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尘雨行》》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6619/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只听他叱骂道∶「皇甫翊!呸,你这认贼作父的小人!想不到你跟于钧宝蛇鼠一窝,你不信我没关系,可别冤枉我爹!」 皇甫翊听他出言辱骂,竟没发作,沉气道∶「说冤枉,哪及荆蝠镖局上下死得冤枉?荆姑娘一家无端受你爹托镖,才招致灭门之祸。机缘巧合,此时又因你牵连到偷经之事,难道是她一家上辈子亏欠你们的?还是她家一门的人自招的?我爹的仇,尚且不提,但荆家本来相安无事,就这样被拖累,岂不比你爹更......

  1. 摘选2:
  2. ...行回避,蓦地见到荆岚脚下连步急蹬,翻身而上,自己哪里还能转招?心想一刀落空,便再接一刀,岂知钢刀划了半弧刚欲往上削之时,右边急闻风声,银光一闪,长剑竟横扫过来,「铮」的一声剧响,刀剑就猛地一碰。 非但持刀庄卫此料不及,持剑庄卫更是大吃一惊。持剑庄卫自抽剑以後,便即再回身撩剑,怎想到这剑伤不到荆岚,反而跟持刀庄卫的钢刀相撞。顷刻二人右手虎口腕臂剧痛,勉强握住兵器,还未回力抽离,顿觉......

