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剑暗含机关?我怎么不知道?”

    陈稳还是死死抱着承影剑,满脸戒备之色。

    “没有机关的话,你觉得以承影剑的坚硬程度,我能破坏得了?”巫金反问道。

    “也对!”陈稳自嘲道:“看来我的意志力还是不够坚定啊,竟然忘了这么简单的道理!”

    “人非圣贤,就算是心力修行者,当遇到足够关心的事,心乱也正常。”巫金笑着说道:“如果遇到任何事情都波澜不惊,那才是不正常的表现呢!”

    陈稳笑了笑,没有说话。

    “怎么样,要不要打开承影剑的机关,咱们研究研究?”巫金搓着手问道。

    “绝对不行,你想都不要想!”陈稳断然拒绝,语气中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巫金:“……”

    他已经透视观察过了,构成承影剑剑柄的每个零件都有笔画,很可能是秘笈功法之类的东西。

    只不过巫金现在只能透视看到一个个笔画,根本无法串联成汉字。

    文言文言简意赅,每个字都值得仔细推敲,除非拼装完成,要不然就算透视把这些笔画都临摹下来、组装成汉字,甚至整理成文,巫金也不敢修炼。

    功法秘籍中有太多关于运转内力的路径和穴位,一旦弄错一个穴位,就是灾难,走火入魔都有可能。

    况且剑柄的构成太过复杂,至少几百个零件,巫金也不可能把几百个零件上的笔划整理成文。

    就连这两道裂缝,还是因为有了拼装小金锁的经验,巫金才能在这么短时间找到关键,打开两条裂缝。

    不过,也只是两条裂缝而已,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面还难着呢。

    想要全部打开,至少需要半天!

    而想要把打开的剑柄拼装成另外的状态,巫金估计,至少需要一天一夜!

    别说陈稳不会把承影剑单独借给巫金这么长时间,就算陈稳真的借给巫金,没有陈稳同意,巫金也不会偷偷打开。

    这是巫金做人的原则。

    他从不自诩是正人君子,却也绝非是偷偷摸摸的小人。

    不过明明发现了承影剑的秘密,却不能打开,这让巫金心里就跟有只小猫在挠一样。所以,他才会诱惑陈稳,希望陈稳愿意主动打开。

    巫金都想好了,如果陈稳同意的话,他就马上派私人飞机回龙城把小玉接过来。

    在破解机关上,小玉比巫金厉害得多,巫金的小金锁就是小玉帮忙组装成令牌状态的。

    可是谁知道陈稳竟然拒绝的这么干脆。

    “陈稳,我已经找到打开机关的关键点了,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巫金忍不住再次诱惑道:“难道你就真的不想看看里面有什么秘密?”

    “我想看,但是我更怕被师父和我爹打死!”陈稳苦笑着说道:“巫金,你不明白承影剑对于我们断崖峰的意义!承影剑不是我的私人物品,我暂时可以使用她,却没有权利做主让你打开她,希望你能理解!”

    “好吧,我理解!”

    其实询问之前,巫金就猜到了这个结果,只不过是心存一丝侥幸罢了。

    轻轻叹了口气,伸出右手。

    “你要干什么?”陈稳又紧张起来。

    “帮你把承影剑组装回去啊!难道你不怕带着两道裂纹的承影剑回去,被你爹和你师父打死?”巫金撇了撇嘴,说道:“你好歹也是断崖峰未来的宗主,还是一名强大的心力修行者,不要总是一惊一乍的好不好?”

    “呃……”陈稳尴尬的笑了笑,双手把承影剑递给巫金。

    其实不是陈稳一惊一乍,而是承影剑太重要,巫金的做法也太吓人。

    陈稳这几分钟受到的惊吓,比之前二三十年加起来都要多得多!

    巫金接过承影剑,不再嘲笑陈稳,两眼紧紧盯着剑柄。

    好在这两条裂缝只是初步破解,还原回去并不难。

    咔嚓!咔嚓!

