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人牵手走进了牢室,苏慕染直直的站着,喉咙有些发颤,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躺在她面前血污满渍之人。

    唤他苏相?可是今他已如此凄惨况血缘之上还有不可割舍的痕迹,唤他父亲,可他曾经所做种种,不过是想用我的死换他官场无忧......

    楚木白看得出她在犹豫些什么,他握着她的手大而有力,在她感受到手部传来的温热之时,她做了决定。

    “父亲?”

    瘫蜷在草席铺就床上之人身体颤动了一下,但也只是颤动了一下,之后又归于沉寂。

    苏慕染慢慢从楚木白手中抽出自己的上,上前一步蹲下身,伸出手想探探他的伤势情况,还未触及身体,草席床上之人翻过了身。

    满脸血污,嘴巴大张不见舌头,两眼泛白像是结了一层的茧,更让苏慕染大骇的是他...四肢露骨,白骨岑岑上参差不齐......

    那是毒虫蛊物噬咬的痕迹!

    “啊。”

    苏慕染猛然退后尖叫出声,她身后的楚木白忙伸出双手将她揽入怀中,身体遮住她的视线,语气温柔呢喃,“娘子我在我在...没事的没事的......”

    距离二人三四米之外的苏文耀发出婴儿哭哑般的声音,身体匍匐着向前爬去。

    苏慕染从前是未曾见过如此凄惨之状的,就算是当初在凸月村遇到的那七个毒物孩童也不敌今日苏相之悲惨。

    她深呼好几口气,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自己是医者把他看做病患对待,不能害怕不能害怕......

    从前的苏慕染是二十一世纪的研究高材生,主要在医学中科院修临床、研制药物...她作为一个医学生除了课本上的知识以及学校的基础实践操作外,去实体医院实习尤为重要。

    在导师的推荐下,她去了北京一家有名的外科手术医院,因着卓越的医学水平和超常的临场发挥能力,很快她便从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一越成为了主刀医生。

    一连着她做了十几场大的手术,各个手术凡经她手绝无败绩,这期间其中患者多为车祸面目全非之人,当时她就是凭着那一句话,手起刀落,针针缝合,创了一项又一项的医学奇迹......

    她轻轻地推开楚木白,抬头望他,眼神笃定。

    “相公,我没事。”苏慕染稍有偏头,越过楚木白的身体看向在地上正在艰难蠕动的苏文耀接着说道,“他应该是同凸月村的那七个孩童一样中了蛊,我去看看。”

    说罢苏慕染迈步就要向前走去,刚踏了两步,她身侧的楚木白眼色忧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娘子......”

    苏慕染顿下脚步,一只手放在楚木白抓自己胳膊的手上轻轻拍了两下,“相公放心,我知道分寸,再说他现在这个样子也伤害不了我。”

    “可是......”

    “别可是了,我不还有你在身边陪着吗?没事的。”

    楚木白看了一眼在地上手无缚鸡之力的苏文耀,眉头皱了皱,“那我唤来两个吏员供娘子差遣。”

    “不用不用,相公在这里就行了,我不愿旁人打扰,特别是在我为病患看病之时。”

    “娘子要救他?”楚木白暗黑深沉的眼眸闪烁,似乎想要想要同她说些什么。

    “为何不救?相公这是什么意思?你让我来不是想让我治他的吗?”

    楚木白微微低侧额头,“是...也不是。”

    苏慕染一时不明所以,她双手反抓他的手臂,杏眼圆鼓愕然的看着楚木白的眼睛。

    “什么是也不是,相公你把话说清楚。”

    “早期的时候我曾派人调查苏相和云夫人的事,想查清缘由他为何会对外诈称云夫人已逝,实则将她囚禁暗格。”

    苏慕染眼眶中隐隐泛了一层的雾水,她想起她的母亲,心中就隐隐作痛,她声音颤颤的问道,“是...是何缘由。”

    “云夫人是被他从商队里掳来的。”

    “什...什么!我娘我娘是被他强迫的......”苏慕染愕然悲愤。

    原本在地上匍匐蠕动之人,反应声响更加剧烈,他循着声音不断地向苏慕染爬过去,泛白的眼角是泪在流,声音凄鸣,看得出他想她救他。

    “你走开!”

    苏慕染厌恶的退后甩袖,眼看着苏相身上的污渍就要污了她的锦绣白裙,楚木白一个侧身将她横向打抱起,出了牢房,关上了门,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见她神色不安,状态十分之差,心中的愧疚满怀。

    我不该让她来这里的,不该当着苏文耀的面同她讲述当年的真相......

