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雀吐了吐舌头,忙走至青华天尊身旁。青华天尊立于山顶之上,夜晚山风吹得紧,青华天尊衣带飘飘,袍摆被风吹得“呼呼”作响。龙雀躲在青华天尊的身后,伸出一个头,好奇道:“这是什么地方?”“月灵山。”“哦。”龙雀点点头,放眼望去,他们正对着的,却是一个山谷。龙雀不晓得这山谷有多深,只是山谷中若隐若现幽蓝色的光,忽上忽下,仿佛萤火虫。龙雀赞叹:“这山谷倒是特别,看起来竟很美,不晓得谷底有些什么?”青华天尊负手在身后沉默半晌,忽然开口道:“你可晓得那幽蓝的光是什么?”山风有些冷,龙雀打了喷嚏摇了摇头。青华天尊瞧了瞧可怜兮兮揉鼻子的龙雀,默默脱了外袍罩在龙雀身上,龙雀眨了眨眼睛,鼻音有些重:“我不冷。”青华没再理她,边将龙雀严严实实裹在袍子中边道:“那些都是幽灵,不能投胎转世,便来了这月灵山。”龙雀打了个激灵。青华又道:“他们并非凶灵,不过是留念人间,错过了转世的时间罢了。游荡在月灵山中,并未伤害过人。”龙雀放了心,倾着身子踮着脚又往下瞧了瞧,一阵山风吹来,龙雀一个趔趄,差点坠了下去,忙转身拥住了青华天尊的腰。感觉到青华天尊有轻微的僵硬,龙雀瞬间红了脸,讪讪放开了手,仰着脖子看青华天尊:“我,我只是害怕跌下去,情急之下不得已之举,还望青华天尊不要介意。”青华天尊闭口不言,却是突然揽住了龙雀的腰,一个飞身下了山顶。龙雀的头埋在青华天尊的怀里一阵尖叫,心想糟了糟了,这青华天尊不会是活腻歪了,想拉着她一同寻死吧。龙雀大哭:可我还正是如花般的年纪,连个恋爱都没谈过,我不想死呀!死死箍住青华天尊的腰,龙雀凤目紧闭,风在耳边刮得紧,可是龙雀还是听到了,似乎青华天尊的一个轻笑。龙雀还没来得及思考这笑的含义,便感觉双脚有了支撑,龙雀试探性的又踩了踩,似乎……是土地。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死里逃生的喜悦,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想必这次大难不死,往后必定福星高照!再环顾四周,却已是月灵山谷中,幽灵在龙雀的身边飘来飘去,甚至还有大胆的幽灵吹吹龙雀的衣裙,拉拉龙雀的秀发。虽然龙雀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些幽灵都是善良的,可心里还是有几分的害怕,拉着青华天尊的袖口不愿撒手。青华天尊挑眉瞧了瞧,龙雀忙解释:“我夜盲,晚上看不见路的。”青华天尊的眉毛挑得更厉害,大约是第一次听说神仙还有夜盲的,况且神龙族视力,应是极好的吧。可是龙雀一路跌跌撞撞跟在青华天尊后头,不是踩他的鞋子就是撞他的脚后跟,让青华天尊不得不相信,龙雀果然是有夜盲的。龙雀走得心急:“天尊,我们这是去哪里呀?”青华天尊闻言顿住了步子,龙雀却是来不及收回已经迈出的步伐,额头撞在了青华天尊的美背上。龙雀揉着额头委委屈屈的看着青华,内心抱怨:消个食居然跑这么远?荒郊野岭的,倘若青华天尊计较起来杀人抛尸,也不晓得她老头和霖商述夷能不能找得到。青华天尊白一眼龙雀:“你的脑袋里能不能思考些正常的东西?”龙雀大惊,捂着脑袋喊:“你读我!你卑鄙!”青华天尊对于卑鄙不卑鄙的,其实并没有深刻的理解,只要不触碰他的原则和底线,便可以了。只不过,青华天尊的原则和底线,大约有些低。不曾辩解,青华天尊指了指身边:“这是月灵河。”龙雀看了看,却是不见河水,只是泛着一层蓝光,如同漂浮的幽灵。龙雀揉了揉眼:“天尊确定……这是河。”“这并非一般的河。”青华天尊悠悠道,龙雀却是一个趔趄差点跌倒,暗暗腹诽:瞎子也能看出来这并非一般的河。青华天尊扭头:“你确定瞎子能看出来?”龙雀敛了神色不作声,只希望此时能来到闪电将青华劈个外焦里嫩。青华天尊抬头看了看天,月朗星稀,鸦鹊南飞,惋惜道:“你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龙雀牙齿咬得“咯咯”响,努力控制住情绪:“青华天尊深夜来此,究竟所谓何事?”“哦。”青华天尊淡然道:“不过是看着今夜月色甚好,又无睡意,想找人讲个故事来着。”龙雀胸口起伏明显,呼吸有些重。青华好心关爱:“你似乎不大舒坦。”龙雀翻了翻眼皮:废话!