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青华,天宫神仙,他们都叫我天尊,因为放眼整个仙界,找不到几个比我年纪还大的神仙。我活了十七万年,看淡世间一切,是几万年前辞了天宫职位在三阙宫中安享晚年的,我也记不太清了。从前的事情太过久远,记不清也没必要记清,天宫中一班老神仙向来多事,我做过的事情,大约他们都一件不漏的记在了天宫神仙史册中。我居住的宫殿叫三阙宫,在天宫极为僻静处,似乎年纪大了,便不大爱热闹了,寻个依山傍水的地方理理佛参参经,倒也悠闲。三阙宫中自有仙娥仙史伺候,同外界不大打交道,而我天生性子冷淡不爱交际,于是乎三阙宫中便鲜少有人问津。除了十万年前囚竹的不请自来。囚竹是天宫上神,位分算起来……不及我高,但是也不低。可是他一介上神,居然有梦游的毛病,这要是传出去,确实不大有脸面。所以当他一夜梦游进了我的三阙宫占了我的床美美睡了一夜之后,次日醒来蹲在门口思考了半晌,便毅然决然的要留在我的三阙宫中。这一留,就是十万年。他对外宣称垂涎我三阙宫内的美景,一面之后再不能忘,又可怜我孤家寡人孤苦伶仃无人相伴,便前来为我解闷。他这一番说辞,极力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听起来好似是我受了他的不少恩惠。我未同他计较,三阙宫内房屋众多,他若是有意前来居住,随意挑选一间住下便是了。于是他不客气的霸占了我原本的房间,还将我这个东道主赶了出去。我一直惊讶于我的平静随和忍让,我不仅没有同他理论,甚至很好说话的搬进了另一所房间。他并不会长时间的住在我的三阙宫中,时不时的下凡走一遭,去解救在他看来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妙龄女子们。我其实一直很奇怪,我同他性格不同,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却很奇妙的走在了一起。后来我认真想了一想,大约是因为他做的那一盘豆腐。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没什么欲望,也没什么追求,天宫待我不薄,给了我一座三阙宫安享晚年,又让我在日复一日恒古不变的时光中遇见了他。那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做饭,他堂堂一个神仙,会做这些人间的活计,我对此有些些的诧异。后来我才晓得,他这手艺,是从前在人间同一个叫妙娘的女子学的。草长莺飞二月天,初春时节最是多情时节,他瞧着我三阙宫内的柳絮乱飞,嘤嘤挠得人心痒痒。他在一片乱红飞舞的树下感叹大好时光不敢轻负,当下便招来一片祥云去了人间。他一直对我说人间是个有山有水有姑娘的好地方,倘若不去经历一番,便是人生一大遗憾。而我印象中的人间,还是自浮黎元始天尊开天辟地后的荒芜萧瑟,万无一物。对于这样的山水,我着实提不起一星半点的兴趣来。他劝我不动,便恨铁不成钢的数落我孺子不可教,我却依旧不为所动。他去了五十天,却是人间的五十年。五十年,虽不及沧海桑田。可到底也算是一个轮回。他回来时不似从前的神采奕奕,却是颓废了不少,终日躺在杨柳树下望着悠悠湖水,暗自出神。我晓得他此去人间定然有所经历,可是却不晓得该如何开口询问。直到有一日,他在杨柳树下枯坐到晌午时分,人间的午饭时刻,他收了扇子眸中一动,笑嘻嘻站起请我稍等片刻,便没了踪影。我立在他钟爱的杨柳树下观察许久,眼前一潭深水平静无波,一如我此刻止水般的心。我想,他的心情,大约此刻我是无法体会的。我出生于莲花上,苍天为母大地为父,虽不是天生断爱绝情,可经历千千万万年,早已参透七情六欲,生死玄关。于是我猜测,他此番一去如此落寞,八成是在人间受了情伤。按理说这也实在平常,羽化成仙者每隔一段时间便要渡一次劫,囚竹生性风流,自然是情劫最多,他也应该习以为常了。只是他如今这般,想来是动了真情。我虽贵为天尊,却未曾领略过情爱之意味,便是苦思冥想也寻不到适合的理由来劝说安慰,如此纠结着,无意间转身,囚竹已然端了托盘立在不远处。他同我熟稔的笑:“倘若天尊不嫌弃,不如过来尝尝我的手艺!”我天生仙胎,不需要吃食来供养身体,可难得囚竹如此客气,我若是推辞,倒显得我太娇矜了些。于是便点点头,走了过去。清凉的石桌上摆了几样精致的小菜,我略略扫了一扫,不过都是些家常菜,比不得天宫盛宴时的满汉全席,只是看着倒也赏心悦目。他递了一双筷子给我,又倾身为我倒了杯酒,方才坐下,笑道:“都说无酒不成席,今日虽是小晏,多一杯酒倒也多了分雅致。”