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790/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壁的李裁缝替她看着,仿佛已当即将他们定性为“狗男女”。所幸杜春晓并不在意,反倒隔三差五去找那裁缝聊天,蹭报纸看,由此得知黄浦江上浮尸群起,已成一道“壮丽”观景,这岂有错过之理?所以几次拉了夏冰去看。 十多天以来,江上漂过的浮尸已达五十七具,均是清晨七八点左右由上流一路往下,赤身露体,正面或朝上或朝下,精瘦干瘪的肋骨根根竖起。杜春晓每日将死神牌攥在手心板里,秋风一打转,法国梧桐树叶......

  1. 摘选2:
  2. ...不长的。 “没怎么回事体,就是觉得不适应,还是走了算了。” 此时夏冰急忙也去厨房拿了一只空碗过来,将罐里余下的粥全倒出来,喝得极有滋味。 李裁缝蓦地觉得,他们也许是做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大事,为了这样的大事来上海,又为了同样的大事离开。他便带着千万般的舍不得,离开了杜春晓的荒唐书铺——也是夏冰的私家侦探社。 “我们要去哪里,你可曾想好?” 送走这位热心肠的邻居......

  1. 摘选3:
  2. ...之前他一直守在门外头,只等事情办完,才进来收尾。钳掉手指,用刀从死人的下颌处一直往上挑剐将面孔割除,剥光衣裳,用石灰块止血。一系列动作娴熟得教人惊讶,最重要的是,临走前他还命人将地毯抽掉,带到车上。 于是,整座宅子便只是失踪了两个人,有盗贼进入过,除此之外,全无血光之灾的迹象。至于乡郊野外的哪只土坟像是被翻新修整过了,那也再正常不过,诧异的无非只有坟主而已。 操办完毕之后,李治拉开车门,对秦亚哲淡淡道:“老爷,都收拾干净了。还在花坛底下刨出一具男尸,看年纪穿着,像是施家大老爷的,我也一并处理了。” “怎么死的?” 李治顿了一下,道:“舌头都腐烂了,看不太清楚,瞧样子像是中毒。” 秦亚哲脑中掠过施常云面色污浊的死相。 这样的事,秦亚哲不是第一次做,但是最近他竟有些力不从心起来。尤其每每在毕小青面前,她看自己的眼神里不是憎恶,竟有些同情与怜悯,这令他如芒在背。 “侬到底也不打算跟我讲话?”他偶尔也会负气问她,“侬做了这许多错事体,我都没有怪过侬,侬难道是铁石心肠?” 她只是别过头去,就此不再看他,那气赌在哪个环节上,无人知晓。更令他不服的是,如今与这位五姨太最亲近的人,反而是她的娘姨。他虽偶尔也施些小钱,向月姐打探些情况,但对方讲的无非是毕小青吃穿用度上的无聊事,他恍惚觉得自己在与她的消息共同生活,至于活人,可能连同她的心都飞在了九霄云外。 埃里耶跟踪艾媚并没有遮遮掩掩,两人似乎是在心照不宣地玩游戏。他走在她后头,她便也坦坦荡荡让他跟,并没有想方设法躲闪的意思,甚至出入斯蒂芬的公寓时都不避讳。偶尔的,斯蒂芬还会跑出来,主动邀埃里耶享用下午茶。不晓得为什么,艾媚烤的松饼非常美味,令埃里耶极度怀念在法国乡村的安逸假期生活。 “埃里耶先生,其实我的孤独,是女人无法填补的。”斯蒂芬常常会这样感叹。 “那要什么来填补?金钱?”埃里耶笑眯眯的,这样的午后,这样的阳台,除了下午茶同伴不太让他惬意之外,其余部分几近完美。 “难道钱这个东西能缺了?有了钱,才会有女人,有一切。”斯蒂芬啜了一口茶,阳光落在他金色的眉毛上。让周遭光线都围着他转,似乎是漂亮男人的专利。埃里耶隐隐有些嫉妒,但只要看一看艾媚走火入魔的神情,便很快释怀了。 “有些女人,你没钱她也跟你,那对你来讲,不是最大的财富么?” “你是指她?”斯蒂芬瞟了一眼书房,门虚掩着,露出艾媚翻书的侧脸,旗袍上的金紫色芙蓉一团团盛开。不知为什么,她的少妇装扮令埃里耶有些心痛。 “我应该说天真呢,还是太善良?”