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垚虽是年轻气盛,可到底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见齐金石晃着寒光四射的匕首,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齐金石生的一脸横肉,身材也是肥胖宽大,手握着明晃晃的匕首,恶狠狠地盯着河垚。

    “不知死活的东西!”齐金石阴沉的骂道,慢慢走向了河垚。

    河垚大惊失色,疯狂的挣扎了起来。两侧将他紧紧架住的壮汉,被河垚挣的一阵晃动,似是也没想到这十几岁的少年竟是会有这么巨力。

    齐金石眼神中尽是凶狠之色,气急败坏的吼道:“按住他!”

    可还没等两个壮汉发力,河垚猛地抬腿便是一脚,正踢在了齐金石的要害之处。

    齐金石吃痛,跪倒在地。河垚趁机用头撞向了身旁一个壮汉,撞的那人口鼻喷泄,捂着面门退了下去。而后,河垚转过身来,用恢复了自由的右手,狠狠的打在了另一个壮汉的鼻子上,打得他连连后退。最后河垚抬腿又是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他下身要害上。

    先前被撞的口鼻流血的壮汉再一次扑了上来,河垚顺势从地上捡起一个破败的瓷盆,猛地砸在了那人头上。砸的他眼冒金星,头破血流。

    死亡的威胁下,河垚早已不顾一切,誓要与这三人拼命。

    那两个壮汉只是齐金石的狐朋狗友,本就不是会为其卖命,此时见河垚这般气势,急匆匆夺门而走,互相搀扶着逃窜了出去。

    终于,河垚凶神恶煞般的盯上了齐金石。

    见帮手退走,齐金石也是一阵慌张,有心站起来一同逃窜,可无奈下身痛疼难当,直教他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河垚走上前来,一脚踹在了齐金石的面门上,大吼道:“骗子!把我的钱银还给我!”

    齐金石被踢得面目全非,捂着脸躺倒在地,不住的**。

    河垚扑上前一把将他揪起,狂吼道:“还给我!”

    齐金石连忙求饶:“好好好,我这便还给你!”

    说着,将手背了过去,似是从腰间掏着什么东西。

    忽然,齐金石眼珠一转,猛然伸手将河垚一把推开。

    毫无防备之下,河垚被推翻在地,后脑也撞在了地上,眼前一黑,险些昏死了过去。

    齐金石艰难的站起身来,从一旁的地上拾起匕首,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

    “臭小子!老子今日非叫你尝尝生不日死的滋味!”齐金石恶狠狠的骂道。

    河垚知道,这个无赖是真的对自己有了杀心,急忙向后爬去。慌乱间。河垚忽地摸到手边有一块拳头大小的青砖。

    齐金石起了杀心,河垚此时亦是狗急跳墙,捡起青砖朝着齐金石狠狠地一扔。

    青砖不偏不倚的砸中了齐金石的脑袋!

    “啊!”

    齐金石一声惨叫,捂着脑袋连退数步。

    河垚急忙爬起身,摇了摇仍旧眩晕不止的脑子,大吼着飞身扑了过去。

    肩头狠狠的撞在了齐金石的腹部,齐金石一声闷哼,转过身栽倒过去。

    然后,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河垚发了疯一般从齐金石身上爬了起来,对着不知生死的齐金石一通乱踢。

    直到河垚筋疲力尽,这才发现齐金石已经很久没有动弹过了。

    河垚喘着粗气喝道:“起来!”

    见齐金石毫无反应,河垚怒不可遏,弯下腰奋力地将齐金石翻了过来。

    “啊!?”

    翻过齐金石,河垚惊呼了一声跌坐在了地上,小脸吓得惨白。

    只见刚刚还握在齐金石手里的匕首,此时已经深深地插在他自己的肚子上,深红色的血液流了一地。

    河垚吓得魂飞魄散,今日是他第一次离开家门,来到青一山寻仙访道。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惹上了人命官司。

    可转念一想,这个齐金石招摇撞骗,也不是什么好人。杀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

    想到此处,河垚总算的冷静了许多,可一颗心还是狂跳不止。

    这时,河垚看到齐金石的衣袍里,露出了荷包的一角。

    河垚急忙上前,将荷包拿了出来,仔细的数了一遍,而后如释重负的一笑,转身离开了这座破屋。

    一夜过去,雨过天晴。

    河垚无精打采的走在路上,昨日的经历,让他一直都是恍恍惚惚。

    毕竟自己手上有了一条性命,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能不为之后怕,为之恐慌呢?