又指了指桌上菜食:“凡间俗品,想来你不曾吃过。不凡尝尝看,勉强还能入口。”我半是讶然半是好奇,举着筷子犹豫半晌,突然瞧着石桌正中间的那盘豆腐与我甚是投缘,想着佛家为人处世向来都只讲究一个缘字,于是我便顺从本心的挑了块豆腐。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吃人间的菜食,与天宫宴饮截然不同。天宫玉盘珍馐典雅精贵,所食所饮皆是天上人间一等一的上品,蟠桃盛会,玉露琼浆……哪一项不是天上有地上无的,可是这些东西吃得久了,确实无趣。倒是这看似混沌的豆腐,勾起了我沉睡已久的味蕾。小巧豆腐细腻顺滑入口即化,带着清新的桂花香,口留余香。我不曾想到囚竹的手艺竟然如此了得,这豆腐的味道同他平日里的纨绔风流简直不能相提并论,究竟是怎样的过往,才能让囚竹有这样的心思去平心静气做出美味的佳肴来,我不禁有些些的好奇与疑惑。他并未提筷,只是抬眼看着我,见我尝了尝豆腐,突然眉心一动,倾了倾身:“如何?”我点头,不吝啬赞美:“不错。”他突然笑了,笑得满足幸福,他说:“妙娘也最爱吃我做的豆腐。”却是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他垂着眼眸,暗淡的目光盯着那盘豆腐,散落周围的,是三三两两的忧伤。“妙娘是谁?”心底里觉得,那个唤作妙娘的女子,定然非同一般。“妙娘?”他顿了一顿,继而转头,看向悠悠苗圃内开的浓烈的芍药花,缓缓一笑,他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含了三分不真实的悠扬:“她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是我的知己佳人。”该是怎样的女子,才能担得起知己佳人这四个字。囚竹一生多情却不滥情,他虽隔三差五便去人间,却从未做过任何有违天道之事。这次他一去将近两个月,回来后仿佛脱胎换骨,着实令人惊讶。后来我才晓得,那个妙娘,便是他的情劫。所谓劫,过程自然曲折坎坷长路漫漫,倘若度过了,便能摒除杂念法力更上一层楼,倘若度不过,便可能同子修一般,散尽仙力万劫不复。可无论是哪一种结果,渡情劫之人,最终都不能得到心中所爱之人。这便是上天的残忍,便是作为神仙,要放下的牵挂。囚竹回来了,他成功渡了劫,可妙娘呢,妙娘的结果又是如何?我从昆仑镜中,看到了囚竹同妙娘的是是非非,爱恨纠缠。妙娘是茶馆中的抚琴女子,茶馆临江而建,后窗处便是一片天高江阔,白帆点点。那日蒙蒙细雨颇有情调,囚竹闲游于江渚之上,一杆箫声悠悠荡荡,沿着轻缓江水爬上临江茶馆,传入馆中坐在琴边发呆的妙娘的耳中。高山流水遇知音,妙娘闻此箫声忽地心中一动,轻抬柔胰便和了一曲。琴声箫声相得益彰,无不令人心醉。一曲罢了,方觉心中畅快。妙娘移步窗台,囚竹行至馆边,一低眼,一抬头,便生生世世不能忘。飘忽的细雨中囚竹走下游船,登上台阶,潇潇洒洒站在妙娘跟前,轻轻一笑,道:“方才姑娘的琴声,有如天籁,实在令人神往,不晓得姑娘可否赏脸,再为竹某弹上一首,竹某感激不尽。”妙娘灵动的眸子匆匆扫了囚竹一眼,面上如同染上了胭脂般红意撩人,她略略低头,羞涩浅笑,欠身福了一福,婉转嗓音好似清晨雨露中初鸣的黄鹂鸟,清脆悠扬:“倘若公子不嫌弃小女子歌声有辱清听,小女子不甚荣幸!”说罢轻巧转身,浅薄裙角偏偏飞舞,她一袭绿装,正巧配了这早春三月的旖旎风情,叫人想不动心都难。斜斜插着的步摇在她移步时摇晃着,发出泠泠脆音,仿佛她初次开口时的清雅悦耳。她微提裙摆坐下,囚竹立在琴的斜方,眼瞧着那四方窗外的天高云淡,好似在赏景,好似在想她。那日因着有雨,茶馆中散坐着三三两两闲聊吃茶的客人,没有往日的喧闹,更适合安安静静的听一曲琴音。囚竹同妙娘居身二楼,四面窗户开着,清风伴着细雨好奇的溜进来,为沿边的茶座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宛如人间仙境。囚竹同妙娘自此相识相知,一生坎坷磕磕绊绊,却始终无缘相爱相守。天宫仙训,神仙不得与凡人结亲,否则剔除仙骨,永受轮回之苦。这样的苦,我晓得囚竹一定不会在乎,倘若他真心爱上一个人,别说是永受轮回之苦,即便是教他顷刻间没了性命,他也甘之如饴。可是天宫仍有规定,凡神仙与凡人有所牵连,此凡人便会被打入地狱,永受业火煎熬。囚竹爱妙娘如此,怎会舍得妙娘受此苦难,于是他狠下心来同妙娘斩断情根,在妙娘看不见的地方,守护着她。