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儿皱了皱眉头,缓缓睁开酸涩沉重的眼皮,入眼的是洁白发亮的帐幔。

    她这是在哪儿?死了吗?

    这时,门外传来声音:“唉,也不知道秦姨娘是怎么想的,竟然让咱们来伺候这么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苏沫儿抬头瞧见门口出现两个人影。

    紧接着又有声音传来:“咱两好歹也是四小姐和五小姐屋头正经的管事丫鬟呢。”

    另一人说:“绿茵,小点声,人家怎么说也是大夫人生的嫡出二小姐。”

    “切……大夫人都没了,她还能翻了天不成。”

    随着不屑地冷哼声落下,紧接着门被哐当一下推开了。

    苏沫儿吓了一跳,下意识抱住被角,用力的胳膊撕扯着浑身生疼无比。

    疼的她确定了自己真的还活着。

    方才两个人的对话叫她大体上了解到,她这是被接回苏侯府了,身份是嫡出的二小姐。

    一进门,穿着浅绿色衣衫的丫鬟踢了一脚挡在屋中间的凳子,阴阳怪气道:“还躺着呢,村里长大的哪有这么娇气。”

    另一人上前扯了扯这个丫鬟的衣角,低声道:“绿茵,别说了,二小姐醒着在。”

    叫绿茵的冷笑一声,将手上端着的碗重重放到床边方桌上。

    “醒着正好,赶紧儿把药喝了,奴婢好去给秦姨娘复命。”绿茵撇了一眼苏沫儿又撇了撇床头的药。

    另一丫鬟准备上前被绿茵给拉住了。

    苏沫儿不声不响坐了起来,淡淡道:“你们是?”

    “奴婢是四小姐屋头的绿茵,她是五小姐跟头的红香,暂且过来伺候你的。”绿茵的声音不大。

    却格外把五小姐和四小姐几个字咬得很重。

    苏沫儿抿唇勾了勾嘴角,轻启干裂的嘴唇,淡淡道:“作为奴婢当要记住自个身份,甭管在哪屋做事,那也是奴婢。”

    绿茵闻言瞪了瞪眼不服气,嘀咕着:“真当自个儿是侯府千金小姐了。”

    苏沫儿顿了顿,放缓了声调颇有讨好之意道:“绿茵,你过来。”

    她这低声下气的姿态叫绿茵好生得意,走过去挺着腰板,拉着眼皮不屑道:“二小姐,有何事?”

    苏沫儿坐直了身子,挥手就是一个巴掌,‘啪’的一声落在绿茵脸上。

    绿茵给打懵了,愣在那儿不知所措。

    “目无尊卑的贱婢!”苏沫儿神情冷淡,瞧不出生气,却叫人心生畏惧。

    她勾了勾唇角道:“一个以下犯上的贱婢,其死活全在主子的一念之间,可明白?”

    绿茵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气得发抖却又感到后怕不再作声,红香忙拉着她跪下,磕头道:“奴婢知错,奴婢不该听信传言,嚼小姐您的是非。”

    “是,是奴婢们的错,奴婢不该听人怂恿轻视您。”绿茵跟着认错。

    饶是她们低头认错,苏沫儿并不想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们,从前在村里受苦就罢了,如今回了侯府断不可再活得窝囊。

    苏沫儿端起床头的药轻轻抿了一口,连药带碗狠狠摔在地上,指责道:“你们这是受谁怂恿,叫我喝这般冰冷的药,是想害本小姐病情加重?!”

    红香连连磕头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你们不敢?那也就是说你们的主子四小姐和五小姐敢了?”苏沫儿目光冰冷,询问道:“绿茵所说受人怂恿莫非是指四小姐和五小姐?”

    不等她俩答话,苏沫儿愤愤道:“好一个贱婢,怠慢轻视本小姐不说,竟敢诬蔑其他两位小姐,给我掌嘴二十下!”

