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看着得意洋洋的李晋,知道这一局是扳回来了。只是李晋下了好大的血本而已,这里面不论哪一个人都原本不能轻易惊动的人,但是李晋都用了。

    “别想了,吃完饭咱们就走吧。”李晋嘿嘿一笑,然后又严肃地说:“你或许很奇怪,但其实我就是想将事情闹大而已。他不是嚣张吗?行,我治不了他,但是我请能治得了他的人来治他,让他知道,这世界不是他们说了算。”

    白素默然无语,隔了一会才说:“行吧行吧,谁让他们的太长那么恶劣。这边的事情解决了,那么行医资格证那里呢?”

    这事李晋也头疼,因为在这方面他没有什么底牌,如果说有,那就是白芷明他们。

    但是现在很明显,白芷明他们现在恐怕也被压制了。

    “听说他们正在讨论怎么处理你呢!”白素摇了摇头,“现在境况不妙,我有些担心你的行医资格证会丢掉。”

    这个证李晋虽然不大在意,但是被人家这样弄掉他也不爽。

    此时的越州各大医院的负责人正坐在会议室里开会,一个个严肃无比。

    原来只是取消一个人的行医资格证是用了不这么大阵仗的,但是白芷明表现出了强烈的意愿,一定要保留李晋的资格,这让以谢延为代表的第一医院产生是强烈的危机感,马上就结成了联盟,要一起合力将李晋的证取消掉。

    “咱们向来都是投票说话,现在咱们越州医院的代表都来齐了,大家就投票决定吧!”谢延不怀好意地说。

    “不行!”白芷明当然反对了,这明显就是结成联盟了,要是反对票还不被他们给投死。

    “白医生,这怎么就不行了?”谢延虽然是个副院长,但是要是单拼白芷明肯定是拼不过,所以才拉上这么多人。

    “我可是听说过了,这李晋的证当初就是你办的。我问你,他有进行正规的考试吗?”

    “他虽然没有考过,但是他却是上次猪瘟的时候救大家于危难之中,这事大家都清楚吧。”

    白芷明当然不服,马上就回击说。

    “白医生,我说句不该说的话,那虽然是医生,但好像是兽医的范畴。”另外一个人呵呵笑着说。

    “就是啊,这是兽医啊!”

    “治猪怎么能和治人相提并论呢?”

    ……

    一时间,其他人纷纷议论了起来,都对李晋的事情不以为然。

    “他治的是人!”白芷明心有些累,这些人的心思他如何能不知。其实年年的义诊也都是给自己医院攒些名声而已,但是不管你怎么样攒名声,人你还得救吧。

    这次真是已经踩到了白芷明的底线了,像谢延的这种做法,他一万个不同意。

    “谢延,我倒要好好问你,李晋他为什么打你?你们去梅河镇义诊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

    白芷明冷眼看着他,寒声问道。

    谢延脸色一滞,但是马上就说:“白医生,这事跟我们今天讨论的事情不相关。”

    “不相关?”白芷明冷笑,“你要不是被李晋给打了,你也不会想着去吊销他的资格证吧。”

    “白芷明,你别欺人太甚!”谢延被戳中了痛处,顿时就大怒,也不再客气了。

    “欺人太甚的是谁!”白芷明也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谢延,你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些。你身为一个医生,竟然延误给病人救治的时间。我问你,你不该打谁该打!”

    “白芷明,你别血口喷人,别以为仗着你们白家几代行医就可以随意污蔑人!”谢延彻底怒了,这件事情被揭出来毕竟脸上不好看。

    “对啊,白芷明,你说这话可要负责啊!”这时候,另外一个人站了起来。

    这人叫毛寿,是第一医院的院长。

    “毛院长,谢延是个什么德性你也不是不清楚吧。”白芷明是已经彻底放开了,马上就反击说:“我问你,你这番包庇他,恐怕也是因为这事曝出来于你们医院的名声不利吧!”

    “白芷明,你还有完没完了。”毛寿恼羞成怒,这事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说罢了,但是这白芷明实在是不知趣,竟然就这么当众讲了出来。

    “我看大家也不用讨论了,就投票表决一下。”谢延知道这事要是吵下去,赢肯定是自己赢,可以也能让白芷明给咬得一身是伤,所以干脆就快刀斩乱麻,把李晋的行医资格给吊销了先。

    结果大家都同意,于是便开始投票。

    “同意吊销的就举手!”毛寿重新坐了下来,沉声说。

    刷!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这二三十个人除了白芷明之外竟然一致地举手表示赞成。

    “行了,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毛寿和谢延的脸上闪现出了一丝得色,我看你们能蹦到什么时候。

    一瞬间,白芷明心如死灰,眼看着这么不公平的事情发生,但是自己竟然无能为力。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间就打了开来,然后从外面传来了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

    “哟,这么多人呢,商量好没有啊!”

