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正立在琉璃般晶莹剔透的水面上,我能瞧见水纹自我脚下一波一波漫延而去,五彩斑斓的即便我在东海龙宫也不曾见过的各种水生物,集聚在我的脚下,好奇的抬头望着我这位陌生的来客。而四周门墙屋顶皆是由高大浓密的树木自然生长而成,它们枝叶交缠紧密连接合抱在一起,顶上藤条丝丝缕缕垂沿而下,一路各色小花将藤条打扮得精美如画,裹着藤条蜿蜒而上,星星点点隐匿在郁郁葱葱枝繁叶茂中,远看仿佛绿意盎然的天空开起了花。粗壮的树干形成天然的围墙,旁枝错节中零散幽光忽隐忽现,细细一瞧才发觉那幽光是栖息于树上不死鸟的双目。偶有一声清响,林中不死鸟便扑棱棱一阵挥翅,消失于林中僻静处。因鲛人一族天生喜暗不喜亮,喜水不喜干,所以烟雨雾泽处处林木翠陇遮住日光,零落光影侥幸透过重重叠叠枝叶交错,使得烟雨雾泽如同拢在袅袅薄烟中的水墨丹青。而我的眼前,由藤蔓交缠形成的宽大座椅上,一位头顶皇冠身着彩服的年轻女子正正襟危坐面容严肃的看着我。此时偌大厅堂中众多随侍一应排开,个个低眉顺眼,听不见半分嘈杂的声音,由此可见鲛人一族严谨的作风与严格的治理策略,不禁隐隐为云枕如今的处境担忧。坐上女子未曾发话,却是身旁一个奴婢般的女子微微往前走了一步,面无表情的望着我:“这位是我鲛人一族的族长巡音夫人,也是云枕公主的生母,原本你作为云枕公主族外未婚夫的身份前来,见到女王应行跪拜大理,夫人念你不是族中之人,同云枕公主的关系尚不明晰,便免除一应虚礼,请坐罢。”说完,便立刻有人送上一尊座椅,我并未坐下,而是同夫人拱手作揖道:“小神是东海龙宫的大皇子,如今斗胆前来此处叨扰,是因小神同云枕公主曾有约定,不敢不来。不晓得云枕公主如今身在何处,是否方便请出来一见?”巡音夫人不动声色盯着我,我在她凌厉探寻的目光下强自保持镇定。许久,巡音夫人微微浅笑。她容貌十分年轻,如若不是官女介绍,我着实想象不出她竟然是云枕的母亲。她笑起来亲切随和,却任然有一股傲视群雄的气势,使得我不敢长时间的同她对望。她站起,自座椅悠然而下,缓缓行至我的面前,她开口,如同烟雨雾泽中的池水清清冷冷:“你想见云枕?”“是。”我老实回答。她细长的眉头一挑,又微微拢起,仿佛在思考。再抬头时,又携了隐隐笑意:“据我所知,你已同凤族大公主有了婚约,如今又同我的女儿海誓山盟,只怕……不妥罢?”她听似在征询我的意见,实则在指责我风流成性处处留情,已非自由身却还同她的女儿藕断丝连。而我不得辩解,只能默默承受她的误会。我如今,确然无法实现当初的承诺,无法同云枕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愿意问问我的内心,问问那颗跳动翻滚的心,究竟为谁生生不息着。我说:“如果一切都是我的错,能不能由我一人承担。是我花言巧语蒙骗了云枕,同她不相干。”她眼光一闪兀自发笑:“你以为我鲛人一族的规章古训,只是摆设么?犯错受罚天经地义,云枕是族中人自然逃脱不掉。而你又是用怎样的身份,想将所有责任一力承担?”“小神……”我犹豫:“小神不忍云枕公主承受如此酷刑,还请……”我话未说完,巡音夫人便打断了我,面上全是可笑:“你以为我的女儿,堂堂鲛人一族的公主,会连这些区区刑罚都承受不住?而你,不过是东海龙宫的皇子而已。又凭什么来同情我的女儿?”巡音夫人字字诛心,而我节节败退。那时我尚不晓得,鲛人一族是这世上最不需要同情的,因为她们的身上,流淌的都是至纯之血。