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闵路。一幢公寓里。

    开门,开灯,门口多了两双球鞋。

    “这么多年没见,我可不放你去住酒店了啊。”孔隆把陆之辰带到客房,说,“休息会儿,出去吃饭。”

    陆之辰放下行李,问:“别管吃饭什么的了,刚才机场遇到的,高个的那个,你朋友?”

    “对,很多年没见了。怎么了?”

    “那就好了,你能约到她们吧?”

    孔隆一愣:“怎么,你……”

    陆之辰见他这个反应,也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拍拍他:“放心,我什么时候跟你抢过?而且,你也知道我跟你喜欢的不是同一类型。”

    “哦,你看上旁边那个爱马仕小姐了是吧……”孔隆恍然大悟。

    陆之辰没承认也没否认,只问:“你觉得她像不像helen?”

    孔隆思索半天,估计脑海里出了对比结果:“你不说不觉得,这么想来还真的有点像。不会吧你,就因为人家像你前女友?”

    “我也不知道。不过,是不是可以解释为我就喜欢这一类型?”

    “有眼光!要是你跟我抢,我还真没自信了。”孔隆这下放心了。

    “少跟我来这一套。你的美色能迷惑多少女人?”

    “你没有美色吗?除了美色你还比我多一样好色。”

    陆之辰大呼冤枉:“你什么时候见我好色了,这么多年来我数得出的女朋友只有过helen一个而已。”两人说笑着出门。

    凌彤刚刚洗过澡出来,忽然透过自己湿乎乎的头发间隙看到房间里沙发上坐着个陌生女人——对,陌生女人。中分长直发,白皮肤,看不出年龄,有种很诡异的美。美是美,总让人觉得有点缺乏生机的感觉。

    正要过去问这位不速之客,目光一转看到了夏寅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正在跟那陌生女人说话。

    “moon姐,你今天怎么漂亮的跟个假人似的。”她说这话似乎非常诚恳。凌彤有点纳闷,这就是她们这次要见的人?不过,她倒是十分赞同夏寅的形容:漂亮得像个假人。

    看见凌彤出来,夏寅胡乱指了指算是介绍:“这就是凌彤。她是moon。”

    那位moon点了点头,嘴角微弯笑了笑,眼神里却看不出明显的笑意,目光似乎在不经意间细细观察凌彤:“你好。我是陶月,也可以跟她一样叫我moon。”

    “久仰。”凌彤擦了擦头发,这句话说得敷衍多过诚恳。

    moon也不介意,只站了起来,还伸出手:“没别的,今天来只是见见你。见过了,也就放心了。以后好好看着夏寅,别让她闯祸。”

    夏寅抗议:“我是陶远教的,你对自己弟弟这么没信心?”

    “他不在了,我不希望你也有事。”她脸上不带表情,语气却很关切。不知道为什么,她无论说多么关切的语句,总给人一种冷漠的感觉。

    “谢谢。我会小心的。不过,你来怎么没把家伙带过来?”夏寅此时的眼神难得地漠然,正一边拿起桌上的指甲刀剪指甲,一边问起工具的事。

    陶月饶有兴味地研究了她的神态几秒钟,回答:“我租了个储物柜,就在这家酒店的健身房。记住离开上海之前把东西放回原位。钥匙在这里。”

    凌彤伸手接过钥匙:“明白了。”

    “那我先走了。”陶月拍拍她接住钥匙的手,出门了。

    夏寅把指甲刀扔到一边,整个人缩到沙发里,从茶几上抱起一筒薯片,愤愤地抓出一片扔进嘴里:“靠,最讨厌的就是健身房储物柜,一屋子人肉味!”

