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们认识了巫金,巫金他的徒弟是冰寒之体,只要我经常和他徒弟走动走动,就可以压制住金乌之气了!”

    到这个,桑桑也兴奋起来。

    “咦,我听着巫金这怎么好像没安好心啊!”沈飞腾眉头一皱,警惕问道:“他徒弟多大了?他是不是想让他徒弟把我的宝贝徒弟拐走?”

    “师父,您想哪里去了?”桑桑嘴一撅:“巫金的徒弟今年才六岁!”

    “才六岁呀,这就没事了!”沈飞腾哈哈大笑着道:“寒冰之体也是天生的修炼灵体,而且阴寒类功法比纯阳功法好找得多,老头我就知道两种,桑桑,你加把劲,最好把这拐到咱们万毒教来做上门女婿!”

    “师父……”这下,轮到桑桑满头黑线了。

    “哈哈,还害羞了!”沈飞腾笑眯眯拍了拍桑桑的脑袋,扭头又变了张脸向桑林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老头我一晚上绕着西山跑了几百里,腿都要跑断了,还不赶紧带老去歇歇脚?”

    “师父,我您怎么这么久没到,原来是迷路了呀!”桑林无故被踹了几脚,声的嘟哝。

    “咳咳!”沈飞腾知道自己漏嘴了,背着手道:“什么迷路了,你师父我是看西山这个地方风水不错,观察了一下这边的地势!”

    “对对对,师父您老人家这么厉害,怎么会迷路呢?”桑桑赶紧拍马屁:“师父,您忙了一夜,赶紧进屋,我给您捶捶腿!”

    “还是我们桑桑最贴心!”沈飞腾对着桑林屁股上又是一脚:“这么大人了,还闯荡过江湖呢,连桑桑有眼力见都没有!”

    进了丽江大酒店,沈飞腾自然又少不了踹桑林,骂桑林不会办事,自己给了他一千块“巨款”,他却带师弟师妹们住这么脏乱的地方。

    可怜的圣毒手桑林,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此时却被自己家师父踹的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师父,您刚来就被国师拉走了,好几天都没回来,你们干啥呢?”桑桑看哥哥实在被骂惨了,过来岔开话题。

    “还能干啥,无非是一起见见那些老不死的!”沈飞腾明显不想多。

    “师父,我想带桑桑一起去找巫金的徒弟,还望师父恩准!”桑林郑重向沈飞腾请求。

    “当然恩准,以后你们就跟着这个巫金!”沈飞腾深深看了周围的弟一眼,叹息一声:“咱们万毒教封山十几年,国师那老东西费尽心机把咱们骗出来,你们就趁着这次好好历练一番吧!”

    “国师把咱们骗出来?什么意思?”桑林皱眉问道。

    “因为国师跟我他算准了咱们这次下山一定能找到根治桑桑的办法,要不然我为何要带你们下山?”

    “国师真有这么厉害?算得真准,这下山才几天啊,我们就遇到了巫金!”桑桑惊讶道。

    “厉害个屁!他肯定是事先就知道了巫金有个寒冰之体的徒弟,所以才会把咱们直接接到西山观看巫金的擂台战。”

    沈飞腾骂骂咧咧道:“这老家伙一肚坏水,我怀疑,这次有可能就是国师那老东西的阴谋!他不定早就知道了暗血楼要偷袭巫金的朋友,所以才把你们安排到他们旁边的看台,就是想让你和巫金产生因果纠缠,互相欠下人情,那么咱们就彻底和巫金绑上同一条船上了!”

    “师父,那咱们怎么办,还去龙城找巫金吗?”桑林有些迟疑。

    “你的脑坏掉了吗?我刚才不是才跟你过,以后你们就跟着巫金了吗?再,不去龙城,桑桑怎么办?”

    “可是您不是这是国师的阴谋吗?”

