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灾多难困难重重的排演日子里,终于迎来了话剧开演的日子。

    我坐在化妆间,紧张得直冒冷汗,一把好端端的椅子我却怎么都坐不住。怎么办,真的是好紧张啊!

    “哎呀,你不要动了,猴子屁股啊,眉毛都画歪了!”化妆师拿着眉笔皱着眉不悦地说。

    “哦,对,对不起,我太紧张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发抖了。

    她笑着说:“你不要紧张,放轻松,不然待会儿上台可要忘词了。”

    “哦。”忘词,想到这个我更紧张了,要是待会上去太紧张忘词傻站在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那可不是要被别人扔香蕉皮臭鸡蛋轰下台啊,哦,妈妈米呀!我可不想丢这么大的脸!

    这时,话剧社社长跑到化妆间,慌慌张张地问:“男主演怎么还没来啊?”

    “啊?还没来吗?”我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崔神义一向很有时间观念,上课从来没有迟到过,今天怎么会迟到呢……

    “是啊,是啊!离开演只有十分钟了,还要化妆换衣服,要来不及了!”社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化装间里团团转。

    “你不要担心,我打他手机看看。”我拿出手机拨了崔神义的电话,电话通了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接,直到电话里传来“您拨的电话无人接听”的提示音,我才挂了再拨一次,可是拨了好几次都没人接。

    我也有点担忧了,放下手机对社长说:“没人接,不知道怎么了。”

    “啊!”社长捧着脸快要抓狂了,“这可怎么办啊!为什么这次演出那么多灾多难,前面两位主演出车祸,现在男主角又失踪了!天那——”

    我们叫了所有话剧社的人去找崔神义,我也又打电话到学生会去,可是我们还是没有找到他。

    我攥着手机,心里像吊了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的。崔神义你跑到哪去了呢?

    不会是出事了吧!呸呸呸——尤乐儿你这个乌鸦嘴!

    这时社长高兴地跑了进来,对我说:“有人愿意临时出演!”

    我正在惊讶,时看到尹龙一一脸灿烂地走了进来。

    为什么是尹龙一?!

    我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尹龙一对我咧着嘴笑,别提有多得意了。

    社长兴奋地拉着尹龙一坐下催促着化妆师:“快,快给他化妆,只有两分钟时间给我搞定!”

    我渐渐石化,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准备完毕,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睁大了眼睛,omg!这是我吗?

    缀着层层叠叠的蕾丝花边的金色古代宫廷服,金色的鬈发,有点浓但却自然的妆容,华丽得让人忍不住赞叹。

    尹龙一张着嘴呆呆地望着我,面颊上浮起两片红晕。他也已经化好妆,一身宝石蓝绣金色花纹的古代宫廷服把他的身形勾勒得更加颀长挺拔,金色的假发增添了几分华美,还有微施脂粉的脸更加显得精致俊美,简直就像童话故事中走出的王子,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家伙居然也有这么帅的时候!

    “准备好了吗,上台了!”社长挥着手把我们赶上台。

    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一翻波折刚才的紧张荡然无存了。

    望着红色帷幕在我面前拉开,聚光灯打在我身上,观众热烈地鼓掌,我的心一片平静。

    舞台上布满了红色蔷薇花,扮演罗密欧的尹龙一站在花海里,朦胧的银色月光洒了下来,我们仿佛真的看到了罗密欧站在朱莉叶窗下的那一幕。

    “没有受过伤的才会讥笑别人身上的创痕。”尹龙一大声说。

    然后我从窗户中探出身,望着花海里在月光的照耀下俊美得仿佛月神的尹龙一。

    “那是谁!哦!是朱莉叶,她比月亮还要美,比太阳还要漂亮,我好想亲她一下!”尹龙一的话一说完台下就哄然大笑。

    omg!尹龙一,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应该说那边窗子里亮起来的是什么光?那就是东方,朱丽叶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赶走那妒忌的月亮,她因为她的女弟子比她美得多,已经气得面色惨白了。既然她这样妒忌着你,你不要忠于她吧,脱下她给你的这一身惨绿色的贞女的道服,它是只配给愚人穿的……

    没办法,我只能配合着尹龙一演下去。

    “唉……”我拖着下巴幽幽地叹了口气。

    “啊!”尹龙一突然指着我大叫,“为什么你要叹气!”

    “哈哈哈哈——”

    台下笑翻一片。

    上帝啊!让我死吧,真是丢死人了!

    社长在帷幕后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我只好硬着头皮演下去。

    我悲伤地说:“ 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你即使不姓蒙太古,仍然是这样的一个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么关系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脚,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脸,又不是身体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换一个姓名吧!姓名本来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要是换了个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罗密欧要是换了别的名字,他的可爱的完美也决不会有丝毫改变。罗密欧,抛弃了你的名字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心灵,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

    尹龙一立刻大声说:“为了你我要改名,从今以后我不叫罗密欧了,我叫尹龙一!”

    “你是什么人,在黑夜里躲躲闪闪地偷听人家的话?”

    “我是罗密欧,你的罗密欧!”

