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829/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偏离目标,打在了庄士顿旁边的祈祷台上。只见原本该被绑在寝楼里的阿巴,不知何时已挣脱了捆绑跑进了礼拜堂,且狠狠咬住了斯蒂芬的脖子! 没错,阿巴因重创而紧紧封闭的记忆之门被打开了,她认得斯蒂芬,那个将她关在赌坊内,让她在人前表演分娩的恶魔!斯蒂芬因疼痛发出剧烈的惨叫,两人在满地的玻璃片中扭作一团,再也起不来了。 “别看了!快走!” 扎肉一声暴喝,惊醒在场的所有人,庄士顿回......

  1. 摘选2:
  2. ...。 阿耳斐拿手捂住口鼻,重重地喘着粗气,好一会儿才缓过了劲儿,得意洋洋地从旁边抽出一条草绳,递给庄士顿,示意他可以绑住她了。 “你一直知道这里……” “是若望告诉我的,你现在只要绑着她,等她出现幻觉之后便会很老实了。咱们把她送给外边的人,告诉那些人是这个女人杀了他们的大帅,就可以逃过一劫了!”阿耳斐因这次小小的胜利而欣喜若狂,完全不顾被白雾喷成雪色的头发。潘小月更是面......

  1. 摘选3:
  2. ...情况下,腾出一只手来,将身上的毛皮大衣褪下。虽动作有些艰难,费了一点时间,但那件油光水滑的袍子还是拿在手里了。她单手将它叠成团,按在阎大帅那张数层下巴的油脸上,“你说,只要外头听得一声枪响,你的人就会铲平教堂?哈!哈哈!” 她在尖刻苦涩的干笑中扣动了扳机,子弹穿过厚实柔顺的皮毛,轰烂了阎大帅的脸,血水吸入皮毛,换得一记“噗”的闷响,果真有西瓜爆裂的动静。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唯有犹达的咳嗽声响彻礼拜堂。他不停哆嗦,面颊憋得绯红。阿耳斐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却未能缓解他的症状。 “安静!一个都不许吵!谁再说话,我就杀了谁!” 潘小月将手枪指住斯蒂芬,口吻异常愉快,颇有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豁达:“斯蒂芬,你那聪明的脑袋瓜里可有算到这一幕?” “你这样自己也活不了……” “我知道我活不了!”她突然狂吼,胸膛剧烈起伏,恐惧到底还是刺破其镇定的伪装,蜂拥而出,“死算得了什么?死他妈又算得了什么?!我早就死了,十四年前就死在伦敦了!你当初就不该救我,让我死在那里才好!” 最后一句,是讲给杜春晓听的。 “我当你真贵人多忘事,居然还记得呀!”杜春晓苦笑道。 “我潘小月什么都差,唯独记性好得很。”她已绕到斯蒂芬身后,枪口紧紧抵住他的后脖子上,“尤其是对抛弃过我的人,背叛过我的人,陷害过我的人,我记得更牢!” “等一下!”庄士顿颤声道,“你最恨的人是我,何不从我开始?” 潘小月笑道:“那哪儿成?好菜都得留到后头吃,负心汉得一个一个的毙。”遂将枪口转向奄奄一息的扎肉,“你说是不是?” 扎肉张了张嘴,忽然挺一挺胸膛,道:“那就给爷一个痛快吧!那笔钱是我跟杜春晓、夏冰他们分了的,要不你就专拿我那一份儿去,他们俩再加上肚子里那一个,还得为今后打算不是?” “钱在哪儿?”潘小月听到“钱”字,果然迅速收起悲愤询问起来。 “你这是问谁哪?我那一份儿自然是知道的,可分给这小两口儿的在哪儿,我可就不清楚啰!”扎肉得意洋洋地吹了一记口哨,不过瞎子都看得出来,他是在掩盖创口带来的剧痛。 “扎肉!你少胡说!我和春晓何时分过你的钱?!你扯这个谎,把我们都拉进来,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夏冰到底按捺不住,跳将起来,因手脚仍被绑着,刚刚站直身子便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杜春晓忙挨近他耳边,悄悄道:“你个书呆子!扎肉那是保护咱们!若咱们身上没藏那笔钱,恐怕早就死了,唯有藏着,她才不敢杀,杀了我们,钱就没了。” 夏冰恍悟,怔了片刻,又继续大叫起来:“你个混蛋!