他们虽然人数稀薄,却能教六界闻风丧胆。而多年前六界中出现的第一位拥有至纯之血的人,不过是从烟雨雾泽中逃出来的一位小小侍从而已。一位侍从便已引得六界担忧,可想而知,倘若鲛人一族倾巢而出,六界又将会有怎样的祸乱。只是鲛人一族自六界大战后归隐于烟雨雾泽中,当时的首位族长婳倾夫人便立下古训,鲛人一族所有族人终身不得踏出烟雨雾泽,不得向外界透漏至纯之血之事,不得利用至纯之血行不轨之事。因此鲛人一族虽拥有六界中人人期望的至纯之血,却从未生过邪念,安然生活在烟雨雾泽中,仿佛隐居的世外高人。至纯之血对于她们来说。只是平日里用来延年益寿,危急时用来保命的东西而已。这也是为什么巡音夫人如此年轻,而龙雀我的女儿能够在落华山千钧一发之际打败安冥兮,都是体内隐藏的至纯之血的功劳。可是即便如此,我此行来到烟雨雾泽,亦有我要完成的使命。我在巡音夫人面前抛却一切身份荣辱,径直跪下:“夫人所言极是,晚辈言语有失,还请夫人见谅。晚辈并非同情云枕公主,只是对公主情深,不愿她受半点伤害。晚辈虽然有婚姻在身,不能同公主白头偕老,可是晚辈愿意接受所有惩罚,只求公主平安。晚辈也可用性命作誓,此生不会对外界提起烟雨雾泽半个字,倘若有违此誓,任凭夫人处置。”巡音夫人回到座位上,一位婢女欲上前搀扶,被她屏退,她望着我的眼中,是讽刺还是忧思,我不大能看得清。她说:“你离开终南山的第二日,云枕便被族人带回,一直关押在仙牢中,原本废去她的仙法将她逐去沼泽刻不容缓,可云枕回来后苦苦求我,并用我族天神发誓三月之内定会有人来烟雨雾泽救她,并且愿意接受涤心之刑,永远陪她生活在烟雨雾泽中。云枕到底是我的女儿,若她此生只能在荒凉沼泽中度过,我总归于心不忍,便与族中各位长老商议,将刑期滞后三月。可是为示惩罚,云枕需得日日经受烈日灼心之刑,整整三月,她被逼出原型暴晒于烈日之下,奄奄一息,而今日,恰好是三月期限的最后一天。我以为云枕口中所说的男子不会出现,不曾想你竟来了,可是你既不能成为云枕的丈夫,又不能终身生活在烟雨雾泽中,你的前来,似乎并不能给云枕带来解脱。可是到底你难得来一趟,我总要让你见见云枕,见见她三月来为你所受的苦!”巡音夫人一声令下,便有侍从将一方圆台自通道内推出,圆台中躺着的,便是日日经受酷刑气若游丝的云枕。“云枕!”我惊吼出声,几乎是下意识的奔过去,却是手还未曾触碰到圆台,便被一个巨大的力道弹开,无奈我只得隔着那层仙障念念瞧着里头容颜憔悴身形淡薄的云枕。她因被日日暴晒,嘴唇以致全身都裂开了干涸的口子,她大红色的衣袍下,露出的是她们鲛人一族特有的鱼尾巴,如今伤痕累累,无精打采的贴在圆台上。她原本白皙红润的皮肤也因缺水而失去光泽,仿佛荒漠般退下层层死皮。一日暴晒,一夜复原。日日夜夜连续不断苦不堪言,这便是真真正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身有至纯之血,又何尝不是一种煎熬。我不曾想过他们对待自己的公主也会这般狠毒,看着云枕躺在那里陷入昏迷,我既心痛又难过,胸中潜藏的愤怒被激发,我冲她们怒吼:“你们怎可对一个女子这般狠毒,是我不守诺言,可你们为何要折磨她?!”“她虽是小小女子,可她也是我们鲛人一族的公主,体内流的,是我们鲛人一族的血,她便有她要承担的责任。身为鲛人一族公主,未被处死已是大幸,倘若不略略施以薄惩,如何教我族服气安心?!”巡音夫人字字珠玑,而我看着圆台上被折磨的惨无人状的云枕,突然失却了所有力气。原来这便是他们口中的,略略薄惩。