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胡闹什么!”方村长脸都给气白了,李晋给的价钱算挺高了,有些村子的地也租了出去,但是从来就没有李晋给的价钱这么高。

    所以一听这话方村长就火了,现在李晋可是他们村子的财神,他可不想无缘无故把他给得罪了。

    “就准你们做不准我们说啊!”叶富宽瞪了村长一眼,“你们真能啊,瞒着我们兄弟俩就把这块地方给租出去了,到头还把钱吞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吞了我们兄弟多少钱,我要你们全都给吐出来。”

    这一下显然是把大家都给气着了,马上这些乡亲们就指着叶氏兄弟的鼻子大吵了起来。

    “你们兄弟有没有良心,当年你们刚出生的时候穷的连米都没有了,要不是大家接济,你们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就是,当年村长可是把自己家里存的不多的米都给你们了,你们还好意思这样!”

    ……

    一瞬间,无数的往事都被翻了出来。

    “吵什么!”叶富强对着他们就怒吼一声:“我告诉你们,别给老子讲这些陈年烂谷子的事,老子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知道,你们吞了我多少钱全都给我拿回来。不然,别怪我不讲情面!”

    叶富强这一声吼顿时就将他们全部人的声音都给震住了,他们一个个都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们。

    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人,到头来却这样跟自己说话,想到这里乡亲们就是一阵心寒啊。

    李晋的眼睛瞬间就闪过一丝凌厉,如果说他们只是想问自己拿些钱,李晋还没那么生气,但是看到连乡亲们都这样被他呵斥,李晋顿时就浑身都不舒服了。

    “那你们想怎么样?”李晋淡淡地问。

    “按你们合同签的多少钱,我们兄弟要单独一份。然后你们分走的钱,我们也要拿一半。还有……这里的猪每一头出栏我们要抽一百块钱……”

    叶富强很嚣张地说。

    我靠!这是什么条件!

    不要说是乡亲们,就是李晋都听傻了,听过痴人说梦的,但是没听过这么痴人说梦的。

    他妈的,自己还以为这俩货是个正常人呢,原来是他妈的神经病!

    “疯了吧你们!”何香兰瞪大着眼睛看着他们。

    “对,还有这次你们该请我们吃顿饭,这么大老远的就是为了你们这破事,老子分分钟几千块的收入!”刚才那个嚣张的小混混嚣张地说。

    李晋不发一言,然后就走到了旁边的泥土堆里,突然间他就拿起了一块板砖,然后没有任何预兆地就劈头往小混混的头上砸了过去。

    “啊!”李晋这一下来得太突然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

    小混混本来看着李晋好像很好欺负的样子,压根就没想到李晋会动手,顿时就被李晋砸中,惨叫一声直接就倒在地上不停惨叫。

    这……

    所有人都愣住了,看着突然间就暴起的李晋,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妈的,想讹我,你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料!”李晋拿着板砖一路过去,瞬间又将两个小混混给放倒。

    “弄死他!”叶富强他们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顿时就怒吼一声。但是话音刚落,李晋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直接就一脚将他给踹飞了出去。

    叶富宽和另外一个还站着的混混一看,赶紧就闪到了一边。

    李晋瞬间就站到了大门那里,将门给拉开,然后怒吼一声说:“你们先进去喂猪,老子要跟他们好好聊聊。”

    那些人一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就进了养殖基地,一瞬间厂房大门已经到了他们的手中了。

    李晋一把走到了刚才那个小黄毛面前,然后单手就将他给提了起来,啪的一声,一巴掌已经扇了过去。

    “你刚才跟老子说什么条件,请你吃饭?你他妈有那个资格让我请你吃饭吗?”

    李晋瞪大着一双眼睛,啪的又是一巴掌过去。

    小黄毛被打懵了,抚着那边脸就指着李晋骂道:“你他妈……”

    啪!