    “娘子对不起,我们回府。”

    苏慕染晃然回过神来,她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眼眶抽了红,血丝显现。

    “不!我不回去!我要问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问他怎能如此蛇蝎心肠......”

    “娘子,他已经哑了,四肢也成了那样,问不出什么的。”

    说到这里楚木白的语气弱了下去,他低垂着头,微微摇动,眼睛闪烁不敢看向她的眼睛。

    “都怪我不好,我只听得来人呈报的消息是苏相哑了,以为是药物作用制的哑,还想着请娘子来解了,可到这才发现我从头就想错了,娘子对不起,我们回去好不好......”

    看着面前的楚木白,听着他的话,苏慕染安静了下来,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心脏颤动。

    他哭了,他竟然...哭了......

    伸出手她轻轻地为他擦拭着流落脸颊的泪痕,目光有些呆滞。

    原来他说的是也不是的原因是这个,他让我来是想让我治了苏文耀的哑,是想暗自审清真相,改日逢适宜的时间再告诉我。

    他当真是爱我爱得有些傻,你既打算告知我,我什么时候知道不是知道呢,是我反应过激了......

    “好,我们回去。”苏慕染声音有些哽咽的回着他。

    楚木白微微一愣,眼中闪烁着的是雾霭星辰,他的眼眶有些泛红,呢呢喃喃的将整个头窝在她的怀里。

    “娘子,对不起……”

    苏慕染伸出双手搂着他的脖颈,轻轻的扶着他的青丝。

    “相公,你我之间不要说什么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心意,我知道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之 第一百五十四章 霸凌成妻是作者拂辰朵朵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之 第一百五十四章 霸凌成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拂辰朵朵写的《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之 第一百五十四章 霸凌成妻是作者拂辰朵朵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之 第一百五十四章 霸凌成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拂辰朵朵写的《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最新章节-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全文阅读-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txt下载-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五十四章 霸凌成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书迷评论

  • 驭龙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与你们想象中不同的世界,人类在这个世界处于世界的底端,是高高在上的龙族的奴隶,千百万年从未更改。可是,当一个奴隶领导另外的奴隶站起来的时候,一场关于自由的战争便轰然爆发!风阳看着苍茫的大地,双手捏紧,仿佛掐住了那高高在上的神灵!

  • 医本正经:早安,院长大人最新章节

        为了给朋友报仇,却没想到惹上腹黑院长,赔了夫人又折兵,三年的婚约,她将自己牢牢的困死在了他的怀中,等到泥足深陷,却发现抽身已太难。黑暗中,一通电话,他由人化成魔,唇齿厮磨间,有腥咸味道传来。女人的柔弱终是抵不过男人的强势,“你想要干嘛?”她问。“要你。”他答。“你……”“别动,只是抱一会,我对小笼包不感兴趣。”

  • 刀锋剑茫最新章节

        百年来在武林上每个人都拥有著各种不同的神兵利器
        但其中以使用刀和剑的人居多,而其中最有名的刀和剑
        就是传说中由圣兽所保管的破邪刀和屠魔剑.......

  • 徐先生一直在求婚最新章节

        徐漠在报复姜沅君母女的战役中,步步为营,稳打稳扎,赢得那是相当漂亮。然后,他就悲剧了。他第n次求婚又失败了,姜沅君原话打发了他,她说:“人哪,得有自知之明,你看我离过婚不说还带两个拖油瓶,哪敢高攀徐先生这样的高富帅。”问题是所谓的拖油瓶就是徐漠自己的种啊,可惜如今的徐漠没立场没胆量和姜沅君辩驳。今日流的泪,都是当日脑子进的水,徐漠想撞墙!本文故事或许狗血,但文风尽量写实。双处,1V1。

  • 萌妻十八岁最新章节

        超级都市IP大赛参赛作品,亲爱的,投一票吧!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之间,兜兜转转,终究落入他的“虎口”,他狼吞虎咽,一点不剩。
        恋上她,他已成狂,而她已成真命天女。
        恋上他,她已成痴,而他——

  • 国产影视大冒险最新章节

        一不小心掉入了一个名为“系统”的神坑,从此以后不得不赌上性命奋力拼搏在各种危险而精彩纷呈的世界。  僵尸,妖魔,女鬼,这仅仅才是开始,山神,土地,城隍,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神秘。就在叶森以为长生有望,大道可期之时,却赫然发现,事情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 玉手调香最新章节

        子岚一朝穿越,竟成为官家小千金?不怕不怕!咱是大香师!有空间和秘方,调香赚钱!爹宠娘疼哥哥护着,小日子过得美滋滋!无意中救了个小郎君,文武双全长得俊,干脆拐回家做夫君吧!

