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雀挨着囚竹坐下,将大补的菜肴一股脑的往囚竹的碗里送,不一会儿,囚竹的碗里便堆成了小山,囚竹宠溺的看着龙雀:“好了好了,为师又不是饭桶,哪里吃得了这么多?”又见楹素与青华都十分诧异的望着他,便是他再没脸没皮,也觉得不大好意思。于是示意龙雀:“你青华师父平日教导你也十分辛苦,赶紧为他择些菜以表谢意。”龙雀听话的点头,看了饭桌一眼,将筷子伸向了豆腐。那可是青华平日里最爱吃的菜了。好不容易才夹起了一块,正要送入青华的碗里时,楹素的筷子已经先她一步。楹素将一个狮子头送入青华的碗里,娇怯的笑:“楹素瞧着雀儿这狮子头烧得甚好,天尊尝一尝?”龙雀的手顿了一顿,悻悻的收回了筷子,一口吃下那块豆腐,低头又扒了几口饭。其实她想提醒楹素的,青华平日里不大喜欢吃肉食,因而才总是与她抢豆腐吃。可是她听见青华淡淡笑了一声,说:“多谢。”她便识趣的闭了嘴。也许楹素夹的,无论什么,他都愿意吃。恋爱中的男女大多如此罢,两人在一起时,吃的不是口味,而是心情。青华心情好,所以吃什么也都觉得好吃。龙雀想起从前大哥同嫂嫂在一起时,也是这般。大哥将来会是龙族的龙王,所以龙雀的嫂嫂是凤族女王的二女儿。嫂嫂生得很美,同大哥在一起时感情很好。大哥从来不吃鱼,可是有一次嫂嫂做了鱼,大哥一个人就将鱼吃了个干净。当时龙雀还咬着筷子满脸不高兴:“哥哥不是不爱吃鱼么?这鱼可是嫂嫂特地做给我吃的。”大哥当时还强词夺理的反驳:“我何时同你说过我不吃鱼了?大约是你记差了罢。”可是嫂嫂死后,大哥真的再也没有吃过鱼。嫂嫂死于一个冬天,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被她的亲妹妹花葵毒死,死的时候,腹中还怀着大哥的骨肉。花葵爱慕大哥多年,却是思之不得,不能接受自己最爱的男人娶了自己的姐姐,所以她以看望姐姐为名,在饭食中下毒,杀死了她的亲姐姐。大哥得知消息后,双目通红的看着她,几欲发狂:“是我对不起你,你为何不杀了我?!她可是你的亲姐姐,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怎么下得去手?!”花葵被大哥逼到了墙角处,满脸都是泪,她不停的摇着头,癫狂的重复着:“我舍不得,我舍不得……我有什么错,我爱你又有什么错?!凭什么她能那么幸福的靠在你的怀里,而我只能偷偷的想你,凭什么?!”她看着他,他的眼中满是恨意,她冷冷的笑:“龙越,我得不到的,她也不配得到。”大哥生平第一次出手打女人,将她打成了重伤,却留了一条命。到底她是他最爱的女人的妹妹,大哥不愿教嫂嫂去的不安心,终究没有杀了花葵。可花葵的行为被族人不容,凤族女王将她接回族中,幽禁于紫金沼泽的孤岛上,花葵不堪寂寞孤独,第三年便自我了断了。也算是恶有恶报。可是大哥何其无辜,只能抱憾终身。凤族女王见大哥深情,意欲将最疼爱的小女儿许配给大哥,却被大哥婉言拒绝。嫂嫂离去的第三日,龙雀眼见大哥滴水未进,便命人做了一道鱼,大哥看着那鱼,忽然泪流满面,发疯似的将饭桌掀了,在一片狼藉中,他双手捂面哭得像个孩子。像个孩子丢失了心爱的玩具般心疼不安。从那以后,大哥再也没有吃过鱼。因为最爱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龙雀想,也许青华同楹素彼此相爱着,所以他吃什么都是香的。可是为什么,今日的豆腐,她却食之无味。终究还是没能得到囚竹的真传么?试试旁的菜,也都不合心意,龙雀心下烦躁,便扔了筷子。囚竹正埋头清理着自己的小山,见龙雀停了下来,奇怪道:“丫头今日的胃口瞧着不好,可是身子不大舒坦?”“不曾。”龙雀勉强笑了笑:“只是觉得今日的饭菜不及师父做的好吃,便不大有胃口。”“怎么会?”楹素端着碗又吃了一口菜:“我却觉得雀儿的手艺比天宫中的仙娥还要强些。”将手中的碗送过去:“你瞧,我的碗都见底了。”龙雀其实不大愿意讲话,可又觉得不好教楹素冷场,便客气道:“你若是爱吃,便在这蓬莱仙岛多住几日,左右我做饭的日子比较多,保管你吃个够!”楹素闻言脸红了红,有意无意的望了望青华天尊,又忸怩道:“这不大好……”“无妨。”青华夹了块豆腐淡淡道:“岛中房屋众多,你随意挑一间住下罢。也能同她做个伴儿。”这里的她,自然指的是龙雀。龙雀心知肚明,却不搭话,只低头玩弄着衣裙,想着青华天尊真会拿她做幌子,明明自己想留下楹素,却还说得这般好听,教外人看来,还以为他有多疼自己呢!