    “我的耳朵里还没有灌进从你嘴里吐出来的一百个字,可是我认识你的声音,你不是罗密欧,蒙太古家里的人吗?”

    “是你的歌声把我吸引到了这里来!”

    ……

    我们进行着牛头不对马嘴的对白,一部浪漫唯美的话剧,完全变成了一部暴笑剧,观众们看得哈哈大笑。

    “天已经亮了,快走吧!那唱得这样刺耳、嘶着粗涩的噪声和讨厌的锐音的,正是天际的云雀。有人说云雀会发出千变万化的甜蜜的歌声,这句话一点不对,因为它只使我们彼此分离;有人说云雀曾经和丑恶的蟾蜍交换眼睛,啊!我但愿它们也交换了声音,因为那声音使你离开了我的怀抱,用催醒的晨歌催促你登程。啊!现在你快走吧,天越来越亮了!”

    “我舍不得离开,朱莉叶!”

    “小姐!”扮演乳媪的演员走了过来,

    “奶妈?”

    “你的母亲就要到你房里来了。天已经亮啦,小心点儿。”她说完就转身离开。

    我转过身望着窗外高声说:“那么窗啊,让白昼进来,让生命出去。”

    尹龙一拉着我的手说:“给我一个goodbye kiss!”说着他就撅起红艳艳嘴唇凑了过来。

    想得美!我伸出手推开他的脸,完全忘了他现在是攀在窗沿上。

    “啊!”尹龙一尖叫着往后仰。

    “啊!”我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往窗外拉,原来是尹龙一紧紧拽着我的袖子。

    “啊——”

    凄厉的声中,我们俩一起摔了下去。

    砰地一声,我们俩重重砸在舞台上,玫瑰花瓣四溅然后又像雪花一样飞飞扬扬的飘落。我只感觉头昏眼花全身二百零六块骨头都要分家。

    “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啊,太搞笑了吧!”

    “笑死了人,谁改编的呀!”

    台下的观众笑得前俯后仰。

    糟糕!

    居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失误!

    我挣扎着爬起来,这接下去要怎么演啊。

    我佯装镇定,继续演:“罗密欧啊!我是不可能跟你私奔的,你走吧!”

    尹龙一疼着龇牙咧嘴,一瘸一拐地走下台,又惹得台下一阵暴笑。

    上帝呀——怎么会这样!

    帷幕拉上,舞台上工作人员忙碌着换场景。

    社长兴奋得手舞足蹈。

    “太好了!从来没有一部戏让观众如此热情高涨,yes!太棒了!”她拉起我们的手兴奋不已地说,“你们两个简直是搞笑天才!继续加油,越搞笑越好!”

    我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怎……么……会……这……样……!

    “哇哈哈哈——”尹龙一得意地大笑,一点都不谦虚地接受社长的夸赞,“我可是天生当演员的料啊,你看我这身材这长相,这头脑,我当演员肯定能拿奥斯卡奖,要是我进演义圈那其他艺人都不用混了自动退隐算了!”

    你那是胡闹吧!

    终于熬到了最后一幕。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毅力惊人,竟然可以在这里丢脸坍台的情况下把整部戏演下来。

    我一动不动的躺在墓地里,因为我扮演的朱莉叶已经死了。

    尹龙一扑到我身上拉着我的手伤心地说:“哦!朱莉叶,为什么你死了还这么美,让我最后吻你一次吧,之后我就会追随你而去!”

    为什么他又窜改台词了,我已经无语了……

    我偷偷地睁开一条缝,看到尹龙一俊美的脸一点点靠近,幽暗的灯光下他琥珀色的眼睛散发着柔润的光芒,恍恍惚惚中他吻了我。

    “乐儿!”台下传来崔神义的声音。我立刻竖了起来,看到崔神义就站在台上,衣服和头发有点凌乱身上还挂着一条绳子,正慌张地望着我。

    “崔神义你你上哪去了?我们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你!”我担忧地望着他,觉得他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他愤怒地瞪着尹龙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愤怒,好像熊熊燃烧的火焰。

    “死狐狸!你不是被我绑起来了吗,怎么会逃出来的!”尹龙一惊讶地大叫。

    “什么!”我几乎尖叫出声,“尹龙一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把崔神义绑起来!”

    台下观众一阵骚动,全都对着我们议论纷纷。

    “这时怎么回事啊?”

    “是不是也是演出的一部分啊?”

    ……

    社长急得太帷幕后指手画脚:“快演下去啊!快演下去!”

    “对不起崔神义,我得先把戏演完。”我和尹龙一又接着演下去,崔神义望了我一眼黯然离开,我的心很难受。他离开时脸上难过表情,就像一根鞭子抽打着我的心。

    演出完毕,我们所有演员站在舞台中央。观众掌声如雷鸣般响亮,社长高兴得手舞足蹈,尹龙一向台下不住的抛着飞吻。

    谢了幕,我顾不得卸妆换衣服就冲出礼堂。

    我要去找崔神义,我要向他解释清楚,我还要安慰他,他现在一定很难过,他一定一个人坐在钟楼想心事。

    可是我没跑几步就别尹龙一拉住。

    “你放开我!”我气愤地甩开他的手。都是因为他,要不是因为他话剧也不会演砸,崔神义也不会误会!