    好在,河垚还只是个十几岁大的孩子,脑子里想法仍旧是天真的。对于昨日所经历的苦难和惊恐,河垚并没有被吓破胆,而是信心满满抬起头,望着高耸入云的青一山,对未来成仙成圣的向往变的更加强烈。

    向着青一山走去,途中,便路过了昨夜撞见齐金石的那座破屋。

    昨夜河垚离开之时,外面大雨滂沱,河垚只是随便找了个方向离开,想不到此时又路过了这里。

    令河垚有些意外的是,此时的破屋门前,竟然站满了围观的人群,将街巷堵的水泄不通。

    河垚好奇的挤了进去,抬眼一看,心中一惊。

    破屋内外,已然站了十几个身穿甲胄的府衙捕军。而一个衣着锦缎官服的中年人,正从屋里走了出来。

    而在这位大人的身旁,跟着两个唯唯诺诺,鼻青脸肿的壮汉。

    三个人走出屋门,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门外好奇观望的河垚。

    一个壮汉指着河垚惊叫道:“大人!就是他!”

    捕军闻听,不等大人下令,直接抽出佩刀,冲向了河垚。

    原来,昨晚这两个人并没有离去,而是趴在窗口偷偷看着屋内的情况。

    他们看见河垚为求自保将齐金石扑到,齐金石不慎将手中的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腹部,惨死当场。

    按理来说,齐金石这也算是罪有应得。

    可这二人能与齐金石走在一起,足见他们两个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们看到河垚拿走了自己的荷包,于是心生歹念,天一亮便前去报官,言说是河垚为图钱银行凶,不仅将他们二人打的面目全非,还将拼死反抗的齐金石残杀。

    如此,河垚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成了心狠手辣的行凶之人。

    可是河垚哪里知道这其中的隐情,这两个壮汉他也认识,见他们与官府之人在一起,便以为他们与官府之间狼狈为奸,转身就跑!

    如此一来,河垚更加坐实了行凶之名,捕军怒喝着围了上来。

    而周围那些围观的百姓,在听说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便是暗夜行凶,取人性命的贼人,一个个惊慌四散。狭窄的街巷之中,顿时一片混乱。

    河垚借着身材瘦小,从混乱的人群中挤了出来,飞快的逃走了。

    等到卫兵冲出人群,河垚已是不见踪影。

    此后,金市全城戒严,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捕军,铺下了天罗地网,全城搜捕杀人元凶,河垚。

    捕军不同于守城卫兵,和府衙卫兵,捕军是专在地方府衙领俸,受命于府衙官员的兵丁。地方邢狱、查治、捉拿之事皆由捕军负责。

    通过目击之人的描述,官府描画出了河垚的容貌,捕军们便拿着画像,挨家挨户的搜查。

    而且官府下令,凡是将河垚捉拿归案之人,无论是捕军还是百姓,皆有十金之重赏!

    十金之数,数目不菲,尤其金市还是个因钱银而生的逐利之地。一时间,金市之中只要是年岁不大,身材瘦小的少年,都会被无数双眼睛紧紧地盯住。

    于此同时,河垚在逃离了破屋之后,先是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躲了许久,等到日上三竿,才重新走上了街头。

    “此地当真可怕,我还是早些上山,入道门修炼,远遁这是非之地!”

    河垚暗暗想着,迈步向着青一山走去。

    此时街上的商铺全都开了张,人流涌动,鼎沸不息。

    叫卖声,交谈声,讨价还价声,震耳欲聋。

    兵器铺,华服铺,茶食医药铺,应有尽有。

    河垚来到金市一天一夜,水米未进,还一直精神紧张。此时看到街边叫卖的美食,饿的他两眼放光。

    好在自己的钱银已经追回来了,河垚狠了狠心,走到一间食铺,叫了碗素面。

    素面端上来,河垚狼吞虎咽。

    这时,一队捕军走到了食铺前。

    食铺老板急忙迎了上去:“几位大人,有何贵干?”

