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日下午,我正在整理着资料,梁兰走出来,拍拍手说:"大家注意了,去会议室开个短会,内容很重要,缺席者后果自负。"

    大家赶紧拥进会议室。

    等人到齐了,梁兰照例总结了这段时间的工作,批评了一些人,说:"经过公司高层会议决定,策划部目前人满为患,本月将裁减一名人员......"

    满座顿时哗然,现在谁都知道工作不好找,裁到谁头上都无异于一场灾难。

    梁兰要的就是这样威吓的效果,反正无论如何都不会裁到她的头上,而她又能有掌握别人命运的优越感。

    她让大家安静下来,又装好人说:"当然公司不会随便裁减人员的,公司实行科学制度--末位淘汰制,将给在座的各位打分,根据各位的品德、作品、成绩、才能,进行综合评定,谁排在最末一位,那就说明你并不合适这份工作,就只有请你离开了。"

    一位年轻的同事嚷起来:"末位淘汰制是最不科学的,前段时间报纸不是报道了吗,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表示,企业采用的'末位淘汰制'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另一位有硕士学历的人则说得更为具体:"考核不合格与不胜任工作是两回事,即使是最末一位,可能也是因为其他人排名太高了导致自己排名靠后,但并不代表他就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抗议:"我们不管那么多,打分就是人为评定,有主观因素在内就是不公平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策划部的人都有个性,不是那么容易被吓唬的。

    梁兰眼看局面控制不住,赶紧宣布散会。

    我只是旁眼冷观,我想这一切应该和我没有关系。我进公司4年,算是老资历了,平素工作也一贯踏实、负责,至于成绩方面......即使总经理和旁人不知道,梁兰应该心知肚明。怎么也不会裁到我头上吧!

    我刚回到座位上,手机便响了,一看是苏畅的老师打来的电话。

    我急忙站到走廊上接听,听完以后气得脸色发白,苏畅竟然打了同学!苏畅虽然顽皮,但因为我管教严厉,总不至于闯祸。怎么就打了同学呢?

    我急忙向梁主管请事假,平素最反感人家请假的她今日却显得格外爽快,没有问什么事情就在请假条上签了字。

    我拿起手袋就跑。

    一路上真是心急如焚,一个人带孩子多不容易,可是现在苏畅长大了,不听话了,我该怎么办?现在就打同学,以后还不知道会闯出什么样的祸来,会不会抢劫?会不会杀......坐在巴士上,我闭上眼睛,不敢往下想。我是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凡事喜欢从悲剧角度去想象。

    我找到老师,一眼就看到苏畅站在窗台下罚站。现在正是上课时间,老师却罚他站在这里,这也太......

    见我来了,老师大约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让苏畅先去上课。老师对我说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今天的语文课上,老师让每位同学讲叙一个故事,苏畅说的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原本一切顺利,苏畅也讲得绘声绘色的,但最后却擅自将结果改了,卖火柴的女孩最后划出来的是一根魔法火柴,那火柴满足了女孩全部的愿望,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还有丰美的食物......

    结果有个女孩站起来反对,说这个故事她也知道,结局不是这样的。而苏畅却坚持自己的结局是对的,两人争吵起来,苏畅就打了小女孩,将女孩推倒在地。

    老师说:"苏畅这孩子太顽皮了,故事本来是他窜改了,是他的错,还不承认错误,还和同学打架。你这做家长的也应该严加管教管教。"

    我点点头,强压住自己的火气,心想都是自己平时娇惯了这孩子,今天可得好好教训教训他。

    我在教室门外等了许久,终于等到苏畅放学,见到我,苏畅的头就低了下来,背着书包一个人默默地跟在我身后。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回了家。

    经过黄小欢的房门时,苏畅瞟了我一眼,正打算去敲她的房门,我眼一瞪,吼着:"你是想找人替你求情吧?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苏畅缩回手,气呼呼地冲回了家。

    我拿出一根棍子,指着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说!说自己错误的地方,检讨态度端正的话,妈妈就不打你了。"

    苏畅涨红着小脸,倔犟地说:"我没错!"

