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年花开之时,繁花似锦灿烂美妙,玉阶于一片花海之中依依坟头之畔,用一瓶鹤顶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生前不能执手白头的二人,死后方能圆满。因着玉阶同依依二人的倾城绝恋,葬妻冢也成为了游人寻访美景的好地方,如今葬妻冢配有专人照料看管,为的便是让二人的爱情故事长长久久的流传下去,也教世上的痴男怨女门,寻一个爱情的归宿。听完这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我竟隐隐有些期待,脚下的步伐不由得也快了些。人世间的爱情,原来如此美妙,不晓得我是否能有幸,也尝一尝个中滋味,教人生无所遗憾。可是我想起东海龙宫中尚存的那一纸赐婚诏书,不由得心中再无所期望。跟随着游人的脚步,我们走进了一条小道,路边种满了情人树,双双对对枝叶交缠,像极了难舍难分的热恋情侣。我在阴凉小道下漫步,隐隐闻到一阵清香,我猜想,大约传说中的葬妻冢快要到了。果不其然,走过那条种满情人树的小路,再拐一个弯,路的尽头。便是扑面而来的各色繁花,相互交织如火如荼,教人目不暇接。我听见很多凡间女子在看到那些绚丽夺目的鲜花时都惊喜的叫起来,而后便细心挑选心仪的鲜花摘下别在耳后,为容颜添几分颜色。由葬妻冢推演而来的习俗,是一年一度百花齐放之时,葬妻冢会有一个相亲大会,便是在同一天少男少女们齐聚葬妻冢,少女们在葬妻冢中选择自己心仪的花别在耳边,倘若男子对女子倾心,便可摘一朵颜色相同的花朵别在此女子发间,倘若此女子对男子有意,便会将耳边的花朵取下,送与男子,而后两人便可相约幽会深入交流。倘若女子对男子无意,便会将发间花朵取下送还于男子,二人相互行礼后各自离开。这真是一个别出心裁的习俗,既可为有情有义者提供机会,又不会伤害无情无义者的脸面,当真有趣。我兴致使然,竟忘了心中忧思速去速回,不顾一切的四处游赏起来。那日葬妻冢实在热闹,我自顾自的游览,不多时一回头,竟发现谷岩不见了。虽然身为神仙不怕迷路,可我同谷岩为了以防万一省去麻烦,下凡之时都去了神仙护体,不能察觉到对方气息,而在人间不能随意使用仙法召唤,此时此刻我们几乎同凡人无异。既然同凡人无异,那么走失便成了一件十分要紧的事,于是我也顾不得赏花问柳,只切切的在人群中搜索着谷岩的身影。可是葬妻冢的人真是多,我来来回回穿梭几次,任然没寻到谷岩的影子,当下便有些气馁着急,想着大约谷岩此刻也在寻我,不如我先找个人少容易注意的地方歇一歇,兴许谷岩就看到我了。于是我四下看了一看,觉得不远处的西角亭子很是不错,地势略高,很适合寻人。便不曾多想走了过去。此时亭子空无一人,我百无聊赖的坐在栏杆边上,懒懒瞧着葬妻冢来来去去兴奋的人们,只希望谷岩能快些寻到我。却是突然被一声少女的娇喝吸引,回头,艳阳高照的日光下头,离亭不远处的花丛中,一位红衣女子正立在一排蔷薇前,粉嫩欲滴的嘴唇含着纤细白皙的手指,白玉般的面上几分委屈几分惊讶,水汪汪的眼睛氤氲着水汽,盯着蔷薇茎藤上的浅刺,又瞧了瞧指头的淡淡红点,不服气的撅了撅嘴,冲蔷薇花耸了耸鼻子后转身,又想去摘开得艳丽的芍药花,却是手将将伸到根茎处时一顿,低头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确定没有刺后,心满意足的将芍药花别在耳边,而后调皮一笑,瞬间万千花海在我眼中,也比不得她明艳动人。她皮肤本就白皙,如此被大红色的芍药花映衬着,更觉肤如凝脂容颜胜雪,我便是在她那一颦一笑中深深沦陷。左边胸口处那一方小小天地突然加速跳动着,原本以为作为神仙,这一生都没有动心的资格,却不想在人间的第一眼,便被素不相识女子的一个笑拨动了心弦。我无意识的站起身,望着那一抹艳丽的红色融入人群,心中竟然生出强烈的欲望,想要去追上她。却是我将将抬起脚步,袖子被人扯住,我回头,谷岩正喘息粗气满头大汗的瞧着我:“大皇子,属下总算是找到你了。倘若将您跟丢了,属下便是有十条命,也担待不起呀!”我安抚谷岩几句,再回头时,却再也寻不到那位女子的身影,心中没来由的失落,原本高昂的兴致,如今也意兴阑珊。亭外风景如旧,人群熙攘,我却寻一僻静小道,慢慢悠悠走出葬妻冢。谷岩见我神色不大如常,又絮絮叨叨的同我介绍了几处值得游览的风光,我因心中有事,便胡乱点了头,随他引着我不知东南西北的走。懒懒散散的游了一座山寺两出湖光,却再也不曾品味出其中的意味来。谷岩见我心不在焉,便也没再多话,只安静跟在我的后头,听候吩咐。