云枕被我们的争吵惊醒,她艰难抬头,看到我时微微一愣,待确定是我时,眸中闪过一丝悲戚,继而迅速将头埋进袖子里。我以为她是在怪罪我姗姗来迟,不料她却带着哭腔道:“我如今这般丑陋,你还来做什么?”那一刻我几乎要掉下泪来,这个单纯的女子,在为我受了诸般苦难之后,第一眼见到我,担心的却是她的容貌。她以为我会嫌弃,可她不晓得,她在我的眼中,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最美最惊艳的那一个。我走到圆台前蹲下,恰好正对着她。她坐起双手环腿,拼命将头埋在双手间,任凭我如何唤她的名字,她却始终不愿抬头让我一见。于是我低沉了声音,故意冷淡了语气:“倘若你再不愿见我,我立刻离开便是。”说罢作势站起,她突然抬头,在看到她满眼惊恐的眸子中带着深深眷念不舍与难过时,我无比的后悔起来,后悔轻易说出这般叫她难过的话。她不曾责怪我半句,不曾问我为何现在才来,她善良的让我心疼,也善良的教我不安。我晓得,在我答应父王三日之内必回东海龙宫时,我在心中,便已舍弃了她。她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点,她说,当她在终南山上第一眼瞧见锦萝时,便晓得锦萝会是我的妻。那么端庄大方古朴典雅的人,才配做我的妻。可是她在心中存了一丝希望,被族人抓回烟雨雾泽时,她同自己打了个赌,三月为期。当她日日被施已烈日灼心之刑时,她其实都在嘲笑自己,所有伤痛,不过都是她自找。她以为我不会过来,不曾想三个月的最后一天,我竟然出现在她的眼前。这或许是老天爷对我们的最后一点怜悯,给我们今日之后的各奔东西中留下一丝可以称作回忆不遗憾的过往。我们彼此心知肚明,即便我如今出现在烟雨雾泽中,也不可能实现当初在终南山清冷月夜中许下的诺言。我拼尽全力,大约也只能救下云枕,而我们之间深切的遗憾,又有谁能清楚,谁能弥补。云枕最终被放出,而我在法力被封印之下,生生受了他们的涤心之刑。所谓涤心,便是剖开心脏,倒入鲛人一族的无量圣水。这种刑罚对于神仙,并没有什么,而我当时法力被封印,无异于凡人。当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剖开我的心,而云枕在一旁终于落泪时,我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鲛人一族天生无泪,都说鲛人狠心恶毒冷血无情,只会在付出真心感念至诚时,才会流下仅有的两颗眼泪,落地成珠,唤作泪凝珠。泪凝珠一出,此生再不会流泪,也不会再对任何人动情。可是泪凝珠为鲛人体内至纯之血中的精华所化,一旦脱离本体,泪凝珠的主人便会昏睡一千年,醒来后对于历历往事或记得或忘记,听天由命。所以当我受下酷刑发下毒誓离开烟雨雾泽时,云枕却已躺在寒冰床上,陷入昏睡。我求得巡音夫人,让我同云枕最后一次告别。我跪在寒冰床前,拉着她冰冷的手,看着她原本破碎的脸神奇的慢慢愈合,恢复到我同她初见时的明艳模样,令我心痛的却是,她那双动人心弦的眼,却再不能睁开看我一眼。我希望云枕一千年后将我忘记,又祈祷着她将我记起,第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倘若就此淹没在时间的尘嚣中,实在可惜。只是当我踏出烟雨雾泽时,脑中关于云枕的印象随着步伐的行远渐渐模糊,我才晓得,为何巡音夫人会安心放我回去。涤心之刑,不在涤心,而在失忆。