    巫金按照刚才的手法,两手飞快在剑柄上按压几下,两道裂纹立刻消失,恢复成之前的样子。

    陈稳赶紧拿过去,一边仔细观察,一边赞叹道:“太神奇了,真是太神奇了!”

    复原之后的剑柄完全看不出任何裂纹的痕迹,如果不是刚才亲眼见到巫金打开两道裂纹,陈稳绝对会认为剑柄是一块实心的青铜铸就而成的。

    “巫金,这件事对我们断崖峰太重要了,我必须要回去禀告师父和我爹!”说完,陈稳对着巫金郑重鞠了一躬,说道:“谢谢!”

    以巫金目前在华夏武林的地位,如果找钟山或者王玄担保的话,是有可能从断崖峰手里把承影剑借走几天的,巫金完全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偷偷破解承影剑的秘密。

    可是巫金没有这么做,他看出了承影剑暗含机关,却没有想着隐瞒,而是主动和陈稳商量,共同破解!

    单单这份气魄,就值得陈稳尊重!

    “行了,别玩这些虚的,回去考虑一下,如果想要打开的话,记得来找我!”巫金笑着扶起陈稳。

    “你发现了承影剑的秘密,而且据实相告,对我们断崖峰有大恩!如果宗门需要找外人帮忙破解承影剑,我一定向我爹举荐你。我爹是讲理的人,我相信他会答应的!”陈稳说道:“不过如果宗门决定不请外人帮忙破解,那我就没办法了,希望你能理解!”

    “嗯,你记着这事儿就行!”巫金点了点头。

    “告辞了!”陈稳手持承影剑,向巫金抱了抱拳,大步离开!

    巫金也不再多想,把陈稳送出大门,扭头回去睡觉。

    事已至此,巫金反而看开了。承影剑在断崖峰传承千年,本就是断崖峰的东西,能得到承影剑的秘密最好,得不到那说明自己和承影剑的缘分未到。

    自己目前学习的几种功法中,炼心术和北寒剑法还没有掌握呢,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巫金还是明白的,天下间的功法不计其数,巫金难道每一种厉害的功法都要学?

    功法这东西,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巫金这边倒是看开了,却不知道陈稳回去之后,引起了多大的震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496.第1496章拒绝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496.第1496章拒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496.第1496章拒绝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1496.第1496章拒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1496.第1496章拒绝】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绝世兵王最新章节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首席武器设计师叶天,为了试验一种新式武器,拿自己做实验,穿越到了天工大陆。凭借着现代科学知识武装起来的头脑,叶天成为了天工大陆历史上第一个兵工之王。你有魔法,我有科技;你有神兽,我有坦克;你有龙骑士,我有装甲车;你有飞龙兵团,我有战斗机群;你有毁天灭地的终极魔法,嘿嘿,我有原子弹。看看到底谁怕谁。

  • 权路通途最新章节

        小职员到大人物的升迁路,兄弟之情、知遇之恩、忠贞之爱……一一展示,绝无灌水,数百万字存稿,带你进入一个热血沸腾的世界。

  • 我可以变成鱼最新章节

        楚仙现自己可以变成一条鱼,吞食比自己小的鱼可以不停的进化升级,可以统治鱼类、可以改造鱼类!    于是现实中,他的观赏鱼卖到世界各地,他的渔场堪比金矿,他的........    而在无尽的海洋之中,他的身旁跟随者鲨鱼、鲸鱼、巨型章鱼等等无数的小弟,所到之处掀起滔天巨浪!    ..........    本书以展、吞噬进化为主流,装逼打脸贯穿全文,可以放心的是,作者是带着脑子在写书!    书友群:47o299o31 欢迎加入js330