看着她嫁作他人,看着她怀孕生子,看着命运的年轮毫不客气的在她绝美的面容上留下时光走过的痕迹,终于有一天,他亲眼看着她,永远的闭上了眼。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是想吃一口豆腐,可是当豆腐做好放在她面前时,她却一点未动。他晓得,她其实只是想吃,他亲手做的豆腐。斩断情根又能怎样,真正相爱的人,又怎会轻易忘记对方?当我将囚竹同妙娘的事说给雀儿听时,她总是撅着小嘴满脸的不高兴,然后凶巴巴的数落我:我就晓得你不是真的爱我,否则,你怎会轻易就将我忘了。每每此时,我都要花好大的力气,才能哄得她开心。我堂堂天尊,为了个女子奴颜婢膝,当真有失体统。可这样的话,我从不敢在她面前提起,生怕她一个不高兴,我又得费劲心思。我同龙雀的第一次见面,很是奇妙。那时她还是个毛毛躁躁的丫头,装扮成仙娥的模样一本正经的说着谎话,还为了同我套近乎,傻乎乎的凑近千殇草闻了闻,随后大大的赞美了一番。我想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我说千殇草有剧毒时她脸上的表情,几分惊讶几分尴尬,又有几分死里逃生后的窃喜,当真可爱的紧。后来她理所当然的中情毒,我想起她种种前科,本不打算救她,左右不是没什么了不得,但凡有些仙法的人便能解了。可是她在抓耳挠腮中无意间唤出楹素的名字,我迟疑了片刻。楹素是子修的妹妹,子修同莫嘉离开前,我曾答应过子修,会好好照顾楹素。她既唤出了楹素的名字,我便想,也许她是楹素的朋友。所以鬼使神差的,向来不爱管闲事的我,竟然将一个初次见面的黄毛丫头带回了三阙宫。可是一带她回宫殿我便后悔,她身种情毒后如同八爪鱼一般挂在我的身上,面色红润中还不忘时时刻刻占我的便宜。我被她扰得无可奈何,只得施了仙法使她昏睡。醒来后我略施手段,不仅弄清楚她的身份,还晓得了她来天宫的目的,我甚至感觉到,她的体内,流淌的是我心心念念的至纯之血!我本该当即将她扣押,再带她去月灵山救活子修的,可是不晓得为什么,我不仅没有如此,甚至还编了个理由,名正言顺的将七彩琉璃珠送给了她,以助她压制体内的至纯之血。当霖商来问我为何如此时,我竟连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找不出来。后来同她几番来往,我竟对她越来越喜欢,我将她带去月灵山,那么好的一个机会,我竟然放弃了。看着她睡在我面前毫无戒备,我便再也下不去手。为了述夷,她低声下气来同我求潘漾花,一脸讨好的笑,不晓得为什么,我竟隐隐约约羡慕起述夷来。她那么倔强的女子,却肯为了他来求我。我给了她潘漾花,却要了十坛九绝龙氤浆,那时我并不晓得,九绝龙氤浆如此难得,当看见她倒在混着酒味的血泊中时,我才深切的后悔起来。我抱她在怀里,挡下她父王打过来的手。那是我第一次,很明显的保护她。再后来,我竟莫名其妙的,愈发想要保护她。怕她的身份被别人知晓,我将她藏在蓬莱仙岛,大约那两年,是我此生最快乐的日子。即便哄了囚竹做她师父,为她受了雷霆之刑,我也从来不觉得后悔,当她冲我展开笑脸时,我便觉得一切都值得。囚竹一直说我是块木头,不等得情爱为何物,可是当她站在我面前,暖暖冲我笑时,我想我大约感受到了。可是她以为我喜欢的是楹素,所以在我面前,却总是一副战战兢兢唯唯诺诺的样子,不晓得有多少次,我站在远处看她同囚竹嬉笑打闹,我是那么的羡慕。我终于迎来她的爱,在她被囚竹戏耍,一团假火烧得快要死时,同样被囚竹戏耍的还有我这个堂堂天尊,我瞧着她奄奄一息的模样,竟半点也没有看出来,只将她死死抱在怀里,无尽的心疼。其实我是应该感谢囚竹的,如果不是他,我同龙雀可能会永远把对彼此的情感埋在心底,我也不会尝到,拥有挚爱之人的滋味。在蓬莱仙岛的海边,我抱着被烧成小花猫模样的她,听着她任性的同我提着要求,心中却是无比的欢喜。我第一次吻了她,从此不能自拔。如果没有安冥兮,我想我同她的快乐,会更久一些,可是安冥兮却在落华山待得不老实,我不得不回天宫处理此事。我用半个元灵融入法力做成佛陀,陪在她身边,在她有危险时,能够保护她。她一直以为这个佛陀是她三百年前种下的菩提树幻化而成,其实她不晓得,那是我对她的心。我一直不曾告诉她,是因为每每她提起佛陀,脸上的骄傲溢于言表,正是我喜欢的表情。后来佛陀为救她而死,那时我已将她忘记,我与她之间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我看着她抱着佛陀的身体悲痛欲绝,想告诉他真相却是不能。那时连我自己也不晓得,为何要将自己的半个元灵放在她身边。