陷害我们!到了阎王殿也得下油锅炸!你个混蛋!混蛋!” 因是演戏,矫情的成分便高了,见识他拙劣的装腔作势,杜春晓瞬间头皮发麻,只求潘小月如今心智迷乱,已丧失了对假相的嗅觉。 夏冰忽觉膝头一麻,一股灼热自那里涌起,很快裤子便沾湿了。夏冰惊讶抬头,却见潘小月正拿用血淋淋的毛皮裹着的拿枪的手对着他,毛皮冒出几缕灰烟,散发出古怪的焦臭。他觉出自己中枪,一条腿瞬间失去知觉,并不痛,只让他犹感生命正随之流逝。 “把我的绳子解开!快!”杜春晓冲着庄士顿大叫,并吃力地将身体压在夏冰中枪的膝盖上。他这才发出一声痛苦的号叫。她并不管他是何感受,只一味用屁股压住他破碎流血的伤口。 庄士顿正欲上前,潘小月手里那团发臭的皮毛却对住了他,冷冷喝道:“不准过来!” “你放心,我不会解开她的绳子,但是那个人需要处理一下伤口,否则你还没问出什么来,他就死了。” “没关系,杜小姐也知道钱在哪儿。” “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咬舌自尽!到时候你什么也捞不到!可要试试看?”杜春晓狠狠地瞪着潘小月。 两个女子陷入僵持,而潘小月亦只得缓缓放下枪,对庄士顿偏一偏头。对方会意,忙自怀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手绢,为夏冰包扎。 此时斯蒂芬又吹了一记口哨,笑道:“故事越来越精彩了,简直可以写成小说!” 扎肉亦冷笑道:“死洋鬼子,你甭得意,等会儿头一个要毙的人就是你!” “跟潘老板肌肤相亲那么久,看来你还是不怎么懂她的心思了。刚刚可曾听她讲过‘好菜得留到最后才吃’?先前我也许不是她最想吃的那一道,但我请来阎大帅之后,已经成为她的头等大菜了,自然要留到最后一口。而你呢?鄙人深信,会看到和阎大帅一样‘肝脑涂地’的情景。” 扎肉忽然意识到什么,遂不再说话,只转头看着杜春晓。 “什么?”杜春晓一脸的焦急,额头布满细汗。 “看来,咱们果真活不过今晚啦。” 扎肉这样讲着,脸上居然漾起了笑意。 3 若望只觉耳边有数千只苍蝇在不停打转,发出同一频率的振翅之音。自踏入圣玛丽教堂的那一刻起,他的身体便不再是自己的,比如现在他的身体属于一个聪明的孩子,他能迅速判断某件事的性质,作出最准确的反应,甚至操纵一切可以操纵的力量为己所用。而此刻,他与惊惶失措的教友见证了多桩死亡事件,尽管大多数时候他们都背对着灾难,却仍能清晰地感觉到恶魔在他们耳后轻轻吹气,令他们寒毛乍立。若望庆幸此刻他深谙谋略,知道一切都被那个叫潘小月的女人掌握,从她急促凌乱的呼吸判断,她撑不了半个小时就会发疯。复仇的急迫、逃生的渴望、对钱财的执着,及隐隐约约的绝望感,在她脑中翻江倒海,他太理解这样的压迫感,会将**挤爆。 “天主,你在保佑我们不受伤害吗?”身边的阿耳斐口中念念有词,他比以往任何时候看起来都要更脆弱。 “你放心,主即便会保佑我们,那其中也不包括你。”若望的声音虽是自鼻孔里钻出来的,但一旁的阿耳斐还是能听得真真切切。 阿耳斐又惊又怒,又不敢发作,只能咬牙垂头,一言不发。 “田玉生?哼!”若望粉肉的嘴唇里吐出了一连串让阿耳斐心悸的句子,“神父大人的无心之举,险些造成了误会,让你与那俄国妓女都以为找到了亲人。你别以为你们两个偷偷在教堂后边幽会的事情没人知道,除了神父大人,我们都清楚得很。起初,我以为你们只是错误地互认母子关系,但是那一天,神父抽打你的时候,那妓女的眼神不像是心疼自己的亲生儿子,却似看着恋人。” 阿耳斐被彻底击中要害,站姿变得愈发僵硬。 “我当时便奇怪,那妓女死了之后,你居然轻抚她的脸,烧到神志不清的时候嘴里叫的不是‘娘’,却是她的名字——乔苏。想来,你们必是日久生情,她起初将你视作自己的亲生子,后来大概是得知你们并无血缘关系。于是,虚假的亲情联系碎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荒唐的男女之情!这里的每个兄弟,夜里都陆续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我听与你同居的费理伯讲过,你从来没有,他们还一度笑话你不是男人。其实,你已经成为男人了吧?