临近午时,是人间用膳的时刻,我并非人类,虽说入乡随俗,然人间饭食我却并未看在眼中。城中街道繁华热闹,我与车水马龙中走马观花,三三两两随意观赏,打发着难得偷来的时光。路过一间饰品馆,我便走了进去。人间不乏能工巧匠,制作的首饰小巧精致栩栩如生,我将一支凤凰步摇拿在手中,却是无意间瞟见柜台中一串红珊瑚手串安然精放在紫檀木盒中,那艳丽夺目的大红色,引得我想起了万千花海中惊鸿一瞥的女子。我令店主将那珠手串拿出瞧了瞧,突然想,这样的大红色,同她的衣裳倒是绝配。店主见我看的仔细,便在我耳边细细介绍这珊瑚手串的来历:“公子真是好眼力,一来便看上了我这店中的镇店之宝,您别瞧着着串子看起来不起眼,它可是这里最值钱的饰物。这红珊瑚是三千采户历时三年在东海中打捞上来的,经过精挑细选才择了三十六粒色泽大小相差无几的红珊瑚结串而成,纯天然未经雕琢,可谓难得。”店主话音刚落,立在我身后长得脖子看我手中珠子的谷岩便忍不住笑了,我回头眤他一眼,他方才强忍着没再出身。我晓得谷岩为何发笑,我同他自小生在东海长在东海,自然晓得东海有什么产什么,这串红珊瑚珠子虽然色泽圆润,看起来也十分精美,可却不如店主说得这般稀罕。但我转念一想,或许凡人不同于神仙,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事件他们却难得一见,我便不曾多做计较,将珠子反反复复看过几次,终于爱不释手。心中有一丝期待,或许某年某月,还能再见到那位夺人魂魄的红衣女子。我未在人间生活过,不大懂得人间的规矩,我有意将那珠子收入囊中,便命谷岩将随身携带的夜明珠给了店主,我以为一物换一物十分公平,却不料店主死活不同意,拉着我不让走,同我要一件唤作“钱”的东西。后来我才晓得,在人间,所谓的钱能买到很多东西。可是我们当时身上并没有店主所说的钱,我也不晓得钱为何物,尽管我同店主耐心解释我的夜明珠要比珊瑚手串贵重,可店主却始终不相信我,不愿意同我交换。店主欲从我手中夺过珊瑚手串,我却舍不得一直避让,我们的争执引来路人侧目,生平第一次,我被众人围观。在喧嚣的看热闹的人群中,我闻得一声轻笑,目光所及处竟是我心心念念的女子缓缓走来,她不似我想象中的温柔如水,而是斜靠在柜台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高举手臂夺过店主的哄抢,而我高举的手里,拿的正是幻想中要送于她的手串。当时我傻得像个孩子,在她含笑的眸子中忘记了动弹,只觉老天待我不薄,心中所想的,竟都实现了。她靠在那里,白玉手臂自袖中露出一截,搭着红漆的柜台,纤长手指缓缓点在台面上,发出清脆闲闲的“嗒嗒”声,一双美目看戏般瞧着我们二人,突然一声浅笑,深深梨涡如花开在她清丽脱俗的面上,教我的心悠悠荡了一荡。她走进我,垫起脚尖自我手中抽走珊瑚手串,戴在手中把玩着,而后笑盈盈望着我:“不曾想你一个大男人,眼光倒是不错。”我在她的夸赞下脸红心跳,方才被她碰过的手仿佛失去了只觉一般,半分也动不得。我如同木桩般立在那里,只望着她的古灵精怪笑魇如花,脑中一片空白。谷岩自身后将我推了一推,我才惊醒过来,同她拱一拱手:“姑娘谬赞。”她未再同我说话,而是转向了店主,将手串拿在手中晃了晃,同店主眨了眨眼:“老板,这手串我要了,你开个价。”店主在她的秋波中呆愣了片刻,我突然发狂的嫉妒起来。她付好钱,转身便走,经过我时突然停下脚步,上上下下将我观察一番,眉头轻轻皱了皱,又缓缓舒展开,她的声音娇柔中带着英气,大大方方的同我说话:“既然是我抢了你看上的东西,为表赔罪,不如我请你吃饭罢!”我惊了一惊,突然欣喜若狂,我偷偷爱慕的女子,竟然说要请我吃饭。心中仿佛灌了蜜一般甜腻,我满足的望着她笑得像个傻瓜。她见我不回答,以为我不愿意,好看的眉头又拧在一起,她斜着眼气势汹汹的同我道:“怎么?不愿意?”“不!不!”我忙解释:“愿意愿意!”到如今我都清楚的记得当时我手忙脚乱的表情,倘若父王晓得他细心栽培的孩子在一个女人面前自乱阵脚,不晓得会是怎样的反应。我们去了城中最有名的酒楼,点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她熟稔的同我介绍各个菜名,仿佛楼中常客。又命小二上了两壶好酒,她亲自起身为我和谷岩斟满,举起酒杯道:“今日有缘相聚,不如交个朋友,往后天高地阔,总有用得着彼此的时候,公子意下如何?”她的豪爽教我刮目相看,自小我见过的女子大多温柔贤惠,不曾想天地中还有这般灵动飘逸的女子,教人眼前一亮。我同她相互客气一番,互饮了两杯酒,便相对坐下吃菜闲话。