我没有想到她会来落华山,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救了我。而我欠她一命,不仅没能偿还,还在醒来后将她尽数忘记,娶了楹素做妻子。我不敢想象她当时是怎样的绝望,我一直记得我同楹素大婚的那天晚上,她眸中哀凉如水,却笑着同我说祝福。她说,我忘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她说总有一天,我会如她一般心痛。她没有说错,当我记起一切时,我恨不得杀了自己。忘记她之后,我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我甚至亲手割开了她的手腕,用她的血来救子修。她说她不怪我,因为我不爱她。我无法想象她究竟受了多少苦,但我晓得,她说出这句话时,心中对我定是深深的绝望。她为救霖商,答应进入昊天塔,那时的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我为了所谓的天下众生,明明晓得她即便拥有至纯之血也不会作恶多端,可是我还是把她锁进了昊天塔。她在昊天塔中待了半年,我每日用观微镜查看她在里面的情况。看到她有人陪伴,我略略放心,她终于不再寂寞,看到狐妖死去,我又隐隐担忧,她一个人在里面会不会害怕。好在这样的担心并没有持续太久,她的母亲云枕夫人来救了,打碎了昊天塔,我终于又能再看到她。那时我才晓得,她原来时鲛人一族的公主,她的母亲,是鲛人一族的女王。我不曾料到她是这样的身份,当她的母亲要带她走时,我虽然不舍,可是我晓得,她在烟雨雾泽中,一定会比在这里要安全快乐。她走时我偷偷去送了她,她进入昊天塔后我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我不太确定,我其实想问她,可是她不告诉。于是我去找了囚竹,如果不是我求他,也许囚竹也不愿意告诉我,我忘记龙雀以后,在囚竹的眼中,变成了个十足的负心汉。我晓得了一切,我虽然不曾想起来,可是我晓得,囚竹不会骗我,我才意识到我可能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我在心中暗暗愧疚。楹素的噬魂咒越来越严重,有人无意间提起了泪凝珠,我便找了借口去了烟雨雾泽。再和她见面时真是好,她比以前更美,可是她对我笑时,我却感觉不到她的开心。我同她讨要泪凝珠,用来救楹素,我不晓得,她其实很伤心。我问她有什么条件,我要我在烟雨雾泽陪她一千年,我其实是愿意的。可是她没有要我的答案,而是爽快的答应了给我泪凝珠,只要我受下涤心之刑。我不晓得泪凝珠原来是她的眼泪,我伤她这样深,最终竟连她仅有的两颗眼泪都抢走了。她昏睡了一千年,我在蓬莱仙岛中思念了他一千年,那种日日蚀骨腐心的痛在我看来却是无比的甜蜜,当脑中关于龙雀的记忆重新回来,我才晓得原来我曾经那么幸福。一千年后,我去蓬莱仙岛找她,她已醒来,她说她忘了我。我自然不信,当她抬头看我的第一眼,我便晓得,我还在她的心中。费了一些心思,我才让她回到我身边。我带她回蓬莱仙岛,我知道她是为了我才愿意出烟雨雾泽,我想这次,我一定要好好保护,再不教她受半点委屈。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八十七章 青华番外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八十七章 青华番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八十七章 青华番外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八十七章 青华番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最新章节- 一见红颜误终身全文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txt下载- 一见红颜误终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八十七章 青华番外】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一见红颜误终身】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一见红颜误终身》书迷评论

