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文渊,我是你爹。”江城咬牙愤怒的说道。

    莫文渊抬眼看了江城一眼,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这里没人不知道你是我爹,但那又怎么样?”

    他以为他是谁?

    “莫文渊你不要太过了。”

    莫文渊低声笑着,他太过了?到底太过的是谁?

    宋子柒眯眼看着江城,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

    走到莫文渊身边,伸手拉着他的手:“你要是不想看到他,我有很多方法。”

    她不想看到莫文渊这个样子,莫文渊这个样子,让她非常不舒服。

    莫文渊冲宋子柒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瞪了莫文渊一眼,宋子柒没好气的说道:“谁担心你了。”

    “好,你没担心我。”

    宋子柒哼了一声,她本来也就没有担心好不?

    江城看着莫文渊跟其他人说话,却都不搭理他一下,顿时有些生气,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莫文渊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一点儿教养都没有。”

    宋子柒身上的戾气瞬间爆发,眼神充满了寒意。

    在宋子柒要动手的时候,莫文渊伸手拉着她,看着江城,莫文渊冷冷的笑了起来:“呵,江城,你是不是太看的起你自己了。”

    “你……”

    “教养?我娘亲过世的早,舅舅又忙于家族之事,还真没人教我,现在你来跟我手教养的问题,就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吗?”莫文渊冷笑着开口。

    他从小是舅舅带大的,江城从来就不管他,现在来说他没有教养,这是在打谁的脸呢?

    “江城,我从小就没爹,所以别来跟我谈什么教养,我没教养是为什么你心里没数吗?”莫文渊现在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江城留。

    本来因为莫风昏迷不醒的事情,他心情就不是很好,这莫风还非要凑够来找骂,这不是自己找抽吗?

    冷冷的看着江城,看着他那生气的样子,莫文渊低声笑了起来。

    “你……你……”

    林叔挡在莫文渊面前,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江城,让江城不敢做什么。

    “我们少主好着呢,你少来这里瞎嚷嚷,江城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让长老来把你请出去。”林叔看着江城,眼神冰冷的说道。

    “你……你们,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江城那叫一个生气,这混账东西,还真的要对自己动手。

    莫文渊眼神冰冷的看着江城:“你走还是不走?”

    江城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这样不尴不尬的僵持着,表情别提有多难看了。

    看着他那个样子,莫文渊眼中带着讽刺,嘴角微微勾着:“滚。”

    江城直接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死死的看着莫文渊,随后咬牙说道:“莫文渊,你也别太把你自己给当成是一回事了。”

    宋子柒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江城,眼中都是厌恶:“我说,周围江老爷,你是不是脑子出门忘记带着了?莫文渊什么时候说自己把自己当成是一回事了?一直以来难道不是你自己把自己给当成是一回事了吗?自己这样做了还说别人,我看你这是脑子不正常吧?脑子不好也是病,得治。”

    “你……你……”江城被宋子柒给气的浑身直哆嗦。

    宋子柒像是没看到江城生气一样,笑眯眯的说道:“江城,你说你是不是傻啊,明知道自己过来会不受待见,你还巴巴的跑过来,这不是自己找虐是什么?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宋子柒无语的摇头,这都什么人啊。

    冷冷的看着宋子柒,江城的脸上都是怒火,随后怒极反笑,看着宋子柒,果然他非常不喜欢这个女人,牙尖嘴利,一点儿也不好。

    “我不会同意你娶这个女人的。”江城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那么一句话。

    听到这句话,宋子柒眨眨眼,随后哈哈的笑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江城:“哟,你这是多么的脸大啊?这种话你都能说的出口?你这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先不说她跟莫文渊怎么样,就莫文渊这讨厌他的性格,他真以为,莫文渊能听他的?

    林叔看了江城一眼,冷冷的开口:“我们少主的婚事还轮不到你开口,我们家主心里自己有数。”

    这样好的一个姑娘,不要那都是傻子,这江城想当傻子,也别带上他们。

    林叔的话,江城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好像还真是,他坐不了莫文渊的主。

    莫文渊歪头看着江城,表情十分平静,随后淡漠的看着江城:“你如果不想继续住在莫家,可以回江家,没有人会拦着你,不让你回去。”

    宋子柒歪头看着江城:“你是走呢,还是走呢?还是走呢?”

    江城阴沉着一张脸离开,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过来一趟,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狠狠的看着他们,江城眼中都是羞恼跟愤怒。

    “莫文渊……”这些人都给他记住,日后一定会加倍奉还。

    宋子柒看着莫文渊,伸手摸着下巴笑眯眯的开口说道:“莫文渊,我觉得这个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是怎么想的?”宋子柒看着莫文渊,皱着眉头问道。

    莫文渊看着宋子柒,眼中带着意味深长:“等他动手的时候在手,现在我还不着急。”

    他就是故意的,他要通过江城来查看这件事,若是这件事真的跟江家有关,江城他一样不会放过。

    林叔不赞同的看着莫文渊:“阿渊你这样做太冒险了。”

    虽然这样做的效果确实不错,但是真的很危险,他不希望莫文渊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出什么事。

    看着林叔这样,宋子柒撇了撇嘴,这根本就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其实莫文渊什么都已经算计好了,就江城那个样子,根本就不是对手。

    那么问题来了,江城这样的人,是怎么莫文渊这样的儿子的?

