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为君殇》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66/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才急召奴婢回府叮嘱,小心霍显。”“太后,如此,您还要为了这害死您外祖母,您母亲之人而救霍显、救她的子女,乃至搭上自己的前程吗?”上官幽朦不可置信外,一时间竟觉心寒,到头来,她帮的乃是害死自己外祖母之人,这世上还有比此更为讽刺之事吗,“霍显,你有今日皆是自己造的因果,罢了罢了,霍家之事、霍家之人我再不理会,传我之命,长信殿紧闭宫门,若非急事,不见外人。”上官幽朦除了想图个清静,还有告诉刘......

  1. 摘选2:
  2. ...怕得浑身发抖,看到霍山、霍云、范明友皆死在自己面前,他却更想活下去,他更恐惧死亡,因而才听从了霍显之言,想着逃离霍府。“这些事不由我说了算,你们逃亡,乃是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的,我无法包庇,一切还是交由陛下定夺罢!”韩增挥了挥手,“来人,将人带至廷尉衙门,好生看守,等待陛下圣裁。”当霍禹、霍显凄厉地叫喊着被带离后,只剩下一室的空寂,韩增闭了闭眼,才慢慢离开屋子,及至霍府门前,抬头而望,气......

  1. 摘选3:
  2. ...邴吉与张安世闻说此事,合计之下,邴吉连忙往霍府而去,希望还来得及阻止霍家人,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霍家人已命人请了魏相与许广汉入府饮宴,酒过三巡,邓广汉也已前往长乐宫求见上官幽朦,宫门前,邓广汉被金安上阻拦,上官幽朦知晓有人为何而见自己,却未出手,此时她也唯有自保,怎还能趟这浑水。邓广汉等了许久未见长乐宫有人出来,自己又无法进去,便觉着大事不妙,连忙转身回霍家,欲寻霍显商量,哪里知晓霍家已被羽林军包围,又有不少侍卫过来,邓广汉知霍家已是危险之地,方转身,欲回府中,却已被人团团围住,邓广汉自知无法与这么些人对抗,只得束手就擒。霍府中人尚等着邓广汉带来上官幽朦的懿旨,可命人光明正大将魏相与许广汉拿下,哪知迟迟未等来人也就罢了,哪知一更天时,韩增已领了刘病已旨意,率兵马至霍府。韩增念着霍成君之语,让大部队守在门外,带了两个近侍进了霍府,魏相与许广汉见到韩增,那颗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虽然外边有羽林军守着,可霍家人会让自己至此赴宴,定然已是有了埋伏,他们二人手无缚鸡之力,岂能与霍家的兵丁想比,万一将人逼急了,指不定来个鱼死网破,霍家人是抓着了,可他们二人的性命未必能保住,因而一见韩增到,便双双撤走,好歹他们的任务已完成,下面的就得看韩增的手段了。韩增自然也巴不得这二人离开,有些话终是不能当着他们言的,屋子里,除了韩增便是霍家人,“太夫人,本侯受皇后之托,定会尽量保全霍禹,留得霍氏一脉,然此事已被告发,霍家也如告发之人所言那般做了,这府中亦是聚集了许多兵力,这当中无论哪一点都是不小的罪过,总该有人担着,还望夫人顾念子女,莫要再抵抗。”韩增见霍显还有意与朝廷作对,又道:“太夫人不必等了,邓广汉已被逮捕入狱,这会儿只怕已在廷尉衙门,难不成太夫人想等到邓广汉受不住大刑,招供出霍家人才愿领我一片好意吗?”“范明友,这当中你是知事之人,怎也会这般糊涂,随着他们做这些事,事到如今,你也该明了,这事成不了,此时收手尚来得及,你们已是无路可逃,莫要再累及家人。”