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妹妹快请进,”

    楚凝澜只愣了一下,便笑着将楚倾澜迎进殿内,

    “四妹妹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倾澜听闻二皇兄病了,心中担忧皇兄身体,还请皇兄不要嫌倾澜叨扰才是。”

    楚倾澜端的是端庄柔弱,但却骗不过楚凝澜,她太清楚自己这个四妹妹究竟是个什么人了,既然人家要演,她也正好瞧瞧对方究竟有什么目的。

    两人坐下来刚喝完一盏茶,德福又急急忙忙来报:

    “殿下,那个,那个,百里世子来了……”

    楚凝澜正要说些什么,余光却瞥见楚倾澜面色微红,一双眸子不自觉往门口看着,楚凝澜脑子里似是抓到了些什么,只听她平静道:

    “请世子进来吃茶。”

    百里寻棠进来时,楚凝澜看到楚倾澜的眼睛一亮,面红更甚,她转头看去,百里寻棠身上还穿着黛色朝服,想必是刚从昭元殿出来。

    楚凝澜并非第一次见他穿朝服,但今次见他这副打扮,无端觉得有些碍眼,她瞥了一眼便低头不再多瞧,楚倾澜见她这般,也立即看向别处,但余光始终没有从他身上挪开。

    百里寻棠将两人的动作看在眼里,他早朝前得知楚凝澜醒来,一心想着下了朝来见她,也就忘了提前打听她宫里是否有别人在,幸而他平日里与各种人周旋惯了,在见到楚倾澜的瞬间,眼里的笑意就收了起来,露出一贯的假笑,朝两人行礼。

    “二皇子殿下万安,四公主万安。”

    楚倾澜笑笑正要说话,然而一旁的楚凝澜没有作声,她自是不好贸然说些什么,因此百里寻棠便一直没能起身,三人沉默了好一阵,楚倾澜心中不忍,轻咳一声,道:

    “二皇兄,百里世子在请安呢……”

    楚凝澜闻言看了看她,对方立即低下头去,女儿家的羞涩之态立现,楚凝澜打趣道:

    “四妹妹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心疼……”

    话未说完,楚倾澜立即接道:

    “二哥——”

    这声“二哥”叫得既柔又娇,楚凝澜觉得自己耳朵都有些酸,随即笑了两声,不再逗她,

    “世子也别跪着了,起来说话吧。”

    百里寻棠原是来探病,如今见到有外人在,很多话不便多说,只是例行公事般说了些祝愿她身体康健的话就走了。待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楚倾澜还在愣愣地往外看,楚凝澜抿了口茶,道:

    “四妹妹今日不是来看我的么,怎么眼神一直在看别处?”

    “嘻嘻,二皇兄这是生倾澜的气了么?母妃和三哥也常说我说话做事不够专注,性子太活泼了些,时常监督我改呢,二皇兄看在他们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呵呵,谁家的小孩子不是这样,但皇家也有皇家的规矩,淑妃娘娘和三弟也是为了妹妹好,这次我就不跟你个小丫头计较……我现下有些乏了,便不留你用膳了。”

    “二皇兄最好了!二皇兄好好休息,倾澜就不多叨扰了,倾澜先告退啦~”

    楚倾澜朝楚凝澜行了礼,头也不回地走了,她刚走出大门,楚凝澜便叫人跟了上去。晚膳前那小太监才回来,楚凝澜示意德福去外面守着,小太监便将其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说了。

    “四公主出门后没有直接回宫,她说自己有些烦闷想要散散步,又支开了随从们,只带了亲信的宫女在身边。”

    “她们在宫里闲逛了小半个时辰,公主便说自己脚疼,那两个宫女搀扶着公主往寝宫走,谁知半道上却碰见了世子,起初世子好像并未看见她,但公主却一早就看见了世子,她立刻推开身边的宫女,那两个宫女一时不察被推了个踉跄,忍不住叫了一声。”

    “惊呼声传到世子那边,世子这才瞧见公主,公主见着世子好像有些……奴才说不上来是什么表情,就是跟公主平时的模样不宜大一样,公主主动跟世子搭话,世子却像有事在身,简短地搭了几句便要走……”

    小太监边说边打量楚凝澜的神色,见她面色无异,言语之中愈发活跃起来,甚至还模仿起楚倾澜的表情动作,他学得不大像,但楚凝澜只一眼就已经想到当时的情景,

    “原来四妹妹……”

    她低声念了一句,小太监没听清,也不敢多问,只继续说完后面的事,半个时辰后,德福听到楚凝澜的召唤,他进门时,小太监已经不在房里,德福面色如常问了声:

    “殿下可要用膳了?”

