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舞左手臂弹开挥来的长剑,然后用右手掌拍落飞来的火球,最后侧身躲过突刺。

    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丝犹豫,仿佛一切行动都是最理想化般。

    这便是那人型物的实力一角。

    比起妮娅和萝娅,更为焦急的是蒙斯特,不如说,现在的他不像之前那般拥有余裕,每次攻击都仿佛带着极大的仇恨般。

    “你焦急的模样令人心旷神怡。”

    明明没有五官,那人型物却能发出声音,也能看见蒙斯特因为着急而扭曲的面庞。

    “废话少说,告诉我她怎么样了,这样我就赏你个痛快。”

    蒙斯特的攻势凌厉到不像是在问话,而妮娅她们也并没有贴心到给他们创造对话空间,每一记攻击和魔法都确实地抱持着杀意。

    即使如此,人型物还是游刃有余,甚至还能开口回应。

    “可悲的伪神信徒,竟敢无视吾主慈悲,做出背叛的卑劣行径,但吾主愿意赦免你们,心怀感恩吧。”

    在人型物看来,他已经很好且十分友善地回答了蒙斯特的问题,接下来送他上路他也不会有遗憾了吧。

    但在蒙斯特看来,对方只是说了些意义不明的话语,但大致意思他还是听得懂的。

    它们不会放过蒙斯特和她。

    想来也是,不论是哪里,对于背叛者都不会留情。

    自始至终,蒙斯特的立场都不坚定,若有需要,他甚至可以再次狠下心来背叛正在并肩作战的两位圣殿骑士。

    但他不会这么做。

    因为这是她所希望的。

    从一开始,蒙斯特的信仰和一切早就交给了她。

    只要能救下她——

    “神什么的,给我滚一边去。”

    蒙斯特恶狠狠地说道,自左向右挥舞剑刃,人型物也立刻放下右手准备抵挡。

    同一时间,魔法阵发动,剑刃没入其中,下一刻,另一个魔法阵自人型物的左手边出现。

    砍断皮肤却被骨头阻拦的触感传来,蒙斯特知道自己的攻击起了作用,但还远远不够。

    而人型物明明被砍伤了手臂,从伤口中溢出的却不是鲜血,而是暗淡的虹光。

    明明是色彩斑斓的光芒,但像是在其之上蒙上了一层黑色纱布一般朦胧压抑。

    至于人型物本身,似乎是完全没感到疼痛,甚至连自己收到了伤害的惊讶都没有,只是淡然地往后拉开了距离。

    又或者,正因为它没有五官,人们无法得知它的想法。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它没那么脆弱。

    转眼间,手臂的损伤便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庞大的魔力满溢而出。

    妮娅和萝娅加强警戒,蒙斯特却展开更猛烈的攻击。

    “等!?”

    “别管他,不要让他影响到我们自身的步调。”

    萝娅阻止了妮娅,同时开始调动体内的魔力。

    尽管坐收渔翁之利不像是圣殿骑士一贯的作风,但对于她们来说只要能获得胜利就好。

    趁着蒙斯特吸引了人型物的注意时,妮娅以强大的爆发力突入人型物的死角,刺出剑刃。

    但该说不出所料吗,人型物像是背后长了眼睛般,轻松地拦下了妮娅的攻击,并顺势将手臂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样子,抓住妮娅的剑身,将她连人带剑一起甩向蒙斯特。

    蒙斯特不得不收手准备应对冲击,但早在那之前,萝娅释放的防御魔法就挡在两人之间,减缓了各自会受到的损伤。

    紧接着,人型物以另一只手变化为尖锐锥体袭来的刺击也同样被另一个防御魔法拦下。

    萝娅两手操控两个魔法阵,为蒙斯特和妮娅重整态势争取了时间

    眼见人型物的攻击被防下,蒙斯特再次发动攻击,他的脚下浮现魔法阵的光芒,他的身形就此消失,几乎是同一时间,蒙斯特又出现在人型物的身后,瞄准脖颈挥下武器。

    人型物再次扭曲身体,让自己的其他位置承受伤害,而蒙斯特的这次攻击只能自右肩斩到左肋,除了爆散出些许暗色虹光外,没有更多收获。

    “啧,太浅了。”