  • 枯荣镇最新章节

        在企业最风生水起的时候,突然弃商从文,这样的事,只有疯子才做得出来。而当读完这本厚重的三十多万字的《枯荣镇》,我得说,行安兄弟做出了一个睿智的抉择。这浮世,不差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却真的缺少几个沉下心来的文化人。
        他用丰富的人生经历和令人敬佩的文胆,写出了一个真实的中国。借作家这双慧眼,我们来探究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不得不承认,无论哪个层面,我们都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

  • 逸少独宠,挚爱小萌妻!最新章节

        “老,老公……”她软绵绵地趴在他的身上。“嗯?”大掌抚过她软软的头发,他轻轻地捏起她的下巴,毫不留情地附上那片柔软。“唔……今天晚上……唔……不要再欺负我了……好不好?”她被他吻得连说话都变得无力。“今晚不欺负你,我带你去种草莓。”他把她搂入怀中,宠溺一笑。晚上……“嗯……啊……老公你在干什么……”“种草莓。”他努力地在她柔软的身上种着各种形状的小草莓。

  • 殓人心最新章节

        榕城凭空来了一封信,信上说,当有一天生命与死亡本末倒置,拼尽全力也只能分娩出**的绝望,那么你来找我,我站在天堂门口为你开门!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接一个的剥皮尸骨,到底是天堂来了天使还是地狱开了门?
        网瘾少女微博破案引起轩然大波,却在直播的时候忽然暴毙身亡!直播线索把凶手指向谁?背后的暗涌来自何方?
        深山里的七具尸体,内脏全无,又是谁如此丧心病狂?
        许漾说,所有的罪恶都有源头,人心,人性,都早已污秽不堪,所以她愿与尸共舞......

  • 无上灵界最新章节

        天灵大陆,强者为尊。九州十二域,风云将起。灵兽古地,万兽林立。四大家族占九州之四。一名少年因一次和亲之事,知晓隐藏身世,为救母亲从此踏上一条逆天之路!

  • 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最新章节

        叶荣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老婆那张大床的男主人。可是这个指腹为婚的老婆却让他睡地板!rn作为一个拉风的男人,怎么可以容忍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叶荣为了成为那张大床的男主人,踏上了征服老婆的艰难之路。rn

  • 天命为凰最新章节

        身为掌门之女,奈何渣爹停妻另娶,对她不闻不问有个天才师父,却废了经脉,没人搭理,等同流放还有继母冷眼旁观,弟妹天资出众……幸好有天轮在手,可以穿梭各界仙侠世界的炼丹术,魔法世界的公式,星际世界的炼体术……造就绝世天才看我月神剑所指,众皆俯!js330

  • 豪门婚色:特工娇妻宠上瘾最新章节

        作为金牌特工,江茜到死都没想明白自己是被谁杀死。再睁开眼,原本死在三年前的自己,活成了三年后遭遇车祸的豪门千金施悦。明枪暗箭,不得不防。然而前有猛虎,后有……饿狼。施悦:“离我远一点,否则我保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尸骨无存!”男人慢条斯理的解开衬衫纽扣,笑容深邃:“你要是不能让我尸骨无存,我就得把你拆吃入腹了……”

  • 蜜宠田园:农门娇妻,有喜了最新章节

        因为丑,未婚夫被表妹抢了?极品祖母一票亲戚还都怨她不懂事?这样肤浅的男人,家境再好不要也罢。这样极品的所谓亲人,滚得越远越好。纪青青一心一意与爹娘兄姐过自己的小日子,不料有个男人有意无意总在自己面前晃悠。还明里暗里的总帮自己。“王爷,您很闲吗?”“不,本王在忙一件要紧大事。”某男一脸正经。青青诧异:“什么大事?”“追妻。”书友群:486798093

