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阙宫里,霖商同青华天尊对面坐着,青华天尊一袭白衣,正淡然的煮着一壶茶,霖商悠悠摇着扇子。饶是身后清泉瀑布鸟语花香,也不及两大美男可堪入目。茶壶里的水“腾腾”冒着热气,青华天尊拂袖泡茶,眉眼不抬,声音清淡:“你难得来一次,怕是有事。”“确然。”霖商放下扇子,双手捧起茶杯接青华天尊送过来的沸水,“事关……龙雀。”“龙雀?”青华天尊浮茶水的手顿了一顿,抬眼看向霖商:“那个东海龙宫三公主?”说罢又道:“确是个有趣的女子。”霖商开门见山:“你竟将七巧琉璃珠送于了她?”青华天尊放下茶杯:“你骗她来三阙宫,不也是为这个吗?”霖商微微倾身:“你看出来了?”“看出来怎样,看不出来又怎样?那珠子是对她的奖赏,她既是我的坐骑,自然要有个记号。嘲风的脖子上,不是也有颗铃铛吗?”青华天尊淡淡道。霖商浅笑:“我以为你会舍不得,并且你如果晓得她……怕是也不愿意将珠子给她。因而我才只好想法子让她来自己拿。不曾想你竟轻易给了她。”“不过一颗珠子,有什么舍得舍不得,既然对她有用,也是一场造化。旁的事,到时再说吧。”青华天尊轻轻一拂手,树桩桌面上便整整齐齐摆了一盘棋,青华天尊捻起水晶白棋,落下一子:“既然来了,不如陪我下一盘。”霖商也落下一子:“平日里都是囚竹陪你下,也只有他同你旗鼓相当,怎么近日不见了他?”青华天尊转了转手中棋子,缓缓落下:“他心血来潮要下凡历练,大约快回来了吧。”霖商打趣:“他也有想历练的时候,真真是一桩奇闻。”“不过是前些日子从观微镜中偶见一女子,叹其美艳,要下凡去同她一述尘缘罢了。”“……”说起来囚竹上神也是仙界德高望重者,虽不及青华天尊位高权重,却也是天宫中的老神仙了。只是囚竹上神虽位列仙班,却对红尘中事牵挂操心的很,时隔几十上百年,便要下凡一趟,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身负重任,要解救天下女子于苦海之中。青华天尊是以清心寡欲闻名于天宫,囚竹上神便是以多情花心而成为天宫魁首。一代神仙能做成这个样子,也是教人望尘莫及。囚竹上神原本居住在太虚宫里,同青华天尊井水不犯河水,两人交情并不算深厚。可是十万年前,囚竹上神因梦游误闯三阙宫,占了青华天尊的床睡了一夜,醒来后叹其宫中乃美景胜地,便再也不愿出三阙宫了,于是便死皮赖脸的在三阙宫住了十万年,与青华天尊成了至交。要说交朋友这种事,还真得有一方主动,才能成事。龙雀自从三阙宫回来后,一直密切注意着珠子的变化,每隔片刻便要瞟一眼脖子上的珠子,生怕它有所异动,弄得龙雀险些斜视。好在一连几天珠子都安安静静的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龙雀渐渐放下了心,冷笑一声,只当什么发光不发光的不过是青华天尊胡口诌出来骗她的瞎话,也不再放在心上,每日吃喝玩乐不耽误,日子过得春风加得意,好不快活。一日,龙雀正同一群东海小丑鱼玩人间踢毽子的游戏,兴致正高时,小丑鱼们竟捂着嘴巴指着龙雀尖声叫起来,龙雀以为小丑鱼们是惊讶龙雀踢得好,得意洋洋的一个后旋踢将高高抛起的键子稳稳接在手上,笑得谦和:“你们无需羡慕,虽先天不及我,但若是后天肯努力,还是有……”龙雀还未说完,小丑鱼们又是一阵尖叫,龙雀仔细观察小丑鱼们手指的方向,似乎是脸部以下,胸部以上,脖子的位置。龙雀眼珠微往下瞟了瞟,暗叫一声不好,丟了键子捂住珠子一溜烟儿的跑了。待到无人处,龙雀又偷偷低头挪开手掌瞧了瞧,顿时半张脸被照得满面蓝光。龙雀深吸一口气:这珠子居然真的会发光?青华天尊果然不欺她。倘若龙雀记得没错,青华天尊这是在召唤坐骑的意思吧,想必是要外出办事才想起她的。龙雀认真思考了许久,果断将珠子塞进领口,眼不见心不烦,反正她堂堂东海龙宫三公主,是绝对不会当人坐骑的。绝对不会!龙雀又在心里恶狠狠道。可是那珠子竟不辞辛苦的持续亮着,并且光越来越强,龙雀晚上睡觉时,屋子里就仿佛放了颗蓝色夜明珠一般,奈何龙雀施尽法术,都不能掩饰分毫。龙雀心中哀嚎:果然低人一等,可怜兮兮呀。于是龙雀踏着夜色,气冲冲来了青华天尊的三阙宫。三阙宫宫门紧闭,龙雀插着腰在门口站了半天,本欲破口大骂,但怕失了她东海龙宫三公主的身份,又怕深夜扰人清梦引来围观。思忖许久,还是决定偷偷潜进去,倘若一不小心将青华天尊吓出个好歹来,真是意外收获。