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血牢笼

    作者:青驹破夜色

    然而,一切并没有结束。随着林伟的继续讲述,他的目光重新迷离起来。

    年蛇虽然再次沉睡,却在梦中异动的频繁起来。而作为四大家族唯一仅存硕果的林氏,却像背负了一个恶毒诅咒一般。林伟和他同龄的堂兄弟姐妹们陆续结婚,除了林伟生下一女林培之外,其他竟无一人可再孕育子嗣。刚刚从大乱中恢复的林氏家族,再次陷入一片恐慌之中。仿佛是不再循规蹈矩的新一代年轻人,最终触怒了古神,几千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一次次地发生在眼前,不断挑战着林家人的神经。

    以处子之血禁锢年蛇的传统,必须延续下去。在林逸母子音信全无的情况下,这个沉重的使命,便史无前例地落在了林伟之女林培身上。古神曾告诫林氏先祖,仅仅用一个人的处子之血禁锢年蛇,是极不稳定的,且需求的血量巨大。果然,林培自幼年开始,便大量地向地下那个,囚禁年蛇的血牢笼中输血,最频繁的时候,甚至达到了一周两三次。即便如此,那只沉睡中的年蛇依然极不安分,在梦中蠢蠢欲动。

    看着女儿日渐消瘦的身形,和面无血色的脸,林伟心急如焚,却完全无能为力。他不断地加派人手,去寻找林宗。这个长兄遗腹的侄儿,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日子一天天过去,林培在虚弱中长大,终于有一天,一个新开户的手机卡,被林伟庞大的线人搜索团找到了。开户用户的姓名,赫然写着:林宗。

    林伟望向我,脸上的兴奋重新聚拢。

    “宗儿,你还记得几天前你刚来时,我将你绑在床上吗?”

    我点点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林培,眼睛有点湿润。林培那对漂亮的大眼睛,正在定定地望着我。四目相对,我和她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咳咳……”

    林伟尴尬地咳嗦了一声。我听得出来,这声不自然的咳嗦中,包含了太多东西,复杂到无法用言语表达。

    他接着说,语气中再次透出难以言喻的兴奋。

    “我们抽取了你的血……”

    “结果呢?”

    我有些紧张,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林伟说道,他的眉毛已经上扬。

    “我们保守起见,仅仅抽取了你的一滴血用于实验。没想到啊……就是这一滴血,竟然让不断在梦中异动的年蛇,足足沉睡了三天,不,它到现在依然在沉睡……”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好像有存积了多年的委屈,终于释放了出来,仿佛得到了赦免,又像是救赎。林伟和林培走上来,紧紧拥抱住了我,我的肩头也被那个白发的老刘紧紧搂住。我感觉后背、手腕、前胸都是湿湿的,这种感觉无比奇妙,这种感觉,叫做家。

    许久,我擦干眼泪。

    “我要去看看它……”

    林伟咬着嘴唇,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座像欧式城堡的建筑,它的地下室,面积肯定不小。但当我乘坐电梯到达最底层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足足有两个足球场面积大小的硕大空间中,无数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看似研究人员模样的人,正在工作着。无数张巨型屏幕上,跳动着一串串看起来复杂的数据,各种奇形怪状的仪器、电脑和类似冰箱的东西,正发出呼呼的运行声。

    “早在一百多年前,我们就开始了对年蛇的研究。”

    林伟说道。

    “我们一直想,从现代科学的角度,分析出这种上古生物存在的依据和构造……”

    “有什么结果吗?”

