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久爱成婚》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97/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传过来的画面说道:“这附近只有我们,如果现在不行动,只怕到时候他们回来就晚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陆佐游的身上,只需要陆佐游一声令下,这些人就可以冲进去救人。“组长,好像有情况。”杨建看着热量图焦急的说道:“南姐的身边有炸弹。”陆佐游眉心一皱,拿过了热量图看着上面的情况。图上可以很清晰的看出南郁馨一个人躺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她的身边有一个小小的箱子一样的东西,通过多年经验判断,可以......

  1. 摘选2:
  2. ...的说:“明,白,了,吗?”两个保镖忙不迭的点着头,看着杨青戎恭恭敬敬的请了安凛走进家门,两个人互相对视着,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活不过明天。屋子里很暖和,安凛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手里捧起了杨青戎递给她的茶。屋子里的人都被杨青戎遣走,偌大的屋子里就剩下了安凛和杨青戎两个人。杨青戎坐在安凛的对面,行云流水的为安凛泡着茶。热气腾腾的茶水冒着白烟,白烟之下让杨青戎的手显得更加俊美,如果不是安凛亲眼见过......

  1. 摘选3:
  2. ...一次见到蒋文时候的场景,那时候的他刚从警校毕业,在蒋文手下磨练。那时候真好啊,陆佐游闭上了眼睛,唇边竟然不自觉的出现了笑容。那时候只需要跟在蒋文的身后,真刀真枪的拼命,什么也不用想。突然一声怒吼从陆佐游的胸膛中放出来,陆佐游手一扬把手下的文件尽数打落在了地上,报告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地上,像是折翼的蝴蝶。眼泪终于还是没有控制住,陆佐游低着头,任由眼泪砸在了桌子上,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坐在现在的位置上,为什么需要思考这么多,顾虑这么多。他原本也可以什么也不想,拿着枪就往外冲,找到杀人凶手不管不顾的打一顿,无论是输是赢都可以痛痛快快的搏一场。但是他不能,陆佐游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双手盖住了脸。即使所有人都想要这么做,他也不可以。陆佐游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秋章识到现在还没有醒,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压在了他的肩上,他突然开始茫然起来,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么做。“组长,还是没有找到南姐,我们把医院周围都排查过了,没有人看见她。”杨建匆匆推门进来,焦急的说。话音落下,杨建才发现屋子里的状况,急忙关上了门,小心翼翼的看着陆佐游。地上的文件还在那里,被关门带起的风轻轻吹动。“如果对手真的是温宇的话,只要他不想让我们知道,我们就不可能知道他的位置。”陆佐游抬起头看着杨建说道,声音有些沙哑:“刑警队队长蒋文死亡,这件事情有没有向上面报告。”“已经向安全局报告了,蒋队长的家属也马上就到了。”杨建皱了一下眉说:“刑警队的那些人就这样不管吗,我怕他们做出什么来。”外面好像有点阴天了,陆佐游的手指微屈,轻轻敲着桌子。墙壁上的表还在一分一秒的走着,时间已经不多了。“还没有人送消息过来吗?”陆佐游问道。“没有,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承认有人绑架了南郁馨,没有勒索信没有示威。”杨建说着,小心翼翼的问道:“会不会是我们弄错了,如果南姐她只是……”“不会。”陆佐游摆摆手说:“以蒋队长的身手来看,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别人占了上风,除非有一个人在旁边束缚住了他的手脚,依照现在的形式来看,最有可能就是南郁馨。”陆佐游的手已经握成了拳,指甲深入肉里,刺痛的感觉不断传来。