    我挥起棍子,正打算抽下去,看到他那娇嫩的皮肤,一时又下不了手,棍子停在半空中,我从来没有打过苏畅啊!只得吼着:"再给我好好想想!"

    苏畅大嚷着:"妈妈,你平时忙工作的时候不是总教育我,想问题的时候要和别人不一样吗?《卖火柴的小女孩》这个故事好多同学都看过动画片,都知道,但我说的这个故事他们都没有听过,都喜欢听,我为什么就做错了?"

    我一愣,想起自己平时启发苏畅多动脑子的时候确实这么说过,要他想问题不要和别人雷同,我是想启发他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我放下棍子,依然板着脸,"你把你编的故事说给妈妈听。"

    苏畅点点头,站直了,大声说起来:"从前,有一位卖火柴的小女孩......"

    苏畅版本的《卖火柴的小女孩》竟然有点《哈里·波特》的魔幻感觉,卖火柴的小女孩拿着那根有魔法的火柴,不仅变出了她所梦想的一切东西,还帮助了许多流浪儿。

    我听得有点目瞪口呆,苏畅只有6岁,可是他讲述故事的能力却像一个10岁的孩子,故事曲折,语言丰富,想象力奇特,面对我的"暴力"相向,表情还能做到自然......

    门口传来掌声,我看到黄小欢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嚷:"楠姐,苏畅是故事大王!"

    苏畅一见到她,立马躲到她身后,"恶人先告状"地说:"小欢姐姐,我妈妈要打我。"

    黄小欢不解,我只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她皱眉:"这是什么老师,就照着书本教孩子。楠姐,我觉得苏畅真的很有想象力呢,我站在门口听他说这个故事都被吸引住了。"

    "你就别夸他了。"我摇头看着苏畅,见这孩子被表扬了早已一脸的得意,"撇开这个故事不说,打人是不对的。苏畅,今天罚你练字写满三大页,写不完不许睡觉。"

    其实我的心里却很高兴,我是学广告的,广告学最讲究创意和想象力,平时我在这方面也重视对苏畅的启发和开导,看来我的苦心没有白费,苏畅确实颇有天赋。

    一想到这个有天赋的孩子却被老师和同学批评和孤立,我更加担心起来,我想还是尽快替苏畅转到更合适的学校里去吧!不要等学期结束了。

    晚上,待苏畅睡着了,我去箱子里翻出一本存折,上面原本有3万块钱,后来我自己又存了4万块,这是我和孩子的全部存款了。

    不想那么多了,苏畅的教育最重要,钱以后再慢慢挣吧!

    2

    翌日,我向梁兰主管递交了休年假的申请,公司有项福利,每年每位员工有4天的带薪休假日,我从来没有休过。这一次为了替苏畅办理转学手续,我决定第一次使用这项福利。

    我等着梁兰主管的为难,没想到她竟然再次爽快地签了名,还笑着对我说:"你进公司4年了,这还是你第一次申请年假,好好休息吧!工作上的事情我先交给别人去做。"

    我心里暗暗纳闷,梁主管这是怎么了,这可不像她一贯飞扬跋扈的作风。不过既然准了假,我也没有多想,赶紧收拾收拾就回家了。

    英培实验学校是著名的私立小学,不仅师资力量雄厚,校园风景如画,而且这所学校非常注重课本以外的知识培养。学杂费是一万元一个学年。封闭式教学。

    我来到英培学校,招生办的老师告诉我,他们很少收转校生,可以待学期结束以后再来办理手续。任凭我说破了嘴巴,他们也摇头不答应。

    不知道为什么,一走进这所学校,我就感觉只有这样的学校才适合苏畅就读。看到那修建得像梦幻童话一般的教学楼,看到校园里奔跑着的穿着漂亮制服的无忧无虑的孩子们,几乎可以触摸得到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朝气和明媚,我确信苏畅如果能在这里入读,他的天赋一定可以得到培养。

    可是还要等到学期末,我现在可真是一天都等不了了。

    我正拉着一个招生办的老师央求时,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白衬衣的高个男孩,手里拿着一些资料,老师们笑着招呼他:"安助理,又来传达校长的指示吗?"

