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有红甲小将先行一步,替少年挡下这致命杀招,不过也被鬼物阴气渗透,红色甲胄寸寸龟裂,整个人如瓷器崩裂开来。

    这类符箓傀儡,会随着施法者主人的境界高低不同,所展现出的杀伐之力也会不同,譬如现在,王狐桐是纳气境巅峰,一只脚踏入筑基,除去最为神意的金甲武将,其余的红甲步足皆是纳气巅峰,与少女一般无二。

    当然,这类傀儡也会有自己极限,青衣少女所施展出来的符箓,符纸质地极好,但还不够,受困于符箓材质,画符胆所用的笔墨,还有下笔之人修为,她手上的,至多只能达到筑基巅峰。

    虽说限制颇多,但这类符箓在山上仙门也不多见,除去几个传承悠久的镇宗符箓派修士还懂得炼制之法,其余的大多只得其形罢了。

    所以此符价格相较其他法宝而言要更高些,毕竟一张符就相当于多一位同境修士为自己护道,而且忠心不二,不用担心被自己人捅刀子。

    少女一出手便是一大摞,足足四十六张,湫临王氏对于少女的器重可见一斑。

    王朔锋拧转腰身,转头一剑横抹,那只无脸鬼物来不及躲避,被一剑拦腰斩断。

    剑气从无脸鬼物的伤口处进入,顺着阴气攀附而上,粗如拇指的剑气在这途中又分化成数千条细小剑气,从鬼物体内穿透而出,搅碎阴煞之气无数,一时间,鬼物身躯千疮百孔就像是一只年岁悠久的鱼篓。

    剑气搅碎阴煞之气的痛苦,不亚于将一个人体内的筋骨血肉寸寸捣烂。

    鬼物无口,哀嚎之声从它腹部传出,尖锐刺耳,如同老猫临死前的嘶鸣。

    王朔锋长剑横抹过后,不再多看一眼。

    调转剑尖,“噗呲”一声,直接洞穿一直满地爬行的瘦小鬼物脖颈,手腕翻转,剑身由竖变横,鬼物整颗脑袋从脖颈滑落,黑色煞气化为黑烟消散,躯壳渐渐干枯,被少年一脚碾碎为尘埃。

    王朔锋抽空回头看了眼金甲武将。

    武将金甲璀璨,手持铁锏,每一抬手落下,都有大片鬼物烟消云散。

    王狐桐始终坐在武将肩头,纹丝不动,一手掐诀,以心神操控符箓傀儡列阵厮杀。

    少女与王朔锋对视一眼,点点头没说什么。

    四周墙壁当中,依旧有无数形态不一的鬼物撕开出口走出,速度也来越快,看来牢笼主人是打定主意要将他们活活耗死。

    少年扯了扯嘴角,视线收回落在一尊高大一丈有余的臃肿鬼物身上。

    挺直腰杆,单手持剑,体内一口灵力迅速运转周天。

    王朔锋闭眼再睁眼,身后便出现一位身形缥缈的高大身影。

    与他一样单手持剑,一手负后,宽衣大袖,模糊缥缈不知具体根脚。

    随着少年举剑轻轻在身前一划而过,身后之人动作如出一辙。

    刹那间,剑光如同一轮残月,在少年身前斩出,剑光所到之处,断臂残肢掉落一地,地面也被这一剑光犁出一道数丈长的沟壑。

    等剑光消散,王朔锋身后的残影已不见踪迹。

    他前方的道路,被这一剑扫平,霎时间无任何一只鬼物胆敢踏足。

    剑招名为“惊蛰”。

    杀力的确不俗气。

    杀力大,也代表着灵力消耗极多,此刻少年体内的剑气残余已经少的可怜,灵力不足之前一半。

    若是按照战局来看,少年这一手诟病颇多,只求意气风发,不够精打细算,对于之后处境很不利。

    其实这也有王朔锋的自己思量在里头。

    他就是要让某人看看,没有练出本命飞剑又如何,剑修依旧是剑修,输一场又如何?你能挡下这一剑吗?