我初尝人间菜食,原本以为定然食不知味不能入口,却不想竟是色香味俱全样样绝佳,便是这人间的水酒也别有风味,我不由得又为自己甄上一杯,将将入口,便听见她凑过来兴致勃勃的问:“哎,你是哪路神仙?”我与谷岩一同被呛住,强忍住喉咙瘙痒,我抬头惊讶的忘着她。她却十分平常云淡风轻道:“莫惊讶,我不过是随口问上一问,倘若你们不想说,我也不会强求。”我擦了擦嘴坐直:“姑娘从何而知?”“哦。这还不简单。”她将筷子放下,指了指手腕中的红珊瑚手串:“你们连没东西要付钱都不晓得,如果不是脑子有问题,便是身份有问题。”大约觉得这个解释不那么有说服力,她停了一停,又道:“虽然你们褪了护体隐了仙法,可毕竟你们是修仙之人,我大体上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只是不大确定,便问上一问,如今看你们的反应,确是神仙无疑了。”说罢,又不死心的凑过来追问:“你们究竟是哪里的?”“我……”我支支吾吾,犹豫着能不能告诉她。她却迫不及待的先猜测起来:“蓬莱仙岛?紫薇神宫?还是九重天上的天宫?”她猜测时眉眼皆是灵气,好奇的睁着大眼等待我的答复,我便在她水汪汪大眼的注视中败下阵来,老实交代:“我是东海龙宫大皇子,龙著。”谷岩咳了一咳。她看着谷岩撅了撅嘴,谷岩当即安静下来,她心安理得继续盘问:“那你来人间做什么?”我不加隐瞒一一回答:“我本在终南山静修,因百无聊赖才决定下凡来走一走。”“哦。”她点头,接着问:“你既是东海龙宫大皇子,为何不在东海龙宫住着,要来终南山静修?”于是我便将我来终南山的理由尽数讲与她听,在我讲解的过程中,我看到谷岩的神色由纠结转为焦急,再由焦急转为震惊,最终归于冷漠,他沉默的垂着眼,我想他的内心定然十分煎熬,因为我毫无戒心的将我的信息全部告诉了素不相识的女子。她听完我的讲述后惊讶的指着我:“啊!原来你是在逃婚!”她说这些时,眸中满是兴奋和激动。我将她总结的逃婚二字在心中细细咀嚼了一番,觉得这样的形容着实不大贴切,只是一时间却找不出合适的字眼来,我还在沉思,她却又抛过来下一个问题:“你选择逃婚,可是因为你的妻子太过丑陋?”我被她的问题问住,老实说我确实也未曾见过凤族大公主的模样,不晓得她是丑陋还是美丽,于是便不好回答。她见我默不作声,以为我是默认,甚是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语重心长的安慰我:“没关系,丑一些也无妨,到底不影响生娃。”我被她的言论冲击得哭笑不得,暗自思忖女人的想象力果然非同一般,平常人招架不了,生怕她再问出什么难缠的问题,我便先发制人:“你是哪里的神仙?”她大眼眨了眨:“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一惊,脱口而出:“可是我都已经告诉你。”她一脸无辜:“我何时说过你告诉我我就会告诉你?”我无言以对,她确实不曾这样说过,可是我却感觉仿佛被耍了一般,心中不是滋味,于是我怀着一丝希望继续问:“你家在哪里?”“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父母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来人间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几乎崩溃,不带希望的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云枕。”出乎意料,她十分干脆的告诉了我她的名字。云枕,真是个好名字,我在心中将她的名字唤上几遍,感觉心里甜甜的。后来她告诉我,她其实也是第一次来人间,而且同我一样,是背着父母偷偷来的。原本她带了一位婢女在身侧,可是她嫌那位婢女管得太多,便施了法术将婢女甩掉,自己一人想怎样玩就怎样玩。她说这些时,我看到谷岩的脸色又变了几变。于是我转了话题提醒她道:“你一个小小女子,还是同人结伴而行安全些,否则万一遇到危险,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孤立无援。”她无所谓的冲我笑笑:“无妨,我法力高,不怕他们。”真是天真单纯的女子,不晓得一山更有一山高的道理,我原本还想着继续劝劝她,虽然如今是在人间,可也应当万事小心。可是我却突然想起另外一个问题来:“你也是初次来人间,如何就晓得买东西要用钱呢?”她狡黠一笑:“我聪明啊!