    我问道。

    林伟耸了耸肩。

    “不能说一无所获,但这个结果,等于没有任何结果……”

    我瞪大了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林伟笑了笑,仿佛自己也感觉这个回答有些晦涩。他挥了挥手,一个身穿白色工作服的研究人员,便递上来一个造型怪异的遥控器。林伟将遥控器指向整个大厅中最大的那张显示屏,一个类似于岩石的长条状物的动态图片,便出现在显示屏上。

    我仔细观察着这张图,它呈现出一种不同于常规黑色的黑,仿佛在黑色染料中,参杂了灰色和白色。在这些尺寸巨大的灰白黑色中间,有一个发光的小点。仔细看去,它的光波呈现辐射状,就像电风扇的叶片,缓慢的逆时针摆动着,发出淡淡的光,就像一颗在黑暗中,波光流淌的宝石。

    “这是……”

    林伟点点头。

    “这就是年蛇内部构造扫描图。”

    看着神色茫然的我,林伟苦笑。

    “现在你可以明白,为什么我说,得到的结果等于没有任何结果了。”

    “这个活生生的上古年蛇,它根本不属于生物,至少它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生物。”

    他感叹道。

    “诞生于天地之初的妖兽,它的存在本身就不是人类那些沧海一粟的知识可以解释的。能解释它的,可能只有古神。”

    他指着显示屏幕上,那个如同宝石般闪烁的光点。

    “这是什么?”

    我好奇地问。

    林伟的声音低沉。

    “经过我们上千次的推测和研究,那很可能……是另一个空间……”

    我的嘴巴,再次张大了。

    “我们也怀疑过,为什么年蛇不仅仅吞吃活物,甚至可以吞噬山川河流?答案就是这个。它的身体就像一个宇宙黑洞,或者说,可能是两个平行或非平行空间的连接点……”

    “先祖们,难道没有向古神问过年蛇的由来吗?”

    我岔开了话题。说真的,对于什么平行空间,我并没有丝毫的认识。这种听起来很高科技的名词,对我来说,除了头大,还是头大。

    “当然问过。”

    林伟说道。

    “可惜,虽然我们自称神之子,但在理解能力和对宇宙的认知上,完全达不到古神的层面。古神曾经试着向先祖们解释年蛇的由来,先祖们却不能明白其意。历经几千年,我们终于能模糊地知道,这只不死不灭的怪物,它的创造者,应该是同时创造了古神的人……”

    “古神也是被创造出来的?”

    身边的林培捂住了嘴巴。她脸上的表情和我一样,充满了不敢相信。

    “对于浩瀚的宇宙来说,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又何止仅是这一件呢?”

    林伟幽幽地说,口气中,充满了敬畏地味道。他转向我,指着前方的升降梯。

    “走吧,宗儿,它,就在下面。”

    这个全封闭的升降梯看上去很坚固,内部宽敞,灯光明亮。随着不断地下降,我心头的紧张却越来越重。虽然在梦境中,我多次见过那只年蛇,但当我真真正正地靠近真实的它时,那种敬畏感和恐惧,还是一起从心底翻涌起来,让我感觉喘不上气。身旁的林培,显然是发现了我的异样,她握住了我的手。她的小手,一样冰凉。

    升降梯的大门,缓缓打开。一副硕大的画像,映入了我的眼帘,我的视线,一下子模糊起来。画像上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身材高大、结实,手持巨剑,身穿金黄色铠甲。不羁的黑色长发,被随意地甩在身后,更显得英姿勃发。画像下,香炉中的烟雾正在徐徐上升,哀伤似乎弥漫在空气里。香炉的上方,立着一块灵位牌:天嫉英才,长兄林威。

    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男人,是父亲。我不由自主地跪下去,泪如雨下。我听到了老刘的叹息,林培的抽泣。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移动,一切是那么安静,只剩下那些,蔓延在空气中的哀思,无边地飞舞着……

    一道又一道的厚重钢板门,依次被打开。隔着厚实的防弹玻璃,我终于看到了那只年蛇和禁锢它的血牢笼。这只不死不灭的上古妖兽,和我梦中没有丝毫分别,它硕大的身躯成长条状,就像是一只肥胖的蛇。黝黑的躯体,就像是用无数黑灰色的岩石堆砌而成,泛着冰冷的死亡气息。一张巨大的圆形嘴巴,突兀地生长在它的头上,一圈又一圈的尖牙,盘绕在嘴中,正不停地起伏着。它没有眼睛,貌似正在沉睡,又仿佛是在狡猾地偷窥着我们。