    “别老靠靠的,注意形象。”凌彤抢过她手上的薯片筒,边吃边发表感想,“不过真的,干嘛非要放在健身房?”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她从来都不会告诉我任何事。有时候我真怀疑陶远到底是不是被他亲姐姐干掉的。”夏寅站在椅子上又把薯片筒抢了回去。

    凌彤盯着她,问:“你很矛盾。一方面好像有点抗拒或者说厌恶陶月,另一方面又很忠诚。”

    “别跟我提忠诚,我只对钱忠诚。”

    “我跟你认识并不久,但自从我认识你以来,所有的工作都是她联络的。你们之间的关系也许比我想象的还要深,或者说复杂。”

    “她是陶远的姐姐。这些年来我们所做的一切都由她联络,从没变过。我倒是想不忠诚来着,不过,做贼又不能上网投简历找工作,所以合作惯了也就这样了。”

    “其实以你的学历,至少也能当个小老师,有很多选择,不用干这个的。”凌彤在她旁边坐下来,貌似是要八卦下去了。

    夏寅一见这阵势就头大:很明显,凌彤不是个八卦的人,八卦起来不是人。

    于是,她决定不理会:“你现在睡不睡?不睡的话我给eva打个电话,前天刚定了周末的乐队演出,需要跟进一下。”

    “回答问题。”凌彤不吃这一套。

    “我为什么要回答?”

    “因为我们不是一般的合作伙伴。我们之间需要信任。”

    夏寅一愣:“我并不在乎这些,所以对你放心。”

    “不。既然我们现在都在这里,那么除了彻底信任对方以外别无选择。”凌彤说得轻描淡写,又十分笃定。

    “那现在我劝你不要信得太彻底。这么多年来的每一次任务,我从来没有抱过要全身而退的念头。现在更是这样,能不能活着回来对我来说没有区别。连累了你不好。”夏寅又把指甲刀翻出来漠然地玩着。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在暗示我以后有危险的时候不管你,能闪就快闪?”凌彤坐在一边,笑了笑。

    “对。”

    “为什么?”

    夏寅抬头看了看她:“为什么?因为我不想看再一次搭档在我面前死。所以,能闪就闪,别给我看你挂掉的机会。”说着站起来转过身对着落地玻璃窗,伸手轻轻拉开窗帘看窗外的夜色。

    “对我这么没信心?”

    “跟信心无关。”

    “那跟什么有关?”

    “你还有完没完?” 夏寅把窗帘拉上,转过身来,几秒钟之后放松了语气,“随便了,反正现在我们这种小偷小摸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去洗澡了。”她转身进了洗手间。

    早晨九点,凌彤穿上背包里的大外套,开门下车。那件明显大于她身材的男装外套将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

    夏寅穿了条紧得跟皮肤一样牛仔裤,高跟鞋,披一条宝蓝色羊毛大披肩,露出干净的锁骨,镶嵌红珊瑚的太阳型项坠挂在颈间。她下车前把左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装进牛仔裤口袋。

    她们并排走进博物馆外排队的喧闹人群,凌彤微侧过头,神情自然,却用只有她们两人能听见的低声说:“你倒是出来干活比逛街穿的还风骚。”

    “少废话,不像我这样,难道要像你那样?一看就像是打劫的。”她也低声回答,保持着正常神色。

    大概是周末的缘故,展厅里人头攒动。她们两人就近钻到一小群人旁边,装作是团队中的一员,跟着听讲解员一个一个展台讲解过来:

    “……大家现在看到的是西汉时期汉景帝陵出土的铜镜。虽然经过岁月的侵蚀铜镜已经面目模糊,但仍然可以辨认出上面四组神兽的图案:也就是古人用来象征夜空星宿的‘四象’——苍龙,白虎,朱雀,玄武。神兽的造型栩栩如生,线条婀娜。我们现在可以尝试从这种简练的线条中去感受那种远古的星空憧憬。铜镜发现于一尊青铜仕女像手中,《国家地理》用了‘文风不动’四个字来形容这尊铜像的美丽。

    有人认为,四象是古人从星空的图案中抽出来的图腾,也有人推测是古人将自己崇拜的图腾形象升华到了天界。考古结果显示,最迟在公元前二世纪,四象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体系。按照各自的属性,四大神兽被安排统领二十八个星宿——它们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与西方文明中的黄道十二宫相当。当时,四象的形象都基本确定,但玄武还处于印象派鹿的时期,大家可以看看铜镜上北宫玄武的形象是否很像鹿?