倘若我一直生活在烟雨雾泽中,我会同云枕相亲相爱幸福生活。可一旦我走出烟雨雾泽,离烟雨雾泽越来越远,我对于云枕,对于在烟雨雾泽中发生一切,便会渐渐模糊,直到全部忘记。当我莫名其妙回到东海龙宫接受父王为我安排的同凤族的婚礼时,我心中脑中隐隐疼痛,却始终不曾想起,遥远的烟雨雾泽中,有个被我辜负的女子,在我欢欢喜喜同她人成亲时,她正睡在冰冷的寒床上,陷入一千年的黑暗。这本该是故事最好的结尾,可是造化弄人,七千年后,我早已成为东海龙宫的龙王,我的膝下,有两位聪明伶俐的龙儿,我的王后,是人人称赞的贤妻良母,这原是最幸福美满的生活,倘若我未在征战中被人刺破胸膛,倘若心脏中的无量之水不曾流出,倘若我没有想起烟雨雾泽中,我同那位唤作云枕女子的爱情。时隔七千年,即便被迫忘记,可当我再想起时,心中深爱的,还是云枕。我伤势未愈,拖着孱弱的身体凭着模糊的记忆,闯入了烟雨雾泽中。当我被人捆绑着带到她们新任族长面前时,我同云枕对视一眼时的惊讶缠绵,彼此心知肚明。我受下涤心之刑,却在阴差阳错中将她再度记起。她流下鲛人之泪,却在沉睡一千年后没能将我忘记。我同她相爱如斯,可事实却早已物是人非,如今的我是东海龙宫的龙王,身边妻贤子孝天伦永享。如今的她是鲛人一族的云枕夫人,拥有无上神力仙寿永昌。七千年时光流转,曾经的惊鸿照影,如今的咫尺天涯。今宵剩把银烛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可即便不是梦中,我与她,又能如何。她沉睡一千年,即便未曾将我忘记,可醒来后我已是美人入怀,子息环绕。她选择沉默,独自饮下孤独的酒,凭着那年短短两日的幸福记忆,消遣着六千年寂寞的光阴。她对我,深重如此,我对她。又岂敢轻望。我于想起她的那一刻奔赴万里,凭着心中记忆寻觅她的的所在,我成功了,传说中的烟雨雾泽,如今我正站在那里。我即便这样,又能如何,不过是同她相视而笑,以解相思罢了。七千年前我为了家族舍弃了她,七千年后,我却不能为了她而抛弃家族妻儿。我是一个懦弱的人,空谈爱她入骨,却怀抱着另一个女人醉死温柔乡。再见面,纵然心中思绪万千,却不晓得从何说起。我同她对面而坐,隔在我们中间的,是烟雨雾泽鼎盛的菜肴。翡翠台桌上静心布置的游龙戏凤花团锦簇,是天上人间难得一见的盛世风华,而我的双眼,却始终停留在云枕七千年如一日的面上,片刻也移不开。我在七千年的风尘中已不再是年轻公子,而云枕依旧眉目如画,堪堪一笑倾国倾城。七千年的岁月为她增添了一抹优雅的韵味,举手投足间更使人着迷。烟雨雾泽中的女子从来都是极美的,她们无欲无求心中豁达,成就了她们的倾世容颜。云枕纤纤玉指亲自为我斟上一杯酒,如同七千年前我与她在喧闹市集上初见,她为表歉意在盛大的酒楼中,为我斟下的那一杯酒。手臂微抬,露出一截白皙嫩滑的手腕,而她细蒻的手腕上的红珊瑚手串却艳丽夺目,那是七千年前,我原本想送入她的手串。不曾想到如今,她还在戴着。我心中忽然翻腾,走至她面前将她拥入怀中,美酒尚未入口,我却已醉得浓烈。我告诉自己放纵自己,这一生,我只想要她。她没有拒绝,我与她一夜恩爱,莫大满足。红纱帐中她的头抵在我的胸口,我抚摸着她浓密柔顺的秀发,双双无言。许久,她坐起,深深深深的看着我,突然埋头于我的颈间,在我的肩膀上留下深刻的齿印。我不觉疼痛,只是茫然的望着她。她突然笑了,指间摸索着那微微渗着血的齿印,任性且调皮:“你教我等了六千年,苦了六千年。这齿印便当做是对你的惩罚,你依是不依?”我宠溺的将她的手握在我的手中,将她拉进,在她光洁的额头印下一个吻:“我依。”