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谦绝对没有对付过这样的兵器,这是一张椅子,一张极其普通的椅子。甚至这都不是由名贵的花梨木或是紫檀木做成的,而只是工业社会生产线上的一张过眼即望的复制品。

    但是偏偏就是这么一张椅子,叶谦却感觉到了一阵巨大的压力。

    椅子直接就砸在了他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滞。

    嘭的一声,叶谦顿时就被砸中了,脚下一个踉跄,直接便倒了下去。

    叶谦是真的吓了一跳,这自己明明就凝聚了力量防护,但是竟然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

    李晋一脚踩在叶谦的身上。

    “李晋……我知道你在修行界大杀四方,连京城的那些世家都对你礼让几分。但是那又怎样?我们叶家可是山上人,山上人知道吗?”

    叶谦心中恼怒万分,但是却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对手,马上便冷笑着对着李晋说。

    “秦家郑家又如何,在我们山上世家眼里连屁都不如。你要是敢杀我……”叶谦看着李晋停了下来以为他是怕了自己,心下有几分得意。

    但是没想到刚说到我字的时候李晋一椅子便砸了过去,这一下正中叶谦的面门,顿时便将叶谦的脸砸得鲜血直流。

    叶谦惨叫一声,偏偏又被李晋给制伏在那里,根本就动弹不得。

    “山上人而已,我在米国杀得多了去了!”李晋冷笑一声,“真当自己山上人有什么了不起是吧?老子杀的就是你们!”

    说着李晋脚一踩,那一脚正踩在了叶谦的喉咙处。

    在李晋这一脚之下,叶谦的喉管可以说是脆弱之极,李晋这一脚下去生生便让叶谦的喉管爆裂了。

    鲜血从叶谦的身上流了出来,淌了一地。

    那些人都看呆了,特别是刘通已经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连连后退。

    李晋在他们的心中就像是一只杀神一样,随时便要给他们一刀。

    容诗清也乱了,这两人明显就来历不浅,李晋竟然便将他们这样杀了,只怕后患无穷啊。

    不过转念一想,好像李晋就是这种风格。

    李晋将鞋底的血给擦拭了一些,坐了下来,然后看向了已经脸色大变的刘通,“我记得上次我只是给了你的一个保镖一些教训,没给你教训是吧。”

    刘通吓得全身都抖了起来,这种富家子弟就是这样,平常看着挺凶的样子,但是真要是看到这种血腥场面就吓到了。

    “我以为你不会再生事了,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李晋淡淡说,“我现在有些后悔了。”

    “你不能杀我,我……我有钱,我可以给你钱……”刘通并不蠢,李晋眨眼间杀了两个让父亲都觉得可以依靠的人,那么自己在他眼中更是杀得,所以他赶紧就奉上了自己的诚意。

    “钱?”李晋反问,“你是把我当成了劫匪吗?再说,你有多少钱关我什么事,我李晋要的可不是钱!”

    说着李晋便站了起来,直接来到了刘通的面前,一把便将他给拽了起来,然后猛地往桌子上撞了过去。

    “啊!”刘通的脑袋瞬间便已经撞破,血不住地从里面流了出来。

    “这是现在给你的教训,好了,马上带我去见见你的父亲。”李晋冷笑一声,“要是你敢再跟我耍花招,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刘通面如土色,现在他总算是知道李晋是多么惹不得了。

    这些人全都被李晋给震住了,根本就不敢做什么事情。

    李晋对着容诗清说:“你回去吧,去倾城公司,我去跟刘通的父亲好好说道说道,有些道理我不得不跟他们说说。”

    容诗清有些担心说:“这两个人来历不浅,你这样杀了他们……”

    李晋摇了摇头说:“你放心吧,我李晋既然敢杀他们,那他们自然有取死之道。杀我李晋的人,那么他们就应该想到下场。”

    容诗清无奈,马上便点头说:“那行吧,你自己小心一些。”

    李晋一手指着刘通,直接便将他给半扶半拖出了大门。

    刘通已经吓得腿软了,不住在那里求饶,“李哥……我真不是有意的,就是那对兄妹怂恿我父亲的,我们跟你无怨无仇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刘通生怕李晋会杀了他,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李晋将他扔到了刘通的车子上,然后冷眼看着他说:“故意不故意的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指路,我要去见见你父亲!”

    刘通哪里敢说不字,颤抖着给李晋指路。

    李晋开车,按着刘通说的方向开了过去。

    刘氏集团做的生意是纺织生意,可以说做得非常大,底蕴虽然不及那些大世家,但是他们的资产却并不差多少。

    刘氏集团的总部位于南陵有名的工业园里面的写字楼上,李晋这个时候已经到了。

    刘氏集团那一栋写字楼都是他们的,所以当李晋半拖着刘通进去的时候下面已经快要疯了。

    “是刘少!”下面的保安瞬间便认出来那个血人是谁,疯狂地大叫着向着李晋围了过去。

    李晋却根本就不理会他们,只是冷眼对着刘通说:“他们要是敢上来,那么我下一秒就拧断你的脖子!”