斯蒂芬继续冷笑,丝毫不曾在乎是否会让艾媚听见,“人与动物的相似之处在于,都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艾媚不是我要的女人。” “只是棋子?”埃里耶咄咄逼人。 “嗯,有些人,只适宜做棋子。” 斯蒂芬直言不讳的态度让埃里耶颇为意外,但他知道,对方如今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清白的,审问他会非常困难。 “斯蒂芬,那两个入室劫杀高文的俄国人说,你曾经讲过,即便你没在这桩凶案中分得一分一厘的赃款,你也是最后的赢家。这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至今都没想通过。”埃里耶深吸一口气,道,“但是,您这番豪言倒是激励我了,我最看不得罪犯在侦探面前自称胜者。如果说你们都是艺术家,那么侦探就是艺术品鉴定人,你们的作品完不完美,还得我们说了算。” “没错。”斯蒂芬抹了抹嘴角,浮起一个蛊惑的笑,“那到时还望您多多指点。” “要吃点咸点心哇?”艾媚从书房内探出头来问道。 在琪芸身上,旭仔闻到一股久违的气息,妩媚的,缠人的,贫瘠的,似进入尾调的香水,有诀别感。他紧紧抱住她,欲从她体内挖掘一点温良。孰料她终是平淡如水,**平平地贴在胸前,身材鱼一般修长,只在臀部微微滑出一个橄榄型弧度。 “我可一直当你对女人没那兴致呢,原来竟能厉害成这样啊……”她在他下面**,他望住她的面孔,像观察某个稀奇物种。 “来,再来。”她抱住他,用力往自己内部刺探起来,“你若能再来一次,我就服你。” 他有些激动起来,器官在她体内抽搐伸张,但脑子里却在推开她:“我不需要你服我。” 话毕,他竟真的从她身上抽离出来,旋即走进浴室,全然不顾她欲求不满的愤慨。于是她跟着站起来,走入浴室,对正在冲洗的他恨恨道:“你以为这样就能了结了?我告诉你,秦亚哲不会放过你的!他已经把施常云和朱芳华都做掉了!” 他果然愣了一下,遂继续清洗身上的汗液。琪芸在他矮小健壮的躯体上,看见了诸多陌生的东西,譬如情爱、妒意,以及疲惫。她承认自己终究也无法弄明白任何一个男人的想法,这大抵便是她与小胡蝶的区别,后者总有办法让男人围着她转,她却只能出现在银幕上,远距离释放魅力,才能颠倒众生。冯刚曾经私下讲过这样的话:“我第一次看到琪芸,觉得她没什么吸引力,无非是脸盘子娇小,特别上镜罢了。但透过镜头去看她,她的气质姿色是丝毫不输上官珏儿的,真是奇怪。” 所以琪芸面对真实的男人,总是失些底气,所以想着,或者与旭仔没有肌肤之亲会好一些?被对方这么样厌弃,着实令她懊恼,尤其是这样今朝不知明朝事的“小赤佬”。 “侬讲清爽,侬是不是想不认账?侬杀得了侬老板,就杀得了我!侬有本事,现在就杀掉我,大家都好过!”这气话一说出口,她便有些后悔,之前对邢志刚的痴,抵不过她对尊严的需求,于是便让他这么样去了;但旭仔实际上有些像她兄长,也是傲慢而纤细的。童年在家乡的时候,会一面吃她做的豆腐,一面眉头紧皱,为这一年的庄稼收成操心。 这个忧虑的表情,终究决定了她后来的命运。 此时,睡房外“笃笃”两声轻响,将二人尴尬的僵持气氛登时打散了。娘姨在门外怯生生道:“琪芸小姐,有人寻。” “啥人?”她边问边走出浴室,披了件晨褛,将腰带系紧。 外头过了好一歇才有了回复:“是……是个记者。” “先把他名片递进来,我看一看。” 正说着,旭仔也已穿好衬衫长裤,将一支手枪插在腰后。那支枪自琪芸交予他之后,便像长在他身上的一块肉。他埋头穿鞋的时候,外头娘姨又道:“伊讲伊忘记带来,报个名字可以哇?” “不行唉,当我是什么?谁都可以采访的么?也没个预约!”琪芸一面假装动气,一面迅速换上毛衣和长裤,同时与旭仔对望一眼。 只是这一眼,便将先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了。 “伊讲伊预约过的,是秘书忘记掉了。” “哪里会有忘记掉的事情?瞎搭糊涂乱讲!” 