    那男孩斯斯文文,面孔白皙俊秀,轮廓分明,眼神温暖而清澈,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干净而又纯净,仿佛不曾沾染过一粒尘埃。猛一看恍然有几分眼熟。

    他放下资料,笑着说:"都写在这上面了......咦?康楠!"

    我吃了一惊,他认识我?

    见我有些惊异地看着他,男孩笑了起来:"你是,2003届广告系的康楠吧!我是和你同届的安若晨,历史系的,有印象吗?"

    安若晨?这名字好像有几分熟悉。

    他眨巴着眼,一丝红晕悄然浮现在白瓷般俊秀的脸庞上,轻声念着:"'红嘴鸟,鸣唱的是滴血的爱情!'记得了吗?"

    我想起来了。

    这首诗当时被评选为校园年度十大文学作品之首,是时任文学社长的我强力拍板的。诗歌被选为年度文学作品之首,是一件新鲜事,因为我们就读的那所师范院校是重点大学,才子才女遍地,当时参选的作品其实有不少已经在社刊上发表了,而我却极力将第一名的桂冠给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新人,也就是面前这位青年,安若晨。

    安若晨笑着问我:"怎么,你来我们学校干吗?是不是做采访的?今天听说有报社的记者来我们学校采访,不会就是你吧!"

    我脸一红,低下头,轻声说:"不是,是来替我儿子办理转学手续的。"

    这下,轮到他惊讶了!

    我们漫步在春意盎然的校园里,面前是一个巨大的足球场,场上绿草如茵,许多孩子在尽情奔跑追逐。蓝色高远的天空中,那橙黄色的阳光从云的裂缝里,斜斜地投射下来一种宽阔的扇子一样的光线,在人们身上洒下了一层薄薄的金粉。

    安若晨安静地立在台阶下,目光悠远,他在等待我的回答。

    他问我的话是:你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我知道我瞒不了他,也没有打算隐瞒他。

    我说:"我儿子叫苏畅,今年6岁......"

    他淡淡一笑,目光轻巧地落在我的身上:"6岁?我和你既然同届,年龄应该差不多,28岁的女孩,难道你21岁就怀孕了?那个时候你明明还在大学里就读!而你24岁的时候,我还遇见过你一次,我明明记得你那时候还是单身的......"

    我略微一怔,反问他:"我24岁的时候我们见过面?"

    他的白玉一般的脸颊上又浮现一丝红晕,神情有些扭捏:"24岁那年,你们班是不是搞了一次聚会?那次我也去了。你不记得了吧?"

    一提到聚会,我的脑海里就"嗡"的一响,没错,那次聚会以后发生的某件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所以我一直在刻意忘记或者回避这件事。至于那次聚会去了哪些同学、哪些人,我也早已没有什么印象了。

    我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四肢软成水一般无力,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差点将我从台阶上刮落。

    安若晨急忙扶住我:"康楠,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是低血糖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我蹲坐在地上,虚弱地摇头:"谢谢......是有点低血糖......坐一会就好了。"

    他守候在我身边,目光炯炯地凝视着我,28岁的男人还是那样青春,而我的青春什么时候已经溜走了?现在立在这儿的康楠,早已不再是24岁那晚痛快畅饮、艳光四射的康楠了。

    我低声说:"我儿子是我丈夫的孩子......我24岁就结婚了,不过,我老公出了意外......现在我独自带着他的孩子。如果苏畅能来这里念书,你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不告诉其他人吗?包括学校里的老师同学,还有我的一些旧同学......那次聚会以后,我渐渐就不再和同学们来往了,也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

    他点点头,阳光顺着他的发丝流泻下来,蔓延过脸庞,洒满他洁净的衬衣,微风拂过,轻轻地挑起他的衣角。他那玛瑙般的黑眸紧紧地、温柔地凝视着我,一阵温暖的声音仿佛从远处飘来:"康楠,谢谢你的信任,你放心,我对谁也不会说。"

    他的声音,他的语气,他的眼神,都令我如此信赖他。他哪里知道,这是4年以来,除开我和苏畅以外,他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苏畅转学的事情,我替你办妥,你明天就带他来办理入学手续吧,我会安排他去一个最好的班级。"他冲我眨眨眼,笑着说,"你看,你的儿子都读小学了,我还没有女朋友呢!"

