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者说,云枕怀孕了,即将临盆,因为历代鲛人产子时都十分危险,稍有不慎便会母子双亡,所以云枕想让我陪在她的身边。我不曾犹豫,抛下龙宫和锦萝,以及锦萝肚中怀着的,我同她的第三个孩子。如果我不曾记错,锦萝的产期,也是在云枕产期的前前后后。可是我不曾为她考虑太多,我想,她在龙宫中一切安好,又有多次生产的经历,应该不会有事。只是我没有想到,她竟偷偷的跟在我的后头,进了烟雨雾泽中。当她被人发现时,我惊讶万分。云枕以为是我故意带她进来,望着我讶异不解:“龙著,你将她带来烟雨雾泽中,是什么意思?”不等我答话,她瞧了一瞧锦萝隆起的腹部,突然失望冷笑:“原来王后也已有身孕,真是恭喜恭喜。”她说恭喜时,眼中分明含了痛苦之色。我心中一痛,忙上前一步欲解释,却被锦萝抢了先,锦萝微微福一福身:“夫人切莫怪罪夫君,不过是锦萝担忧夫君行踪,才偷偷跟了过来,夫君并不知情。锦萝无意闯入圣地,还请夫人见谅。”锦萝口口声声的夫君刺激了云枕,她袖口一挥,锦萝便被她的内力击倒在地,她捂着肚子痛苦**时我于心不忍,同云枕:“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云枕走到我身边:“怎么,我伤了她,你心疼了?”我从未见过云枕这般蛮不讲理,不由得皱了皱眉责怪道:“你莫胡闹,她腹中怀着的,到底是我的孩子。你若是生气她擅闯烟雨雾泽,我送她回去便是,做什么要发这样大的火气?”“我胡闹?”云枕突然歇斯底里:“你将他带来烟雨雾泽,难道不是胡闹?你说她怀的是你的孩子,那我呢,我腹中怀着的,难道不是么?你你明明晓得鲛人一族产子不易,你还将她带来刺激我,你……”她突然停下,痛苦的捂着肚子,却还是忍着痛抬头,双目赤红:“你居心何在?”我慌了,生怕她有个意外,便赶紧上前想安慰她,可是她正在气头上,不愿看见我,不等我碰到她,她便一掌击在我的胸口,那一掌带着愤怒带着疼痛,我被她打飞,身子撞在粗壮的树干上,引得歇在树上的不死鸟一阵惊飞。胸口那个地方,曾受过涤心之刑,三年前又受过重创,如今已成为我的死穴。云枕那一掌虽不是真心,却不自觉带了至纯之血的神力,又因腹部疼痛不曾控制住力度,那一掌打在我的身上,却是带了她的八成功力。我沿着树干倒下时,只觉脑中空白一片,神志渐渐不再清晰。依稀听到锦萝的哭喊,依稀记得身体被人疯狂的摇晃着,却再没有力气睁开眼看看。当我再醒过来时,已是三天后,婢女抱了个襁褓中的婴儿教我看看,说是云枕夫人为我生下的小公主。我一时爱不释手,突然想晓得云枕如今现状,婢女却是沉默不语,再问及锦萝时,婢女依旧沉默不语。我心中一慌,直觉不好,忙下床寻找,却未见二人身影。后来我才晓得,我中了云枕一掌,已近将死。云枕后悔万分,不顾自身安危不顾族人反对,放出至纯之血方才救了我一命,可是放血之后云枕身子虚弱,再无力生产,只筋疲力尽躺在床上,安静接受母子双亡的命运。锦萝为报答云枕救命之恩,将此生法力倾注于云枕体内,助她安全生下胎儿,自己却油尽灯枯,最终香消玉殒胎死腹中。而云枕在生下孩子后不久,因体内两种法力相生相克,使得她再度昏迷,此次昏迷没有期限,能不能醒来,无人知晓。婢女将孩子放入我的怀中,告诉我云枕在昏迷之前,将孩子取名为龙雀,并希望我能带她回东海龙宫,悉心教导。我依言将孩子带回,并以锦萝的离世为她寻了一个能教众人接受的身份,龙族之中的第一位龙女。而她的眼睛,是乘了鲛人一族的血统,她们终年生活在阴暗的烟雨雾泽中,视力便很不好。