    那个禁锢它的血牢笼,从形状看上去,就像一口井。不同的是,在这口硕大的井壁上,遍布了一圈圈精巧的凹槽,就像一枚螺帽。仔细看上去,这些密密麻麻的凹槽中,正时不时地透出一股殷红,仿佛有无数的鲜血,正在其中快速流动,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这只年蛇团团围住。一根极细的透明软管,从井壁最上端延伸出来,穿过了厚重的防弹玻璃,伸到了牢笼外部。很明显,这便是用来定时输血的装置。

    我的脸贴在玻璃上,出神地望着这只沉睡的年蛇,在心中暗暗做了决定:我将倾尽生命,终生禁锢着这个怪物。为了我的父母、外婆,当然,还有林培和整个世界。

    这怪物嘴中的尖牙,依然还在起伏,就像梦呓一般。那些圈圈叠叠的丑陋牙齿,仿佛有某种魔力,能让人陷入一个迷离的陷阱。我觉得不对劲儿了,它的牙齿一起一伏,那不像是在梦呓,反而像是正在说着什么。

    我双眼紧紧地盯着那张圆形的嘴巴,努力分辨着它说的话。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冷汗,密密麻麻地从背后冒了出来,就像是出疹子。我惊恐地回过头,看到了林伟、林培和老刘那三张疑惑的脸。我的声音在颤抖,听起来仿佛一只被放了气的破皮球。

    “时间到了……”

    “什么?”

    林伟迷惑不解地问道。

    我抖的更加厉害。

    “它说:时间到了……”

    无边的恐惧,就像潮水将我包围。脑袋里的一根根神经,仿佛啪的一下,齐齐断了。

    所有人的脸,都暗了下去,包括那只年蛇,和禁锢它的血牢笼。就像一道闪电划破天际,一切又变得明亮起来。我歇斯底里地呼喊着,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我,是如此恐惧光明,只想钻入黑暗之中。我感觉自己向上浮,就像一具溺死多年的腐烂尸体,终于浮上了水面,暴晒于阳光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噩梦诅咒之末日颂》之 第十六章:血牢笼是作者青驹破夜色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噩梦诅咒之末日颂》之 第十六章:血牢笼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噩梦诅咒之末日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青驹破夜色写的《噩梦诅咒之末日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噩梦诅咒之末日颂》之 第十六章:血牢笼是作者青驹破夜色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噩梦诅咒之末日颂》之 第十六章:血牢笼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噩梦诅咒之末日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青驹破夜色写的《噩梦诅咒之末日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最新章节-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全文阅读-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txt下载-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十六章:血牢笼】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噩梦诅咒之末日颂】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书迷评论

  • 千凰最新章节

        凤千凰,本是梵天大陆三大世家之一凤家家主,却遭奸人所害,所幸有离九以毁灭真身的代价救了她,至此转生到潋滟大陆痴傻废物凤家凤千凰身上。这一世的命运都被改变,与龙少倾偶然相遇便一生一世牵牵绊绊……

  • 道本一最新章节

        修真版黑客帝国,仙侠复仇者联盟。谪仙坐镇,凡人换骨,巨星做无常,首富帮你忙。光怪陆离修真界,就在你我身边!

  • 妻上瞒下:神秘老公得寸进尺最新章节

        &160&160&160&160闺蜜借钱,借走她的未婚夫,借走父亲留给她的遗产,也把她算计到苏曜恒床上。rn&160&160&160&160她匆匆穿衣要逃离,他却叫住她,“这就要走吗?怎么也不打声招呼?”rn&160&160&160&160既然要算账,“说,昨晚是不是你打晕我?”rn&160&160&160&160“嘉嘉,当曜恒哥哥是劫色的啊?!”rn&160&160&160&160“你就是!”rn&160&160&160&160他挑剔地邪笑看她,乏味啧牙,“别抬举自己,你这点飞机场,太拉低我的欣赏水准!”rn&160&160&160&160“你……”rn&160&160&160&160rn&160&160&160&160婚礼,她身穿婚纱,赴死般上前挽住未婚夫的手……rn&160&160&160&160他站在礼台下,冷笑如魔,“站得稳一点,免得你身边的男人扶不住你!”rn&160&160&160&160半个小时之内,她被他掳劫到婚姻登记

  • 双面娇妻好难撩最新章节

        柔软温顺的女大学生,狡猾妩媚的商业间谍,到底哪个才是她真正的面目?因为她的死他一直耿耿于怀,初见便已认定就是她,是假死还是真的失忆?自己的身份,组织的压力,那块墓志铭,当一团团迷雾被拨开,他们究竟该何去何从……

  • 女子高校的男保安最新章节

        张汉从部队退伍后在女子高校当了一名普通的小保安,谁知道一次奇遇却改变了他的生活。从此美女不断,金钱不愁!我去!没毛病,老铁!