对于范明友,韩增心中自觉可惜了这样一个将才,如今莫说再被朝廷重用,他的这条命也只怕保不了了。“成姝离世前,我应承她,无论如何会帮衬着霍家,亦答应岳父会保全霍家之人,龙额侯是明白的,陛下自岳父离世后,便对霍家人弃之不用,而今我若再不站在霍家这一方,只怕更是没有立足之地;再者,我即便不走今日这条路,凭着我与霍家的这层关系,陛下难道会放过我吗,我可是带兵打过仗的人,在军中也有几分威望,谁能不防呢?”范明友看得明白,他是知道霍家成事难,但若是在这世上再无法领兵打仗也是无谓,倒不如冒险一搏,指不定还有希望。听范明友之言,韩增也无话可说,只是还希望霍显能有几分理智,苦心相劝:“太夫人,太子被人下毒,虽说无事,却死了眉尹,眉尹乃是许皇后留下的宫人,陛下信之,临走前又直指对下毒的乃是皇后,太夫人最明白究竟是谁做的,太夫人已犯此死罪,若是此时认罪,又将太子被毒害之事认下,还不至牵累皇后,望太夫人细细思量。”“龙额侯所言甚是有理,只是也需给我时间好好思忖。”霍显听韩增之意,就知他还念着霍成君,这正是一个时机,便软了软态度。“二更时分我再进来,望你们能做出让我满意,也让陛下满意的决断,莫再毁了这最后的机会。”韩增善意提醒一句后,便出了门,在外边静静等候。邴吉与张安世见到韩增入了霍府,自知此时进去已无意义,张安世本是有兵权之人,如今又位极人臣,自也不好在此时出面,一不小心,霍家救不了,指不定还连累了张家,只得让邴吉连忙请命入宫。刘病已自知邴吉为何而来,未加以为难便召他觐见,“邴大夫深夜而来,所为何事?”“陛下,宣称侯爷生前虽有过,却也不可掩盖其功,宣成侯功在社稷,临终前也放不下霍家人,还望陛下念在已故宣成侯的份上,饶过霍家,况张章乃是市井众人,他所言未必可信,还请陛下罢黜霍家人在朝中职务,逐出长安,让他们自省自查,以显陛下宽厚。”“五年前他们便将恭哀皇后谋害,吾留他们至今,还不够宽厚吗?邴大夫,若是吾再留下他们,太子之命吾不知还能留到何时,快两更天了,大夫还是早些回府休息为好!”为了这一日,刘病已从知道许平君之死的真相后就开始等,等到现在,他如何还会放手,自从霍光病危后,他便开始布局,今日正是收网之时,如何能饶过?邴吉自知已无法改变刘病已之意,刘病已也已下了逐客令,自也不敢再多言,只得退出宣室殿,才皇宫,便见许广汉在宫门外候着,“平恩侯可是去见陛下的?可否劝劝陛下,侯爷之语陛下尚能听从几句。”看到许广汉邴吉心中好似又有了几分希望,可他却忘了今日若非刘病已将霍家控制了,被杀之人便是他。“在下特在此候着邴大夫,”望着邴吉眼中的疑惑,许广汉笑了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边走边道:“大夫定是见过陛下了,陛下是何意定也知晓,小女平君离世后陛下是何等神伤,大夫也是知晓的,陛下隐忍这么多年,心中的苦楚何人能知,如今是霍家无义,难不成还让陛下隐忍吗?况霍家害死之人是我女儿,就连我外甥也差点死于霍氏之手,此时,我万万不会替霍家说情,我知大夫是好人,因而特来劝大夫一句,您人事已尽,剩下的,天天意便可,霍家的事,莫要插手为好。”话已至此,邴吉不是不知好歹之人,“平恩侯此言有理,邴某人该回府歇息了,多谢侯爷。”细细想来,刘病已确实也不易,堂堂男子汉,又是帝王之尊,爱妻死于非命,却无法手刃仇人,被人欺瞒还不得发作,只能生生看着仇人的阴谋得以实现,如何不是刘病已的心酸?这一夜,长安城全城戒严,百姓不知为何,仍可安然入睡;可宫中又有几人能在这夜里安然入眠,上官幽朦紧张立于窗前,这一幕像极了当时不知世事的她,像极了上官家被灭门的那一晚;霍成君还祈盼着韩增能带来一丝令人欣慰的消息,韩增却也在霍府等待二更的来临,等待霍家人最后的决定,也祈祷着他们能能够取得这最后的一丝机会。...