龙雀沿着围墙走了好久,终于发现一处密林修竹,是个藏身的绝佳场所。龙雀不曾犹豫,轻轻一跃,便进入了三阙宫。进去后拍拍手,四下看了一看,只见周围都是各种树木,俨然一座园子。园子中大约不止种了树木竹子,因为一阵微风吹来,龙雀隐隐约约闻到了一阵清香。所幸今夜月色甚好,龙雀借着月光,将园子看了个大概。园子中间是一湖池水,水边建了个精巧的亭子, 将走廊一直蔓延到池水中央。池水周围由内向外扩展的,是各种花草树木,恣意交错。各种树木之间,却是有规则的分布着条条小道,隐在密叶繁花中,别有一番风味。龙雀暗叹青华天尊居然住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天宫待他真是不薄。又恨青华天尊这般为老不尊的一个神仙,竟凭着高龄生活如此优越,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龙雀对着月光骂了片刻,惊醒来此正事,又因对三阙宫不甚熟悉,便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察看起来。却是那园子仿若迷宫般,龙雀走了许久,抬头,一湖池水还是近在眼前。几条纵横交错的小道被龙雀走了个遍,却仍旧走不出这巴掌大的园子。月儿悄悄移了个位子,将龙雀欲哭无泪的身影拉得老长。龙雀扶着树干气喘吁吁,心想这园子竟然如此的刁钻,心有不干,卷起衣袖摩拳擦掌意欲再来一次,身后却传来一个淡淡如月光般清冷的声音:“深更半夜的,你在这里做什么?”龙雀吓得一个激灵,回首间嘴唇堪堪滑过青华天尊的下巴,青华天尊微微倾着身子,与龙雀对视着,眸中映着月光清水星星点点,一头黑色长发垂下几缕,随着微风调皮的拂着龙雀的脸颊,龙雀有一霎那的失神。见龙雀不回答,青华天尊也不再问,收回目光转身往亭子走去。龙雀懊恼的咬了咬嘴唇,讨厌自己的没出息,不仅没将青华天尊吓出个好歹来,反而自己被吓得不轻,还差点……差点沉迷在青华天尊的美色中,真真是该死!该死!转眼见青华天尊已踱步至亭中,望着平静池水出神,龙雀瞧着青华天尊的伟岸背影,和有意无意被风撩起的袍子一角,突觉此时此景,还是有那么一点诱惑力的。倘若龙雀不记恨青华天尊的话。想起青华天尊方才的口气,倒仿佛他无辜的很,龙雀头脑一热,也气呼呼进了亭中,指着脖子上坚持不懈放光的珠子没好气:“你还好意思问我在这里做什么?你看它都亮成什么样了!”青华看着龙雀的半张脸被光映成了蓝色,活像地狱里的青头小鬼,此刻又老气横秋的瞪着他,真是可爱又可笑。不自觉弯了弯嘴角,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平淡:“哦。今日外出有事,便念了个咒唤你,你不曾来,我便忘了解。”说罢嘴动了动,龙雀脖子上亮了一天的光,终于渐渐熄了下去。原来解咒竟是如此容易,青华却足足让它亮了一天,害得她整天都小心翼翼偷偷摸摸,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般。于是大怒:“好你个青华天尊,你是故意施了这样的法子来戏耍我罢。我不过是一不小心误了你赴宴的时辰,以你的资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你竟这般耿耿于怀睚眦必报,真是有辱了你天尊的名号!”青华天尊被好一顿骂,却不见愠色,心平气和道:“你不止误了我的时辰,还扯坏了我的袖子,两罪并罚,不算重。”“……”龙雀气结,瞪着大眼久久才结结巴巴的回道:“你、你竟如此的小气,一件衣裳而已,你若是在意,我赔你便是,何苦这般作贱我,教我堂堂东海龙宫三公主当你坐骑,你、你无耻!你不是人!”青华天尊无辜的看着龙雀:“我本来就不是人。”“你……”龙雀一口气闷在胸口,只觉有些头晕目眩,抚了抚胸口,想来若是拌嘴,难得碰上个牙尖嘴利的,自己大约讨不到便宜,便尝试着用较为柔和的法子解决问题。于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好歹我也是神龙族后人,青华天尊即便恼我,换个法子罚我也是可以的。您看我们能不能再商量商量,免了这三个月的坐骑?”怕青华天尊不同意,龙雀又道:“自然,天尊的袍子也是要赔的,您看您钟意哪种样式,我明日遣人给您送过来。”