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人间住了一夜,第二日相约同游终南山。原因是她听闻我在终南山静修,好奇终南山是个怎样的场所,便要去看上一看。我看着她憧憬模样取笑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她一生气,随手引来附近湖水倾洒于我身上,我被劈头盖脸一顿水浇下终于明白鲛人一族天生善战的真正意味来。因我去了神仙护体,自然被淋了通透,她瞧着我全身湿漉漉,小水滴忙不迭的往下滴滴答答掉落时,笑得合不拢嘴。我无法在她的嘲笑中保持气定神闲,脑中一热,便长臂一挥,将她搂在怀里,顺便将颊边水珠蹭在她如火的衣裳上,而后慌忙跳开瞧着她又是狼狈又是生气的模样,心情大好。她气极之下向我追来,我转身跑开,山间小路清净优雅鸟语花香,而我同她泠泠的笑声更为它增添了一抹生机与活力。山路难走,而我却希望它永远不要有尽头。谷岩被我提前遣回去收拾,如今独我同她二人并肩行走,悠悠清风拂面,不禁教我浮想联翩。曾听闻鲛人一族女子虽生来艳丽,心肠却是最为狠心歹毒。而如今的云枕,我却只觉得她天真烂漫教人疼爱,全然看不出半点的狠毒。从山下到山上,我同她一步一步,留下我们并排而过的双双痕迹,待要行至山顶时,我们才想起其实我们可以腾云驾雾来到山顶,方觉爬山行为实在幼稚,思及此,我们面对面相视而笑,甚是温馨。有那么一瞬间,我曾幻想过,有没有可能,我未来的王后,会是云枕。一步两步,伴随着古木苍苍泉水潺潺,终南山顶古朴小庙近在眼前。沉香木搭的支架瓦盖的房,一方小小院落两间小房,将荒凉的终南山添了优雅。鲛人一族自古邻水而居,极少见过高耸大山,云枕在瞧见山中寺庙时惊喜欢呼,脚下的步伐也不由得加快。我摇着扇子在后头慢悠悠走着,欣赏她活泼灵动的美丽。她提起裙摆跨进寺门的那一刻,仿佛一只蝴蝶轻盈,我听到她更深的惊叹,而后戛然而止。我浅笑着,想象着她见到如此平凡之物时的讶异和兴奋,她那么单纯,我便忍不住想要多多疼爱她。可现实同我想象的却不一样,当我尾随而至寺庙内堂时,云枕正同另一个女子相互对视着,她依旧提着裙摆,好奇的歪着脑袋打量着她对面的女子。而那个女子,身着明黄衣裙一派端庄典雅,也微笑着看着她。堂内侧边上谷岩,正竭力避开我询问的眼神,尴尬的环顾左右。避无可避之时,方才拿捏着众人的颜色,犹豫的往前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待离我不过两三步时,他清了清嗓子,用不大但屋内众人都能听见的语调同我道:“大皇子,这位便是凤族锦萝大公主。”我一怔,不曾想过凤族大公主会亲自过来终南山。而我还不曾反应过来时,云枕回头冲我甜甜一笑:“你骗人,你不是同我说你的王后很丑么,我瞧着竟是个不可多得的大美人呢!”说罢她竟亲昵的拉着锦萝的手如同第一次见到我一般问东问西,锦萝一面有礼貌的回答着,一面断断续续看我的脸色,我突然觉得无比的头痛。云枕天真单纯,对人没有戒心,习惯性的凭感觉分辨是非好人坏人,因而她见锦萝美艳绝伦,便自以为是的想与其亲近,却不晓得锦萝对她疑虑重重,猜测万分。在终南山一天的时光里,只有云枕一人心情大好,而我同锦萝,都各自怀着想法心不在焉。云枕将山中寺庙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打量一遍之后,很快便觉得索然无味,不及水中世界令人着迷,她的性子向来活泼好动,在终南山上呆不下去,便嚷嚷着要下山,我命谷岩送回去,临走之前她回头同锦萝告别,还同我相约有机会去我的东海龙宫走一走,锦萝闻言面色很是难看。