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东陵凰忽然回头,望着苏槿夕,几乎用乞求的口吻道,“能不能不要绑着他?”

    苏槿夕还没有开口,一旁的秦天便道,“东陵殿下,不行啊!他现在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般的绳子根本束缚不住她,只能用王妃娘娘的捆神索。如果不绑着,他发这个样子谁也拦不住啊!”

    东陵凰哭着摇头,“但是他是你的哥哥啊!苏槿夕,你就忍心看着他被这样绑着?你就忍心吗?”

    这种事情,秦天也不好再说什么,欲言又止地站到了苏槿夕的身后。

    苏槿夕眉宇之间的神情微微闪动,一扬手,收掉了捆神索,也解开了慕容祁嘴巴上的封印。

    “慕容祁!”东陵凰一把抱住慕容祁,眼泪一直往下流。

    “凰儿……”慕容祁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沙哑低沉的声音,双眼之中狰狞的血红色渐渐退去,双手和双脚之上黑色的长指甲也渐渐不见。

    秦天微微惊讶道,“南离皇好像恢复神智了。”

    苏槿夕的眉宇微动。

    半晌之后,慕容祁的双眼变得清澈明亮,他望着屋内的众人目光有些悠远,最后落在了怀中哭泣不止的东陵凰身上,伸出手去,微微抱住了东陵凰的身体。

    “凰儿!”东陵凰激动地起身,“慕容祁,我在,我在!你认出我了?你认出我了?”

    “恩!”慕容祁应了一声,“我……凰儿……我是不是又伤害到你了?”

    慕容祁死死地咬着嘴唇,一脸泪痕地拼命摇头,“没有,慕容祁,你没有伤害到我,一点都没有!”

    慕容祁的眼底有什么光芒微微闪烁,一把将东陵凰揽入怀中,“对不起!”

    苏槿夕转身朝着屋外走去,秦天等人也跟了出去,将屋内的空间留给了东陵凰和慕容祁二人。

    秦天问,“表嫂子,南离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被淮疆的毒师给炼制成毒尸了?”

    苏槿夕微微摇头,“不像,淮疆炼制的毒师都是用死人炼的,一旦炼成,便再也不可能恢复神智。但慕容祁发狂之际还能清醒过来,这绝对不是毒尸的症状。”

    而且她也没有在慕容祁的身上检测道任何毒素。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秦天也是一脸的担忧。

    苏槿夕道,“具体如何,只能等东陵凰的情绪稳定下来,仔细问过经过之后才能知道!”

    二人正说着话,屋内传来一阵巨响,紧接着便是一阵狂野的低吼。

    东陵凰,“慕容祁,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

    苏槿夕和秦天的脸色突变,连忙冲进了屋。只见慕容祁双眼又变为了血红色,双手和双脚之上修长发黑,犹如鹰爪一般的指甲又长了出来,身下的床已经被他给砸塌了。

    东陵凰死死地抱着慕容祁,不断地喊着,“慕容祁,你不要这样!慕容祁,你清醒一点!慕容祁,我是东陵凰!慕容祁,我是东陵凰!”

    但是慕容祁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根本不可能听到东陵凰的话。

    他发狂地东撞西撞,撞到了屋内的所有东西,瓷器碎了一地。东陵凰被他力大无穷的身体不断地甩出去,她又不不顾一切地扑回去死死地抱着慕容祁的身体,试图阻止他发狂。

    慕容祁本就没有穿鞋,东陵凰的鞋子也在慕容祁的发狂之中不知道被甩到了哪里,眼看着两人便要踩到地上的瓷器碎片。苏槿夕连忙祭出捆神索,又将慕容祁给绑了起来。

    跟着秦天进来的几名护卫冲上前,将慕容祁按到在地上。

    虽然被按的死死的,又有捆神索束着,但发狂中的慕容祁却依旧不断地针扎。也不知道忽然之间哪里来的力气,竟将按住他的所有护卫全都甩了出去。

    苏槿夕的眉头狠狠一皱。

    慕容祁的力气好像比之前大了很多。之前被捆神索束着,他是万万没有再使得上力气的可能。

    无意间苏槿夕的目光落在了东陵凰身前被血色浸染的衣衫之上,便隐约明白定是东陵凰的伤势刺激了慕容祁。

    瞧了一眼横七竖八躺在地上被伤势不轻的魂殿护卫,苏槿夕顾不得别的,连忙又祭出两道玄力加固在捆神索之上。

    却不想,东陵凰忽然哭着挡在了苏槿夕的面前,撑开双手将发狂的慕容祁挡在了身后。

    “不要,苏槿夕,不要用捆神索绑着他!他不是怪物,不是妖怪,为什么要用捆神索?他是你哥哥啊!不要!”