一番话说得龙雀口干舌燥,青华天尊却是无动于衷,龙雀摒住呼吸,等待着青华的答复。奈何青华安静望着幽幽池水,再无他话。龙雀抬眼望一望玉盘似的月,叹了口气:这天尊果真是油盐不进,便休要怪她不近人情了。手心偷偷凝了内力,龙雀瞅准了青华天尊的灵台,寻找机会下手。想要一击毙命自然是不可能的,龙雀也未曾想过要青华天尊的命,只是想着倘若青华天尊身负重伤灵力涣散时,她便有机会拿下脖子上那颗像青华天尊一样讨厌的珠子。青华却是突然转身,调侃道:“内力虽足,手法却不纯熟,大约你这一掌,并不能伤我分毫。”龙雀散了内力咬牙切齿:“敢问青华天尊究竟想要怎样?”月光被风吹着似乎有些晃动,青华天尊一拂衣袖,一道宫门自眼前打开,无视龙雀的目瞪口呆,青华天尊抬脚跨了出去:“今晚吃得有些多,不如你陪我消消食罢。”龙雀一路小跑跟上,却见青华天尊的方向是天宫大门口,看样子是要出去。龙雀顿了顿脚步。青华天尊回头:“怎么了?”“我先说明啊,消食归消食,出去归出去,我可是绝对不会当你坐骑的。”龙雀不自然的扭头,不看青华。青华的声音难得温柔:“我何时说过要你当坐骑了?”龙雀疑惑的看着青华,不相信青华会这么善良。可青华天尊想善良的时候,还是很善良的,口哨一吹,龙雀只觉一阵狂风掠过,用手挡了挡,再睁眼时,一头似雪狮般的猛兽优雅立在龙雀面前,便是传说中的嘲风。龙雀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竟有幸能骑上嘲风。嘲风哎,龙雀幸福的想,这可是四海八荒唯一的通灵古兽哎。龙雀瞬间满面笑容,觉得青华天尊看起来也没那么讨厌了。嘲风微曲前膝,柔顺的让青华天尊上身。待龙雀欢欢喜喜的也欲跟上时,嘲风却是突然站起,一双铜铃般的大眼自龙雀身上扫过,高傲的抛上了天。龙雀干巴巴站在原地板着脸想:果然这畜牲同他主人一样讨厌!好在青华天尊见状摸了摸嘲风顺滑的皮毛,嘲风才不情愿的让龙雀也上了来,嘴里还“呼哧呼哧”的仿佛在示威。龙雀不高兴的弹了弹嘲风的头,它一个颠身差点将龙雀摔下来。龙雀感叹这畜牲的火爆脾气时还不忘死死拽住青华天尊的胳膊。青华瞟一眼龙雀纤细的手指搭在自己月白的衣袍上,即便隔着衣裳,青华还是能感受到龙雀掌心的温度,不动声色让嘲风放慢了速度,手却始终不曾抽回。龙雀第一次坐嘲风,骄傲极了,夜晚的风迎着龙雀的脸颊漱漱吹着,龙雀只觉自己仿佛要醉了,不自觉张开了双手,似乎连空气都是甜的。青华天尊坐在龙雀的身边,见龙雀沉浸在自我陶醉中不知死活的放开了手,心中叹息一声,暗暗伸出手护住龙雀。嘲风的速度果然令人惊叹,不消片刻,已稳稳停在了一个山头,青华天尊并未理会龙雀,自顾自的从嘲风的背上下来。龙雀忙跟上,临走时还调皮的抚了抚嘲风绸缎般的毛,嘲风一吼,龙雀吓得赶紧收回了手,对着嘲风做了个鬼脸,嘲风则傲娇的扭开了头不愿瞧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八章 召唤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八章 召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八章 召唤是作者漫语非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一见红颜误终身》之 第八章 召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一见红颜误终身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漫语非歌写的《一见红颜误终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最新章节- 一见红颜误终身全文阅读- 一见红颜误终身txt下载- 一见红颜误终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八章 召唤】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一见红颜误终身】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一见红颜误终身》书迷评论

