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6日。

    下午五点半和袁伊帆分开后,林中天懊悔至极,袁伊帆临分开前失望的表情足以让他断定袁伊帆肯定对他没有好感了。他脑子里一直盘旋着一个疑问,为什么痞子八这么快就出狱了,他可是被判了两年的。然而林中天明明不认为痞子八有什么可害怕的,可他却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当然他也很明白,内心的这种奇怪感觉,并不是来自焦虑和恐惧,而是强烈的一种欲望,是对复仇的满怀期待。

    对袁伊帆的愧疚和内心抛之不去的复仇欲使他纠结躁动,看着书包里的英语四级词典,那是袁伊帆下午落下的。他终是找到了再次约见她的理由,果然,只要想起袁伊帆他的内心就会平静很多。逐渐的,对袁伊帆疯狂的想念将其他的一切欲望都逼进了犄角旮旯,不见踪影。

    他约袁伊帆晚上八点在昌泰公园见,还备注了是还书。就在他等袁伊帆回话时,宇天齐打来电话。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宇天齐提醒林中天说痞子八已经出狱了,然后电话就挂了,再打过去就是关机了。林中天二话不说,迅速穿衣夺门而出,痞子八出狱,第一件事肯定是找他们几个解恨,林中天把这茬忘得一干二净,这都归罪于他的自负,他以为痞子八的第一个目标会是他。

    他一边给哈伊斯打电话,让哈伊斯再通知蔡华夏和权天明等人,一边奔向宇天齐的住所,等他赶到宇天齐的平方小院,里面满地散落的瓶瓶罐罐,纸壳子也扔的到处都是,林中天见房门没关,冲进去一看,放心不少,屋里没有打斗痕迹,宇爷爷也不在家。

    林中天又打给宇天齐,还是关机。在不知所措时,宇天齐的电话打了过来,他现在躲在公园后门的公厕里。林中天关好房门,立马跑向公园,刚出院子,撞上正推着三轮车回来的宇爷爷,林中天叮嘱爷爷在宇天齐回来前不要出门,也别让任何人进家门。三两句话说完,林中天就要离开,爷爷询问他的小孙子宇天齐是不是又闹事了,林中天来不及回答,怕爷爷再问下去,于是敷衍两句便火速离开。

    赶到公园后门,隔着街就望见门口聚集着一帮青年,里面有几个也是老相识了,之前都是愚童的小弟。林中天穿过家属楼,绕过后门,从一侧栅栏翻进去,林中天前脚刚落地,只见其中一波人从后门进来,很显然不是冲着他来的。这波人顺着人行道走来,左顾右盼,还在寻找宇天齐。

    林中天乘其不备,混在行人身后进入公厕,他查看了每个隔间,但不见宇天齐,紧接着那波人中的几个便进来搜寻公厕,巧的是进来的几个面生,大概是痞子八新招募的小弟,没有一个认出林中天。

    等他们离开,林中天再次给宇天齐打电话,还未接通,一个人便闯进公厕,正是宇天齐。宇天齐浑身是土,脸上还有淤青,林中天顿时怒火久丈,非要冲出去算账。同时他又十分自责,正因为他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宇天齐,才导致宇天齐没有防备受了伤。

    宇天齐拉着他,叫他冷静,这时哈伊斯的电话打来询问情况,接着宇天齐的电话也被打响,来电显示是蔡华夏,才刚接通哈伊斯的电话,林中泉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林中天叫他们到小房子集合,一起商量对策。

    真是背到家了,这边刚接完电话,又一个人影进来,这人站在门口,一看见宇天齐便大叫起来,林中天马上意识到不对,二人准备闯出去,怎料剩下的一拨人全部涌了进来。人群后面挤进来一男人,是这帮家伙的领头儿,这家伙看见林中天后面色大变,又躲回后面。这男的林中天还有点印象,是愚童的手下,被林中天教训过,怪不得他会见到林中天后躲开。这家伙领教过林中天的恐怖,他知道就他们这几个家伙根本奈何不了林中天,于是他又叫一小弟把上一拨人叫回来。林中天也不傻,给宇天齐使一颜色,说时迟,那时快,二人突然出手,眼巴前儿从没见过林中天的小混混们,一个一个围了上来耍狂,却被林中天和宇天齐三拳两脚一一收拾了,九个人躺满在公厕,扭曲着身体呻吟,那领头要跑,被林中天撕住衣领直接扔进隔间蹲便池里,撞晕了过去。

    又进来一老头,林中天没看清,要不是宇天齐拦下他,那无辜的老头估计也就进了蹲便池。在那一拨人回来之前,宇天齐和林中天已经反方向离开。

    ......