  • 都市半妖物语最新章节

        一个人类与妖怪共存的世界,一个法力与科学共生的时代,人类与妖怪,谁将是大地新的主人?年轻的半妖李目迁踏上旅途,立志写下妖怪记,将天下妖怪记录到书中。

  • 仙道纪元最新章节

        自古相传在九天之上,有一座宫殿。曰:仙宫。其中有仙人万世不磨,与世同存。众生开始修行为了成仙,而我修行只是想看看这个世界。多年后我看见了这个世界,才发现我也是众生中的一员。

  • 幻夜奇谈最新章节

        魔都这座城市流传着无数的传说与怪谈,在这座看似平静的表面下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不同的人在这个城市汇聚,每个人物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回忆与过去,懵懂无知的少年们揭开了一个又一个秘密,这个世界真实的样貌的全部展现了出来,这是一个凡人的逆袭,一段逝去的友谊,一个爱恨交织的故事,失去的东西想要重获,需要付出高昂的的代价……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之时,故事开始了……

  • 凤谋天下最新章节

        一个是注定了的乱世之王,一个是迷茫了的平凡海棠。她以为在这陌生的世界找不到与她精神可以沟通的人,这辈子注定会孤独终老。他以为在这王权的世界只有自己可以信任。她独立,她无力地抗争着不公平,但却善良;他是王,有一种统治别人命运的权利,嗜血而又冷酷。但当他遇到她,却只在乎在她的心里自己是否是坏人,当她遇到他,她的世界也终于彻底颠覆。

  • 军婚缠绵:少将的小鲜妻最新章节

        未婚夫出轨,可名誉扫地的人却是她!幸好老天爷有眼,让她救了渣男的弟弟!第一天,她直接把身负重伤的他丢在海边,让他看了一天的蓝天白云!第二天,某少爷被挪到了鸡窝里……眼看他伤势要痊愈,莫云歌开始筹划逃跑大计——结果晚了一步!“自己脱,还是我脱?”莫云歌干脆视死如归,“我死都不会失身于你!”“好,你想死我成全你。”下一秒,黑色的枪口对准她——“……别,我自己脱。”

  • 爱有余毒最新章节

        八年前,钱芳带林振回家见父母的那天,妹妹钱溢第一次见到林振,光鲜帅气的林振一下了捕获了少女芳心,钱溢无可救药地单恋上了姐姐的男友,最终实现横刀夺爱。
        钱芳的人生光彩似乎全被妹妹夺去了,婚没结成,被陷丑闻,她一下跌入一层又一层的低谷,成为悲情婚姻的受害者,八年后,成为精神极度紧张的女人,徘徊在行凶与自杀的危险之间。
        有背叛,有冷遇,更有家庭暴力,闪婚与离异的困顿,真实生活如此层不出穷的痛苦,不幸的婚姻,出人意料的遭遇,社会小人物的坎坷。现实中,钱芳苦苦争扎,如何走出生活的困境,带着六岁的女儿万芮真将逃离家庭暴力,是否能有奇迹,可以夺回失去的一切幸福?恶毒地诅咒:“愿天下有情人全变成姐姐与妹夫!”未来她又将如何抉择?
        林振最终能否力挽狂澜,扭转局面,回到最初的理想状态?
        长篇小说《谢谢你的错爱》,慢热型作者,悲剧,狂虐,渐入佳境,带你品味乱世情真,追寻坎坷的人生情路,捡起职场升迁的一地鸡毛。

  • 七星宿命传最新章节

        出身平凡,一心修仙的若玉因为误修邪门功法,拜师天下第一正道大派真武剑派失败,以为无缘修仙之际,巧遇方家妖女,得知自己所修功法乃是天下第一奇功。方家原为正道七大门派之一,现今已沦为邪教,若玉一心成为正道,可世道却让他走向万劫不复的邪道……