为了不捅破这层关系,捍卫你的尊严,那妓女服下了你悄悄递给她的乌头碱,临死前还咬破自己的舌尖,就怕我看出来她是服用我制作的毒药而死的。你之前不是还向我要过冰糖吗?到我花房里来翻这翻那,其实是想找乌头碱吧?那妓女因为费理伯的死而被抓,你怕你们的关系会被她捅破,这才决心让她去死,通奸之罪也可以让死去的费理伯来背。你当时一定很害怕,尽想着如何牺牲他人来保护自己。但是,乔苏临死之前,却把一张恋人牌放进那姓杜的女人手里,向她坦白了你俩的关系。 “当时不止是你,神父也看出来了,这就是他后来想支开我们,把你单独留下来问话的原因。你是为了逃避他的质问,才故意假装发作,抓住我拼命的吧?这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没想到,那之后我们却都病了。阿耳斐,你一直是圣玛丽教堂的耻辱,如果说这里有哪一个兄弟的死是众望所归,那就是你了!你永远比我们吃得饱,精力甚至比安德肋更加旺盛,神父喜欢带你抛头露面,你正是利用这样的机会引诱来这里忏悔祈福的妇人,骗取她们的钱财和食物。是这样的吧?!” 若望米黄的眼白宛若精瓷,那身触目惊心的白因激情而泛起一缕血色:“我一直奇怪,你与我还在五爷手上的时候,我从未听说你有个叫‘田玉生’的本名,被教堂收留之后,却突然告诉我们你叫田玉生。你当时大概是发现这里吃不饱,必须想办法从来做礼拜的乔苏那里捞些好处,才出此下策吧?偏巧你又从五爷他们那里听到过乔苏的事情,所以你才假借‘本名’给了她那样的暗示,让她时时刻刻照顾你,动不动就给你吃的。久而久之,你发现原来除了侍候天主之外,还有一条填饱肚子的捷径,于是就干起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时间长了,乔苏也就只是你的金主之一。我猜想,乔苏后来认出你非她所生,必是因为你身上的某个印迹引起她的怀疑,比如瞳孔的颜色。乔苏的眼珠子是湖蓝色的,据说她的男人是中国人,必定是黑色眼珠,可你的眼珠子却是淡绿色的。当然,那是我的猜测,不做准。在她知道你非她亲儿之后,你知道用肉体勾引她是唯一的出路。乔苏之所以没有离开幽冥街,而是躲进教堂,也是因为放不下你吧?但是她为了不让你受牵连,却去求助费理伯,他就这样因为你而死……” “不是的!费理伯的死与我无关!”阿耳斐尽量憋着喉咙抗议。 “好了,现在不是争辩的时候。”若望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你应该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很可能看不到明天早晨的太阳了。这个女人无论会不会把我们打死,她都得死在这里,但让我们几个陪葬就太说不过去了。我们何罪之有?” “对……”阿耳斐拼命点头。 若望继续道:“但是,要想活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怎么办?” “把这个女人制服。”若望语气坚定,“只有把她制服,告诉外边那些当兵的,是这女人杀了阎大帅,而咱们又齐心合力把凶手抓住了,也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可是,要怎样才能抓住她?” “那就得靠你了,你演戏那么好。”若望又悄悄挨近了他一些,在其耳边窃窃私语:“我要你……” 潘小月已命庄士顿将斯蒂芬捆绑起来,所有人都受制于她,她却无从下手,因似乎哪一个都是她攻不破的堡垒。扎肉的冷眼、斯蒂芬的嘲笑、杜春晓的怒视,以及庄士顿肃穆悲怆的神情,都是将其理智推向崩溃边缘的黑手。她现在只想尽快把这些人干掉,然后往自己的太阳穴上来一枪!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饶了我吧!呜呜呜呜……” 被捆成一串的门徒里,有一位正缩着肩膀哭泣,声音细碎而凄楚。 “不许哭!”潘小月转过身来狠狠道。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呜呜呜呜……”那孩子仍未住嘴。 “阿......