  1. 摘选3:
  2. ...从于钧宝的衣衫中掉落在地,皇甫翊自当往地望去。 这东西,正是乾爹从那贼偷身上取回的经书。在经书封面的正中,端端正正写著四个字——「太阴本经」。 这四个字,犹如一道仓卒落下的闸,令皇甫翊刹那间却脚。 徐有贵一瞟有东西自于钧宝衫内跌出,接著便见皇甫翊弯下身子,去拾地上的经书——太阴本经。徐有贵见他把经书放回于钧宝的怀内,沉默片刻,回头向庄卫们道∶「将那贼带去牢房关住,好好看守。无我之令,谁也不可进去,违者帮规处置。」说罢继续扶于钧宝前行。 庄卫们不敢有误,走去抬章采义到牢房。荆岚此时已把心神摄定,渐渐明白刚才是怎麽样的一回事。看著皇甫翊扶走于钧宝,庄卫们抬走章采义,庭院中霎时剩下她一个。 荆岚自撑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心下却是一片拍不走的茫然。 她终於知道当年自己一家为何被杀,终於知道太阴本经的下落,终於知道仇人身在何处。唯一荆岚不知道的,就是怎麽办。 若果娘亲尚在人间,相信用不著荆岚费心,事情自有一个结果。 然而荆岚明白娘亲已经死去,已经成了龛里的骨灰。 世上没有人可以帮她,除了她自己。 「求人不如求己」这句话,荆岚此刻总算明白,不过她还得去求证一下。章采义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她,现在又说于庄主是坏人,她根本分不出谁真谁假。 倘若章采义所说不假,不论为了娘亲死可暝目,还是为荆蝠镖局上上下下枉死的人讨个公道,荆岚怎也要于钧宝血债血偿。 要求证,还得先见到章采义。荆岚拾回短刀,放在腰间,朝著庄卫们离开的路走去。然而庄里不是月洞门,便是房间回廊,每处看下都是一样。荆岚人地生疏,很快便不见了庄卫们,她看著两旁的房间,寻思∶「乱碰乱走也非上策,只好『登高临远』一番。」念及荆岚踏步一蹬,旋身而上,一转翻身,轻轻落在屋脊上。 当时已是三更天,星黯月沉,荆岚目转四周,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唯独寂静的回廊尚有微弱的烛光照亮著。她脚下连踏,白衣身影再三掠起,遍寻不获庄卫们的踪影。正在荆岚提气再起之际,脚下房间便传来开门之声。 本来门声只是轻轻响起,然而此间正是深夜,岂像白天时有鸟声虫鸣般扰攘?这下门声自是分外令人注意。荆岚只听门声响後,就是脚步声,接著一人道∶「看他伤势很重,怕且也捱不了多久。」另一人道∶「活该!谁叫他不知死活来庄偷经,还打伤我们兄弟?刚才要不是你按住我,我早就一刀了结他,以替兄弟们消气!」荆岚听这二人的对话,心中暗喜∶「不枉我一番功夫,总算给我找到了。」 荆岚小心地蹲下身子,轻轻揭开两块屋瓦,窥视房内情况。只见房内放著很多木柜,全都是整整齐齐地排好,除了由房间左上方数起的第三个木柜之外。 这个木柜不知为何,被横向移开了原本的位置。荆岚的视线刚被前一排的木柜所遮挡,不晓得原来柜子之下是条暗道。直至四个庄卫在那空隙之处走出来,尾後的庄卫在右排最後的木柜内抡臂,被移出的木柜便在「隆隆」声中移回原位,荆岚这才恍然大悟。 只见首先出来的庄卫含怒道∶「你道你杀了他,真的是为我们出口恶气麽?其时少庄主只会怪我们处事不周,害苦我们受罪!」另一个庄卫点头道∶「不错,少庄主叫咱们将他关在地牢,当然自有主张,倘若你自把自为将他杀了,只怕少庄主其时要杀你来消气。」 刚才扬言要杀章采义的庄卫,被此二人驳回主意,虽然心中不忿,可是他明白他们的话是出於好意。回想方才自己的言行又未免太过冲动,假如自己真的一刀了结章采义的话,只怕他现在可没这样轻松了。 走在最後的庄卫来打完场,说道∶「所以咱们不能有丝毫差错,留在这里好好看守。不过乾自留守又未免太闷了,我想不如弄点花生和酒,这可一边看守,一边饮酒聊天。」那被解围的庄卫叫道∶「好,我跟你一起去。」说罢他们两人便往厨房走去。 荆岚见他们走远了,右手握紧了刀柄,心下犹豫∶「难道真的是跟他们打一场?」荆岚脑袋实是想不出别的法子,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耗费的是她一生也不会花上的心力。 此时此刻,荆岚真的感到心力交瘁,她只想躺下来好好休息,甚麽也不用做,甚麽也不用想。可惜一旦闭上眼睛,梦境的灭门惨剧、娘亲临终的交代一幕又一幕的浮现起来。 千思万绪,彷佛交织成囚衣,穿在荆岚身上,挥之不去,摆脱不了。 荆岚从腰间取出那块翡翠玉佩,每当心神烦扰不定,只要握著这块玉佩,她的心神便能平静下来。其实荆岚明白,这是一块普通不过的玉佩,可以摄定心神也不过是自我安慰的藉口。 不过传自手心的一丝凉意,的确让荆岚清醒一点,也只有这样才令她想出办法。 荆岚收好玉佩,提气由屋脊翻飞落在房间之後,绕道到距离房间十多丈外的月洞门,放重脚步,慢慢的向房间那里走去,特意提高嗓子,嚷道∶「他们脚程怎麽得那样快?究竟到哪儿去?」房外的庄卫听到人声,立即握住自己的武器,严阵戒备。可是过了半晌,也不见人影,两个庄卫便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查察。 荆岚听到脚步声渐近,装成慌乱的样子,四处张望。