云枕走后,我同锦萝相对而坐,询问她此次前来终南山的目的。此时我才晓得,原来是玉帝同凤族女王等不及,想让我与她尽早完婚,原本是我父王遣人来着我回去,可是她听闻我在终南山静修,便想着亲自过来看看,倘若我的修行处在关键时刻,她也可回去同凤族女王请旨,不必急于成婚,不想却教她看见了我在终南山逍遥快活,还同一位貌美女子不清不白。她虽嘴上没说,但我晓得,作为女人,多多少少是会介意的。我怕她一时气愤将事情闹大会牵连到云枕,便好言安慰,请她先行回去,待我将终南山诸事处理完毕,便会即刻回东海龙宫。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回去成亲,尽管锦萝容颜秀美进退有度,可如今我的心已经被云枕填得满满,再装不下旁的女子。可是我同锦萝是玉帝赐婚,毁不得。于是我便想法子拖延时间,尽可能的同云枕多待一些时日,也尽可能的想一个两全之策。我想云枕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毒,我同她相处越久,便中毒越深。可如今我却甘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开始深切的感受到,那种思而不得的痛苦。曾无事闲逛月老的姻缘阁,瞧见阁中条条红线千丝万缕,有的直来直去相互牵连平坦无波,有的却勾缠交错理不断剪还乱崎岖坎坷。也许我同云枕的前世今生,便如同这慌乱如麻的红线,需得历经千难万险,方能看得到命运的安排。我在终南山留了三天,三天里,我寻了无数个机会,想要同云枕表明真心,却又害怕这样唐突的表白会吓坏了这个纯情的女子,况且我如今身不由己,即便爱她入骨,却再也没有资格许给她任何承诺,又何必说出不该说的话,徒增各自烦扰。于是在我的纠结犹豫中,一直到第三日晚,我同她并坐屋顶赏月谈心时,我也没能够将心中爱慕说出来。那夜山中月色清凉如水,她身着单薄的衣裳在淡淡雾气中显得瘦弱娇柔。我突然开口:“你冷不冷?”话才出口我便后悔了,我虽游离在六界之外,可到底我是一个神仙,又怎么会冷呢?她闻言轻笑一声,顺势靠在我的肩头,含了点点笑意往我怀中蹭了蹭:“冷啊,你抱着我好不好?”我僵硬在那里,不晓得她为何会有这样的举动。她见我一动不动,便伸手环住了我的腰:“龙著,你要不要听听我的秘密?”我凝神静听,才晓得她来人间的目的其实同我一样,逃婚。她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她的母亲为她挑选了一位满意的夫婿,可是她并不喜欢他,在数次同她母亲交谈无果的情况下,她毅然决然选择了逃婚。最初她并未想过要逃到人间来,鲛人一族曾有古训,凡私自逃出烟雨雾泽者,辑回后杀之,为的便是守住烟雨雾泽的秘密,使烟雨雾泽免受怀有异心者的灭顶之灾。这么多年来,人们只听说过烟雨雾泽的名字,却不晓得烟雨雾泽究竟在何处。而云枕自小到大从未出过烟雨雾泽,对外边世界自然心有惴惴。可是族人追得太紧,云枕无奈之下,只得从隐秘通道出了烟雨雾泽。千百年来鲛人一族行事向来低调,如今云枕出了烟雨雾泽,他们即便想找,也会小心谨慎,不会掀起大风大浪,如此一来,速度便会慢很多。可是云枕低估了族人的力量,她逃出烟雨雾泽不过短短五天的时间,族人便追踪到了她的位置,在她上终南山游览时抓走了她随身服侍的婢女,倘若婢女受不了刑罚将她的行踪暴露出来,她便只有乖乖回去接受惩罚。