    而后世经过对星宿的观察,从虚、危二宿中提炼出龟的形象,这也是玄武一象的主星。由于不同时期与虚、危二宿配合的其他星宿把玄武的形象从独角鹿演变成麒麟,最后被龟蛇同体的形象取代。”

    夏寅自然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项链坠。凌彤抬起左腕,右手轻轻转动手表的表盘,就像在看时间。

    西汉文物讲解还在继续进行,他们绕过柱子到了另一个玻璃展柜前:

    “接下来请跟我看汉景帝刘启的庶子、汉武帝刘彻的异母兄长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的金缕玉衣。古人深信金玉在九窍,则死人为之不朽,于是贵族都用玉做殓衣。根据《后汉书·礼仪志》记载,皇帝用金缕,诸侯用银缕,士大夫用铜缕。刘胜按道理应该用银缕,却用了金缕,是典型的‘逾制’,也显示出了他生活的骄奢。

    刘胜墓是1968年5月在河北保定满城县被发掘的,当时依墓穴判断是西汉中山王之一,但中山国存续150多年共有十位王执政,墓主究竟是谁呢?就是旁边这一件青铜钫的铭文给了我们证据……”

    “来了。”夏寅在凌彤耳边轻声说。

    凌彤一直随着讲解的声音看着展柜,连头都没偏:“知道。你身后五点钟位置。”

    夏寅转过身来,目光迎上了对面那个穿灰西装的男人,眼前的影像与资料图片完全吻合。对方大约五十岁上下,额头光洁,头发浓密,没有戴眼镜,那套灰色hugo boss西装很合身,黑领带垂到胸前,平整妥帖地裹进马甲里。除了脸上的表情有些许僵硬之外,没有任何不自然之处。

    夏寅回过头对凌彤说:“我去洗手间。”她说话时比正常交谈的音量偏大一点,刚刚好在喧闹的展厅内让对方听清楚。完全是两个结伴来看展览的朋友之间在正常不过的对话。

    凌彤点点头,继续随着讲解员和人群往相邻的展柜走去。

    夏寅穿过展厅朝洗手间走去。她并没有急着进女洗手间,而是站在男女共用洗手池边弯腰洗手,直到透过面前宽大的化妆镜看到身后出现一个穿灰西装的身影。

    她抽出镜子前的抽纸将手擦干,从手袋里拿出一个装着男装手表、手机和pda的透明塑胶袋,放在大理石的洗手台上。身边的中年男人看了这些东西一眼,默默脱下自己的手表,打开袋子取出里面的表换上,接着再将自己身上的手机、pda一一替换。整个过程他的动作迅速而机械,没有一点犹豫。

    她将已经调换过内容的塑胶袋封好口丢进洗手池,伸出手,感应水龙头哗地喷出了自来水,冲在袋子上。水流冲刷出的噪音不大也不小。

    “东门出去,出租车司机会给你打电话。身份证护照在车上。”隔着水声,她低声告诉那个中年男人。

    他点了点头表示谢谢,接着一言不发转身出了洗手间。

    夏寅从水龙头下抽回手,拎起塑胶袋用纸巾包着丢进了垃圾桶。

    东门外的一辆出租车里,戴着大太阳镜的凌彤坐在后座上不停地看表。司机终于耐不住了,回过头问:“小姐,你还要继续等人的话能不能换辆车?”

    “不好意思,我的手机丢在朋友那里,刚才在博物馆里走散了。要不,您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

    “唉,号码多少?”司机师傅叹了口气,从裤兜里摸出手机。

    不到半分钟,穿着灰西装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凌彤的视线里。她摇下车窗挥手:“这里!”

    出租车终于发动了,朝上海站驶去。高架上车并不多,天很蓝,云低得像要直朝头顶压过来。

    凌彤侧过头看了一眼坐在右边的男人。他如释重负般地倚着座椅靠背,闭目养神,眼角的纹路偶尔不明显地颤动。凌彤从大外套内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座位上,这点轻微的响动让他立刻睁开了眼睛。

    他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信封。

    凌彤点点头,轻松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这是给你的。”

    “谢谢。”他收起信封,放进了西装外套的内口袋。

    上海站到了,他在喧闹的广场前下车。凌彤让出租车司机不要抬表,再把她载回博物馆。

    他走进候车大厅,打开怀里揣着的信封,一本深红色的护照和一张身份证出现在眼前。

    “hi,看来路上很顺。”一个女声在他面前响起,他猛地抬起头,看到了在博物馆里帮他更换手机的夏寅。夏寅已经换了一身不起眼的黑色职业装,看上去跟任何公众场所的普通的工作人员没有什么两样。

