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盛宠黑客新娘》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963/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动人。 这样俊男美女的搭配注定一路引人眼球。于是终于就在两人招摇过市得让叶姑娘已经心累麻木的时候,曲项天却突然停了下来。 叶知郁回神,见着眼前的景象却是一愣。 曲项天竟然带着她在小区里,像是古代帝王巡幸般绕了一圈后,最后又回到了家门口。只不过,准确来说,这里不是她的家门口,而是她家隔壁,那个人的家。 那个记忆中,她已经记不清长相的男人。 有着世界上最温柔好......

  1. 摘选2:
  2. ...遇容易,相守不易。已经离开的人必然会在心中留有一席之地,然而更重要的,还是珍惜眼前人。 “不如来说一下新年愿望?”叶知郁突然提议道,首先响应的倒是李沉:“愿望我想好了!媳妇,我们再要个女儿吧!” 苏瑾额角抽了一下,眼光比鼻观心,淡定拒绝:“不要,我要儿子。”心中却在默默腹诽,这个女儿控以后是准备当鬼父么…… 李沉的新年愿望当场被毙,十分郁卒。叶知郁看着,很不仗义地嗤笑......

  1. 摘选3:
  2. ...。叶知郁往旁侧一看,就看见了苏瑾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谁说的,好男人要会做饭,这很重要。” 李沉闻言当即可怜兮兮地凑上前来,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指着自己:“苏苏,我就不会……” “嗯,你不算好男人没关系。” 李沉当即悲愤。 他这是被自家媳妇嫌弃了是么被嫌弃了是么…… 叶知郁觉得,就自家儿子的天赋来说,以后从事和电脑有关的工作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但是…… 她偷偷摸摸望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虽然对方并没有说话,但是距离儿子手边最近的那顶军帽是他放的无疑。 真是闷骚又心机啊……这次不止是叶知郁,众人皆是如此吐槽道。 就在众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顾君莫默默走上前去,蹲下来,在已经数量足够客观的东西里又放了一样什么。众人一愣,定睛一看,不由皆是内心“靠”了一声——顾君莫放下的是一本足够当凶器的《宪法》! “规则就是应该被遵守的。”面对众人异样的眼光,顾君莫一本正经地解释着自己的意图。 于是,除了似乎真的对结果不太关心的端木羽以外,所有人都紧紧盯着小奶包将作何选择。 一下子被这么多双如狼似虎的眼睛生生盯着,小朔寒倒是没有一般孩子会有的局促不安,反而像是要故意吊人胃口般一动不动地盯着众人的反应,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在众多物品上转来转去,却又没有在某一件上面停留太久。 不过是某人的儿子,果真是肚子黑啊…… 众人又是一番腹诽。 终于,小家伙似是终于有了行动。 四肢支撑着身体,最先从那顶军帽边上爬过,眼睛连看都没看,仿佛是在表示对那顶军帽的不屑。 叶知郁的余光看见身边男人骤然收紧的拳头,唇角忍不住弯了弯。 紧接着,小朔寒从那本厚厚的《宪法》旁边爬过。顾君莫显然很是受打击,神色不似曲项天内敛,失望写在了脸上。 紧接着,手枪、键盘、啤酒罐,各种东西都被小朔寒一一甩在身后。冰凌轻哼了一声,叶知郁自然也尊重儿子的选择,倒是心里没什么波澜,除了楚风楠,当即就叫了起来,神情很是悲痛。 而此刻,最为紧张的则是苏瑾,小家伙正在慢慢爬向她的铲子。而且众人的视线紧紧盯着小朔寒的一举一动—— 小朔寒抬手了,却并没有拿铲子,而是抓起了铲子旁边的一块布。 “啧……”苏瑾有些失望,而仿佛一直根本没有参与的端木羽看到这个结果,眉心几不可察地动了动,却抿着唇没说话。 “……这是什么……”叶知郁有些茫然,看向众人。她不记得自己有放这么一块布在地上的啊…… 曲项天一愣,却也摇了摇头。 叶知郁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去,将儿子手里紧紧攥着的蓝色花布给拿了出来,展开—— “啊!!!!!”看清了是什么的苏瑾,终于失态地叫出了声来。 “这是什么?”叶知郁问道,众人也很是好奇地看向苏瑾。然而后者却在此刻,神色突然尴尬了起来:“额……这是……” 见自家媳妇这个反应,还在郁闷中的李沉也不由抬头多看了叶知郁手里的花布一眼,却越看越觉得眼熟……越看越觉得不妙…… “……这孩子……有前途啊……”李沉不由啧啧感慨…… “所以这究竟是什么?”叶知郁突然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而苏瑾接下来说出来的话,也当真印证了她的预感…… “这是……我家团子的尿布……” “……” 瞬间,客厅里死一般沉默,就连一向没什么表情的曲项天此刻脸色也是精彩万分。 所有人都风中凌乱了,除了抓完周便默默爬回去沙发上接着睡的小朔寒,而他的眼中,竟一闪而过一丝莫测的光芒。 他们一票大人最后被一个刚满周岁的小孩子耍了,这件事情还是在很久以后,叶知郁才终于第一个回味过味儿来。 这次做饭是女人们下厨。出乎叶知郁预料,冰凌竟然手艺意外地不错,尤其是水煮鱼片,鱼片片得不仅厚薄均匀,而且巧妙避开了所有有刺的部位,刀功可堪称一流,鱼片更是炖的鲜嫩无比,格外引人忍不住大快朵颐。 这次的饭吃得颇为平静,没有之前圣诞节那样的哄闹,基本上基调还是温馨的。而且因为有了端木羽,餐桌上加了一份公筷,以至于大家边吃边聊,倒是没怎么注意动筷子。 吃晚饭,男人洗碗。之后的守岁活动依旧是打麻将。 曲项天、顾君莫、李沉和迭隐都在厨房里洗着玩,听闻客厅的麻将声,李沉第一个忍不住摩拳擦掌要跑出来玩。却被叶知郁给踹了回来。 麻将这种东西,有洁癖的端木羽自然拒绝碰触。客厅里的女人还剩下冰凌、叶知郁、和苏瑾,再加上楚风楠,四个人正好一桌,以至于原本还留有圣诞节阴影的众人没能拦下苏瑾,让其稳坐在了麻将桌前。 “苏苏……” “媳妇……” “苏苏我也想玩……”李沉按捺不住,一个劲儿魔音穿耳,就在这时,厨房里突然传来“啪嚓”一声脆响。众人一惊,迭隐忙出声澄清,他不小心打碎了碟子,划伤了手。 于是,以叶知郁为首的富有同情心的女性同胞们皆表示其不必洗完了赶紧包扎伤口,男人也从善如流,一边温声笑着说着抱歉,一边坐到了沙发上,等拿药箱回来的端木羽。 就在这时,厨房里又传来“啪嚓”一声,紧接着就传来李沉那超级浮夸的调子:“苏苏!我也被划伤了!”那声音听上去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其余众人闻言皆是额角一抽,苏瑾眼观鼻鼻观心,要牌麻利,嘴上也不忘交代:“再打碎今晚就睡沙发吧。” “苏苏……T_____T”在厨房的李沉当即欲哭无泪,靠!他真不是故意的啊!! 而此时,帮迭隐包扎伤口的端木羽却手上动作一顿。 “你的伤口……” 知道对方是看出来了,男人也笑眯眯地小声在对方耳边大方承认:“对啊,我是故意的。” “……”端木羽额角一抽,眼前是男人放大的俊脸。明明是这般心机的事情,这个男人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卑鄙来。 也真是的…… 端木羽最终还是抿着唇,沉默着将对方的手指包扎好,没去揭穿他。 “呐。”收了药箱准备走,端木羽却突然被身后人轻声唤住,他一怔,回头就看见那张笑脸上竟是难得的认真,不由心头一紧。 迭隐挑眉,不急不缓开口道:“曲家的小家伙没选你的手术刀,你很失望吧?”那笑容里,除了诡异,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在里面。 端木羽见状,心中一阵腹诽,黑着脸默默走掉了。 ……这男人……是不要脸啊……...