不过短短数十天,我得了一位女儿,却失去了锦萝和孩子,而云枕,也在昏迷中,苏醒遥遥无期。我想,也许这是上天给我惩罚,我太过贪心,所以上天将他们都收走。我为缅怀锦萝,东海龙宫中自此再无王后,而后来我对纺意的专宠,也不过是因为她的长相,同云枕有几分的神似。这便是我同云枕的前世今生,我从烟雨雾泽出来,每隔十年便会去打听云枕的消息,得到的答案莫衷一是:依旧昏迷。四万年间,我渐渐失去了希望。也许云枕,此生都不会再醒过来。龙雀听完父王的故事,终于明了自己的身世,她的身上流着鲛人一族同龙族的血,勉强算得上半个龙女,却并非王后亲生。她有幸继承了母亲的神力,拥有至纯之血。可是六界不比烟雨雾泽,六界中的至纯之血是众人争夺的对象,稍有不慎,便会丧失性命,而她的身份,也不会被世人所接受。她忽然间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位被命运抛弃的孩子,挣扎于生存与死亡之中,看不见未来和方向。前路漫漫,她不晓得自己会遇到什么,也不晓得是否自己也会同数万年前从烟雨雾泽中掏出来的侍从一样,最终落得血流而尽惨死的下场。东海龙王讲完一切,长长叹息一声,一大滴泪落在龙雀颊上,冰冰凉凉,龙雀抬头,瞧见龙王正以手掩面,低低啜泣。龙雀想,其实父王这些年,过得也甚是凄凉,最爱的女子昏迷不醒,最敬重的王后,为他而亡,他在思念与愧疚中度过了四万年,余生,却依旧如此哀伤。龙王将龙雀扶起,郑重问她:“如今你已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往后作何打算,是继续留在东海龙宫,做四海八荒唯一的龙女,还是回去烟雨雾泽,做鲛人一族的族长。虽然你的母亲昏迷了四万年,族中诸事暂且由她人代理,可你毕竟是她的骨肉,鲛人一族向来子承母业,当初我带你回东海龙宫,各位长老是不同意的,可奈何是你母亲的意思,他们违抗不得,只得作罢。倘若你如今回去,族人会承认你的身份,你在烟雨雾泽中,也会比在东海龙宫安全。”龙雀晓得龙王的意思,她在落华山击败安冥兮一事太过招摇,倘若众人多做猜测,龙雀的身份,便会昭然若揭。到时六界追击,她避无可避之时,只能安然受死。可如果她回到烟雨雾泽,即便众人晓得了她的身份,也无处追寻,到底存了条性命。面对这样的选择,龙雀沉默半晌。老龙王并未要她即刻做出回答,而是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容她认真思考。龙雀躺在织蜃岛中望着漫漫东海水波悠悠,天地之大,她却感觉自己仿佛水中浮萍,于六界之中无立身之地。忘忧琴弹着柔和的曲调,龙雀略略讶然,不曾想自己如今的心事,竟如此平静。思来想去并无结果,龙雀起身,径直飞去了天宫。因龙雀击败六界宿敌安冥兮,一时间名声大噪,一路上上见她之人皆是点头寒暄,龙雀大方同众人闲话,待到得天宫时,已是午后。霖商仍旧被监视着,行起坐落皆不自由,龙雀寻到他时,他正由宫女伺候着,于湖边花亭下闲闲喝茶。眼风瞥见龙雀身影,他“蹭”得站起,手中杯盏应声掉落,将他纹龙提花的衣袍打湿了大块,他却毫不在意,急急走至龙雀跟前,双手搂住她的肩,眼中惊喜灼灼可见:“雀儿,果真是你?!”龙雀浅笑点头,拿出绣帕欲将他袍上茶渍擦去,却被他止了,他牵着龙雀的手拉她坐下,犹豫了半晌,还是问出:“雀儿,你可还好?”一句话中包含着多少担忧多少心疼,龙雀能感受得到。她拍了拍霖商的手回应着:“我很好。”霖商见她神色如常,便不再多问,提及龙雀此行目的,才晓得龙雀心中犹豫不决,想来听听他的意见。于霖商而言,他是希望龙雀能够回到烟雨雾泽中生活的,至少那样,她可以性命无忧。