    “见过此人吗?”一个捕军指着画像问道。

    食铺老板仔细瞧了瞧,旋即摇了摇头:“没见过!哎?”

    说着,食铺老板疑惑的回过头来,望向了正在吃面的河垚。

    几个捕军顺着目光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星眉剑目,面容俊朗的少年。

    正是河垚!

    捕军立刻抽出佩刀,大喝道:“大胆贼徒!还不束手就擒!”

    河垚的心思都在那碗素面上,被这一声大吼吓得一抖,抬头一看,只见六七个捕军已经将食铺围的水泄不通。

    河垚惊惧万分,可此时也无路可走,只得乖乖束手就擒。

    一名捕军走上前,抓住河垚的手腕用力的向后一拧,将他狠狠地压在了桌子上,疼的河垚汗如雨下,大声说道:“大人!我是为民除害!”

    “胡说八道!你暗夜行凶,盗抢钱银,还说是为民除害?叫你尝些苦头,看你还敢不敢口出狂言!”

    说着,那捕军猛地一抬手。

    双手被拧在背后,这一抬,河垚只觉得两个肩膀快要被卸去一半痛苦。

    “大人!我此番前来只为上山入道!是那无赖将我的钱银骗了去,我苦寻之下才在废屋之中找到了他!他还想拿匕首杀我!我与他搏斗,他是不慎将匕首插进己腹,与我无关啊!”白河痛苦的喊道。

    “有关无关,你说了不算!走!”

    河垚被捕军拉了起来,拧着双手推出了食铺。

    河垚又惊又怕,转而恼怒不已,狠狠地向后一仰头,后脑正撞在背后那捕军的面门上。

    那捕军鼻血喷出,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河垚。

    其余几个捕军抽出刀来,怒喝道:“贼徒抗法,就地格杀!”

    刚刚挣脱了束缚,又听到这样一句话。河垚愣了一下,旋即像是脱缰的烈马一般,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天罡伏魔记》之 第三百一十四章,污名是作者王前无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天罡伏魔记》之 第三百一十四章,污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天罡伏魔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王前无吐写的《天罡伏魔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天罡伏魔记》之 第三百一十四章,污名是作者王前无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天罡伏魔记》之 第三百一十四章,污名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天罡伏魔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王前无吐写的《天罡伏魔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天罡伏魔记最新章节- 天罡伏魔记全文阅读- 天罡伏魔记txt下载- 天罡伏魔记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百一十四章,污名】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天罡伏魔记】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天罡伏魔记》书迷评论

  • 萌妻养成,腹黑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言小喵自诩自己是一只气质冷艳高贵的波斯猫,却在言修泽面前撒娇卖萌耍赖样样在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雨夜,小喵英勇地冲出去拦下了言大总裁的劳斯莱斯,用自己那一双水汪汪的蓝色的大眼睛萌萌哒地看着这双修长的大腿,前爪互相拍了拍,随后张开双臂,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言修泽举着伞嘴角抽搐,这……真的是一只猫吗?言小喵发现做猫时撒娇卖萌可以求包养,但做人时这却行不通了,必须得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所以为了能有鱼吃,她果断抱大腿。“你是有多恨我才拿这东西给我吃啊?”言修泽一脸惊骇地拨弄着眼前这盘黑乎乎的东西,丢下筷子嘲讽道:“我不怕吃了你做的这东西被毒死了,就怕到时候吃了死还死不了,只会在地上翻滚抽搐口吐白沫,这就叫生不如死。”小喵只能悲催地泪奔了,好吧,做人真难!抱大腿更

  • 都市修真强少最新章节

        身具先天灵体,又被穿越而来的一代圣主收为弟子,修真之法,风水秘术,林誉的生活逐渐变得光怪陆离,现代都市的阴影之下,却隐藏着修真文明与众多超自然势力的铁血碰撞,且看林誉一步步登上那令神魔颤抖的巅峰,铸就傲世独立的辉煌!!rnrn