    楚凝澜点头称是,宫女们捧着膳食鱼贯而入,她大病初愈,只吃得下些清粥小菜,瞥见这一大桌子的荤腥,微微皱眉道:

    “都撤下去,吾没胃口。”

    说罢就扔了筷子,一屋子的宫人面面相觑,他们也是伺候楚凝澜多年的人,这还是头一次见着主子如此,他们微一愣,随即惶恐地跪了下来。若是以往,楚凝澜还会压一压自己的情绪,但今日她心情格外不好,

    “德福,去,把今日做菜的厨子撵出去。”

    宫人们闻言愈发害怕,连连朝楚凝澜叩头,

    “都给吾滚下去。”

    看着他们连滚带爬的身影,楚凝澜心里的火气不消反盛,命人去拿了剑来,宫人诚惶诚恐地将剑拿来,楚凝澜一把抽出剑将桌子砍成两半。

    “殿下,您这病刚好,万万不要动怒,气大伤身啊!”

    “吾没有生气,只是躺了这些天,身子僵了许多,想活动活动筋骨罢了。”

    楚凝澜提着剑边说边走到院子里,对着满院的花草就是一顿乱砍,德福在一旁看得心惊,这会儿倒是砍得痛快,也不知明日消了气,看到这副景象又该如何懊悔。

    德福低叹一声,小跑两步抱住楚凝澜的腿,道:

    “殿下,院子里光暗,您小心伤着自个儿,不若明早起来再练?”

    德福好声好气地劝着,他伺候她多年,知道这人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往日楚凝澜生气,他用这一招甚是管用,谁知今日却失了效果。

    楚凝澜一脚将人踢开,怒道:

    “滚开!想找死不成!”

    整个雪阳宫里,谁不知德福在楚凝澜眼前的地位,如今见他也吃了瘪,余下的人莫不噤若寒蝉,来往伺候的低头闷走,谁也不敢往这边看一眼。

    “咕咕,咕咕”,从树上突然传来的鸽子叫声打破了此处的宁静,德福顾不得胸口处的痛意,起身将停在树枝上的鸽子捉住,

    “殿下,鸽子……”

    楚凝澜眼见德福硬挤出的笑,心里终是不忍,暗自唾弃自己被那无由来的怒意冲昏了头的行为,伸手扶了一把德福,

    “去拿点药罢,今夜不用伺候了。”

    德福见主子冷静下来,总算放了心,他小心翼翼地把鸽子腿上的纸条拿下来递给楚凝澜,隐忍道:

    “奴才没事,这点小痛不值得殿下挂心,今夜还是让奴才守夜吧,别的人奴才不放心……”

    楚凝澜看了看他,沉默不语,德福跟着她往寝殿走,见主子没有赶自己便知道她是允了。

    楚凝澜回到房中,将四处窗门关闭,才缓缓展开那纸条,上面只有五个字:

    “鸠国,流萤花。”

    烛火舔舐了纸条,楚凝澜盯着火苗,方才消散大半的怒意再次涌上她心头。德福听到房中接连而至的器物碎裂声,他一个激灵,连忙边敲门边唤道:

    “殿下?殿下?殿下您怎么了?”

    屋内半晌没有回应,德福心中更急,想要推门而入却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住了,他的叫唤声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几个小太监跟着喊起来。

    此时,其中一个人朝四处嗅闻一阵,问道: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感觉像有东西烧起来的味道……”

    德福也跟着闻了几下,脸色骤变,即而一个巴掌朝他打过去,喝道:

    “殿下屋里走水了!快!马上去叫人提水灭火!快去!!!”

    德福透过窗户看到屋内火光,往外跑了几步,然后用身体撞向大门,剩下的人也跟着一齐推,大门好容易露出一些缝隙,德福从门缝中朝里看,楚凝澜趴在桌上没有反应,身旁的帘子、家具皆已被火焰吞没,眼见着就要烧到楚凝澜了。

    “殿下!殿下!”