    我感激地看着他,觉得自己是如此幸运,这个浮躁的社会,不是在哪里都能遇到君子的。

    忽然,背后传来一声怪叫。我惊讶地回头望,只见一个穿着蓝白色相间的耐克运动服的男孩,手里提着一把木剑,正在台阶的最顶端,以一种奇异的姿态游走。

    我急忙站起来,紧紧拽住安若晨,惊骇地问:"怎......怎么,你们学校里有精神病患者也不管一管?"

    安若晨一愣,嘴角弯成一个柔美的弧度,说:"幸亏杨骏'练功'的时候如走火入魔一般,他听不到你的评价。否则肯定找你闹,你竟然说他是精神病患者。"

    什么,他不是?他是在"练功"?

    这是什么功夫?不伦不类,既不惊险,也不气贯山河,分明就是拿着木剑在那里乱耍一气。仔细看那男孩的侧脸,眼睛大得惊人,似黑玻璃一般镶嵌在玉盘似的脸上,头发若黑缎般带着淡淡的光泽,肌肤像樱花般柔软而白皙,身形消瘦挺拔,明明是成年人了,却分明还带着浓郁的孩子气息。我想起来了,这人我见过,是林默风所在公司的老板的儿子,原来他叫杨骏。

    我不由得苦笑,心想这有钱人家的少爷就是这样另类,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丝毫不考虑别人的心理承受力。

    我冲安若晨说:"我该回去了,还得去办理转学手续,苏畅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啊!"又一声怪叫划破天际,我跟着尖叫起来,安若晨笑着说:"英培集团除开办教育,也开发了一批房产项目,学校的后面是一处别墅区。杨骏就是英培别墅里的业主之一,他嫌别墅区里活动面积太小了,经常来这里'练功'。你别在意,他除开有些孩子气以外,大部分时候是很正常的。"

    我再也待不下去了,若这人拿木剑砍过来,我只怕吓得跑都跑不动了。

    安若晨送我上了巴士。英培学校外,种满了樱花树,风一吹,粉红粉白的花瓣纷纷飘落,此刻正是三月时节,清风柔美、空气芬芳,正是一年里雨水最为充足的月份,也是最让人容易回忆往昔的时候。

    我坐在巴士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高远的天空,回想着安若晨俊朗的身姿,心想,同样是28岁,为什么会感觉自己如此衰老呢?即使老去的只是心态,却能感觉沧桑像鱼尾纹一般渐渐爬满心扉,将心事一层一层裹紧......徐徐开动的巴士,就像缓缓流淌的时光,在回首之间,我听到岁月的声音在我身体里发出脆响,漾出一泓一泓的水纹,滑向时光年轮的深处......

    3

    24岁那年,我还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女孩子,正专心致志地打算考公务员,身边有一簇的追求者,其中不乏体贴入微的青年才俊。

    可是那时候我只想找一个能让我产生归宿感的男人。

    我的父母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就离婚了,之后各自成立家庭,并且又各自生了一个孩子。对于父母来说,我已经是一个累赘。所以,我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学校借宿,寒暑假回家,父母会给我一笔钱,让我住在外面。

    我就像一个孤儿一般孤零零地成长,逢年过节的时候人人脸上洋溢着喜气,唯独我最害怕过节。我总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闲逛,一个人对着家里雪白的墙壁说心事。很小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是一个没有及时挽回的错误。那时候我唯一的梦想就是快快长大,长大了,就会有一个骑白马的王子来带我走,结束这孤单飘零的生活。

    好在这样的生活让我学会了独立,也不曾让我变得性格孤僻。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师范大学,18岁的我,在孤单中成长起来,却变得美丽迷人,刚一入校,就有同学将"系花"的花冠戴到我头上。

    只是,那些走向我的男孩们,不能给我家的感觉。他们只是想和我看一场爱情电影,在幽暗的空间里暧昧地牵我的手;或者在月色如银的小树林里,像情人一样亲吻我红若玛瑙的嘴唇;或者在喧闹的夜店里,借助淡淡的酒意表白他们爱的心意......