只是他也觉得遗憾,也许龙雀回到烟雨雾泽后,此生他便不能再见到她。可是与龙雀的性命比起来,苦苦相思又算得了什么。龙雀浅笑:“倘若我回到烟雨雾泽,你想不想我?”霖商郑重:“想。但是你更重要。”情不自禁依入霖商的怀中,龙雀真心实意道:“霖商,谢谢你。”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唤他的名字,第一次无比感激的同他道谢。除却父王之外,霖商是第一个无微不至为她着想的人。可是时至今日,龙雀都还不晓得霖商究竟是从何而知她的身份,不免有些好奇。霖商同龙雀相识一万年,龙雀一直以为她同霖商是因比武相识,殊不知早在此之前,霖商便已注意到东海龙宫中,那个唤作龙雀的三公主。一万多年前,霖商在外云游,无意间进入东海之郊,正巧撞见了龙雀同述夷之间的恩恩怨怨。龙雀与述夷一间,每每意见不合,便总以龙雀将述夷逼至东海之郊,狠狠教训一顿终了,这在东海龙宫中,已是见怪不怪的常有之事。可当初霖商第一次见到那样风风火火的女子,只觉可爱的紧,也并未多做留意。只是当龙雀走过隐在礁石后头的霖商时,霖商怀中随身携带的女娲石,突然剧烈的躁动起来。霖商一时不解,拿出女娲石观看半晌,也未看出个究竟。再抬头时,那位风风火火的女子,早已消失于漫漫荒野中,不觉心中一阵失望。后来霖商多方打听,才晓得那位女子,是东海龙宫中人人束手无策的三公主。龙雀从前顽劣,不服管教,身为女子却酷爱打架斗殴,日日拉着法力体力皆不及她的述夷比试,奈何述夷几乎次次落败,自尊心大受创伤,龙雀再去找他时,他要么装聋作哑,要么严词拒绝,再不愿同她比试。龙雀只得作罢,感叹高处不胜寒,天上人间独孤求败。霖商投其所好,与她相约比武,成功同她不打不相识,成了朋友,做了师徒。其实霖商最初的目的,只是想晓得为何女娲石在靠近龙雀时,会产生异动。后来经过多次研究,终于隐隐约约猜到,也许龙雀体内有一股同女娲石相同的力量。女娲石能够起死回生,而这世间同样具有起死回生功效的,除了太上老君的丹丸,便是难得一见的至纯之血。当霖商得知龙雀生有至纯之血时,起初是不相信的,直到后来他带她下凡。她于无意间手指被鱼钩刮伤,他眼见鲜血顷刻间化为乌有,而龙雀手指也以惊人的速度愈合,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而当时龙雀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她习以为常,以为神仙皆能神奇自愈,未曾多做思量。霖商原本想将这个消息告诉玉帝,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似乎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子,想起她的下场要同多年前那位拥有至纯之血的人一般凄惨时,霖商心有不忍。倘若不想让众人晓得龙雀的身份,只能想方设法保护她。龙雀体内血液特殊,容易引起众人重视,霖商为将龙雀体内神力封印寻古访今,才得知三阙宫内的青华天尊有一串七巧琉璃珠,能够将龙雀的至纯之血压制。他便想了法子,使龙雀得到了七巧琉璃珠,才终于放心。他以为龙雀此生便能无忧无虑度过,却未料到青华天尊虽然给了龙雀七巧琉璃珠,但要为子修重塑仙胎的心思却半分未减。他去找青华天尊理论,却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他法力不能同青华天尊抗衡,只得在龙雀身上多留了一个心思,却仍旧于事无补。