    蒙斯特暗骂着准备挥舞下一刀,但早在他有所动作前,人型物那锥体手臂已经近在眼前。

    他不得不舍弃攻击的时机专心防御,说是防御,也只需要构建魔法将自己面前的锥体传送至别处罢了。

    而且,蒙斯特还有一记不太适合用在人类身上的攻击。

    但面对的敌人并不是人类,而且还是试图阻挠自己的敌人。

    那就不需要犹豫了。

    在人型物的锥体手臂穿过魔法阵的同时,远方某处展开了另一个魔法阵,它的手臂就出现在那个位置。

    但这还没完,蒙斯特面前的魔法阵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向前移动,将人型物的大半手臂吞没,与之相对的,另一侧出现的手臂则是愈来愈多。

    如果只是单纯的传送倒还没必要警戒,只需要抽出手臂远离魔法阵便是。

    人型物是这么想的,它也是这么做的。

    当它发现蒙斯特不怀好意的笑容时,剧烈的疼痛已经自手臂传来。

    低下头一看,本应出现的手臂并不在那里,而且空荡荡的断面还有大量的混沌颜色喷涌出来。

    剧烈的疼痛和受到的屈辱让人型物都一次感到愤怒,并不由自主地发出怒吼。

    “哦?看来这招对你意外地有用啊。”

    蒙斯特虽然因为魔力损耗而冒出些许虚汗,但脸上挂满了欣喜。

    人型物看向之前手臂被转移的位置。

    但那里什么都没有,甚至连魔法阵都不存在,它的手臂就像是被吞没到了不同的次元。

    不,不是像,确实是。

    “怎么?想要手臂?把头伸过来我让你探进去找找?”

    蒙斯特嘲讽似的构建出一个魔法阵,展示给人型物看。

    当然,现在构建的这个魔法阵只是单纯的传送魔法,那个能对人型物造成这么大损伤的魔法要消耗庞大的魔力,再怎么说也不能这样开着玩。

    “你做了什么?”

    头一次在话语中表露出恨意的人型物问道。

    “没什么。将你的手臂连同部分灵魂一起隔离到某处而已,至于是哪里,我也不知道,你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看看。”

    蒙斯特对人型物的态度感到愉悦,出言嘲讽。

    “区区人类掌握此等空间魔法......不可能——你究竟是谁?”

    蒙斯特耸了耸肩,并不打算回答。

    如果他此刻告诉人型物,这个魔法是由前任圣王给予的话,他便能得知更多秘密吧。

    但没有如果,就算有,他也不会这么做,因为那并不重要。

    “我明白了......应该是哪位大人起了玩心,赋予了你这个魔法——但不论是哪位,吾主的命令是最优先的,你还是得死——”

    人型物做出了错误的猜测,但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它要做的事没有改变。

    “你在那絮絮叨叨什么?”蒙斯特重新架起剑。

    “虽然对给予你力量的那位大人不好意思,但你已经被吾主预定赦免了。”

    人型物边说边第一次展露出它的杀意。

    蒙斯特虽然对人型物对前任圣王这么尊敬感到困惑,但他要杀死对方的事实也还是没变。

    两人的思绪并没有交集,但目的出乎意料地一致。

    一旁的妮娅和萝娅更是听得一头雾水、

    再怎么样,蒙斯特也确定了有魔法能杀伤敌人,这让他拥有了些许底气。

    “虽然被逼到这种地步令人不快,但就把不会痛苦的死亡当做是给你的奖励吧。”

    人型物大放厥词。

    蒙斯特刚想回嘴,却被逼近面前的攻击逼得张开防御魔法。

    “什!?”

    比起人型物变得更快的速度,还有另一个事实让他感到惊讶。

    攻击穿透了防御魔法。

    伴随着玻璃碎裂般的清脆声音,蒙斯特构筑的防御魔法直接被摧毁。

    尽管讶异,蒙斯特还是下意识地展开传送法阵将自己送到安全距离。

    “你们两个小心!这家伙好像能突破防御魔法!”