她出生时便是公认的鲛人一族下一任族长,鲛人一族族长不处死刑,她虽可免去一死,却要终身受人唾弃,废尽此生功力在荒蛮沼泽中度过余生。因为鲛人一族将私自出烟雨雾泽之人视为不洁,不可同族人共存,只能孤独终老。若是想洗去自身污点,需得带回一个男子,该男子心甘情愿接受烟雨雾泽涤心惩罚,与她成婚并发誓永生永世不踏出烟雨雾泽半步,她才能免受惩罚重新被族人接受。说到这里,她突然抬头看我:“在我即将踏出烟雨雾泽时,我曾告诉自己,倘若在人间遇到心仪的男子,我便带他回烟雨雾泽。可是我遇到了你,你却是东海龙宫的大皇子,你还有个凤族的未婚妻。我不晓得这算不算喜欢。可是我同你在一起时,我很开心。如今我靠在你的怀里,我其实在想,如果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该多好,这样我便没有顾虑,带你回烟雨雾泽了。其实烟雨雾泽很美很好,你一定会喜欢的。”那一刻月光皎皎清雅迷人,而我却无意于江山美景,心中欢呼雀跃无以复加,那个我深深爱慕不敢言语的女子,如今正亲口说着她喜欢我。我想,这大约便是人世间人人追求的爱情吧,生死契阔,与子成说。可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童话,那么多人向往,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我欣喜若狂,将云枕拥入怀中,同她就此许下今生永不相负的承诺。可无论是山盟海誓还是海誓山盟,在现实面前,永远那么不堪一击。第二日我收拾行囊回到东海龙宫,我同云枕商量好,两日后在终南山顶会合,我同她回烟雨雾泽。那时我年少气盛,总以为相爱便要不顾一切,所以我不曾想过玉帝的一纸诏书,不曾想过龙宫的何去何从,我以为,父王会理解我,答应我的请求。可是当我回到龙宫,跪在父王面前告知父王我已有意中人,请求父王成全时,不料父王勃然大怒,将我困在东海龙宫,并自作主张同凤族女王定好了吉时,敲定了我同锦萝的婚期。不曾想到父王竟然如此坚定的要同凤族联姻,我苦苦哀求却不能撼动他半分,无计可施之下,我只得吩咐谷岩前往终南山,将我如今的情况告诉云枕,请她耐心等待,我必然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结果。我曾企图逃跑过,可是父王竟然动用了家传宝物捆仙索来禁锢我,几次三番出逃失败,我渐渐感到我同云枕的未来太过渺茫。我被禁锢了三个月,九月秋意浓重时,迎来了我与锦萝的婚期。被禁锢的三月中,父王将聘礼宴请连同我的婚服一一准备好,只等九月初九那日,由我亲自将锦萝迎进宫中。婚礼前期,我在暴怒中将父王送我的玉佩摔成粉碎,当宫人心惊胆战的去告知父王时,生平第一次,父王同我进行了一次彻夜长谈。我是东海龙宫长子,按照礼制,我从出生那日起,便早已注定了我的身份和使命,我将是东海龙宫的龙王,需要担负起保护龙宫并将其发扬光大的重任。在旁人眼中,这或许是无上荣耀,可于我而言,却是负担与沉重。我自小被父王寄予厚望,因此凡事都被要求做到最好,三位兄弟中我并不是最聪明的,可必须是最努力的。每日我的两位弟弟在学完课业后能够嬉闹玩耍,而我只能坐在阴暗的屋中,听德高望重的先生一遍一遍重复为君之德。我终究没教父王失望,将一切都做得极好,使得父王能够安心将王位传于我。可是我的内心不快乐,我一直在父王的模式下生活,我不是我,而是父王的理想品,所以当父王逼我同凤族联姻时,我彻底愤怒了。我能够修身齐家志国平天下,能够做东海龙宫的龙王,可为何我连选择共度一生之人的权利都没有!