当他听闻龙雀住进青华天尊的蓬莱仙岛时,他几乎已经看到了龙雀的命运。可是事实出乎意料,龙雀在蓬莱仙岛住了两年,不仅身体康健活蹦乱跳,还同青华天尊修习仙法做了囚竹上神的徒弟,霖商开始疑惑,青华天尊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可无论如何,龙雀安好,他便放心。落华山之战,即便他废尽心思阻拦,龙雀还是去了,当他一觉醒来不曾寻到龙雀的身影时,便晓得事情来时往他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好在龙雀击败安冥兮,仙界众人虽然惊讶万分,却因着青华天尊重伤而未来得及多想,可终究纸包不住火过,倘若有一日龙雀的身份被揭穿,她又会受到怎样的待遇。霖商不敢细想,如今既然龙雀能够在烟雨雾泽中容身,他便迫不及待的想劝龙雀离开。无论如何,他要她平安。龙雀听闻前因后果,不曾有半句责难,只粉拳轻捶霖商胸口:“好你个流氓三皇子,这么多年来我竟不晓得,你接近我原是别有用心!”霖商笑着同她道歉,二人谈笑闲话,一如往日赌书泼茶。而究竟会不会去烟雨雾泽,龙雀始终未曾给个确定的答案。从霖商的宫殿中出来,龙雀想了一想,还是去了三阙宫。她安慰着自己,如今青华正在昏迷,她同他无法见面,而她不过是担心囚竹才想去三阙宫探望,同青华并无干系。囚竹在落华山一战时也曾受伤,好在青华及时给他服用了丹药,如今休养许久,已无大碍。只是瞧见龙雀亲自来三阙宫时,十分惊讶。抬起的手习惯性的欲摸摸龙雀的头,却还是犹豫着放下。他不晓得,如今龙雀对青华心怀怨愤,是否也这样责怪着他。可是龙雀走近,望着他暖暖的笑:“许久不曾吃过师父做的豆腐,如今馋虫难解,便厚着脸皮来了,不晓得师父可还愿为徒儿下厨?”囚竹会心一笑,不消片刻为龙雀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腐。他瞧着龙雀大快朵颐的模样,竟隐隐有些心疼,送上一杯茶水安慰:“慢些吃,别噎着。”龙雀抬头冲他一笑,那明媚如初的笑,如今却似一根针扎在他的心头,他突然提起她也许并不愿意听的话题:“青华睡在以往的房间,你要不要去看看。”她突然停了筷子,低头看着面前金黄的豆腐,不晓得在想些什么。囚竹看不见她的表情,许久,才见她缓缓放下了筷子,抬头依旧带着笑:“多谢师父,如今天色已晚,父王见不到我怕会担心,徒儿告辞,改日再来看望师父。”说罢起身便走。“雀儿丫头!”囚竹自后头将她唤住,“当初我收你为徒时的雷霆之刑,有八成,是青华受下的。你只看到了我身上的伤痕累累,却不晓得青华的伤,比我严重多少倍。”龙雀的步伐停住,却并未回头,声音清冷:“师父告诉我这些做什么?”“我只是不想你误会他。雀儿,他其实从未想过要伤害你,你能原谅所有欺骗你的人,为何唯独不能原谅他?”为什么呢?其实龙雀自己也不晓得,也许正应了那句话,爱之深,责之切。这样的时候听闻这样的消息,于龙雀而言,难道不是一种折磨。她再没有答话,安静离开三阙宫。回去的路上路过蓬莱仙岛,从前的记忆汹涌而至,一幕一幕,皆是她与青华交错重叠的身影。她立在云头俯视着曾经生活过快乐过的岛屿,如今却再不想踏进一步。也许她同青华之间,本就是她的一厢情愿,她与他云泥之别,又怎会有想象中的花好月圆。也许上天打了个盹,行差将错,乱了她的命伦,教她遇见了他。而后浅浅光阴慵慵懒懒,将她唱成了人间的话本,于青衣花旦中谱写着不一样的唏嘘命运。转眼间一年已经过去,天宫中关于青华天尊的消息十年如一日的相同:青华天尊自落华山一战后陷入昏迷,至今未醒。