    “管他阴谋阳谋,对咱们没坏处就是了!”沈飞腾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巫金那不简单,你们跟着他,或许也有一番机缘。”

    “巫金只有化劲中期,却能硬拼打死罡劲初期的龙王,的确不简单!”桑林认同的点点头。

    “我他不简单,并不是单单是他的战力。”沈飞腾不禁想起国师言谈之间对巫金的重视。

    “除了战力,难道巫金还有其他特别之处吗?”

    “这些你们就不用管了,跟着巫金一起闯荡就是了!问那么多干什么?”沈飞腾回过神来:“听巫金的仇家不少,正好可以起到磨炼你们的作用,你就带着桑桑和师弟们好好历练一番吧,不过你要注意保护好桑桑和师弟。”

    “师父放心,我会的!”桑林郑重点头。

    “你看看你找的什么破地方,让我怎么放心?”到这里,沈飞腾看了看周围,又是一阵嫌弃。

    “呃……”桑林想要辩解,可是想到辩解的后果肯定又是自己挨踹,最后还是忍了回去,心里暗自决定,回头一定想办法先挣个百八十万块钱放在身上,没有钱的日真的很难过。

    “师父,你不知道,巫金身边的一位大姐姐为了感谢我们救了她们,偷偷给了我两百万做零花钱,可是哥哥知道后,二话不就给我抢走了,连夜给人家还回去了!”到这里,桑桑又忍不住打起了报告。

    “什么?!”沈飞腾霍的一下站起来,浑身乱颤问道:“你这个败家把到手的两百万又送回去了?”

    “师父,你听我……”桑林赶紧解释。

    “我不听你解释,气死我了,我怎么教出来你这么个败家的徒弟啊!”沈飞腾气得在屋里转圈,掂掂凳,提提衣架,都觉得不满意,最后搬起桌,就要砸桑林:“我打死你个败家,那可是两百万啊,还是人家满怀诚意送给桑桑的感谢金,你竟然……”

    “师父,桌砸坏了要赔的!”桑桑一看沈飞腾真被气着了,赶紧站到中间劝架。

    “也对,砸坏桌要赔钱的!”沈飞腾放下桌,提脚就踹桑林:“我踹死你个败家!”

    “师父,你听我,巫金已经送了一颗冰魄寒珠给桑桑……”可怜的圣毒手,吓得捂着屁股求饶。

    “啥,冰魄寒珠?”沈飞腾果然成功被桑林岔开话题。

    * 首 发更 新 w. i.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870章 以后就跟着他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870章 以后就跟着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870章 以后就跟着他是作者北川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超凡透视》之 第870章 以后就跟着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超凡透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北川写的《超凡透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超凡透视最新章节- 超凡透视全文阅读- 超凡透视txt下载- 超凡透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870章 以后就跟着他】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超凡透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超凡透视》书迷评论

  • 活人回避最新章节

        二十岁那年我因为贪财收了一件不该收的古董,从那以后,为了活命,我不得不一次次出入那些对于活人来说十死无生的禁地。秦岭大山里的墓葬群,西北戈壁中的无人区,浩瀚深海下的失落遗迹,雪域高原上的死亡禁区……或许有一天,当你因为贪婪而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时,你就会现睡觉时有东西站你旁边,告诉你,天黑了,一起来玩玩吧。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活人回避》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超级分身系统最新章节

        无形透明的影子分身能够做什么,穿墙入室、窃取秘密,还不用担心被发现……帮助警花老师保护绝美校花,没想到上大学的时候又遇到了警花老师,她竟然还是老师……

  • 人民的名义最新章节

        一位国家部委的项目处长被人举报受贿千万,当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前来搜查时,看到的却是一位长相憨厚、衣着朴素的老农民在简陋破败的旧房里吃炸酱面。
        当这位腐败分子的面具被最终撕开的同时,与之案件牵连甚紧的H省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却在一位神秘人物的暗中相助下,以反侦察手段逃脱法网,流亡海外。案件线索终定位于由京州光明湖项目引发的一家H省国企大风服装厂的股权争夺,牵连其中的各派政治势力却盘根错节,扑朔迷离。
        H省检察院反贪局长陈海在调查行动中遭遇离奇的车祸。为了完成当年同窗的未竟事业,精明干练的侯亮平临危受命,接任陈海未竟的事业。在H省政坛,以H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高育良为代表的政法系,以H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为代表的秘书帮相争多年,不分轩轾。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的到来,注定将打破这种政治的平衡局面,为H省的改革大业带来新的气息。