  1. 摘选4:
  2. ...的是当晚月光如水,洒在曾经布满血色的钟楼上、礼拜堂的尖顶,乃至葬过太多孤魂的墓地。 墓地里果真有鬼魅自地狱底层爬出。那鬼踏着缓慢轻巧的步子来到大门边,解开滑轮上的缆绳,一寸一寸吃力且小心地将绳放松。它清楚,绳子一旦放到尽头,滑轮启动,便会发出“咯咯”的可疑动静,那是鬼门关开启的声音,会让教堂内的每一个人警惕。 绳子在鬼手中沉沉移过,拴住吊桥的粗铁链仿佛被机关唤醒,亦发出慵懒......

  1. 摘选5:
  2. ...,并两个窝头,递到小刺儿嘴边,小刺儿咬住碗边呼噜呼噜喝起来。 “你们饿不饿?饿的话可以吃东西。”庄士顿走到小刺儿跟前,低头抚了一下他的脑袋,眼中流露出的慈悲却叫人不寒而栗,“如果不吃的话,我怕以后你们都没机会吃了。” “这意思是看准了咱们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了。也罢!”杜春晓大大咧咧地坐下,向安德肋要了一碗粥,笑道,“那就死前先混个饱,免得做饿死鬼!” “那不成!”......

  1. 摘选6:
  2. ...” 见到潘小月的时候,庄士顿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悄然捏住,无论再过多久,他只一见她便痛不欲生,这似乎已成定律。他深信,只要两人都活着,便是彼此的冤孽。如今她依然是乌发红唇,身板纤薄却有一股子倔强的精气神,使得她与“弱女子”有所区别,系在磨难中摔打出来的苍凉之美,被歹毒经历提炼出的精明干练。而他亦与年轻时候一样清隽、俊朗,那对细长的眼,那张扁平的唇,侧面看略有些平板的五官,干净细洁......

  1. 摘选7:
  2. ...墙底下抽烟,便上来跟他要过一支。老章侧一侧身,没有理他。 “我说爷啊,您这些年也不容易哪。曾听人说,‘江湖第一神骗’章春富从前是宫里的御厨,做的菜能把玉皇大帝从龙椅上勾下来,果然现如今您都用在那地方了。嘿!嘿嘿!” 面对扎肉的调侃,章春富也不动气,只指着自己那半张残脸,问道:“看见没?知道怎么来的吗?” 扎肉摇摇头,掏出火柴,为他新点了一根烟。 章春富深深吸了一......

  1. 摘选8:
  2. ...脸,似是与那五个男人意气不投。 “接下来才是正餐,你且瞧着。”潘小月将手轻轻摆在扎肉大腿上,显得极为亲昵。 “那刚刚的孕妇,和她的娃儿,你们要怎么处置?” 不知为什么,他直觉胸口那只蝴蝶隐隐作痛起来。 “急什么?待会儿你便知道了!”潘小月嗲嗲地瞟了他一眼。 座上那六个人则开始聊起天来,魁梧大汉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那白净后生聊天:“要说潘老板请到的厨子还真是凤毛......

  1. 摘选9:
  2. ...是不得不回道:“这一次能留多久?要找的人可曾找到?在我这里帮些忙成不成?” 他不讲话,只是喝手里的热茶,只当是应下了。 无人能将其骗住的男人,多半是永远不怎么信任人的,于是请了郎中来为昏迷不醒的杜春晓诊断,那郎中切脉之后便点头道:“确是有三个月了。” 夏冰还被关在地下室内,绑在当初用老鼠吓唬扎肉时捆过的那根木十字架上,双手缚成软绵绵的“一”字,衣裳只剩一件破洞的宝蓝色......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最新章节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作家暗地妖娆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无弹窗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是一本全本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全文阅读,免费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下载,免费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作家暗地妖娆】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作家暗地妖娆】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写作者【作家暗地妖娆】!我们共同期待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写作者:【作家暗地妖娆】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最新章节-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全文阅读-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全文txt下载-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书迷评论

  • 红颜三千最新章节

        王彦,转生成了一个富家少爷,凭着一身不俗的武艺,在这大梁乱世,手持三尺青锋,胯下朱蹄扬尘,血染黄沙,且试天下!