  • 首席的毒宠最新章节

        结婚前夕,她被他强行绑架,毁了清白,还被拍了不雅照,她的婚礼上,他又突然出现,将她的不雅照公布于众,她被未婚夫当场抛弃。“你到底想干什么?”她终于忍不住出声质问。“我要你生、不、如、死。”他从齿缝中蹦出冷酷无情的话来。当爱转为恨,变为绝望,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期待?当匕首划过手腕经脉,她知道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意外被救,却也成功从他身边逃离开始新的生活。可是那冷面罗刹却千里迢迢追来,将她抵在角落里,一改往常的阎罗脸,柔声道:“宝贝,别任性,跟我回家!”“滚,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好,你滚去哪里,我就跟着滚去哪里!”

  • 超级宝宝:总裁前夫放开我最新章节

        7年前慕思甜为了家族的利益,和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狄嘉佑举行婚礼,3天后狄嘉佑举行大型新闻发布会宣布离婚消息。rn刹那间慕思甜成为了a市人人乐道的笑柄!7年后慕思甜带着萌宝重新回国。昔日让他成为笑柄的狄嘉佑却对他纠缠不休!豪华西餐厅。狄嘉佑的眸子危险的半眯“我对慕小姐的身材外貌很满意,”“对不起!”慕思甜道歉,“这次相亲我是来走过场的!”该死的慕不凡居然连妈咪也算计!

  • 无双武帝最新章节

        身中寒毒的少年,于隐忍中崛起,誓要复仇。跨千山万水,闯九天十地,踏十万兽山。男儿一诺,流血漂橹,伏尸百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儿女情长,纵使三千荣耀加身,我只恋你一人。踏日月,碎星辰,破苍穹。登天路上,镇压万千神体,斩尽天下英豪。我,只为等你归来!

  • 兼职大反派最新章节

        地球人,一度让半个多元宇宙为之颤抖的梦魇。  刚因一场殖民战争而提前踏入星河时代的他们,却已迫不及待的发起了向全宇宙侵略的冲锋。  他们就是一群不应被放出闸笼的疯狗,席卷吞噬一切的蝗虫,是最混乱的开端,最毁灭的终极,所过之处,群星寂灭,万物成灰...  但地球人同样也有自己的烦恼,那是一个名为星火议会的暴力组织。  银民联邦称它是人类文明的毒瘤,猩红王朝也斥其为十恶不赦之大逆,国教十字军视他们为玩弄信仰的异端,宿子科技也将它背书为科学侧最无解的BUG,哪怕是敢于劫掠全宇宙的樱花结社,也对它避如蛇蝎,窜逃至宇宙的最边缘。  而它的主宰,名为戴维.阿克蒙德.李维斯。  一个人人为之侧目的终极大反派...

  • 涅槃重生:惊世宠妃最新章节

        一场大火,烧尽她一世错爱,烧尽一世悔恨。一朝重生,她仍是何家倾城五小姐,痴念不再,一心只为报仇雪恨,守护家族。一场暗夜险境,等待她的是更多的惊险刺激,还有那个愿与她同生共死的他。这一世,且看她如何惊艳天华,留名千史!

  • 一宠成瘾,腹黑boss轻点爱最新章节

        含恨重生,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被不明不白的睡了,渣男退婚,闺蜜出卖,两世仇恨,一一手刃。但是,为毛会画风突变,外界传闻的不仅是gay还不举的娱乐圈神一般的男人,竟然第一次见面就要睡她,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吃也吃了,咬也咬了,难道你还不打算负责?”某男冷眼看着一脸懵逼的女人,危险的说道。“我,我,可是你不是个GAY吗?而且还不举,我咋个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睡你?”“既然不知道,那就再重温一次吧。”“我……”某天早上,程宝儿捂着自己的细腰,颤抖着双腿,颤颤巍巍的从床上下来,就听到男人得意的说道,“你以后拍的片子只有文艺片,想拍其他的,我在床上配合你。”