    红香闻言正要动手。

    “慢着!”苏沫儿顿了顿,又说:“今日就罚她,跪到院里去打。”她指着绿茵。

    “你叫红香是吧,今日且饶了你,去替我瞧着,二十下一个不能少,声音不响亮不作数。”苏沫儿神情冷若冰霜。

    这时门口已经来了几个丫鬟和小厮,时常伸脑袋瞧一下。

    不一会儿,苏沫儿听见外头传来‘啪啪’的耳光声,她充耳不闻。

    苏沫儿指着方才在外头吓得瑟瑟发抖的丫鬟道:“这两贱婢心术不正故意刁难与我,可别叫旁人以为她们是四小姐和五小姐指使的才好。”

    这丫鬟连连点头,又摇头,茫然无措。

    苏沫儿瞧了她一眼,不经意问道:“你叫什么?来府上多久了?”

    不过寻常的问话,却吓得这丫鬟慌然跪地道:“奴婢叫小花,自小出生在侯府,奴婢的娘亲是秦姨娘身边的连妈妈。”

    “既然是生在府里,想来比旁的丫鬟要知规矩。”苏沫儿淡淡一笑,又说:“我的母亲是大夫人,你定知晓的?”

    小花听后抿紧了嘴唇,可劲儿摇头。

    苏沫儿仍旧不死心,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没人知道她的事呢。

    “小花,你也晓得我自小送出了府,未曾见过娘亲,哪怕听听你们说上娘亲一两件事儿,也算是了了我思念娘亲的心。”苏沫儿红着双眼哽咽。

    她见着小花露出同情,又说:“其实我是羡慕你的,虽是下人,却有娘亲伴在身边。”

    “二小姐,您就不要为难奴婢了,奴婢真的不知道大夫人被关在什么地方。”小花几乎是要哭了。

    苏沫儿闻言愣愣然。

    大夫人被关起来了?到底是谁敢关侯爷的正室夫人?

    “二小姐,这个还给您。”小花说着从秀中掏出一个小荷包递了过来,又低声说:“这是您被接回府时身上带的,她们想拿去,奴婢觉着是您重要的东西,就偷偷藏起来了。”

    苏沫儿扯开荷包,里头是一个手镯和一块玉佩,手镯是她娘亲留给她的,而玉佩是楚琰送给她的。

    她紧攥着玉佩按在胸口,喃喃道:“楚琰……”此时她的脑海就一个念头,她不能死,她要报仇。

    苏沫儿突然的痛哭兴许是吓着小花了,只见她欠了欠身子麻溜跑了。

    小花走了,她闭上眼睛,痛苦与无奈交织。

    她叫苏沫儿,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半年了,原主是一个生活在乡下的妞,村里人都叫她憨妞儿。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宠妃》之 第一章 初回侯府是作者郑多多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宠妃》之 第一章 初回侯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宠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郑多多写的《宠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宠妃》之 第一章 初回侯府是作者郑多多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宠妃》之 第一章 初回侯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宠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郑多多写的《宠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宠妃最新章节- 宠妃全文阅读- 宠妃txt下载- 宠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章 初回侯府】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宠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宠妃》书迷评论

  • 魔王,让我撩一下最新章节

        连小星本是现代称霸一方的女老大,不想被一个叫济棉的和尚通过美男计将她诱拐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一朝穿越,摇身一变成了仙界清月山掌门的女儿,更没想到,那便宜爹爹还没见到就死了,凶手是传说中杀人如麻的魔主??秋百毁。身世成迷,不仅被一只萌猫喊做钥匙,还时不时窜出一个和尚来指点迷津,更重要的是心意所属的魔主大人好像不喜欢女人,难道被他的副将掰弯了?调戏各路美男,统领一山弟子,连小星该怎么过好她的仙界生活,勾搭上那个让她春心萌动的魔主大人呢