    三个人走了进来,当头的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身后跟着两名女性,一个他们很多人都认识,是白素,至于另外一个则不大认识。

    只是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个年轻的女子竟然是穿着军装。

    军队的人!

    他们都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来人自然是李晋,他望着愕然的他们嘿嘿一笑说:“怎么着,不认识我?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晋,是一个医……生。”

    他故意将医生两字拉长,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你现在已经不是医生了!”谢延嘲讽地说。

    “我不是医生?”李晋张大着嘴巴,好像很惊讶。

    “他们……都投了赞成,说要将你的行医资格证吊销。”白芷明感觉有些累,苦笑着对李晋说。

    谢延一脸得意的笑,看你嚣张,现在嚣张不起来了吧。

    “吊销?”李晋惊讶地看着他们,茫然地说:“你们有资格吊销我的资格证吗?谁给你们的权利?”

    众人都是一愣。

    谢延怒道:“我们这是全越州医界商量的结果,自然有权利!”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没有出声的女军人走了前来,轻咳了一声说:“你们……没有资格!”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599章你们没有资格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599章你们没有资格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599章你们没有资格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599章你们没有资格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99章你们没有资格】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明天的你是否依然爱最新章节

        过了明天
        你大概不会再爱我了
        这不是预感
        这早就是存在的事实

  • 我的邻居是吃货最新章节

        邻居,我今天做了迷迭香法式香煎羊排,来,尝一口!邻居,我今天做了香煎老虎虾,来,尝一口!邻居,我今天做了樱花水晶皮冻,来,尝一口!某女鼓着腮帮子,捏着身上的肉,怒吼一声,再来一盘大盘鸡!

  • 乡村大富豪最新章节

        乡村小农民偶然获得神秘戒指,从此逆袭命运。清纯可人的邻家妹、妖娆妩媚的女白领、冷艳霸道的女总裁、温柔贤惠的女教师……穷则独善其身,富则美女如云?秦天表示,美女们请自重,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一个乡村土豪而已。js330

  • 美人如此多娇最新章节

        叶云欢十八年来第一次离开故土,原以为未来会是安定生活的开始,却不曾想,迎接她的竟是命运给予的一次又一次绝望的浪潮。于沉浮乱世救她的人,百般深情是错付,她亦是看客。京都水凉,春风知意,别处翩翩少年郎。她不知是仇是恨,只道一眼的欢喜,余生就都是你。如果,这注定是一场无止尽的美丽梦靥,我甘愿在这甜蜜的温柔里,永世不醒。

  • 山沟皇帝最新章节

        主角他爹做了一个梦,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然后一个破道观的道士也是掐指一算,说他是九五之尊,于是乎这个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地主就在小山沟里称帝建国了。js330

  • 夫贵妻不闲最新章节

        大龄单身男青年一觉醒来穿越古代变成了将军夫人,从此以后不仅要防着被掰弯,还要防着掰弯别人,更要防着自家夫君的那些烂桃花们的报复……日子如此苦逼,爷撂挑子不干了!美男子和美女子,都不如口袋里有票子!将军大人表示,票子是你的,而你,是我的!

  • 幻听最新章节

        我总觉得爱情像个小偷,她偷走了我的时光,偷走了我的青春,偷走了本应该属于我的灵魂...

  • 剑客行最新章节

        人心即剑心。
        一辈子学完不了的剑,一辈子还不清的情。

  • 不死墓最新章节

        在三角地带挖掘出古棺,考古学家们经过窥探,发现一只自上古遗留下的金蟾,不死不灭,成为未解之谜,殊无人可揭开其中隐藏的奥秘。
        在金蟾现行后,宇宙中发生异况,一只万丈蟾蜍来到地球,掀起所有人的恐慌。
        著名的现代学教授——德贝乐经过高科技探测,发现这只来自外太空的万丈古蟾竟与人类细胞相似……
        另一端天地,另一片绝景,长存永世的大世,激昂似赤浆喷发,万古布局似海深邃,长江如空,万海似宙,奇门遁甲千古谜的鼻祖现身。
        现仙门,望因果,纳蛮驱圣。

  • 无敌小子闯九州最新章节

        男主出身于归隐的武学世家,但还未到功成名就就险些丧命,在流浪在外的途中结识了北武阁长老的女儿魏凤。一见钟情,男主加入到武阁之中成为一名弟子接受训练。但这让门主的儿子杨开有些看不顺眼,于是他故意设计了美人计以及其余的连环计策想要将男主驱逐出去。于是,另一番险象丛生又美人环绕的江湖生涯开始了……

  • 明日再逃最新章节

        小市民苏澜意外遇到某低调富豪,瑟瑟发抖想要个签名,结果被人强行抢回家。“老婆,你总算回家了。”苏澜:“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回家……”然后开启了买买买,吃吃吃,哎哎哎不许跑的恩爱故事……

  • 纯情丫头火辣辣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嘶啦一声,布碎散落,好凉!这敬业的混蛋!居然把红酒倒在她背上,说要好好品尝,还扬言要360度全方位无死角!保证服务周到!啊!这……火力太猛了点吧?!