两个庄卫还未穿个月洞门,便瞧见一个白衣身影在不远之处徘徊,两人立即握紧兵器,吆喝道∶「甚麽人?」荆岚听到他们提问,喜笑颜开,侧头道∶「好了!终於找到你们了!」 两个庄卫不约而同一怔,良久才道出一话∶「荆姑娘,你怎麽会在这里?」荆岚慢慢走前,虽然灯火黯淡,但仍能依稀辨认得出,他们也有份儿跟皇甫翊上山搜捕的两个庄卫。 庄卫二人看见荆岚一脸委屈,想到她无端卷进偷经之事,滞留山庄,心中不禁生怜,左首的庄卫问道∶「荆姑娘,你是否迷路了?怎麽会来到这里?」庄卫这句真心的问候,使荆岚原来装佯的委屈,霎时间也变成真的委屈,泪光浅泛,幽幽道∶「我┅┅可以说是迷路,其实┅┅」左首的庄卫未等荆岚说完,抢著问道∶「可以说是迷路?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 荆岚瞟一瞟他们,垂头道∶「实不相瞒,荆岚是来找你们的。」右首的庄卫此时终於开声道∶「找我们?荆姑娘此话怎生说起?」荆岚道∶「小女子不知人心险恶,被那贼用假经骗走了我的玉佩。那是家母唯一的遗物,是荆岚的命根,如今还在那恶贼的身上。荆岚一心只想取回,於是便一直跟著各位大哥,怎知还不过两个转角,荆岚已失了你们的踪影。我四周探寻也不见你们,来到这里,心想还是放弃,怎知你们竟就出现了。如今好了,拜托两位帮我拿回玉佩,可以吗?」 庄卫二人互望一眼,心中的确十分同情荆岚,可是少庄主的命令又有谁敢不从呢?他们只是负责关起和看守章采义,既然已把他锁起来,他们的职责便只剩下看守牢房。若要为荆岚取回玉佩,那是非再进牢房不可,这岂不是自讨少庄主的责罚麽? 荆岚见他们二人面色有异,也不敢多言,心内紧张,眉头也不由自主的颦蹙起来。庄卫二人本想婉拒荆岚的请求,但转望她的时候,只见委屈的样子因皱眉添上了几分惆怅,刚硬起来的心肠,瞬间又软下来。此时此刻,他们实在无法叫荆岚失望。 荆岚却是怕谎话被拆穿,一颗心怦然乱跳,心想还是趁他们仍未识破自己,早早脱身,才另谋他法。荆岚偷偷瞟他们一眼,道∶「小女子的请求若是让两位大哥为难,那┅┅便当我没说过好了,惊动两位大驾,荆岚打扰了。」说罢便欲离开,怎知左首的庄卫突然说道∶「荆姑娘且慢!」 荆岚顷刻立住身子,一个冷颤自心底打起来,暗忖∶「不会是被识穿了吧?」心念刚起,左首的庄卫接道∶「要姑娘是不太累的,不如跟我们到前面待一会,只要少庄主一来,姑娘的玉佩便可取回。」荆岚暗暗吁了口气,强颜笑道∶「这也好,劳烦两位带路。」 庄卫二人见她嫣然一笑,内心不快之情全消,於是领著荆岚回去。一路上,荆岚也是把脚步放重,好装成不懂武功的模样,以减低庄卫二人对自己的提防。直至将近那房的月洞门,荆岚暗自运劲,认清左边庄卫背後诸个穴道,默念娘亲传授她的「离魂手」的口诀。 这套「离魂手」是向牵红的看家本领,其时她身在青楼,这功夫是专门对付那些难缠的客人,在他们半醉半醒之时,点拿他们的麻筋昏穴,免得他们发作生事。待得他们醒来,全然不知发生甚麽事,犹如魂魄离体,只道是自己喝醉了。而向牵红也是因对荆上云使出「离魂手」不果,反被他制服,心中敬佩,暗生情愫,最终答应荆上云的提亲。 及後向牵红习得吐纳之法,内功渐有修为,「离魂手」的威力也不限於使人昏厥,甚至可取人性命。当然荆岚并非要取庄卫的性命,是故力劲未有使尽,脚尖扣压他内膝关节的「委中穴」,左手切向他颈侧的「天容穴」,右手拿他背後的「灵台穴」。 左边庄卫只感掌风扫後,颈旁、背上、腿间俱是麻痛,登时眼前一黑,昏厥在地。右边庄卫突觉身旁一空,顷刻掌风扑来,不及思索,上身自然昂後,右手上翻,想要抓住出招之人的手腕。荆岚本来要速战速决,在左边庄卫倒下之後,身子欺前,右掌顺势斜切右边庄卫的「极泉穴」。不料击倒左边庄卫之时,已然惊动右边庄卫,是以此击不中,反招相方反击。 荆岚心里一惊,立时转横掌为刁手,缩肘扭腕,直取庄卫胸膛的「膻中穴」。右边庄卫料不到偷袭之人竟是荆岚,刹那错愕,却被荆岚乘隙变招,闷哼一声,当场倒地。 那守在房外的两个庄卫听到人声,皆是紧张戒备,他们想要看个究竟,又不能擅离职守。正自犹豫之际,突然又传来一声响彻庄院的惊呼,他们二人一吓,只怕是去探查的二人遭遇不测,急不及待往传来叫声的月洞门赶去。 他们临到月洞门之前,便见荆岚坐在地上,一副惊惶失措的样子。荆岚眼角瞟到了他们,却装作看不到,仍旧坐著,还微微抖振著身子。 庄卫二人见荆岚对他们毫不察觉,只是目不转睛的直视前方,於是各自握紧了武器,慢慢走前,往月洞门内探看。只见他们二人脚步疾停,立身不动,宛如两个木偶。这当然,看到跟自己福祸同当的兄弟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怎能不吓得呆若木鸡? 庄卫二人本要冲前一查究竟,但毕竟庄中之人,江湖阅历非浅,深明敌人可能埋伏附近,伺机杀害他们下。是故他们虽然又惊又惑,这时亦要按下性子,先问荆岚∶「荆姑娘,到底发生甚麽事?你怎会在这里?」 荆岚奇怪怎麽他们不上前来,要不她便可以趁机把他们一并弄晕。可是他们偏却远远站开,荆岚只好哑著嗓子,道∶「我本来┅┅本来跟著你们,想要找那贼取回玉佩,怎知你们脚程快,我追不上便迷路了。幸好寻找你们之时,竟遇到这两位大哥,领我前来。来到这儿,他们突然住脚,似是发现甚麽,我正想开口一......