    不知是出于同伴意识还是不想损失战力,蒙斯特提醒二人。

    “啧。”

    “不用你说。”

    好心提醒被咂嘴声盖过,蒙斯特不由得露出不合时宜的苦笑,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丝毫放松。

    “我知道你们对我有诸多不满和不信任,但至少这次,让我们一起把它干掉。”

    蒙斯特边向前冲边丢下这句话。

    “......如果不是为了丽洁大人。”

    妮娅嘟囔着也跟上蒙斯特的脚步。

    萝娅则是构建各式魔法强化妮娅,顺便强化了一下蒙斯特。

    感觉到身体变得轻盈的蒙斯特放下心中大石,开始专心攻击人型物。

    直到现在,三人才真正地同一阵线。

    “正面交给我,你找机会攻击它。”

    蒙斯特挥下长剑,迫使人型物举手防御。

    “别命令我。”

    妮娅虽然嘴上不满,但她清楚这是比较好的选择。

    绕到人型物后方的妮娅趁着人型物与蒙斯特激战的时候,消除气息踏出一步,接着就立刻挥下剑刃。

    附着在剑刃上的魔力伴随着这一击被挥出,直直飞向人型物的后背。

    这一击可以命中,她很确信。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唯一不同的是——

    “啧......完全没效?”

    即使是被挥舞出去的魔力,在完全消散前也应有它相应的威力才是。

    但是,即使被结结实实地命中,人型物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不,要说反应,确实是有,对方发现了妮娅的存在。

    它随即格开蒙斯特,将身子扭转到一个诡异的角度,只以上半身面对妮娅,然后轻而易举地就构建出一个魔法阵。

    妮娅见状立刻将长剑竖在自己面前。

    她不曾想过躲避,因为她坚信自己的妹妹。

    啪。

    软踏踏的声音,人型物释放出的魔法球在命中妮娅之前就被一个透明的屏障拦下并吸收。

    “还给你。”

    萝娅淡淡地说着,轻挥手臂。

    一个简易魔法阵在她面前出现,然后从中击出刚刚的魔法球。

    但不出所料,人型物毫不在意地挥手将其打落。将身体扭转回来的同时避开蒙斯特的突刺,也因此,人型物现在的形体扭曲到一种怪异的地步。

    也许它本质就是某种不定型物,化作人形只是它的造物主的一点恶趣味罢了。

    妮娅合蒙斯特开始发动猛攻,以眼花缭乱的劈砍攻击人型物,令人意外的是,两人之间毫无配合,但攻击并不会阻碍对方,反倒是毫无配合和章法可言的攻击让人型物即使想防御也无规律可循。

    “飞来飞去的虫子,烦死人了,”

    人型物放弃防御,让魔力从体内爆发,将两人震开,正想追击妮娅时,又有连续的火球飞来。

    萝娅一如既往展现高超的技术,左手构建出魔法阵,连续不断地击发出火球,右手则是为妮娅施展回复魔法。

    顺便还有蒙斯特。

    “噢,谢啦。”

    蒙斯特感觉到刚刚被对方魔力灼烧的皮肤现在恢复正常,

    “别死太早给姐姐添麻烦。”

    萝娅不屑地回应。

    就在同一时间,她睁大眼睛。

    因为眼前还在被火球轰炸的人型物突然贴近自己。

    火球根本无法对人型物造成有效伤害,这一点萝娅还是知道的,她只是希望借火焰干扰对方的视线而已。

    但她没有想到对方能这么快把握到两者之间的位置和距离。

    “令人厌恶的魔力臭味,给我去死。”

    人型物大大张开双臂,打算钳下萝娅的头颅。

    萝娅下意识地往左右张开魔法屏障,这是她脑海的某处突然想到蒙斯特说的。

    对方的攻击能突破防御魔法。

    “啊......”