  • 邪魅总裁:缠绵腹黑娇妻最新章节

        十八岁,她因意外消失在他的世界,她在病床生命垂危,他在锦城恨她无情二十一岁,归来他却如同嗜血恶魔,一纸婚书囚禁她三年,她以泪洗面却从未怪他。“白绫玉,你也配做我的女人?”他冷笑如撒旦“叶离渊,我欠你的早已还清”她悲凉叹惋她留下破损戒指与离婚协议决然离去,他悔恨过来翻覆锦城却找不到她三年后她归来,锦人都传言,叶总裁对他的妻子情有独钟有求必应,她却冷漠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叶先生,好狗不挡道”他却笑得势在必得:“白女士,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的合法妻子。”当年的一错再错,他如今绝对不会再重演。

  • 我家小攻是神兽最新章节

        天之骄子凌霄一夕之间失去所有,却被一只“神兽”救下。在他努力复仇的时候,忽然有一天,这个神兽就变成人了;忽然有一天,这只神兽就深情款款地看着他:咱儿子都这么大了,你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

  • 听说总医院有鬼最新章节

        旧历七月十五那天,我生下了我的母亲。rn我一直讨厌在公安的男人,霸道暴力,可这家伙却温尔儒雅,不温不火,尤其是他英俊的相貌,看一眼如同得到了某种快感,欲罢不能。rn然,命有注定,老天赐了我一双阴阳眼,结缘了一只赤心耿耿的鬼。并赋予重任在肩。rn已经好久没见到这只鬼了,梦里和他睡了一次,他古怪的姿势和从前一模一样,十足的笨蛋。rn人爱我,我爱鬼,到底和谁啪啪啪?rn

  • 龙血战帝最新章节

        昔日兄弟,今世仇敌,一代邪神被迫转世千百次,重修有情道,凌武天下尊,誓要杀回九重天,揭穿那张丑恶面孔!

  • 猎爱谋婚最新章节

        三年前家族破灭,夏筱筱被心上人贴心照顾。三年后得知真相,她毅然决然弃他而去,拼进一身力气为复仇,却窥探出一场阴谋!韩辰说:“夏筱筱,如果得不到你,毁了你又怎么样?”宫溟笑:“你还有一次机会回到我身边。”而这一切,都在她拿到孕检的那一刻骤然崩塌!

  • 见习仙神最新章节

        人们常说,修仙修的便是太上忘情,修的便是长生不老,修的便是看破红尘。因而,张嘴定数,闭口因果,不顾苍生。因而,恶人成佛,善人沉沦,永世挣扎。若是如此,这仙我不修也罢,宁愿入魔。

  •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吃最新章节

        安遥:某人面冷心软,皮苦肉甜,造成一点都不好吃的错觉。说到底就一个字:装!白洛羽:这是我的使命,让你任性如孩童。安华:人过半生,半生颠簸,岁月如此,有一丝念想总是好的。郭文韬:在人生的路途中,我扪心自问,没有做错什么,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你。安念:本以为这世界是一片荒漠,却在抬头之时瞥见绝美的月光。苏晓:我苏晓就是这样一个人认真且怂,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说了喜欢你,就是喜欢你。那你,喜欢我吗?安遥