琪芸猛地将门打开,正欲对着神色凝重的娘姨一通吼。 孰料那娘姨却愣愣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喉间绽开一个洞,血浆喷溅在琪芸雪白的面孔上…… 琪芸没有尖叫,却是顺势将娘姨一抱,便疾速退后。几声枪响,那娘姨头颅上又开了几个血洞,遂被琪芸推到一边。旭仔此时也已经拔枪向袭击者开火,但对方动作异常灵敏,很快便闪过了,躲在门框外头,只露一支枪管进行还击。火花在地板上不住弹跳,几个空弹壳擦过琪芸的面孔,她已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血,哪些又是娘姨的,只猫着腰躲在旭仔后头。 “你从窗口跳出去。”旭仔艰难地回过头来看她。 “那你呢?”她看出他已受了伤,却不知伤在哪里,只得咬牙移至窗边,将窗子打开。只听得“啵啵”两声闷响,琪芸直觉肩部一阵灼烫,她跳下窗台,重新与旭仔贴在一道。 两个人这才发现,已经逃不掉了。 “扑街!” 旭仔怒骂一声,挣扎着将床垫竖起,迎着睡房口的枪弹前进,后边的杀手也已跳窗进入室内。琪芸抹开眼前的血污,试图看清楚对方,对方的礼帽帽檐压得极低,遮住了眼睛。 “东西在哪儿?” 那人已用枪抵住琪芸的眉心。她肩部的热流尚未褪尽,所以还感觉不到痛楚,一只手下意识地搭在旭仔的小腿上,却摸到一把咸湿的血液。他果然受了伤! 另一个杀手也已停止射击,走进房内,一声不响地开始翻弄。 “告诉秦亚哲,东西已经被我卖了!”琪芸恨恨道,她知道自己还在不停流血。 “卖去了哪里?钱呢?”那个干掉了娘姨的杀手追问,声音里有种别致的铿锵感。 琪芸不再讲话。 杀手冷不丁往旭仔另一条健全的腿上开了一枪,旭仔遂大叫了一声,双眸喷出怒火。 “不……不晓得!” 杀手点头道:“很好,最好所有人都不晓得。” 话毕,将枪管再次举向琪芸的眉心。 “我晓得!你们等一等!我晓得!我带你们去拿!” 两个杀手与琪芸一样露出错愕的表情,因那口口声声讲“晓得”的年轻女子,站在一片狼藉的睡房门口,双手抱在脑后,神色紧张而兴奋。 旭仔勉强回头去看,那女人很眼熟,像是从前在百乐门上过班的一个香烟妹。紧接着,从香烟妹身后又钻出一个书生模样的男人来,同样神色惶恐。 两个杀手面面相觑,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用枪管将帽檐往上顶了顶,露出一对极富朝气的眉眼,左眼皮上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斑。 “哈哈!”那眼皮上有红斑的杀手突然笑了两声,将枪口指向杜春晓与夏冰。 夏冰忙将身体挡在前头,虽然已吓得手脚打战,行动还是英勇的:“我……我带你们去!但……但你们要……要放了他们!” 杀手刚要张口,突然胸口绽开一朵血花,他自己似乎亦有些不相信,抬手抚摸了一下不住流血的伤口,才缓缓倒下。另一个杀手显然有些慌乱,对住夏冰猛烈射击。 杜春晓忙将夏冰的头颅摁下,二人一起扑倒在地。子弹在他们头顶呼啸而过,夏冰完全不敢抬头,只在心中念了几百遍的“阿弥陀佛”,直念到一记明快响亮的笑声在上方响起:“哈哈!希望我没有迟到。” 夏冰这才仰起脑袋,怒视着乐呵呵的埃里耶。 杜春晓也站起来,看着被撂倒在地的两个杀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真奇怪啊,杜小姐。”埃里耶用轻快的语气道,“按您的个性,一定不会在意这两个人的性命,怎么在那么危险的时刻跳出来救人了呢?” “因为在阿加莎女士的小说里,波洛侦探总要在好几个嫌疑人面前解开谜底,揪出真凶。如果人太少,我会觉得自己还不够像个侦探。”杜春晓答得理直气壮,眼里闪烁着希望之光。 2 毕小青站在客厅内,腰杆笔直,面色铁青。秦亚哲则坐于酸枝椅上,悠悠然喝一盏茶,他似乎一点也不急,只等答案揭晓的一刻。埃里耶东张西望,似乎......

