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未亮 ,医院里灯火通明。

    王歇气喘吁吁地冲到医院大厅里,凭着辛善稔的气息找到甘甜的病房。

    空无一人。

    她们去了哪里?

    王歇本想退出去,但转念一想,又推门进来了。

    他看着病房内的几个水杯子,伸出手指,在每个杯子的杯沿儿抹了一下。他自言自语道:

    “师妹,我已经安静了这许久,也经过了你们的考验。只要你嫁给我,我就不会让这毒发作,你身边在乎的人,我也在乎。”……

    凌晨四点。

    医院的妇产科住院楼,一楼候诊大厅里,坐了60多人。

    大家没有任何交流,只是呆坐着,室内安静得如同无人之境。所有人服饰各异,横古跨今。

    保安走过来,想开口问一问,愣是没敢开口。他只好叫来更多的保安,一起盯着众人,避免生事。

    ......

    三楼产房外。

    待产室。

    在公立医院虽然也有独立病房,但待产室仍然是几名产妇同时在待产。

    甘甜此时虽然并没有痛呼出声,但她已经的确疼痛难忍。

    每个产妇可以有一人陪在待产室中。章弘昱被二姐强行拉出了待产室,留了周丝萍在里面。

    “人家里面都是产妇,人家老公都在外等待,抽烟,你往里冲什么啊?”章弘芸看着弟弟这六神无主的样子,就好气又好笑。

    李金生挂了甘美的电话就走了过来,无奈地说:

    “甘美在外地出差,刚才赶回来的路上,车抛锚在高速上,只能等天亮救援。”

    “这里人手够了,让姐姐不要着急。”章弘昱说。

    李金生刚要再说些什么,章弘芸的电话响了:

    “什么?失火了?也失窃了?到底怎么回事......”她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分贝。

    李金生的眉头皱得的更紧了。

    挂掉电话,章弘芸焦急地看了一眼产房的方向:

    “老妈终于解决掉了那个棘手的合同,正在往京都赶的时候,居然接到电话,大兴店失火了。我现在得过去一趟......甘甜这里......”

    李金生点点头:“快去,不要再有财务损失和人员受伤。”

    看着章弘芸焦急离开的背影,李金生有一点不安。

    这时,从待产室走出来一个小护士,拿着一张单子喊道:

    “甘甜家属。”

    李金生和章弘昱,包括蹲在门口的辛善稔都迎了上去。

    “后楼的药房,要取一下药,谁去?”护士的眼睛扫过三人。

    章弘昱赶紧接过来:“我去。”他刚一转身,被李金生揪了回来。

    “你打电话来让小曲去,不就行了?这个时候你怎么能走开?”

    章弘昱一拍脑门,糊涂了。

    他马上给小曲打电话:

    “小曲,你在哪儿,到三楼来。”

    小曲在那边气喘吁吁:

    “章总,我被困了。我在地下车库,找不到电梯口了,我刚才就想着,可以上去跑个腿帮个忙什么的。结果,我完全找不到出口了,我上了车,想把车开到地面上。结果停车场的出车口也找不到了。”

    章弘昱顿感意外:“这是什么逻辑?你是不是转了向?”

    “没有章总,我是专业玩儿车出身,我怎么会转向呢?太奇怪了。”

    李金生抬头看了一眼护士,对章弘昱说:

    “把单子给我,我去拿药。”

    他接过单子,面色凝重地对章弘昱说:

    “记住,不管发生任何事,你和小辛都不可以离开这里,任何事。就算有人来告诉你‘李金生刚刚死了’,你都不可以离开,就守在这儿,听见了吗?”

    章弘昱看见了李金生眼里的不同寻常,郑重地点点头。

    李金生捏着药单,来到走廊尽头的电梯口。

    他冷着脸,低沉地说:

    “你们真当我是死了?是不是看我脾气好,就觉得我不开杀戒?”他冷冷一笑,似是警告,又似是自言自语:

    “今天就算赔上我十世的修行,我也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敬畏!”

    此时此刻,李金生已经明白,医院附近危机四伏,各路人马不知敌友,都是为了甘甜和肚子里的孩子而来。刚刚发生的所有事,都透着诡异。

    他周身燃烧着紫色的愤怒之火,吓得过往小鬼狼狈逃窜。

    李金生从电梯下到一楼,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后面的药房,窗口处有人值班,西药和中药是两个窗口。

    他在西药窗口递过单子,看着工作人员捡药,贴标签。然后直接扔给他。

    “没有个塑料袋子吗?这么零碎我可能没办法拿。”

    工作人员头也不抬,慵懒说道:

    “没袋儿,自己抱着。”

    李金生片刻的愤怒之后,释然了。他没有时间在琐事上掰扯,转身往回走。

    转个弯,他再次来到刚才经过的长走廊。往产科电梯的方向走去。

    然而,他一直走不到尽头。

    李金生把手里的药放在窗台上,掏出一长符纸,往空气中一扔:“呲”符纸开始自燃起来,在空中打了几个璇儿,往前面飞去。

    寂静的走廊里传来尖叫的声音:

    “啊......烧死我了,疼啊......”