    “不要去找那只死狐狸。”他望着我的眼神很悲伤。我就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尹龙一,你怎么了……”我茫然地望着他,从来没见他如此悲伤过。

    他突然一把搂住我,我震惊地僵在原地。

    “我喜欢你,好喜欢你。只要看到你我就很安心,看不到你我就会想你担心你,好像心里缺了一大块失失落落的,不要离开我,不要去找那只死狐狸好不好,我会比他对你还好。”

    尹龙一的声音在我头顶传来,听上去是那么的悲伤,我的心也纠了起来。

    “尹龙一……”我轻轻地推开他,他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望着我的眼神更加悲痛了,我看了好难过。可是我不能,我只喜欢崔神义,喜欢到不能把一点点的感情分给别人。

    我低着头,用细如蚊音的声音说:“对不起,不是你不好,你很好,可是……我喜欢崔神义,我也控制不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会让我每分每秒的想念。”

    尹龙一听完我的话,沉默了好久。

    正当我以为他不会开口时,听到他略显低沉的声音在我头顶传来:“那最后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我诧异地抬起头,不解地望着他问:“……什么地方?”

    他没回答我,二话不说就拉着我离开了学校。

    “尹龙一,我还没换衣服呢!”

    “我也没换。”

    “不是,这样走在路上太奇怪了!”

    “有我在没人敢笑你,谁要是笑你我就打断他们的牙!”

    我看到街上的行人纷纷回头,像看到了外星人似的惊奇地望着我们,浑身都不自在起来。这就和穿着泳衣走在路上一样奇怪。

    “到了!”他把我拉进一叫“miss you”的餐厅,我们俩一进去就成了焦点,我身上庞大的伞裙在店堂里拖拖沓沓的,走动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请问需要点什么?”服务员递上了菜单然后狐疑地打量着我们,我不好意思得低下了头,真丢脸啊……

    “拿一打啤酒来!”尹龙一看都没看菜单一眼就把菜单还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接过菜单又望着我。

    “我要杯果汁好了。”我把菜单也还给服务员。

    服务员点了点头离开,一会儿就拿来了啤酒和果汁。

    尹龙一咕噜咕噜仰头就喝掉了大半瓶啤酒。

    我喝了口果汁,望着尹龙一小心翼翼地问:“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喝酒!”尹龙一举了举酒瓶又咕噜咕噜灌下半瓶。

    “喝酒?可是我又不会喝,而且你为什么要带我来喝酒?”我越想就越觉得荒唐,我们两个穿得像中古世纪的人跑到餐厅来喝酒,omg!饶了我吧。

    尹龙一不回答我的问题只顾自己猛灌酒,没多久就喝掉了两大瓶,一张脸也变得跟猴子屁股一样红。

    我抓着饮料杯子,望着他担忧地说:“尹龙一,你不要喝了,再喝下去你要醉的。”

    “你不要管我,让我喝!我今天要喝个痛快,不醉不归!”尹龙一举着酒瓶说话已经有点大舌头。

    “唉……”我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是不是对他伤害太大了,他需要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尹龙一喝了四瓶啤酒后趴在桌子上一动都不动,我放下杯子担忧地走到他身边轻轻推了推他,“尹龙一,尹龙一,你是不是醉了?”

    他动了下,抓住我的手,双眼通红,醉气熏熏地说:“香肠妹……你知不知道……我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我现在才知道喜欢一个人居然那么痛苦……”他说着眼泪流了下来,店里的人都好奇地望着边打量。

    “你喝醉了,我们回家吧,我送你回家,你快起来!”我用力把尹龙一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他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身子摇摇晃晃地像个不倒翁,我把他一只手绕过我的脖子用力扶着他,不让他摔倒。

    出了店,冷风迎面扑来,我打了个哆嗦。天已经很黑了,街上昏黄的灯光蒙蒙胧胧的。尹龙一身上好烫,大概是酒精的作用。

    他趴在我身上,嘴里含糊地喃喃着:“香肠妹……为什么要让我遇见你……为什么让我遇见你后又要让我喜欢上你……又为什么让我喜欢上你后你却不喜欢我……”

    “尹龙一,对不起。”我用尽吃奶的力气,不让他摔倒。

    “香肠妹……第一次见到你时你满脸是油和炭灰……脏西西的……可是我却喜欢上了你……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喜欢你什么……你又笨又不好看……可是我就是喜欢你……”

    我的鼻子酸溜溜地,心里堵得难受。从来不知道尹龙一对我的感情那么深,而我却总是无法回应他,自私地让他陪在我身边,贪婪地享受他的保护和温柔,我真是个十恶不赦的人。

    扶着他到家,我把他放在床上,他躺在床上脸色通红满头大汗,我走到卫生间拧了一条毛巾。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喂。”我接起电话。

    “乐儿,你在哪里?”手机里传来崔神义温柔的声音。

    “我……我在尹龙一家,他喝醉了。”

    “是吗。”

    “对不起,下午的事对不起,我和尹龙一没有什么的。”

    “我相信你,我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相信你。”

    “谢谢。”

    “我来接你回家好吗?”