    德福惊叫着,慌乱中,他抽出赶来灭火的侍卫的佩刀,朝着大门狠砍了几下,大门应声而倒,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德福只身冲进火里救人。

    一阵夜风突至,寝殿的火势更甚,加上德福进去后一直没出来,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做。

    离雪阳宫最近的冉桑苑自百里寻棠搬离之后,便再无人住进来,此时本应无人宫殿里,两个黑色身影正在交手,双方武功不相上下且谁也不让着,连着打坏了房内好几处东西,却因为旁边的雪阳宫过于嘈杂而没被发现。

    “火烧宫殿?我倒是小瞧了你。”

    “哼,彼此彼此。”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之 第七十八章 走水是作者问童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之 第七十八章 走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问童子写的《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之 第七十八章 走水是作者问童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之 第七十八章 走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问童子写的《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最新章节- 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全文阅读- 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txt下载- 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七十八章 走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世子寻妻记,殿下你别逃》书迷评论

  • 仙若芳华最新章节

        她自今世穿越至异界,踏上修仙途,疯狂修行只为保护自己,但修仙路途波折不断,历经千辛万苦的她终于来到上界;于九重玄冰塔中偶得仙琴,危难之际竟能够与段逸然的长恨笛琴瑟和鸣,芳华再现。
        可是面对魔族的蠢蠢欲动、自己的身世谜底,以及月族背后的故事,她究竟会如何应对?
        而为了那神诋般的少年,她披着被血染红的白纱向他靠近,却忽略了身后另一名男子眼中的寂寥与哀伤。危机看似已经度过,那她又是因为什么,在清冷寂静的冰馆中沉睡了上百年?
        ????
        我没有在你巅峰时慕名而来,也不会在你低谷时弃你而去。

  • 轩辕神皇最新章节

        武道三千,以剑修武。元神不灭,唯我轩辕。九域界,一个被废的绝世天才,几经沉浮,重回巅峰。执轩辕,掌生死,破苍穹,转轮回,剑出而诸国灭,归囊则天下安!一人一剑,纵横天下。傲视群雄,唯我独尊!

  • 财医小农民最新章节

        乡村青年梅龙闯入财医门,获得神奇医术,为了救死扶伤,每当乡村小诊所的大姑娘小媳妇挨针的时候,窗外总会隐隐露出他的脑袋……

  • 以岁月换你情长最新章节

        爱要彻底,恨要透彻;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他是成熟内敛的商业奇才。一场以利益为前提的婚姻,把两人捆绑在一起。她不过是他装门面的工具,他却成了她此生无法消除的烙印。真相败露,他用冷漠把她挡在千里之外;极端报复,让她遍体鳞伤。她伤心欲绝想要逃离,却意外怀孕;反复纠缠,他们一次又一次陷入了互相伤害的死循环里无法自拔。四年后归来,她不再是从前软弱、备受欺凌的宋太太……&160rn

  • 随笔最新章节

        纯粹
        忽然的灵感┅

  • 纨绔王爷草包妃:倾世邪宠最新章节

        她是将门嫡女,以举族之力,助夫君夺位。一朝为后,到头来,却是为她人做嫁衣。含恨而死,意外重生,却变成仇人之女。庶女?傻子?她收敛全身的光芒,只为做最后一击。立誓这一世,断情绝爱,为复仇毁天灭地。可是,这一只又是从哪里跳出来的?阴魂不散,无赖纠缠,还好死不死,变成她的夫君。才名远播的皇孙,转眼变成皇室质子,他留连花丛,肆意非为,成为臭名昭著的纨绔王爷。名门闺秀,世家小姐,都入不了他的法眼。皇帝赐婚,他邪魅一笑,信手一指,“本王只要她!”那个相府的傻子!不是说好了假凤虚凰,各取所需?现在趴她身上一脸荡漾又是什么情况?“王爷,你下来,咱重来!”“爱妃是想换个姿势?”“……”

  • 苍生最新章节

        往来事故随风去,不敬鬼神敬苍生。在这里,东方仙魔与西方奇幻同在;在这里,妖魔鬼怪与科技之树共存;在这里,一个纨绔会带领你们走进一个精彩的世界!