    不,我确信无疑他们并不是我要等待的王子。

    父母的离异让我很早就明了,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在一个地方生活,睡在一个人身边。我宁可一个人看天空大朵大朵的烟花享受寂寞,也不愿意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被寂寞伤害。

    直到我24岁那年。

    那年,大学同学举办了一次聚会。因为是阔别两年后的首次聚会,当天大家都闹得很疯。平素并不善饮的我也多喝了许多杯红酒,离开聚会地时,已经是夜里12点。我喝得醉醺醺的,最要命的是,那天我穿得有些性感......

    同学送我上了一辆的士,路过一个巷口时,我忍不住想要吐,拍着车身大声嚷着,要司机放我下车。

    夜色里,我看不清楚司机的脸,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年纪不小了,脸上布满沧桑。他好心地劝说,好像是说这里偏僻,最好换个地方下车,喝醉了的我却执意要下车。

    我跳下车,走进巷子里,巷子比我想象的要黑要长,阴森的树木在月色下摇晃像来自地狱的鬼祟幽灵。我扶住一棵树,对着树身狼狈不堪地呕吐起来。

    忽然间,身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裙子已经被掀开,两个面相狰狞的男人一左一右将我包围,一个扯着我的裙子,一个乱摸我的胸口。我死命地挣扎,抗拒,其中一个男人贴过来,散发着恶臭的嘴巴大声嚷着:"叫什么叫,你不就是来卖的吗?"

    我挣扎着,给了那男人一个耳光,却更激起了他的愤怒,他噼啪还手回送给我耳光。那两个衣裳褴褛的男人应该是附近工地的民工,有的是力气,我一个弱女子,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我的衣裳被扯破了,裙子被扯掉了,光洁的长腿暴露在月色里,我被他们狠狠压在布满尘埃的地上,已经哭不出来,呼救声和呜咽都被卡在咽喉处,头顶上,是一轮恶毒的月亮。

    没有人救我,没有人!我看到那两个恶魔露出丑恶的笑容和狰狞的牙齿,浑身散发征服猎物般的**,其中一个已经在迫不及待地解裤带,而另一个则死死地压着我的胳膊不让我动弹。

    我全身的血液哗啦啦地仿佛在倒流,躯体遍布伤痕,嘴角噙着咸咸的泪水,五个手指都被磨破了,在滴着血,我终于放弃了抵抗,我想我要死在这个地方了。

    然后,我看到一个巨大的头颅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遮没了天上那轮恶毒可耻的月亮,是那个的士司机。然后我听到巨大的"咚"的一声,随即一个人像一个布袋子一样扑倒在地。压着我的手松开了,我拼死挣扎,站起来,看到司机的手里挥舞着一根粗大的木棒,一个凶犯倒在他的脚下,一汪血从脑下渐渐渗了出来,另外一人呆了一下,爬起来马上就跑,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的士司机扶起我,拿自己的衣服给我披上,借着暗淡的月光,我们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个人几乎不动弹了,难道是死了吗?

    司机走上去,摸摸他的鼻息,脸也变得惨白惨白。他对我说:"我打死人了。不行,我得自首,如果我有什么事......"

    我浑身颤抖,紧紧拽着他:"不,你不会有事的。"

    他的手哆嗦着,拿出手机拨打了110。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他的脸,他30岁左右,脸庞轮廓分明,皮肤黝黑,虽然并不算英俊,但眼神十分善良。

    这一刻,我仿佛感觉,天地间就剩下了我和他,我就像陷身无人的沙漠面对饿狼围捕的羔羊,而他却像从天而降的英雄。

    是的,我的专属英雄。

    在警察局里,我一直陪着他,直到做完笔录,我才知道这个男人叫苏大海。

    警察告诉他,现在被他打伤的那个男人还在医院抢救,如果那人死了,就会看最后定性为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了。如果是后者,会有刑事处罚......