我终于不愿意再妥协,我告诉父王,要么让我死,要么放我走。父王静静注视着我,在我猝不及防之下,重重给了我一个耳光。那是我活了五万四千年来,父王第一次出手打我,父王骂我不孝,只顾个人喜怒哀乐,却不曾想过家族兴亡。龙族千百年来传下的规矩,岂能说改就改?再者此次联姻是玉帝亲自下旨,倘若违旨抗婚,玉帝可会善罢甘休?凤族可会善罢甘休?到时追究起来,说到底是龙族的不是,这样的责任,是你一力承担,还是要全部族人陪你一同承担?!父王的怒斥将我惊醒,我突然想起这些年,教习夫子同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男人之所以为男人,最重要的便是他有当担。而这种当担,便表现在男人于两难之间的取舍,是舍生取义,还是背信弃义,尽管抉择艰难,却能显示男儿本色。而我在云枕与龙宫之间来来回回千万遍,却始终无法做一个决定。无论取哪一个舍哪一个,最终的结果,都令我生不如死痛苦不堪。父王说,这才是成长。当我最终做下决定并且坦坦荡荡时,说明我已然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我没有对父王说明云枕的身份,只告诉父王,即便我抛却个人情感不谈,如若我的不出现会教一位妙龄女子终身孤独寂寞生命堪忧,而在一人与千千万万人之间,我又该如何选择。佛说众生平等,当我在这平等中难下决断时,我又该何去何从。我要用怎样的理由去说服自己,在同样平等的生命之间,取得一个而舍弃另一个?我可以为了家族牺牲我的爱情,可是我凭什么为了我的家族,而不顾她人的安危。云枕有什么错,要在我的大义凛然中,作为我成长的牺牲品。这对于她,难道就是公平?而我在做出这样的选择时,又怎会坦坦荡荡?太多太多的疑问令我困惑,而我的咄咄相逼,也教父王陷入了沉思。父王一向宅心仁厚,常言万物有灵,不可轻易摧残。如今身处两难之地进退维谷,他的内心,想必也在挣扎。许久,他道:“离九月初九还有三日,倘若我放你离开,为了使命,你可否在三日内准时回来?”我郑重点头:“三日之内,无论我能不能救下那位女子,我必将回来完成我的承诺。”“好。”父王的手重重搭上我的肩,我从心中生出一种责任感,或许那一刻,我开始渐渐明白,作为龙族继承人,我必须要舍弃一些对我来说尤为重要的东西,比如爱情。我日夜兼程赶往终南山,却再不曾寻到云枕的身影。那一刻的颓废与失望,令我难过的几乎站立不住。我早该猜到的,我被父王禁锢了将近三月,三月中,能发生多少意想不到的事情,云枕又怎会傻傻的等在终南山上,等一个负心汉的消息。可是我分明吩咐谷岩给云枕带了话,即便云枕被鲛人一族抓回烟雨雾泽,可是此事关乎她的性命,她也一定会想方设法告诉我去往烟雨雾泽的途径。果不其然,当我在终南山上搜索无果正欲下山打听云枕的消息时,从终南山茂密的森林里,忽然飞来一支锋利的箭,堪堪从我眼前飞过,我微微偏身,伸出手指接住箭身。箭头处是一纸书信,告诉我如果想救云枕,便要先用鲛人一族的涤仙之水封印法力,方能跟随族人进入烟雨雾泽。我依照他们的意思,在终南山后山水洞中取出他们放置的涤仙之水,毫不犹豫仰头喝下,不消片刻,便觉四肢乏力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书生。此时从洞中阴暗处走出来两位戴着面具的人,将一条黑色丝带缚住我的眼睛,搀着我走出山水洞。我们腾云驾雾,我能感觉到风从我的耳边匆匆吹过,我用心记下出洞口前后左右的方向以及行走的时辰,希望能够记住去往烟雨雾泽的路。