  1. 摘选4:
  2. ...所好奇的,是端木究竟知不知道迭隐为什么离开。如果知道,又怎么会让他就这么走了…… “其实,并非没有办法的……”叶知郁不由轻声叹息。这话她本不该说,但她就是不忍心看着这两人这就这么彼此折磨下去。 “现在曲伟民被逮捕审判,FBK和政府签订的秘密协议已经无效。在这种情况下,赤刃有权力派兵将其剿灭。”叶知郁说得很平静,而与她相反的,是端木有些错愕的脸:“那是叶君殿的……” “但......

  1. 摘选5:
  2. ...了机会,却一下有些问不出口。 你今天,为什么不愿意吻我? 在礼堂门口,大家起哄的时候,他是刻意避开。 即使是婚礼立下誓言的时候,也只是象征性地浅尝辄止。 以至于她都开始质疑她在他心中的个人魅力了。 叶知郁的话滚在喉咙里凝滞了半晌,有些尴尬,而她却不知自己的心思早就被男人看透,对方根本不给她继续发问的机会。 …… 而就在这对新婚夫妇缠绵悱恻的时候......

  1. 摘选6:
  2. ...尽数敛去。 小郁,如果一开始我就表明身份去追你,是不是还有机会? 这句话从他知道她结婚后就一直梗塞心中挥之不去,尤其是在目睹了她和曲项天的相处之后,越发觉得,终究他还是太自以为是了。 以朋友的身份靠近,什么最交心的兄弟才能徐徐图之,那他妈都不过是他胆小的借口! 他以为,反正她心里有人,没有谁能比他更加靠近她。 谁知,命运却跟他开了个残忍的玩笑。错过了,就再......

  1. 摘选7:
  2. ...。 叶知郁突然有些哭笑不得,然而耳根的血色却又深了几分,连忙想着要推开曲项天,谁知她刚离开些许,头皮却传来一阵扯痛,让她不由拧起了眉头。 曲项天显然也注意到了她动作古怪的僵硬,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竟是头发缠上了他胸口的扣子。 “怎……怎么办……”周围的起哄声越来越大,叶知郁顿时无错起来,水眸可怜兮兮地看向曲项天,后者只觉得胸口呼吸一滞,眼底似是闪过一抹暗芒,脸上表情倒是......

  1. 摘选8:
  2. ...知郁自顾自吃着,不忘给儿子夹菜;小朔寒眼观鼻鼻观心,盯着饭碗食不语;而一脸阴沉的男人坐在叶知郁对面,俊朗的面孔上,有一个隐约可见的红色掌印。 真是和谐的家庭日常。 甚至很多年后,当小朔寒回忆起自家没节操父母的这一天,依旧觉得当初自己装睡避开了被狠心父亲“处理”的祸事,真是机智的不行。 叶知郁的气,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因为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床上铺着白色的婚纱......

  1. 摘选9:
  2. ...与她根本毫无关系。 站在一旁的顾君莫扫过她攥紧颤栗的指尖,斯文的面孔上,眉轻轻拧了起来。 “他,是死是活?”冰凌又问了一声,语气比之前更加冷静。那异常的感觉却让顾君莫越发觉得不妙。她在压抑,这不代表没事,反而说明了之后爆发的可怕。 他曾经以为自己失去她,一个人疯魔般不停地杀人,直到精疲力尽,身体却依然能靠本能动作。 他当时命大,又有她跟着,所以活了下来。 ......

《盛宠黑客新娘》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盛宠黑客新娘最新章节 盛宠黑客新娘翳雪 盛宠黑客新娘无弹窗 盛宠黑客新娘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盛宠黑客新娘》】是一本全本玄幻魔法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玄幻魔法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盛宠黑客新娘》】全文阅读,免费小说【《盛宠黑客新娘》】下载,免费小说【《盛宠黑客新娘》】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盛宠黑客新娘》】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盛宠黑客新娘》】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盛宠黑客新娘》】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盛宠黑客新娘》】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翳雪】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盛宠黑客新娘》】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盛宠黑客新娘》】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盛宠黑客新娘》】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翳雪】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盛宠黑客新娘》】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盛宠黑客新娘》】写作者【翳雪】!我们共同期待小说【《盛宠黑客新娘》】写作者:【翳雪】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盛宠黑客新娘》】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盛宠黑客新娘最新章节- 盛宠黑客新娘全文阅读- 盛宠黑客新娘全文txt下载- 盛宠黑客新娘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盛宠黑客新娘》书迷评论