    正说间,发狂中的慕容祁忽然一掌将其打飞了出去。东陵凰的身体狠狠地装在一旁的墙壁之上,胸口的伤撕裂得越发严重,霎时间吐了好大两口鲜血。

    但她顾不得自己周身的疼痛,更不顾得身上的伤,竟又不顾一切地爬了起来,依旧挡在了慕容祁的身前,对苏槿夕摇头,“槿夕,不要!不要对他用捆神索!”

    捆神索虽然只是天族低品级的法器,困住一般人也没有任何伤害,但对于妖族、魔族、鬼族以及像慕容祁这种状况的人,却会有些许痛苦。方才进门的时候东陵凰便已经察觉到了。

    转眼间,东陵凰又被发狂中的慕容祁拍飞了出去,但她又爬起来。这一次不是挡着苏槿夕加固捆神索的力道,而是直接抱住了慕容祁。

    慕容祁又一次将东陵凰拍飞,但她又爬了回去。

    再一次拍飞,又爬了回去……

    直到最后满身鲜血横流,爬都爬不起来的时候,她却依旧朝着慕容祁伸着手。口中依然喊着,“不要,不要!苏槿夕,不要用捆神索对付他,他是你哥哥!不要!”

    苏槿夕怎可能眼睁睁瞧着东陵凰被伤成那样?

    但实在是此时的她也脱不开身。因为有一股强大的力道从慕容祁的身体里渐渐引出,正在与她的力道相抗衡,只要他稍微松懈一瞬,指不定慕容祁身上的捆神索就束缚不住他了。

    慕容祁力道忽然增大,如果挣脱了束缚,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她对东陵凰道,“我也知道他是我哥哥,又何其忍心这样束着他?但是东陵凰,你也见到了,他现在这个样子,谁都不认识,已经不是神志清醒的慕容祁了。你让开!”

    “不,东陵凰抱着慕容祁的力道更紧了几分,“你要捆,就连我也一起和他捆着吧!”

    话音刚落,“轰”然一声巨响,东陵凰和苏槿夕的身体齐齐被振飞。于此同时,半边房屋竟被振塌。就在塌陷下来的半截梁柱即将要砸在苏槿夕身上的时候,一抹玄黑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将苏槿夕抱了起来,腾身飞出了门外。

    刚在门外站稳脚跟,“轰隆”一声又有半截房屋倒塌。

    木屑横飞,尘土滚滚,苏槿夕和夜幽尧转身,齐齐变了脸色。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之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东陵凰的深…是作者凌如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之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东陵凰的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凌如隐写的《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之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东陵凰的深…是作者凌如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之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东陵凰的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凌如隐写的《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最新章节-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全文阅读-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txt下载-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东陵凰的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书迷评论

  •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最新章节

        她是21世纪的天才医学家,一夕穿越,竟成被弃养在乡下的侯府大小姐,这方还没缓过神来,一道圣旨又将她惊到风中凌乱,竟然将她赐婚给宣王!宣王何人?本是天之骄子,真龙命格,无奈遭人暗算中毒,沦为废物!呵!有胆子将她嫁给一个废物?是看中了她娘留给她的嫁妆还是想看她宁佳冉的笑话?好啊那她不但要嫁,还要风风光光嫁过去,不仅一丝嫁妆不留,还要将侯府的库房洗劫一空!可是,这个废物王爷怎么有点不对劲啊,为什么人前人后两个样?明明是病弱小白脸怎么一到晚上就成了手段狠辣的主上?那些神出鬼没的暗卫又是怎么一回事?“抱歉,我们貌似不太熟。”某天才医学家抛了个白眼过去,某人邪魅一笑,“怎么?穿上衣服就不认得了?”rn

  • 天庭朋友圈最新章节

        “什么?被禁言了?没关系,想解除禁言发红包!”“什么?和老子撕逼?没关系,一个月豪华禁言套餐伺候!”本是吊丝的林逍遥某一天被拉进了天庭聊天群,而且还当上了聊天群的群管,从此,一个牛逼闪闪、让众仙恨的牙痒痒的学生出现了。利用聊天群,林逍遥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黑道公主、冷艳总裁、极品校花、火辣御姐纷纷投怀送抱!对此林逍遥仰天长叹,哥连众路神仙都治的服服帖帖,却治不了这艳福无边!