    凝聚心神炼化天地灵力的李平泩看到王朔锋的一剑之后,扯了扯嘴角,不知作何思量。

    远处,一身拳意肆意流淌的武雀儿一手拧断一只青面獠牙的鬼物脖颈后,双眼泛起红丝,点点雀斑的鼻头轻轻抽动。

    一脚踏下,震断一只速度鬼魅的干枯尸身之后,泫然欲泣,这场面,太吓人了。

    身形在鬼物堆当中辗转腾挪出刀不停的汉子,看到少女的情景后是哭笑不得,也没见到少女受伤,怎么就这幅模样,实在搞不明白武雀儿这一身充沛拳意是怎么练出来的。

    要知道,武夫一道,门槛儿虽底,但却是最苦的一条路子,毕竟体魄可不是炼化灵气,这得靠着一点一滴打熬积攒,若是吃不住疼,就算天资再好,境界都注定不会太高。

    而且看少女模样好像除了灵气所剩不多,拳意依旧,并无大碍。

    汉子也一时间想不通此间原由为何。

    毕竟一个三境武夫被鬼怪吓哭,实在难以想象。

    只有了解武雀儿心性的李平泩睁眼后看到此等情景,只觉得好笑,嘴角勾起幅度渐渐阔大,最后只好一只手捂住口鼻,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

    相比其他人的出手狠辣,孙烨就显得很闲庭信步,轻松惬意,只要精打细算每一份灵力的消耗,这场消耗战再持续三五个时辰都没什么问题。

    他现在要做的不过是防止几人阴沟里翻船,一着不慎被蚂蚁咬死就行。

    孙烨操控白衣美人琴笛合鸣,一边心神萦绕持剑白衣在鬼物群中来回游走,同时还寥寥几次出手帮其他人化解困境。

    打了个哈欠,视线看向刀光缭乱的斗笠刀客,孙烨低声唏嘘道:“江湖侠客都这般小气?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想拿出点儿压箱底本事出来,早点破开牢笼回家吃饭不好吗?”

    身后的李平泩和孙丙听闻公子哥的自言自语,顿时哑然。

    既然都是压箱底本事了,哪有轻易拿出来道理。

    孙烨看了看战场,心中暗道:“到头来还是得靠本公子出马才行。”

    李平泩扭转脖颈,体内灵力恢复三分之一,双眼伤势没什么大碍,至多就是像之前那般神通接下来的两月是不能施展。

    气沉丹田,身躯腾空而起,一脚踩在前方鬼物头顶飘然远去,落在武雀儿身侧。

    心中默念一声,火龙再现,环绕少年身躯周围腾飞,三丈之内,鬼物皆被火焰燃烧成灰烬。

    武雀儿对于少年的到来没什么反应,此刻她正抓着一头丑陋鬼物,出拳不停,拳拳到肉,砸在鬼物面门上,同时嘴里还嘟囔着:“长这么丑还敢出来吓唬人,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少女红着眼,竟是满脸的委屈。

    李平泩一脸别扭,等鬼物被少女三拳打散,他拍了拍武雀儿肩头道:“差不多就可以了,省着力气,说不定待会儿还有一场恶战要打。”

    武雀儿抬头眼神疑惑问道:“哪呢?”

    李平泩一边操控火龙游走四周,一边开口解释。看上去极为轻松。

    他道:“有人出剑了。”

    孙烨正想施展一门秘法带着众人离开这座牢笼,心中似乎有所感应,停下手中动作后看向不远处的高空。

    所有人停手,看向同一方向。

    一道白虹将牢笼撕裂出一道缺口,露出一截剑尖,剑意之重,整座牢笼都开始剧烈激荡。

    ————

    “红尘”之外。

    莫道理拔剑出鞘,剑光与雷声同时炸响,身影瞬间出现在陈独微头顶眉心处。

    一剑递出,剑意如大河倒悬天幕,奔腾垂落,同时心中默念一声;“朝花。”

    剑意河流当中,一缕耀眼白光偏移轨迹,笔直垂落,眨眼间钉入陈独微少手中的“红尘”当中。

    这一剑来的太过突然,虽然在陈独微的意料之中,但还是低估了眼前道门女冠的身形速度,竟是在剑尖刺破眉心一寸是她才反应过来,

    陈独微神色大变,不复之前的轻松平淡,顾不得手中“红尘”破损,脚下扎根,整个百丈身躯直接后仰倒去,弯出一个极美弧度,堪堪躲过一剑。

    身形如白雾消散,再凝聚时,出现在百丈之外。

    一头青丝飞舞,头上的凤钗珠帘叮咚碰撞。

    女子站在山岳之巅,手中红尘客栈被莫道理的本命飞剑钉穿,裂开一条巨大缝隙。

    道道身影从其中略出,站在另一座山头,与高达百丈的红衣女鬼对峙。

    武雀儿一身拳意收敛,盯着远处脚踩山岳的陈独微道:“这鬼倒是挺好看的,不太吓人,就是.....太高了些。”