陆佐游在拼命让自己保持注意力,他知道能不能就出南郁馨就要看他能不能冷静下来。他突然好想知道,在秋章识遇到这种场面的时候,会怎么做。“组长,如果真的是温宇的话,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杨建的脸上全都是不解,他看着陆佐游想要知道答案。即使已经到了现在,杨建在说道温宇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上仍然会不自觉的疼一下,就好像当年知道温宇死亡的消息一样。他不相信那个人会还活着,他也不相信那个人竟然会是一个毒枭,竟然会布下了这么大的一盘局。只是他又不得不相信,除了这个人以外,没有人能算计至此。“下马威。”陆佐游冷冷的说:“他知道我们知道他回来了,昨天我们重新查仓库的时候遇袭,蒋队长带人击毙了他们,却让一个人逃脱了,如果说温宇想要为他的手下报仇还有点牵强,但是如果说他是想用这件事让其他人知道他的手段,就可以明白了。”只要动了他的人,无论是谁都一定要死,而且还是以这样凄惨的方式死去,这样一来,所有人在行动之前都要好好思考。这个下马威不仅是给警局的,还是给其他觊觎着芜市的人的。陆佐游的拳头越握越紧,眉心狠狠的皱着。“如果他一直没有出现,我们不是一直都不知道南姐在哪里,万一……”杨建停住了想说的话,担忧的看着陆佐游。陆佐游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这也是他最害怕发生的事情,这一战里已经死了太多的人,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死的人是谁,但是陆佐游知道那个人肯定不是南郁馨,她原本不用处于这么危险的境地里,她什么都不知道,却因为警员们的疏忽平白的遭受到了威胁。“不会有万一的。”陆佐游听见自己这么说:“拼尽一切也要把她救出来,让各部门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找出温宇。”从南郁馨被抓走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八个小时,陆佐游知道这不是什么好消息,温宇的目标只有蒋文,可以肯定的是南郁馨是误打误撞看见了温宇,所以才会被抓走。温宇之所以没有直接杀死她,恐怕也是在想南郁馨还有什么利用价值。陆佐游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了心脏传来的微微的疼意。只要南郁馨还在温宇的手里,警局的人就必然会受到控制,温宇就好放手去做那些她想要做的事情。窗户外已经传来了警笛的声音,警车已经出动了,他们在搜索着城市的整个角落。“组长。”李芹猛然推门进来,脸上的神情不知道激动还是愤怒:“陈璐收到消息了,可以确定是南姐没有错。”“什么时候收到的?”陆佐游猛然站起来,盯着李芹问道。“一分钟以前,从南姐手机上发出来的信号,被陈璐捕捉到了。”李芹快速的说道:“在经过信号塔的时候被捕捉到的,很微弱,但是可以感知到大概的位置。”陆佐游的眉重新皱了起来,对手是温宇,他必须要事事考虑周全。但是其他人已经不给他时间考虑了,在杨建冲进来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事情不妙。“刑警队的人已经追过去了,怎么办组长。”杨建一边喘息着,一边着急的说。“胡闹,你们怎么没有拦住他们。”陆佐游厉声说道:“还没有查清楚就急着去送死吗。”“他们人太多我们拦不住。”杨建皱着眉说。话还没说完,陆佐游就已经拿起了身边的狙击枪走到外面,对着重案组的所有人说道: “所有人听着,现在已经到了危机时候,对方手里有人质,而且这个人是重案组的前任组长,他的手段你们一定也知道,这场仗打的必然是十分艰辛,不怕死的就跟我来,所有人配备武器弹药,不可以有任何马虎。”“是。”重案组全部的人都站了起来,急匆匆的奔向了武器库。陆佐游看着已经空了的办公室,竟然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是什么心情。...

  1. 摘选4:
  2. ...然照在屋子里,只是秋章白一时觉得视线无处安放,默默的转过了头,把文件递给了郑雨。资料不算厚,郑雨很快就看完了,最后一页上有一张照片,就是那个姓方的孩子。“这个孩子,你知道是谁吗?”秋章白指着照片上的人问道。郑雨拿起了照片,眉心微微蹙着,在脑海中搜索关于方姓的孩子,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孩子怎么了吗?”郑雨放下文件问道。“我怀疑这个孩子跟一个人有关系。”秋章白看着郑雨......