    “不用了,尹龙一喝得很醉,我有点担心他,我要留下来照顾他。”

    “他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向我告白了,可是我拒绝了他,他好像很伤心,都是我不好……”

    “不,不要自责,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那你好好安慰你。”

    “嗯,我会的。”

    “那明天见,拜拜。”

    “嗯,拜拜。”

    挂上电话,我拿着毛巾走到尹龙一身边,轻轻地帮他擦着额头上的汗。可是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吓了一跳,他睁开了眼一动都不动地望着我,眼神一片澄澈。

    “你没喝醉吗……”我愣愣地望着他。

    “嗯。”他坐了起来,一手撑着床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那你好些了吗?”我微笑着问。他没喝醉,那我就放心多了。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杯水。”我正要转身他却拉住了我的手,我困惑地转过身望着他。

    “谢谢你。”他一动不动地望着我说,“谢谢你不喜欢我还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让我感觉喜欢你是值得的,就算得不到你的回应也值得。”

    我的心再次纠了起来,窒息般的难受。

    尹龙一为什么那么善良,那么温柔呢,明明我没有为他做什么,一直以来都是他默默地帮助着我。

    我想尹龙一的这份恩情,我这辈子都无以回报。

    “我决定放开你了,我知道你喜欢死狐狸,我希望我的放手能让你得到幸福。”尹龙一下定决心地说道,眼里闪烁着释然的光芒。

    “谢谢你。”我笑着流下了眼泪。

    他站了起来,帮我拭掉脸上的眼泪,温柔地说:“答应我,要是哪天你不喜欢那只死狐狸了就来找我,我永远为你守侯。”

    “嗯。”我用力点了点头说,“我答应你。”

    他的嘴角绽开一抹笑容,就像冬日里的阳光让人觉得温暖和珍贵。

    我拿出了那块银色吊牌,递到他面前说:“这个还给你,你会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到那时你就把这个给她。”

    “不。”他把吊牌推了回来,“这个你留着,要是哪天你不喜欢死狐狸了,就拿着这个来找我,还有如果死狐狸欺负你,你也拿着这个来找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帮你。”

    “尹龙一……”我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望着他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掉下来。

    我想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以让两个这样优秀的人那么爱我。我心怀着感激,决定以后要变得更加成熟,不在任性和莽撞,不让他们再为我担心。

    今天是圣诞节,好好像是为了配合这个日子老天给整个城市赐了一场鹅毛大雪。

    冬青树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仿佛是穿上了冬装,路面覆盖了一层薄冰又亮又滑。街上的行人全是一副幸福的表情,穿着圣诞老人衣服的店员在店门口马路上分发着店里的赠品。

    圣诞树张灯结彩把气氛推到了顶峰,轻轻飘落的雪花就像天使祝福的羽毛,把美丽的城市装点得更加梦幻。

    我穿着红色长大衣戴着手套和帽子急吼吼地往超市赶去。这么冷的天居然还要替妈妈跑腿买大蒜,真是苍天都该为我哭泣啊——

    “哈!乐儿终于找到你了!”

    熟悉的声音让我停下脚步抬起头,童童站在我面前,一张脸红彤彤的,好好像刚跑过八百米似的满头大汗。

    “童童,好巧啊,你也来买大蒜啊?”我微笑着说。。

    “买什么大蒜啊,跟我走吧!”童童二话不说拉着我就走。

    “去哪里啊?我要去买大蒜带回家,不然妈妈会拿着菜刀来追杀我的!”

    “有人拜托我给你施点魔法!”。

    “什么魔法啊,你脑子绣逗啦!”

    “你跟我走就是!”

    “放开我啦!我要去买大蒜——”

    ……

    我被童童挟持到了一间小黑屋里。

    屋子里挂满了衣服头饰和假发就像剧场后台的更衣室。砰地一声,门在我身后关上。我转过身看到屋子四个女人伸出魔爪向我走来,蠢蠢欲动的手指,嘴边诡异的笑容,让我头皮发麻,全身抑制不住颤抖起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我的声音很没骨气的颤抖着,双腿不住打颤,连上下排牙齿都打起架来。

    该死的童童,不顾我的反对就把我带来,又把我扔进这诡异的屋子,我前世和她有仇啊,她要这样整我!

    “哎哟!”其中一个女人一把抓住我,然后其他人一涌而上。

    四人女人使出擒拿手抓住我,我奋力挣扎却还是抵不过她们四个人。

    “不要扒我衣服!”我和其中一个女人抢着自己的衣服,搞什么这几个变态,我还没嫁人呢!

    “哎呀!你别拉我头发!”我刚回过神就发现另外个女的拉着我的头发摆弄着。

    “啊!你往我脸上抹什么东西呢!”我推开那只不停望我脸上摸东西的手。

    ……

    半个小时下来,我气喘如牛,这四个女人够把我折腾的。呼——呼——

    其中一个女人打开了门对我说:“小姐,你可以出去了。”

    听到“出去”两字,我兴奋得整个人精神抖擞,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我可不想再待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对着这四个变态女人!

