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日 不眠

    屋顶上的帆没有升起

    木纹展开了大海的形态

    我们隔着桌子相望

    而最终要失去

    我们之间这唯一的黎明

    ——北岛《在黎明的铜镜中》

    [2009年5月23日]

    惨白的日光透过比人高的小窗口投进来,夏寅隔着长长的桌子见到了陶月——正确地说,是瞿明远的姐姐瞿明月。

    陶月比从前还要瘦,直发披在肩上,没有化妆,皮肤还是那种带点病态的白。宽大的囚服罩在她身上,她完全像变了另一个人。

    她双手交握摆在胸前的桌上,背微微弯曲,整张脸没有表情,只是出神地盯着夏寅那只缠满纱布的右手。

    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就这样静静地面对面坐着,不像是僵持,更像彼此审视。

    终于,夏寅问她:“你进来多久了?”

    陶月脸上浮出一层淡得像不存在的微笑,“在这里也不错,至少保得住命。”

    “是吗?”夏寅在那一瞬间发觉自己什么都不再想问,什么都不再想求证。人生本就是如此,问得再多能改变得了什么?

    陶月摇摇头,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慢慢地用力地说了下去:“就因为你一无所知,你就觉得被欺骗、受伤害?你并不知道,隐瞒一切的人永远要比被隐瞒的人痛苦得多。”说完,她分开双手,撑住桌子站了起来,转过身缓缓移动脚步朝背后那扇门走去。狱警跟在她左右,一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那道门里。

    门外,等待她们的那辆车上挂着警灯。

    夏寅将手伸给陆微微,笑了笑:“轻点。”

    “不好意思,只能按规矩办了。手放松些,不会卡得那么痛。”陆微微将自己一直拿着的那件外套盖上了夏寅的双手。金属摩擦皮肤的触感并不粗暴,清脆的“咔”声在外套下将她的双手扣紧。陆微微替她打开车门,一手扶着她的背让她先上车,自己上来后关紧车门。

    她们两人坐在后排。为了避免被拍照,车窗拉上窗帘,前后座之间的帘子也拉上了。夏寅结束自由前的最后一刻,只能听到外面喧嚣的车声。她没有不安。即使代价是失去自由,那唯一真实的世界也已经回到了她身边。

    看不到窗外的景物,夏寅不知道车走了多远,转过多少个弯,经过多少红绿灯,路过了些什么地方。那些景物从她身边经过,此刻看不到,从前是否看到过早已经不再重要。她即将告别这一切了。

    她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面向陆微微,说:“不介意的话,请你帮我谢谢你弟弟。他那盒备用火柴估计我没机会用了。”

    “我会跟他说的。”陆微微拍了拍她的手背。

    忽然,车身一震,一个急刹让陆微微和夏寅撞上了前排的座椅靠背。

    陆微微拉开帘子将头探到前排,问:“什么事?”没有人回答她。她那句疑问的尾音还没有完全落下,整个人就向后滑下来,倒进了后排座椅里。在她迷迷糊糊合上眼睑的瞬间,恍惚看到车门打开,夏寅被人拖走……

    凌彤从医院出来,一路闯了两个红灯,差点撞到路口要拦住她车的交警。

    她做完检查回到候诊大厅时发现陆微微已经走了,她内心充斥着不妙的预感,正赶着回家。

    手机在口袋里骤然震动起来,她不理会是谁,直接按下耳机线上的挂断按钮。电话依然不屈不挠地震动着,她烦躁地将手机抽出口袋,摔在旁边座位上。柔软的坐垫并没能阻止手机继续震动,反而有节奏地抓挠着坐垫,发出嗡嗡声。edmund的名字在屏幕上不停地闪烁。

    她左手握着方向盘,向右倾斜身体抓起电话,粗暴地应答:“什么事?”

    电话那边只说了简短的五个字:“夏寅逃脱了。”

    凌彤啪地刹住车,安全带将她的左肩勒得火辣辣地痛。阳光刺进车窗,她感觉太阳穴也在发热。

    海上。

    夏寅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艘小游艇里,坐在旁边的背影如此熟悉——衣角的褶皱,坐姿的弧度……在她已经活过二十五年的人生中,有将近五分之一的时间与这些细节朝夕相处。

    是陶远。或者说,是披着祁昀的身份的陶远,是stephanie的前夫瞿明远。

    听见她醒过来的响动,陶远回过头来,从那张属于祁昀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对不起,麻醉剂量大了点,让你睡了这么久。”

    夏寅不看他,扭过头去看向窗外的海。

    陶远并不介意她的反应,握住她的左手,“我们现在已经出了境,在公海上。再坚持一两天就彻底安全了。新护照和钱在你的包里。”