  1. 摘选4:
  2. ...君有几分心虚,疾步回了椒房殿。刘病已始终未言一语,只是双拳越握越紧,这时候,上官幽朦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刘奭尚在伤心之中,只能先将刘奭安慰,再命人厚葬眉尹,只是上官幽朦不知,原来眉尹心中的恨这般大,就算死了也要将霍成君拉上,刘病已与刘奭又要彻查此事,这宫中血雨腥风即将掀起,上次是敬武之母,这次不知又会是何人?一个宫女死去,本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奈何眉尹临走之前的那番话震惊了许多人,刘病已的......

  1. 摘选5:
  2. ...地节四年五月,山阳、济阴两地竟然下起了大冰雹,深二尺五寸,当场还砸死了二十余人,飞鸟皆丧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冰雹之中,因此事,刘病已又下了一道旨:自今而后,妻藏匿夫,子藏匿父母,孙藏匿祖父母者,皆不予治罪;念及宗室之情,又封广川惠王之孙刘文为广川王。刘病已这一道旨意外人只道仁慈,霍成君却是知了其中之意,“陛下这样恩情,成君如何还得了?”“何时需你还了,我还是那句话,莫要伤了奭儿,若非为了你......

  1. 摘选6:
  2. ...身离开,或许此时他需要的是一个人静静怀念曾经的时光,在这个唯一还留有许平君气息宫殿内,感受着她的存在,这个地方是她不该踏足的。“云瑟姐姐,那年小姐说正月十五要带我出府看热闹,却遇着你夫君离世之时,一时着急,心中烦闷,便生了那场病,便未出去,这一耽搁都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外边那番热闹场景了。”“那你何不再向小姐求个情,指不定小姐便准了。”提起往事,云瑟眼中亦有泪光点点,在霍成君身边她一心相护......

  1. 摘选7:
  2. ...以在他面前注定只能放轻了自己。“你有话就不能说清吗,非要我自己去猜谜,真若那样误解了你,岂不是让自己受尽委屈,我若非看到你对敬武尽心尽力,也真怕自己醒不过来,想来,还不及敬武一个孩子来得明白。”如果没有敬武的触动,刘病已或许真就这样与霍成君越来越疏远。“陛下不是想明白了吗,成君也怕再难与陛下如此。”因为刘病已与霍成君的修好,戎婕妤更是加快了自己的动作,“罗衣,你将这东西送到眉尹手中。”......

  1. 摘选8:
  2. ...已转身后,稍稍一愣,便行礼道:“陛下恕罪,敬武被妾身宠坏了,不知规矩,妾身这便带敬武离开。”说着霍成君将敬武带入了自己怀中,刘病已亦不阻止,敬武却是不愿意。“父皇不要母后,也不要敬武了,原来那些宫人说得都是真的。”可敬武的眼神却落在张筠柔身上,“敬武明白了,不敢再扰了父皇与张娘娘,母后说又是一年,敬武长了一岁,便该懂事些,敬武告退。”敬武不以为意,其他人听了却是心中震惊,惊讶于她的直白......

  1. 摘选9:
  2. ...用膳。”敬武扬着笑脸,并非是不知事,霍成君更是从中看到了几分勉强,不禁眉头一皱,“敬武,父皇与母后之间如何,都与你无关,我们敬武啊,只要好好地便好,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不必如此,嗯?”霍成君捏了捏敬武鼓起的脸,终于也扬起了一个会心的笑容。敬武点点头,便跑着出去,把云瑟、云岭叫了进来,“云屏呢?”霍成君想来,这些日子,云屏总有些时候不在椒房殿,又联想到先前刘病已说的话,才觉着这中间有什么......