    李金生抱着药继续往前走。

    十几秒之后,他就走到了电梯口,再没有任何障碍。

    回到到待产室外,李金生抓住了一个正准备推门而入的医生:

    “大夫,这是甘甜的药,我已经取回来了。麻烦您给带进去吧。”

    医生拿起几种药看了看,皱眉问道:

    “这药哪儿来的?谁开的?”

    “这是刚才从里面出来一个小护士,给了一张单子让去抓药的。我对西药不懂,我也没看,怎么了,我抓错了吗?”

    医生没有回答,再次说道:“你把开药单子给我看一下。”

    李金生赶紧掏出单子。

    医生看着单子,脸色发白:

    “这个单子上的日期是2009年12月的你看不见吗?药局的人,电脑上查不到记录也不可能拿药给你啊,可是你这药又真是刚刚贴上去的,这太奇怪了。

    关键是,这个药是米非司酮,这个药是依沙吖啶,这......这是用来引产的药物,不是产妇用来助产的。”

    章弘昱吓得面无人色。

    辛善稔忽然感受到一股怨气在四周游荡。李金生也感受到了,他冷冷说道:

    “看来,有人驱动了这个医院里死去的所有怨灵,我们几人,就是今天的标的物。”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之 第四百二十五章 这是用来引产是作者淘其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之 第四百二十五章 这是用来引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淘其写的《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之 第四百二十五章 这是用来引产是作者淘其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之 第四百二十五章 这是用来引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淘其写的《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最新章节- 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全文阅读- 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txt下载- 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百二十五章 这是用来引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天才五宝:爹地甜宠俏妈咪》书迷评论

  • 超神快递系统最新章节

        “你,想要力量吗?”“那还不麻溜的去送快递!”快递小哥穿越异世,本以为可以学着小说主角一样借着外挂一路顺风顺水走上人生巅峰,却不想他的外挂竟然是让他重操旧业?!送快递就能获经验升级,送快递就能得积分换神器,送快递就能遍地收小弟。其实这么一想……送快递,挺好。“开门,顺风快递!”?

  • 躺下!格格大人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霍格格的牙掉了!rn第二次见面,曲王梓的牙掉了!rn这逗比萌作家与面冷心热腹黑牙医的对战交锋!rn这是一个以牙还牙的悲伤故事!rn斗着斗着,就成了爱情rn

  • 爆萌宠妃:陛下好难缠最新章节

        传言中她忤逆龙神,穿过天湖蜿蜒而下,是带着一百零八名少女逃出生天的龙女,世人敬她,畏她,恨她。可笑她不过是个模糊了记忆,只能靠着一身果敢和正气在北境国苟延残喘的异时空少女。四国纷争,不慎竟被卷入其中,风云色变,狂风骤雨,深藏在天湖底的秘密也随之被揭开。原本活着就已经是辛苦,门前偏生总有妖孽扰!“堂堂一个北境国的王,整日呆在我身边作甚!”那人眉梢带清风似的笑意,红唇微勾:“月朗星稀,霜寒露重,朕怕三月冷了,特意送过来让你抱着取暖的。”你对我有这么好?!

  • 农门娇妻:将军要耕田最新章节

        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背叛竟让她得到了两个软萌小包子!是命运作弄还是上天垂怜?要带着亲人发家致富却被极品亲戚闹翻了天,丁悦忙着斗极品,打坏蛋,奈何将军赖着要耕田!养着包子养男人,丁悦表示不能淡定,“大将军应开疆扩土、保家卫国!”某妖孽含情脉脉、深情凝视,“有你的地方才有家,你就是我要保护的国!”

  • 都市极品嚣张高手最新章节

        【都市火爆热书】嚣张是他的个性,装逼是他的爱好,纠缠美女是他的本性。强者回归的萧璋就是这么的嚣张!!!js330

  • 阴魂杂货铺最新章节

        开一家专门卖东西给鬼的杂货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李向阳,干的就是这行。

  • 都市解怨人最新章节

        提起鬼这种东西,大家应该都感觉这是最可怕的东西。不过我却要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其实有比鬼更可怕千百倍的东西,不错,那就是人心!二十年和不断鬼打交道的经历,亲情、爱情、仇恨……让我告诉你一个和你想象中完全不同的灵异世界!