    萝娅不由得发出呆愣的声音。

    完了。

    远处妮娅的叫喊在她耳中显得格外清晰且悲痛。

    为了拯救自己的妹妹,妮娅远远地投掷出长剑,但这段距离不论怎么看都无法赶上,用尽全力丢出的长剑在此时的飞行速度却慢的令人着急。

    人型物的双手开始内收,它们的前端早已变成了锐利的刃状,萝娅娇嫩的脖子下一刻就被平整切开。

    如果能切到的话。

    仔细一看,有什么东西飞向了空中,但并不是萝娅的头,而是人型物的双手。

    出乎意料的救援让萝娅重新燃起求生希望,迅速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至于人型物,则将视线投向了干扰自己的始作俑者。

    “两手同时施展两个魔法比想象中难啊。”

    蒙斯特调侃着说道,但即使语气满是不屑,从额头上冒出的汗水还是证明了他刚刚有些勉强自己。

    强行以自己不熟悉的方式以及最快的速度施展的魔法让他的魔力变得有些紊乱,消耗的魔力也比想象中多得多,但这一切是值得的。

    “感谢。”

    至少,妮娅坦率地向蒙斯特道了谢。

    “让你妹妹多注意啊。”

    蒙斯特一如既往地想做些调侃,但出乎意料的,妮娅做出了正经的回应。

    “我会让她注意的。”

    妮娅的态度让蒙斯特感到毛骨悚然。

    不只是因为对方态度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还有一点——

    剧烈的杀意和怒气。

    自认为闯过无数鬼门关的蒙斯特面对强烈到如此地步的感情也不免脊背发寒。

    萝娅惊魂稳定的模样让妮娅失去冷静。

    不,应该说,是愤怒过头反而冷静地令人害怕。

    尽管有感受到妮娅的些微变化,人型物还是将注意力放在蒙斯特身上:“你刚刚做了什么?”

    蒙斯特将实现从妮娅身上移开,吹了个口哨。

    “没什么,就是将投到你背后的剑传送到你的侧面罢了,左手控制距离,右手控制位置——需要我教你吗?”

    “无礼至极!”

    人型物对于蒙斯特的语气感到愤怒,猛踏地面冲到蒙斯特面前,双手也瞬间再生完成。

    它毫无迷惘,瞄准的是蒙斯特的心脏。

    噗嗤。

    刺入、刺穿皮肉的声音响起。

    蒙斯特不知是因为魔力使用过多而变得迟钝还是如何,他没能成功避开人型物的攻击,只是让对方的攻击偏移而已。

    感受着来自侧腹的疼痛,蒙斯特露出狰狞的笑容。

    “抓到你了。”

    他猛地用右手抓住人型物刺入自己侧腹的手臂,逼迫魔力还没恢复正常运转的身体再次在右手施展出那个魔法。

    目标则是对方的头颅。

    尽管这次魔力使用过度让他差点跪倒在地,但只要能将其斩首,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不会安然无恙吧。

    这个距离对方是不可能躲得过的。

    可是。

    露出笑容的不止他一人。

    说是露出笑容可能不太对,蒙斯特只是感觉到对方有这个氛围。

    还没来得及惊讶。

    蒙斯特手中的魔法就发出碎裂的声音消失。

    “怎么!?”

    “低贱之人......你以为你们所谓的魔法来自于谁?”

    人型物将刺穿蒙斯特侧腹的手扭转一圈,似乎要扩大伤口,又像是要给予蒙斯特更多痛楚般。

    “我就赞扬你吧,一开始确实让我感到惊讶,但花些时间就可以解析完。”

    人型物的另一只手掐住蒙斯特的的脖子。

    “解析的结果就像这样,不论是破坏还是——”

    魔法阵自它手腕处出现,并逐渐逼近蒙斯特。

    “再现。”

    知道自己即将面对刚刚设想的遭遇,蒙斯特没有害怕,唯有不甘。

    但就像他之前所做的那样,有人会出手拯救他。

    第一击斩断刺入蒙斯特侧腹的手臂,第二击顺势将魔法阵和手腕一同劈开,第三击则是将人型物远远踢开。

    “抱歉,把剑拿回来浪费了点时间。”妮娅站到蒙斯特面前。

    “帮大忙了,但小心,魔法可能——”

    蒙斯特忍住想咳血的冲动,出声告诫妮娅。

    但妮娅打断了他。

    “我才不会魔法。”

    萝娅也与两人汇合,准备与魔法援助,但妮娅再次开口。

    “萝娅你也别出手。”

    “可是——”

    “姐姐现在很生气,不管是妹妹被攻击还是自己保护不了她,不管哪一点都让我很生气。”