无耻小人!龙雀在心中,对青华又多了一个定义。见龙雀始终低着头,楹素道:“雀儿你不再多吃一些么?当心一会儿肚子饿。”龙雀不大乐意的抬头,囚竹忙道:“这丫头平日里吃惯了我做的饭菜,嘴都被养刁了,如今连自己做的饭菜都嫌难吃。你别管她,教她饿一饿才好!”龙雀撅了撅嘴没说话,却是暗地里踩了囚竹一脚。吃完了饭,囚竹借口要同龙雀寻找食材,将龙雀带走了。深山密林中,囚竹斜靠在粗壮的树枝上,低头看着闷闷不乐的龙雀,道:“青华留了楹素仙子住在岛上,你似乎不大乐意?”“哪有?”龙雀折了个树枝,漫不经心的将低垂的树叶打“沙沙”乱响,又抬头看着囚竹,不服气道:“我哪边脸上写着不乐意了?”囚竹伸手在脸上比划了一个圈,道:“整张脸。”龙雀真不乐意了,走过去重重踹了囚竹所在的大树一脚,奈何大树过于粗壮,竟连树叶都不曾动一动。囚竹换了个姿势,懒懒的撑着头,看着龙雀隐隐笑着:“你心里不舒坦,便拿这些树来出气。你可仔细着些,这些树受了蓬莱仙岛灵气滋养,可都是有意识的,小心它们怀恨在心,哪一日寻你报仇!”龙雀白囚竹一眼,只觉得自己拜的这个师父当真无聊。便也没好气道:“师父如今有伤在身,还是少说几句罢。仔细扯了伤口病怏怏的,倒不能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了。”龙雀一不高兴,胆子就很大。且凭着自己同囚竹不一般的师徒关系,什么话都敢说。好在囚竹并不同她计较,只随手摘了片树叶,悠悠吹了起来。是一首忧伤的曲子,龙雀立在下头安静的听着,越听越觉得失落。于是抬头:“师父,我想家。”她想龙宫,想她的父王,想她的哥哥,想她的织蜃岛,想织蜃岛中的忘忧琴。龙宫才是她的家,可惜她已经一年多不曾回家了。她不是很喜欢蓬莱仙岛,太单调太寂寞太让人煎熬。她想家,很想很想。思念仿佛开了闸的洪水般倾泄而出,而她做不得选择,只能沉溺其中。她面上的忧伤仿佛秋风中萧瑟的芙蓉花,苍白透着寒意。原本晶亮透着深深笑意的眸子此刻也像是染了尘埃,灰蒙蒙的。囚竹望着她,突然心中不忍,一跃而下立在龙雀跟前,牵起她的手:“那我们回家。”他果真带着她回了龙宫,可是龙宫却不似往日热闹,龟丞相迎出来,瞧见她时面上一喜,片刻又转为哀伤,遮遮掩掩:“三公主怎的回来了?”龙雀不曾回答,只问道:“父王呢?哥哥呢?”“两位王子都外出了,不在龙宫里,三公主若是着急见,那微臣这就着人去寻。”龟丞相恭恭敬敬,龙雀却总感觉他今日有些不对劲。便挥了挥手拒绝:“不必了,想来他们如今都很忙。”兀自往里走,龙雀左顾右盼:“父王呢?”“龙王在……”龟丞相十分为难:“在寝宫。”“寝宫?”龙雀停了脚步,疑惑的望着龟丞相:“平日里这样的时辰,父王应当在书房才对,今日为何在寝宫?”微觉不好,龙雀皱了眉头有些焦急:“父王可是生病了,可有大碍,怎的无人去蓬莱仙岛通知我?”见龟丞相欲言又止,龙雀也不等他答话,抬脚便往老龙王的寝宫赶去。老龙王的寝宫中,夜明珠被一块深色帕子盖住了,隐隐有些幽暗。龙王正躺在床上,听见有脚步声,以为是龟丞相,便道:“老龟呀,这几日我这身子越发不痛快了,你明日遣人去太上老君那里替我讨一颗药丸过来。”又叹了口气:“唉,到底是年纪大了,连这样小小的惩罚也受不得了。想当年,我也是叱诧四海……”“父王……”龙雀定定立在不远处,声音突然变了色。老龙王一惊,眯着眼透过纱帐往外瞧,似是不大相信不远处的人是他日思夜想的女儿,便迟疑的唤了声:“雀儿……?”龙雀走过去,走到老龙王的面前去,看见老龙王面容苍白憔悴,风烛残年老态龙钟,他微微抬起头,就那样怔怔瞧着龙雀,掺杂着五味的面上叫龙雀分不清他此刻是欢喜还是忧愁。鼻头忽然一酸,心中就好生难过,龙雀慢慢低下去,跪在老龙王的榻前,她捧起老龙王满是褶皱粗糙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那双手,曾经抱她护她四万年,如今却干枯的如同老死的树枝,无力且瘦弱。她闭着眼,轻声唤着:“父王……”老龙王轻叹一声,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龙雀的头,道:“你如何回来了,也不早些通知一声,我也好教她们准备准备。你在蓬莱仙岛过得可好?”“很好。”龙雀点头:“儿臣很好,父王不必担忧。”见着老龙王疲倦的脸,龙雀好生心疼:“父王究竟出了何事,怎得病成了这般模样?”