    李晋一脚踹过去,直接就将他给踹倒。然后猛地提起来,直接就一把摔到了旁边的农田之中。

    现在正是冬天,这一下摔进了农田,冷水泡到了皮肤,那个家伙顿时就杀猪似地叫了起来。

    “老子弄死你!”叶富强爬了进来,对着李晋就凶神恶煞地冲了过去。

    “那你他妈试试!”李晋回头一拳打在叶富强的身上。叶富强闷哼一声,连退了好几步。但是还没等他站稳,李晋瞬间就上前了,一把将他扯住,然后用力一扳,就听到喀的一声叶富强的手瞬间就脱臼了。

    “啊!”叶富强惨叫一声,已经脸色铁青倒在了地上。

    “误会!”叶富宽和唯一没有挨打的混混已经脸色大变,没想到李晋突然间暴走,这战斗力竟然如此恐怖。

    “误会?”李晋一身杀气,回头看了他一眼,冷笑说:“哪来的什么误会?”

    “是我们兄弟俩没搞清楚,对不起,我们的错,我们马上就走。”叶富宽看出来了,自己这几个人根本就不够李晋打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反正他的厂在这里,跑不了,自己过两天纠集多些人再来这里闹事也不迟。

    “走?”李晋冷冷一笑:“你们还想走?”

    说完,李晋突然间就走到了那个小混混的面前,然后一把将他的手给抓住用力一扯。

    喀!

    小混混惨叫一声,连退了两步然后就倒在地上。

    李晋上前一脚将正要爬起来的他给踏住,然后用力一踩。

    这一下就踩在小混混的脸上,顿时就将他的脸都踩得扭曲了。

    “大哥,我错了……”小混混就是小混混,从来没见过李晋这种是真混过的人,被这么一踩然后再看到李晋那冲天的杀气顿时就怂了,差点都尿裤子了。

    但是李晋却根本就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依旧踩着他的脸,然后看着叶富宽。

    叶富宽刷的一下冷汗就往下流了,很显然,他们碰到的不但是一个能暴走的人,而且还是一个不讲理起来十分不讲理的人。

    “好,这钱我们不要也罢了。你们照常在这里养猪,我们马上走!”叶富宽知道自己这次不放这话是没法走了,所以马上就这么说。

    果然,那些村民一听到他这样说,马上就说:“小李,让他走吧。”

    叶富宽看着李晋,表面上看着是已经服气了,但是内心里却在想着这次离开之后如何纠集人手,然后找回这个场子。

    他要让李晋知道,得罪自己是什么下场。

    李晋看了村民一眼,然后就一笑,缓缓走上前,对着叶富宽伸出了手。

    众人松了一口气,以为这是要和解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李晋缓缓地说:“走?你他妈就想这样走!”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65章这样就想走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65章这样就想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65章这样就想走是作者良人待归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春野小农民》之 第265章这样就想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春野小农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良人待归写的《春野小农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春野小农民最新章节- 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 春野小农民txt下载- 春野小农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65章这样就想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春野小农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春野小农民》书迷评论

  • 温渐暖心最新章节

        一次意想不到的意外,一场无中生有的谋杀。使女孩慕容苒和哥哥慕容蓬永远失去了母亲,永远无法再享受母爱的美好而这些,却是他们敬爱的父亲慕容风一手策划的,原本,应该无忧无虑快乐地生活的两个孩子,因此而变得冷血无情。他们本如花般的时光,却是充满了仇恨和淡漠。直到后来,一对兄妹的出现,让事情发生了转机,他们命运似乎也随之改变

  • 梦界传说最新章节

        这是我胡思乱想写出来的,希望大大们可以给我鼓励。我大概一天会有两回的出吧,希望大家可以投给我一票,谢谢!!

  • 带着仓库到大明最新章节

        方醒穿了,带着两个仓库穿了!
        别人穿越是带着王霸之气,方醒却是只想种田!
        “我只想在这个时代悠闲的活着!”
        坐拥娇妻美妾,顺便教几个弟子,努力让他们往上爬,好给自己当靠山!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带着仓库到大明》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千金魂穿不归路最新章节

        从小在护妹狂魔哥哥身边长大的齐海澜,偶尔间的一次车祸穿越到了不知名的国度大慕国。一心只想回归的正途她,确接连遭遇宅斗府斗宫斗。身心俱疲满目疮痍的惨败而归,看齐海澜如何化身周澜兮,从一心向善的菩萨心肠被逼走投无路,化佛为魔走向罪恶深渊。
        当繁华落尽,当初的痴心一去不回,昔日的恋人荣耀归来,她又该何去何从。

