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暗夜

    你在雾海中航行

    没有帆

    你在月夜下漂泊

    没有锚

    路从这里消失

    夜从这里消失

    ——北岛《岛》

    [2008年11月2日]

    走廊灯随着脚步声亮了。开门。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在寂静的楼道里回响,更加觉得夜深。

    陆微微刚才停车上楼的时候看过表,已经是十一点。

    忽然闻到一股食物的味道真真实实从自己家门里飘出来,她三两下打开门冲了进去,低头看看鞋柜,叫道:“陆之辰!你煮了东西吃又没洗碗洗锅是不是?!”

    顷刻间,刚刚还悄无声息的房里热闹起来——厅尽头的房门开了,伸出一张敷着面膜的脸:“姐,给你留了汤,你想喝就自己去厨房盛。别这么大声叫,吵到我打游戏不要紧,别吵到地瓜睡觉。”

    “什么?!你把那只乌龟带进房间睡觉?”陆微微用手捂头,“我的天,你从哪里把它找回来的?”

    “之前不见了,肯定是因为我要去香港工作,地瓜闹情绪;”陆之辰作了个“嘘”的手势,压低了声音,仿佛真怕吵醒他的地瓜,“我回来了它就好了嘛。”

    “算了算了,是不是给我留了汤?”陆微微抚了抚头发,问。

    陆之辰指指厨房,把脸上的纤维膜揭下来,边用指腹按摩脸边说:“就在电砂锅里,端出来吧,看见你在楼下停车我才热的。”

    本来陆微微已经转身走进厨房了,忽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钻进弟弟的卧室,倚在门框边,双手交叠在胸前打量着陆之辰:“喂,能不能解释一下你的行为?放着自己的面膜不用,偷我的私藏?”

    “老姐,用一张你的lamer会怎么样嘛?”陆之辰坐在电脑桌前,边按摩脸边抗议。

    陆微微偏过头,眯起眼睛,放慢了语速:“你确定是一张?”她边说边指了指陆之辰脚边的小垃圾桶。

    “好啦,两张!我前天回来的,你一直都不在家。给你带的礼物,够补偿了吧?”他递给她一个长方形纸盒。

    “你是说这瓶小香水能补偿我两片lamer?在卓悦买的吧?折后港币一百六,你忘了撕标签。”她扬了扬手上的纸盒。

    陆之辰叹了口气:“好吧,明天请你午吃饭,如果中午前你能起来的话。随你挑地方。”

    “别跟我谈吃饭,这几天熬夜熬出痘来了,”陆微微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一支sisley净颜面膜,没得商量。”

    “哎,我就知道!”陆之辰摇摇头,从抽屉里抱出一盒子“我的美丽日记”递给她,“老姐,你先拿去凑合着吧。sisley帝都专柜的贵,下回出差再给你带啊。”

    “又是这一招。这也差太多了吧?”嘴上虽然抗议,但她接过盒子的动作却完全没有犹豫,还不忘把标签撕下来贴在弟弟手臂上,着才走出房间。

    “喂,你要是嫌弃就还给我嘛!我觉得挺好用。”

    “算是利息!”她头也不回。

    陆之辰目送姐姐回房间,小声感叹:“女人可怕,大龄女青年更可怕……”

    他忽然毫无预兆地想起在埃及偶遇的那两个女生。她们的脸从记忆中飞快地晃过,没有任何情节,像是车窗外掠过的风景。他还来不及展开地图做上标记,风景已经沿着与他相反的方向远去。无从寻找,又早已错失了捕捉的时机。

    夜。浮岛。

    灯光迷离,人声喧闹。今天有live。音乐声很大,迷离的电音与管弦相融,女主唱的声音纤细得如同不存在。

    祁昀用手轻轻转着面前的杯子,琥珀色茶汤在冰裂纹杯里缓缓流转,仿佛一面模糊的镜子,将时光放慢拉长。

    正在专心发呆,冷不防旁边飘来一声完全不淑女的问候:“hi,他们说你天天都来?”