谁听了这样的话会舒坦?敢情青华天尊这是没事抒发情怀呀。可是我龙雀没功夫陪你提升格调啊。二话不说,龙雀掉头就走。青华天尊并不阻止,却是龙雀脖子上的珠子在龙雀走上三步后欢快的亮了起来,衬着这谷底原本幽蓝的光,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龙雀忍无可忍,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你无耻!”青华天尊轻巧躲过,不说话,可珠子也还亮着。彼此对峙片刻,龙雀无可奈何,垂头丧气的走到青华天尊身旁,盘腿坐下:“有什么故事快些讲,讲完了我好回去睡觉,否则可是会长黑眼圈的。”青华天尊闻言满意启口:“月灵山中原本并无幽灵,你大约晓得,所有魂魄离了主体,倘若不及时保存起来,很快便会灰飞烟灭。”龙雀撇撇嘴:这是神仙都晓得的事。“可是无意间,被一个幽灵发现了月灵河有保存魂魄的能力,便引了千万幽灵来此寄居。至于月灵河为何有这样的灵力,还得从两万年前说起。”龙雀打了个哈欠,换了个坐姿,单手支着头靠在柔软的沙土上,准备洗耳恭听青华天尊的一番长篇大论。青华天尊果然不负众望。“两万年前,有一名唤子修的神仙,在下凡历练中同一凡人女子相恋,不久修成正果结为夫妻。”龙雀眼睛一亮,怎么从这故事中听出了八卦的意味。子修?龙雀将脑中人物搜罗个遍,却是查无此人,又是恹恹。青华天尊接着说:“可是子修私自同人间女子结亲,有违天归。天宫追究下来,子修同那女子双双要遭天谴,永世不得再有瓜葛。子修不愿同那女子就此情断,散尽毕生法力为月灵山撒下一道结界,两人殉情于此,至死相伴。自此月灵山有了保存魂魄的能力。”这确是个感人的故事,龙雀唏嘘:爱情真是可怕,能教人心甘情愿为此丧命。却是睡意铺天盖地袭来,龙雀翻了个身,含含糊糊道:“只是这般苦守也终不得圆满,还是要早日投胎的好。这人间的情啊爱啊的,不过都是执念罢了,时隔两万年,子修也应当知足了。”“世间诸事,往往是求而不得。当子修愿意同那女子投胎转世时,却是不能了。如今只能困在这月灵山谷中,倘若踏出一步,便会立刻灰飞烟灭。”青华垂眼看了看已然熟睡的龙雀,执起她的手,看了许久。“其实想要救他们也不是没有法子,只要祭以至纯之血,便可为他们重塑身躯,再生为人。”青华凝聚内力,指尖放于龙雀筋脉处,却是迟迟未曾下手。龙雀熟睡中毫无防备,翻身间被小石子硌得嘤嘤一声,眉头皱了一皱,摸索了个更为舒坦的位置,又沉沉睡去。青华天尊终于缓缓放下了手,理了理龙雀鬓角的乱发,月光照得龙雀的肌肤白如珠玉,将龙雀身上的袍子掩实,青华抬眼看着飘忽的幽幽蓝光:“子修,对不住,我终究不能对一个无辜的女子下手,即便我晓得这并不会要她的命,可血祭也会令她元气大伤。子修,两万五千年的期限就快到了,倘若我不能为你重塑仙胎,你便会灰飞烟灭。我尝试用自己的法术延续月灵山的灵力,却发现毫无用处。子修,你说我该如何是好?”龙雀,你又说我该如何是好?我身为天地共主,竟也有无能为力之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九章 月灵山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九章 月灵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九章 月灵山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九章 月灵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最新章节- 一见红颜误终身全文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txt下载- 一见红颜误终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九章 月灵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一见红颜误终身】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一见红颜误终身》书迷评论