  • 妖惑仙尘最新章节

        那个谪仙般的少年,表面看起来风神俊逸,对待每一个人都温文尔雅,特别是那张颠倒众生的俊颜,也不知道已经让多少姑娘对他死心塌地,可惜一个不小心却栽在那看起来三分妖媚,三分单纯,却又心狠手辣,算计精明的女人手上,看来是上天注定要让两人在一起,用他的仙气化她的妖气。
        当惑世妖女,碰上儒雅暖男,又会谱上怎样一曲仙妖之恋,看似是一场女追男的好戏,实则她无意之间就已让他那颗尘封的心深陷。
        毁妖界,闹冥间,惑乱仙道,扰乱人间,三世纠缠,记忆复苏,今世,如果天要阻碍他们在一起,她就偏要逆了天,神挡杀神!佛挡**!

  • 暗界战皇最新章节

        他是一位怀揣对民族、对祖国深厚感情的年轻人,为国尽忠,屡立奇功,可是最终却因为悲剧的原因而被开除了军籍!回到了家乡,本想平淡生活,可是生活却推着他走向了暗界战皇的巅峰。他的胸中始终燃烧的是对家国的挚爱深情,所以当使命召唤的时候,他义无反顾,再次投入了那腥风血雨之中!他就是暗界战皇——柴桦!
        来吧,加入柴桦战队,让我们一起缔造辉煌吧!

  • 壹掌遮天最新章节

        球门就是守门员的天。谁能遮天?唯有掌喆天。因为他有一双比普通人还大的手掌。所以,他一掌遮天,成为足球史上第二个获得金球奖的守门员和第一个获得世界足球先生的守门员。本书书友群3915118,欢迎掌迷入坑。js330

  • 厉少,我有毒最新章节

        算命先生说我是狐狸精转世,天生带煞。十五岁,我父亲病死了。十八岁,有人为了救我,全身大面积烧伤。我是个坏女人。因为脸长得像他前女友,他把所有的不甘怨恨宣泄在我身上。我决定报复他。凡是沾上我的男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 相公接招:妾身芳龄80岁最新章节

        重生异世,天生废柴,貌丑无颜,遭夫抛弃也就算了,为何让她穿成了80岁的老婆婆?!好不容易接受了残酷现实,颜宴只想活的肆意,洒脱,不被任何人所威胁,朝着寿终正寝的目标努力。可是,相公……妾身芳龄80岁,你这口味太奇特,有木有?!

  • 倾世宠,皇后太妖娆最新章节

        她是亡国公主,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却被初恋少年送与仇敌为后。洞房夜,云雨时,她想着怎么杀害自己的夫君,毁掉他的国!他是强国至尊,刻意伪装,神秘莫测,只为艰难活命,肩负天下之责。日日伴,夜夜宠,他发现,纵然江山如画,不敌她一缕笑颜!宫闱深深,江湖辽阔,三国鼎立,你争我斗。本以为终归你死我活,兵刃相见,却原来,所有仇恨,皆敌不过揉入骨髓的深爱——“后宫佳丽三千如何,亡国之恨又如何?”“只要你开口,我愿意给你我的命。”“与子携手,上穷碧落下黄泉,生死相随。”

  • 丑妃虐渣不从良最新章节

        一代天才灵符师沈芷幽死了,死在爱人亲手为她设下的陷阱里。
        与此同时,邻国相府那个又丑又傻又废的庶女一睁眼,不傻了。
        重活一世,要问沈芷幽的目标是什么,那便是虐渣、虐渣,还是虐渣!
        至于爱情?
        沈芷幽:呵呵,爱情是什么,能吃么?
        脸皮厚比城墙的某人:能吃!当然能吃!娘子,我躺平任你“吃”……
        【每天早上9:00准时更新,更新有保障,欢迎小天使们跳坑,蟹蟹支持(づ ̄3 ̄)づ么么哒~】

  • 被竹马掰弯了怎么办最新章节

        在汴京城里横行无忌了二十年,孟舟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有着无数任他攀爬、征服的高山,他却栽在了面前的这道坎上。“被竹马掰弯了怎么办?”某个晚上,孟舟笑嘻嘻地问顾衡。顾衡想了一想,将手中的一朵桃花别在他的衣襟上,叹一口气:“还能怎么办,收了这朵死缠烂打的桃花吧!”行走荷尔蒙·武力值爆表·情商糊穿地心攻&情商制高点·画风清奇·美人受,半架空,与史实基本无关,古耽爽文,双向暗恋小甜饼,彼此初恋白月光!