  1. 摘选4:
  2. ...珠子打量他,“有些事情,你能管,有些事情,却是不能管的。你听我劝,回去吧。起码现在还有大烟抽,有茶喝,若再多管闲事儿,说不定后头连这个都没了。” “如此说来,您确是知道些内情?”唐晖紧追不放,“那些我不能管的事儿到底是什么?月老板的死是不是与你有关?” 老何不再作答,径直走下茶楼去了。 次日,唐晖收到消息,讲这位昔日的月家大管家在家中自尽,尸体被发现时,喉中塞满了鸦片......

  1. 摘选5:
  2. ...脸上生满了老人斑,但眼镜片后头的一双眼却透着精光,且动作灵活,有一种与年纪背道而驰的动力。所以旭仔只觉得伤口微微刺痛,绝对在承受范围之内。待料理完断指,被推到饭桌前的辰光,他已是一身轻松。 桌上摆着一大盆小米粥,一份小笼包,一碟榨菜,并一个砧板碎肉炖豆腐。他未曾觉得饿,却还是机械地坐了下来。左右手都已没了食指,只得用大拇指和中指贴合,夹起一个大大的银汤匙来。舀了一勺粥,温温地含在......

  1. 摘选6:
  2. ...片场接她吃饭的,孰料刚踏进门槛便与被导演骂哭的上官珏儿撞个正着,所以他未与她交谈之前,便已接触到她的身体了,感觉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身板薄,命更薄。 “我教老张送你,你也辛苦了,在这里帮了好几天忙。”他少不得要客气一下,却见琪芸面上的微笑丝毫没有深半分。到底是演员,晓得什么场合摆什么样的脸色。 她忙道:“施老板两只眼圈都是黑黑的,还是搭我一道回去困一歇?” 他苦笑摇......

  1. 摘选7:
  2. ...由得开始抽搐,未曾想已被他死死压住,**甚至阻止了她的紧张,她感到私处还在不断起伏,于是想索性放弃抵抗,尽情享受。 “你早就想这样了吧?” 她拿眼神与他对话,想告诉他一些感受,以及弥留之际的某些依恋。濒死一刻,她竟有些欣喜,因是死在自己最爱的男人手里。 邢志刚放开手的时候,燕姐双目微张,眼角还挂了一滴泪。他退出她尚且柔软的身体,走进浴室里,到这一刻,他还是有些不信她已经......

  1. 摘选8:
  2. ...唐晖瞬间有些迷失,直到上官珏儿的嘴唇送上,将他包围在更深幽的饥渴里。 他终于看清她被光线渲染成淡粉的裸体,原来有些部分并非他想象中那样。淡褐的**周围有一晕樱粉般的余韵,小腹白得耀眼,沿着那里微凸的纹路亲吻,可以吻到左侧一粒细小的胎痣。她动作有些急迫,像是强行将他塞入体内的,那里还是干涩的,所以抵进的辰光她忍不住叫了一声。他有些迟疑,却见她含泪将额头抵在他胸前,似是要抓住一些早已远......

  1. 摘选9:
  2. ... 她忙满口应允,去找邢志刚商议了。 米露露这边厢却端起那碗鸡丝粥狼吞虎咽起来,她深知舞客与嫖客的审美差异,后者不指望“窈窕淑女”,前凸后翘才最受追捧。 竞选头一日,米露露因是舞厅小姐,只得一面单打独斗,一面掂量群玉坊那些烟花女子风情几何,遂愈发自信起来。诚然,她米露露姿色撩人,又会些洋文,妖冶里还掺了一点儿性感野猫般的特殊气质,相较那些面上气质如兰,却开腔讲不得两句话......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最新章节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王向葵,郭睿著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无弹窗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是一本全本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全文阅读,免费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下载,免费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王向葵,郭睿著】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王向葵,郭睿著】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写作者【王向葵,郭睿著】!我们共同期待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写作者:【王向葵,郭睿著】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最新章节-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全文阅读-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全文txt下载-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书迷评论