    “我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出来的?他不是被判了两年吗?这才刚过半年!”林中泉在接到哈伊斯的通知后,从球场赶来。

    “他这次出来,肯定不会让咱们个好过!”哈伊斯重重说道。

    “痞子八这次明显有备而来,招了那么多小弟,今天要不是愚童提前通知我,我可能...”宇天齐长吸一口气。

    “愚童?”林中天有点好奇,下午跟踪他的人正好就是愚童和寸头。众人也疑惑的看着宇天齐。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让我这两天别在家呆着”

    “下午我见过痞子八了,怪的是他并没有对我出手,只是派了两个人跟踪我,其中就有愚童”林中天皱起眉头:“按理说痞子八最恨的人就是我,可他却派了那么多人去堵你,为什么?”

    “他知道不管派谁去,都抓不住你,所以先对除你之外的人动手,只要抓住一个,就等于把你握在了手心”蔡华夏顿了顿又反问道:“为什么又只对宇天齐动手?”

    “天齐以前就是他的手下,痞子八对他知根知底,再加上天齐背叛了他,要论仇恨,除了我哥,那就非天齐莫属了”林中泉继续说道:“痞子八这次能这么快出狱,说明他在白道上也有人,而且来头不小,想要举报他估计没什么用,这次我们真的要小心了”。

    “对了,他留下一个这个,是什么意思?”林中天拿出那枚长钉。

    “你忘了你就是用这枚钉子扎伤了他的一只眼睛,他留下这个就是要表明他记着仇呢”林中泉看了看后说道。

    “也就是说这次要么我弄死他,要么他弄死我,把他在弄进去是白费力气,还是会被放出来的。”林中天恨恨说道。

    “没了王法了!”哈伊斯怒气冲天。

    “报警吧!”蔡华夏问道。

    “他还没对我们做出什么,报警没有用,目前只能随机应变”林中泉无奈的叹了口气。

    “给!”林中天把小房子的钥匙交给宇天齐:“你家肯定是回不去了,暂时先住在这儿”

    “张泽诚和权天明,还有冯金荣,他们三都没有参与这件事,不会被盯上,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先让他们帮忙”林中泉叮嘱道:“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也尽量不要单独行动,有什么情况,互相联系”

    “走一步看一步吧,干就完了!”哈伊斯说完,和蔡华夏一同离开回了家,他们两家离的很近。林中天一看手机这都八点十分了,忽的他瞥见微信消息,是袁伊帆的,她同意了八点在昌泰公园见面拿书。林中天腾地起身,惨叫着,穿上外套疯疯癫癫的跑出楼。

    林中泉大骂道:“刚说完不要单独行动!”

    宇天齐笑了起来,“林中天比谁都安全!”

    “这倒是!”林中泉一脸苦相,嚎了起来:“可谁陪我回家啊”

    ......

    “八爷,今儿干嘛不直接宰了那小子”寸头奸笑着,旁边愚童面无表情。

    痞子八白了他一眼,继续大口大口吃着肉,“宰了他?不扒他层皮,岂不是太掉我身价!”,痞子八瞟了一眼愚童,把手里的肉砸在他的脸上,一边喝了口酒,一边很平静的说道:“丧个脸!我回来不高兴?”

    愚童低下头没有说话,寸头吓得更是畏头畏脑。

    “这是你的!”痞子八扔给寸头一小塑料包,里面是“白牡丹”,寸头摇头晃脑热情的感恩戴德,一把抢走塑料包,激动的连滚带爬跑到角落里,嗅了一鼻子,摇头晃脑乐个不停。

    “这个!”痞子八又掏出一塑料包,瞪着愚童狠狠道:“你的!”

    “八哥,我戒了”,愚童坐得端正,低头轻声道:“你答应我的...”

    痞子八吸了一口雪茄,吐出烟雾,冷声道:“打开看看!”