  • 唯武独尊最新章节

        修不死魂,铸不死躯,血战八荒,横扫九天,唯吾独尊。这一世,纵神死魔陨,我亦不死!这一世,纵佛灭道崩,我亦不灭!这一世,纵海枯石烂,我亦长存不朽!

  • 林少掠爱:魔术娇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曾是国内知名魔术师的顾小眠,因一次表演与林少结缘相爱,也因为一次表演被人陷害成为林少的杀父仇人。因为放不下林少,逃亡三年的她不小心暴露了行踪,被林少抓住。为了避免连累家人和朋友,她选择了逃跑。但是她没想到自己却遇到了最大的灾难,被同伴所救的她,侥幸没死,但失去了全部记忆。两年后她化身英国魔术师回国,两人再次相遇……

  • 血龙幻神最新章节

        我们不是神,无法决定自己的出身,但是可以决定自己如何活着,委曲求全?还是迎难而上?乱世将至,天才尽出,异族将现,少年谷烈自小镇出发,伴噬空兽,走遗迹,闯兽山,登符塔,斗天才。八荒九幽十二域谁与争锋,少年谷烈将演绎一段自己的传奇。

  • 花剑男神是女生最新章节

        双胞胎哥哥被人陷害,成了植物人,她假扮哥哥,追查真凶。在花剑男子比赛中,她脱颖而出,成为花剑男神,受到万千少女的疯狂追求。当真凶浮出水面,她得偿所愿,蜕变为花剑女神,成就花剑霸业!爱情事业双丰收!!

  • 神级冒牌男友最新章节

        “作为全职男友,这就是我的收费标准,当然,除却最基本的费用,还有增值服务任您挑选,逛街牵手,甚至是陪睡接吻,都是需要另外收费的。”这是杨帆的职业标准,本以为没人上门,没想到,找他当全职男友的人络绎不绝……

  • 剑出隋山最新章节

        且看一痴儿三剑破了天井江湖。且看一公主骑驴当了武林盟主。西蜀下棋的白发一落子惹得大唐群雄逐鹿。北莽蓄势的铁蹄望着南势要中原妇掳丁屠。算卦布衣寻真命,等了二十年寒暑。帝师和尚住皇宫,起了法号叫瘦虎。不曾想倒夜香的白发太监,原来是个帝王心腹。不曾想市井上的屠户大汉,竟然是个活佛文殊。何处去寻西蜀亡主的复国遗孤?醉卧白马的浪子枪上悬着酒壶。哪里去找大唐王庭的出逃公主?娥眉胭脂的艳娘腰间别着头颅。拜读圣贤企望登堂的儒门,哪个缺的了城府?寻证长生想要飞仙的道士,哪个逃得了命数?唐突,唐突,事事浅显奈人揣度。江湖,江湖,人心交错如读天书。

  • 神言录最新章节

        末法之纪混沌入侵神族降临
        十二神王入世,万千佛,魔,仙,妖征战。
        一部神言录,一言天之法。
        一念封六合,一剑断古今。
        血染三尺举世敌,万古齐聚谁争锋。
        踏山海,覆九幽,统四域,战西天。
        回眸一眼,半缘修道半缘君。
        欢迎加入《神言录》丶沧浪一尾鱼,群聊号码:

  • 次元远征最新章节

        王国在灾难的侵袭下濒临崩溃,在绝境中我们得到了一支来自异世界的军队援助。    他们名为‘步枪’的长弓,射出的箭矢可以轻易贯穿任何坚固的盔甲!    他们名为‘坦克’的战马,由钢铁铸造的铁蹄足以碾碎一整支重装冲锋的骑士军团!    他们名为‘战斗机’的雄鹰,能翱翔于天空之中与无可匹敌的巨龙厮杀!    但最有趣的还是他们名为电脑与互联网的东西…等等!谁把我的WIFI给断了!    ——记录于《王国大法师笔记》.tXt文件。    =================    PS:本质上还是一个在异世界折腾基础建设的故事。

    本章内容提要:
    ...    说着,东陵凰忽然回头,望着苏槿夕,几乎用乞求的口吻道,“能不能不要绑着他?”     苏槿夕还没有开口,一旁的秦天便道,“东陵殿下,不行啊!他现在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般的绳子根本束缚不住她,只能用王妃娘娘的捆神索。如果不绑着,他发这个样子谁也拦不住啊!”     东陵凰哭着摇头,“但是他是你的哥哥啊!苏槿夕,你......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