王爷是炉鼎最新章节

        妖修靡色一世绝色一朝渡劫失败,转而变成了天衡大陆苏家七小姐样貌丑陋,痴肥如猪,身中剧毒……靡色恨不得干脆被雷劈死偏偏转个背捡了个男人,还是绝世好炉鼎。靡色就有了三件事儿,变美,修炼,调教炉鼎!蔺之谨一生英明,竟然被一个女人,还是一个丑陋痴肥的女人强上。偏偏有且只有这个女人能引起他的兴趣蔺之谨也有了的三件事,变强,修炼,被调教

  • 何处时光可回首最新章节

        经年之后与曾经的初恋重逢该是何种情形?又该是何种心情?陆胜男还没有思考清楚该以哪种心态面对旧时爱人,一场突发车祸后她的生活里又强势闯进来一个娱乐明星;不就是一个高冷不懂事的小屁孩嘛,好吧,姐姐顺毛捋着总可以了吧!

  • 玄天战尊最新章节

        世人修炼,都是吸取天地灵气,以提升自己的灵力。而武浩修炼,却是需要凡人所用的金玉之物。气海被废的武浩,决心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修真之路,他的修真路上不再需要气海和灵气,而需要的是源源不断的金子、玉器……

  • 极品狂兵在都市最新章节

        背负血海深仇,声名威震国际地下世界的龙牙王者秦川重归都市,踏着血火而来的他,誓要将这一切有关的敌人杀个天翻地覆,而在这之前,他将开始新的职业——卖烤串。

  • 爱情无限大最新章节

        三个隐藏身份的女生,从其他地方转校回来,面对三个帅气的学校霸王,上演了一幕幕纠葛的爱情故事,他们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最终收获了美好的爱情。

  • 强婚霸爱:腹黑总裁蜜蜜宠最新章节

        苏念这辈子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就是下药上了海城权势滔天的男人薄君霆,拿着那一夜两人的视频逼迫着薄君霆娶她。她只想要薄太太这个地位帮助自己斗恶毒的后妈跟妹妹,以及拿回属于妈妈的公司。可目的达到了,她也跑不掉了。

  • 不朽帝尊最新章节

        仙域大帝厉问天,在夺取无上仙典混沌天经之际,遭遇兄弟背叛和多位大帝袭杀,意外陨落却又重生在天命大陆的一个废魂少年身上。这一世,且看他如何逆苍穹、抗天命、镇仙域、雄霸天下!

  • 早安,学神大人最新章节

        >dd<    靳夏末是被父亲“流放”到学校的米虫,本来最大的梦想就是混吃等死,悠悠闲闲地过完这一辈子(谁让她投了个好胎,家里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    而江子聿则是津阳市医科大的传奇人物,不止长相出众,且年纪轻轻就斩获过国内外几项大奖,全校师生几乎都引以为傲。    谁知开学第一天,她就将鞋砸到了这位学神清隽的脸上,从此开启了虐狗式日常……    告白篇:    “江大神,追女孩子呢,绝对不能像你平时这么高冷的。喜欢嘛,你就要大方地说出来让她知道。    我教你哈,你趁她不注意,就这样直接把她抵在树上,这叫壁咚懂不懂?我保证女孩子都喜欢这个调调。”靳同学说着得意地冲他眨眨眼睛。    “壁咚是墙吧?这是树,应该叫树咚吧?”某神却在一本正经地纠正她的措词。    “你管它什么咚呢?总之你要靠她很近,眼睛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让她先接收到信号,然后说出准备好的那三个字——”    “靳夏末,我喜欢你。”接下来的话却被某神截断。    靳同学微怔,抬眸正好对上他近在咫尺的脸……    求婚篇:    “靳夏末,刀不是这样握的,你手势不对。”    “下手要利落一点,你以为磨木头呢?”    “靳夏末,你是不是个白痴啊?!”某日,给靳同学补课的江学神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脾气。    “那你还跟白痴谈恋爱?”被训的靳同学不高兴地丢下手里的手术刀和猪肉,瞪着他。    只见江学神故作无奈地摇头:“我也在后悔。”    “你!”    靳同学气得鼻子都歪了,转身便走,岂知下一秒就被拦腰放到琉璃台上。    江学神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道:“不如你直接嫁给我吧?以后我来养你。”

    本章内容提要:
    ...    抬头看了一眼外面,李天连躺在通道里一动不动,长剑扔在一边,地上还有一滩干涸的血迹。     “我去,这老家伙竟然自杀了?”巫金不由暗道一声失策。     他还没来得及验证李天连有没有撒谎呢。早知道昨天把这老头儿绑起来好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用,反正该问的也已经问完了,巫金只好叹了口气,把目光投向通道......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