  • 重生之强势回击最新章节

        前世,因为她是私生女,她一味忍让,百般放手!  因为妹妹说:姐姐你是姐姐,就该让着我。  于是她的未婚夫成了她的妹夫。  因为弟弟说:姐姐你是姐姐,什么都该让着我。  于是辛苦打拼最后落入他人之手。  道貌岸然的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最后,落得个遭人轮奸,抛尸荒野,母亲遭人虐待,生不如死的下场。  天怜她惨痛,令她重生十八岁。  山海秘籍在手,书中世间应有尽有。  从此我王者归来,从容的踏着他们的骨骸。  开对立公司抢风头,败得吕家大破产。  我缺钱,鹊山遍地是黄金。  我没权,霸道军长我拐来。  剥了妹妹莲花皮,铲了弟弟恶毒心。  撕了青梅竹马的伪善脸。  这一世她要败了吕家,带着母亲过自己的逍遥生活。  ——————————————————  吕家

  • 女总裁的绝世兵王最新章节

        什么是专业的大少爷,就是老爹无论把你丢进军队磨还是扔在生产队搞生产,都磨不掉身上那股子纨绔劲。方延就属于那种在哪儿都能折腾出花儿来的大少爷,为此老爹没少折腾他,刚刚从特种部队回来没两天,就把老爹最至爱的宝贝给端了……

  • 成圣最新章节

        上九天,下九泉,只寻溺水取一瓢自饮,莫问前尘旧事何时休,几许风流几缕梦,

  • 不死剑修最新章节

        【玄幻精品,火爆新书!】十年前,杨笑为大夏皇朝三皇子,却被兄长陷害,推入禁地虚空洪流,十死无生。十年后,杨笑从虚空剑葬走出,以无敌剑魔之姿,掌生死,断轮回,霸天下!

  • 龙门诀最新章节

        鱼跃龙门,过而为龙
        以身筑龙门,以气化鱼,孕育龙气,逆天造圣。

  • 大梦江湖最新章节

        相传太上老君、地藏王铸成阳元与阴鬼两枚虎符,相传同时获得两枚虎符即可封神入主九重天,江湖为此疯狂上万年,李淳风因无意中卷入了阳元虎符而起的江湖阴谋纷争,被同门诬陷,师父亲手废了修为打落深谷;大难不死的李淳风,机缘巧合下学得绝世阴阳术,并救祖玛教于危亡;患难兄弟袁天罡却因爱生恨,渐行渐远;袁天罡首先知道了虎符的秘密:虎符中所藏的乃是神技通天录,他盗取了李淳风的阳元虎符又嫁祸于郭潇潇

  • 铁血神箭最新章节

        梨花山庄的灭门,令得他背负血海深仇,阴差阳错之下,却是内力全失,学箭,或许只是不想让别人保护,而又想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也是他报仇的唯一希望,十年之功,终于稍有火候,当内力找回之时,他发现自己对于弓箭已经有了特别的感情,从此,弓箭便是他的武器,后又偶遇箭神,在其指导下,箭术终于大成,待他到了箭神那般境界时,才明白了,人生就是在弦之箭,不得不发,一旦发出,须得有射中目标的勇气。一把灵宝弓,十支追风箭,成就了他传奇的一生,同样,也见证了他沧桑的一生。

  • 见鬼最新章节

        我是一个寿衣店的老板,可就在21岁那年,我竟然莫名其妙的,遇到了很多的恐怖的实情。阴魂不散的女人,让我经经历了九死一生,我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命,被改变过。 而这背后的秘密,竟然因为我曾祖父时期,一个古卷。这个古卷,可以让人长生不老?

    本章内容提要:
    ...    “承影剑暗含机关?我怎么不知道?”     陈稳还是死死抱着承影剑,满脸戒备之色。     “没有机关的话,你觉得以承影剑的坚硬程度,我能破坏得了?”巫金反问道。     “也对!”陈稳自嘲道:“看来我的意志力还是不够坚定啊,竟然忘了这么简单的道理!”     “人非圣贤,就算是心力修行者,当遇到足够关心的事,心乱也正常......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