    夏寅将手抽了出来。

    “我知道你宁愿被判刑也不愿意跟我一起走,所以才这样带走你。如果不是为了今天有机会保护你,当时我不会无论如何也要活下来。”陶远双手握住夏寅的肩,凝视着她始终侧向一边的脸。

    她的侧脸平静得像雕塑,连呼吸声都轻得听不见。

    “夏寅,我不求你原谅我,只希望你可以平安离开。你还这么年轻,不需要因为我连未来都没有。”

    夏寅转过脸来,微微抬起嘴角像是在笑,脸上却没有表情,“好,我平安了,你可以走了。”

    海浪声不停冲击着鼓膜,船身有些摇晃地漂在海面上,天色正微微亮。

    就在这一刻,夏寅隐约地听见远远的马达声夹在海浪声中逐渐逼近。

    “船上除了你和我还有没有别人?”她问。

    “只有个朋友在开船。”陶远伸出手掌做了个“停”的姿势示意暂停交谈,放低声音,“好像有船跟来,我上去看看。”

    夏寅拉住他,摇摇头,“你还是走吧,让我留在这里就行了。”

    “别紧张,他们未必追的上,也未必是来追你的。我先上去看看。”

    “陶远,如果你觉得你欠了我什么,现在是你还的时候了。我希望你赶紧消失,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说过,我既然要带走你,就不会让你再被任何人带回去。”陶远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起身要上去。

    “站住!”夏寅也站起来,情急之下猛地掀起陶远的外衣下摆——他的习惯没改,那把小巧的西格绍尔p220还是随身带在老位置。她拔出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不管追来的是谁,你猜他们听到枪声会怎么办?”

    “把枪放下,给我。”陶远小心地一点点靠过来。

    夏寅后退一步,松开了保险,“立刻走,跟你那个在开船的朋友一起!我知道是谁追来了,我想见她一面。这里不需要你,我也不需要你。你跳海也好,放救生艇也好,总之赶紧消失!”

    陶远扑过来,夏寅闪向一边,却还是被他抱住了腰,摔倒在甲板上,手上的枪滚了出去。

    他顾不得爬起来,环抱着夏寅,用自己整个身体把她包裹起来,脸颊紧紧贴着她的脸。船身随着波浪轻晃,那一刻时光向后迅速退去,仿佛回到五年前爱达荷州的夏天,他就这样抱着她从三楼的公寓窗口跳下,随着背后的枪声滚落在花园的泥土上,砸开面前一辆小巴车窗,爬进那辆破车,奔向生死未知的明天。

    最好的与最坏的他们都曾经历过,那些往事已经遥远得失去了真实感。他们从曾经最亲密的伙伴变成了今天拥有共同回忆的两个陌生人。

    记忆的重量在那一瞬全部冲上了夏寅的眼眶,她闭上眼睛,在陶远耳边轻声说:“我留了一瓶酒给你,在eva那里存着。现在,我只想一个人留在这里。所有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陶远,你走吧。”

    所有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她让他离开,仅仅只是不愿意再跟他有任何关联。在海中央这片漂泊无援的方寸之地上,她决定切断他们之间最后的羁绊。

    陶远松开了手。

    当凌彤举着枪跳上这艘游艇,只见到夏寅安静地坐在那里。

    “你的头怎么了?”夏寅站起身,问。

    “抓贼弄伤的。”凌彤依然举着枪,一动不动,“你好像一点也不吃惊来的是我。”

    “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信任你,当时我告诉你无关信任,我只是不在乎。我说的是实话。我一直都知道你是icpo的人,我不介意被你亲手抓回去,我只想知道真相。知道一些我没有能力自己查清楚的真相。”夏寅弯腰捡起那把p220,贴着甲板扔到了凌彤脚边。

    “那你为什么要逃?”凌彤像戴着面具一般毫无表情。

    “我现在正在等你。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吧?其他人呢?”

    “随后就到。”

    夏寅对着壁上的化妆镜整理了一下头发,转过脸来,“我现在看起来不那么糟了吧?”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既然信我,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凌彤不理会她,只继续追问。

    “早告诉你结果跟现在有什么区别?”

    “既然逃了,为什么不走远点?!”凌彤提高的声音里有微微的颤抖。

    “在台北那次,你回来了。你回来的理由,就是我等你的理由。”夏寅平静地回答。

    窗外的海一浪一浪地卷过来。快要日出了。

    凌彤将手上的枪转过枪口,用枪托对着夏寅,命令道:“拿着,开枪。”

    夏寅瞪着她,没有动。

    凌彤向前两步,抓起夏寅的手握住枪,将枪口顶到自己胸前,吼道:“开枪!你看不见我穿着避弹衣吗?我的同事马上就到了!”