  • 星际宠婚也撩人最新章节

        叶紫成为魂修后,入职时空酒店系统,以为穿越时空刷刷任务、跑个龙套就行。谁想,主角、配角甚至炮灰,都在军旅生涯上蹦跶。无奈只好入坑了!听说现在军婚很流行,那么秦学长,要不咱也结个军婚撩一撩?秦漠:“这次换你来撩我!”这是一个时空酱油党角色的快穿升级之旅,军婚甜宠,结局HE。

  • 灵战阴阳最新章节

        潜龙在渊,腾必九天。乞丐杨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修炼一途,脱凡入灵,纳日月之灵气,夺天地之造化。  分三尸,解六道,战阴阳,承尽世间大道之苦难,只为心中的她!

  • 天赐阴缘之鬼夫送上门最新章节

        我叫池浅,一个普通学生。
        奶奶说我十八岁有大劫,毫不犹豫地帮我结了个挡劫的阴婚,从此以后,我的生活,鸡飞狗跳。
        恐怖的死亡游戏,海里的缠人水鬼,浸泡百年的鬼酒,盛开的彼岸花……
        我在迷雾之中一步步往更深的漩涡里走去。
        我是谁?我的丈夫又是谁?还有……你们是谁?
        清明时节结阴婚,七月十五渡大劫,明年的清明,又是怎样的光景?
        ——
        “余江蓠,我命里缺什么,让我那么倒霉?”
        “你命里缺我,所以要待在我身边……”

  • 枕上契约妻:老公,慢点撩最新章节

        “我不喜欢你的眼睛。”
        初见,薄夜那双凤眸盯着左筱念的眼睛,把她扑倒在床上,恶魔般的掠夺和占有,一整夜。
        二次相见,左筱念成为了薄夜的女友,众人艳羡嫉妒的对象!
        可是,谁能告诉她,传闻冷冽无情的薄夜总裁,为何无情到有些变态呢?
        “做饭,两菜一汤一个甜品!”薄夜的眸子盯着刚进家门的小媳妇。
        小媳妇十分无辜:“我不会!”
        “那就学。”薄夜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如果只负责床上生活的话,那和性伴又有何区别?”
        薄为将无,也做情愫!
        薄夜,便是无情!
        左筱念原以为自己摊上了一个冷血霸道,变态腹黑的恶魔总裁,一辈子都要受尽折磨。
        可是谁又能告诉她,那个抱着她,死皮赖脸求亲亲的男人是谁,“老婆,好久不见,快来让老公亲一下!”
        左筱念无语问苍天,“我是不是又在做梦了?”
        薄夜总裁一个热吻证明:我对你的宠爱,绝对是真实而有效地,做梦神马的,哪有做啥啥来的直接?

  • 豪门专宠,领养多面女友最新章节

        当初在酒吧初遇,他们的开始源于别人的起哄,只是一句玩笑……谁知后来假戏真做成了真,只是他的背叛让她绝望。于是她逃走,他拼命挽回,甚至不惜动用一切卑劣手段。再次归来,她华丽转身成为终极女BOSS去狠狠虐那些曾经欺负过她的人……她要让那些欺负过她的人啪啪打自己的脸,用行动告诉他们她不是好欺负的,再狠狠的把他们踩在脚下。潇离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不就是男人嘛,老娘不稀罕,哼。”“欺负过我的人我一个个都记着呢,不会有一个漏网之鱼。”

  • 穿越之圣僧娶我可好?最新章节

        “你娶我可好?”“和尚…不得娶妻。”“和尚可以还俗…”“贫僧…不能还俗…今生有负于你深情,来世,贫僧再许你一生相守。”

  • 夜夜贪欢:邪帝,悠着点最新章节

        她是战神之后,却因天生无法凝聚玄力而沦为风家人人欺凌的废材,她是现代自然研究所的天才,植入元素之际,阴差阳错坠入异世,一魂之夕,借宿重生。
        在人前,他是病弱儒雅的质子,在她前,他是邪魅狂狷的无赖。
        某夜,她说:“病秧子,你脱衣服作甚?”
        某妖孽邪肆一笑:“自然是行夫妻之事。”
        接着……