  • 吃定嫡女厨娘最新章节

        北启国的墨王爷,在北启国是个特殊的存在。
        他长得比当世最美的女子还要倾国倾城,他比冰窖里的寒冰还要冷上三分。他不近女色,自小便有了顽固的厌食症,还养了一头脾气非常不好的老虎。
        北启国无论男女,上至八十下至八岁幼龄,全都敬他爱他,却也怕他。
        有人说,这天底下爱他的人一抓一大把,可他宁愿天天抱着那只老虎睡也不肯去爱别人。
        丞相府的三小姐,在丞相府是个特殊的存在。
        她恬静如莲,满腹经纶,所有才情却全锁在相府里出不去。顶着嫡出的身份,过着丫环的日子。一双巧手绣出北启国第一的绣品,名声却落在了姐姐头上。
        她还有一手令人赞不绝口的好厨艺,立志要找个平凡夫婿过柴米油盐的生活。
        她是只病猫,是只蜗牛。躲爹躲姐躲权贵躲王爷,躲风躲雨躲桃花。总之能躲就躲。
        而她,估计是老天爷安排好了要给他的。
        爱情是两个人的付出,却要有一个人先沦陷。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是一半,而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月老如是说。

  • 惹火娇妻:火爆大少太凶猛最新章节

        重生的江若烟本想阻止妹妹与烈大少的婚姻避免悲剧,可谁知自己却阴差阳错的被他拉进房。脖子被掐住,整个人被拎了起来,双脚腾空。黑暗中,男人那鹰隼般的双眸犹如看猎物般死死锁定她,带着一丝凶狠。“找死!”牙缝里挤出冷冽的三个字,犹如腊月的冰雹般寒气逼人。面对浑身酒气,怒火中烧的烈大少,江若烟毫不怀疑他此刻是真的对自己动了杀机。……前世高高在上的恩人,今世脾气火爆的丈夫。本以为对方冷厉而危险,自己必须尽快逃离,可谁知这座火山爆发起来甜蜜的让人直不起腰啊!

  • 靠近我,我的最佳男主角最新章节

        许愿的心底一直都埋藏着一个秘密。她曾经暗恋的那个男生,在七年前突然离开众人的视线,消失的无影无踪。七年他的再次出现,让她深埋已久的情感的种子再次萌芽,一促即发。她爱得卑微、专注,她的感情热烈而浓郁。为了走进他的世界,她愿意跋山涉水,不怕千辛万苦。他是她的明星,在她的世界中永远闪闪发亮。

  • 末世圣甲最新章节

        黑雪降临,虫族来袭,人类文明危在旦夕,一种带有改造动植物基因链的胶状体神秘出现,它的出现改变了人类的固有战斗方式,各种形态各异的圣狱战甲也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子弹蚁,杀人蜂,食人花,猎人蟒,绝命藤……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胜者为王!强者为尊!而作为曾今的将官级圣甲斗士“不死凤凰”轩战啸,他在重新回到原点,又会展开怎样的传奇经历?他能否浴火重生,重塑辉煌?入侵即将开始,你做好准备了吗?js330

  • 霸道囚爱恶魔老公放开我最新章节

        他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霸道总裁她却是他仇人的女儿!自从遇见孟其琛,一言不合就爬床。女人怒气冲冲“孟其琛,你这么恨我,为什么总是爬上我的床!”某霸道总裁斜睨:“难道你要我爬上别的女人的床?”总裁一脸贼笑,又一次压倒嘴硬的性感小白兔“爬床爬久了就成习惯了,我感觉我还是习惯爬上你的床!”

  • 我的狐狸BOSS最新章节

        入职第一天,我窥破了BOSS的狐狸精真身,从此就被卷入了一个个光怪离奇的漩涡里。妖孽、精怪、鬼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要在我的生活里插一脚——我就知道,那个狐狸精八成是个麻烦精。受够了各种高危事件频发的日子,我开始奋发图强,修行祖传的捉妖之术。不仅要解决这些麻烦,我还得把他一块收了。晏迹白,任你是只万年狐狸精,也一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其实我本来就不想逃,心在你那里,我还能去哪里呢?”丰神俊朗的妖君眼眸幽深,一汪深情像极了溺死人的春水。既然如此,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神挡杀神,鬼遇屠鬼,从此以后我的狐狸只有我能欺负,谁也别想动他一根毛!但是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才是那个真正的麻烦。可是已经陷得太深太深,我们都逃不掉了……