    妮娅缓步往已经恢复的人型物走去。

    她手中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又长又厚重的单刃剑。

    跟蒙斯特那时比,妮娅虽然颇有失控的倾向,但还是能保持冷静。

    即使想阻止也没那个力气的蒙斯特干脆一屁股坐下,看着妮娅的背影。

    “啧,痛死了。”

    他将手按在血流如注的侧腹。

    这动作让萝娅回过神来,开始为蒙斯特治疗,但即使如此,她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妮娅身上。

    “从小到大,姐姐都是这样。”

    萝娅突然开口。

    蒙斯特不解地看向她,但她似乎不打算进一步解释,只是自顾自地说道。

    “每次她生气都很可怕,即使她生气的对象不是我,但每次都很吓人。”

    “我感觉得到。”

    “即使如此,我还是最喜欢这样的姐姐了。”

    伴随着萝娅的话语,妮娅冲向人型物,挥下单刃剑。

    “愚蠢至极!我可是——”

    话没能讲完,因为它再多说一个字就会被妮娅斩下头颅。

    “这速度真的夸张。”

    蒙斯特在远处事不关己地说着,明明他也是受害者——曾经是。

    人型物摸着自己喉咙的缺口,不可思议似的看向妮娅:“怎么......”

    妮娅没有多做回应,再次展开攻击。

    不论是横劈还是斜斩,她的目标都执着地瞄准人型物的头颈。

    “别太——小看我了啊啊啊啊!”

    人型物瞬间在自己面前展开三道屏障,然后在最后模仿蒙斯特多加了一个传送魔法,这样一来,即使有个万一,妮娅突破了防御,也无法命中人型物。

    这样只是单方面蹂躏而已——它这么确信。

    而回应它的,则是自己缺了一块的视野。

    妮娅突破了三道防御魔法,甚至无视扭曲法则的传送魔法,将人型物的头斜削下一半。

    “怎么可能!?你竟敢你竟敢你竟敢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型物的咆哮中第一次夹杂了恐惧。

    因为它发现,妮娅斩击后的身体没有复原。

    明明之前没有发生这样的蠢事。

    究竟是妮娅自身的实力还是那把不知来源的单刃刀?

    不论是哪个,都不重要,它首先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事已至此,即使狼狈也只能做出最正确的对应了。

    人型物猛地后退拉开距离,然后从体内爆发魔力,即使是远远被这股风暴笼罩的萝娅和蒙斯特都产生了诡异的不协调感。

    紧接着,人型物再次冲向妮娅,这次的它抛去故弄玄虚的余裕,将全身剩余的魔力集中在化为刀刃的右手臂,打算将妮娅连同其存在本身一起消灭。

    “去死吧!被剥夺了魔力的你们,不过是区区爬虫罢了!”

    人型物高举手刀,妮娅也同样。

    萝娅从人型物的话语中发现了不协调感的端倪,内心的不安瞬间化作恐惧。

    而早在她的警告传达给妮娅之前,两人就已经完成了交锋。

    自中间一分为二的人缓缓倒下。

    “怎么......可能......”

    即使倒地,它还是能开口。

    “就说了,我才不会什么魔法。”

    妮娅冷眼俯瞰人型物,虽然现在已经不成人型。

    “啊啊——吾主——”

    这么呢喃着,它失去了动静。

    确认敌人不再动弹后,妮娅也松了口气,单刃剑也变回原本的长剑,剧烈的乏力感席卷而来。

    “你们这实力完全可以争取‘圣谓’了吧。”

    “无所谓,我和姐姐只要能在丽洁大人身边就好。”

    两人正说着,妮娅迈着沉重的步伐走来。

    “啊——累死了累死了,你们在说什么啊?”

    “萝娅阁下在跟我讲她有多喜欢姐——”

    “想死吗?”

    是因为激战过后的放松感吗,三人都变得轻松很多。

    明明附近的堕魂正在聚集过来,军团那边也还在激战。

    但对于他们来说,稍微休息一下就可以让战况发生改变吧,毕竟敌人的主将已经被讨伐。

    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才是——

    “——就是你们吗?”

    一道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响起。

    光是听见这个声音,三人就不住地颤抖。

    那是无法抑制的,源于灵魂的恐惧。

    “就是你们,打败了我的眷属吗?”