  • 红颜最新章节

        梦鸾不知道只有五岁的文锦眼神能把恨意表现得那么透彻,浓烈的,强烈的,尖锐的,冰冷的,煞气的……刀子一般的眼神,恨不得把一个人撕成千万片……赵瑾源是一个王爷,他是文锦的仇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而她是文锦的姑姑。她和赵瑾源关系,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爱恨纠葛。

  • 俗人奇葩事最新章节

        奇葩处处有,只怕有心人!我们生活在一个俗常的世界,但在咱们身边,在每天的公交车、在公园、在菜市场里,总有一些俗人的奇葩事。回头看看,从小到大,一路走来,我们见过多少奇葩事,比故事还精彩、比传奇还传奇,只是,我们没有刻意去把它们整理下来,光是吐吐槽,或者在茶余饭后扯一扯拉倒。于是,再奇葩的人、再好玩的事,也仅仅是一阵臭屁,当时很浓很感慨,时过境迁,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 老婆在上:总裁的心尖小妻最新章节

        本是傲娇小正太,突然化身高冷大总裁,还要送我跑车和豪宅???我心里乐开了花,脸上还要强装矜持:“你这样的转变我有点接受不来……”“别装了。”他冷冷打断我的话:“我知道你很贪财。”哇靠!要不要这么直接撕开我的假面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可爱。”且看路人甲如何华丽升级,将帅气多金老公手到擒来!

  • 邪王独宠:医妃要造反最新章节

        她是当朝国舅之女,母亲为婢,被徐氏毒杀。本得皇后一句玩笑话,与太子指腹为婚。却又遭徐氏毒手,从小灌其百褶,让她疯癫痴傻。她在府中没了地位,本以为可平安度日,却不料,两位白莲花姐姐肆意捉弄,甚至叫人将她一头撞在了墙上。痴傻姑娘喊恨而终,换得二十一世纪急诊科大夫苏落黎…从此打继母,毁姐妹。你不惹我,我不动你,井水不犯河水。但若想害我,我必诛之!偶救王爷一枚,只以为他是什么魔教教主,换取报酬护她三个月。可是,说话只护三个月的,王爷!你为毛给我穿嫁衣!娘家之人都要她死,新婚丈夫视她为敌。穿越古代,她如履薄冰,步步为营。看医妃如何狂炫酷拽屌,手刃仇家,智斗小三,收服丈夫,登上人生巅峰。

  • 首席一宠成欢最新章节

        男仆怀了自己的孩子荒唐可笑可是他却依稀记得那一夜的春宵真真切切蚀骨缠绵。作为金融大鳄他咬过的吞并了无数强悍的产业可是眼前这个总是笑得那么刺眼的家伙却让他下不去口。他明明很想吞吃入腹。

  • 婚内燃情:总裁老公抱紧我最新章节

        结婚四年,老公在床上躺了三年。她满心愧疚,他恨她入骨,却不肯放过。“简沫心,想离开?门都没有!”明知这个男人是毒,她却再次沉沦。直到他带着小三趾高气扬的出现在她面前。“简沫心,我要离婚!”“好。”她带着满身伤痕转身,可是谁来告诉她,身后这个死命纠缠的男人是什么鬼?“慕延西,我们已经离婚了!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没看出来吗?”男人直接欺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我在……爱你……”