于是为了救青华天尊,至纯之血一事再次被人提出。当这样的消息传进龙雀的耳中时,龙雀正坐在水晶宫外陪着佛陀看千奇百怪的海底世界。不晓得为什么,自落华山一战后,佛陀的身子日渐虚弱,龙雀寻了几位医仙帮忙诊断,却是一无所获。瞧着佛陀的身子毫无缘由的消瘦,龙雀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如今的佛陀没了当初的沉稳,倒像是一位刚出生的婴儿,对一切都十分好奇,整日拉着龙雀四处观望,仿佛不晓得疲倦。龙雀日日陪着他打发时光,不知不觉,竟已过了一年。若不是劳心劳力的天宫神仙们提起至纯之血,龙雀差点都忘了,她的血,便是救青华的良药。依稀想起囚竹的话,当初收她为徒时的雷霆之刑,青华受了大半。想必如果不是身体遭受重创,青华也不会自落华山一战后,昏迷至今罢。父王自小便教导龙雀,为神为仙,更应该晓得知恩图报。既然青华对她有恩,她如今救他,倒也合情合理。他醒来,她同他所有恩怨一笔勾销,自此陌路,也没什么不好。她与他之间,其实无所谓仇恨与原谅,不过是心里那道坎,有如千沟万壑,难以跨越而已。她不是狠毒之人,青华的昏迷和清醒,于她并没有厉害关系。即便青华想用她的血来为子修重塑仙胎,倘若她不愿意同他一战,也不见得她就会输。至纯之血并非天下无敌,只因难得而被众人传扬,如果青华因至纯之血醒过来,到底也算功德一件。我佛慈悲,有何不可。所以龙雀去找了楹素,自从青华昏迷后,楹素守在青华榻前日夜垂泪,相形见绌,她冷漠的态度着实不像当初同青华海誓山盟的人。她问楹素想不想青华醒来,楹素重重点头,眸中希望之火灼灼升起,仿佛龙雀便是她的救命稻草,她将她牢牢抓住。龙雀将一个瓷瓶递给楹素,里头装着的,是用她的血炼制的药丸,她告诉楹素,每日给青华服用一颗,并用内力将药丸功效送入五脏六腑,七七四十九天之后,青华便可醒来。楹素将信将疑的接过瓶子,询问龙雀它是何种灵丹妙药,龙雀浅笑:“祖传秘方不可轻易告知她人。”并且嘱咐楹素无论如何也不可将此事告诉旁人,倘若青华醒来问其原因,只说上天垂怜,同她日夜照顾输送内力的功劳。楹素不解,却因救青华心切,依言做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五章 他一觉醒来,将一切忘记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五章 他一觉醒来,将一切忘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五章 他一觉醒来,将一切忘记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五章 他一觉醒来,将一切忘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最新章节- 一见红颜误终身全文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txt下载- 一见红颜误终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十五章 他一觉醒来,将一切忘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一见红颜误终身】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一见红颜误终身》书迷评论