《为君殇》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为君殇最新章节 为君殇浮梦十三月 为君殇无弹窗 为君殇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为君殇》】是一本全本都市言情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都市言情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为君殇》】全文阅读,免费小说【《为君殇》】下载,免费小说【《为君殇》】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为君殇》】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为君殇》】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为君殇》】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为君殇》】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浮梦十三月】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为君殇》】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为君殇》】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为君殇》】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浮梦十三月】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为君殇》】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为君殇》】写作者【浮梦十三月】!我们共同期待小说【《为君殇》】写作者:【浮梦十三月】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为君殇》】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为君殇最新章节- 为君殇全文阅读- 为君殇全文txt下载- 为君殇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为君殇》书迷评论

  • 我的绝色美女大小姐最新章节

        名誉地下界的王者,因为兄弟的遗愿,带着一枚让世人菩提子回到华夏完成兄弟的遗愿。但是老天爷会甘心让他如此平凡的度过一生吗?薛凝一脸冰霜的望着陈锋:“你居然敢泡妞,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美女警察花妩媚一笑:“他可是本小姐预定的男人。”杨婷儿双眼带着泪花望着陈锋:“陈锋哥哥,你不要婷儿了吗?”陈锋风骚的一笑:“我佛慈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壮哉大唐少年郎最新章节

        郯勇公罗士信,勇冠天下    惜哉早丧。    留下一子,名曰:罗通。    重生后的罗通,没有享受到父辈余荫,一步一个脚印,一切成就靠自己。    贞观初,外有四夷;内有世家肘制;家有数子夺嗣,纵是千古一帝唐太宗亦多有不胜之感。    且看罗通如何跳脱皇储之争,横刀立马js330

  • 遇见你是冤还是缘最新章节

        又名《凹凸缘》
        既然上苍让我们遇见,为何又注定要别离?情深深,意切切,也改变不了命定的安排。一个香消玉殒,一个辗转飘零,一个沉沦烟花巷,一个北上不归途。
        难道只是因为十三岁那年,在擎天石柱裂变为凹凸石壁时,你对两小无猜的郝珺琪许下了“不离不弃,永结同心”的诺言?
        牵牵系系,纠纠结结,十八年后方才明白,与其相逢,不如离别。
        :

  • 残王傻妃:代嫁神医七小姐最新章节

        传说九贤王武功盖世,传说九贤王貌比潘安,传说九贤王才华横溢。但一切都是传说!一场大火,夺了他惊世美貌、失了双腿,连婚约定下的才女都被偷着换了。叶琉璃就是那个悲催的代嫁王妃。好容易将医科大学熬毕业,正痛并快乐着的实习,谁知道为救一个自杀的病患竟掉下楼去,穿越成相府棋子,还被代替嫡姐嫁给残疾王爷。新婚夜,别人洞房花烛,她却惊心动魄。没关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惹她的坑她的害她的,一个一个,她都不会放过!

  • 田园小福妻最新章节

        方灿灿穿越成了乡下的小寡妇,还有了一个便宜儿子,相公上了战场从此便没有丝毫音讯。
        被婆家给扫地出门,栖身破庙五年。
        看着可爱的儿子她欲哭无泪,从此咱们娘俩相依为命了。
        扮猪吃老虎让想要欺负他们母子的人自食恶果,做点儿小生意,养好小包子。
        一切都很美好,只是这已经死掉的相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突然间她又不是寡妇了?

  • 盛宠无度,陆先生请多指教最新章节

        陆黎琛搂着奚遥的腰,在她耳边低语:“小遥,只要你听话,便什么都给你。”起初她只是陆黎琛在拍卖会上买来的玩物,给她盛世荣宠。她对他言听计从,爱由心生。当她发现一切都是浮华一梦,拼命逃离的时候。男人邪魅一笑,抬起她的下巴:“小遥,这么想离开我,可没那么简单。”然而最终她还是脱离了他的掌控,选择了自由。直到她为他人披上嫁衣,男人嘴角挑起玩味的笑,眼神里却一片血红狰狞。“你的心和人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能妄图嫁给别人?”