  • 将门嫡女:美人谋最新章节

        武昭帝十七年春初,战家满门战死沙场,奸人传书只道战家因通敌而失守五城,已被诛杀,与此同时战皇后被污蔑毒杀贵妃之子,武昭帝废其位,将其打入天牢,随后武昭帝御驾亲征于庸城,十万南晋将士对战三十万北燕勇士,一时尸横遍野,引得寒鸦落满枯树。武昭十七深冬,皇帝大败,被兵困于庸城,一小部分人将皇帝护送离开,退无可退之处却惊现废后,她战马红樱枪,染血而来,为护他终于去了,他被逼退无可退,抱着废后坠入深崖,不曾想一朝回首,醒来却发现,于国子监的学堂里,他伏案睡着了。这是一次重生,他本有意向佳人,奈何佳人的瓜腾不顺着他长了,既然不顺着,那就干脆把瓜苗全搬自个儿府上来算了!

  • 超神战纪.DAY OF RETURN最新章节

        哪一个民族也有属於自己的创世神话,鬼神的确曾与我们同在┅┅
        经过数千年的时间,在我们失去信仰也失去自我的今日,神话时代重临,神与魔、神与神、神与人┅┅谱出一场又一场战曲。这段段纪事,就是超神战纪,神话回归的日子也就是DAY OF RETURN。
        我尝试告诉大家一个史诗式的大长篇神话故事。
        以往的《21世纪神魔攻略》,再次回来天堂和大家见面了。

  • <b><font color="#FF0000&最新章节

        男性同志中篇小说
        买卖的关系
        也许有过爱情

  • 快穿之攻略那个男神最新章节

        白小笛含恨而死,下辈子都不想再看到高富帅了?不,有个坑爹的快穿系统,告诉她要成为21世纪虐渣女强的第一人,绑定后就开挂!美貌技能全都有,各路男神统统到手,复仇打脸不要太爽!【系统: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 傲龙狂少最新章节

        要么成王,要么成蚁,遇见了你,我便许你江山美墨如画,戎马一生,可最后我只能许你一世无忧,一生繁华,若破此誓,我灭其全。我们的爱能被我自己那颗伤透的心原谅吗?

  • 魔战异刃最新章节

        妖帝昊冥率领圣军对抗魔族,身怀轩云宫的九幽诀,斩七彩冰蟒,杀毒蝎,率领无人能敌的战神,使用最终奥义:紫罗极火,最终统治大陆,威震敌族。

  • 诡井最新章节

        李剑南得到村里银杏树灵八姥爷的垂青,传授其银杏树枝带助他打通身体的七经八脉又得到他父亲留给他的《圣通宝鉴》开始走上修炼道术的路,成为后来阻止柳如烟练制不死神药的主战神柳如烟杀死了他的父母,因此在柳如烟成功炼制不死神药太岁之后,他吃掉了太岁得到了和柳如烟抗衡的本钱。因为主角吃掉了太岁使得柳如烟的计划失败,柳如烟为了得到他体内的血液两个人也就展开了一场追杀。最终他杀死了柳如烟,成功地为父母报了仇。

  • 天道启灵师最新章节

        苍生无罪,天帝不仁,十年观天,一朝画道天道启灵图,拨乱反正!

  • 村祸最新章节

        我把女朋友带回了家,没曾想隔壁邻居家当晚就发生了凶杀案,没想到却让女友卷入了一场风波,然后失踪。而当我再次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

  • 随身带着个世界最新章节

        双失青年陈武无意中得到了一个空间世界,空间内植物生长速度翻倍,能让动物增加灵性,无聊时卖卖菜,养养鱼,种种人参,遛遛狗,钞票在手,人间都市,任我逍遥。

  • 日久成婚:独宠偷心小萌妻最新章节

        “总裁,有媒体打电话来,说拍到夫人跟陌生男人进了酒吧……”“随她。”“总裁,今天刚收到几张照片,夫人挽着一个男人进了内衣店……”“随她!”“总裁……”助理为难的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前冷冽霸气的男人,不敢开口。“夫人又怎么了?”陆毅然皱着眉头刚问了一声,就听到某个小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陆毅然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我每次跟你出门都会被偷拍,你还我清白!”陆毅然目光变柔,站起身走到小女人身边,“回家还你清白,我亲自……”