  1. 摘选4:
  2. ...这句话,章父亦含恨而终。是故章采义这次偷经,已是万分谨慎,想不到最後还是落得如斯困境。 听到于钧宝义正词严的这番话,章采义冷笑道∶「嘿,于老贼,你的把戏,家父可领教不少。我爹日夜反覆说著你的奸险,三令五申叫我小心提防。虽然如此,我还不是捱了你两次毒针?幸亏老天开眼,怜我章家冤仇未报,留我贱命不死,难道我还会相信你这奸贼的话麽?」章采义本来一直心平气静,为的是让毒运行慢些。怎知他忆......

  1. 摘选5:
  2. ...头领,岂要受一个毛贼的威胁?加之荆岚偷偷出庄上山,他已认定荆岚和那贼是同一夥人。此时荆岚被挟持,不过是跟那贼演双簧罢了,皇甫翊偏生看不出来。于钧宝瞧他那鬼迷心窍的样子,不禁心中有气,正严道∶「那贼两次犯庄,偷经之尚且不提,庄卫给他杀的伤的难道还少?为了一个女子便轻易将解药给他,你对得起以命相搏的兄弟麽?」说罢愤然拂袖,步出偏厅。 皇甫翊 瞪著于钧宝离去,他的说话仍犹在耳。对於于钧......