    “你是不是脑子被撞坏了?”夏寅也对着她吼回去,“你追这么老远就是为了放我走?”

    凌彤用力按住她的手不让她甩开,“我没有放你走,是你打伤我逃走的。”

    “原来你脑子没撞坏,自己也知道会受伤?穿避弹衣有什么了不起?这一枪下去至少断两根肋骨!”

    凌彤掌心的温度覆盖住夏寅手背,表情柔和下来,放缓了语速:“两根肋骨,换你的小命,我觉得不算亏。”

    枪口紧紧顶住她的避弹衣,像经历长途飞行终于回到巢穴的倦鸟,一动不动。

    凌彤按住夏寅的手指,扣动了扳机。

    日出了。锋利的阳光刺破天幕,将海面与天空相接的地方撕开一个巨大的橙红色缺口。

    紧贴枪口的避弹衣减去了子弹的前速,强大的冲击力仍然瞬间将凌彤击倒。突如其来的痛感中,凌彤恍惚地闭上了眼。迷迷糊糊中,眼前的画面如潮水般瞬间逆袭上来——沉重的mk5排爆防护服,银色打火机,保险箱钥匙,存储卡,飘在落地玻璃窗后的淡绿色窗帘,一锅玉米排骨汤,去往高雄的高铁上夏寅熟睡的侧脸……她终于完全失去知觉。

    夏寅呆呆地松开手指,凌彤那把精巧的捷克产警用手枪cz75bd落在甲板上。

    脱离了陆地而存在的岛屿,是孤独的力量让它们继续在海面上漂浮下去。在无法靠岸的漫长岁月里,它们便是自己唯一的岸。

    昏迷的凌彤仰卧在甲板上,细碎的短发垂在额边,皮肤是一种略微透明的白。她的胸腔随着呼吸不规律地起伏,像潮起潮落,幅度渐增渐减。她的侧影静默在破晓的海上,犹如岛屿般坚定而孤独。

    温热的眼泪冲破了夏寅的眼眶。

    此刻,时间的海洋里正要浮现出她们各自的结局,之前那些未曾醒来、为了醒来的漫长暗夜,都只为到达这一刻,终将失去她们之间唯一的一次黎明。

    马达声随着海风飘来,由远及近。她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夏寅弯下腰用手轻轻地将凌彤额边的头发梳理平整,站起来,转过身跳下了船舷。

    海浪转眼间吞没了她的身影。

    日出之前的潮汐已渐渐消退,云层在天空下静静翻卷,海面平稳地映照出太阳脱下的那一身金色鳞片。

    七月初的一天,edmund和陆微微一起来接凌彤出院。

    凌彤在海上获救一周后就转院回到国内护理,出院时已是北京的盛夏。这段时间,她每个中午都能听见病房窗外清晰而枯燥的蝉鸣,时间毫无悬念地进入夏天深处。每一年都有这样的盛夏,身边的世界一直在周而复始,变得跟以前不同的只是自己而已。

    医院停车场里,edmund帮她们打开后座车门,凌彤上了车。陆微微将凌彤的行李放进副驾驶位,自己坐到了凌彤身边。

    “真的把我当司机了?”edmund回头笑着问。

    “难得领导今天放下工作来给我们当一次司机嘛。你不介意的噢?”陆微微拿出一瓶刚买的水递到驾驶位给他。

    edmund接过水,发动了车子,“当然介意,因为今天我不是领导,是你男朋友。”

    车驶出了医院,拐上公路往北行驶。

    “呃……edmund,”凌彤看了看路,问,“我们现在是去哪里?”

    “你的新住处已经安排好了,先安顿好休息几天再去原来的地方收拾行李。”edmund转过方向盘,车爬上了环形路。

    “sorry,我还是想先回家。”凌彤略带抱歉地提出要求。

    陆微微抬起眼睛看向前面,跟edmund的目光在后视镜里相遇。

    她依然称曾经与夏寅同住的地方为“家”。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十九章是作者浅白色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十九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浮岛浅白色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浅白色著写的《浮岛浅白色》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十九章是作者浅白色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十九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浮岛浅白色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浅白色著写的《浮岛浅白色》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浮岛浅白色最新章节- 浮岛浅白色全文阅读- 浮岛浅白色txt下载- 浮岛浅白色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九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浮岛浅白色】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浮岛浅白色》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七日 不眠     屋顶上的帆没有升起     木纹展开了大海的形态     我们隔着桌子相望     而最终要失去     我们之间这唯一的黎明     ——北岛《在黎明的铜镜中》     [2009年5月23日]     惨白的日光透过比人高的小窗口投进来,夏寅隔着长长的桌子见到了陶月——正确地说,是瞿明远的姐姐瞿明月。     陶月比从前还要瘦,直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