“不过是些小毛病而已,人老了,”老龙王温柔宠爱的望着龙雀:“如今我的宝贝丫头都四万岁能够嫁人了,我哪里还有不老的道理,这身子自然也就差了,不过多批了些公文,便受不住了。”见龙雀面有忧色,老龙王又是安慰:“你无需担心,左右躺几日便好了,也不是什么大病,不碍事。”龙雀乖顺的点头,看了看立在门口的囚竹,对老龙王道:“囚竹上神也一同过来了。”龙王一惊,便要起身迎接。方才看的不大真切,还以为站在龙雀身边的是龟丞相,不曾想竟是囚竹上神。龙雀见老龙王急着起来,忙按住了他,道:“父王歇着罢,儿臣会好生照料囚竹上神的。您如今身子不大舒坦,便是礼数不周,上神也不会怪罪的。”“雀儿说得是。”囚竹上前一步道:“左右我也算不得什么外人,龙王不必客气。”老龙王闻言才十分内疚的躺了下去,龙雀又仔细问了老龙王想吃些什么菜喝些什么汤,方才退了出去。正厅中,水晶的大殿亮堂堂的,龙雀坐在紫檀木椅上,严肃的看着龟丞相:“龟丞相,父王瞒着我,您也瞒着我么?”龟丞相十分为难:“这……”“父王好歹也是个神仙,身子骨哪里就这样差了,便是些小灾小病都受不住?倘若不是出了什么大的变故,父王何至于病成这般?今日倘若你不如实告诉我,我自然也有旁的法子晓得!”龙雀难得这般盛气凌人,龟丞相不曾多想,便道出了实情。老龙王确实是受了大的变故,便是不久前他同纺意七夫人决裂,不顾龙宫众人的劝说,执意要将纺意送回天宫,王母娘娘勃然大怒,以悔婚为由重罚了老龙王,老龙王到底年事已高,不堪忍受,便病了。此事当初也是轰动天宫,可龙雀当时正住在与世隔绝的蓬莱仙岛中,所以不曾听闻消息。况且老龙王怕龙雀晓得此事后伤心自责,便告诫龙宫中人一律不准去蓬莱仙岛寻三公主,因此龙雀时至今日才晓得真相。好在囚竹的一首曲子教她想起了家,否则她将会有多大的遗憾。心中恻然,龙雀晓得,老龙王之所以执意要送走纺意,全都是因为她。她已断绝关系相逼,使得老龙王不得不做出选择。他疼爱她,不舍得教她受半点的委屈,所以当他晓得纺意对她恶语中伤时,他怒发冲冠,当下便要同纺意决裂。纺意苦苦哀求一拖再拖,终究不能使他改变心意,因而纺意心如死灰,去往天宫同王母娘娘哭诉,才累得老龙王受了一身的伤。她是个不孝女,她只顾着自己快活,只想着保住母后在老龙王心中的地位,不曾想过,她的无理取闹,会教她同样深爱的父亲为难受伤。当真后悔!龙雀哀求的望着囚竹:“师父……”没等龙雀说完,囚竹便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瓷瓶,从中倒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递给龙雀:“这颗丹药虽比不得太上老君的仙丹,可到底还能起得几分的作用。老龙王只不过是年老体弱一时经受不住而已,好在性命无忧,你也无需太过担心,只消好生调养着,大约个把月便能恢复如初了。”龙雀十分感激:“多谢师父!”囚竹笑笑:“你我师徒,哪里需要这般客气。为师保你父王早日康复,你才能安心同我回蓬莱仙岛用心学艺不是?”龙雀终于笑了:“师父放心,徒儿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也不会丢了师父的脸面。”“你放心罢!”囚竹悠悠道:“若是你不分轻重在外头惹是生非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来,我也断断不会承认你是我的徒弟。”龙雀撇撇嘴,不曾同囚竹多做计较,欢天喜地的捧着药丸进了老龙王的寝宫。老龙王吃了囚竹的药丸,第二日的气色果真好了不少,竟也能起身走一走了。午间龙雀特意做了些精巧的菜肴,老龙王高兴,竟也吃了不少。能吃能喝能下地,龙雀放心了不少。在龙宫住了三日,眼见着老龙王的气色一日好似一日,龙雀便也抽空,担忧起蓬莱仙岛的事情来。她同囚竹回龙宫,并不曾同青华天尊打过招呼,不晓得青华天尊可担心,也不晓得回去时,青华天尊可会生气。又一想,如今楹素在蓬莱仙岛住着,大约青华天尊巴不得她同囚竹消失不见,好教他同楹素过过蜜里调油的二人世界。这样一想,龙雀舒心多了,便一拍大腿愉快的决定,再在龙宫住几日再回去。同囚竹一商量,囚竹虽有迟疑,可想着龙雀难得回家一次,难分难舍的心思倒也能理解,便也同意了。在龙宫住了有五六日,大约因着龙雀日日在身旁伺候着,老龙王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于是便也催促着龙雀回蓬莱仙岛去。