  • 豪门厚爱:高冷老公,你好污最新章节

        她是父母双亡的落魄千金,自幼就被寄养在顾家,是众人眼中未来的顾家少奶奶,顾父顾母更是将她视若珍宝;偏偏,这个顾家大少爷却对她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她想成为他的妻,所以开始死缠烂打,穷追不舍,惹的某人极度不满:“我上床睡觉你也要跟着吗?”“我不介意生米煮成熟饭。”她点头如捣蒜,毫不知羞。校庆晚会上,一向高冷的校草学霸忽然霸气表白;宋茜表示学长攻势太强,实在抵挡不住欣然接过捧花。可是,顾先生你出来捣什么乱?

  • 名门契约: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

        她是为了给家人还债的落魄设计师,他是豪门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一纸契约,从第一天他们就滚了床单。本是隐婚,他赶她走她便走,却不想她多次逃跑无果。忍无可忍,她怒了,“唐禹辰,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他一脸不以为然,解开衣领,扔掉皮带,“那就让你好好知道!”

  • 爱上霸道女汉纸最新章节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沈妍冰是既嫁错郎,又入错行。沈妍冰结婚这天,父亲坠楼身亡,沈家被查封,她从天堂跌进地狱,面对债台高筑的窘境。她用柔弱的双肩,扛起了重担,成为‘女包工头’,历经千辛万苦,清还债务。

  • 混沌炎帝最新章节

        伴随流星降落的神秘少年。一部神奇的七星混沌诀。掀起的是整个天龙大陆的骇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少年一步步的成长,登上这个世界的巅峰,同时搜寻那过往的惊天大秘。

  • 宠婚谋爱亿万总裁轻点宠最新章节

        为救母亲,她代替姐姐与陆少履行婚约,却换来陆少一句你不配。“我不缺妻子,只缺个暖床工具。做我情人,到我玩腻为止。”她真心沦陷,却发现陆少心里早有他人,他待她温柔不过是背影和那人相似。她试图挽救过这段感情,换来的却是绝望远走他国。再相逢,她是万人追捧的名媛千金,面对他的追求,她冷笑道:“我不缺老公,只缺个暖床工具。”五年前,她为他着了魔,他未曾动心;五年后,他为她入了迷,她前尘尽弃。

  • 深情不负:甜美娇妻哪里逃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她仗着自己擅长柔道,将刚从浴室洗好澡走出来的他给……强上了!事后,她才发现被自己强上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工作所在集团的总裁大人。哦,天啊,这该怎么办?废话,当然是赶快逃离案发现场,只希望总裁大人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但韩倾城却没有想到,在她逃离案发现场的时候,却落下的最为重要的东西……身份证!之后的某天,总裁大人空降分公司。韩倾城只能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笑着说:总裁您好!越景彦唇角一勾:都已经是自己人了,叫我景彦。韩倾城嘴角抽搐,暗暗道:谁和你是自己人啊!

  • 末世召唤狂潮最新章节

        血月当空,魔界入侵。丧尸横行,变异生物肆虐。重生于末世开始之前,这一世,文宇以魂师的身份,契约变异生物,召唤恐怖魔兽。没有争霸,强者的道路注定孤独。没有牵挂,强者的道路容不得威胁恐吓。没有朋友,至强的道路上没有人有资格与我同行。我只需要,我的魂宠,陪我越走越远。*****(以下是作者内心独白)喜欢末世文,所以想写末世。更喜欢一本小说,叫做宠*。所以写了这本算是不伦不类的东西吧。本书绝对无女主,不喜勿入。js330

  • 娇妻在上,亿万总裁宠妻如命最新章节

        锦城最尊贵的男人陆泽修,叱咤商场,矜贵冰冷,不近女色,却突然娶了一个失了恋的女人。传闻这个女人的心里装着别的男人,陆少居然忍:“没关系,就算是块石头,我也能捂热了。”传闻这个女人脾气很坏,陆少阴冷一笑,“我宠的,有意见?”然而,等到她嫁给了他,却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复仇。他说:“嫁给我,我可以给你别人所羡慕的宠爱,给你陆家少奶奶的名头,但是……你不要指望我会爱你!”

  • 招魂先生最新章节

        招魂一事自古有之,人有三魂七魄,一魂一魄不得走失,遇到什么惊吓的事,或者遇到什么邪门的事,就容易吓得魂魄离体,从而魂不守舍,有的魂魄可以自行回来,顶多大病一场,有的则是许久不归,卧床不起小命难保,这样就得找招魂师。
        当然这只是普通的招魂师,真正的招魂先生,厉害非凡,能称之为先生也少之又少,基本都是祖传。
        我爷爷就是招魂先生,我也是,但这背后却又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今天一一为大家解开。

  • 侠途最新章节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成绩差、头脑热、爱打架的五流大学生徐烈,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在嬉笑怒骂当中去探寻‘侠’的意义,是不屈不挠,勇敢正直,还是仗剑天涯,逍遥红尘,亦或是除暴安良,心系黎民,在一次次的历练当中,徐烈逐渐的明白了侠的真谛……

  • 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最新章节

        宁城沈家,好女成双。大小姐沈如精明能干,二小姐沈嫣娇俏可人。某天,多出一个三小姐——沈婠。沉默寡言,貌不出众,像一株风中小白梨,柔弱无依。沈父:“养着吧。”沈母:“贱人生的女儿,还是贱人。”沈如:“一股小家子气。”沈嫣:“祁哥哥最讨厌菟丝花。”沈婠冷笑:别着急,慢慢来,一个都跑不了!……前世,沈婠鲜血流尽,内脏掏空,死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终年三十,无儿无女。今生,她为复仇而来,步步为营,把宁城搅得天翻地覆,却无意间招惹了大魔王。权捍霆,人敬一声“六爷”,冷心无情,身份成谜。初见,她就把人吃干抹净,溜之大吉。男人靠坐在床头,满身抓痕彰显昨夜疯狂,倏地,勾起一抹邪笑:“原来,不是小白兔……”……【极...