  1. 摘选6:
  2. ...有多安全?」于钧宝也盯著柴房,道∶「至少使你待在此,不敢有动。」皇甫翊听到此话,无言以对,于钧宝接道∶「你在这里乾待也没用,等他有所求时再来吧。」他吩咐庄卫守住柴房,自己与皇甫翊则到偏厅去。 ※ ※ ※ 小偷进了房,倾刻松开双手,靠门而坐,道∶「找东西堵住门┅┅」荆岚取出火熠,照明周围,竟是下午所困之房。她找了乾柴,燃起火炬,只见小偷脸上惨白,双......

  1. 摘选7:
  2. ...。可她忘了下午那场雨,尽管是乾得要裂的枯枝,此时亦燃烧不起。一枝燃不起,荆岚再拾另一枝,结果都一样。荆岚没办法,山路又深幽窈冥,把心一横,从麻布裙撕下一块,包著枯枝,燃起火来,寻路上山。 徐有贵沿著守房那人留下的暗号而走,很快汇合了那人。他们盯著荆岚手上火炬的光,紧随其後。忽然火光停住,他们趋前几步,便见荆岚站在吹角亭中。周围虽然暗黑难视,但荆岚有火光照上,她的样子仍然依稀可辨。......

  1. 摘选8:
  2. ...请教姑娘芳名,未知姑娘可愿相告?」荆岚微笑道∶「小女子姓荆,单名岚,山风岚。」她顿了顿,接道∶「那麽公子大名呢?」那人道∶「在下复姓皇甫,亦是单名,一字翊,立羽翊。」荆岚道∶「方才幸得公子相救,不然恐怕荆岚会一睡不起。」皇甫翊摇头道∶「是本庄待客不周,应是在下向姑娘赔罪。」 荆岚问道∶「公子这样将小女子放出来,不怕庄主责备麽?」皇甫翊道∶「姑娘不用担心,我俩现在就往见庄主。」荆岚......

  1. 摘选9:
  2. ...影,荆岚一吓,拔出匕首就往黑影刺去。一下微弱的破裂声,荆岚往匕首一瞟,发现匕首刺中的只是一块枯叶。她仰头上望,只见横生的梧桐树枝上还有几块未掉下的黄叶,她才放心的吐了口气。 她盯著匕首上的枯叶,一手把它摘下来,娇叱道∶「你这小小的枯叶想吓我麽?真可恶!」说罢便将枯叶扔到地上,用脚重重的踩踏几下,以消心头之怒。就在她踩得兴起之时,後院突然传出一声惨叫。本来後院与前院尚有一段距离,荆......

《《尘雨行》》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尘雨行》最新章节 《尘雨行》李怀 《尘雨行》无弹窗 《尘雨行》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尘雨行》》】是一本全本武侠修真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武侠修真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尘雨行》》】全文阅读,免费小说【《《尘雨行》》】下载,免费小说【《《尘雨行》》】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尘雨行》》】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尘雨行》》】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尘雨行》》】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尘雨行》》】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李怀】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尘雨行》》】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尘雨行》》】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尘雨行》》】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李怀】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尘雨行》》】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尘雨行》》】写作者【李怀】!我们共同期待小说【《《尘雨行》》】写作者:【李怀】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尘雨行》》】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尘雨行》最新章节- 《尘雨行》全文阅读- 《尘雨行》全文txt下载- 《尘雨行》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尘雨行》》书迷评论

  • 豪门阔少,别犯浑最新章节

        29岁,事业有成,即将结婚,许长安的本该有个岁月静好的未来,却在生日那夜被送上了盛世集团董事长私生子的床,从此她的人生就在倒霉的路上不断开挂,被未婚夫背叛,被莫名劫持,爱上了顶头上司,不惜为他卷入家族内斗,却发现他爱的从来不是她,好容易有个蓝颜知己,却发现此人接近她只为利用她!许长安对这个盛世繁华的世界彻底绝望了,但那只是因为,她从来不知道若是没有他,她的倒霉之路本该比她经历的更加坎坷……