我看到凡人都随身带了个钱袋,买东西时就将里头的东西拿出来交换,便晓得啦。”我又有疑问:“那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这还不简单!”她指了指窗外,是一棵高大的银杏树,上头枝繁叶茂绿意盎然:“用它的叶子变的。”我与谷岩同时惊讶:仙界规矩,但凡神仙下凡者,需遵从三条法则:一不可乱用仙法,二不可伤害无辜,三不可妄动凡心。云枕她如此光明正大的违背仙训,当真教人……教人佩服。可是她一脸无所谓:“那是你们的仙训,又不是我的。我下凡不用褪护体禁仙法,逍遥自在。”我更是惊讶,自古仙界都遵从一个法度,云枕既然说这不是她的规矩,难不成她自成一派自立门户。后来我才晓得,原来云枕真的不用遵从仙界法度,她居住在烟雨雾泽中,是上古时期就与六界隔绝的鲛人一族,鲛人与世隔绝,游离于六界之外,隐居于烟雨雾泽,千万年来不曾听闻过鲛人的消息,如今居然有个活生生的鲛人下了凡间,还站在我面前,我一度以为这是在做梦。鲛人一族在六界中一直是个传说,听闻自浮黎元始天尊开天辟地后,鲛人一族便应时出现,在最初的一次六界大战中,鲛人一族功不可没,几乎穷尽全部族人,为六界迎来了万世太平。可事后当时六界害怕鲛人一族自恃功高刚愎自用会威胁到六界安危,便对鲛人一族存有戒心。当时鲛人一族族长听闻此事悲痛万分,为绝六界猜想,带领全部族人隐居于烟雨雾泽中,与六界再无联系。从此以后,六界便再也没有过鲛人一族的消息。鲛人一族天生善战,法力高强,这也是六界觊觎鲛人一族的重要原因。而如今,即便鲛人一族为求六界安心隐居世外,可六界对于鲛人一族的防备,却是有增无减,人人都怕万一有一日鲛人一族复仇心起卷土重来,只怕到时六界又会有一场大乱。我自小听闻有关鲛人一族的传说,对鲛人一族十分向往,其天生神力更教人想亲眼见识见识。当我晓得云枕便是鲛人时,我沉默半晌,脑中千回百转终究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我同云枕因一顿饭相识相交,我是她在六界中的第一个朋友,而她也是我的第一个鲛人朋友。因她的鲛人身份事关重大,当我们决定成为朋友时,她还逼着我发下毒誓,终身不能将她的秘密告诉旁人,若有违此誓,便教我娶到一个奇丑的妻子。我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为教她安心。我只得举着指头发下所谓的毒誓,云枕见罢才满意点头,安安心心同我交了朋友。我们在人间住了一夜,第二日相约同游终南山。原因是她听闻我在终南山静修,好奇终南山是个怎样的场所,便要去看上一看。我看着她憧憬模样取笑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她一生气,随手引来附近湖水倾洒于我身上,我被劈头盖脸一顿水浇下终于明白鲛人一族天生善战的真正意味来。因我去了神仙护体,自然被淋了通透,她瞧着我全身湿漉漉,小水滴忙不迭的往下滴滴答答掉落时,笑得合不拢嘴。我无法在她的嘲笑中保持气定神闲,脑中一热,便长臂一挥,将她搂在怀里,顺便将颊边水珠蹭在她如火的衣裳上,而后慌忙跳开瞧着她又是狼狈又是生气的模样,心情大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二章 她是个俏佳人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二章 她是个俏佳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二章 她是个俏佳人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六十二章 她是个俏佳人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最新章节- 一见红颜误终身全文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txt下载- 一见红颜误终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十二章 她是个俏佳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一见红颜误终身】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一见红颜误终身》书迷评论