  • 究极神豪打脸系统最新章节

        世间万物,皆系于吹牛逼之上。人活着,不吹牛逼,跟咸鱼有什么区别?人活着,不会花钱,跟煤球儿有什么区别?究极神豪系统致力于打造时间最极品的神豪。啥!你也会吹牛逼?不不,你吹的都是庸俗,低级的牛逼。我吹的是碳烤轰炸牛逼,哐当一声巨响的牛逼。系统在手,天下我有。比花钱?来啊,父子局谁怂谁是儿子……

  • 测1最新章节

        。。。。。。。。。,,。。。,,。,,,,。,。。

  • 我从仙界来最新章节

        一代仙尊林毅为争夺“洞天术”被三大高手围攻,不幸重生回到地球。    前世的诸多遗憾,这一世将不在重复。    前世的屈辱,这一世也将彻底洗刷……

  • 地里挖出条龙最新章节

        主角岳峰是个小农民,父亲死后独自经营几百亩荒田,没想到刘赖皮前来逼债,所幸被邻居大叔余伟带人赶走,但岳峰也被打伤腿,随即听说家里的田被刘赖皮糟蹋,立即前往,发现十几亩地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岳峰早知道荒田种啥啥不长,也没放在心上,随地撒了泡尿,却没想到浇出了个黄皮葫芦(吞天葫),打开后被妖龙大帝附体,成为和岳峰共生的存在。

  • 重生为后之皇后在上最新章节

        顾嫣胎穿到架空的大魏朝,面对这个陌生的朝代和一群陌生的人,做为一名冷血杀手,顾嫣很淡定,表示:一切都不是事儿,有事儿武力解决。骆荣轩做为安亲王世子完全承袭了老子的纨绔本质,成为京城新一代纨绔之首,吃喝玩乐除了老爹外谁敢跟他叫板?做为皇家为数不多的男人谁敢在他面前炸刺?直到他遇到了她,骆荣轩开始了败北生涯,一路吃鳖到

  • 重生学霸降不住最新章节

        司景懿认识的最恶毒的女人,姜慕融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威胁鉴定师,侵吞家产,欺负女同学,提上裙子不认账……恶行累累,罄竹难书姜慕融知道的最狠心的男人,司景懿只能认第一!翻脸不认亲爹,排挤弟弟,还诱惑她领证……罪大恶极,不可饶恕!围观反派:求你们了,在一起让世界和平不好吗?

  • 反派至尊最新章节

        为什么反派就必须要输,为什么反派就是天命主角的陪衬,注意了,从现在开始反派要逆袭了……

  • 异瞳临世:军少之霸宠甜妻最新章节

        内容简介:重生前,韩绍棋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春暖花开,她的全世界,她的眼里除了他什么都看不到。重生后,韩绍棋于她而言,即便不是生死仇人,却也再不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全世界。只要这辈子他不再来招惹她,甘心跟她做个陌生人,那么她可以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放他一条生路。如若他非要不知死活的再次卷入她的世界里,那么

  • 闪婚老公辣么宠最新章节

        前世,她被渣男蒙蔽,不但为别人做了一辈子嫁衣,还落得个身死的下场;这一世卷土重来,她斗渣男,灭白莲,走上人生巅峰,还拐到了一个优质老公。他宠她,爱她,恨不得将所有的一切都捧在她面前。她原以为是自己运气好,却不知,他对她早就蓄谋已久……——司少琛:老婆大人,这么虐渣你还满意吗?秦意欢:不错,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五岁的弟弟:不,姐姐,你没有!

  • 良医最新章节

        不会打针抓药,却能医治病,平日里是不修边幅的医生,背后却是抓鬼除恶,一身浩然正气的色鬼。

    本章内容提要:
    ...    我是青华,天宫神仙,他们都叫我天尊,因为放眼整个仙界,找不到几个比我年纪还大的神仙。我活了十七万年,看淡世间一切,是几万年前辞了天宫职位在三阙宫中安享晚年的,我也记不太清了。从前的事情太过久远,记不清也没必要记清,天宫中一班老神仙向来多事,我做过的事情,大约他们都一件不漏的记在了天宫神仙史册中。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