我热烈的望着她:“只要你高兴,便是要我的性命,我都依。”她在我的注视中羞涩低下头去,柔柔自语:“我要你的性命做什么。”我就那样看着她,似乎怎么也看不够,我想,其实她就是我的命。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的,我在烟雨雾泽中住了五六日,她便遣我回东海龙宫。临走时她说,如果可以,此生不复相见,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晓得我同她无缘常伴,未免各自痛苦,只得点头。当我回到东海龙宫时,锦萝正立在龙宫门口,见我归来,不曾责备,只随我进入寝宫,为我更衣。无意间瞥见我肩头齿印,只愣了一愣,继而装作不知,手上动作也不过是一霎那的停歇。我与云枕的事情她在七千年前就已经知晓,七千年里我被迫忘记,她也未曾提起。如今我同她心知肚明,不如不提。日子平淡如常的走着,不知不觉三年的光阴悄然自指间溜走,我身处东海龙宫,却总是无意间想起烟雨雾泽中那个我此生最爱的女子。偶尔自堆积如山的公文里抬头,瞥见窗外疏影横斜,就会突然念起云枕。锦萝待我一如既往,我待锦萝如常的尊敬中,莫名多了些愧疚和梳理。我以为,余生我便只能在回忆里想念云枕,在现实中同锦萝相敬如宾的生活,可是烟雨雾泽中前来的使者,却将我们都推入不同的轨道。使者说,云枕怀孕了,即将临盆,因为历代鲛人产子时都十分危险,稍有不慎便会母子双亡,所以云枕想让我陪在她的身边。我不曾犹豫,抛下龙宫和锦萝,以及锦萝肚中怀着的,我同她的第三个孩子。如果我不曾记错,锦萝的产期,也是在云枕产期的前前后后。可是我不曾为她考虑太多,我想,她在龙宫中一切安好,又有多次生产的经历,应该不会有事。只是我没有想到,她竟偷偷的跟在我的后头,进了烟雨雾泽中。当她被人发现时,我惊讶万分。云枕以为是我故意带她进来,望着我讶异不解:“龙著,你将她带来烟雨雾泽中,是什么意思?”不等我答话,她瞧了一瞧锦萝隆起的腹部,突然失望冷笑:“原来王后也已有身孕,真是恭喜恭喜。”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四章 七千年我仍然记得你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四章 七千年我仍然记得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四章 七千年我仍然记得你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四章 七千年我仍然记得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最新章节- 一见红颜误终身全文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txt下载- 一见红颜误终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十四章 七千年我仍然记得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一见红颜误终身】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一见红颜误终身》书迷评论