  • BOSS老公,请放手!最新章节

        他是俊美邪魅的帝氏财团BOSS,没嫁之前,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冷漠到了骨子里。婚后没多久,从没踏入她房门的老公一纸离婚协议将她扫地出门。再见时,她绕着他走:“我们已经离婚了。”“婚是离了,房还没洞过。”他轻哼一声,将她抵在墙角……“滚吧!”他却不依不饶:“洞房都补了,婚也一块复了吧。”“你要不要脸了!”她破口大骂。BOSS大人邪邪笑道:“我不要脸,我要你。”

  • 大唐之最强帝王最新章节

        因为研究时空虫洞失败,导致李泰穿越到了同名的卫王李泰身上。来到了大唐,太子李承乾还有机会谋反吗?自己还会因为涉嫌谋嫡,而被贬为郡王吗?既然来到了大唐,大唐还会用公主去和亲吗?武则天还能篡夺大唐江山吗?注定李泰将成为大唐之最强帝王。

  • 女主黑化中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安小艺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大庆国——那个存在于她刚掐过的言情小说《天女》中的强大国家。穿越就穿越吧,反正这穿越剧天天看的年头,她也算是不落伍了不是?抱着这样的念头,安小艺决定得过且过,谁知道,刚一出门就碰见了那个传说中高贵冷艳的女主迟辛。安小艺静默片刻,忽然就爆发了:穿越走一遭,她怎么能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便宜了那些和她在评论区互掐的小婊砸!于是,安小艺简单粗暴而专一地开始了自己的大计——怼女主。然而,事情的发展怎么好像不太对?“姑娘蕙质兰心,自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美人。”“女主”迟辛眼光灼灼,火辣辣的目光简直要在她身上戳出几个窟窿,安小艺下意识感觉不对,却不知“女主”已经布好陷阱,只等她一步步走到自己身边,从此再无逃离的可能。

  • 地球守护者最新章节

        他,一个普通的农民,饱受生活蹂躏,偶然之下得到奇遇,从此人生如开了挂,在得知不明力量,打上地球核心能源主意的时候,看他是如何一步步探索,一步步不停穿越宇宙,强大自己,保卫地球的!

  • 大航海之黑帆帝国最新章节

        他,米海尔.迈克尔,是一个狡猾,唯利是图的海盗。    他,游荡在黑海岸,前进在迷失之海,与巨人为友,与幽灵贸易。    权力、财富和女人,不是我的全部,但是却是我的最爱。    这是一个关于阴谋与荣耀的故事,激荡的大航海时代,炮火轰鸣……    注:低魔世界

  • 神级大明星最新章节

        尼玛的世界大条了,蹲个厕所的功夫居然穿越了!
        世界框架被更改,抖音成了天庭版!世界瞧着也就差不多,但是!
        【叮——嫦娥关注了你。】
        【叮——水德星君打赏到账!】
        ……
        最最最重要的是!吟个诗,抄个词,居然成了旷世纪佳作!
        做歌曲,火爆电视网络,在随便搞个文学作品啥的一不留神就成了大神了!
        艾玛,文抄公的世界太美妙……

  • 窈窕公主,君子好逑最新章节

        叽里咕噜啰里吧嗦版:怀襄永远得的那天,在那个落日熔金的傍晚,遇上的那个清风霁月般的朗朗少年。少年青衣缓带,陌上风流。只一眼,便万年。然则风云骤变,少时爱人突然消失;血脉至亲欺骗多年;皇权之路刀光剑影;挚情挚爱生死离别……从此以往,宫阙之巅,长剑舞。金戈铁马,烽烟覆。九州山河,皇权阻。良辰好景,美酒祝。壮志豪情,归黄

  • 诸天之上最新章节

        鸿蒙起源,开天辟地、域外混乱,诸祖征伐
        末法时代,仙皇出世、诸天横空,神庭镇乱
        且看陈小石逆天而行,平定诸天八方之乱。

  • 诡事异闻录最新章节

        文思是个社会版的记者,好奇心过剩,烧死在车里却没有叫喊也没有开门的一家人、十一楼的窗外传来婴儿的哭声……诡事发生,午夜惊魂!

  • 网游:从剑圣开始无敌最新章节

        林枫穿到游戏异界,砍了三年的新手史莱姆。
        【叮,挥剑1亿次,获得亿剑客称号】
        【叮,只砍史莱姆,情有独钟,亿剑客称号进化为独剑仙】
        【叮,用剑无伤,独剑仙称号进化为剑圣】
        自此,林枫踏上剑圣之路,众生皆参拜。

  • 重生之我变成了棺材最新章节

        一个意外,关牧穿越了,然而却失去肉身变成了一口棺材。
        没等他回过神来,四个黝黑的大汉把手伸到了他的棺材底下面……
        (隐约的Bgm响起)
        自此,凡界里流传出一个喜欢偷尸体的妖棺传说……

    本章内容提要:
    ...    天还未亮 ,医院里灯火通明。     王歇气喘吁吁地冲到医院大厅里,凭着辛善稔的气息找到甘甜的病房。     空无一人。     她们去了哪里?     王歇本想退出去,但转念一想,又推门进来了。     他看着病房内的几个水杯子,伸出手指,在每个杯子的杯沿儿抹了一下。他自言自语道:     “师妹,我已经安静了这许久,也经过了你们......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