    照着痞子八的吩咐,愚童打开眼前的塑料包,然而里面并不是“白牡丹”,而是一沓人民币。愚童眨巴眨巴眼睛,看了一眼痞子八,把钱揣进衣服,眼含泪花,轻声道谢。

    “明天你继续去盯那个女孩,那小子好像很在意这个小妞,把她带给我”,痞子八吐了口烟,喝光杯中的酒。

    “八哥!”愚童有将怀里的钱取出来,瞅了瞅放回桌子,推到痞子八面前,没有说话。接着他又起身来到寸头面前,一脚把已经疯癫的寸头踢翻,抽出他腰里的匕首,回到痞子八面前,弯下腰将匕首双手托于前。无力道:“八哥,对不住了,我已经洗手了,命当初是你给的,今天交给您了”

    “小童!”痞子八填满一杯酒,说话间抬手便把酒瓶砸向愚童的脑袋,玻璃片四溅,酒水渗着血流满整张脸。然而愚童仍旧双手托着刀,纹丝不动。

    痞子八拿起匕首,用力一甩,匕首径直扎进木桌,只留刀柄露在外面。寸头在角落里哼哼,伏在地上像一把绷紧的弓,双手扣着脸,硬生生划出一道道血痕。痞子八叹了一口气,回到座椅上:“小童,你死了你老婆怎么办?”

    愚童心一惊,猛地抬头瞪着痞子八,双手颤抖着。

    ......

    只听见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又一声惨叫突如其来。

    刚过完十字路口的林中天听到身后的动静,又回过头瞻望。一辆赶黄灯的私家车碾死了一只流浪狗,司机停下车,本以为他会做点什么措施,没成想只是探出脑袋瞥了一眼便驱车离开。林中天顿时冒起火,大骂道:“你他妈瞎啊”。

    等红灯的,过马路的,所有人都望向了他,但肇事司机却早已溜之大吉。林中天走回路口,捡流浪狗已经没了生命体征,于是脱下牛仔外套,把狗抱到路边,他把狗放到一棵老松树下,把衣服盖好后急速离开。

    等跑到昌泰公园时,已经八点半了。老远就看见袁伊帆在公园门口来回踱步,林中天心情糟透了,看他这一天都经历了什么,下午的表白毁了,还惹得袁伊帆有些不开心;后来好兄弟宇天齐让人追着跑,自己一点忙都没帮上;刚才又在路上遇到一人渣,撞了流浪狗居然还恬不知耻的逃逸了。细想起来,他就满肚子窝火。

    怕再次影响他俩的关系,在走向袁伊帆的同时,他强挤笑容。

    “来了”袁伊帆背着手,笑眯眯地看着林中天,比平时笑的更加开心。

    “不好意思,来晚了”林中天僵硬地说着。

    “没有”袁伊帆走到林中天身边,两人一边走进公园,她一边继续说:“不晚,我比你早到五分钟,那咱俩都迟到了”她说着傻笑起来,还不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林中天。

    “是啊,挺有默契的哈”林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了,对他来说,袁伊帆的笑容能把他的一切烦恼都挖掉,再种下一颗开心果。

    “是心有灵犀吧”袁伊帆脸红了,林中天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也红着脸偷乐。袁伊帆下午才做出决定不再轻易为他敞开心扉,可就在刚才,在路口等红灯时,出租车里的她看见林中天抱起流浪狗的那一刻起,她就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臭脾气的大男孩,她还说林中天的那一身戾气,是用来保护善良的。

    两人不约而同的去了人少安静的地方,袁伊帆拉着林中天的手坐在马路牙子上,周围一片漆黑,抬头看不见月亮,恰好被面前的大槐树挡上了。袁伊帆靠在林中天的肩膀上,林中天一动都不敢动,内心狂欢不已。他的脸烧红了,但他不用担心,黑的根本看不出来。袁伊帆挽住他的胳膊,紧紧地靠在他的身体上,林中天只觉得身体发酥,他偷偷的长长吸进一口气,由于靠的太近,他甚至也能听见袁伊帆加速的心跳声。

    “袁伊帆!”林中天侧过头,轻轻地做了一个很长的深呼吸,因为他怕接下自己说话会颤抖。他转过头看着袁伊帆,继续说道:“我想追你,我...喜欢你”。说完,他立马又侧过头,慢慢地吐出多余的气。

    “你害怕异地恋吗?”袁伊帆没有看他,更加挽紧林中天的胳膊。

    “不怕!”林中天抢着说道,他注视着袁伊帆,期待她的回答,他愈发紧张,甚至连呼吸都是颤抖的。

    袁伊帆一直没有回答,林中天一直注视着她,没有自信,他倒真希望这一刻被暂停,起码他可以抱她更久一些。袁伊帆避而不答,这就已经是回答了吧,林中天心里已经给自己打了零分。

