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是这样,到了绝境的时候要么是自己爆发,要么便是嘴炮爆发。自己爆发的便像是李晋这样的,想着自己怎么逆转。而嘴炮爆发的便像是宋夏这样的,将自己的家世搬出来吓人。

    因为他自己没有底气,只有这个从小到大让他依靠的东西出来之后他才有底气。

    所以他在这个时候只能这样搬出来说,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

    李晋冷笑了一声,重新坐了下来。

    “嗯,宋铁鹰的儿子是吧,那我相信这次他应该会亲自来见我了吧。”李晋喃喃自语了一声。

    果然没出李晋所料,很快外面再次来了人。

    “你可知道得罪我天河制药有什么下场?”来人正是宋铁鹰,宋铁鹰看到成了那个惨样的宋夏之后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宋夏是他宋铁鹰的儿子,他就两个儿子,一个在越州还被关着呢,任他花费功夫竟然都查不出来在哪里,剩下的一个就是这个宋夏了,没想到竟然也让人打成了这样,他如何能不怒。

    “宋总,那你可知道得罪我镜湖药厂又会有什么下场?”李晋回头,看着他冷然一笑。

    镜湖药厂!

    宋铁鹰是没有见过李晋的,李晋同样也没有见过他,虽然双方是对手,但是确实是没有照过面。

    所以李晋这一句话说出来便让宋铁鹰一惊,惊讶地看着李晋。

    “我说是谁呢,原来竟然是你。”宋铁鹰这才释然了,难怪说他那么大的胆子,原来是镜湖药厂的老板。

    “你让我很愤怒!”宋铁鹰在惊愕片刻之后马上便沉着脸对着李晋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你这是在找死。”

    李晋看着他却笑了,“找死这件事情不是由我说,也不是由你说。相反,在我看来是你们天河制药在找死。”

    宋铁鹰冷哼了一声,走了上前坐下来。

    身后那些人没有跟上来,只有两个人上来将宋夏给抬走了。

    “马上给我滚出中海,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宋铁鹰强硬地说。

    虽然他没有说其他的话,但是众人都听出来了,这是宋铁鹰的条件。那就是李晋退出中海,岩儿村的事情也不要去声张,那么他打宋夏的事情就算了。

    这是他提出来的交易,虽然不能说很好,但是对于宋铁鹰这样强硬了一辈子的人来说已经算是很好的条件了。

    身后那些高管都松了一口气,他们一直都怕宋铁鹰来硬的,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在他身后的那些人还是希望能小事化了的。

    只是很显然他们只考虑到了宋铁鹰一个人的行为,却没想到这件事情是个双方的事情,不是单方面的。

    宋铁鹰愿意这样,但是李晋却不愿意。

    “我要的也简单……”李晋开口了,“承担岩儿村十个村民的所有费用,公开登报道歉,并且要在报纸上面说明一切原委,那么这件事情便算了。至于我打人的事情……我只是打了一个畜生而已,这需要说明什么吗?”

    李晋用一种强硬到嘲讽的态度看着他们,没有任何一点要跟他们和解的意思。

    所有人的心都猛地一缩,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

    果然,宋铁鹰的脸色瞬间便沉到了谷底,看起来随时都要爆发。

    “你这是在挑衅我?”宋铁鹰缓缓地说。

    “错!”李晋看着他,摇了摇头,“对于你这样一个既没有道德又没有能力的糟老头子,我实在是没半分心情去挑衅,因为你跟我根本就不是一个是不是量级的对手,挑衅没有任何意思。”

    这是看不起!

    宋铁鹰怒极反笑,“难怪你那么嚣张了,原来只是一个口无遮拦的黄毛小儿。我告诉你,就算你手中有什么东西,那又如何,你看哪家报纸敢登?信不信只要你把这件事情捅出来,我保证能让这件事情压下去。”

    这也算是威胁,来自宋铁鹰的威胁。

    李晋没有过多说什么,甚至还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他的话,“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但是如果我把这件事情投到军报上去呢?”

    李晋笑着看着宋铁鹰,甚至还有天真的意味。

    宋铁鹰先是一怔,然后便是嘲讽地说:“军报?也得你有那个本事才行!”

    对啊,军报这可不是普通的报纸,不是一般人可以投到的。

    但是李晋却笑了,“你说只要军报登了这篇新闻,那么其他的肯定会跟上去。到时候你想遮,可是你的手有那么大吗?你以为这个世界真就由你们天河制药说了算?”

    李晋的这几声反问瞬间便将宋铁鹰给问住了,不过他马上便再次反应了过来,冷笑着看着李晋,“我说过,你要有那个本事才行!”