    其余人闻听此言不知如何言语。

    陈独微左手在眉心处一抹而过,没有鲜血溢出,只是维持这具身躯的磅礴阴气由眉心的一小道伤口流淌而出,女子将伤口修复后,视线看着另一座山顶的众人,心神沉寂神魂当中,剔除残留剑气。

    虽说躲过了莫道理的雷霆一剑,但长剑当中蕴含的剑气如跗骨之蛆,入体之后四处绞杀,暂时无碍,可若是放任不管就会是个极大的后遗症。

    莫道理目的达到也没趁此追击,手持长剑,身形踩踏半空,一时间尽显仙人风范。

    一旁观战的钱无用,见冥器当中的几人出来后,身影飘落在李平泩一侧。

    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李平泩后脑勺上,没好气道:“小兔崽子,跑的到时候挺快,御剑飞行都没找着你人影。”

    然后,中年道人瞥了眼少年身侧一脸好奇打量自己的武雀儿,毫无长辈风范的搂住李平泩肩膀,将少年拽着往一旁凑了凑,小声嘀咕道:“你这是拐了哪家姑娘?模样倒是不错,小小年纪也是个美人胚子,难怪你小子放着官道不走,专挑山野小路。可以啊。”

    道人这一巴掌可不比打周陈那一下来的轻巧,李平泩龇牙咧嘴揉着后脑勺,听闻中年道人的调侃之后,眼皮微微抽动几下,无奈道:“就不能说点好听?什么叫拐,她是我路上遇到的一位女侠,目的跟我一样是去往清神宗,境界可比我高多了,就算我真下得去手还不被她给直接打死。”

    两人对话细弱蚊蝇,但没隔音,凑在一旁竖起耳朵的武雀儿自然听得是一清二楚,不好跟中年道人计较,就往李平泩屁 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少年一个趔趄,好在有钱无用勒住脖颈才不至于摔个狗啃泥。

    钱无用一咧嘴,看来还是个脾气对胃口的女娃子,挺好。

    李平泩不好向武雀儿发火,毕竟后者是真敢下狠手的主儿。

    于是,他对着钱无用这个相处起来没半点前辈风范的中年男人道:“就你这臭嘴,难怪白屏仙子对你爱答不理。”

    被人戳中心窝子的钱无用顿时怒火丛生,又是一巴掌打在少年头顶,这次手上力道加重几分。

    李平泩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捂住额头,疼的直跳脚骂娘。

    不敢还手那就忍着。

    远处,陈独微与莫道理还在对峙,谁都没率先动手的意思。

    周陈和栝奴境界太低,连帮忙掠阵的资格都还欠俸,便随着钱无用一起落在李平泩坐在山头。

    落地之后极有礼数,对着众人一抱拳,自保家门道:“蜀山弟子,周陈。”

    栝奴话语很少,既然身旁少年都说了师门,她也就只报了个名字,“栝奴。”

    孙烨等人同时抱拳还礼,一一自报名号。

    轮到摘了斗笠的刀客时,汉子嗓音粗狂,极为豪迈道:“五华国,张骑(ji)”

    五华国位于龙腰州西方边陲,国力平平,是龙腰州百多个小国之一,背靠大海,倒也算是富庶。

    王朔锋不知为何,从少女栝奴出现后,视线紧紧看向后者,眼神炙热。

    看得孙烨等人一脸古怪。

    当然,倒不是说栝奴长得如何沉鱼落雁,倾国倾城,连痴迷剑道的王朔锋都能迷住,更不是书中所说的一见钟情。

    而是一种只有剑修与剑修才会有的心神感应,大道相近而已。

    所以王朔锋才会对栝奴感兴趣。

    而这类的大道相近,要么相互契合,从他人身上取长补短,要么大道相争,不死不休。

    毕竟就连炼气士之间都会有大道之争,剑修则大道之路更窄。

    走在前头的先行之人不屑于回头,随着步步登高,脚下道路越来越窄,后者同行之人要么互为磨剑石砥砺修行,要么生死相向,胜者继续登山,败者从此跌落凡尘。

    大道,苛刻及无情。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是作者娄知县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仙路问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娄知县写的《仙路问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是作者娄知县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仙路问心》之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仙路问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娄知县写的《仙路问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仙路问心最新章节- 仙路问心全文阅读- 仙路问心txt下载- 仙路问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仙路问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仙路问心》书迷评论