    第二次疑问。

    也像是丧钟。

    三人战战兢兢地向声源处望去。

    道出这句话的“什么”,正寄宿在化作两部分的人型物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混沌与黑暗之幕》之 代行者是作者对啊我就是持盾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混沌与黑暗之幕》之 代行者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混沌与黑暗之幕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对啊我就是持盾写的《混沌与黑暗之幕》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混沌与黑暗之幕》之 代行者是作者对啊我就是持盾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混沌与黑暗之幕》之 代行者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混沌与黑暗之幕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对啊我就是持盾写的《混沌与黑暗之幕》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混沌与黑暗之幕最新章节- 混沌与黑暗之幕全文阅读- 混沌与黑暗之幕txt下载- 混沌与黑暗之幕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代行者】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混沌与黑暗之幕】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混沌与黑暗之幕》书迷评论

  • 盛嫁最新章节

        豪门悬疑第二部,甜宠文,1vs1,男女主身心干净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生育机器,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
        ?豪门 ?悬疑 ?高干 ?强取豪夺 ?甜宠 ?阴谋
        ps:我的旧文《惹火烧身》已改名为《如骄似妻》(28o万字+,已肥可宰)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盛嫁》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假爱真做:神秘老公药别停最新章节

        他救她一命,她还他一纸婚约。白天,他是完美丈夫,把她捧在手心如同公主。夜晚,他合身把她压在身下,“再来一次?”她撑着要散架的身体:“不是名义夫妻吗?”“白天名义,晚上夫妻。”他宠爱无度,只想换她一颗真心,可等现实轰然而至,只等到一句:“我们离婚吧……”

  • 傲血兵王最新章节

        重拾信念的传奇雇佣兵回归花花都市,金钱美女一锅端!

  • 前妻难宠,总裁追妻A计划最新章节

        竹马劈腿,她拿着对方的车震照片,高调打脸,嚣张分手。可转天,她就婚了,而且还是和帝都有名的黄金单身男青年。婚后,某闷骚男全力化身妻奴,一路开启漫漫调戏追妻路。就在她以为,男人是真心爱她,想要和她好好过日子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原来在他们幸福的婚姻背后,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个秘密……

  • 幻想降临现实最新章节

        如果有一天,动漫、游戏、电影中的怪物,降临到了现实中……
        降临流开山作《极限恐惧》,无限流《梦想进化》作者,回归之作。
        Q群一:565283693
        Q群二:11865oo6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幻想降临现实》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捡来的相公会种田最新章节

        意外穿越带着随身空间到了一个没落大家族,她可是吃软不吃硬的。手撕极品家人,脚踩渣渣,宅斗、宫斗一个不拉。左手悬壶济世,右手撕逼。无意中救了浑身是谜的三皇子,从此再也不能好好种田带领大家发家致富了,三皇子,你能不能走远点!

  • 名模辣妻:狼性总裁狂野爱最新章节

        嫩模陈希会所被下药,狼性总裁沈容安一扑而上,一夜迷情。她不想攀高枝,狼性总裁不放过!你长得像他第一个女人,她不在了,你不能做第二个背弃我的女人!大吵一架,费尽心机,她狼狈逃离运筹帷幄,总裁翻掌,把她牢牢捆在身边。我不做狼的女人,我要驯服这头狼!且看嫩模驯狼的铁血都市情歌!

  • 快穿:反派养成手札最新章节

        秋娴不幸死掉了,却得到了一个反派养成系统。所有的反派们经历了悲催的成长期,还要被主角刷掉当经验值,可以说是相当悲惨了。可是不知为何,反派们看着她的目光,越来越微妙了…… ̄□ ̄;敲小黑板:所有的楠竹都是同一个人

  • 大明狂士最新章节

        极品的人!极品的事!极品的时代!诗书棋剑生平意,负尽狂名十五年!狂傲才子,纵横大明!随清风去重磅出击,依旧独领风骚!2016年最好看的历史小说!