    没错,想法是好的,但是能不能实话却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李晋看着他,眼中露出这厌恶的神色,这个人从进门到现在,没有提一句他会对那些被他们天河制药伤害过的人任何一句话,想着的只是怎么样解决这件事情。

    李晋一直都认为,不管是做什么,总要有些底线在,哪怕是做生意赚钱呢,总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抛弃了吧,但是眼前这个人刷新了他的下限。

    “你真让我感觉到厌恶。”宁馨说话了,她的态度也代表了李晋的态度,对没错,就是厌恶。

    宋铁鹰看向了宁馨,“你就是那个上次到过岩儿村的人?真是后悔当时没给你一点教训。”

    宁馨看着他,冷漠地说:“像你这种人,还有什么脸面提起岩儿村?”

    宋铁鹰眼中杀气涌现,他已经决定了,如果这两个人不接受自己的条件,那么他会给他们一个永生难忘的记忆。

    “宋铁鹰,我想你一定找过宋冬吧。”这个时候,李晋突然间说了一件好像并不大相干的事情。

    宋铁鹰一怔,没错,他的确是找过宋冬,但是以他的能力竟然没能找到宋冬在哪里,更不用说捞他出来了。

    “你难道不奇怪吗?”李晋看着他,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他如果是被关在哪个局子里,你怎么会查不到他呢?我相信你有不少朋友很乐于替你做这件事情,但是他们都没有做到,你就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宋铁鹰心中一震,想到李晋刚才的话,突然间便好像明白了过来,脱口而出:“他被军营扣住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945章第一次会面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945章第一次会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945章第一次会面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945章第一次会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945章第一次会面】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小妖要出嫁最新章节

        桃夭不该爱上灼华,但一旦爱上了,便无了出路。
        诛仙台上,尤是那句:师父,即使轮回无数次,桃夭心中也只有一人……桃夭爱灼华……
        他翩翩白衣,如初如尘,当第一千颗零一颗桃花钉打入她体内,他笑得放肆,月老,我要重修仙道,将那两个字彻底的除掉。
        声色无喜无怒,他轻颦一笑,转身,诛仙台下。
        这一晃便是几千年,那日??
        他站在她身前,一袭黑衣,亦邪亦魅,眼中波光流转,小妖,我要留你在身边,帮我收妖。
        却殊不知,来世缘早就堪有定数,一段无法结也无法解的孽缘究竟该何去何从?

  • 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最新章节

        一遭穿越,她成了相府被庶姐逼死的哑巴三小姐,从此性情大变,虐姨娘,毁庶姐,阴谋阳谋,信手拈来,卖得了萌,耍得了狠!这一世,她定要过得肆意酣畅!那些欠她害她辱她的,誓要百倍千倍的讨还!因一场精心设计,她错嫁给了邪魅狂傲、高深莫测的九皇叔,本以为难逃毒手,他却独独宠她入骨。大宴之上,众目睽睽之下。他,霸道地揽她入怀,墨眸幽深:“本王不屑说什么爱你,但只要本王在,这京都、这天下,你横着走亦无不可!”爱与恨,虚情与假意,阴谋与权力,重重倾轧中,是否能够始终守心如一?

  • 脉决乾坤最新章节

        宇宙境界,一切皆脉。而脉因?而生,所得脉术憾之乾坤!

  • 宝贝娇妻不好宠最新章节

        屡次被算计差点出事都是被他所救绅士体贴林安安以为顾朗是温柔的学长却不料在她又一次被陷害时他将她扑倒:“怎么?那么想陪人?那………陪我如何?”啊啊啊学长不要啊你人设崩了喂!好不容易消化了“我跟优秀的腹黑学长在一起了耶”这个现状却发现…………说好的优秀腹黑学长呢?!TC公司总裁什么鬼???顾氏集团继承人又是什么鬼???

  • 阴阳寻鬼人最新章节

        天生阴阳眼,自小被遗弃,就连心爱的男人也因我而死去……我有一双阴阳眼,我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脏东西,并且,我成为了寻鬼人,行走于阴阳之间……一指探阴阳,一言辨风水。

  • 特殊事件专案组最新章节

        如果有什么事情是一个不会死的主角无法解决的,那么就来三个。    当三个近乎不会死的人凑在一起时,创造的奇迹其实远没有创造的糗事多、生的故事远没有生的事故多。更多更多的快乐和更少更少的悲伤,这其实才是值得追求的东西。生存?荣耀?地位?这种事情不如留给那些中二的年轻人好了。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js330

  • 美女快过来最新章节

        田力被人下了迷药,他最重要的第一次,昏昏沉沉的就没了。第二次,田力更惨,竟然让人给蒙住双眼,捂住鼻子,塞住耳朵。完事了他都不知道对方谁。虽然感觉很好。    第三次,田力又被绑了起来。田力哭了,“我说大姐,你就让我自己来吧,你让我怎么干就怎么干,行吗?”    终于翻身的田力快意恩仇,开好车,赚大钱,泡好妞,建立自己的势力。看似潇洒,却不知道一双黑手正伸向了他。    一场血腥的战斗就此拉开了帷幕。js330