  • 池少追妻365天最新章节

        尹汐嫁给路斯远是为了爱情,而路斯远娶她,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一年的夫妻,抵不上他心爱之人的一句指证:“是尹汐,推我下去的……”支离破碎的婚姻,不堪一击的爱情,遍体鳞伤的身心……尹汐转身,迎上的却是另一个男人敞开的怀抱:“同是天涯沦落人,要不我们在一起好了。”她只想过平静安然的生活,却不想一夜酒醉,被一个老谋深算的妖孽搅乱了一池春水??媒体面前,他揽过她的肩,笑容浅浅:“尹汐她,是我的未婚妻。”受伤之后,他握着她的手,眸色温柔:“从今天开始,由我保护你。”很久之后,尹汐才知道,从遇见他的那一刻,注定告别平淡,迎接新的幸福……

  • 不归途之玲珑心最新章节

        一个关于执念的故事。如果你有足够长的生命,你会在你的生命中,执着于什么呢?生命是一场幻境,破除我执的同时,生命也已走到了尽头。

  • 护花大宗师最新章节

        曾经的青海第一大纨绔神秘消失,六年后,一个拉风少年从武当山上走下。面对清纯校花,诱人御姐,可爱小萝莉,冰山女总裁,火爆警花,各种美眉纷至沓来,少年庄严的做出宣誓“身为华夏最古老神秘的大欢喜禅唯一传人,一定要将护花事业进行到底!”

  • 中锋之道最新章节

        主角并不讨所有人喜欢    ——凯文.勒夫:“博古特和瓦莱乔跟安杰比起来,也只是小巫见大巫了。他在跟我对位时用了十多种不同的小动作来激怒我或者打乱我的节奏,除此之外,他还使用了5次假摔!而且每一次假摔后他那一脸无辜的表情简直让我自己都差点被他蒙骗了!要我说,他就是nBa联盟中的头号毒瘤!”    喜爱他的人却又是如此疯狂    ——大多数美国青年的家中都张贴着他的海报,很多大学球员都以他的故事来激励自己。远在亚洲和欧洲,他也同样拥有相当高的人气。不,我说的不是勒布朗詹姆斯,我说的是那个和姚明来自同一个土地的安杰!    在这个小球时代里,最成功也最富争议的传统中锋安杰的传奇故事。    欢迎收看!js330

  • 天醒之路最新章节

        “路平,起床上课。”
        “再睡五分钟。”
        “给我起来!”
        哗!阳光洒下,照遍路平全身。
        “啊!!!”惊叫声顿时响彻云霄,将路平的睡意彻底击碎,之后已是苏唐摔门而出的怒吼:“什么条件啊你玩裸睡?!”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天醒之路》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半吊仙师最新章节

        参加同事婚礼,谁料清早便在墓地睡醒,各种诡异事件初现,陈季林现自己越来越倒霉,遇事越来越诡异。好不容易遇上高人谁知竟然克死他……高人竟然说他命数已尽……    俗话说半路上道的人都是傻人有傻福。    一本稀世罕见的秘籍,全靠自己领悟……在正常的世界里,灵异无处不在。js330

  • 宠着宠着就永远最新章节

        洛氏少女为了报弑父之仇,几经辗转找到了代号为零重的侠盗的秘密居所,漆黑中穿过重重机关,却发现这个零重是自己一直暗恋的乐正道,不容多想,纵身一跃,攀窗而走。乐正道也知道自己被某组织摆了一道,据多年调查此神秘黑暗组织与他家灭门之仇是脱不了关系的,细长的眸子里幽兰的光芒,想到这逃脱的女子竟如此熟悉。从此二人生命轨迹交织成网,而他们共同的敌人神秘组织也没有停止荼毒南城的计划,一场弥天阴谋悄悄拉开帷幕

  • 一“压”情深最新章节

        父母离异的程悦青一直被人看作是另类,在十八岁生日这天她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一个长相英俊小帅哥……