  1. 摘选5:
  2. ...医已经检查初步检查过了,只等着重案组的人再调查一下,就可以把尸体运回去了,这样说或许不够准确,这个已经算不上尸体了,一定要说的话,只能说这是残肢。地面上很干净,没有看到什么鲜血,证明**尸体的地方不是这里。陆佐游打开了装着尸体的黑色袋子,血腥的气味扑鼻而来。陆佐游皱了皱眉,好像是有点不忍心看里面的东西。“真是,心狠手辣啊。”李芹也蹲了下来,摇了摇头看着袋子里说。“疏散群众,这里的场面不适......

  1. 摘选6:
  2. ...该去的地方。她转身往右走去,虽然不知道可以去哪里。一辆面包车从安凛的身边经过,她低着头没有注意。“这位先生?”一位医生走过来叫道。“什么事?”陆佐游一下子回过神来,抱歉的笑着问道。“秋章识先生现在要进行手术,需要家属签字。”医生拿出了手术单子递了过来,一边疑惑着说:“不知道南女士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了没见她过来。”“她出去很久了吗?”陆佐游签完了字,下意识的问道。“查房的时候还在,后面......

  1. 摘选7:
  2. ...这么不经过思考了。”秋章识冷冷的说道:“就凭你这一句话,我就还可以让你再一次离开重案组,你可要想清楚了。”“我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是想要你告诉我。”安凛上前一步抓住了秋章识的衣领,大声的说道。原本就没有休息好的秋章识脸色明显一白,原本就昏昏沉沉的头被安凛这么一晃现在变得更加难受。这个人还真是什么时候都长不大,秋章识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看着安凛愤怒的眼睛,眼睛红红的有一点点吓人。......

  1. 摘选8:
  2. ...长,我记得您的孩子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一听这话蒋文急忙摆了摆手说:“我那儿子不听话,他要怎样就怎样吧,我是管不动他。”南郁馨忍不住的笑了,摇了摇头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蒋队长也有管不了的事情啊,这要是让您的手下们听到了,肯定是不相信。”蒋文也忍不住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想着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想想自己在芜市的警局也是威风了半辈子,偏偏在家里有这么一个儿子天天和自己作对。楼梯走到......

  1. 摘选9:
  2. ...个芜市都是灾难……”“你果然什么都不知道。”安莫笑着看着安凛,摇了摇头说她还是像小的时候一样,小时候自己拼了全力保护她,以为可以护她一世周全,结果到最后却是惨败,不得不眼看着自己的妹妹与自己背道而驰越走越远。如今她依然被别人保护着,只是这个人不再是自己了。安莫看着窗外渐渐明亮起来的天空,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夜里说了那么久的话,到现在还没有喝过一口水。“你知道什么?”安凛几乎是咬着牙问他。......

《久爱成婚》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久爱成婚最新章节 久爱成婚云零九 久爱成婚无弹窗 久爱成婚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久爱成婚》】是一本全本都市言情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都市言情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久爱成婚》】全文阅读,免费小说【《久爱成婚》】下载,免费小说【《久爱成婚》】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久爱成婚》】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久爱成婚》】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久爱成婚》】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久爱成婚》】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云零九】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久爱成婚》】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久爱成婚》】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久爱成婚》】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云零九】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久爱成婚》】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久爱成婚》】写作者【云零九】!我们共同期待小说【《久爱成婚》】写作者:【云零九】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久爱成婚》】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久爱成婚最新章节- 久爱成婚全文阅读- 久爱成婚全文txt下载- 久爱成婚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久爱成婚》书迷评论

  • 绝代风华:医女倾天下最新章节

        穿越前,她是受尽欺辱的庶出三小姐,下聘之日因亲眼目睹准相公跟嫡姐肮脏之事,被嫡姐失手推倒撞死,穿越后,她是人人避之不及的‘毒女’,风华无双。呵,一个混子也敢染指她?她让他死都不得痛快!嫡姐?后母?未婚夫?那就让他们怎么欺负她的,怎么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 我的老婆是鬼医最新章节