  • 双生殿下:恶魔少爷在身边最新章节

        那天,猝不及防地,他吻了她。“肉团子,有件事情,我一直都很想做……”长睫毛微微地下垂着,他淡淡地说着。“哈?”白皙的脸上带着困惑,她的眼眸瞪得更加的大了。“嗯,这样……”单手从她的腰后横过,搂紧了她的小腰肢,低眸,那温热的唇,轻轻地贴了上来。只是轻轻的一下,他很快地就在她准备对他拳打脚踢的时候,迅速地后退了几步,摸着下巴,他轻笑着,“不错,还真甜。以后,那里……”手指抬起,指尖轻轻地指了指,他将额前的刘海撩起,扯唇,“只准我一个人碰。”一个吻,从此纠缠不休的爱情,亲情,友情问题都向她袭来,她到底该如何选择?是温柔儒雅的洛少爷,还是霸道狂妄的冥少爷?抑或是那不知道带着何种目的而靠近的南宫辰胤?可那突然冒出来表白的金毛狮王??龙希澈为什么又处处撩动着她的心?故事

  • 江湖路,雨潇潇最新章节

        这篇应该说是言情混杂著武侠,
        暂时先归类到武侠吧....呵.....

  • 豪门盛宠:帝少的千亿影后最新章节

        她是千金大小姐,经历了挚爱的背叛后,家破人亡,资产被夺,容貌被毁。传言丁家大小姐,风流成性,未婚先育逼男友娶她呢!呵呵是吗?她怎么不知道。浴火重生的她,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决然踏入了鱼龙混杂的娱乐圈。

  • 王的韩娱最新章节

        2o14年1o月1日,因为某人与历史完全不同的选择,韩宇从韩国的一处车祸现场醒来,失忆的身体,迷雾重重的过去,当他爬出车子、成功活下来的那一刹那开始,一切,都随之改变!脑海深处那一块块零碎而闪亮的记忆碎片,每一块,都代表着一段不同的过往,也代表着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缘分,随着每一次的苏醒,一个个代表着不同时期、性格迥异的“家伙”从韩宇的身体里复苏,同样,也给他带来了种种意想不到的麻烦……——————————本书又名《我身体里的家伙们》,韩娱小说,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书友群:116466429js330

  • 寡妇改嫁:农家俏产婆最新章节

        谢六郎自打十三岁起,每年生辰愿望都是将家里那碗生米煮成熟饭,奈何俏娘子却钻进了钱眼里!21世纪妇产科圣手,重生在女子不得从医的封建社会,抛去医术,唯一的兴趣就是制作麻辣小鱼干,发明魔芋豆腐,种植紫皮石斛,大力发展养殖业,成为大秦最大的农商!至于谢六郎那颗痴心有没有喂了牛,那就要问问她这三年两头肿的跟皮球一样的肚皮了!新文《农女翻身:药香俏产婆》已火热连载中,各位看倌请移步啦!

  • 神州案最新章节

        &#;&#;江湖中生存不能单靠出色的武功,更要靠机智的头脑。本文主讲江湖中的阴谋诡计,看我们的主人公如何破黄金案,赴双龙会,探逍遥楼,下安南国……

  • 最强天道混沌系统最新章节

        获得天道混沌系统,里面竟然能和万年前绝世大能聊天,兑换东西,牛逼武技我张手就来!所谓开局最强神级功法,一刀就满级!炼丹、炼器、符箓、阵法、驭兽……我全职业,就问,还有谁?当你见到强者瑟瑟发抖时,他们已经求着拜我为师了。我张烨,就是这么牛逼,你不服都不行。

  • 婚然天成,竹马总裁别嚣张最新章节

        夏默言和温逸尘是青梅竹马,可她从来没有发现她的那个竹马是个穿着文明外衣的流氓,没日没夜地折腾,让她吐血三升。天黑路滑,社会复杂,某天某女不甘一直被奴役,奸笑着准备扑倒刚刚从浴室出来的总裁,不料,却被总裁反扑倒。第二天,神清气爽,身心皆得到满足的总裁头也不抬叫道:“夏秘书,给我一杯咖啡。”“……”半天没人回应。他抬起头,没看到夏秘书,恼怒:无故缺勤,罚她第二天起不来。“总裁,总裁夫人已经请病假一周。”首席秘书严肃回答,不敢抬头看正笑的一脸阴险的总裁。总裁脸不红心不跳地反思,咳咳,昨晚似乎太过“用力”了!