  • 超级都市狂修最新章节

        天界之中派系林立,玉帝虽然贵为天庭之主,有时也不免看人脸色,急需培植自己的亲信力量,加之三千年一次的魔劫即将到来,他便偷偷下界十八年,培养了一名亲传弟子。面对眼前的花花世界,杨云毅表示:作为有史以来玉帝的唯一亲传弟子,那么多的美女需要拯救,那么多的不服需要脚踩,哥的压力很大啊!

  • 欢天盛世最新章节

        爱一个人就是一辈子!这是她的信仰,没有想到打破她信仰的人却是她至爱至亲的人!
        此后,冷眼看着世间所有的恩爱变成了凉薄!
        “如果没有把握一辈子爱我就走开!”曲承欢甩手离开。
        “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生生世世都任你主宰,你说这是什么?”周云天岂是轻易放弃的人,遇到她之后人生就圆满了,所有的孤单日子只是为了遇到她而盛开的罂粟花。
        当两个人的生命一起纠缠的时候,就是所有的寂寥盛开的磨砺,当有一天,一起携手天下的那一刻,便是欢天盛世之时!

  • 姑娘你的假面掉了最新章节

        【一版】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孰真孰假,难以评断。有的人想要戴上面具,有的人想要摘掉面具。
        或是身处光明,却一直活着黑暗。或是摘掉面具是姑娘坦荡荡,戴上便是贪官污流之辈。
        无论如何,终有一个人会摘掉你的面具,或是将伤痕累累的你从黑暗之中拉出来,或是让坦荡荡的你原形毕露。
        然后,意味深长地笑着对你说:
        “姑娘,你的假面掉了。”
        ————————————————
        【二版】
        被尼姑师父派下山,和自宫师兄一起假扮宦官县令,保护师父的旧情人一家。
        提刑官大人、钦差大人、皇帝王爷纷纷赶着点跑来,还有大将军的谋逆信。
        假扮官员丫鬟还要保皇帝编瞎话,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王爷你可否别添乱,将假面还来?
        而且,真不认识你嫂嫂!
        每次都被认出,真的很挫败。
        人生多艰,还请别拆。

  • 造梦天师最新章节

        大梦几千秋,春梦了无痕。全民做梦的时代,大家依靠体验不同的梦境来修行。一个做噩梦的少年,手握一张噩梦修行的卡片……从此……他如魔王般崛起,似烈日般璀璨!他要让所有人都在噩梦中……脸红心跳!

  • 长生密码最新章节

        生尽为死,死尽为生,长生的秘密,注定便藏在黑暗的墓穴中。梧桐鬼洞现世,长生密码浮现,谁能破解长生密码,便能掌握长生的秘密。只是……长生又岂是那么容易获得的?明知前路危机重重,我却只能走下去,因为长生于我,不仅仅是长生。

  • 天才神医宠妃最新章节

        “一夜是我的女人,一辈子就是我的女人!”一日为妻,终身为期。一日为夫,终身守护。她不小心将妖孽美男吃抹干净,从此夜夜被缠不得眠。她是天才神医,腹黑机智,带着宝贝女儿,斗智斗勇斗渣男。“大哥,那一夜,我买过单的,咱们好聚好散,别阴魂不散!”她一脸无辜。“我很贵的。”妖孽美男笑得腹黑。“不过我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准你以身相许来还债。”“娘亲,别慌!宝宝叫新爹爹来抵债。”爆萌小公主奶声奶气地说道。“小坏包,我才是你正牌亲爹!那些都是冒牌货。”某男黑着一张脸,欲哭无泪。【绝对宠文,甜蜜无限】歌儿精彩完结文《金牌神医:腹黑宠妃》斑斓多彩的奇幻旅程,生死不离的坚定爱情。恢弘大气的九霄龙宫,长生不老的苍岚古国...

    本章内容提要:
    ...    白素看着得意洋洋的李晋,知道这一局是扳回来了。只是李晋下了好大的血本而已,这里面不论哪一个人都原本不能轻易惊动的人,但是李晋都用了。     “别想了,吃完饭咱们就走吧。”李晋嘿嘿一笑,然后又严肃地说:“你或许很奇怪,但其实我就是想将事情闹大而已。他不是嚣张吗?行,我治不了他,但是我请能治得了他的人来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