  • 中华蜘蛛人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让林盛昏睡了三个月,醒来后他觉得强壮了300倍!随时间推移各项超能力不断觉醒,飞檐走壁,蛛丝飞荡,行侠仗义…渐渐地城里有了个“蜘蛛人”的传说。这是中国版蜘蛛侠的故事。这有酷炫的超能力,奇异的超能人,还有清纯校花,御姐老师,可爱萝莉,温柔护士,妩媚熟女,各类美女。林盛发现让他获得超能力的爆炸不是意外,背后竟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事故后不明失踪和犯罪事件不断,自己竟不是唯一的超能人!

  • 至强升级系统最新章节

        窘迫少主,重回阳间。
        系统在手,经验我有,逆天升级,铸就不朽。
        功法,我有神级的!
        丹药,我有最好的!
        兵器,我有最强的!
        这一世,我要逆天而行,神挡杀神,魔挡屠魔!

  • 三界直播客户端最新章节

        当林风的电脑无意间安装了一个“三界网络直播”的客户端后,他的生活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仅可以和许多传奇主播互动,而且还可以打赏拉拢主播。调整屏幕亮度,轮转直播世界的日夜,各式道具更可以掀起蝴蝶风暴。令狐冲又没钱喝酒了?来来来,打赏个一千两,不传授个独孤九剑你好意思么?孙大圣嫌仙界受污染,没仙桃可吃?来来来,我这里有纯绿色无污染的桃子,金箍棒借来耍几天呗?七仙女也担心容颜衰老,化妆品随便挑,将她们的舞蹈直播录成视频,冠夺各大视频点击榜!……观看直播成就高富帅!拥有这样一个软件,你还不赶紧挥霍金钱,享受生活?!js330

  • 变身之圣灵祭祀最新章节

        21世纪的游戏宅男触电穿成了千金大小姐,从此过上了被闺密欺负,被哥哥误会,被厨师挑逗,被学校挂科,被游戏虐渣的幸(悲)福(催)生活,当然,还有暖男学长,呆萌室友。js330

  • 超能力患者最新章节

        这是意外,这也是与生俱来的命运!因为他拥有着超能力,拥有着别人没有的能力,也拥有着别人不需要背负的责任。他也有美好的爱情,他也有同甘共苦的兄弟他一直保持着一颗初心,并没有让岁月洗涤冲刷而斑驳失色,就像他那双永远清澈的眼睛

  • 这个娇妻不太萌最新章节

        夕阳无限好,有爱的人陪着,又怕什么近黄昏?

  • 来自真实的你最新章节

        “我虽然有权主动,我敢吗?你读初中就已经长大成人了,每次想敢的时候,又怕你年龄还小,我是一个知法者,如果你说我是强行,我要坐穿牢底。这能怪我?”阿飞说。
        “鬼要你懂得法律,怪鬼!”秀雅说。
        “那次听说你要去一个男人那里,我坐在村前的路上,看到你有三次想走,看到我在你又缩回去了。后来到了中午,我想到你知道我在不让你走,肯定已经不会走了,我就回家去吃饭。
        下午我又坐在那里守护你,想看到你走就说你不能去。结果到了近夜,你的一个邻居来对我说你已经走了,我说我不是在等你,是在玩!我猜想这肯定是你说的,你知道我下午还会守在路上,怕我到天亮会冻死,当时我又气又感激。

  • 金牌小厨娘:国师大人加点醋最新章节

        炸了油锅却穿越了,还是魂穿!变成云尚书府七小姐,废物一个,不会厨艺,还被渣姐打,孰不可忍!好在人生没有多凄惨,穿来附赠国师大人一枚,宠上翻天,在多白莲花也不怕,且看她如何用一手厨艺,翻天覆地,卷土重来,罗网重重下,逆袭人生。“小溪儿又调皮了,惹了好多桃花,我嫉妒了。”“小溪儿,我饿了。”“我炒最拿手的菜给你吃。”白司寒眯了眯凤眸,戏谑的倾身压下,“我的意思是,吃你,我饿了,赶紧喂饱我!”