  • 重生花魁之江山赋歌最新章节

        这秦淮河烟波浩渺之中,多少楼台倾颓又矗立。残破的西风卷着脂粉味道,我就在这秦淮河畔,日日盼望。痴情错付,命沉碧落,一朝重生,定要让这秦淮河泛起惊涛骇浪。都言妓子无心寡情,孰知世人皆薄情寡义。我用一生成全他和别人的荣华,甚至用生命为他们添红增色,重生一世,本以为与这青楼常伴,秦淮河的香波中,会是我的葬身之地,可是,你为什么会出现,龙游秦淮,这不是你的来处,更不该是你的去处。你说我出淤泥而不染,愿与我同堕阿鼻。你生,我生,你死,我死。君心妾意,良辰美景,杨柳残月,执手吹散烟波,苍茫水天一色。君生我亦生,我与君偕老。

  • 惹祸成婚:傅少,请关灯最新章节

        “这么小,你觉得我能用?”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顾倾城看着手中的激情款尴尬了。老公和三流明星开房,自己主动送上避孕套。特么买小了。自己又没用过这玩意。“ok,买错了,你放开我,傅少,你压错人。”殊不知,男人瞬间欺身压下。“你买错了,但是我确定,我没压错人……”

  • 圣榜最新章节

        少年年幼常听闻巅峰强者之传说,心中立志以强者先辈为目标,要在修炼界也开创属于自己的强者之路,但强者之路坎坷艰难,锋芒毕露之时却遭遇残忍打击......
        挫折磨难缠身的少年,能否浴火重生?

  • 推倒萌系小女仆最新章节

        从异世而来的女婴被十岁的不知情他捡回了家当了小女仆,二十五岁时他发现他的小女仆居然有了不为人知的一面。很好!小女仆!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力!什么?你想回家?不行!本少爷还没有批准你放假!

  • 龙帝驸马最新章节

        一个离经叛道的公子哥,世家子弟的异类,明明可以当个安稳的纨绔,却非要怀揣一个最朴实的梦想,要在这纷扰的世界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被乱世裹挟,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迎着源源不断的敌人,一路狂奔。

  • 天荒玄鉴最新章节

        这是一本玄幻与奇幻结合的YY小说,带有武侠气息,只YY,不虐主。
        本书若有夸大离奇之处,请勿较真。与其他小说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 帝君强宠:绝色御灵师最新章节

        她是21世纪狠辣诡谲的毒医佣兵,一朝穿越,竟成了丞相府最不受宠的废物小姐,恶妹欺凌,后妈暗杀,连亲爹都要打压她,可她堂堂鬼手兵王怎能落个如此下场?她要换个活法,把那些欺辱嘲笑过她的统统踩在脚下!这一世她翻手覆云雨,素手掌乾坤,欺她者,打!辱她者,杀!且看废材如何华丽变身,逆天改命!

  • 我的小妈是首富最新章节

        他有一个被称为“股神”、“商业教母”的小妈,掌控着全世界最大的集团,集团资产与个人资产均位于世界巅峰。他还有一个小姑,从小进入军区锻炼,年纪轻轻便屡立战功,是扬名世界的华夏最强兵王。他还有一个小姨,是在国术界被誉为“女神”的可怕女人。他还有一个姐姐,是以全世界为舞台的影视歌三栖巨星,粉丝遍布世界各地。他还有个一个妹妹,是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世界最强杀手。他出生在这个全世界最强大的家族之中,不仅是这个家族中唯一的男人,更是这些女人的手中宝……

  • 战神狂飙之崛起最新章节

        小镇少年觉醒逆天血脉,从此开启他的霸气人生路!
        修炼最牛功法,泡最靓妹子,灭最嚣张之人,战异族,平乱域,一路高歌猛进,于枯骨中崛起,于血海中封神!

  • 总裁请冷静,我已婚最新章节

        初恋和老婆同时掉进水里,谁是获救的那个?
        大庭广众下,丈夫紧紧搂着初恋,她则成了全城人眼里的笑话。
        关键时刻,宛城最尊贵如谜一样的男人,将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她护进怀中,“跟我走!”
        某日,她被堵在狭窄的储物室进退不得,“楚墨尘,一夜放纵,并不代表我这个人放荡。”
        某总裁勾唇,“正巧,对你风流,并不代表我下流。”

  • 傲世龙婿最新章节

        五年前, 家族遭人设计,父亲跳楼,母亲不知所踪,一个之间他成了人人唾弃的丧家之犬。
        五年戎马,他终晋升为一方统帅,而今荣归故里,五年恩怨终该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