  • 毒门盛宠:爱妃别跑最新章节

        陌清影,原是九幽国丞相府的一名舞姬,原本性子沉默寡言,在见证亲姐姐为保护自己而惨死在丞相府大少爷手中后,奋起反抗,却险些丢了性命,镜澈,九幽国的王爷出现,看中了她骨子里隐藏得烈性和狠劲,将她带到离书城,后被训练成为谍者,炼毒师,腹黑,决绝,狠戾,两人暗生纠葛,经历了生离死别后,劫后重生,虐恋挚爱,强强联手,携手皇权顶端。

  • 早安,陆少小傲妻最新章节

        有人偷汉偷到霸气猫崽褚官儿身上,真是叔叔可忍,婶子不可忍,开战!行头一换,拳套一戴,冲到了总裁办公室,小猫爪子往桌上一拍,“赶紧的,官爷爷要订个婚,就跟你!”陆总裁不语,只动了动手指,在官网发了官宣——6月底与褚官儿小姐完婚。褚官儿觉得自己即将开启虐狗爽翻天模式的时候,他却扣她证件,冻结她银行卡,一毛钱不给,还各种压榨……

  • 我修的文物成精了最新章节

        佟彤,故宫文物修复实习生。有一天,她发现,世上的文物成精了 周朝的圭,北宋的瓷,快雪时晴帖,富春山居图,都幻化成美人云集……还有…… 喂!那边那个皇帝,快住手!不许往美人脸上盖章!后来,拥有盛世美颜的国宝每天从故宫地库里溜出来,窝在她家客厅里,跟她抢遥控器。 “再造之恩,难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亏就亏了吧。” “喂,轻拿轻放。”

  • 妈咪留步,爹地喊你要三胎最新章节

        她被家人陷害出走六年,华丽蜕变后携子归来,誓要让那些害过她的人,双倍奉还。  怎料某男灵魂质问,让她哑口无言。  “孩子是谁的?”  贝思看着眼前这位曾经只出现在传说中的霸道男人,心虚的别开了脸。  ……  “妈咪想开家医院。”小男孩认真的将母亲的心愿告诉了霸道男人。  “马上把三院过到贝思名下。”季钦毫不犹豫。  “妈咪喜欢人体标本!”  “去收购几具木乃伊回来。”  “妈咪还说,想给我要个妹妹,我已经选好了,妹妹的爸爸要是沈叔叔!”  “哦?是吗?”沈叔叔?  季钦看着眼前这坑爹的小兔崽子勾了勾唇角。  当天晚上,某女完全是在被迫要三胎的过程中度过的……

  • 废后重生:腹黑二小姐最新章节

        前世,她无从选择,为了活命,替嫡姐出嫁,却一不小心当了皇后。大家都说当皇后就要宽厚仁德,忍气吞声,只要熬死了那些恶人,就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呸,这都啥玩意儿狗屁道理?腹黑女主,重生戏精,在线索命!然而前世那个抗旨悔婚的男人又黏了上来。开始他一脸傲娇的说:“这是我的太子府,一草一物都属于我,为什么不能进来?”然后,他满脸愧疚:“很抱歉,没能对你一见倾心。”最后他黄袍加身,“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护你三十年无风无雨!”她带着关怀智障的目光看他,“哥,你是不是得绝症了?”

  • 帝国盛宠:我家夫人是大佬最新章节

        “老公,快来看,电视上这个男人长得和你一样帅!”
        在电视上看见和自己老公一模一样帅的男人莫晴曦非常惊讶。
        贺司寒扶额,“你确定他只是和我像?”
        “不对,他怎么和你一个名字?”
        被恶毒闺蜜算计以为睡了个鸭王,谁知道鸭王却是江城最大的金主爸爸。
        天上掉馅饼砸晕了莫晴曦,本来是爹不疼,四处受欺负的小可怜,现在有了靠山,整个江城横着走。

    本章内容提要:
    ...    第十六章:血牢笼     作者:青驹破夜色     然而,一切并没有结束。随着林伟的继续讲述,他的目光重新迷离起来。     年蛇虽然再次沉睡,却在梦中异动的频繁起来。而作为四大家族唯一仅存硕果的林氏,却像背负了一个恶毒诅咒一般。林伟和他同龄的堂兄弟姐妹们陆续结婚,除了林伟生下一女林培之外,其他竟无一人可再孕育子嗣......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