  • 新婚总裁狠神秘最新章节

        温雅是亲妈不疼,命运不眷的典范。  爱了八年的男友被迫离开,见了三面的男人要求闪婚。  虎视眈眈的姐夫,想法设法要把她带到床上;  华丽归来的前男友,霸道缠绵要求复合;  腹黑神秘的老公,一路披荆斩棘护送她前行。  前有傲娇不懂事的白莲花姐姐呼来喝去;  后有前男友成群的绯闻女友暗中算计;  更有老公青梅的时时挑衅。  等等,都等等,你们以为姐是颗小白菜?  任人欺负?  错,大错,温雅撸起袖子,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对打一双!

  • 摩季那英雄传最新章节

        本人第二部作品,希望大家喜欢。

  • 喜劫良缘:嫁给东厂都督最新章节

        梁京城最近出了两件怪事。第一件事情,一年多前被御医诊断已经死掉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入殓下葬的安国公嫡女沈青黎竟然又活过来了。第二件事情,这个沈青黎一活着回来,就拦住了东厂大都督陆淮起的去路,自荐枕席,要给他一个太监做妾。陆淮起一直觉得他一个男人冒充太监当上东厂都督已经够奇怪了,可他新收的小妾似乎比他还要奇怪……

  • 超级无双神路系统最新章节

        少年凌风无意得到无双神路系统,进入仙国大陆,终将在此崛起,成就天上人间,第一至尊!“美女们,我的征途是高山大海,你们可否愿意和我一起去?”“天帝,你那样老了,该让我来坐你的位置了,至于你的那些美貌如花的妃子,这个这个,杀了你之后,我想想看如何处置她们啊!”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大家!

  • 画中仙最新章节

        她看到了什么?鱼能在地上跑!还能说话?嗷不,它居然是人头鱼身!这是……什么地方?
        妖精?你在开玩笑吗,聂凡笑出眼泪,鱼美人露出她美丽的微笑,张开了血盆大口……
        这个世界太危险,找个靠山最保险。
        听闻蜀山是第一修仙大派?可以可以,去了才知道,原来师兄师姐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上。
        听闻昆仑派是弟子福利待遇最为好,这个也可以有,可是为什么会有人半夜翻到她房里?
        好吧,大派人多没发展,我去混小派总可以了吧。
        岐山啊,看起来他们都好厉害的样子,可是她就去执行了个任务而已,回来为什么小山坡就成了平原。

  • 超级预言师最新章节

        曾经让全世界都为之恐惧的他,带着巨款再度回归都市,却是撞上了未来老婆!难道我崔灿的老婆都得靠撞的?偶然之间被华夏圣宗几千年前的老怪物抓去圣宗,崔灿是欲哭无泪,不带这么坑老子的!老子只是休个假而已?至于吗?

  • 万道帝皇最新章节

        【免费新书】少年自域北起,万兽丛中杀出一条血路,偶得渊域的地极能量洗礼肉身,觉醒吞天神兽血脉,一步步承载万般天道,战诸天圣子,揽天下美娇,成就不朽帝皇。

  • 超级无敌装逼系统最新章节

        少年无意中发现自己的脑海中有一个装逼系统,只要完成任务吹牛逼就可以美梦成真。这一切看来是真的。

  • 傻女有喜:田里种出个小相公最新章节

        李文茵有点懵逼,她堂堂21世纪S级别的佣兵女王,一夜之间之间居然穿越到了一个要死不活的胖丫头身上。虽说好好弥补了一把童年没有体会到的父慈母爱,但谁能告诉她这个莫名其妙要对她负责的未婚夫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对不起对不起,鄙人只想种点小田,发点小财,过点小日子。诶诶诶,田里那个一窜一窜的黑影是什么?快把他给我按住!