  • 山村美食家最新章节

        【美食文力荐】机灵可爱的萌宠,悠闲的田园风光,无双的山野景色。绝世的厨艺,神奇的瑰宝,在陈观澜回到西南大山的后,传奇的人生,就此精彩上演。

  • 上仙您的外卖到了最新章节

        明明想点个外卖,结果却注册成了一名骑手,不过一秒,竟然就接了个单子。而这一单的送货价格竟然是6000块!    张跃宁一拍大腿,那必须得去啊,谁嫌钱扎手啊!    群:769683587

  • 鬼官人最新章节

        二十年前,圣山湖发了一场大水,冲了我老吴家的老坟场,我爹和小叔下落不明,我爷爷因帮人算错了命,也命丧黄泉。二十年后,失散多年的小叔回家,剑指陈家,原来那场大水并非看起来那么简单。。

  • 铁拳王者最新章节

        五年前,他犹如丧家之犬,狼狈而苏辰柳眉最新鼎力大作,2017年度必看都市小说。

  • 亿万孤独最新章节

        宁杰原本是阳光上进的青年,但他在高考前体检,被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他受到歧视,高考梦破灭,初恋女友也弃他而去。邻居和亲戚们也不与他们家来往,他感到了极度孤独,
        他一度想在险峻的华山上独自离去,幸亏遇见了一对身患绝症的中年夫妻,女儿也刚因白血病去世。丈夫背着妻子顽强地在“自古华山一条道”上攀登,使宁杰受到了极大的精神震撼!
        从那一刻起,他决定面对现实,并且坚强地生活下去!
        随后,他开始在都市的各个角落打工,努力奋斗,有收获,也有曲折。
        同时,宁杰身边也聚集了一群乙肝病毒携带者,他们不幸、敏感、孤独,但相互扶持、鼓励,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 万界龙尊最新章节

        我曾立于洪荒之巅,以星域为盘,星辰作子;我曾经历过洪荒宇宙的覆灭,目睹诸天大能陨落在黑洞之中;我曾穿越宇宙隔膜,
        我,化身规则,造化万物;我是九玄龙帝,我是万界龙尊,我是重生者林阳。

  • 超级教师最新章节

        为了照顾战友的妹妹,令全世界对手闻风丧胆的雇佣兵之王回到了华夏。
        王峰成为了小太妹班级的班主任。
        什么?这个班还是恶魔班级?
        于是,一场声势浩大、耗时超长的师生大战爆发了……
        来来来,这位女同学,你不是喜欢玩亡者农药吗?老师带你上王者!
        有小混混欺负你们?你们别动,让老师来,不把他们打出屎来算他们拉得干净!
        哟哟,有人绑架你们?放心,解救人质这方面老师可是专家!
        只要你们乖乖听老师话,做个五讲四美的社会好青年,什么都好说,嘿嘿!

  • 极品医仙最新章节

        他本是一名实习医生,却遭遇到许多的不公和欺压。直到有一天,他获得了祖先传承,从此……纵横都市!

  • 我的悟性好到爆最新章节

        苏桐穿越玄幻大陆,晦涩难懂的修炼法诀竟是汉语。
        从此问天大陆出现了一位悟性极高的年轻人。
        上古神祗所留下的语言,苏桐张口就来。
        任何等级的功法灵技一看便会。
        修炼瓶颈桎梏不复存在,一路猛冲。
        直到某一天,苏桐站在大陆之巅,用汉语说出一句:“我!无敌了!”
        顿时地动山摇,众人震惊万分,喃喃自语:“苏桐又创出了神技!”

  • 一孕三宝,妈咪超甜得宠着最新章节

        参加闺蜜的生日派对,却惨遭设计,不仅失身,还怀上陌生男人的孩子?
        苏筠音从没想过,自己年纪轻轻,就要面对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被夺去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产,还被家人一脚踹到国外,自生自灭!
        五年后,她涅槃归来,发誓要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却一不小心误惹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什么?这姓霍的是她宝宝亲爹地?还说要娶她为妻?
        嗯……想想买个大包子,还附赠个小包子……
        苏筠音表示,划算!

    本章内容提要:
    ...    好在有红甲小将先行一步,替少年挡下这致命杀招,不过也被鬼物阴气渗透,红色甲胄寸寸龟裂,整个人如瓷器崩裂开来。     这类符箓傀儡,会随着施法者主人的境界高低不同,所展现出的杀伐之力也会不同,譬如现在,王狐桐是纳气境巅峰,一只脚踏入筑基,除去最为神意的金甲武将,其余的红甲步足皆是纳气巅峰,与少女一般无二......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