  • 修成佛最新章节

        明尊来问我,何为佛?何谓佛?我言,所谓佛,不过教化世人,心灵宁静,弃恶从善之道理,仅此而已。世人问我,如何修成佛?我言,既为人,何来成佛?js330

  • 远北南来槐花开最新章节

        娑摩神,由天、地、水三元孕育而生、只存在人类书本上的神,无所不能的神,有十几万年的记忆。十几万年中的某一天,娑摩神无聊,养了一个人类女孩。这一年,他的“养女”看上了这个神……阿多米,人类中的贵族,这一生除了家族使命、民族责任、国家重任外,他还有一个使命便是要杀掉某个素未谋面的女子。这一年,这个他要杀的女子,要嫁给他……

  • 迷神引最新章节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万年孤寂换来与君一次相遇,你弹琴写字,我在一旁恍惚了一切。
        红尘滚滚,万丈繁华,我们终免不了世俗。
        一缘一劫,命不待我。
        一声哥哥,我们之间隔了千山万水。
        咫尺天涯,遥遥相望,望而生情,望而生恨。
        一剑穿心,情缘难容。
        我的情爱泯灭于绝望之中,你的正道消弭在无尽悔恨之中。
        再相见,物是人非。
        我为恶神,你为妖仙。
        从此,我要六合荣尊,主宰天下。
        你若在,便四海升平。
        你若离开,便九州同毁。
        我亦,无悔。

  • 穿越之我要当宠妃最新章节

        我前世本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却因不小心被雷劈了一下,一朝穿越成功,摇身一变成为天朝国林丞相之女林小雅。  从此,我生活在那金碧辉煌的皇宫里,我天天装病不侍寝,一边嗑着瓜子兴致勃勃地看着那些人争奇斗艳,一边思索着怎么穿回去。  忽的有一日醒来,我脑中竟组装出一整副宫斗系统,本来不甚在意,想将他抛弃。  他忽的告诉我,只要系统升级成功,我成了大boss,他就能送到现代。

  • 暗网争锋最新章节

        一次监狱改革,换来一场震惊全国的越狱;一次金库大劫案,牵出蠢蠢欲动的黑客团伙;一个黑客,仗着身后犯罪集团提供的支持,肆无忌惮地挑衅我公安系统的权威。王天络,一个入职公安系统的菜鸟,也是网络安全前沿的战将,他将如何还击,上演一幕引人入胜的暗网对决……

  • 至尊血脉最新章节

        天封门少门主林一青,竟同时觉醒出最神秘血脉和最废血脉,但因最神秘血脉关系重大,不敢显世。因此受尽屈辱……且看林一青如何凭借着逆天血脉,由无名中崛起,一路强势出击……得传承,修神功,闯秘境,碾压天骄,吞遍世间灵物,助血脉逆天,胜遍苍穹,终成举世至尊!

  • 都市之逆天神瞳最新章节

        上古剑灵化作双瞳,万金古董,一眼识破;财富美女,一手掌控。游东西方之遗迹;化大无上之愿力。不只古玩,相术,异能,美女,打脸……更有家国情怀,历史画卷,世界角落间的辛秘。一切,尽在神瞳之中。我能保证的是:你们跟读下去,我给你们一个完整,精致,圆满的故事。

  • 狂武仙途最新章节

        【2017重磅爽文来袭,将装逼耍酷进行彻底】一代药神、元皇境强者罗凌为伸张正义,不惜跟最强大的伪善势力为敌,含恨陨落,却意外重生为小部族首领之子,就此一路逆袭,强势崛起!颤抖吧,挡路的天才们!受死吧,人族的败类!毁灭吧,邪恶的异族!这一世,我不要死的光荣,只要生的伟大!犯我者,虽远必诛!

  • 乡村妖孽神医最新章节

        初入大花都,偶遇俏丽女校花,拳打富二代,脚踢恶势力,都市逍遥快活。

  • 穿越种田之嫂嫂快跑最新章节

        大四女生许婉仪意外穿越了。她本想借着这次新生命好好活一次,可这皮囊的本主却是身负重任的昱国公主,而她的任务则是要配合自己的王兄灭掉她夫家全族许婉仪可是没杀过人的,但在那个列王纷争的年代你不杀我,我便要杀了你。夫家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们早猜到新媳妇来者不善,都磨好了刀等着她呢。好了好了,大家放下屠刀,咱们有话好说。

  • 我的绝美明星老婆最新章节

        修真界绝世天骄,渡劫失败穿越成为家族弃少,卷入家产争夺之中,有一个绝美明星老婆,还有数不清的美女投怀送抱。rn一切从头来过,誓将重临巅峰,手掌万人生死沉沦。rn毁灭你,与你何干!

    本章内容提要:
    ...    人都是这样,到了绝境的时候要么是自己爆发,要么便是嘴炮爆发。自己爆发的便像是李晋这样的,想着自己怎么逆转。而嘴炮爆发的便像是宋夏这样的,将自己的家世搬出来吓人。     因为他自己没有底气,只有这个从小到大让他依靠的东西出来之后他才有底气。     所以他在这个时候只能这样搬出来说,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     李......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