    从警察局里出来,苏大海像虚脱了一般,但他还是对我说:"你回去吧,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如果我真被追究刑事处罚,那我自认倒霉,唉......我连个送饭的都没有......"

    他默默地走着,正要上自己的车,却看到我还一路跟着他。

    他惊讶地看着我,我却没有犹豫,就这样一直跟着他。没有这个男人,我现在只怕早已是一个被人玷污的女人。

    "我要嫁给你。"我终于对他说了这句话,在我们认识不到24小时之后。

    没有戒指,没有新房,甚至没有好好吃一顿,我就和苏大海登记了。在走入婚姻登记所的刹那,苏大海问我:"你会不会后悔?"

    若我知道,这一步跨过去,我的人生将天翻地覆,我一定会好好想想,再想想。可是,我终究没有预知能力,我只是轻松地回答:"不后悔。"

    我将自己推进了生活的激流里,并且再无回头的可能。

    那个受伤的男人苏醒了,并且身体并无大碍,苏大海没事了。

    领证之后的第二天,我们就得知了这个好消息。可是来不及庆祝,苏大海却告诉我一件事情,让我彻底蒙了。

    那夜,我去苏大海家整理东西,那是个两室一厅的蜗居,约70平方米,看得出来主人的收入并不丰厚,家居摆设并不高档。但我很喜欢。

    因为这是我真正的家。从此以后,这个男人将和我白首到老,我病了,不会再一个人在床上挣扎,有人会递来药片和清水。过节的时候,我不用再一个人躲着流泪,他会陪我去买新衣服,做许多好吃的菜一齐分享。我会为晚归的他点上一盏灯,我们会一起存钱,置业,一起生育一个我们的孩子......

    窗外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以往这样的夜晚我是最害怕了,因为不会有人在身边陪伴,不会有人给我拥抱,可是,从现在开始,我不怕了,苏大海在我身边,这个在危急关头搭救过我的普通男人,他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那是千金万金也买不到的上帝的馈赠。

    苏大海却一副心事沉沉的样子,他坐到我身边,抽着烟,良久才闷闷地说:"我想了想,有两件事情想要告诉你。"

    他从箱子底拿出存折,上面有3万块钱,交到我手里,说:"这是我积攒的一些积蓄,现在交给你管。我没有家人,是一个孤儿,我也不会理财,以后家里的事情都让你操持。"

    我很诧异,苏大海是孤儿?但我并不觉得有多介意,因为我虽然有父母实际上也等于是孤儿。那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他了,没有亲戚,没有兄弟姐妹,但只要有对方,我亦满足了。

    "还有一件事呢?"我好奇地追问。

    他低下头来,眼角渐渐渗出一丝眼泪,黝黑的双手交叉握紧,似乎要作出一个重大的决定。

    "我,我知道我不对......其实我应该在领证前告诉你的,可是,我怕这渴盼了很久的幸福一下就不见了......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个家吗?"

    我疑惑地凝视着他,苏大海是一个憨厚朴实的男人,虽然我们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他不像是一个会欺骗人的人,可是听他现在的语气,他一定有重大的事情隐瞒着我......

    虽然预感不祥,但我还是用温柔的眼神鼓励他说下去。

    苏大海搔搔头发,低声说:"我结过婚......前妻有了外遇走掉了......"

    我轻轻"哦"了一声,握住他的手:"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秘密吗?我不介意......"

    他困难地张了张嘴:"不......我还有一个儿子......已经两岁了......"

    "什么?"我的手指滑落,他不仅是离异男,还有一个儿子?

    我不敢相信地望着他,对于婚姻,我一直存有幻想,虽然我不求那个男人富贵发达,但求白头偕老,可是,我无论如何是不会接受一个有孩子的离异男人啊!

    我毕竟才24岁,我美貌又有才学,我的世界花团锦簇,怎么能给我一个这样残酷的现实呢?