    刘通吓得打了一个冷战,他完全相信李晋会这么做,这个家伙做事太不按常理了,比如说刚才杀叶谦,根本就不给他恐吓的机会。

    “滚……给我滚开……”刘通在李晋面前唯唯诺诺,但是在这些保安面前却并不是,他疯狂地对着他们大叫。

    那些保安原本是想在刘通面前表现一下,但是被刘通这么一喝大家都不敢上前了,纷纷后退。

    李晋拖着刘通到了电梯那里,“几楼?”

    “八……”刘通颤抖着问。

    李晋按下了电梯,电梯瞬间便已经关闭了。

    下面那些人呆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快……给通知上面,说刘少被劫持了!”

    那些保安们都行动了起来,赶紧坐其他的电梯或是走楼梯上去,这刘少要是出些什么事,那他们肯定是不用干了。

    八楼很快就到了,电梯门打开,但见电梯门外已经站满了人。

    一个个都盯着李晋,好像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376章刘氏集团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376章刘氏集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376章刘氏集团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1376章刘氏集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376章刘氏集团】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绝色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国际杀手之王张铁根金盆洗手,回老家凤凰村种地当农民,无意中救了白富美柳如烟和柳晴春,结果暴露行踪。于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各种人物和纷争纷纷来到凤凰村,张铁根本来过得挺滋润的小日子,开始变得跌宕起伏!为保护自己的村庄,也为了保护柳如烟和柳晴春,张铁根重新出发!

  • 恶毒女配翻身记最新章节

        一代影后顾沫沫在虐完了两个渣男贱女之后。被boss大人选中去拆散剧情中的各种男女组合。boss大人你没病吧?不过这种花式虐渣打脸的感觉还挺爽的。但是为毛所有剧情当中,都有一个缠着她死死不放的男人?腹黑皇帝、魔教教主、民国军阀……各种男神来一打,可是这男神越看越像某人?’

  • 天庭朋友圈最新章节

        “什么?被禁言了?没关系,想解除禁言发红包!”“什么?和老子撕逼?没关系,一个月豪华禁言套餐伺候!”本是吊丝的林逍遥某一天被拉进了天庭聊天群,而且还当上了聊天群的群管,从此,一个牛逼闪闪、让众仙恨的牙痒痒的学生出现了。利用聊天群,林逍遥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黑道公主、冷艳总裁、极品校花、火辣御姐纷纷投怀送抱!对此林逍遥仰天长叹,哥连众路神仙都治的服服帖帖,却治不了这艳福无边!

  • 我听见 郁金香的爱情最新章节

        郁金香原产於南欧中亚等地,但荷兰却是将它发扬光大的地方,郁金香属温带植物,在台湾的冬春之际栽培正是时候。紫色郁金香所代表的花语是~最爱、无尽的爱
        当我遇见她的时候,我会送她一束紫色的郁金香~

  • 欲擒顾爱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他以为是老头子安排来试探的人,一夜强占她,尔后逼她做情人不惜假戏真做。
        &#;&#;一纸登记束缚她的自由,利用她做挡箭牌来斗权谋,殊不知一步步沦陷,失了方寸,失了整颗心。
        &#;&#;他是金城金融市场方家二少爷方厉虞,而她只是一个假小子,喜欢在厨房做做小菜的顾爱。
        &#;&#;他们本不该有交集,她却携款潇洒私逃。
        &#;&#;恶魔总裁急得五脏六腑都痛,满世界通缉:你想要逃?就把我的心留下!
        &#;&#;(简介有些脑残,看内容吧!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小剧情:
        &#;&#;她发短信:睡了吗?
        &#;&#;他回短信:没
        &#;&#;她又短信:很晚了,早些睡觉,晚安。
        &#;&#;他继续回:不睡
        &#;&#;她很疑惑:怎么了,有心事,说来听听
        &#;&#;他很淡定:想睡你...

  • 总裁大人,求放过最新章节

        这个男人真是奇葩,冷的像块冰,霸道得像火山。她明明就没有偷他的东西,他却死活不肯放过她!“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我没那么好的耐性。”“还和我装糊涂?”“既然你不想说,那就永远都不要说了。”一言不和半句都多,君子动口不动手,他怎么上来就要掐死她?!!