我们走了很久,我下意识觉得,烟雨雾泽是个远离六界极其偏僻的地方,也许那里人迹罕至荒无人烟,也许那里,除了鲛人一族,再不能有旁的生物在此处生存。终于落下地来,似乎是一片柔软潮湿的土地,我的脚踩在上头,如同踩在轻缓的棉花上,十分舒服。越往里头,越能感受到空气中夹带着细腻的水渍,脚下哗啦啦一阵水响,似乎在穿过一片浅滩。而我伸出手臂,能够隐隐约约碰到两边的树叶和似乎娇嫩的花朵。我的法力被封印,无法准确的判断,可凭着多年修炼仙法的能力,我感觉,我离一股强大的气流正越来越近。那人内力醇厚,我身子虚弱,在她强大气流的压力下,几乎要瘫软下来。我借着牵引着我的人的手臂,强自镇定着。走了很久的一段路,途中能闻得花香听得鸟语,空气中的气氛和谐而安然,似乎是人间仙境。当他们无声的放开我的手默默往后退了两步时,我想我已经到了,那股深厚的内力就在我的正前方,想必她就是我今日要见的人。我伸手摘下缚眼的黑丝巾,在不算亮堂的陌生的环境里渐渐适应,慢慢睁开眼,却因为惊讶而忘了呼吸。眼前情景,大约此生也不会忘记。此刻我正立在琉璃般晶莹剔透的水面上,我能瞧见水纹自我脚下一波一波漫延而去,五彩斑斓的即便我在东海龙宫也不曾见过的各种水生物,集聚在我的脚下,好奇的抬头望着我这位陌生的来客。而四周门墙屋顶皆是由高大浓密的树木自然生长而成,它们枝叶交缠紧密连接合抱在一起,顶上藤条丝丝缕缕垂沿而下,一路各色小花将藤条打扮得精美如画,裹着藤条蜿蜒而上,星星点点隐匿在郁郁葱葱枝繁叶茂中,远看仿佛绿意盎然的天空开起了花。粗壮的树干形成天然的围墙,旁枝错节中零散幽光忽隐忽现,细细一瞧才发觉那幽光是栖息于树上不死鸟的双目。偶有一声清响,林中不死鸟便扑棱棱一阵挥翅,消失于林中僻静处。因鲛人一族天生喜暗不喜亮,喜水不喜干,所以烟雨雾泽处处林木翠陇遮住日光,零落光影侥幸透过重重叠叠枝叶交错,使得烟雨雾泽如同拢在袅袅薄烟中的水墨丹青。而我的眼前,由藤蔓交缠形成的宽大座椅上,一位头顶皇冠身着彩服的年轻女子正正襟危坐面容严肃的看着我。此时偌大厅堂中众多随侍一应排开,个个低眉顺眼,听不见半分嘈杂的声音,由此可见鲛人一族严谨的作风与严格的治理策略,不禁隐隐为云枕如今的处境担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三章 也许分开就是一辈子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三章 也许分开就是一辈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三章 也许分开就是一辈子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三章 也许分开就是一辈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最新章节- 一见红颜误终身全文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txt下载- 一见红颜误终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十三章 也许分开就是一辈子】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一见红颜误终身】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一见红颜误终身》书迷评论