  • 散乱的记忆最新章节

        这里面全都会是一些短文
        有一些有连续的
        有一些没有
        很散乱

  • 超级进化光线最新章节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进化的概念不同于普通的变化,它代表的是本质的提升。    茹毛饮血的原始人和创造璀璨现代文明的人类,差的也许只是大脑结构的一点微小改变。天生低能儿的梁羽,一直受困于智力缺陷和身体育的问题被所有人看不起,连父母都放弃了对他的期望,只希望他作为一个好人一生平安。    然而真正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却是级文明寄存在他身上的一颗希望种子——进化之光。    利用这个能够不断赐予事物进化的恐怖能力,梁羽不仅获得了可以比肩爱因斯坦的智力,变成真正意义上的级学霸,而且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身体素质和能力,作为各领域的全能天才被世人崇拜敬仰,甚至运用那些被升级过的时代产物,成为整个世界的中心.......js330

  • 极品乐圣最新章节

        乐途失意的周铭莫名的穿越到了一个音乐和宠兽并行的世界。一琴随身,一宠相伴,醉应卧享美人膝,醒则宠乐掌天下!看一个音乐家在异界如何凭自己的天赋和经验成就一代至尊!

  • 淘妃战天下最新章节

        手执玄扇闯天下,易钗而弁笑红尘。自从她出现后,他时常不是处在惊喜中,就是处在惊吓中......“羊瘪汤?!”这又是什么鬼。他已经放弃了,反正不管再有多让人惊悚的菜出现,他自觉都不会被吓到了。“这汤可是用放养山羊吃下的数百种青草药草,在肠内经过发酵以后的产物来烹制的补汤!百草经过羊胃酸液发酵,好比炼制丹药,是最纯天然的药膳呢!”她邪魅慵懒道。数秒后,他飞也一般起身打开门冲出去......嘤嘤嘤!谁也无法阻止公子爱搞怪的脚步了,公子已是在没心没肺这条不归路上渐行渐远......小说以悬疑开篇,有兴趣的可以点阅下~js330

  • 怦然婚动,穆少情深似海最新章节

        “后妈”要将她嫁给一个陌生人,还是个老头子。(喜欢点收藏,宠文不坑)——————等她看清他的时候,竟然是趁着她喝醉,拥有了她的男人!再一次被他扑倒。事后,苏可大骂道:“木乃伊!我要告你强抢少女!”男人冷眸微眯,幽幽的说:“你是我名正言顺,花了聘礼娶回来的妻子,何来的强抢一说?”说完将两本结婚证扔在苏可的面前,“快叫声老公听听。”女主非傻白甜,绝对的宠宠宠,不坑!

  • 我的辉煌岁月最新章节

        一个热血青年,来到了一所崭新的学校,陈默从一个放在哪里都不起眼的小人物在这个学校起步,走向社会。最终成为了整个都市的传说。“小家碧玉,美女老师,泼辣小妹,霸道女王,妖艳少妇,今天我该翻谁的牌子呢?”陈默每天都在这么问自己。

  • 洪荒之太一证道路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巫妖联合,太一与后土结为道侣,妖天巫地,一统洪荒,镇压一切不服的故事。龙汉劫时,太一沟通大罗天,庇护周天星神。其后,开辟九重天阙,建立无上神庭,再现神族荣光。巫妖联手,建立太极混元大阵,抽取无边混沌之气,延缓量劫的到来。以洪荒为根基,跨越时间线,征伐无穷异世界,建立至高天庭的故事。

  • 末日魔世最新章节

        末世降临,魔能的出现改变一切:当力量失去枷锁,秩序随之瓦解,弱肉强食成为新时代的永恒主题。  借助神秘圣物重生的沈军浩,背负着一个个遗憾,走向救赎之路。问题在于,是等待别人的救赎,还是用毁灭的力量去救赎血与罪的新时代?  活尸、魔物、变异人、觉醒者、异界物种、甚至神,那些曾经仰望的敌人,都在那洞穿三界的双眸中寂灭。  已完本250万字科幻作品《无限进阶》,人品保证,放心订阅。

  • 后宫攻心计最新章节

        初见,她以为自己精神失常,却差点让他不能人道。匆匆逃离,却陷入疑云重重。爱与恨是翻转的两面,现代心理咨询师魂穿宫中臭名昭著草包秀女,稀里糊涂进宫选秀?却没想到再一次遇见了被她人道毁灭的倒霉蛋。

  • 召唤师的异常生活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万物皆可灵异。  原本只想吃吃喝喝,打打游戏,偶尔逃课,过平淡日常的陈锡,偶然间玩了一个灵异游戏。  不料平静的生活一去不复返。  (粉丝2群:707979802)

  • 三国战神赵云最新章节

        匹马单枪出重围,英风锐气敌胆寒,一席征袍鲜血染;浑身上下都是胆!吾乃常山赵子龙!