  • 都市最强骚主播最新章节

        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张斌的脸上。他此刻正坐在一间极其奢华的客厅沙发上,眼中尽是迷茫。昨天朋友生日聚会,他扯开喉咙使劲疯狂,难道这就穿越了?

  • 太监作家的救赎最新章节

        隼瞳,某个不知名的扑街作家,如果太监也算写作天赋的话,也算是天资过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安心混吃等死到退休。直到有一天,从天而降的远古骑士少女打破了这一切,你能想象主角光环加身是什么感觉吗?你能想象自己上辈子有多NB吗?你能想象一个颓废少年是如何实现自我救赎的吗?
        “其实……我觉得写小说挺好的。”

  • 暖婚迟迟最新章节

        艾宝这辈子都想不到,只是去替闺蜜相个亲,却意外的招惹到了四九城里人人闻风丧胆的男人。
        他玩世不恭,却独独把她捧在手里疼着、放在心里宠着。
        当霸道嚣张的秦四爷碰到了腹黑蔫儿坏的艾小姐——
        他咬牙切齿:“地球上75亿人,老子只宠你一个,偏偏就你最不识好歹!”
        她有恃无恐:“那你就别宠我了呗!”
        他瞬间软和了态度,大型犬似的趴在她面前:“那不行……我得了种一天不宠你就会死的病!”

  • 隐婚百分百:雷少,宠妻要趁早最新章节

        终于嫁给了暗恋的男人,隐婚三年却不碰她一下!
        婚前协议写明他们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她设计,终于跟他有了夫妻之实。
        旧爱回来,他偏袒,“梁永希,是你伤害了香香,你跪下给她道歉。”
        ……
        “老公,我怀孕了。”她捂着肚子,雀跃不已。
        他却满脸冷漠,“香香也怀孕了,我想让她的孩子成为雷家长子,你的……先打掉。”
        她被伤到,选择远离他们独自生下孩子。
        只是,一场分娩,让她和孩子都成了瞎子。
        “梁永希,你都这样了还拿什么跟我斗?”卧床养病时,情敌叫嚣。
        一场深爱,不仅害了自己也连累了孩子,她终于放手。
        他却步步紧逼,“一个盲人,还想去哪儿?”

  • 封天记最新章节

        “我给你们说,鬼帝与我为友,通溟界主与我为朋,九幽玄女是我的老情人,就连四神军团都是我的属下,绝对毫无虚言,怎么样,我厉不厉害?”
        “行了,莫问天,就别在这乱吹牛皮了,小心老天降雷劈死你。”
        “哼哼,贼老天算什么,我要是看他不顺眼,就直接封了他!”
        少年狂妄的话语,在多年后却全部实现,踏天地、裂九霄,我可封天!

  • 九霄大陆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发生在冰河世纪前的故事,那时候还没有地球还没有进入到第四世纪,天地初开之世,世间万物,凡有机缘,吸收灵气,皆有机会修成正果·······其中女娲族也就是现世传说的人鱼族。听说他们好像一直挺瞧不上岸上的生灵,别问我从哪儿听说的,因为这个真是说来话长啊。但如果你想问我是谁?我只能说,在那个神佛遍地的年代,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罢了。熬过第四纪时代的冰河期,也熬不过这世间的因果轮回。

  • 纸灯笼最新章节

        《纸灯笼》是一本极具现实讽刺意义的短篇悬疑小说。以别墅聚会展开,众人以纸灯笼为引分享恐怖故事,故事的结局多以披露现实、人性为主,多发人深思。

    本章内容提要:
    ...    龙雀吐了吐舌头,忙走至青华天尊身旁。青华天尊立于山顶之上,夜晚山风吹得紧,青华天尊衣带飘飘,袍摆被风吹得“呼呼”作响。龙雀躲在青华天尊的身后,伸出一个头,好奇道:“这是什么地方?”“月灵山。”“哦。”龙雀点点头,放眼望去,他们正对着的,却是一个山谷。龙雀不晓得这山谷有多深,只是山谷中若隐若现幽蓝色......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