  • 傲娇王爷我收了最新章节

        有人说,最了解你的不是枕边人,而是你的敌人……莫以北,你宁愿一辈子与我作对都不愿到我怀抱?即墨洵,你一开始便认错了人,伤我至此,再也回不去了……

  • 大总裁的小猎物最新章节

        他高高在上,她低入尘埃

  • 乡村透视神医最新章节

        乡村穷小子,偶获苍厄界至尊:黑魔神传承,开启透视神医之旅,泡妞治病、发财打脸两不误。

  • 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最新章节

        在遇见夕瑶以前,顾大少爷一直认为这世界只存在无情。父母死于权利之手,自己也只不过是他人的棋子。遇到她以后,他才恍惚发现,原来人竟可以如此重情。那么夕瑶,哪怕强取豪夺,他也一定要把你夺过来,留在他身边!“嫁给我,你逃不走的……”他嘴角的邪肆,让人害怕!

  • 娇妻入怀:谢少宠上天最新章节

        沈意沫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未婚夫送上别的男人的床。可上天却是眷顾她的,她原以为会掉进地狱,但不曾想,这个谢莫宸竟然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宠她,爱她,助她……睡过了还想跑?当他谢莫宸是这么随便的人?撕了渣男贱女,是不是也该好好地报答他了?谢莫宸一把抱起脸颊通红,全身散发着酒味的沈意沫,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凑近她的耳边,“你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我不喜欢,我要自己选。”沈意沫“那你说,你想要什么?”“我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 这个海军不正经最新章节

        海军支部,某大牢内。  “我吃着火锅唱着歌就被你们给抓来了!”  海军元帅的办公室内。  “一个孩子,他母亲被海贼给杀死了,他为他母亲报仇,他有错吗?!”  海军本部,军事法庭。  “这位少将,我怀疑你是海贼派来的卧底...”  世界政府某个加盟国。  群号:647953994

  • 抓个妖王来入赘最新章节

        天帝误入幽冥与巫后相恋,却因巫族无法生育麟儿无法终成眷属,巫后弥留之际诅咒天界百万年内无法生育男丁,以致六界展开一场天界成龙快婿的竞争。妖族公子云澈、魔族王子云熙举世无双,这年天后生育双胞胎公主安清安浅,属于这四个年轻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就此展开,属于六界这场浩大的争夺天帝女婿也就是未来的天帝之位的战斗也悄然拉开

  • 至尊兵王归来最新章节

        至尊兵王归来,本想低调行事,但无奈桃花运太好了,看他如何一路泡美女,脚踩恶霸,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

  • 春华秋实的日子最新章节

        本书主角张德权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高考落榜生,来到东南沿海城市打拼,成为了建设现代化的农民工。
        毁誉参半的一路走来,他经历过底层农民工的艰苦生活,经历过事业的艰辛打拼,成长为资本投资商,并经历了爱情的悲欢离合,使他从情爱世界的白痴,成长为把妹撩妹的情圣,最终获得事业与爱情的双丰收。
        作品以主角张德权的奋斗经历为主线,同时以爱情经历和生活经历为辅线,来展开整个故事。
        (重要提示:读者朋友,你们看此书的过程中,建议按章序逐一阅读。由于本书的写作手法,跟绝大多数小说不同。千万不要有大幅度的跳跃,或是从中间章节开始阅读。如果这样做了,多少会感觉不知所云,或是遗漏重要剧情。)

    本章内容提要:
    ...    “是啊,我们认识了巫金,巫金他的徒弟是冰寒之体,只要我经常和他徒弟走动走动,就可以压制住金乌之气了!”     到这个,桑桑也兴奋起来。     “咦,我听着巫金这怎么好像没安好心啊!”沈飞腾眉头一皱,警惕问道:“他徒弟多大了?他是不是想让他徒弟把我的宝贝徒弟拐走?”     “师父,您想哪里去了?”桑桑嘴一撅:“......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