  •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她错把他当成了牛郎调戏了一番。
        第二次见面,她错把他当成坏蛋抓了起来。
        第三次见面——咦,她怎么被调到直系他手下了?!
        他是权势滔天,自小便是开了外挂的存在的大人物,任何人见到,都要点头哈腰唤一声“权少”。
        传闻冷酷、不近人情的权少宠起妻来简直令人发指,纷纷上书跪求别在虐单身狗了!
        她捂脸流泪,艰难的撑着酸涩的腰,咬牙切齿,谁知道她被宠的有多辛苦?!
        “喂,现在是大白天……”她欲哭无泪,却不想他化身成狼,将她扑倒,在她的耳边低喃:“宝贝,让我好好的宠宠你……”

  • 伏天圣主最新章节

        ‘你很弱!’  自李青牛记事起,聋婆婆就一直这么告诉他。  对此,李青牛也一直深以为然。因为他跑的没有瘸子爷爷快,看的没有瞎子老拐远,炼丹没有药渣子好,就连村口的大黑牛都打不过,直到有一天,李青牛走出了村子……

  • 上门豪婿最新章节

        炎夏国超级兵王,龙榜第一强者,全球第一阔少……无数光环在身的王锐,和一个小家族的女孩签订了合同婚约。所有知道王锐身份的人,战战兢兢:“王少,您到底是要闹哪样,我们很害怕!”王锐竖起一根手指:“嘘,低调一点,不要让我老婆发现了,我就是个普通人。”

  • 要修仙就上一百层最新章节

        三个月前,东海某座孤岛上出现了一座高度超越珠穆朗玛峰的神秘之塔,塔内存在着只在修仙小说里才出现过的妖兽、仙草、灵器、仙阁、丹药,而传闻,只要到达这座塔的第一百层便能获得成仙的秘密...  陆平西,一个谨慎过头的人,每次考试必带三支笔;每次出门必带三个钱包;每次旅游必带三个行李箱...  三手准备,三份从容,这便是陆平西这个世界上顶尖的冒险家能活到现在的原因,这次,他把目光转向了修仙之塔...

  • 王者归来最新章节

        他是世间的王者,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君,当他归来之时,天翻地覆……

  • 神诡双殊之寻殇最新章节

        韩寻当年最大的愿望便是守着此生命定之人,寻一不被打扰的地方,安稳度过余生。他从来没有太大的野心,也无意去争夺什么?遇见了,便认了,多简单的愿望。可命定之人天赋异禀,萃华天成,竟是玄冥神诡的掌控之物。
        可受苦的非他二人!
        赤帝此生最大的愿望是他麾下八百万将士尽数封神,不是八万,不是八十万,是八百万。被他部下狂笑着说他疯了!他确实疯了,疯的可以。天地不仁,要争,癫狂点又何妨?
        可换来的却是背叛!

  • 重生嫡女:医倾天下最新章节

        一本生死人肉白骨的医经,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良人化为魔鬼,亲人惨死在她面前。
        待她重生归来,众人鄙夷轻视,却不知道,她的脑海中有了那个所有人都求不得的医经。
        她的生命中除了复仇别无其他,却没想到……

  • 都市第一武神最新章节

        灵气复苏,武道崛起。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小人物许迟,“穷”时带着家族企业一步步冲上世界五百强,“达”时保家卫国,为国家而战,为人类而战……

  • 最强医婿最新章节

        窝囊废林峰做了三年的上门女婿,一日被恶女殴打竟激发了双眼神通。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

  • 道尊最新章节

        凡事有因必有果。茫茫人海,浮浮众生,又曾有几人真正的去探寻过何为因果。
        李动因为一次意外的绑架,却在阴差阳错之下重生在异界,步入了修真的世界。
        在修真的世界中 ,各种疑云重重,他是会泯然于众人之中,还是会翻云覆雨 踏足巅峰?他又能否在这其中 追寻到自己的道?
        一切皆有定数,还是人定胜天?
        天门正在打开……

    本章内容提要:
    ...    河垚虽是年轻气盛,可到底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见齐金石晃着寒光四射的匕首,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齐金石生的一脸横肉,身材也是肥胖宽大,手握着明晃晃的匕首,恶狠狠地盯着河垚。     “不知死活的东西!”齐金石阴沉的骂道,慢慢走向了河垚。     河垚大惊失色,疯狂的挣扎了起来。两侧将他紧紧架住的壮汉,被河垚挣......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