  • 不负时光不负你最新章节

        三年婚姻,她遭遇渣男。为了一纸合约,丈夫将她送到了客户手中。初次见面,他救她于水火。她心存感激,他却摇身一变成了仇人的未婚夫。为了报复,她处心积虑地接近他,将他变成了裙下之臣。他毒舌冷漠、尖酸刻薄,每次见面都对她极尽羞辱!可是为了救她,他却丢了半条命变成了植物人。彼时她方知,这个男人爱她胜过他的性命!为了替他讨回公道,她决意嫁给仇人的弟弟,将所有伤害过他的人都拉到地狱。婚礼当天他从天而降,“苏乔,你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同意,谁允许你嫁给别人的?”坊间传言,陆总裁身患“隐疾”。婚后苏乔方知,原来传说都是骗人的!

  • 医谋天下最新章节

        作为二十一世纪一名独立自强的女法医,君婉晴表示,为毛穿越这种鸡血的剧情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冷酷无情的监天司首座?你确定他不是个面瘫?风流倜傥的第一才子?别开玩笑了,姐姐的唐诗三百首分分钟秒杀你!权倾一方的霸道王爷?好吧,长得帅,还有派!关键是有钱有势有地位,完美男人啊,但是本姑娘就是对你不感兴趣,你能咋的?作为一名优秀的法医,剖的了死人,也救得了活人,当然,她不仅会验尸,也是会杀人滴!

  • 闻到你的世界最新章节

        养了半年的黑猫突然开口说话,这是不是代表……“喂,黎望舒,你能闻到阴气的味道,来给我当回警犬呗?”啥?你才是警犬,你全家都是警犬!“你好像还没找到工作?巧了,这张卡里刚好有十万……”嗯?既然你给钱的话——你好,我是警犬,请问你需要我闻什么?

  • 荒古神帝最新章节

        蛮荒大陆,万族林立,强者为尊。楚云觉醒卑微,从此踏天高歌,浴万族鲜血而行,铸造无上大道,成就荒古神帝!

  • 我的左手会暴击最新章节

        “我们计划入侵地球,但是如果你们遇到一个左手会暴击的人,那么逃命将是你们唯一的任务!”——出自外星人最高领袖语录

  • 重生之恶女倾城最新章节

        秋家有女初长成,一眼误终生。
        可是蛮横小王爷,人家重活一世,绝不能再着了你的道。
        痴痴缠缠绕了一大圈,秋雨棠终于怒了,好女易被欺,那么此生,秋雨棠只做恶女……

  • 玉离伤最新章节

        对于太子景霖来说,康玉翡就像那镜中花水中月,越是想抓得牢越是虚妄一场;而,康玉翡只想为父兄在这派系倾轧里谋得一线生机,无暇顾及其他。直到太子景霖成为最后的阻碍……那一剑刺下去,康玉翡才明白,原来自己才是那把湮灭人间的离伤剑。一剑离,断人肠,一剑伤,灭天良。

  • 娘娘要耍坏最新章节

        重生而归,她只为复仇而来,钱财,权利,地位,统统被她视为掌中之物,一场交易,她和他成亲,本以为一切胜券在握,殊不知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小白狼提前就设好的圈套!
        一个是深闺宅斗高手,一个是藏匿在朝堂的纨绔王爷,明争暗斗,鹿死谁手?
        “谁让你进我房上我床的?萧承白,你要不要脸?”
        “要,本王还想要个小玥玥,或者小白白。”?
        他拥着她,眉眼尽是温柔:“灵玥,只要你在我身边,哪怕天下倾覆,我也在所不惜”

  • 那年的情书最新章节

        视频有一幕定格在那张高三毕业照上,她看到最后一排左边角落里那个曾经的自己,神情恍惚,造型落魄,心里想的是要和男神越近越好。她感到眼眶有些湿,默默端起面前那杯红酒喝起来。她知道黑暗中谁都不会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就像那封情书一样,偷偷地放过去,又偷偷地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