    “我也不怕了!”袁伊帆终于开口了,她把下巴抵在林中天的肩膀上,眨巴眨巴她的大眼睛,近距离的打量着林中天,好像黑夜遮挡住了他的面容。她开心的笑着,林中天也看着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她温柔的呼吸。林中天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刻她美丽的笑容,想硫酸一样的笑容,融酥了他全身,是那么的热情。

    后来,都下聊了些什么,林中天也不记得了,只记得他们一直笑得很开心。袁伊帆教他背单词,而林中天却给她看自己养的宠物仓鼠的视屏。袁伊帆很害怕老鼠一类的,可那时她却一点都没觉得的恐怖。

    直到十一点,二人才手牵手回家,林中天把袁伊帆送到她家的小区门口,两人磨磨叽叽打打闹闹都不愿分开。林中天趁她不备,狠狠地在她脸颊上吻了一口,袁伊帆瞬间红了脸,羞得不敢看他,却主动回报给他一个深深的拥抱。良久之后,害羞的她甩开林中天,傲娇的头也不回的走进小区,走远了,她才回过头,冲林中天招招手,下命令道:“赶紧回家,注意安全”

    自那晚之后,一切便都开始了,热恋...灾难...

    (本章纯属虚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弹壳儿》之 13.乙-辰:痞子八出狱是作者弄情再花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弹壳儿》之 13.乙-辰:痞子八出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弹壳儿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弄情再花写的《弹壳儿》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弹壳儿》之 13.乙-辰:痞子八出狱是作者弄情再花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弹壳儿》之 13.乙-辰:痞子八出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弹壳儿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弄情再花写的《弹壳儿》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弹壳儿最新章节- 弹壳儿全文阅读- 弹壳儿txt下载- 弹壳儿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13.乙-辰:痞子八出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弹壳儿】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弹壳儿》书迷评论

  • 鬼王极宠:阴妻请上线最新章节

        冥冥之中,缘分早已天注定……我竟然是你的鬼妻!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 棺人在内我在外最新章节

        阴阳眼女主VS棺材里的神秘美男】常人都听说过鬼压床,可谁听说过人压棺。如果有一天,你睡了十几年的床下,有一口棺材,里面貌似还装有奇怪的东西,你会怎么想?风端端相信打开棺材绝对是作死的行为,棺材里的家伙叫她开棺,她表示:不开不开我不开!然而,那棺材最后还是开了,从里面出来了一个美男……

  • 职场狼爱:总裁不要这样最新章节

        想在这个家继续活下去,你就要比他们强,手段比他们狠!朋友比他们广,圈子比他们精,这家无时无刻都充斥着各种阴谋,各种黑暗手段一个不小心不是万劫不复,就是化为灰烬这就是豪门的准则。。。

  • 腹黑老公:离婚请签字最新章节

        她被亲妹妹设计送上其他男人的床,一夜醒来面对的是千夫所指,丈夫当众宣布要跟她离婚。原本想那一夜情就当作没发生,却不想那个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她老公的舅舅,再变成她的上司,无时无刻地不在她面前出现……“叶家的人似乎都不喜欢你。”“这事还不归你管吧?‘舅舅’”她加重了称呼!他却直接欺身吻上她,在她的耳边呢喃:“叫舅舅不好听,换个称呼怎么样?”

  • 封仙纪最新章节

        看似平静的修仙界,却暗藏波澜,危机四伏。被选入修仙门派,叶纯阳面临的却不是如仙人般超然脱俗,而是一场生死危机,闯三界,渡魔海,入六道,要修得长生,唯有踏碎星辰,斩尽万仙!一口大勺,一具分身,问苍茫仙域,谁主浮沉?!

  • 沧海降妖录最新章节

        清凉山上有个大和尚喝酒吃肉,清凉寺里有个俗家弟子一心向佛。中州大地无边无际,有人愁天下大势穷途末路,有人叹这世间众生碌碌而终,有人……则终日刀剑在手,斩杀妖魔。这是一个降妖者与妖的故事。很多年前,这世间本没有降妖者,妖多了,也便有了降妖者。

  • 豪门婚色:女人别玩火最新章节

        她,被婆婆陷害跟人通奸;他,爱她至深也恨入鬼祟。她,为了癌症女儿不得不回来勾引他,目的,是睡了他他,弥足深陷,再难抽身。她,以为自己早已忘情,却越陷越深;圣翼,我回来了!他嗤笑一声,回来这两个字你用错了,夏晨沐,你有什么资格再站到我面前?颜圣翼,这里也是我家……你怎配和我谈家……