        我叫苏小洛,是个鬼胎,于是,我找了个鬼丈夫,从此做对比翼鬼夫妻,没羞没臊的腻歪在一起。  殊不知,我和他的缘在前世,缘份还是缘分?我不知道,更不知道,当一切又重新记起时,我该何去何从,或者,能何去何从……

  • 妃常道,王爷请接招最新章节

        鬼谷世家传人花落好不容易熬到接任家主大位,不料晴天霹雳,上任第一日就莫名其妙地被穿越,家主指环里蹦跶出来的花家老祖宗告诉她,想要回去继续当家主就要集齐九星玉灵珠,于是倒霉的和亲公主花落顶着摄政王妃的头衔一边在古代捉妖除魔收灵珠,一边在王府逗弄侧妃戏美妾,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可是那个王爷大人您老不是清心寡欲大冰山吗?放着王府里香脆可口的美妾们不理跑来痴缠她一个女道士干嘛?她可没有双修的想法啊……

  •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

        酒馆的一隅。害羞的女剑士躲在角落里擦拭心爱的巨剑,冷漠的精灵法师指尖跳动着闪烁的电弧。半人半鹿的黑发林精奏响森林的旋律,热辣的亡灵法师扭动腰肢,和召唤骷髅一起在乐声中翩翩起舞。半身人趴在桌上,懒洋洋的用一叠小银币搭着积木,一双精光闪闪的小眼睛,却在每个人腰间的钱袋上巡视,壮硕的矮人一脚踩在桌子上,举着手里的麦酒,大声吼着谁也听不懂的矮人歌谣。无光之月的凝望下,夜色安宁祥和。这,就是一切开始的地方,这,就是剑与魔法的故事。l0ns3v3

  •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最新章节

        父母早逝,家境贫寒,姿色平平,夏晓兰抓了一手烂牌,奋斗了小20年,她当上跨国公司高管,终于将人生的逆境理顺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到了80年代,也叫夏晓兰,还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同名同姓的“夏晓兰”拿了一副好牌,却在流言逼迫下选择了自杀。夏晓兰接过这烂摊子,踩极品,虐渣渣,牵手那对她一见钟情的痞子军官,在80年代混的风生水起!

  • 女神的贴身仙王最新章节

        带着承诺,进城来找未婚妻,却发现未婚妻竟然是……

  • 大明寻宝记最新章节

        K星人绑架李墨白,告知他的前世是李白。在杨玉梅的帮助下,两人穿越到大明。一路上,李墨白打怪升级、结盟组团、追妹子,杀BOSS,最后寻找、夺取了洪荒光明元尊宝石英雄之血。挫败了O星人控制地球的阴谋。李墨白从一个只会耍小聪明的小贱客,最终成长为一个智勇双全的大剑客,并娶到了转世后的古代四大美人。

  • 说好成为彼此的宿敌呢[穿书]最新章节

        流量小鲜肉陈夙央穿越了,穿越到他刚刚杀青的那部小说改编剧里,变成了他参演的反派——魔教圣子宿殃。为了穿回去,他忠实地按照剧本发展,勤勤恳恳死磕剧情,认认真真棒读台词。——等着被主角干翻在地一剑穿胸。只是……他怎么越来越觉得,这剧情哪里不太对?等等,说好的他会被主角干翻在地一剑穿胸呢?

  • 帝君的小毒妃最新章节

        苏木看着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笑的比哭还难看。三个时辰前,她才骗了这个人三次,又将他诳进一个陷阱里,还扔了一块大石头进去。可现在,此人竟然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还是一个监国的王爷……“姑娘让本王好找!”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 我有一把吞天剑最新章节

        父亲受伤, 爱人被抢,丹田被毁,老天眼瞎还披头盖脸直接一道闪电把人劈成黑炭。
        大难不死,神来一剑,我方昊天要把一切推翻重来,用最锋利的剑杀尽天下不良人。
        表面上他是个剑神,实际上他是个挂逼。

  • 我是董卓之子最新章节

        “董卓祸国大汉倾,王允暗施连环计!”    董杭穿越成为董卓之子,搅动风云,逐鹿天下!