  • 拐个总裁当萌宠最新章节

        当大家都以为矜贵冷漠,杀伐果断,并且不近女色的总裁大人会孤独终老!包括他自己,也这么认为!rn直到,他遇见叶倾城……瞬间变成了宠妻无度的炫妻狂魔!

  • 总裁索爱:宝贝你中招了最新章节

        原本就是只想找个帅哥压压惊,谁知道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人。某男“你不要挑战我的极限”顾炎瑾用力的别过嘴。“正巧,我就想这样。”某女还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人,原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某女的噩梦就开始了,阴魂不散的缠着她,要她为他生儿育女,关键还时不时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任性。“不许出轨。”某女不以为然的挑挑眉“出了怎么办。”某男眼神阴冷起来“那我就让你……”某男没有说完直接说完,扑向某女。

  • <P><FONT color=#a2a2a2&gt最新章节

        嗯...这是一系列的短篇小说  希望大家可以给我一点意见
        无理娘子
        暧昧男女
        四方集团
        圣女杀手
        暗影集团
        蓝想漫步
        银海之星

  • 一脚超人最新章节

        世界未解之谜:    一、上古神魔之墓终于被掘,可又为什么每一具无敌神魔的头骨上都凹陷有一道38寸脚印?    二、一位s级英雄有幸遇见两位远古妖仙,可为何牛掰上天的他们反而惊恐的向英雄询问同一个人?    —————————————————————    老没劲抑郁的说:“本人只有一个愿望,不奢望有人能击败我,但求有人能让我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疼,仅此而已。什么?你说谢谢我保护着世界和平?很抱歉,你想多了,其实我只有一个目的……”    “跪求找揍,真心求虐!”    老没劲摸了摸那仅剩五根丝随风飘扬的脑袋,一脸的认真。    (已有扑街老书百万字完本作保,人品绝对保障,请放心收藏)js330

  • 名门宠儿:总裁的替身情妻最新章节

        一场车祸,小村姑灵魂引渡成为丰城第一名媛,有钱有颜有事业。更离奇的是,还有个帅到无敌、高冷霸道的腹黑老公。本以为捡了个大便宜,不成想,这场婚姻是个局,一个誓要将她折磨得痛不欲生的局。环环相扣的圈套里,她几经生死,却遇强则强。他以为自己是债主,将她玩弄于鼓掌,却不知,自己早已成为这场阴谋里的小白鼠……“白黎安,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你不就是爱死了我这混蛋样儿么?”

  • 千金魂穿不归路最新章节

        从小在护妹狂魔哥哥身边长大的齐海澜,偶尔间的一次车祸穿越到了不知名的国度大慕国。一心只想回归的正途她,确接连遭遇宅斗府斗宫斗。身心俱疲满目疮痍的惨败而归,看齐海澜如何化身周澜兮,从一心向善的菩萨心肠被逼走投无路,化佛为魔走向罪恶深渊。
        当繁华落尽,当初的痴心一去不回,昔日的恋人荣耀归来,她又该何去何从。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最新章节

        超级兵王刘沐阳七年后再一次回来,面对二姐的僵境,酒吧的没落,依靠一双铁拳,再次打出一片天,清纯的邻家小妹,高冷的美女总裁,面对一桩桩麻烦事,刘沐阳混在都市,如鱼得水,最终翱翔九天,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 心悦凤兮最新章节

        六御者,御六界。呵,她不过一个小女子,不敢肖想六界,给她一个夫君就好。只是,瀚瀚六界,漫漫九霄,她一次又一次地与他错过,到底是谁的过错。当漫天大火席卷她的全身,她是否还能呼唤出他的名字……

  • 名门婚谋最新章节

        谁都喜欢不劳而获,谁都喜欢过奢侈的生活,所以他们设计了她父母的死,把她送进了疯人院。可他们都忘了,疯子杀人是不犯法的。  占了她的屋子,控制了集团,甚至还想撺掇她改了遗嘱,再设计点意外?  呵呵,她在疯人院别的没学会,只学会了一个字——疯!  房子玩完了,集团玩完了,现在,我们玩点别的?本以为是自己大展拳脚的时候,可跟在她身后,比她还疯的男人哪儿冒出来的?

  • 黑暗曙光最新章节

        有一天,你一不小心地把一个玻璃做的瓶子从空中摔在地上,它碎了,你和它说一声“对不起”,但是它却没有恢复原貌。曾经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但是现在我们都在离开了……

  • 阴财滚滚最新章节

        步入社会没多久的小屌丝,虽然有点小贪财,但是为人却重情重义,本是一个卖骨灰盒的,因为贪心招惹到了一个老太太,多亏遇到了假瞎子才逃过一劫,后和假瞎子杨薇开了一家灵异事件处理公司,做起了死人的买卖。

  • 高手出山最新章节

        中华武术正处于千古以来前所未有的质疑中。主角作为中华传统武术的第一人的弟子他将为中华传统武术证明!