到底她如今正经的在蓬莱仙岛拜师学艺,如今总赖在家中不肯走,老龙王私下里觉得很是不成体统。龙雀拗不过老龙王,回房间收拾了几件衣裳,又带上了秋水鞭,便同囚竹出了龙宫。途中突然想起一件顶重要的事情来,龙雀掉了个头,领着囚竹来了织蜃岛。许久不曾来过织蜃岛,龙雀有些小小的兴奋,还不曾踏进去,忘忧琴便早早谱了首欢喜的调子迎接龙雀。龙雀很自豪,大大方方的同囚竹介绍她的小天地:“师父你瞧,这便是我同你提过的织蜃岛。如何?”囚竹四下看了看,点头:“不错,倒是个好地方。”说着便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瞧见桌上有一方十分精致的盒子,囚竹疑惑:“这是什么?”龙雀还在忙着同她的忘忧琴沟通感情,不曾注意到旁的事情,听囚竹这样问,便回过头瞧了瞧。不大有印象,便道:“记不清了,似乎不曾见过,师父不妨打开瞧瞧。”囚竹依言打开,瞧见的却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端端正正的躺在盒子里。囚竹拿起珠子仔细瞧了瞧,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同龙雀道:“这是什么稀罕的东西,我竟不认得?”龙雀也凑过去瞧了瞧,托着下巴摇头:“不晓得啊,以前从未见到过,是谁放在这里的呢?”又拿起盒子看了看,见盒底放着一张纸条,龙雀打开,竟是霖商的笔迹。雀儿丫头,我受命需得外出一些时日,不得机会去蓬莱仙岛同你话别,十分遗憾。这是为师提前为你准备的生辰礼物,但愿你能喜欢。落笔二月十三。龙雀掐指算了一算,今日正是四月初七,她的生辰。回龙宫的这一折腾,头昏脑胀的,竟无人记起她的生辰来,便是老龙王,也是三催四请的要她回蓬莱仙岛,忘了这么个重要的日子。倒是霖商,即便有要事在身,却仍旧在两月前便已准备好了生辰礼物,只盼着龙雀能回织蜃岛,得一个惊喜。想起许久不曾见过霖商,也不晓得如今他究竟有怎样的要紧事,如此繁忙。又想着玉帝向来对霖商这个儿子十分疼爱,大约是想借机好好将他锤炼一番,即便是什么紧要的事,想来也无甚危险。龙雀放了心,浅笑着又仔细端详了那珠子一番,才宝贝般的揣进了怀里。“这个三小子对你倒是有心,还巴巴的为你准备这样稀罕的生辰礼物。”囚竹靠在椅座上一边瞧着海面,一边同龙雀说着话。说到生辰,囚竹回了头:“他这般着急的为你准备礼物,你的生辰究竟是哪日?”龙雀微微红了脸,不大好意思说是今日,便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想遮掩过去:“不过一个生辰而已,也无甚紧要。不过是因着我同三皇子素来交好,他才上心些。难得他有心,待他回来,我需得好好谢谢他。”“嗯。”囚竹点头,顿了一顿又问:“你生辰究竟是哪日?”龙雀见搪塞不过去,脸便更红了些,倒真是多了些女儿家的小娇羞,扭扭捏捏道:“便是……今日。”囚竹眉毛一挑,惊讶中带了抹不相信:“这么巧?不会是想诓我的礼物随口编的罢?!”小人之心!!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四十九章 龙王病重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四十九章 龙王病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四十九章 龙王病重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四十九章 龙王病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最新章节- 一见红颜误终身全文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txt下载- 一见红颜误终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九章 龙王病重】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一见红颜误终身】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一见红颜误终身》书迷评论