  • 机械狂潮最新章节

        嘿,现了吗?整个世界与你想象的截然不同,    生物机械人在《坎伯宪章》中根本不受保护。    .    因为是次品就想废掉?夏承浩不会接受这种命运。    从此不做清洗者,现在开始变身为暗夜幽灵。    .    “复仇也得有个经纪人,就是你了。”    安晓雅耸耸肩,“付得起钱吗?否则免谈!”js330

  • 三千帝宠最新章节

        七年前,她是他的妍儿,是他口中天下最灵慧的女子。七前后,她是他的皇后,是万民口中的祸国妖妃。不过七年。“臣妾在想,如果在最无知的时候没有遇到皇上,是不是不会痛,不会受伤,更不会……生,不,如,死!”她恨,骨肉腐烂之痛,原来她只是他任意取舍的棋子。他爱,死性不移之苦,她是他永远开在池中的芙蓉花。帝王之家,在江山红颜之间利弊权衡,谁又能承诺。却不知,她于他,可辜天下,他于她,三千帝宠,不敌其爱。“妍儿,很庆幸,我能为你准备好一切。”“羽千涔,此生此世,你都不能再抛下我。”他为她付出所有,只希望,所有能如七年的初见。

  • 至尊强兵在都市最新章节

        方天一代特战兵王。因一次违反纪律被投进盘龙山监狱,成为一霸,后在首长指示下出狱,进入花都做燕京四大财阀之一吴家家主的独女的冒牌未婚夫……

  • 军少猎心:娇妻缠上身最新章节

        人人都以为季队长是有什么不能启齿的难言之隐,比如说他X取向方面的?季队长本人对此从不澄清或解释,仿佛默认了大家这种猜测。萧笙歌每每看到别人对她抱以同情又怜悯的目光时,都会泪流满面哀嚎不已,“我几次三番睡过头还下不了床导致误机,都是因为谁啊啊啊啊……”到底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还是衣冠楚楚的大禽兽?季北野坦然回答:看人。萧笙歌悲催道:咱能节制点儿吗?节制?这东西是能吃还是能睡?

  • 药香满园:农家小厨娘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肚子里多了个蛋,云沐表示亚历山大!不过没关系,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手厨艺化腐朽为神奇。只是……她隔壁的两个邻居盯着她时,眼睛为什么跟见了肉的狼似的?

  • 网游之强者之路最新章节

        强者之路,是一条不断挑战强者,不断挑战自我的艰辛奋斗之路。血海深仇,他发奋图强,各种阻隔,他实力破之,可最终的道路,谁知道……

  • 伏天氏最新章节

        东方神州,有人皇立道统,有圣贤宗门传道,有诸侯雄踞一方王国,诸强林立,神州动乱千万载,执此之时,一代天骄叶青帝及东凰大帝横空出世,斩人皇,驭圣贤,诸侯臣服,东方神州一统!  然,叶青帝忽然暴毙,世间雕像尽皆被毁,于世间除名,沦为禁忌;从此神州唯东凰大帝独尊!  十五年后,东海青州城,一名为叶伏天的少年,开启了他的传奇之路…

  • 重生九零娇宠最新章节

        前世,她被隔壁妹妹陷害而死,愧对亲朋好友。今世,她死咬住隔壁妹妹不放,报答亲朋好友。什么?她死白赖脸缠着他?他也不照个镜子看看长得这么抢手,她能放心吗?

  • 绝世剑帝最新章节

        武道盛世,天才辈出!一代天骄林羽,自末法时代横空而至,横推天下无敌手,剑道绝顶称至尊!妖魔外道,见我之剑,必将匍匐颤抖,万界强者,见我之剑,必将俯首称尊,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疯狂世界,就让我以浩荡不灭之三尺青锋,成就万世不朽之无上剑帝!

  • 吸血王妃最新章节

        莫名穿越到18世纪的国外?那又怎样!有吸血鬼帅哥爱我宠我!遭遇惊悚恐怖惊魂夜?那又怎样!有猎人天才护我疼我!一夕之间要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不怕不怕!有吸血王妃的头衔帮我扛着!

  • 太古圣皇最新章节

        九州大陆,强者如云,天骄倍出,少年夏轩,执九天神鼎,征战诸天万界,睥睨八荒,问鼎天下。

  • 总裁带娃绑嫁我最新章节

        宁柠夕怎么也没想到,她会遇到一个小腹黑,带着他爹来坑自己。“爸爸,007晚上12点9分才回家,我还见她和别人抛媚眼了,就在楼下。”来,搓衣板了解一下。小腹黑坑她就算了,那位沉先生,时常忘记自己的卧室。“沉大总裁,这是我的床。”“我不是来睡床的。”她是被无情放养的千金,再也不想找回那个所谓的家。他是弄虚作假的阔少爷,身不由己从没为自己活过。不料他们这场合作婚姻,是场蓄谋已久的骗局。“沉先生,听说我们是世仇,孩子给我,您请便。”“柠夕,你是我的妻子。”沉衍想,终其一生,只望能有一人常伴身侧,耍赖傲慢不讲道理都好。看着靠在怀中睡着的女人,就她,正好。

    本章内容提要:
    ...    叶谦绝对没有对付过这样的兵器,这是一张椅子,一张极其普通的椅子。甚至这都不是由名贵的花梨木或是紫檀木做成的,而只是工业社会生产线上的一张过眼即望的复制品。     但是偏偏就是这么一张椅子,叶谦却感觉到了一阵巨大的压力。     椅子直接就砸在了他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滞。     嘭的一声,叶谦顿时就被砸中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