  • 一品狂妃最新章节

        一个扮猪吃老虎,一个深谋远虑隐藏颇深,强强联手,不服来战!

  • 都市之我是仙帝最新章节

        萧晨被人陷害,全身被烧伤,苟延残喘,一气之下跳河自杀,谁知道灵魂居然进入仙界人族诞生之初。并且成为三清之首,老子的弟子,自创长生经,他经历过三皇五帝,大禹治水,也经历过封神之战,西游之始。更是成为天庭六御中最神秘的大帝,也是实力最强大的哪一位大帝。因鸿蒙紫气的出现,被朋友爱人偷袭,重新回到了地球,回到了他二十多岁之时,正是他女朋友离开他,他被仇人陷害之前。这一世,他带着仙帝之威,以睥睨天下,盖亚一切的决心横扫一切,他前世的敌人统统踩在脚下。前世的屈辱全都一扫而空。萧晨重新开始修炼,一路走来,他的敌人被他纷纷打到,最后重返巅峰,成圣成祖。

  • 雍正熹妃传最新章节

        入府时,她年方十三,所嫁之人是雍容华贵的皇四子胤禛。第一次见面时,他温柔地将她嘴角的桂花糕渣擦掉,淡淡地笑问:“府里的糕点你可还喜欢?”那双略显薄凉的清眸在淡笑中染上暖意。他从未许过地老天荒,她却自觉会爱到天长地久。康熙说他沉稳,她却笃定他不但任性而且小气……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称帝她会为妃,当她终于心死,他却死死地看进她的眼!“钮祜禄妍华,你生是朕的人!死是朕的鬼!”最后,她终于明白,一切恩宠到头来不过都是那南柯一梦……

  • 家有萌妻:席少训妻有方最新章节

        芙城所有人都席家大少爷是个毁了容的怪物,年纪又大,还有那方面的隐疾。
        更有传言席靳言脾气暴戾,嫁给她的女人无数,却无一不受不了逃走,更甚有疯了傻掉的。
        尽管这样,江晴川还是硬着头皮嫁过去,只为了弟弟的手术费。
        婚后,江晴川听到席靳言在书房跟助理说话时,是非常温柔的腔调……
        江晴川懂了,一切的传闻,席靳言是为了保护那个助理……

  • 太古神帝最新章节

        重生之日,沈宇凡被抛荒野,八年后复活归来,异能时代且看宇少如何卷土重来,碾压各方天骄,号令天下宇虫,战各路英豪,斗异能强者,屠尽仇敌,夺回失去的一切,成就巅峰之路。
        沈宇凡:当我踏足宇宙,方知地球何其渺小,我要攀登寰宇之巅,什么四域总盟,什么星辰帝国、什么远古神族,都将被我踩在脚下,臣服于我,我神帝归来,必将再临宇宙主宰之位。

  • 一本正修最新章节

        一道记忆破碎的神魄降身在死去少女身上,发现少女灵魂快要消散,她护住了少女残余的灵魂,她看到了少女凄惨虐待的一生,便当晚雨夜帮她复了仇,灭门!之后,她边带着她在这片大陆上游历,修复她的神魄,重塑肉身。如有阻她者,一路斩之。

    本章内容提要:
    ...    此刻我正立在琉璃般晶莹剔透的水面上,我能瞧见水纹自我脚下一波一波漫延而去,五彩斑斓的即便我在东海龙宫也不曾见过的各种水生物,集聚在我的脚下,好奇的抬头望着我这位陌生的来客。而四周门墙屋顶皆是由高大浓密的树木自然生长而成,它们枝叶交缠紧密连接合抱在一起,顶上藤条丝丝缕缕垂沿而下,一路各色小花将藤条打......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