  • 重生之祸水皇后最新章节

        喻家三娘将军嫡女,身份尊贵比肩郡主,皇恩浩荡赐婚太子。大婚之变,惊闻父亲去世惨烈真相,十万秦羽军死无全尸。昔日眷眷情深的诺言,变成如今狠下杀手的理由,他说:喻清寒,看在你我一同长大的份上,你自行了断,我留你全尸!重生回到三年前,二房的陷害,皇帝的猜疑,故技重施!?那她便来个将计就计,清理门户,虐长姐,灭渣男,腹黑嫡女霸气归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 法医灵异录最新章节

        主人公凌凡,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无意中拿到法医哥哥凌枫遗留给自己的神秘备忘录,从此与神秘组织HIT——特别行动组的成员一起展开一段神奇而惊险的冒险。他们所执着的信念便是恶必杀!无情地撕破那覆盖在一个又一个惊悚恐怖案件上的重重迷雾,将真相还原,因为真相永远只有一个。西藏巫咒、网络凶灵、半脸鬼影、噬血魔姬、淫精狐仙、教室有鬼、赤脸桌仙、杀人游戏…黑暗中伸出一根根撕抓着人的身体啃噬着鲜血的丑陋触手,它们疯狂残忍地绞在一起,在黑色的夜幕中撕扯出五个字:法医灵异录!

  • 校草独宠最新章节

        “我们交往吧!”他邪魅的笑着:“因为你可以替我挡了花痴!”

  • 剑颂最新章节

        一本《庄子》,原本的寓言哲学之书,却成为了无上的仙道典籍?  程知远来到了新的天地,犹如一梦黄粱。  似是而非的春秋,周室衰微,天下圣人并起,意在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然,勾心斗角,你争我夺,意取天子而代之。         可抑黜百家,欲推明何人?         孤独之世,天下乱起,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手中的剑。

  • 限时宠婚:总裁追妻有点忙最新章节

        一纸契约,她替妹代婚,被亲生父亲狠心抛弃,二十三年的私生女生活,终于有了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本以为得到救赎,却在一场失败的婚姻中受尽冷落。最后一次,她彻底死心,去他的什么烂大街的爱情,去他的什么姐妹亲情,她统统都不要!可谁知,自从离婚之后,这前夫隔三差五上门,蹭吃蹭喝还蹭睡。“傅总,这里是我家不是公司,并且,我们已经离婚了!”“月薪翻倍,一日十次,交房租够不够?”“什么十次……唔……”

  • 都市极品战神最新章节

        五年前,他被陷害入狱!
        五年后,他戎马归来,却发现多了一个女儿!

  • 醉仙张陵儿最新章节

        醉眼看世间,皆是人间道。

  • 权利婚约:霸道总裁彪悍妻最新章节

        一个是权势可以滔天又低调的霸道总裁,一个是高冷聪慧又漠然的大家闺秀。一场婚约把二人绑在一起,他心里住着白月光,她心里有着朱砂痣,这场婚姻何去何从……

  • 夫人失忆后又爆马甲了最新章节

        一场车祸,失忆的沈秋凉竟然从乡下娃变成了豪门千金,只是这个千金劣迹斑斑不受待见,
        沈秋凉表示一切从零开始,没毛病,然而理想很骨感,现实却很丰满。
        看了眼银行卡余额,说好的穷鬼呢?
        翻了翻奥赛的卷子,说好的学渣呢?
        打开电脑,说好的没什么见识呢?
        还有那位陆家小爷,说好的怂包一枚呢?
        沈秋凉毫不手软的扒出自己一个又一个的马甲还不算,恶毒的魔掌竟然还伸向了陆小爷。
        陆小爷傲娇的说:没事,我马甲多,随便扒。

    本章内容提要:
    ...    俩人牵手走进了牢室,苏慕染直直的站着,喉咙有些发颤,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躺在她面前血污满渍之人。     唤他苏相?可是今他已如此凄惨况血缘之上还有不可割舍的痕迹,唤他父亲,可他曾经所做种种,不过是想用我的死换他官场无忧......     楚木白看得出她在犹豫些什么,他握着她的手大而有力,在她感受到手部传来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