  • 穿越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

        她睁开眼,却是洞房花烛夜,身旁躺着双腿残疾的丈夫,他告诉她,他没有碰她,她若是不愿,他愿意和她签下和离书,哪天她想走便可离开。多年后,他位居丞相,站在满朝文武面前,目光坚定的告诉皇帝,臣为内子请封一品诰命,此生只内子一双人。

  • 宋末烟云最新章节

        男主胡远山鬼使神差般地来到前生的终了之所——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此地因举办六十年一届的菊花大会享有菊城之美誉。在菊城,远生受到后人胡修平的优待,并从他的口中知晓了自己前生的故事。远山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前生竟与菊山后人郑思肖、宋末三杰张世杰、陆秀夫、文天祥、潮州抗元名将马发等闪亮的人物有过交集,还参加了悲壮的崖山海战。

  • 农女有田,憨夫有肉吃最新章节

        农女俏丽鲜嫩,憨夫欲罢不能!刚刚穿越就被卖给小傻帽做童养媳,没钱没势就算了,偏偏还有极品亲戚齐上阵。为了脱贫致富,苏婉儿卷起袖子抄上家伙,带着小老公一起脱贫致富。极品亲戚没事儿,她自带抗体。傻叉围攻也没事,她自带虐傻功能。只是当她正通往巨富道路的时候,某天猛然发现小憨夫变了。“喂,说好的小傻瓜呢,怎么会是这般模样?”“为夫百变,娘子才爱啊!”夜深人静月黑风高,嘿嘿嘿……

  • 都市桃花仙最新章节

        普通少年黄桃偶得仙缘,从此在现实世界寻幽探胜,各路美女也是纷至沓来,当在一众红颜知己的陪伴下踏上巅峰时,黄桃却不得不面临一个抉择,是陪着一众红颜变老,看红颜白骨,亦或者冒险一搏,却可能永世不再相见?