    “走吧,这一段我送你。”她递给他一个同样黑色的公文包。他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过了他家,避过监控带来了他唯一的一件行李。

    “谢谢。”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开口说话,说的是同样一句话。

    “别客气,到了浦东机场,过了边检你就自由了。只要航班不延迟,不会有任何问题。”她笑了笑,带他走向地下停车场。

    上海的十一月还很温暖,室内就更不用说了。周末的中午,酒店健身房里来运动的客人居然不少。跑步机前屏幕上的数字一排排不停地滚动,凌彤前额上有层细密的汗,却好像并不累,还一边跑一边戴着耳机讲电话。

    “怎么样?”

    电话那边的夏寅正在出租车上:“你先别下来,就在健身房等着我!”

    “我跑了四十分钟了,准备去洗澡。”

    “嗯,我拐个弯就到,等会儿见。”夏寅正准备结束通话,忽然叫起来,“喂喂,别挂别挂!”

    “又怎么了?”

    “你猜我看见谁了?”

    “除了孔隆还有谁?”

    “这也能被你猜到?我看见你家恐龙哥哥跟那个陆什么正进酒店大门。不是来找你的吧?”

    “我们俩都认识的人不多,尤其还是在上海。除了孔隆没别人了。”

    “哇,他来找你你都不紧张?”

    “知道你能甩掉,紧张什么。”

    “凌彤姐姐,他们难道不会去前台问?”

    “是,除非他们知道给我们订房间的人叫做陶月。”

    “真没意思,不说了,一会儿见。”

    “bye,我去洗澡了。”凌彤关掉跑步机,摘下电话耳机,朝更衣室走去。

    “搞什么嘛,怎么不早说你没有她们电话?!”酒店二十七楼的咖啡厅里,陆之辰十分泄气地把茶匙搁在杯子里,身体往座位上倒去。

    他对面坐着孔隆,看样子这两名郁闷的男性今天约会未遂。

    孔隆一脸无辜:“是你跟她们两个一起从机场出来的,我哪知道你没有她们的电话?!”

    “大哥,我都说了我们是等行李的时候遇见的!”

    “那你们既然认识了,我怎么知道你连人家电话都没有?”孔隆几乎要抓狂了。

    陆之辰脸上挂着像被人欠了巨债的表情:“不止电话,名字都还不知道。你满意了吧?”

    “服了你了。”孔隆一脸苦笑,“前台没记录,她们两个也不是用凌彤的名字登记的,一点线索都没有了。只能守株待兔。”

    “呃,也不一定!”陆之辰忽然想起了什么,坐直了身体,“那天在机场,我记得她的行李包好像是托运的时候弄脏了?问问或许有印象呢。”

    两分钟之后两个人又站在了前台。

    “是这样,她,那位小姐,不,我朋友的朋友——我朋友——她昨天晚上入住的时候行李包是弄脏了的,不知道你们礼宾那边的同事拿行李的时候有没有印象?”孔隆觉得自己这样打听女孩子的方式真的很像个跟踪狂,说着都已经尴尬得不行了。陆之辰那家伙居然只站在一边拼命的点头。

    好半天,终于有人想起来了,问:“您那位朋友的旅行包是不是一个棕色的爱马仕,侧边有一块深色污渍?”

    这两个郁闷的男人眼中终于爆发出兴奋的光彩。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六章是作者浅白色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六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浮岛浅白色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浅白色著写的《浮岛浅白色》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六章是作者浅白色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六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浮岛浅白色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浅白色著写的《浮岛浅白色》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浮岛浅白色最新章节- 浮岛浅白色全文阅读- 浮岛浅白色txt下载- 浮岛浅白色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浮岛浅白色】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浮岛浅白色》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沪闵路。一幢公寓里。     开门,开灯,门口多了两双球鞋。     “这么多年没见,我可不放你去住酒店了啊。”孔隆把陆之辰带到客房,说,“休息会儿,出去吃饭。”     陆之辰放下行李,问:“别管吃饭什么的了,刚才机场遇到的,高个的那个,你朋友?”     “对,很多年没见了。怎么了?”     “那就好了,你能约到她们吧?......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