    他抬起头,只看见一张小巧的女性的脸……等等,好像有点面熟。

    对方这一刻也愣住了。他们的记忆如同忽然被疏通,同时叫出对方的名字“夏寅!”“祁昀!”

    他是祁昀,陶远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只是一直都不在国内,所以夏寅和他在此之前也只见过几次面。

    “我还以为eva又多了哪个追求者,天天都来这里报到。原来是你,没新意。”夏寅在旁边坐下来。

    祁昀倒是不以为意:“这么久不见,我还以为你要惊喜一下呢。”

    “最近怎么样?来我这里又喝普洱茶,你找拍啊?”

    “其实你也挺了解我的。”祁昀将杯里的茶汤喝完,笑了笑。

    “去,谁了解你。你是为了陶远的事回来的吧?”夏寅手上还拎着两颗刚从吧台后摸来的樱桃,塞了一颗放进嘴里,另一颗递给他,“不过可惜我要离开几天,今晚就走。不然明天可以陪你去看他。”

    祁昀接过樱桃,笑笑:“谢谢,我今天去过了。”

    夏寅正要答话,却见另一边凌彤背着随身的背包、穿着白外套和一条墨绿色工装裤出来了,便立刻起身过去,一边胡乱跟祁昀道别:“那我先走了,你要是不急着回去的话,过几天再聊!我的电话可以跟eva要。”

    “一路平安。”祁昀拍了拍她的手背。

    她迅速穿过人群,跟上了凌彤。推开玻璃门,凉风迎面扑来。

    “谁啊?”凌彤边问边将另一个旅行袋交给夏寅。

    “陶远的兄弟。”夏寅接过来,答道。

    凌彤面无表情:“长得还不错,干什么的?”

    “分子遗传学教授,在袋鼠国工作。你喜欢?介绍你认识。”

    凌彤微一皱眉:“不用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呃,袋鼠国?”

    “澳大利亚嘛。”

    凌彤啼笑皆非地摇摇头,一言不发,往前走几步打开了车门。

    “喂,凌彤姐姐,我们这是去机场,你开车干嘛?”

    “我说过要开车吗?”凌彤从驾驶位边拿起一个褐色小瓶子,关上门,锁好车,将瓶子扔给夏寅,“你的药忘在车上了。”

    “谢谢。”夏寅接过小药瓶放进包里。

    凌彤脚边的影子被路灯拉长,她的侧脸停在夜色中像一幅安静的素描。出租车来了,她们上车离开。

    三小时后。上海虹桥机场。

    陆之辰正站在传送带前等行李。都快等得地老天荒了,还没见自己的行李出现;他在无聊到极点的状态下环视四周,旁边一个意大利人正对着电话说着腔调怪异的英文,另一个人背包大得快要把自己遮住了。

    终于,一件可疑行李出现,远远看去十分像自己的小行李箱,旁边还并排摆着棕色和黑色两个行李包,一起朝这边滑过来。

    他走上前去确认,此时旁边的一棕一黑两件行李被提了出去。正在弯腰提自己的行李,只听见一个女声:“搞什么啊,托运都能弄得这么脏!”

    这声音有点熟,加上这句话比较有喜感,于是他抬头看了一眼。

    那是张并不陌生的脸。长发,不高,黑色长毛衣,紫长袜,墨绿色长靴。眼睛明亮,睫毛上翘的弧度似乎刚好能够托起一颗小水珠。手上还拎着刚刚躺在自己箱子边那个带有“h”标志的棕色旅行包,侧面沾上了一块明显的泥黄色污渍。旁边站着的另一个短发高个女生,穿着黑外套,正帮着把弄脏的行李包扔到推车上。

    “又遇见你们了?”他脱口而出。

    两人齐刷刷地回过头,努力辨认眼前这个陌生男人。

    “噢,锡瓦那个……造型师!”夏寅还记得他的职业。

    他吃了一惊,没想到她还记得自己:“对,陆之辰。”

    她笑了笑:“不好意思,下次不会忘了。怎么又碰到你了?”