    童童站在门口等着我我,我看到我的出现,让她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她张大的嘴难以置信地望着我说:“你……你是尤乐儿吗?”

    “你是不是撞到头失忆了,连我都不认识了!”我白了她一眼,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童童刚才的惊艳表情一下子从脸上褪去,一副受不了我的样子瞪着我,“我肯定你是尤乐儿了,虽然外表变了,但内在还是一样肤浅呢!”

    “谁肤浅了,而且我的外表有改变吗?”我指着自己不解地问。

    “你自己看一下,不要被自己吓死!”她把我推到一面落地镜面前。

    啊啊?镜子里那女生是谁?

    一头如水的长发乌黑顺滑梳成公主头简单的系了一条白色丝带。

    雪白的肌肤双颊泛着淡淡的桃红,一双如水大眼睫毛像把扇子般扑闪扑闪的。

    身上的白色公主裙缀满了像水滴一样透明闪耀的水晶宽大华丽的袖子缀满了蕾丝花边,脚上的细高跟鞋也同样缀满了水晶,好像童话故事里的水晶鞋,脚裸系着和头发上一样的丝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这一切都让镜中的少女美得像个要去参加豪华晚宴的公主……

    “啊!是我!真的是我吗?”

    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傻了眼。为什么我美得不可思议?!

    童童神秘地笑了笑说:“对,是魔法,这一刻开始你就是公主,去寻找你的王子吧!”

    “什么王子?”我望着童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童童不回答我的问题把我带到了学校大厅,然后推了我一下离开。

    “哎哟——”我一个没站稳脚扭了一下。平生第一次穿高跟鞋,真难走啊,现在才知道做淑女不是件容易事。可是童童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而且还穿成这个样子?

    两个站在门两边的男生看到我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给我一个面具,面具镀着银边,缀着大朵大朵白色的羽毛,非常漂亮。

    “小姐,请戴上面具。”其中一男生微笑着对我说。

    “哦。”我按照他们的话把面具戴上。

    高大沉重的雕花木门推开,我的面前出现了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梦幻情景。

    落地窗上换上了崭新的深红色天鹅绒窗帘,一盏华美的水晶吊灯从天花板一直延伸到头顶,通体晶莹剔透折射着七彩光芒,乐队穿着燕尾服在台上尽情演奏,各色身着华丽的人群跳着华而滋。

    哇!太美了。

    我提起裙摆迈进了门,优美的音乐环绕在耳边,戴着各种面具的人看到我纷纷向我行注目礼,我感觉自己是穿着玻璃鞋参加舞会的灰姑娘。

    “她是谁?”

    “不知道。”

    “她好美,我要请她跳舞。”

    “你别想,她要和我跳舞。”

    ……

    一群男生争先恐后往前挤。

    我的虚荣心迅速膨胀,哈!我尤乐儿果然是钻石吧!

    “哎哟……”我低吟了一声,立刻稳住身子。

    该死的,这高跟鞋太难走了,差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了。

    “小姐,我能请你跳舞吗?”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男生走到我面前伸出了手。

    “哦,好。”我把手交给他。

    其他人立刻瞟来嫉妒的眼神,那男生咧着嘴笑得无比得意。

    我现在这么抢手吗?哈哈,我是钻石,总有一天会发光!

    我发现会场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焦点,一个穿着绣着金边的白色礼服的男生。挺拔的身材金色的头发,举手投足间仿佛都在闪闪发光,帅到没话说,简直就像童话故事中走出的白马王子。真想看看面具下的那张脸。

    突然想起临走前童童说过的话。

    “对,是魔法,这一刻开始你就是公主,去寻找你的王子吧!”

    我不知道童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还有临走前她那神秘的笑容,怎么看都好像被她算计了。

    “哎哟!”对面的男生惨叫一声,让我猛然回神。

    “对不起!”我发现我的脚踩在了他的黑色皮鞋上,我立刻不好意思地收回脚。

    “没,没关系。”他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音乐变得轻快悠扬起来,他带着我转了一个圈。

    “哎哟!”背后一声惨叫有点熟悉,我感觉我的手肘有撞上什么东西。

    转过头,我立刻傻眼。猥琐男半边脸挂着粉红色的面具,怒气冲冲地瞪着我。

    “对,对不起。”我小声道歉。

    他望着我的脸唰得通红,局促地说:“没,没关系。”

    我心里偷笑着,要是猥琐男发现是我,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滚开啦!”一句暴吼声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朝人群望去,看到一群女声的中心站着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穿着黑色的燕尾服的男生。

    他似乎很不爽,对蜂拥而至的女生不屑一顾甚至还有些厌烦。那头红**的头发张牙舞爪的。

    尹龙一!化成灰我都认得他。

    “和我跳舞吧!”

    “和我,和我!”

    “和我跳吧!”

    一群女生围着他上下其手,他左右闪躲惊慌地大叫:“滚开滚开啦,谁要和你们这些花痴跳舞!”