  • 乡村小财神最新章节

        李宸意外在财神庙将一只千年金蟾妖释放了出来,而为了得到大自由的金蟾答应了仙人会保护有缘人百年富贵,于是金蟾和李宸签订了荣辱与共的仙灵契约。金蟾想尽办法让李宸成为土豪,李宸想尽办法氪金修仙,一人一妖配合默契。邻居小妹妹,青梅竹马小美人,任性妄为二代千金,修行门派妙仙子,各路美女紧追不舍。乡村小财神,尽显英雄本色

  • 逍遥小天师最新章节

        阎王是我把兄弟,胸猛女鬼主动送入怀;
        会轻功分身,能捉鬼盗墓,咦,你看,这儿个女鬼有点萌!

  • 世子妃狗腿日常最新章节

        赵忆儿是个公主,却一直住在冷宫里。母亲临终之时告诉她:“祸从口出。忆儿,舌头,是天底下最害人的东西。”自此之后,赵忆儿,成为人尽皆知的哑女。可是好像哑女也有春天?一次的偶然相遇,两次的巧合邂逅,三次的相思相守,真能如愿以偿吗?他是敌国的太子,为了自己的国家留在敌国做质子,抛光养晦。得知忆儿身份,有心利用,竟不想变成真情流露。狼烟起,复仇雪耻,真情不减,针锋相对,他们将何去何从?

  • 王妃日日想和离最新章节

        前世叶非晚被封卿打入冷院郁郁而终,哪想一朝重生,竟重生在赐婚后。
        叶非晚再不动情,作天作地、“勾三搭四”、为封卿纳妾填房、敬而远之,只求一封和离书。
        未曾想,那封卿终于被惹恼应下和离,却在第二日诡异的反悔了,开始漫漫追妻路。
        她跑他堵,她退他进,她捻酸他便砸了醋坛子,她要红杏出墙……
        某王爷:乖,前世今生,没人比本王更眼瞎。
        叶非晚:……
        后来。
        “娘子想要睥睨天下还是遍览江湖?”
        “有何区别?”
        “你若要天下,便是弑神弑佛,本王也给你夺了来。”
        “那江湖?”
        “舍王位,弃功名,此生白首不离!”

  • 菩提双叶最新章节

        人类历史上最匪夷所思的文物“失窃”案;揭开东西方两大古文明间的隐秘关联。玛雅文化预言的“灭世危机”真的已经过去?托土盖罗石板上第九个字符是什么含义?在菩提叶下悟得正道的只有佛陀一人?在公元前,跨越一万五千公里传递的信息到底是什么?科技的发展真的能推动人类命运的历程?对生命价值的思考,是否能让人类摆脱自我毁灭的滑轨?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如来。

  • 我被那个吃醋精赖上了最新章节

        莫灏宸与洛晚心本是仇人,可是莫灏宸却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了洛晚心,不但喜欢,还无时无刻撩她宠她。最重要的一点是随时随地吃醋霸道。    某日:    “洛晚心,你为什么总是害我?”    洛晚心一脸懵逼看他,“我害你什么了?”    莫灏宸勾唇,“害我这么喜欢你!”    话落猛地,把面前的女子扑倒了。    又某日:    洛晚心霸气地在男人身前的桌上一拍,目光决然:“莫灏宸,我要跟你分手。”    男人忽然轻笑,扯了扯领带,身姿慵懒地靠在了椅子上看她:“想好了?”    洛晚心忽然心虚,底气有些不足着:“当……当然!”    莫灏宸起身,一步步靠近她,最终把她按在了墙上,声线低沉:“真要分?”    “真分……”    “确定?”    “确定……”    “不再考虑一下?”    “那……我再考虑一下?”    男人失笑,眉眼宠溺:“好。”

  • 万古第一婿1最新章节

        许无舟穿越了,惊愕的他发现自己成了上门女婿,不只是公认的废物蛀虫,还在新婚之夜躺在了新娘闺蜜的床上。吃顿饭却误入青楼,清冷的妻子对他失望透顶,老丈人打发他去家族武堂,任他任生任灭。可他却因为穿越,得到了一只破破烂烂需要依靠吞万物才能修复的轮回碗,而每修复一道裂缝就会反馈他力量。吞一块铁,获得一牛之力;吞一块银,境界提升一重;吞一块金,战技修至大成。……于是,许无舟开启了他放荡不羁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