    任凭苏大海如何道歉,我始终摇头不敢相信,我歇斯底里地说:"不可能,你骗我,你没有孩子,你的孩子呢,在哪里?"

    苏大海深深地望了我一眼,说:"孩子寄居在隔壁的邻居家里了,你等等。"他走了出去,敲响了邻居的房门,然后抱来了一个熟睡的男孩。

    一个大约2岁的长得白白净净的小男孩,闭着眼,安静地睡在苏大海的怀里。

    "他叫苏畅。"苏大海说,"他其实很乖的......"

    "不要说了!"我用力推开他,因为动作太大,孩子差点没有抱稳,苏畅睁开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我,满是好奇。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结局,我转身,打开门,狂奔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喊:"我要离婚,我要离婚......"

    我听到苏大海在呼喊我,可是我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一秒钟,这不是我的家,不属于我,因为它充满欺骗,它是如此的不完美!

    外面哗啦啦地下着大雨,我披头散发地奔了出去,大雨很快就将我淋湿了。我辨不清方向,只在雨水里奔跑,乱冲乱撞。马路上不时飞快地开过去一辆车,溅起巨大的水花,溅在我的身上。我在马路中间乱跑,我已经糊涂了,那一刻我只想死......

    生活,为什么给予我的会是鲜血淋漓的碎片,永远和我的梦想截然相反?

    苏大海追了上来,死死拉住我,我用力推开他,对他狂吼:"骗子,你这个骗子!你骗我!我要和你离婚!"

    苏大海哀求我回去,我不听,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甩开他,朝前狂奔,一束巨大的灯光由远而近,一辆卡车远远地驶了过来,眼看就要撞到我了......

    我呆住了,不知道如何躲避,刹那间,只见苏大海奔了过来,将我推到一边,而他自己却被卡车撞上了......

    车和人相撞发出巨大的震响,之后他的血肉身躯飞上半空,然后沉闷地掉落在地,雨水哗啦流泻一地,混杂着血水冲向马路低洼处。

    我疯掉了,跪在地上爬过去,一把抓住苏大海,他只来得及抬起眼看着我,嘴微张,想要说什么,却已经说不出来了......他的身躯在我的面前颤抖着,很快就不动了......我抓住他的手,却分明感觉到生命已经从他的躯体里被剥离......我抱着他满是血污的头,无声地流下眼泪,很快被雨水带走......

    苏大海,他因为救我而与我相识,又因为救我而离开这个世界,我该拿什么报答他?即使拿我的所有也换不回他的命。

    我悲怆地呼喊着,为苏大海,为我的悲情的命运,那一刻我亦想就这样躺倒在车轮底下,任巨轮将我狠狠地碾碎......

    我悲伤地流出眼泪,此刻,车窗外是春光明媚的世界,我的心却犹如陷在隆冬。

    苏大海因为我而死,照顾他的儿子成了我必然的责任。那个失去了父亲的孩子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悲伤,只是抱着我的脖子柔软地喊着"妈妈"。从他唤出第一声开始,我就知道,我不会再离开他,因为他是如此需要我,我被世界遗弃,却有责任让这个孩子拥抱一个完整的世界。

    温柔地抱着他那刻开始,我就发誓,此后我们将血肉相连,永不分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之 §§二、谁给你骨肉相连的爱是作者晓丹叮咚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之 §§二、谁给你骨肉相连的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晓丹叮咚著写的《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之 §§二、谁给你骨肉相连的爱是作者晓丹叮咚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之 §§二、谁给你骨肉相连的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晓丹叮咚著写的《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最新章节- 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全文阅读- 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txt下载- 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二、谁给你骨肉相连的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在你吻我之前晓丹叮咚》书迷评论

    本章内容提要:
    ...    1     这日下午,我正在整理着资料,梁兰走出来,拍拍手说:"大家注意了,去会议室开个短会,内容很重要,缺席者后果自负。"     大家赶紧拥进会议室。     等人到齐了,梁兰照例总结了这段时间的工作,批评了一些人,说:"经过公司高层会议决定,策划部目前人满为患,本月将裁减一名人员......"     满座顿时哗然,现在谁都知道......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