    “唉”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还是一点都没变,看来我白担心他了。

    这时,一曲完毕。

    又有一个男生向我伸出手,我向身边的男生抱歉地笑了笑,牵起另外那男生的手。

    “可恶,又被别人抢先了!”

    “下个可是我,你别抢哦!”

    “你才别抢呢,明明是我,我一早就开始排了!”

    我满头黑线,这样下去我要跳到什么时候啊。看来人长得太美也是种麻烦呀!

    “你叫什么名字?”对面的男生问我。

    “幸德蕊啦。”我胡乱掰了个。

    “好听的名字!”对面的男生得到我的名字激动不已。

    “呵呵。”我干笑着,他的反应也太夸张了吧。

    音乐突然变得急促,那男生带着我急速转了一个圈,然后带着我做了一个后仰的高难度动作,我只觉一阵天悬地转,然后我的鞋子不听使唤地飞了出去。

    “糟了!”只见我的鞋子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落入人群瞬间被淹没。

    “等下!”我甩开那男生的手去找我的鞋子。

    翩翩起舞的人群看得我眼花缭乱,好不容易看到我的鞋子,却又被人踢飞。

    “不要跑啊——”我望着我的鞋子,追了上去,蹲下身子刚想拣起来,却被一只穿着大红色高跟鞋的脚踢到了桌子底下。

    天那——我的鞋子怎么这么多灾多难啊!

    我一咬牙撩起裙子掀起桌布钻到了桌子底下,看到我的皮鞋幸喜若狂,我立刻爬过去抓住那只很会跑的皮鞋,赶紧钻出桌子。

    “呼——”我望着手里的鞋子长长的嘘了口气,这只鞋子够把我折腾的。

    “哎哟!”蓦地,我感觉后脑勺一阵巨痛,可怜的我被什么东西撞得身子都往前倾,在我没注意时我的鞋子又从我手里飞出去了,“天那!”

    “咚”地一声,那鞋子砸到了金发王子头上,只见他楞了一下。鞋子落到他脚边,他很疑惑地望了鞋子一眼弯腰捡了起来。

    我立刻跑上前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突然灯一下子全灭了,全场一片漆黑。

    怎么了怎么了?断电了吗!

    啪地一声,聚光灯亮起,照亮了舞台,猥琐男拿着话筒站在聚光灯下。

    “大家圣诞快乐!”猥琐男望着所有人微笑着说,“今天的压轴是我们舞会的两个焦点,王子和公主为大家献舞!”

    这时聚光灯投到了我和金发王子身上。

    怎么回事!

    音乐响起,灯又亮了起来,大家都纷纷往外退,就一会儿舞池中就只剩下我和那金发王子。所有的都望着我们,我顿时紧张得脑袋一片空白。

    为什么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正在我紧张得浑身冒冷汗时,金发王子缓缓地向我走来,每一步都那么优雅,就像接受过礼仪教育的贵族。我有一瞬的失神,感觉自己走进了电影《茜茜公主》的场景中。

    他蹲下身子,一手拿着鞋,一手摊开,洁白的白手套一尘不染,鞋子在他手中闪闪发光。

    我手足无措望了望四周,发现所有人都微笑着看着我们,眼神中满是期待。感觉头有点晕,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这一切都太虚幻了。

    金发王子很有耐心,不催促也不生气,我犹豫了半天才慢吞吞地把脚伸向他。他帮我穿好鞋子,然后站起来微笑着弯下腰,并且向伸出一只手。

    这一系列动作都是那么优雅帅气,周围的女生全都羡慕地尖叫起来。

    我犹豫了下把手交给他,他一把把我拉向他怀里,挽住我的腰。刹那间,他的气息包围了我,我有点醉有点恍惚,这感觉有点熟悉。

    他是谁……?

    周围传来鼓掌的声音,但是在我听来有点遥远。

    音乐仿佛是催眠曲,我听了觉得有点恍惚。

    “你今天真漂亮。”王子说话了声音带着笑意,一口牙齿洁白整齐。

    “谢,谢谢。”我感觉自己的脸好烫,还好戴着面具,他看不到,不然糗大了!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王子突来的问题吓了我一大跳,他,他居然要我做他女朋友?!虽然他又高又帅还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可是我怎么可以背叛崔神义呢,这个世界上我只喜欢崔神义!

    我果断地说:“我不能答应你,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吗。”他的声音透着一丝失望,但他没有生气,继续问我,“你有多喜欢他?”

    “呃……我非常非常喜欢他,他就像空气我一刻都离不开他,如果离开他我就会死掉!”

    “他有多好,你要这么喜欢他?”

    “他非常优秀,像神一样无所不能!而且他很温柔有一个广阔的包容心,最主要的是我就是喜欢他,全部都喜欢,只喜欢他,没理由的喜欢!”我骄傲地说。

    “呵呵呵……”王子爽朗地笑起来。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笑声熟悉了,他是……

    “你伤了我的心。”王子伤心地叹了口气,“为了弥补我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好啊!”我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可是刚说完我就有点后悔,为什么我对帅哥的抵抗力还是那么差,要是他要卖掉了,我就这么爽快答应了,那我不是死得很冤!