  • 月老传承最新章节

        在遥远的某个旮旯,有一家叫做在一起的婚恋咨询工作室,听说经过那里介绍的对象,绝对靠谱……因为,这里的红娘,是月老的传承人……

  • 我捉鬼的那几年最新章节

        我叫王正,本来是一名学生,参加死党的葬礼之后,发生一系列的事情,打破我对原有世界的认知,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 名门强婚,不乖娇妻哪里跑最新章节

        他是生性淡漠的霍家大少,惜字如金,雷厉风行;而她,只是安家平凡被利用的一棵棋子。安慕宁以为,嫁到霍家后,自己的人生会有所不同,却不料结婚当晚,他叫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虽为夫妻,但他们互不干涉。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心,渐渐失落……

  • 校花的医流高手最新章节

        曾经被嘲笑的天才沈懿两年后重新归来华南医学院,强到让人发指的实力,厉害到没理由的医术让他拳打富二代,脚踩世家子,美女入其怀。且看其游戏美人堆,纵横花花都市的写意人生。"

  • 全系灵师要逆天最新章节

        她,曾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冷面杀神。他,是唯一一个能与她比肩,站在众神之巅俯视苍生的先天神诋。一步错,她含恨将他打入幽冥之渊,从此再不见天日。她做了那么多,得到的终究不过一场背叛。万年囚禁,她终是逃出那个牢笼。只是这个身体,莫非真是万年之前险些被她灭族的灵师族后人?失去前生记忆,却逃不掉神族追捕,各大种族打压,她要如何在这四面楚歌的环境中艰难前行。她云浅向来不是温柔软糯的性子,我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活得潇洒恣意。没有了神力,没有了曾经一切强大的依仗,她云浅照样将这片土地搅得风生水起。便是她身无所有,那些所谓的神也不能耐她如何!

  • 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

        应小川某日突然被拉入一个群,在里面自称太白金星的忽悠下,莫名成了“天庭地府办事员”。这群里还活跃着一群自称天庭、地府的神仙们,他们闲着无事就吹牛灌水,偶尔也为天庭地府的排位,吵架打闹不亦乐乎。当然,更多时候,他们习惯于一言不合发红包。于是应小川发达了,闲着无事逛逛微信群,手指一动,红包到手!

  • 红叶寮最新章节

        在某个寸土寸金的京都商圈中,在某条川流不息的街道前,开着一家只有满怀“请务必出现见我一面”的心情才能看见的怪异店铺。这家店以老板娘的名字命名,叫做红叶寮。凡是被俗务缠身的人,无论是债务问题还是人际关系,哪怕是撞见了怪力乱神的东西也没有关系,只要进到这家店来,付出一定代价后,所有问题就都能得到解决。而代价啊——“请用血染红这张枫叶,如此,您的心愿将会达成。”

  • 绝武神皇最新章节

        四极废,九州裂,玄武界涌入充沛的灵力,武道由此兴盛。然千年之后,四极九州再生动荡,往事秘辛接连浮现,玄武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迷雾。天武城中,一名为莫无风的少年,从天武学宗中走出,开始了他的传奇之路……

  • 律政娇妻:总裁大人被捕了最新章节

        她被人算计,锒铛入狱。为了护他,她宁愿坐牢,也不说出自己当晚的行踪。在审判的最后关头,他如天神般出现,“苏安心,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需不需要我帮你?”“求你,帮我!”她艰难开口。“我是个商人,我凭什么帮你?”他唇角微勾,让人着迷。“从今往后,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都给你!”苏安心咬牙。“苏安心,记住你的话。骗我的代价你承受不起!”他天使般的容颜上却是地狱恶魔一般的神情。而苏安心从来都不知道,这个恶魔想要的是她的心……

  • 流影刀最新章节

        遭受灭门的世家子小西,在复仇中练成绝世刀法。小西拥有无数的江湖美女,但却不能和他相爱的人在一起。

    本章内容提要:
    ...    “四妹妹快请进,”     楚凝澜只愣了一下,便笑着将楚倾澜迎进殿内,     “四妹妹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倾澜听闻二皇兄病了,心中担忧皇兄身体,还请皇兄不要嫌倾澜叨扰才是。”     楚倾澜端的是端庄柔弱,但却骗不过楚凝澜,她太清楚自己这个四妹妹究竟是个什么人了,既然人家要演,她也正好瞧瞧对方究竟有什么......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