  • 神豪的安逸生活最新章节

        什么样的生活最安逸?  首先要有钱,有很多钱,系统强制要求每天消费一万块,每升一级,消费额度加十倍!  然后要有一些影响力,至少也要是名人吧?系统让你重生过去,有名的剧本都是你写的,你跟好多明星认识,甚至好多娱乐公司都是你投资的。  还有?生活中要平稳中有刺激,要每天和白富美拍拖,给其他舔屏党撒狗粮,还要上所有的媒体报道,人生时时刻刻都是十几亿人关注的直播……  ---  书友群:556457495

  • 影后逆袭:幕少,你失宠了最新章节

        她为了秦宣放弃一切,换来的却是赤裸裸的背叛,身败名裂、家破人亡。重活一世,她誓要报仇。
        陷害、绯闻、算计还想故技重施?看她火眼金睛,打的渣男贱女无处可藏!
        某总裁也来凑热闹,装矜持、假威胁,她才不吃这一套!
        摇身一变,成为一代影后,身边暖男无数,某总裁吃醋,“江宛安,本少等了那么久了,说好的名分呢?”
        “幕少,名分又不能吃,再忍忍!”某女一脸坏笑。
        “好!那我先吃为敬……”

  • 巫逆乾坤最新章节

        重生十年前的自己,突然发现整个世界歪了。在这里武者成为主流,科技沦为附庸,整个世界都以武者为中心。意外的,主角发现自己竟然是个天才修武者。但……却已被上苍诅咒……

  • 暖婚八零:肥妻小甜心最新章节

        上辈子其貌不扬,剜心惨死黑诊所。她重生了,是个胖子,那些人骂她丑!然后努力减肥,终于瘦成了一个杨柳细腰的美人,然后那些人骂她浪!狐狸精!舒墨凝:???

  • 文艺圈巨星最新章节

        一本小说,让他成为年度畅销作者。  一部电影,让他成为别人口中的传奇导演。  一幅画,被各大藏馆争先收藏。  一部动画……  一首歌……  这是一个文艺界的传奇故事。

  • 总裁大人,床要垮了最新章节

        他是一手遮天的名门总裁:霸道,腹黑,颜值高。她是被父逼婚的小家碧玉:迷糊,可爱,萌萌哒,身材好。

  • 狐妃夫人,萌萌哒!最新章节

        传闻,摄政王天生洁癖,不近女色。
        传闻,摄政王府中养了一只毛茸茸的小白团。
        又传闻,那只小白团,其实是神话话本中的狐狸精。
        “食阳气,惑君心……”
        白夏禾歪在榻上,纤细白皙的手指抬起霍晏淮精致无暇的下颌。
        “亲爱的摄政王,我有没有说过,我从不背黑锅!”

  • 冷艳家主宠夫记最新章节

        在皇城里,钟轩澜是众人羡慕的存在,婚事自然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面对宫里人问她可有喜欢之人,她烟视媚行道:我已有喜欢之人!
        面对她爹在街上随便挑回之人,她无奈叹息道:她爹眼光真好啊!
        面对乖巧听话的契约小夫君,她满意地点头:这个夫君真不错!
        后来她发现小夫君性子十分单纯,暗自琢磨道:这可不行,她一家子的老小狐狸,不能出一只绵羊啊!
        于是她在驯养小狐狸的路上狂奔……
        某一天,她心情郁闷道:明明是要驯养成一只小狐狸的,为何成了一只裹着羊皮的狼!
        小夫君见她神色不好,两眼弯弯,嘴角挂着酒窝,露出两颗虎牙……最后的最后,她发现她爹的眼光真不错!

  • 打穿西游的唐僧最新章节

        穿越西游,成为唐僧,从此西游路上多了一位“以德服人”的圣僧,各路妖魔鬼怪,诸多仙佛危险了
        贫僧唐三藏 一拳葬天 一拳葬地 一拳葬仙,我就是天地之间唯一的王。

    本章内容提要:
    ...    挥舞左手臂弹开挥来的长剑,然后用右手掌拍落飞来的火球,最后侧身躲过突刺。     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丝犹豫,仿佛一切行动都是最理想化般。     这便是那人型物的实力一角。     比起妮娅和萝娅,更为焦急的是蒙斯特,不如说,现在的他不像之前那般拥有余裕,每次攻击都仿佛带着极大的仇恨般。     “你焦急的模样令人心旷神......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