    王子突然抱住我低下了头,凑在我耳边说:“答应我……”

    他柔软的头发蹭着我的脸颊,我能闻到他头发上散发的清香,他的声音拌着悠扬的音乐带着蛊惑,使我一动都动不了。

    “不要离开我,永远在我身边。”

    “……崔神义?!”我恍然大悟地瞪着他。

    音乐戛然而止,所有人都鼓掌,还有人拉着礼炮,无颜六色的彩带飘散在半空。

    崔神义摘下了面具,露出他帅气的脸,爽朗地对我笑着。

    我,我是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不是故意耍我!”我拉着崔神义的衣领生气地大吼道。

    他笑了起来,笑得那么高兴。

    这时童童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拉着我凑在我耳边,小声说:“高兴吗?这是会长为了你而策划的舞会,他说要给你惊喜,所以不让我告诉你!”

    “崔神义?”我望着他感动地说不出话来。

    他对我温柔地笑了笑说:“我真高兴听到你说出那样的话,太幸福了,这辈子能遇到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我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鼻子酸酸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也是,能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圣诞快乐!”他对我说。

    所有人都拉着礼炮快乐的大喊:“圣诞快乐!”

    满天的彩带翻飞,舞会中央是一棵装点得色彩缤纷的圣诞树,大家的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会场。

    窗外飘着鹅毛大雪,远处钟楼的钟声响起,浑厚的钟声回响在整个校园。

    圣罗依的天空飘着大雪,是天使带来的祝福。

    今年的圣诞节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圣诞节,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还有那个已经远去的夏季,飘散着薄荷味的海滩,漂浮着萤火虫的湖边,满天星辰的树林,一切一切都充满了美好的回忆。

    我会像珍宝一样把它们收藏起来,在下一个夏季和崔神义一起慢慢回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公主大人爱作怪》之 第十二章 白色圣诞礼物是作者夏悠然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公主大人爱作怪》之 第十二章 白色圣诞礼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公主大人爱作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夏悠然著写的《公主大人爱作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公主大人爱作怪》之 第十二章 白色圣诞礼物是作者夏悠然著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公主大人爱作怪》之 第十二章 白色圣诞礼物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公主大人爱作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夏悠然著写的《公主大人爱作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公主大人爱作怪最新章节- 公主大人爱作怪全文阅读- 公主大人爱作怪txt下载- 公主大人爱作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二章 白色圣诞礼物】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公主大人爱作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公主大人爱作怪》书迷评论

  • 夺心总裁:辣妻狂傲如火最新章节

        夏末影胸大无脑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可突然间,胸没有变小,脑子却开始究极进化,硬是从傻白傻进化成带嗜血的眼镜蛇,跌破众人眼镜。前世,她被设计吸毒,酒驾撞人逃逸,父亲自杀,母亲瘫痪,弟弟离婚并跟自己断绝关系。整天在不见天日的监狱中被狱警玩弄。今生,她携带仇恨归来,一步步地将当年自己所遭受的全部还给他们。她要坐上影后的宝座,成为万人敬仰的人。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竟然会收获大BOSS一枚……“宫少,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何必这样咄咄逼人?”“上床妩媚风情,下床冷血绝情。与禽兽不如相比,我还是喜欢做禽兽!”“宫穆梁,你不要脸,你不是说就摸摸而已嘛?”“摸摸?想不到你竟然会这么单蠢!男人的话,能信吗?”“……”

  • EXO之嗨!我的美男邻居最新章节

        懒癌晚期患者韩雅恩,被母亲白素大人的弘扬祖先的助人为乐精神的宗旨,被潜派到了隔壁。目的是干什么!当!保!姆!满心无奈的雅恩,下定决心她要出去!!当保姆!!本以为可以找到以前的竹马的结果却碰到了一个神经病和自恋狂。朴灿烈把韩雅恩堵在灶台前,低沉醇厚的声音逐渐的传入她的耳朵:“我这个脾气暴躁,一点人情味的都没有的大魔头就这么让你反感。那你怎么还愿意来这里?”“你当我爱来。”边伯贤勾了勾嘴角,一抹危险的笑意挂在嘴边:“小雅恩,怎么了?看我长得好,爱上我了。”这小白兔为什么总是想让他靠近,他都快变成大灰狼了。“自恋狂。”本以为邻居是一个是个超级大暖男,结果是一个超级腹黑的小白脸,“你不能这么说,你应该问‘我能不能做你的男朋友’,我会拒绝说‘我们只能做朋友’。”“那

  • 重生之悠然人生最新章节

        重生过去、畅想未来、梦幻现实,再塑传奇人生!