  • 颤抖吧,渣爹最新章节

        长女说:“我要做最骄傲的嫡女大小姐,揽尽天下风光和尊荣,渣爹必须虐!”  次女说:“我要岁月静好,带母和离,助兄成龙,远离渣爹!”  三女说:“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渣爹必须死!”  女主说:“莫非只有我觉得渣爹有点冤?!”  渣爹哭:“我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挽救一下!”  男主说:“小爷天生赢家,专治各种不服,专业宠妻,嫁我准没错。”  总结:每个女儿都不简单,就问渣爹你怕不怕?!  食用指南:高甜高宠文,欢乐倾向,有苏有雷。

  • 重回五零当军嫂最新章节

        穿到五十年代,缺衣少食,日子苦也就罢了,为啥还要被唯一的亲人算计?  不是亲生的,那又怎么样,嫌弃?最好别后悔!  何以解忧,唯有致富。

  • 透视邪医在山村最新章节

        出身草根的马小虎,偶尔被闪电劈中,从而拥有特殊能力,没学过医,却能起死人而肉白骨,没务过农,却能在地里种出金疙瘩。闲来无事,就去认几个亲戚,干哥哥能替我挡刀,干姐姐能替我挣钱,便宜老岳父能替我背锅。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日子过得逍遥又自在。有人看我不爽,那就教他怎么做人,想要找人报复,那就闹他一个天翻地覆。江左十四州,就因为这少年的横空出世,掀起了轩然大波,无数的阴谋和罪恶被暴晒在日光底下,各方势力齐齐出动……

  • 妙手医女最新章节

        许是天妒英才,一场燃气事故,让她成为了大盛朝的沈兮若。身怀医术,她手撕渣男,虐极品亲戚,为了不被卖去当妾,她路边随手捡来了个“死男人”当相公,却不想——死男人变成活人,假相公变成了真相公……于是,她和某人约定,来场有名无实的契约姻缘。哪知,期限已到,她收拾包袱走人,却被堵在了门口。“司辰,我该走了……”“走?身为本王的王妃还能走去哪里?”额,原来她随手捡到的不仅仅是个“死男人”,还是个王爷!

  • 重生追妻为上最新章节

        情若自控,要心何用?  重生而来的百里奈禾,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永远的守在南宫梦拾的身边,不论祸福旦夕皆不能阻。

  • 入殓师最新章节

        张天大学毕业,一直未找到薪资高的工作,于是经人介绍进了殡仪馆……结果那一夜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 百诡夜宴最新章节

        血蒸蚊子、椒盐蟑螂、酱鼠仔、五毒粥,这些都是我“胜记”夜宵摊上的美味,欢迎大家前来品尝!冥币、人民币均可结账!
        我虽然是一名问题少年,但我的“问题”比较特殊,从小到大我总能看到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于是,我拜了一位神秘的师父,可他什么本事都没教给我,只带着我半夜到坟堆里去卖夜宵……
        问题少年勇闯阴间开饭店怼鬼差斗阎罗,游走阴与阳、人与鬼之间,却被爱情所累,他该如何抉择?
        不同于一般的灵异小说,营造诡异、悬疑气氛的同时,本书加入轻松搞笑、幽默调侃的风格,着重于主角的感情成长,评说世间百态。有鬼的地方,亦有江湖!
        本人思想端正,三观正确,只是脑回路千回百转,总免不了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绝无宣扬迷信邪教之意!
        本书纯属一本正经瞎扯淡,请勿对号入座,信以为真!

    本章内容提要:
    ...    使者说,云枕怀孕了,即将临盆,因为历代鲛人产子时都十分危险,稍有不慎便会母子双亡,所以云枕想让我陪在她的身边。我不曾犹豫,抛下龙宫和锦萝,以及锦萝肚中怀着的,我同她的第三个孩子。如果我不曾记错,锦萝的产期,也是在云枕产期的前前后后。可是我不曾为她考虑太多,我想,她在龙宫中一切安好,又有多次生产的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