  • 都市之无上魔神最新章节

        武道天才?一指碾死!神子圣女?翻手镇压!若举世皆敌,一剑斩之!武能傲视众生,医能逆转轮回,一代魔神携逆天之姿归来!书友群号:887078353。

  • 我的星际修真舰队最新章节

        末法时代,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坐化,传承意外被正在旅游的张泽得到,从此,平淡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张泽,开始了新的征程。    记者:张先生,您的梦想是什么?    张泽:宇宙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记者:然后呢?    张泽: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等我看完了,你也早化成灰了!    记者:……

  • 狂龙烈血最新章节

        实力战五的退役兵,他没有兵王的实力,也没有兵王的强势,却有一颗善良火热的心;
        神龙血脉觉醒,君临天下!
        龙游都市,美女自上门,从此爱恨情仇……

  • 午夜鬼话最新章节

        我开了一个酒吧,我不求牟利,但是只求收录故事。进我的店,要遵守三条规矩:第一条:只接待有故事的人。第二条:进店勿喧闹,有故事的人到吧台前,先讲你的故事,再点你的酒。第三条:酒,每位开始只有三杯,故事越多者,可续点三杯。酒虽好喝,故事讲完后,你还喝的下去吗?

  • 网游之遗失的美好最新章节

        现实中。某女:什么?你是我爷爷?不好意思,我爸说 他爸早死了。某老爷爷被气吐血。前脚刚走一个未婚夫,后脚又来一个爷,长得单纯好骗不是她的错。游戏里。某女:什么?你想追求我?不好意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靠,这个boss又白打了,什么都没爆。”玩家甲悲愤。“要不我们去抢劫她?”玩家乙建议。“你破的了她的防?你抗的了她的毒?你受得住她的反伤?你打得过她的师父?”玩家丙鄙视。众玩家鸟兽散。“她”拿着

  • 一念最新章节

        一个身世离奇的孩子,踏上了寻找之路,成仙?化魔?都不过一念之间。

  • 巅峰赘婿最新章节

        因为当年老爷子的安排,沐晨入赘方家,三年过去,沐晨仍然是废物引起方家的不满,却不知道,沐晨曾为豪门少爷,只因父亲失踪落魄,忽然父亲电话回来随手就给了沐晨一家地产公司……

  • 越狱:逃离金三角最新章节

        三十年前,对越自卫反击战。 我是一名侦察兵。 一道密令,将我从编制里抽调而出。一项神秘的任务,揭出前苏联的诡秘工程。 密令之下,一队侦察兵被派入越南。扑朔迷离的“军事科研”工程,却暗藏着违背常理的“伪科学”。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在那个竞赛一切的冷战时代,疯狂的前苏联,是何种动机驱使,才不惜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去掘地万尺,恨不得挖穿地球? 在万尺之下的地底,他们又发现了什么秘密? 林茂密,境诡异。大国博弈,民族杀戮。历史的谜团,骇人的生物。 这也是我的经历,你所认为的美好世界,它看起来确实美好,但又没那么简单。 三十年后,希望他们和它们,能被铭记。

  •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最新章节

        穿越成不受宠的相府嫡女就算了,肚子里居然还揣着个小崽子,她要如何在这古代安身立命?
        好在还有一手好厨艺,凭着这本领,她收服众人,甚至还惹上一个冷酷王爷.....

  • 替补新郎:总裁老公有点拽最新章节

        大婚当日,新郎逃婚不说,和十八线小明星的绯闻更是弄的满城皆知。遭人嘲笑的她,婚宴上随手一指,给自己抓了个临时新郎。原本只是想随便找个替补完成任务,没想到却抓来一个大麻烦……
        “陆霆深,你放开我!”
        “你说放就放,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 皇上,皇后又打人了最新章节

        不良女一朝穿越成为皇后,竟惹得后宫嫔妃集体请求出宫。她的原则是,能动手的绝不动口,没有什么是一棍子解决不了的,有就两棍子。从此冰冷帝王患上妻管严。
        “皇上,皇后拿着棍子找你呢!”
        “摆驾,朕要出宫躲两天!”

    本章内容提要:
    ...    2017年8月16日。     下午五点半和袁伊帆分开后,林中天懊悔至极,袁伊帆临分开前失望的表情足以让他断定袁伊帆肯定对他没有好感了。他脑子里一直盘旋着一个疑问,为什么痞子八这么快就出狱了,他可是被判了两年的。然而林中天明明不认为痞子八有什么可害怕的,可他却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当然他也很明白,内心的这种奇怪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