  • 头号新婚:达令,晚安最新章节

        一夜新婚的惊喜,她发现睡错了人。
        “你连老公都不认识了吗?”
        “不,你不是,我可是傅大少的妻子!”
        “宝贝,你错了。”男人勾起她的下颚,“我是傅二少!”
        夏茉依傻眼了,从此住进傅家,过着非人一般的生活。
        直到所有的秘密被无情的揭开,她伤痕累累的从傅家逃离,消失无踪。
        傅宸昱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已经深入骨髓。
        “夏茉依,你若不回到我身边,我要所有人都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 佳妻临门,袁少好难缠最新章节

        醉酒走错房,上了霸道总裁的床,从此以后她的生活就大变样。继母欺压,他帮忙打脸;继妹侮辱,他强势反击,将她护在自己身下。“签下这份合约,成为我的妻子,我给你全世界。”他霸道强势。合约到期,他却不准她离开:“偷走了我的心,还想逃?”无论天涯海角,她都逃不出他的手掌,他的心。

  • 异世为王最新章节

        李魂,一个由现代穿越到异世古代的屌丝,经常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皇子。他铲除奸臣,踏平帝国。他消灭异己,一心为国。他英雄救美,躲得美人心。且看他如何傲视群雄,称霸异界,成为另一个世界的王……

  • 会长跪地唱征服最新章节

        人人都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可她林辛橙偏要从枝头飞下来做乌鸦,为了追到两年前一见倾心的救命恩人,她不惜放弃国外学业伪装成平民转入洛森贵族学院,回国当天碰到个痞子,抢了她的车,夺了她的初吻,还害她进了警察局。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开学第一天,两个人竟然转入同一班,从那以后,恶整她,欺辱她,刁难她是他每天的必修课,丫的!还真以为她林辛橙好欺负,追爱路上,挡她者死,还击,回整,恶作剧,以一副高傲的女王范儿逼迫他跪地唱征服,可是,一场全校面前的盛世告白便把她败的溃不成军,修长的手挑起她的下颚,戏谑的凑到她唇边低语:“丫头,征服我只给老婆唱,谁让本少爷就喜欢把自己的女人宠到无法无天!”当腹黑遇上腹黑,就看谁先征服谁!

  • 庶女锋芒之毒妃最新章节

        她替他卖命,助他成为太子;他杀她全家,赐她一杯毒酒。再次睁眼,她是侯府庶女;撕嫡母伪善面目,斗嫡姐蛇蝎心肠。她要血债血偿,将欠她的全部讨回来!她锋芒毕露,步步为营,翻云覆雨却不小心撩了他的心……他是岁月静好的王府公子;他是闻风丧胆的血煞盟主他识破她的伪装,他帮她报仇雪恨他一不小心就中了她的毒,除了以身相许,无药可医……

  • 桃源乡客栈最新章节

        千羽寒可男可女,有才有貌,有色心更有色胆,可惜命不太好!一个不能被男人触碰,否则会要命的恐男设定,令她要在古代驰骋美男丛的野心,还未来得及施展,就已经夭折了。要命还是要色?这是个艰难的选择,她本想斩断桃花,保命要紧,却不想半路竟闯出了倾国倾城的他?她?喂!你到底是男是女?千羽寒问的认真,某位美人笑得妩媚风流,是男是女?你来亲身验一验,不就知道了

  • 邪医狂妃:王爷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人生岂止如初见,奈何薄幸锦衣郎。穿越异世的酒儿被皇上赐婚逸王,逸王却认为这是皇上安插的眼线,不断折磨她,酒儿一怒之下“休”了他,然而,此时的逸王却深深爱上了她。恢复自由之身的酒儿在逸王、李世子、皇帝之间重新进行选择,何去何从,分外棘手。爱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三个人中越演越烈,谁,才是赢家,真真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与月。

    本章内容提要:
    ...    “你们在胡闹什么!”方村长脸都给气白了,李晋给的价钱算挺高了,有些村子的地也租了出去,但是从来就没有李晋给的价钱这么高。     所以一听这话方村长就火了,现在李晋可是他们村子的财神,他可不想无缘无故把他给得罪了。     “就准你们做不准我们说啊!”叶富宽瞪了村长一眼,“你们真能啊,瞒着我们兄弟俩就把这块地......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