  • 蚀骨危情:总裁的罪妻最新章节

        三年前林允生下孩子后被顾沐辰送进监狱,三年后林允从监狱出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见到自己的孩子,可这哪有那么容易……

  • 世子妃狗腿日常最新章节

        赵忆儿是个公主,却一直住在冷宫里。母亲临终之时告诉她:“祸从口出。忆儿,舌头,是天底下最害人的东西。”自此之后,赵忆儿,成为人尽皆知的哑女。可是好像哑女也有春天?一次的偶然相遇,两次的巧合邂逅,三次的相思相守,真能如愿以偿吗?他是敌国的太子,为了自己的国家留在敌国做质子,抛光养晦。得知忆儿身份,有心利用,竟不想变成真情流露。狼烟起,复仇雪耻,真情不减,针锋相对,他们将何去何从?

  • 娱乐第一天王最新章节

        萧央重生平行世界,这世界没有前世那些大明星,大导演,大作家,于是他笑抽了。
        随便写写小说,版权费到手,随便写首歌,火爆全国……
        但是他的梦想还是当个光鲜亮丽的演员,或者,能做个大导演岂不更好?

  • 苏少,你老婆喊你离婚最新章节

        一场交易,走投无路的叶大小姐嫁给视她为无物的苏墨尧,第一次见面就血溅当场,他捂着脑袋暗搓搓发誓定要折磨她。终于她提出:“离婚吧。”“想甩了爷?做梦,爷没有离异只有丧偶。”从此苏大爷整天想着怎么让媳妇爱他爱到无可自拔。“有野男人送花?”“媳妇竹马回来了?”苏大爷扛着大刀,杀气腾腾的要斩尽媳妇所有桃花。

  • 穿越之翰林红颜最新章节

        据说穿越有各种方法,车祸、雷劈、坠崖、落海……韩雨萱说真可怕!
        每一次穿越都代表着一次灾难!
        若是能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该有多么的奇葩!
        于是,奇葩了,韩雨萱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 这是个什嘛朝代?但不管什嘛朝代,一样的男尊女卑,一样的红颜薄命,可是我韩雨萱不信这个邪!

  • 穿书后我给霸总当甜心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进一本狗血脑残总裁文是种什么感受?
        慕池池表示太特么坑爹了!
        穿就穿了,要是个女主还能有各色美男争相献殷勤,
        偏偏穿成个女配!还是个脑残作死各种负属性爆炸的女配!
        慕池池恨不得一把掐死自己重来算来!
        可是,剧情发展怎么越跑越骗了?

  • 大明之神级熊孩子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到大明,成为了明成祖朱棣最受宠的小儿子朱高晟。
        意外获得截胡系统。
        “叮~”
        “可触发任务,截胡朱瞻基!”
        朱高晟:这令牌不错啊!金光闪闪的,上面还有这么多宝石,如此贵重,丢了怎么办?大侄子你还小,皇叔先替你保管!
        朱瞻基:给你保管,确定我在入土之前还能见着它吗?
        朱瞻基看着眼前这个仗着自己比他高一辈,就作威作福的小屁孩,顿时感觉一阵窒息。
        但凡早生十年,再听这声‘大侄子’也不至于这么憋屈。
        明成祖:不愧是我的好大儿!竟然这么快就破案了!
        朱高煦:小弟,你好歹给我留点东西吧,我这库房都快被你搬空了!
        朱高晟充耳不闻,一双小胖手将他那白玉算盘打得啪啪作响。冲大侄子朱瞻基道,我记得你父亲书房里还有一七彩琉璃盏?
        朱瞻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