  • 元始邪尊最新章节

        走自己的路,让敌人无路可走!俞飞以此为人生格言,在万族林立、实力为尊的元始祖地,纵横驰骋……

  • 何求美人折最新章节

        你有没有放弃过一个人?若是你后悔了,该要如何是好?他遍体鳞伤,伤的是这具肉体,也是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他不曾负天下人,却放弃了她。如今,他负了天下人,唯独不愿负她。这一切,都是恕罪。梨花树下梨花雨,她一揽芳华,坐拥王城,曾经的俘虏,今日的权势,流年逝去,回首间,却无一人。

  • 梦前朝之秦梦最新章节

        故事没有终止,梦境没有结束,爱情的齿轮继续转动。梦的尽头,一段新的爱恋等着你!
        我常常梦到你,我的梦里,你是我的前世今生,也是我的爱恨离愁。得不到,舍不下,纠缠千古,荡气回肠。爱得刻骨铭心,至死不渝;也恨得轰轰烈烈,肝肠寸断。梦之久,情之深,梦了几回,甘愿心系前朝情。

  • 无上天尊最新章节

        魔族善战,却贪婪无比;妖族自由,却散乱不堪;人族智慧,却优柔寡断。主角被命运驱赶漂流于三族,不受其害反得其利。吸收三族优点,斗命运,不屈不挠。历经千万劫终成无上天尊,

  • 道法迷真最新章节

        手持妖月刀,脚踏七星辰。仰天长啸“吾敢与天高,生死由天定!”。叹人生百态,生老病死!斗魑魅魍魉,朗朗乾坤!笑苍天无眼!碰各种机遇!看少年查清真相!报仇雪恨!炼丹,斗气,无所不能!化体,做虚,毅力顶端!

  • 豪门娇妻霍少请轻撩最新章节

        陈家长女陈子欣,为人呆板木纳没情趣,就连未婚夫对她都是爱搭不理,抛弃她另结新欢,目标竟然还是她家的私生女妹妹。为了能够明哲保身、绝地反击,她一纸契约竟然将自己送到了他的嘴巴里,对方直接生吞活剥吃下肚,然后霍家大少表示,味道很好意犹未尽。于是生活就开始变得没羞没臊,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如玉风雅,什么公子无双,统

  • 袖刺最新章节

        父亲为自己的风流付出代价,带来灾祸!
        孩童时代的他远逃他乡,在那里成长,壮大。
        他没有经过正规习武训练,但他是个天才!他有两把武器,能叫敌人闻风丧胆!他是一个英雄、斗士以及谋略指挥家。

  • 食色田园:一品夫君宠上天最新章节

        成亲头一天,顾久洲对谷小满说:“这门亲事非我所愿,就此作罢。” 几年后,顾久洲抱着谷小满的腿,“娘子去哪儿我去哪儿,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是你的人!” 数年之后,顾久洲名满朝堂,人人都说顾相举世无双,唯独惧内,把糟糠妻宠的无法无天。 谷小满不屑挑眉,吟诗作画比得上煎炒烹炸?红烧肉狮子头,佛跳墙爆肥肠,珍珠丸子麻辣烫它不香吗?

  • 长安长安最新章节

        常家有女猛如虎。常柔十四岁时听闻沈国公第四子肤白貌美易推倒,心之向往。她押了一串铜钱作赌注:“不出三日,老娘定给他拿下!”结果却是结结实实捱了一个大嘴巴子。
        八年后终于等来了两家结亲。常柔骑着高头大马,器宇轩昂地走在前,逢人直炫耀她抱得了美人归。人生大喜,四方来贺,常柔当她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却是还来不及做出些什么龌龊事,一道圣旨就把她往西北守城赶。
        常柔以手指点破口大骂:“我去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