    江城这样真的很然让她怀疑,莫文渊真的是他的儿子吗?

    宋子柒狐疑的转头看了莫文渊一眼,那眼神把莫文渊给看的不好意思。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之 第一百零二章:真的是他儿子?是作者树下的叶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之 第一百零二章:真的是他儿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树下的叶子写的《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之 第一百零二章:真的是他儿子?是作者树下的叶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之 第一百零二章:真的是他儿子?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树下的叶子写的《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最新章节- 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全文阅读- 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txt下载- 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零二章:真的是他儿子?】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弃女有运:家养丫头拐侍郎》书迷评论

  • 宠你入骨:小妻乖一点最新章节

        一直到新婚之夜,她才知道他宠她、爱她,只是为了让她嫁给他的弟弟!可是……“大哥自重,这是我跟阿泽的婚房。”她冷眼看着醉酒闯入的男人。陆沉渊却将她娇软的身体狠狠压在床上…

  • 老公势不可挡最新章节

        他为报复与她结婚,两年来,形同陌路。当他和妹妹公然在医院挑衅,她平静的心卷起波澜。“陆虞城,离婚吧。”“尹流苏,我订的规则,你没有说结束的权力!敢算计我,就该付出代价!”他将她桎梏在窄小之地,霸道的气息喷涌而下。“你要做什么?”她微露惧意。“你说呢?”他的惩罚让她无力抗争。他对她忽冷忽热,明明绯闻女友不断,却夜夜将她禁锢在侧。陆虞城,你到底爱不爱我?可我好像已经深陷其中。当他公开了她陆太太的身份时,她以为可以一直幸福下去。“尹流苏,离婚吧。”“为什么?”“她回来了。”“如果我怀孕了呢?”直到她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中,蓦然发现,原来爱已深入骨髓,可惜伊人芳踪难寻。他发誓:“尹流苏,无论上天下地,我都要找到你,你是逃不掉的!”男女主开篇后身心干净,1V1所以不要抛弃木

  • 网游之睥睨上古最新章节

        这是热血与机遇并存的世界;这是复杂与情感交织的故事……也许它并不够精彩,但是它却是内心最真挚情感的体现……它书写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故事,一段不得不说的历程……    --------------------------------------------------    曾有人告诉他:“……我可以失去信仰,失去自由,失去一切乃至生命,只要可以在你身边就好……”    他一直不曾明白这一句话,也有着无法置信的震撼,但是等到真正失去了的时候,他好像才明白了“爱”的真正意义……    原来,他一直都不懂爱……js330

  • 血尊的甜心夫最新章节

        新书《冷妻撩夫模式》欢迎支持∩_∩
        血无情,异世界的至尊。
        冷漠是他的本色,无情,他本不知情为何物。九天之上的他,掌控着众生的生死。那双深邃的眸,是俯视万物的随性。
        然一次心起,却将命运之线掀起了奇妙的变化。
        不知何时起目光只随一人的身影
        不知何时起心已为一人动
        不知何时起情已悄然发芽
        不知何时起那冰冷的时间长河,竟已增添了温度。
        当两颗冷入骨髓的心,撞到了一起,喷发的竟是炽热(有违常理)
        一个宠夫无度的故事,慢慢的拉开帷幕。
        情景一
        受:好无聊啊
        攻:亲一口,领你去看热闹
        受:唔,你无赖!吧嗒!
        情景二
        受:无聊的趴在床上,整个人殃殃的
        攻:无聊了?有场好戏要上演了。(狼笑)
        受:哪里哪里!
        攻:和夫君打一架就陪你去
        受:不要!(傲娇)
        床君抗议:你们轻点,我快承受不住了!