  • 婚迷心窍:高冷男神么么哒最新章节

        苏雪瑜一回国就遇见了高凌钧这个大麻烦。因为他,她被扣上各种骂名,甚至被姐姐和后妈怼得体无完肤。“高凌钧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可以,”高凌钧成竹在胸,“总有一天你会来求我的。”话还没凉,苏雪瑜就不得已低头。“高凌钧……男神,你能帮个忙吗?”

  • 商贾千金入农门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宋锦晴成了清华县首富宋家大小姐,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狠心渣爹和继母嫁入了农门,看着面前沉默寡言的汉子,以及身后几个萝卜头,宋锦晴觉得当个大嫂的滋味还不错,且看她如何带着一家人做凉皮,开酒楼,斗极品,走向发家致富之路,不过为什么她的蛮汉子夫君最后摇身一变竟成了大将军……

  • 望族之后最新章节

        金陵城里有个著名的笑话,定远侯府的表小姐蠢笨如猪,不嫁肃王殿下誓不为人。江采薇以为自己穿越成猫已经够倒霉了,谁知更倒霉的是有朝一日她成了这个笑话的女主角。千人唾弃、万人嘲笑,那就让你们看看,琴棋书画、星衍医术,女学第一舍我其谁。不过那位肃王殿下,你老是倒贴上门来干什么?

  • 重生九二好生活最新章节

        叶纤红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在异乡孤老了,谁知道梦中醒来,重生到了十九岁那年既然老天待她不薄,那她以后就美美地过着有妈妈有弟弟的小日子。这些需要仰望的二代是怎么回事?想抱她的大腿,还死皮癞脸地要跟她结拜,这不科学?

  • 灵田有萌兽:逆天炼丹师最新章节

        她是从宋朝活到现代的血族公主,征战千年,死在教廷的火刑架上。她是将军府不学无术的草包,无恶不作,被嫡姐算计杀害。当古老血族穿成纨绔废材,世界,为之颤栗!废物?家族大比,她一战成名。丑女?全大陆都在卖她的美容丹。被退婚?眼前这位主动投怀送抱的又是谁?“我饿了。”她眼露红光。“为夫喂饱你。”他衣衫半解,将脖子送到她唇边。她不耐地捉住他的手,一路往下,诱道:“是这里饿了。”

  • 卧君怀:盛世美人香最新章节

        画虎画皮难画骨,她有一副蛇蝎美人骨,却被藏得深沉。他与她第一次见面,马车惊魂!他与她第二次见面,划破了手腕滴落两盏血液!她说:你喜欢血?他说:我们歃血为盟!妖艳的言语里,她藏拙了。魅色的眼神里,他藏了身份。这两杯血成了他与她缘份的开端。后来她总在心中吐槽,重活一世,竟遇见了变态,要血也就算了,连人都要霸占!他说:你的血是我的,你人也是我的。她说:小女子晕血……先走一步……