  • 万世龙门最新章节

        太古宇宙,浩瀚无尽,宗门林立。极乐世界,有无量寿佛把守乾坤,坐下金龙,经万万劫,金身堕落,化为华夏神土;少年孙龙,掌金龙血脉,觉醒无相武魂,于万万年后强势崛起,破碎位面,焚灭万古,踏上无限巅峰之路!

  • 洪荒战蛮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发生在洪荒大陆的故事,一个穿越的少年为了守护挚爱的人,他野战八方,喋血洪荒,战天,战地,斗人族,斩妖兽,屠异族,热血,依然沸腾……

  • 坐忘长生最新章节

        从小就是小乞儿的柳清欢,身杯极罕见的成长型灵根,世逢战乱,于偶然间捡到一页《坐忘长生书》残片,从此走上求长生之路。只是长生之路多坎坷,如何才能挣脱束缚求得仙道?js330

  • 婚图漫漫:抱得总裁归最新章节

        当她受人欺负时,他说“我司空逸的人,受人欺负的事还没有发生过。”当他发现她对其他男生有好感后,他捏着她的下巴,双眼逼近她的,冷冷的说“顾优璇,谁允许你喜欢别人的,谁允许的?”他一向冷漠,脸上通常都是面无表情,即使是安安静静的坐着也让人感觉到冷意,全身也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却那么温柔,满含情意和眷恋的对她说“我很想你。”当她不顾一切想要拒绝他时,他狠狠地把她摔到床上,自己俯身压上去,脸逼近她的,用没有一点温度的声音说“顾优璇,你是我的,从头到脚都是,如果你不知道,我不介意今晚让你明白,甚至印象深刻。”久留不见,顾念一生很久不曾见面,想念一辈子。

  • 婚凉不可温最新章节

        她爱的人,是“混蛋”。  脾气暴躁,却只对她一个人温柔。  冲动护短,却是这尘世浮沉中,她能恣意停泊的港湾。  苏可温“既然离开为什么不走的彻底?”  宗严“怕你判我无妻徒刑。”

  • 秀才的逆袭最新章节

        跨越辽阔的海洋,打败无数的敌人。赚取山一般多的银子,征服花一样美的女人。大海任我横渡,江山任我驰骋。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一个落魄秀才的逆袭之路!js330

  •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最新章节

        农业大学毕业的曾晓,毕业之后因财产分割问题回到小山村,随身带空间,承包碾子山,闲来斗斗继母,没事耍耍恶人,农家生活乐无边!

  • 最强红包群最新章节

        神人魔三界,全都加入了一个仙界红包群!阎罗王喜欢吃辣条,孙悟空喜欢妙脆角,各路高手齐聚一堂,小小空间可藏天地。撩撩校花,打打校霸,无聊的时候还出来装个逼,勾搭勾搭神仙小姐姐,就问一声,还有谁!