  • 异界大能在都市最新章节

        年轻,不知何为怀壁其罪;任你贪婪霸道,哥除了核弹什么也不怕,神亦被斩剑下,何于人……

  • 娘子总想做寡妇最新章节

        孔楠笙魂穿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她是人尽皆知的废材,最后“好运”的嫁给了同样是废材然后活不过二十岁的八皇子。对于这门婚事,大家都很是同情的孔楠笙,觉得她很是倒霉,有可能才刚刚嫁过去就变成了寡妇,相对于大家的同情,孔楠笙自己就很是满意这门婚事了,毕竟老公要是死了,皇子府不就她说的算了。嫁过去之后,相公你到底什么时候死啊!

  • 半岛岁月最新章节

        一个韩娱老读者写的韩娱。js330

  • 星际军婚也撩人最新章节

        叶紫成为魂修后,入职时空酒店系统,以为穿越时空刷刷任务、跑个龙套就行。谁想,主角、配角甚至炮灰,都在军旅生涯上蹦跶。无奈只好入坑了!听说现在军婚很流行,那么秦学长,要不咱也结个军婚撩一撩?秦漠:“这次换你来撩我!”这是一个时空酱油党角色的快穿升级之旅,军婚甜宠,结局HE。

  • 异都奇谈最新章节

        &#;&#;看本书之前,请各位带好瓜子和纸巾,书生请你看戏!足有一把瘾哦!
        &#;&#;胆小者勿入(不过也可以尝试挑战一下自己)
        &#;&#;简介:讲述的是两个西夏后裔为找出神秘玉饕餮隐藏的惊天秘密,一路斩妖除魔,揭露了一件件社会背后,人性的善良与丑陋!
        &#;&#;本书以第一人称为视角!融入灵异,奇幻,神兽,神话,盗墓等多重元素!敬请观看!
        &#;&#;有与我互动的看官加书生:

  • 无相演义最新章节

        有个书生要为天下人读书,粗布麻衣十年不出春秋楼;有个和尚想为天下人诵经,天下百万人就修百万座庙;有个傻瓜背负于千古骂名,只有一条狗愿意为他守墓。这个妖魔鬼神乱串的世界,到处是阴谋诡计颠沛流离;一个纨绔子弟突然跳出来要为天下人修道,走上一条从安公子到安先生的充满崎岖荆棘的路……

  • 剑逆苍穹最新章节

        剑道天才,强势崛起,终成一代剑神!    一指诛神皆寂灭,我以我剑逆苍穹!    -----------------js330

  • 系统已上线最新章节

        这是神魔的游戏,    这是英雄的试炼,    怯懦者死、勇敢者生,    在无限的剧本中,经历无与伦比的人生——无论堕落还是反抗,寻求救赎还是毁灭一切。    你想要一切,就用自己的命去拼吧。    在系统的见证下……一切皆有可能。    【系统提示:系统已上线。】

  • 大师且慢最新章节

        逼过宫,造过反,王弗苓坏事做尽,到最后却被一个和尚玩得团团转。玄業:施主,贫僧要跟你讲讲道理。王弗苓:大师且慢!