  • 夜半燃情:鬼夫缠上身最新章节

        作为把超度鬼为己任的“灵魂引者”,夜黑风高挖坟夜,我一铲子挖出个裸鬼:“哇!今天终于要开张了!”裸鬼很高冷,身材倍棒,脸超正点:“哇,今天终于要开荤了!”为了躲他,黑白无常我敢勾,千年僵尸我敢撩,给我个不死道士我都敢装情侣!可最终,我还是被他堵在了棺材里。“为夫好像说过,让你洗干净了等我!”裸鬼眼神里带着点点不悦。“你一千多年没洗澡了,还有脸说我!”我推搡着反驳。“你无权嫌弃为夫!”裸鬼霸道欺来……

  • 部落冲突之领主系统最新章节

        穿越异世界,得到部落冲突系统,建立领地占山为王。    你有你的步兵军团,我的野蛮人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力量;    你有你的射手部队,我的弓箭手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精准;    你有你的骑士大队,我的……算了我还是上飞龙吧,你们眼中的顶级魔兽就在我的胯下,让我一口龙息喷死你们吧!js330

  • 星血最新章节

        &#;&#;世间无人不做梦,数千年来人类依然无法了解梦。
        &#;&#;为此,人类中大智慧者们大废周章、煞废苦心探索梦境,数千年来也并非毫无收获。
        &#;&#;以往说‘白日做梦’,无疑是在骂人。可如今人人都在白日做梦,而且乐此不疲,一梦数日,一梦千年不醒,一梦醒来已成仙。
        &#;&#;《星血》带您进入仙梦魂界,这是无数代无数人的共同梦境世界,感悟梦境虚实,炼气化虚而凝实,终究一梦成仙。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 我的大小姐老婆最新章节

        我只是个屌丝,那天晚上我捡了一个绝色白富美,而且,她非要做我老婆!————————————————————————————————已完本3oo多万字精品都市小说《最强高手》,等更新的朋友必看。《最强高手》电脑版链接:.heiyan/book/527手机链接:n.heiyan/book/527js330

  • 蛮妻有毒:堂叔别太猛最新章节

        她是青城最名声狼藉女人,上流社会人人唾骂的毒瘤。直到那一天,施霆诺出现在她面前,在她最难堪的时候说:“暖暖吧!”席青暖被自己羞的无地自容,每次遇见,自己都是最为狼狈的样子,可他仍坚持要将她揽入怀中。他笑:“不管怎样,我都会娶你。”她也笑:“不怕我这破烂的身躯成为你一生的笑柄?”“不怕!”他说的一脸坚定,没有丝毫玩笑的成分。席青暖的眼眸微颤……婚后,她要虐渣男,施霆诺给她买刀子;她要夺家产,施霆诺给她送资金;她生产大出血,施霆诺大手一挥:“死丫头,再不从你妈肚子里出来,我剁了你的第三条腿!”席青暖:“……”我生的是个丫头啊!

  • 盛装只为你最新章节

        舒曼为守护死去爱人的心脏,心甘情愿为陆家当牛做马,历经沧桑,但七年以后,陆家赶尽杀绝,为解决危机将她卖掉又污蔑她出轨毁她清白。声名狼藉之下,舒曼突然发现那个夺走他初夜的男人有备而来,因为他长着一张同舒曼昔日爱人一模一样的脸。命运在诡异中风云翻滚,扑朔迷离的真相逼迫舒曼走向另一个飞蛾扑火的结局。

  • 英雄的翅膀最新章节

        在此宣誓:第一——永远心怀未知。第二——永不满足。第三——是什么呢?那么,准备好了吗?你,想不想学习魔法?

  • 重生之王者归来最新章节

        曾叱咤风云的总裁周阳,被奸人所害!不料,携带着一身惊人的异能灵魂穿越到一个普通高中生的身体里!重生之后的他,失去了原有的东西,心有不甘!在一次意外中,无意间竟发现自己拥有着透视及过目不忘的能力!为能够再次重回巅峰,他不断地努力,借助异能的力量,一条复仇的道路为他打开,且看他如何夺回属于他的一切,笑傲人生!

  • 道法时代最新章节

        神雨天降,天地开始异变,当普通人只有千斤之力,而异兽却已有飞天遁地之能时,人类又该何去何从?什么是道?什么又是法?一切皆未知,一切皆探索,前路缥缈而无期!——这是一部讲述人类探索修行之路的故事!

  • 重活完美年代最新章节

        杜家明重生了!    杜家明发财了!    杜家明不在是单身狗了!    反正就是杜家明从此以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走上了人生巅峰!    杜家明:“emmmm……”

  • 特案三组最新章节

        做过和未做过终究不同,不管你的作案手段如何高明,总是会留下细微的线索。大案?难案?只要是我冯肆经手的案子,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只要你杀了人,犯了罪,哪怕是躲在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揪出来。正义永不迟到!