  • 倾城毒妃:冷王太妻奴最新章节

        东秦北子靖手握重兵,是个直男癌晚期患者。“沈若溪,女人就应该乖乖待在后院,本王受伤了你给本王包扎,本王中毒了你给本王解毒,舞弄权势非女子所为。”说着便默默把自己两军兵符、王府大权都给了她。王府侍卫们无语擦汗。“沈若溪,女人应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你以后要多在厨艺上下功夫。”厨房里的大妈望着刚被王爷剥完的虾壳无语凝噎。n“沈若溪,女人就该以男人为尊。男人说一女人不能说二,你既然嫁给了本王,便什么都得听本王的。”看着面前一本正经跪在搓衣板上的某人,沈若溪:“你说的很有道理,奖励你多跪半个时辰。”

  • 山村最强小农民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山村孤儿董三生被嫌弃为吃白饭的,夜宿山神庙偶得神葫芦,千年灵芝唾手可得,万年人参想要就要,小农民从此走上了带领村民发家致富的幸福大道……高贵的豪门小姐,漂亮的青梅竹马,迷人的美女总裁,火辣的警花……山村小农民的生活从此多姿多彩,让所有人都仰望小农民的强大。

  • 美女总裁的特种神医最新章节

        他是特种兵,遭到敌人阴谋暗算,重活在大一医科学生陆森的身上。拥有着前世特种兵的本事,以及一身医术,救校花,撩美女总裁,破掉贩卖器官团伙,毁灭以医药品为传销目的组织,开启新的霸业!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最新章节

        从18世纪末的印度出发,以东印度公司的形势起家。本书不是黑科技碾压流,合理历史推演。不喜者轻饶路,勿喷!

  • 替身小妻:腹黑男神反养成最新章节

        君薄情:他君薄情人如其名,薄情寡义,手段狠厉无情,却偏偏被自己手里的一个玩物给耍了,孰可忍孰不可忍,对于不听话的的女人,就是抓住她的软肋威胁,调教,再壁咚。顾锦:“姐姐,你要清楚,君哥哥从头到尾爱的人只有我而已,你只是我的替身罢了,还有,谢谢你帮我生下的孩子。”顾锦说完意味颇深的看了眼已经懵逼的顾娩,心情好的勾起唇角,骄傲的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到头来,她的婚姻,原来只是替人暖床,替人生子的工具吗?不,她顾娩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就这样被人玩转于股掌,当她是软柿子吗?傲娇的顾娩表示儿子她要,种马男人死开。

  • 重生八零小苗医最新章节

        小苗女听信谗言被骗出村险些练成血蛊,重生归来,保护家人,左手紧抓钱,右手握住小白脸!斗人渣斗奇葩斗白莲,干掉一切不要脸!等等,我只是救了你的命,不要你的身啊!我是要重回顶端,放飞自我,浪尽天下小狼狗的啊喂!你别抱着我,你撒开!

  • 神级狂兵最新章节

        保护过150位重要人物的兵王秦天退役,重回都市过平静生活,没想到当初保护过的重要人物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佬。    最讨厌钱的首富,不想救人的神医,一直想失手的贼王,想见鬼的卦师…

  • 恶魔爹地:我的妈咪我来宠最新章节

        五年前,她被闺蜜设计,被迫嫁进陆家。却意外发现陆家最受宠的那位小公主居然是她的亲生女儿,为夺回女儿,她必须得抱个大粗腿。某晚,陆覃将腿伸到她面前。醉眼迷离的安若素皱眉看着眼前的大长腿:“这么细,滚!”次日早上,陆覃又把腿伸到她面前:“细吗?”安若素:“……"

  • 契约危情,单少放肆爱最新章节

        一场算计,却闹的家破人亡。
        时隔多年,她没想还会遇上那个让她身心恐惧的男人。
        让她身心俱疲……

    本章内容提要:
    ...    苏沫儿皱了皱眉头,缓缓睁开酸涩沉重的眼皮,入眼的是洁白发亮的帐幔。     她这是在哪儿?死了吗?     这时,门外传来声音:“唉,也不知道秦姨娘是怎么想的,竟然让咱们来伺候这么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苏沫儿抬头瞧见门口出现两个人影。     紧接着又有声音传来:“咱两好歹也是四小姐和五小姐屋头正经的管事丫鬟呢。......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