  • 三国之铁马山河最新章节

        贪婪、王座、阴谋、权利、臣服、背叛。    贯彻吾之意志,给这战乱画下休止符吧!js330

  • 花魁女官养成记最新章节

        靠脸吃饭的小花魁遭人陷害失去了容貌,没有生计可让人怎么办?金妙卿一咬牙:入宫讨生活!冥冥中似有安排,她情非得已,纠缠进了错中复杂的棋局,好似一滴清水溅入滚油之中,揭开了这繁华的序幕。从名妓到女官,这一路她脱胎换骨如有神助。前路漫漫,竟不知是自己成就了别人,还是别人成就了自己……

  • 娇妻驾到:总裁已躺好最新章节

        生死攸关时,她被路过的男人救下为了家人,她毅然决然嫁给了这个霸道的男人本以为只是一场无爱的契约婚姻他却给了她无边盛宠……

  •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最新章节

        她本是将门嫡女,却被狠心继母驱逐,带着襁褓中的弟弟投奔娘家。
        他虽为皇族后裔,竟是从小身中奇毒,隐匿于江湖以鬼王身份自居。
        当穿越医女遇上落难皇子,且看他们如何玩转后宫,纵横南天大陆……

  • 深海古墓最新章节

        滴血骷髅行走在深海里
        嗜血鱼紧追不舍
        荒海竟然出现惊险鬼来电
        一道雷电劈在海水中
        探险队意外落入水里
        他们在水里九死一生
        遇到了什么惊悚……………

  • 绝世战神最新章节

        三千年前,武道巅峰的陈逍遭遇好友背叛,身死道消。三千年后,带着上一世的庞大记忆与仇恨,他重生了!这一世,陈逍发誓,要夺回所有失去的一切!欺我之人,我必踩之!要杀我之人,我必杀之!美女、钱财,天材地宝全是我的!手握长剑,脚踩天才,就问一句:妈的还有谁?

  •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最新章节

        混在美国的简恒一心想赚足了美刀之后回国愉快的养老,可惜的是阴差阳错之间,他成了一个穷的叮铛响的牧场主!好在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外挂,从这开始简恒经营起了自己的小牧场,同时顺带着夹点儿私货,愣是让这帮子来牧场的美国客人适应了自创的中式‘有逼格’的生活习惯。

  • 万界网店最新章节

        什么?你是猪刚鬣?猪刚鬣是谁呀?       哦……原来是八戒呀!有什么问题?       什么?你说买的嫦娥同款充气娃娃长的不像?       卧槽!这关我什么事情?我们人间哪有人见过真的嫦娥?

  • 明骑最新章节

        明末乱起,辽东一溃千里,党争残酷,内忧外患,享国二百余年的皇明走到了穷途末路。这是一部无敌统帅中兴皇明的征战史。

  • 稻香皇后忙种田最新章节

        大婚之日,纪府大小姐行为不检勾引煜王被赶出京。京中哗然。然而出京后,纪凉月不但改了姓氏,还凭靠着两亩良田农女大翻身。不成想,她不过是救了一个想要杀她的男人,竟会给自己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农田被毁,房舍被烧。没关系,只要有命在,卷土重来未可知。只是,在她终于找到那个男人之后,她赫然发现,阿锦的身份……不一般!

  • 窃道长生最新章节

        修炼一途,乃为窃。
        窃天地之玄,纳己而长生。
        大道无真,窃道为生。
        这天下的道,终究是要被人去踩下的。
        当孟轩擦拭着染血的剑时候,天地为之颤惧。

  • 八方来鬼最新章节

        我叫秦川,生于鬼节,乃是纯阴体质,与师兄经营一家名叫“八方鬼事”的门店。在我十四岁时与表嫂结下六年之约,而我这表嫂不是人,六年后差一点要了我的小命,从此我开启了没事给人算算卦,给鬼看看病,再不济就驱驱邪,打打僵尸,盗盗墓,破破风水局,倒买倒卖凶宅的妖孽生活。而在我的生活当中时常充满着一丝灵异的恐怖,恐怖之中又带有一点悬疑,悬疑之中还带有一点神鬼?????????

  • 胡说本纪最新章节

        混沌初开,万物之始,灵祖之骨,物有灵智。
        三皇之血,五帝之志,传承之匙,在戎与祀。
        赤县荼余,倭夷踏至,乃有勇士,神州尽赤。
        人道渺渺,天道茫茫,穷首真理,人生不值。
        心有所仰,不负昊月,身有所属,不畏日炽。
        苍狗白云,无非历史,胡说本纪,古今之事。
        Q群号:,欢迎给我提建议哦!

  • 高甜预警:顾少追妻成瘾最新章节

        五年的婚姻到底抵不过曾经年少的初恋,他弃她如敝履,她却漂亮退场。
        可当初的误会谎言终究被一一揭开。
        原来在那场婚姻里,爱而不得,痛苦煎熬的从来不是她,她如同旁观者一般看着自己被背叛。
        外人眼中战败者实际上却丝毫不在意这场婚姻的胜负。
        到底谁才陷得最深,谁才在这段婚姻里日渐疯狂?

    本章内容提要:
    ...    “莫文渊,我是你爹。”江城咬牙愤怒的说道。     莫文渊抬眼看了江城一眼,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这里没人不知道你是我爹,但那又怎么样?”     他以为他是谁?     “莫文渊你不要太过了。”     莫文渊低声笑着,他太过了?到底太过的是谁?     宋子柒眯眼看着江城,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     走到莫文渊身边,伸手拉......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