  • 大国高科最新章节

        我们的骨子里,就流淌着创新进取的血。    要是连我们都不来搞高科创新!    那么未来世界的话语权在哪里?    而在九十年代的某一天,张东升很轻蔑的告诉外国投资者:“我不但不给你便宜,还要抬高价格,因为全世界除了我这儿你无处可买……”

  • 穿越七零暖姻缘最新章节

        现代娇娇女莫名穿越,一脸懵逼(′?.?)    醒来就被告知,自己有一个克死三个老婆的未婚夫?    路卿卿表示:嫁啊!我的目标是被克死回现代!    原本想包袱款款离开是非之地,结果发现竟然穿越到了姑奶奶身上,这还怎么走?当然是带领全家过上好日子!    某男:我有一个恋爱想跟你谈谈,最好谈一辈子(?????)    外表呆萌内里腹黑男主vs自以为霸气十足的蠢萌女主    一对一甜宠,双世c。本文架空请勿考究,不接受人身攻击,喜欢请加入书架~~~

  • 重生豪门:闷骚总裁太难缠最新章节

        在婚礼当天被放出与很多男人苟且的照片和视频,然而被告知一切都是亲爱的丈夫所为,并且还和别的女人一起度假。一时所有的绝望让顾安安死亡。是自杀还是谋杀 。
        重生之后她会反抗还是死亡?

  • 农门小商女最新章节

        商业精英顾念重生在了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十岁孩子身上。于是她干起了推销的老本行,只有你买不到,没有她卖不出。靠着一张巧嘴白手起家,赎出了大姐,报复了亲爹,收拾了亲娘,教训了亲戚,从食不果腹到日进斗金。本想此生‘功成名就,孤独终老’,却不想那人带着十里红妆…赖在她家大门口不走?
        那人拿着卖身契在她面前晃悠着.
        她说:我记得小时候你买我的钱,是我自己的钱吧?
        他道:怎么,白纸黑字,你还想赖账?

  • 二婚宠妻很能跑最新章节

        她是孤儿,九岁那年被顾长年从福利院带回顾家,成了顾家的童养媳。十五年之后,她丈夫带着一个女人回顾家,一纸离婚协议书,她被净身出户。离婚次日,她摇身成了当代著名服装设计师——Sarah,当晚,她与男闺蜜喝得酩酊大醉之后,都进错了房间。之后,她与男闺蜜便再次抛下公司,想方设法的逃跑了……

  • 我的真命天女最新章节

        主神:穿越后第一眼看到的女人,就是你的真命天女!李易:MMP,我同时看到两个,她俩谁才是?系统:请宿主自行摸索……

  • 快穿:崽崽他真的不乖最新章节

        【1v1甜文】做为人见人厌的黑锦鲤 被族人视为诅咒 不详的象征.
        莫名其妙多了个话唠系统锦鲤小姐姐你好
        我是反派养成系统 因为您的软萌值与反派大佬的合适度为99.9999自动绑定您
        锦鲤 性别女 软萌度85 年龄未知  性格 温柔可爱善良 黑化值未知  (?˙▽˙?)
        【任务:找到反派大佬阻止他黑化 用你的母爱温暖他 感悟他 引领他走向正道】
        ? ? ?啥东西,  我一个年轻二八的五好青年 这是莫名其妙多了个儿子啊?
        这就是那个我要温暖蠢东西?喂蠢东西开门 社区送温暖

    本章内容提要:
    ...    我们在人间住了一夜,第二日相约同游终南山。原因是她听闻我在终南山静修,好奇终南山是个怎样的场所,便要去看上一看。我看着她憧憬模样取笑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她一生气,随手引来附近湖水倾洒于我身上,我被劈头盖脸一顿水浇下终于明白鲛人一族天生善战的真正意味来。因我去了神仙护体,自然被淋了通透,她瞧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