  • 万界自由佣兵最新章节

        老侦察兵欧阳飞,为筹钱救身患重病的父亲,毅然放弃转三级士官的机会,选择退役,接受老战友的邀请,加入了一支由华人组建的佣兵团。  在一次出任务时遭遇意外,奇迹生还,且脑海中莫名出现了一个“万界佣兵”系统,可以接受来自诸天万界的雇佣任务。  至此,欧阳飞起飞了。  请确认,是否接受来自《笑傲江湖》世界华山掌门岳不群的雇佣,助他让华山派重回武林之巅?嗯,这个有些复杂,不过没什么压力,接受。  请确认,是否接受来自《西游记》世界翠云山芭蕉洞铁扇公主的雇佣,帮她救回红孩儿?呃,估计我还怼不过观音姐姐,先缓缓。  行走在诸天万界的欧阳飞,同时也慢慢发现,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 傻婿最新章节

        赘婿不好当,更别说是个傻子赘婿!
        三年上门女婿生活让陈旭受尽白眼!傻病康复,王者归来时,陈旭头疼了,这么漂亮的老婆,要是不要?

  • 我的初恋,再见最新章节

        正值工作上升阶段的方若却遇上了来自婆婆妈妈的催生。  生还是升?   方若一时没有了主意。

  • 萌宝来袭:爹地,妈咪卖给你最新章节

        一朝落水,一次陷阱,一夜缠绵,被逼入绝境的褚瑶绾仓惶逃走。
        五年后,她在娱乐圈占据一席之地,携萌娃回归复仇。
        他将她逼至墙角:“当初你竟敢给我玩“仙人跳”,翻脸不认人?”
        萌娃跑过去踢他:“放开我女人!”
        阳邵岩垂眸:“想要妹妹吗?”
        萌娃两眼发亮:“行!卖给你啦!”
        于是,儿子天天缠着她要妹妹,腹黑总裁天天把她折腾得下不来床!这可怎么破?

  • 源说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真如我们所见的这样吗?单于是地球上一名普通的大学生,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因巧合之下被虫洞带离地球,来到一个颠覆他三观的崭新世界,也因此开启了回家之路.....

  • 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最新章节

        当妹纸的胸前出现了一个宝箱,你摸还是不摸?
        出现在各个妹纸身上的宝箱,只有林风一个人能看得见,也只有他一个人能摸得着!
        各种技能、道具、卡牌、药剂、金钱等等,宝箱里的奖励实在是太丰富了!
        可是,想要收取这些宝箱,必须将自己的手掌贴在宝箱上,然后静等十秒钟的时间,期间还不能被打断……

  • 每一天都被迫女扮男装最新章节

        以前,某女是个不慕名利的人。现在——什么?新生演讲能获得100点声望,我接了!什么?阻止特大商城抢劫事件奖励500荣誉值,保证完成任务!什么?阻止国民女神表白有概率掉落系统十连抽,我可以!结果,说可以的人被按在墙上壁咚,男人靠在她脖颈边轻轻吐气:“现在吃醋了?早先跟你告白怎么没反应?恩?”某女被苏的直起鸡皮疙瘩,你不要过来!我心里只有赚钱还债!

  • 报告爹地:妈咪,她又跑了!最新章节

        五年前,她的一腔真情换来的是无情的背叛。
        五年后,携一双萌宝归来,她誓要把所有欺侮她的人,全部踩在脚下!
        某日,某女宝站在慕少庭的面前,“妈咪是我们的,只有我们能和妈咪睡。”某男宝随声附和,“没错,你请靠边排队!”
        慕少庭气的咬牙切齿,别人家的儿女都是自己的助攻,为啥就他家的那么难搞?

  • 霍少的下堂妻最新章节

        “不论我是杨柳,还是陆瑶,我都是我,我爱的是一个叫霍云和的男人,而你霍云和,爱的却是一个叫杨柳的名字而已。”
        “不,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向不善言谈的男人,面对小女人的指责,更是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哭过了,吐过了,醉意散去了好多,杨柳没有理会男人的回答,自顾自地说起来,“从你接到陆欣的电话时,从你抛下我离开时,你已经相信她的话。”
        “你连问都没有问我一声,就给我安好了罪名,原来在你霍云和的心中,我这个想朝夕相对的老婆,信任度还不及一个外人......新婚夜啊,你留我一个人独守空房,却上了陆欣的床,那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你怎么做的出来!”
        杨柳的声声控诉都在点上,让霍云和无言以对,男人心烦意乱下,恼羞成怒,“我再说一次,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