  • 嫡女权谋天下最新章节

        为他七年筹谋苦心经营,换来的是他与庶姐的联手算计,君临天下之时她得到的是死牢酷刑折磨至死与满门被灭的下场。重活一世,她发誓必定让那些欠她的人血债血偿。只是……前世那个被她害死的摄政王今世怎么成了纨绔子弟,动不动就调戏她呢,果真是报应不爽么?珍爱生命,远离摄政王……

  • 我有一个巫师世界最新章节

        给你一个发挥出你全部潜能的智能学习机,你会拿来干什么?学习新知识,发展科技?学习新知识,赚钱?不...我要拿来学法术。因为我有一个巫师的世界。

  • 盛唐绝唱最新章节

        大家好,我叫李隆基,家里行三,故为李三郎,
        后世的人称我为唐玄宗或唐明皇。
        我爱上了我的祖母武则天——晚年极为宠爱的一个宦官,
        然后发现我的情敌有:我的祖母、安乐公主、上官婉儿、杨玉环……
        情敌都是女人的滋味,你们懂么?
        我一生之中向他求了四次婚,想让他成为我的人,你们猜他怎么说?
        直到最后,他都骗了我……

  • 撩人心弦:秦少不太乖最新章节

        四年前被陷害进了他的房,四年后悲剧重现上了他的床;误会他的性取向,反被套路;多年后何慕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暗骂自己当年的愚蠢……

  • 凤倾天下之涅槃最新章节

        “……你、就不怕皇上知道杀了你吗?”忍着剧痛,龙倾嗫嚅着,她不相信魏延会如此无情,不管她的死活。
        “只要你死了,皇上就会重新爱上我的!”柳如菲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用力一掌将她打入万丈深渊!
        柳如菲邪恶的笑了,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周围,见无人经过,连忙转身离开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后一个诡异的黑影慢慢从树丛中走了出来,身穿明黄五爪金龙袍服,眼中紫气外泄,周身黑气涌动,迅速向外扩散开来,狂风刮过,方圆数十里寸草不生!此人赫然就是本该休息的魏延!此时他薄唇勾起了一个邪魅的笑,满眼算计!
        微博号:七片彩虹 .欢迎关注

  • 盛宠隐婚妻:爹地,妈咪又怀了最新章节

        小三、婚变、阴谋、屈辱,她被渣夫联合算计,驱逐出门,最狼狈时,重新遇上他。曾经,他是温文如玉的世家少爷,现在,他是残酷无情、手握重权的辛总。她却秒变弃妇,还带着拖油瓶,于他连提鞋都不配。辛景夜步步设陷阱,逼她入局,白天忙公事,晚上忙宠她。“盛若桐,我从不做亏本生意,你顺走我的种,我顺走你的心。”盛若桐,“……”

  • 大唐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民间故老相传,将不过李,王不过霸,大唐最无敌的是李元霸。  那么,穿越成李元霸的遗腹子,将会是怎样一种精彩的人生?  惹事,他从来不怕。  拼爹,谁拼得过他?  ……  另有老书《大唐风华路》,也是大唐种田流,有书荒的建议去看看,均订过万,应该还能入您法眼。

  • 庶女重生:邪王宠上天最新章节

        本是二十一世纪女杀手付瑶,意外重生到架空王朝尚书府一个庶女身上,从此脱胎换骨,以谋术夺天下一路扶摇直上,最终凤临天下。

  • 林深时见鹿最新章节

        林鹿被家里卖给穆家的时候只有十八岁,一夜过后就成了穆家的少夫人,而那个男人也消失了一年。
        就在林鹿慢慢接受现状的时候,那个消失的男人出现了。
        “外面传言你不能人道!”
        “能不能,你还不清楚吗?”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二年花开之时,繁花似锦灿烂美妙,玉阶于一片花海之中依依坟头之畔,用一瓶鹤顶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生前不能执手白头的二人,死后方能圆满。因着玉阶同依依二人的倾城绝恋,葬妻冢也成为了游人寻访美景的好地方,如今葬妻冢配有专人照料看管,为的便是让二人的爱情故事长长久久的流传下去,也教世上的痴男怨女门,寻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