  • 机战无限最新章节

        普罗米修斯,次元夹缝的无限要塞,一个只穿梭于机战的无限世界
        作为唯一一个属性没一个满10的地球弱鸡,萧然感觉压力很大
        但熟悉的剧情,熟悉的机体参数,熟悉的机体部件,萧然表示可以逆天
        无限的机战,机战版的无限
        ——————————————————
        任务世界:《高达SEED》——>敬请期待

  • 我的妖孽分身最新章节

        王舍有一条黑蛇分身,上可九霄探月,下可入海捉鳖。能大能小,可粗可细,变化多端。校花为之倾倒,女神为之疯狂,引得无数妖娆美女尽折腰。这是一部脸上天生拥有帝王命宫格局的屌丝获得一条黑蛇分身之后的逆天彪悍史!热血!!!慎入!!!传说他的这条黑蛇是能够进化成神龙的恐怖存在等不及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疯喵的老书:《超级右手》地址:js330

  • 流年旦最新章节

        前世,她,是一票难求享誉一时的旦儿,而他,只是个隐匿其后的影子写手,一世的莺莺雀雀得不到最后的花好月圆,无奈无奈,只愿求得个来生的圆满。今世,且看金牌经纪人如何携手倾世佳人,吹皱娱乐圈一池春水?!

  • 瀚天记最新章节

        六悦门第一天才秦风,被人诱骗到藏经阁触动禁制,却诡异重生!不过,他的脑海中却多了另一个强大的灵魂,藏在葫芦里的神秘老头更要收他为徒!陨落的天才从此踏上了重新崛起之路,修清气,突飞猛进;酿仙酒,轰动九州,且看他瀚动天地,最终修成正果!

  • 七年之痒最新章节

        没了爱情,她可以有事业;可没了他,她便没了爱情。rn白美美和楚凡带着浓情蜜意进入婚姻,却背着一身伤痕彼此逃离;rn离婚过后,她果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rn谁说曾经的家庭主妇不可逆袭?rn她偏要做给世人看!rn可他楚凡一再挑战的她的极限,破坏着她的所有;rn到底要怎样?rn原来真相竟是rn“白美美,你可不许红杏出墙!否则我告你!”rn她大吼一声,“你特么都脱轨了!!我还不出墙?我跳墙!”

  • 阿斯加德的圣骑士最新章节

        携带魔兽圣骑士之书,穿越漫威宇宙,成为阿斯加德的草药店学徒工罗维·加里森。  圣盾术,复仇之怒,萨弗隆战锤,灰烬使者……魔兽世界的法术、神器在漫威的世界中光芒绽放。  “为了联盟,啊不……为了阿斯加德!”罗维举起战锤,在圣光闪耀中高喊,“冰霜巨人,克里人,灭霸……接受来自正义的亲切问候吧!”

  • 收获四倍鸿运最新章节

        倒霉了二十四年的纪羡鱼,耗尽家财买了个M7星球的终生转运物,谁料买一送三,四个转运物砸头上。想转运,得结契,四选一,要人命。纪羡鱼: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都是我全要!

  • 炮灰女配带着福运系统反杀啦!最新章节

        楚辞的使命是拯救女配的命运。当锦鲤体质在手,虐渣打脸,不在话下。重生女要抢未婚夫。楚辞:脚踹渣男贱女,那个病弱世子怎么贴上来了。豪门花瓶被全网嘲。楚辞:我就是豪门,那个流量小奶狗宠成最喜欢的样子。千金女配家破产了。楚辞:分分钟赚够一个亿,那个总裁小叔叔可以包养一下吗?

  • 无上无名诀最新章节

        他曾是神帝爱子,坐拥资源无数,却奈何天生废体无法修炼。一次神帝外出;归来时便只剩一律残魂,留下一部无名法诀后便消散于天地间。他却因无名法诀入识海无法承受而损落,神魂却意外穿越到地球从此开启他的修炼之旅

  •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了大佬最新章节

        谁说收徒弟好,我这师傅就没徒弟混的好。
        本来想收几个废柴徒弟完成任务,结果一不小心,我的徒弟怎么都成了大佬?

  • 守梦之花海追随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有六个种族
        花族,便是其中最渺小的一个种族
        名为梦薇的守梦花女孩
        为了寻找自己的姐姐,踏上了那条
        通往异世界的艰难之路
        “前方是荆棘丛生,
        后面是万丈深渊,
        我,该怎么办?”

  • 晏少的小娇妻是首富最新章节

        众人皆知,沈家大小姐沈芷伶美貌如花,却极其心狠手辣。
        这不,在路上被偷了钱包,沈芷伶追了小偷三条街还把人家暴打一顿。
        晏二少:我家夫人不喜动,手无束鸡之力。
        众人又说,她她她前几天还给我们爱豆刷了好多礼物,还揩油了人家!
        晏二少:我家夫人不是那种风流之人。
        可众人又说,前几天的电竞比赛冠军,业余散打冠军,还有那个有名的少女摩托车手,都是晏二少你夫人啊!
        这这这,沈大小姐真是A爆了!

    本章内容提要:
    ...    在多灾多难困难重重的排演日子里,终于迎来了话剧开演的日子。     我坐在化妆间,紧张得直冒冷汗,一把好端端的椅子我却怎么都坐不住。怎么办,真的是好紧张啊!     “哎呀,你不要动了,猴子屁股啊,眉毛都画歪了!”化妆师拿着眉笔皱着眉不悦地说。     “哦,对,对不起,我太紧张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发抖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