  • 此情渺渺,终于宠到你最新章节

        撩汉界的泥石流小姐VS禁欲系的霸总先生听说水性杨花的狐狸精云渺离婚了,原因是红杏出墙。众人:活该,红颜祸水,祸国殃民!听说颜美心善的季先生谈恋爱了。众人:羡慕使我丑陋,嫉妒使我面目全非,心碎祝福,长长久久。听说季先生和云渺车震被交警抓了。众人:造谣一生黑!坚决不信!!听说季先生在天台向云渺求婚了。众人:好不过三天,坐等分手!天台见!听说季先生和云渺结婚了。众人:听谁说的,你丫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 毒宠妖后最新章节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一朝香消殒,心上重门锁。一个绵里藏针,带着复仇之心刻意靠近,红绡暖帐相媚好。一个笑里藏刀,怀着探寻之意曲意接纳,花前月下相见欢。他是睿智腹黑的少年帝王,她是心狠手辣的豆蔻皇后,世人皆知他宠她无度,却不知她恨他入骨。倾一世之力,他得到的是一代明君的称号;倾两世芳华,她却落了个恶毒皇后的骂名。堆成山的柴火前,绑在木架上的她冷眼看着高高在上的他,他则漠然听着臣子的义愤填膺的高喊:妖后莫氏,蛊惑君心,残害后宫,祸及天下,处以火刑,方可平怨。也许,并不是所有的恩宠都是美酒,芳香袭人;也许,他给她的就是一场毒宠,而她一直在饮鸩止渴……

  • 重回80当大佬最新章节

        悔创阿狸杰克马?他是我马仔。  无耻老贼乔布斯?刚被我揍趴下。  王安电脑日薄西山?那就让哥帮你收尸,什么?看公司起死回生后悔了?滚吧!  任豚索狗软饭,将统统不再存在。

  • 花都狼王最新章节

        林正德公司研究出了一种新型保健品,被其它公司觊觎,承受不住压力最终不得不向凌峰求助,希望他派人前来华夏。  凌峰思量之下决定亲自来到华夏,第一是为了找到自己的身世之谜,打开自己的心结;其二才是为了帮助林正德,毕竟公司他才是幕后的大股东。回到华夏的凌峰在火车上遇到林语溪,产生了一系列误会,却不想林语溪居然是林正德女儿,凌峰被林正德安排贴身保护女儿的安全。

  • 逆天妖妃不吃素最新章节

        一代妖后妲己从卑微到权倾天下的艰辛历程。为大家展现一个有血有肉,全方面的妖后形象。从中体会人物在历史潮流中的无助与无奈。

  • 第一摄政王妃最新章节

        莫离琛,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惊才艳艳,多智近妖,却一不小心被季家那软糯可欺的受气包给收为己有,还成了妻奴!各路闺秀怎么能忍?个个摩拳擦掌的准备撬墙角!新晋摄政王妃季翎,端着一张好看的无害的脸蛋,面上如沐春风,手上却半点不客气,来一个斗一个,来两个斗一双。斗人渣,小菜一碟!杀奸臣,义不容辞!白莲花??哼眼看王妃玩的不亦可乎,摄政王颠颠上前,“爱妃辛苦了,本王要奖励王妃!”季翎狐疑的回头,温热的唇倾覆而下“爱妃可喜欢?”

  • 农女福妃,别太甜最新章节

        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    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    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    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    四个哥哥:离我妹妹远点,男女授受不亲!    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外人总往她闺房钻。    “

  • 我在七零招女婿最新章节

        赵金枝穿越的跟人有点不一样,人家穿越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正主,而她却穿越成了一个好吃懒惰,不认爹娘,不亲姐妹的大反派!
        不仅如此,她还是四姐妹中留家招女婿的人选。
        尼玛!
        就这臭名远扬的名声,还想招女婿?
        不怕不怕,系统在手,洗白,致富,招女婿,统统不在话下。看她如何把一群干瘪瘪的弟,妹,侄,养成一群大包子。
        什么?招不到女婿?
        瞧,那谁又送上门来了!

    本章内容提要:
    ...    三阙宫里,霖商同青华天尊对面坐着,青华天尊一袭白衣,正淡然的煮着一壶茶,霖商悠悠摇着扇子。饶是身后清泉瀑布鸟语花香,也不及两大美男可堪入目。茶壶里的水“腾腾”冒着热气,青华天尊拂袖泡茶,眉眼不抬,声音清淡:“你难得来一次,怕是有事。”“确然。”霖商放下扇子,双手捧起茶杯接青华天尊送过来的沸水,“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