    “我过来工作,跟老同学的杂志有个合作。你们呢,又在旅行?”

    这回凌彤算是开口了:“旅行。”

    “真羡慕你们。”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夏寅笑笑,三人边说着边往外走去。

    走到离出口处还有二十多米,只见一个男人朝他们笑得非常灿烂,还挥着手,显然这就是陆之辰的老同学——客观的说该男人长得很对得起观众,很高,鼻梁很挺,唇形很美,戴一副黑边框眼镜,风骚中充满文艺气质。

    只听见凌彤小声感叹了一句:“靠!”

    夏寅还没问个究竟,陆之辰就已经迎上去跟那名陌生男人热烈地废话起来。

    谁知那男人跟陆之辰说着话,还没忘记抽空看向她们两人这边,目光最后牢牢锁定凌彤,眼睛里露出惊喜的神色:“彤彤?好久不见了。”

    彤彤,原来这就是她刚才那句感叹的来源。夏寅一听差点把刚喝进去的水喷出来。好歹平息了这股要笑到极点的冲动,问:“你们俩认识啊?”

    “以前是邻居。”那男人笑笑,那笑容跟发电机似的,“不好意思,忘了跟你自我介绍,孔隆。”

    “恐龙?哈哈哈哈……”夏寅这下真没忍住,爆笑了出来。过了十几秒才好不容易忍住:“对不起对不起,只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恐龙。”

    说着看了看这边,凌彤的脸色已经由白变绿。一声不吭。

    “彤彤,你朋友真可爱。”恐龙,噢不,孔隆还是很好脾气地笑了笑,伸手来要接凌彤手上的行李。

    凌彤这下没法沉默了,手握着小推车往后退了半步:“不用了。还有,你能不能连名带姓地叫我,这样听着正常点。”

    接下来的状况相当混乱,孔隆非要送她们两人去酒店。长得好看又有风度的男人总是很麻烦,因为让人不知道怎么拒绝。接着四个人塞进了他的车,凌彤和夏寅被送到了预定好的酒店大门口,他跟她们两人再三确认不需要送进房间,这才跟陆之辰一起离去。

    办好手续拿房卡进电梯,凌彤这才松一口气,又是那一句简洁中带有复杂情绪的感叹:“靠。”

    “怎么,陈年艳遇啊?彤彤?”

    她一听这两个字脸又绿了:“喂,我警告你……”

    “要我不这么叫也很容易,主要看你表现,请把这朵桃花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夏寅把她的警告半路拦截下来,在那儿一个人笑。

    “什么桃花,还野菊花呢。那人是我小时候的邻居,他自我感觉很良好,我没好感。”凌彤的语气十分冷淡。

    夏寅立即表达出了内心的疑问:“这样的男人你都没好感,那你喜欢哪种型啊?”

    “干嘛要喜欢男人?”凌彤反问。

    “难道你喜欢女人?!”

    “谁跟你说我喜欢女人?”凌彤已经开始一头汗了。

    “是你自己说不喜欢男人的嘛。”

    “……目前没有喜欢的男人那就一定是喜欢女人?”

    “谁让你话不说清楚。”

    “到了,你到底要不要下电梯?”凌彤扬了扬手上的房卡,朝前走去。

    夏寅抱着自己的旅行包大步追上了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五章是作者浅白色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五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浮岛浅白色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浅白色著写的《浮岛浅白色》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五章是作者浅白色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浮岛浅白色》之 第五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浮岛浅白色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浅白色著写的《浮岛浅白色》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浮岛浅白色最新章节- 浮岛浅白色全文阅读- 浮岛浅白色txt下载- 浮岛浅白色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浮岛浅白色】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浮岛浅白色》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二日 暗夜     你在雾海中航行     没有帆     你在月夜下漂泊     没有锚     路从这里消失     夜从这里消失     ——北岛《岛》     [2008年11月2日]     走廊灯随着脚步声亮了。开门。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在寂静的楼道里回响,更加觉得夜深。     陆微微刚才停车上楼的时候看过表,已经是十一点。     忽然闻到一股食物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