  • 腹黑总裁搞定你最新章节

        尚文杰,阳城最值钱的钻石王老五,也不知道谁能得到他的亲赖,虽然他身处万花丛中,但是他从来没对一个女人特别好过,那是因为她没出现而已……

  • 盛宴最新章节

        战火纷飞,群雄并起,小国图强,强国图强,霸国谋求一统四方。力量即是英雄的唯一凭恃,锋刃所向,谁将露出喋血的笑容?

  • 我的系统修炼生活最新章节

        车祸后陆小浪发现自己身体里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系统,没等陆小浪怎么高兴就发现这个系统如此坑爹,不停地给他出难题,可不做任务小命不保,无奈下陆小浪唯有开始他的系统修炼生活···

  • 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最新章节

        【萌宝来袭,宠文爽文,身心干净,1v1】这是一部娱乐圈双重生文,男女主互撩,抱着萌娃秀尽恩爱、撒尽狗粮的故事。粉丝眼里的靳绍煜性子清冷、不善交流、无欲无求...这年头,怎么能连个微博都没有?一众迷妹实在为他的终身大事而发愁。后来,她们抓狂了,靳影帝不仅不是孤身一人,媳妇还是“国民女神”?纳尼?还怀孕了?高冷的靳影帝对着镜头十分正经来了一句,“我是有照驾驶!”接下来的日子,粉丝们表示影帝家狗粮天天打折,虐狗简直不要太狠!她们期待已久的微博开通,别人秀生活、秀努力、秀奖杯...靳影帝秀老婆、秀老婆、秀老婆...——重生前:温舒韵抿着唇,垂着头,没敢看他,语气极低说了一句:“靳绍煜,我还没准备好,没...

  • 初仙者最新章节

        人不足法,天不足畏。
        他天生要强,从小万众瞩目,不愿被人左右,却注定要凉,被人暗算废掉,无法修炼原体系。
        另寻修炼法,踏上修真路。修真路不平,前人法不足。完善修真路,天道亦来阻,刍狗来断路。心魔乱心神,问我怎么办?大家慢慢看。
        迫和天道刍狗斗,天道来阻,战天道;至强来犯,斩至强,心魔乱神,修己身;终成就初仙者。
        修真漫漫,初心为伴。
        初心莫变,始终如一。

  • 七零反派女娇娇最新章节

        回到十七岁的商夏,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用旋风腿踢走所有极品亲戚。 只是身边忽然多出一个人,扬言要当她身后的男人,商夏挑眉,成为商界女强人身后的男人,算你有眼光。可是等一下,说好了做身后的男人,什么时候成了后台的男人,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 某科学的超级哥斯拉最新章节

        一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哥斯拉,遍历诸天世界,不断收集素材完善自身的故事。    ————    书友群439330454

  • 玄幻之大爆特爆系统最新章节

        打怪升级?    不,那是最低版本。    我吸口空气也能升级,踩死蟑螂能爆出神级血脉,怎么无敌怎么来。    且看地球青年叶凌飞带着一款逆天系统穿越异界,身穿满级神装,无限嚣张,无限吊打。

  • 影后佳妻:墨少,求原谅最新章节

        一夕之间,叶恩心被未婚夫和妹妹双双背叛,更让她从新晋小花旦变得身败名裂……
        但没有想到,一朝喝醉,却误打误撞碰上大名鼎鼎的墨大少。
        一不小心闪了婚,一不小心成了影后……
        叶恩心:“老公,我要拿什么感谢你?”
        墨大少:“陪我一辈子。”

    本章内容提要:
    ...    龙雀挨着囚竹坐下,将大补的菜肴一股脑的往囚竹的碗里送,不一会儿,囚竹的碗里便堆成了小山,囚竹宠溺的看着龙雀:“好了好了,为师又不是饭桶,哪里吃得了这么多?”又见楹素与青华都十分诧异的望着他,便是他再没脸没皮,也觉得不大好意思。于是示意龙雀:“你青华师父平日教导你也十分辛苦,赶紧为他择些菜以表谢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